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72章 碧池真面目!

“云师妹莫急。”碧池在挡住了云芷汐之后,已经是温婉的开口,并且是取下了面上的轻纱,目光清婉的看着云芷汐。但她心里却在想着另外的事,那就是眼前少女的修为,她似乎捕捉不出?

“碧池师姐有何指教?”云芷汐定住了脚步,倒是想看看此女要搞什么鬼。

闻言,碧池露齿一笑,显得犹如脱俗的梨花绽放,十分的美丽动人。作为宗门里拥有超级粉丝团的美人,她长得也确实很漂亮,眉目婉约,唇如朱丹,鹅蛋脸芙蓉肌。

此时路过的峰上弟子,看到宗门两位大美人俱在。更难得是碧池师姐还没有带面纱,顿时就都是眼前一亮,更是纷纷上前行礼,“见过云长老,见过碧师姐。”

待是见过之后,隐约可听离散的弟子,激动的议论声——

“碧池师姐好美!就像是仙子一样,眼神特别的温柔,刚才还对我笑了!”

“不不不!云长老更漂亮,那眼神慵懒*的,气场更是强到爆,就像是一代女王一样,我愿意臣服在她裙下!”

“娶媳妇还是要娶碧池师姐那样的,比较温柔啊,云长老太霸气了,不能当媳妇,还是当女神吧。”

“废话!你还想云长老给你当媳妇?你做什么春秋大梦,人家十七岁就是四级炼药宗师,将来绝对是超级炼药宗师!就你这熊样,你觉得你配么?”

“……”

弟子们一番议论纷纷,但仔细听下来,大多最终都在感叹云芷汐的超凡天赋。

“恭喜云师妹,如今可是宗门里的红人了。”碧池浅笑说道,仿佛并没有什么,地位被压制的嫉恨之心。

“碧池师姐不会是,专门来恭贺我的吧。”云芷汐目光凝着碧池的双眸,语气淡然道。

“这倒不是,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碧池说着,目光看向了不远处,那云芷汐的小院。显然想要云芷汐,请她过去坐一会。

“要不过两天吧,我容师父等着我过去找他,去迟了他会生气。”云芷汐忽然说道。

闻言,碧池那清婉的目光一颤,原本轻持在身前的手,指尖也明显捏了捏。这一幕,落在云芷汐的眼里,就让她眸光轻轻的敛起来了。

“公子神仙般人物,如何会跟你生气。不过云师妹既然不方便,我便长话短说一下也好。”碧池声音温婉,没有露出破绽。而方才那些轻微的破绽,显然是因为没想到,云芷汐会忽然提到容煌,才令她有些措手不及的。

“碧池师姐有所不知,对不相干的人,他不看在眼里,自然不会生气。可对我这个徒儿,若是不能遵守他说的去做,后果还是比较不好的。所以,还请碧池师姐精简的说。”云芷汐揉了揉眉心,一副她很为难的模样儿。

而碧池眸光微沉,自然是听出了云芷汐的言外之意,也就是说,公子对于她这种不相干的人,因为不看在眼里,所以就像是神仙一样。而神仙对凡人,当然是不会生气的。

所以,这少女是在炫耀么?

碧池的目光,一寸寸的看着云芷汐,并缓缓开口道:“不若我陪你一路过去,在途中将事情与你说道,如此一来公子该不会责难于你了。若真是责难了,我也要帮你说两句公道话。”言辞里外,仿佛她跟容煌有不错的交情。

听到这里,云芷汐唇角隐隐上扬,看着碧池的目光,就多了一份了然。

就说这个女人不知道要搞什么鬼,现在看起来,碧池此女明显是对容煌,怀有某种不安分的心思。

以前她没仔细留意,如今那都是她男人了。觊觎他,那可是一件不可以的事情。

“碧池师姐,还是直接说吧,到底什么事?”探出碧池心思的云芷汐,已经不想跟对方闲扯淡下去了。

“父亲想请你,帮我碧水峰上的长老,炼制升王丹,希望云师妹能够看在同门的份上,以一分药材为准即可。届时,我们碧水峰也不会亏待云师妹,具体的细节,我本想跟你细谈,但看起来云师妹有要事在身,不若明日到我碧水峰上详谈?”碧池这回倒是说清楚了来意。

“不好意思,两份药材是保底。想要我炼药,没有两份药材,外加让我心动的报酬,我是不会炼制的。一来这耽误我的修炼,二来我炼药也不可能每次都成丹,这一点你们可以去问韩峰主。”云芷汐直接拒绝。

说什么碧水峰不会亏待她?把她当三岁奶娃子呢?连两份材料都准备不齐全的穷逼,还可能有什么好东西?

再说了,碧水峰上的圣湖,都被她家美男偷了一半了,外加湖底什么水灵石,都被她收进了玲珑仙境,还有毛毛好东西可以送给她的?别逗了。

“云师妹,我等同为宗门之人,宗门为我等的修为精进,也付出了不少心血,如今师妹可以回报宗门,还是要求低一些,这样门中之人也会拥戴你,对你日后在宗门的发展,总是有好处的。”碧池一番话,显得颇为掏心掏肺,像是为云芷汐着想。

“抱……”云芷汐闻言,如画的青眉微凝,正是要拒绝得更猛烈一些。不想此时,却有人比她更快更猛烈。

“不需要。”有飘渺的梵音,卷着清雅的梵香而来。某位等了云芷汐一天的美男,显然已经不耐烦的找上门来了,结果就听到了碧池的长篇大论,然后他就插话进来了。

“公子。”碧池心房一跳,显然没想到容煌会忽然出现,已是微微欠身,体态婀娜的见礼道。

可容煌未理会碧池,更是直接在她眼前,就伸手握住云芷汐的手掌,才是淡漠的说道:“她明日开始不炼药。”

云芷汐:“……”直接愣了一下,她怎么就明儿开始不炼药了?

“公子此话怎讲?”碧池清婉的目光微漾,顿有种楚楚动人的味道。

“我给她安排了修炼任务。”容煌回了一句,已是拉着云芷汐要走。心里颇为不悦,这些人烦不烦,老是来找他的人儿炼药,那他怎么办?

“公子请稍等。”碧池忙是说道,已直接挡到了两人跟前,明显想要借故靠近容煌!

云芷汐眸光微凝,可还不等她作何,男人有力的长臂,就将她拦腰揽入怀里,并是侧身退开两三丈,语气还明显不虞的说道:“你吓到汐儿了。”

云芷汐:“……”她怎么觉得,眼前抱着他的这个男人,很有种“可爱”的感觉?

“吓到她”这也能掰得出来,云芷汐有这么娇弱么?她可是战胜过王阶的美少女,而此刻对方,不过是一个半步王阶的弱山鸡。

所以,容煌的话,直接让碧池愣住了,而且让她更无法接受的是,眼前风华绝代的男子,竟将那少女直接抱入了怀里!

碧池可以清晰的看见,容煌的手臂紧紧的揽着云芷汐的腰肢,更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修长如玉的手掌,握在少女的侧腰上,他抱得非常亲密且自然!

而此前,他已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帮这名少女整理衣带,甚至将她满怀抱着。但碧池可以解释为,那都是当时此女消耗太大,太虚弱的缘故,可是现在呢?此时此刻呢?

被吓到了?简直可笑!

碧池完全没办法再为容煌的行为做解释,因为就在不久的刚才,她才是直接的,甚至还轻微调动了天地灵气的,将云芷汐被阻拦了下来。

并且她还隐隐利用碧水心经,去影响或者说是不着痕迹的,威压了云芷汐,但后者根本没有任何的动容之色!

碧池甚至怀疑,眼前的少女修为,已经是高过了她!并非是修炼什么遮掩修为的手段,才让她探不出底细的。

所以说她吓到此女,简直就是无稽之谈。碧池此时负在身后的手,那纤纤玉指忍不住握成了拳。再想想宗门里的流言,她觉得她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虽然时机还不够成熟,但她已无法沉住气,她很嫉妒,非常的嫉妒!为什么他可以,如此去亲近,他这个女徒弟,而对她视若无睹……

“是池儿唐突了,但请……”碧池此时好不容易缓下气,正是要开口说道。

可容煌哪里有耐心听她说道,已经是抱着云芷汐,直接掠空而去……

走了……

走了——

走了!

碧池负在身后的手,指甲掐进了肉里!他竟然完全不听她说话,就这么抱着那个少女走了!

如果说在此前,碧池还有信心俘获容煌的心,那么此时此刻,她的可笑信心,已经是在崩裂。

自出现开始,看都不看她一眼,说的四句话,全是为了维护云芷汐的容煌,让碧池想要自欺欺人,都无法再坚持下去了。

“女徒弟,女徒弟……”碧池手心被她自己,掐得渗出了血,温婉的嗓音里,多了一丝怨毒,“她必须死了。”

碧池说罢,已抬手为她自己,将那轻纱重新带上,目光是一如往常的清婉,但她这心已无法再平静。

上次闭关出来,他收了女弟子。

这次闭关出来,他与这名女弟子,已亲密到令人发指。

彼时宗门里,弟子、执事之间,早已流传着,紫云峰主爱慕其徒儿,那新晋天才云长老的各种版本段子……

……

而此时在高空之上,容煌已轻拍了云芷汐的臀,不客气的咬了她的唇儿道:“不是让你早一些么,如今都什么时辰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云芷汐心情好,不跟他计较打屁屁的事情,倒是抱着他的颈,整个人都蹭在他身上笑眯眯的回答道。

“小东西。”胸膛被她蹭上来的柔软,压得十分舒服,容煌顺手托起人儿的臀,一手揽在她柔软的腰肢上,墨目里潋滟起了满意的波动。

“那现在是回紫云峰?”云芷汐没说碧池什么事,因为明显能看得出,容煌根本没把那女人放在眼里,她还叨叨说来,不是让他加深印象么?这么蠢的事情,她才不会去做。

“饿了?”说话间,容煌轻抚着她的腰肢,很喜欢她现在这样,乖乖偎在他怀里的这种感觉。

“没有,不然出宗门,去看看颜儿?不对,火师父说,穆颜的情况,可以去藏书阁看看,要不我们先去藏书阁?”云芷汐随意的说道。

容煌听着,倒是赞同道:“藏书阁倒是可以去看看,你知道的东西太少,我给你挑一些你好好记下来。”

“说得好像你知道的很多似的。”云芷汐没好气道。

“藏书阁里,没有说穆颜的情况。”容煌却道。

听他这话的意思,云芷汐的脑袋,从他肩膀上抬起来,有些狐疑的问道:“藏书阁你全看过了?”

“嗯。”容煌应了一句,似乎没什么大不了了。

云芷汐此时,也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是等到她进入藏书阁之后,看到里面的藏书之数后,她就有一种,容煌不会是在说大话吧,的感觉……

看守宗门藏书阁的,是一名头发花白,看起来跟沐炎是同一辈的老者。不同的是此人双目浑浊,更像是一名普通的老者。

然而容煌拉着云芷汐进去后,他却是朝着这位老人,微欠身的行了礼道:“钱老。”

“是煌小子来了啊。”书台之下,几乎被残破的书卷,完全遮掩住的瘦弱老者,那浑浊的双目微微一亮,苍老的声音徐徐道来。

“见过钱老。”云芷汐此时,也恭敬的朝着老者行礼。

“这位是……”老人家浑浊的双目,上下的打量了云芷汐,还是摇摇头,“看不清楚了,听声音是个小姑娘吧,很是漂亮吧。”

“是。”云芷汐大言不惭的应声道。

闻言,老人家忽然笑了起来,浑浊的目光依然混沌,但云芷汐却能隐隐感受到,老者的修为很不一般!

“去吧去吧,看书就进去。”老人家没有再多说什么,挥挥手让两人进去,也没说有什么禁忌。

云芷汐看向容煌,后者已伸手拉着她,朝着藏书阁之内走去。

不过在他们离开之后,这位叫钱老的老人家,却是摇摇头笑了笑,“没想到煌小子,也能找到喜欢的女娃娃。”

然在这话落定之后,钱老的身形也直接消失,根本没有坐守在,他此前呆着的地方。不知此前,是恰巧在此,还是专门来迎容煌的。

那时云芷汐两人已走进藏书阁内里,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浓郁的书香。

容煌拉着云芷汐的手儿,穿梭在其间。他胜雪的白衣,轻掠过群书之间,有时候停顿下来,取了一本给身边的人儿看。

有关于大陆的简介,有天下奇珍异宝的概述,有稀奇古怪之物的详说,反正容煌觉得有用的,全部都挑给了云芷汐看。

而这么一看下来,不知不觉就大半天过去了。这还是在她看得快,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能耐下。

不过关于她体内的两颗灵珠,云芷汐倒是看到了更详尽的姐说。这种灵珠,就像是容煌所说的,拥有着本源之力,是天地至宝。

它们本身,还都是拥有灵识的,就算要寄宿于武者身上,也会选择适合它们生存和发展的武者。

不过这里面没有提到冰魄寒灵珠和天灵珠,只有什么五行之珠,雷灵珠等,这九大属性灵珠。

显然冰魄寒灵珠,跟她原来的天灵珠一样,是经过了变异而成的,所以并没有出现在记载之中。

“嗯?”云芷汐看到书中提到,如果她不能让灵珠满意,灵珠似乎会离体而去?!

很显然,这也是容煌要云芷汐,多跟灵珠沟通的一个原因了。否则到时候它们不认可她了,跑了的话,那她可真的是亏血本了!还找不到地方哭诉!

“看完就上楼。”容煌见她看完了最后一本书,已是开口说道。

云芷汐点点头,随着容煌去到了二楼。

而在藏书阁的二楼,则满满的都是玄阶的功法玄技!

看得云芷汐如画的青眉微凝,这简直是……

要知道在青城县,玄阶的功法玄技,那可都是宝贝得不行的镇家之宝。而在紫云宗里,满满一个楼层,估计能有两三千套的,玄阶功法玄技。

然而这些青城县的“镇家之宝”,容煌看都不看一眼,拉着云芷汐就直接朝着楼上去了。

“等等,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我记下来那什么……”回去好给家族里适合的人练练。

“我记住了。”容煌却扯着她上楼道。

云芷汐:“……”感情他真的全看过啊?!

等到了三楼,容煌给云芷汐挑了一些精神类玄技,还有一些掌技和指技,却是要她看了之后,好对太极和怒佛之音进行改良的。

如此博览下来,云芷汐看书看了将近三天。

因为看的都是容煌挑选好的精品,这对于云芷汐来说,确实收益很大。之后她做了一些归纳,并和容煌讨论了一下,又是过了大半天的时间。

等两人自藏书阁内出来,云芷汐拍了脑门道:“我跟长老们有约,今天让他们过去领丹药,现在他们好像等大半天了。”看太入迷了,都差点忘了这回事了。

“我送你过去。”容煌见她有些急,已是抱起她掠空而去。

等云芷汐回到小院的时候,果然看到有几位,此前送过升王丹材料给火刑的峰外长老,已经是在厅内等着了。

“抱歉,让各位长老久等了,今日是我来迟。”云芷汐进了厅内,立即是道歉道。

厅内各位长老,忙是站起来欠身道:“云长老言重了,我们也没等多久。”

几人都是来拿丹药的,都满心期盼着呢,自然不会计较什么等太久,因为等再久都是值得的。再说有时候他们去药峰上拿丹药,等得还更久呢。毕竟炼药师嘛,总是大牌一些的,这再正常不过了。

“这里是各位长老的升王丹。”云芷汐随后将几枚升王丹取出来,按照各人的属性,给一一分发下去。

等云芷汐再收取了一些报酬之后,长老们才高高兴的离去,一个个都显得迫不及待的,想要去突破了。

处理了这桩事,院内有弟子来报,说是天兵峰然长老求见。

云芷汐便又见了然长老,而后者是带了一份升王丹材料,来请云芷汐帮忙炼丹的。

“然长老若是不忙,就先在这里等着,我顺便帮你炼制好,你直接带走吧。接下来几日,我可能不在院内,估计不太好找。”云芷汐如是说道。

因为看了藏书阁的不少玄技,她回去之后应该会花几天梳理一下,再者还要去城主府。而她也不想将自己的时间安排得太紧,毕竟接下来要去试炼古界,还是要放松调整状态的好。

“好,我正好没什么事,这就有劳云长老了。”然长老闻言,自然是不介意等一等,毕竟这可是等升王丹!

“然长老不必客气,还是叫我芷汐吧,长老长老叫着,感觉我都老了。”云芷汐浅笑道。

然长老刻板的面容上,微有一丝笑意,倒是点点头道:“你这么年轻的丫头,叫你长老却是是叫老了。”

“可不是,那我先去忙了。”云芷汐起身说道。

然长老点头,挥挥手说道:“你忙你的,不必理会我。”

云芷汐点头离开厅堂,直接回房去炼药。

“忙完了?”她这才一跨进屋内,有飘渺的梵音,已是散开的问道。

“没呢。”云芷汐往屋内的蒲团上坐下来,应声之间就召出仙鼎,准备开始炼制炼丹。

容煌也直接落坐在她身边,伸手就揽住她的腰肢道:“不是说了不练了么?”

“那是你说的,快松松手。”云芷汐拿出然长老送来的材料道。

“不松。”容煌轻搂着她,精壮的胸膛贴在她柔软的背上。

“等我炼完这一枚就不练了,你先松开我。”云芷汐伸手拍了拍,身后男人的肩膀道,她就怕他胡闹。

“你炼你的。”容煌握着她的手儿说道。

“那你不许胡闹。”云芷汐说着侧了身,朝着身后的男人看去,手掌也摸到他脸上,脸儿轻靠过去间,微仰头亲了亲他微凉的唇。

她这么一亲,却被他扣住了脑勺,并且立即不安分的,攫住她的唇儿,非是深入的缠绵好一阵,直到将她唇中的甜蜜,汲取得几乎干涸,才是缱绻不舍的,松开她娇软的唇来。

“甜。”他沙哑的磁音,蕴着柔软的春意,再度轻缠着她的唇道。

两人的呼吸于咫尺之间,他宽大的手掌,在她的颈间摩挲,另一只手将她的身体,紧紧的扣在他身上。

看她微喘的模样儿,他还忍不住的又缠了一阵,终是被她推开道:“好了,我还炼药呢。”

“你炼。”容煌吮了她的唇儿又一下,才微松开她来。

背后是男人微凉的胸膛,气息里也是他身上的清雅梵香,耳边更有着他微热的气息,在轻轻骚动着她的耳根。

“你坐好起来,不然我没法炼。”云芷汐微侧头,躲开他的呼吸道。

闻言,再看着人儿微起红晕的颈,容煌轻笑的了一声,倒是抬起头来,不再去惹她心神不宁了。

随后云芷汐调了息,开始了炼药。

容煌知道不能打扰她,便是安静的看着她炼药。

其实她炼药真的很美,神态认真,懒眸藏睿,一双素手泛着火色莹光,于药鼎之间游移,就像她在打太极时一样,充满了灵韵柔软的美感。

她的炼药术很娴熟,纵是外行人看起来,也会为她流畅至极的宗师技艺折服。这与她平时慵懒,似漫不经心的气韵,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这与她杀人时,浑身透出那种森煞之气,也完全是不一样的……

她在炼药的时候,透着安宁祥静的气息,和她修炼时一样,有不凡的睿者风范,让人很容易信服她。

可她其实还很小,十七岁的少女而已。不过在她十五岁那年,她差不多就是这个模样了,她跟他一样是不可用常理来审度的。

隐隐之间,容煌发现,他在不知不觉里,已将少女看成了与他比肩的人儿了。虽然她现在,看起来还非常的弱。

但是容煌知道,她拥有的潜力,不会比他弱。先不说她那不寻常的异宝,就说她那两颗灵珠,已是十分不凡。再加上她骄傲的性格,天才的悟性,还有聚集的大气运,将来她的成就,肯定会非常辉煌。

而他要做的,就是助她强大起来,她越是攀越上高峰,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才会越长。因为那样一来,他们的寿元会得以漫长下去。他想要她,与他同在一个层次,所以对她的修炼,他其实是很严苛的。

送她去冰谷,让她自己去面对,很多的问题和麻烦,他却很少直接的去出手。除了知道她不喜欢,也是因为她需要成长……

那会云芷汐在认真炼药,容煌则在认真的看着她,他那双墨目渐渐的,愈发深邃沉黑,黑得让人完全无法,看出他的想法。

一直到云芷汐仙鼎内散出了药香,容煌才敛了敛眸,看向了她仙鼎中的丹药。

如此过了一阵,待云芷汐将丹药炼制好,容煌才低头亲了亲她的耳垂,“累了就歇会再出去。”

云芷汐靠着他的背,并没有回应他,但已是闭目调息起来,并且吞了两枚丹药进嘴里。显然虽已熟练,但炼制升王丹对于云芷汐来说,确实是消耗很大的工作。

见她如此,容煌将她完全搂入怀里,身上散出了一层轻雾,是在用寒冰诀的治愈之效,帮她恢复着玄劲。

隔了一会,云芷汐才张开双眸要起身的说道:“我先去送丹药,一会我们就回峰上。”

“好。”容煌听她说要回去了,立即是松开她来。

等云芷汐回到厅内,然长老已是起身相迎。

“芷汐丫头,如何?”然长老知道炼丹不一定能一次成丹,所以还是很紧张的。

“幸不辱命。”云芷汐将炼制好的丹药,递给了隐隐激动的然长老。

然长老接过去,下意识的打开瓷瓶轻轻一闻,丹药浓郁的药力气息,直接钻入了他的鼻息之中,令得他刻板的老脸,都是激越的微泛出了一层红晕?!

“芷汐丫头,谢谢你!”然长老十分激动的,收起了升王丹,瞬间就给云芷汐,来了一个深深的鞠躬!

“然长老别折煞我了。”云芷汐立即扶起然长老道。

“你不知道,我卡在这一层已经将近五十年了!五十年了……”然长老怎么可能不激动,随后他更是将一生收藏,悉数的摆放在厅内的桌上,非是要让云芷汐拿一些走。

但说实话,然长老的收藏,比起那些个长老,真的是寒碜得很。居然只有一株千年灵药了,这都让云芷汐不好意思拿了。

不过然长老却是,直接将他仅存的这株千年灵药,直接塞给了云芷汐,至于其他的,就让云芷汐自己挑。

“咦?”很快,云芷汐的目光被一卷残破的书籍吸引了,随后她拿起来细看了一下。

“这是一部音技,说起来是地阶的,以前剿灭一个宗派的时候,在一个乐师身上搜到的。当时内子喜欢,就留了下来,如今她不在了,你也拿去吧。”然长老呆板的声音里,难得有一丝追忆的缅怀之音。

“这怎么好意思?”云芷汐听说是然长老爱妻遗物,当即要放下去。

“拿去吧,这东西放我这里,除了增加伤感没别的了。”然长老却挥手不要,定要送给云芷汐。随后她又挑了两三样东西,好让然长老心里舒服些,这才送了老者出厅。

可然长老前脚刚走,一名宗主峰上的执事,却是前来禀报云芷汐,说是宗主有要事,请她往宗主大殿去一趟。

“好,我一会就过去。”云芷汐倒是没想到,紫云宗主会直接找她,而且还说是有要事?!

------题外话------

喵呜!公子表示,秀恩爱踩碧池,这只是本能行为,哈哈哈哈!亲爱滴们,喜欢公子,必须投月票支持喵!

转折章节基本搞定啦,本座也撸好了后续的大剧情,保证爽到流鼻血,喵哈哈哈哈!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么么砸(*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