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71章 同床!流氓!

闻言,云芷汐迷离的懒眸颤了颤,长卷的睫毛剧烈的摇曳,男人逼近的气息,男人可恶的手掌,都在不怀好意的逼着她!

“乖,躲也没有用,除非——”容煌性感的磁音,微顿的含住她的唇,双掌攀附直上,温柔之中隐含着真正的“侵犯”意图!

“永远不出来了。”容煌咬了她的唇,手掌放肆的揉了上去!

“唔……”

被封住了唇,她嘴里的话道不出。被围堵了心绪,她根本无从思考。她柔软的身体,被他揉抱着,双眼中的迷离之意愈浓了。

那迷蒙双眸,那柔软娇唇,那甜蜜气息,那温软身子……他的气息,也在进一步的急促,原本诱她的局,弄得他也深陷其中,根本不想再停!

怀里的人儿,此刻如此妩媚,此刻如此娇艳,此刻如此甜软,此刻如此……

“汐儿……”他轻唤着她。

回应他的,是她娇软的呼吸,全无招架之力。

容煌轻咬着她的颈,温热的呼吸席卷着她,却又紧紧的将她抱着,他微微直起身,双手捧着人儿泛了红粉的美艳脸儿,呼吸缠绵在她的唇齿里。

缱绻,温润,爱恋,柔软……

“汐儿。”他扣着她的下颚,指腹轻轻的摩挲她红肿的唇,墨目里潋着动人的柔光,像是春风里的雾气,带着令人不禁微醺的醉息。

他用他飘渺的梵音,融着情动的性感微磁,向她诉说着柔软而强势的情话,“因你知喜怒痴嗔,因你起声*望,因你生执手之愿。是故——活着,必纠缠不休,纵往生,也绝不放手。”

这话,一字字透着他对她的情意,透着他对她的执着,透着他已断下的决心。他知他容不得她跟别人好,他知他要霸占她,他知他不折手段,也定会要了她,要身要心要魂,全都是他的。

昔日,看她差点成他人妻,他心起的怒火与毁灭暗欲,让他清楚他不可能,也绝不会让她离了他,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要她,他从未起过这么深的念,一起便如跗骨之蛆,再不能灭息。

他墨目里隐起的黑雾,散着暗黑无边的堕落气息,浓郁得让人窒息,是霸是强,是柔是情……

可隐隐的,是期待,是渴望,是害怕……

云芷汐微微挣开了手臂,而这一次他没有再困着她,只是墨目之下浮掠起一丝暗,便只是凝着她,他……

她忽而抱紧他的头,双手揉入他的墨发之中,反唇重重的缠了他!令得他墨目一紧,一层造次的雾气,终是愉悦的潋滟而起,他抱紧她的臀,他……

她却又松开他的唇,如两剪秋水的瞳,柔柔的凝着他,她素手抬起之间,轻抚着他那双恢复了墨色的眸,一次次一次次。

殿内无言,唯夜明珠的辉光,安静的融着这一双人儿。

“煌。”她一声柔软的呼语,破了这满室的寂静。令得他抱着她的手臂,愈发的紧了,他似乎是在下意识的紧张,又或者下意识的欢快?

“我不躲,我就在这里。”她搂下他的脑袋,柔软的唇落在他的眉眼间。她察觉,这是一双黑暗的眼,透着冰冷与孤寂,他似乎很长时间,没有与人沟通过。她还看到了,他的偏执与强势,也看到了他的黑暗与霸道。

本来,她不喜欢被压,不喜欢他有时候的命令式的不容置疑,但她却更喜欢他的宠,他的纵然,他的气息。

他触动了她的心,惹了她悸动,引了她怀春,她当然是喜欢他的,否则如何会纵他这么待她。

这个傻瓜,还在害怕,外强中干的家伙。

闻言,容煌眉宇散开了笑意,长眉轻展,墨目有春,他低头轻缠着她的唇,轻笑声自他的喉间低低的散出,如缠绵的春雷,惊起了万物的春。

“小东西。”蕴着笑意的梵音,落在她的耳边,他抱紧她的后颈,将她拥得很紧很紧。虽早就琢磨着她该是喜欢他的,可她太能磨人,不听她亲口应了,他总觉得不安生。再说今日之后……

容煌抬眸轻抚着人儿的唇,额头轻抵着她的额,性感的桃唇轻轻的,吮着她唇间的甜蜜,这以后都是他的了。

缱绻的缠吻,晕了满室的春意……

“手老实点。”

“呵……”

“混蛋!”

“……”

“小东西。”容煌轻吻着,被他完全抱在怀里的人儿,看着她慵懒赖在他怀里的模样,墨目里柔软的波动,愈发的潋滟迷人。

被他绵绵的吻,骚动得感觉痒痒的,心里轻轻的悸动着,云芷汐懒眸里也酝起温暖的波动,她柔软的右手臂抱住他的颈,侧头枕着他的肩膀,莹白的左掌抱着他的颈,拇指不自觉的,轻轻在他喉结上摩挲。

忽而,他托抱起她,大步的跨离了偏殿。

那会月已高悬,殿外有淡淡的月色,柔柔的散在他胜雪的身姿上,镀在一双人儿染春的容颜上,晕出甜蜜的华光……

“去哪儿?”她似有些困倦的,趴在他颈窝打了哈欠。闭关了三个月,还是有些耗费心神的。

“困了?”他沙哑的梵音,飘渺轻柔的落在她心田里,听得她往他颈窝又凑了凑,他的气息和嗓音,都让她感觉很舒服。

被她蹭得微痒,容煌大手按着她的后脑勺,低头看着她粉润的脸儿,看她如画的青眉,看她如水剪剪的懒眸,看她挺俏的琼鼻,看她娇艳如牡丹的唇。他凑近去缠了她,她长卷的睫毛依旧轻轻颤,像是被春风撩过的柔软柳枝儿。

他抱着她穿过了紫云殿前方的殿落,绕去了他们的卧房。他抱着她推开了她的房门,他亦是走了进去。

“好放我下来了。”云芷汐微动了动,想要从他身上下来,可他却托抱得紧。

那时候他一手揽着她的臀儿,一手攀着她的腰背,手掌握紧在她的脑后,抱得亲近又亲密,令她连动弹都有些困难。

下一刻,容煌直接抱着她上了榻,他修长的身躯缠着她,宽广精壮的体魄覆着她,微凉的唇也是缠落。

可这一次他的唇却被她的手堵住,她眉眼染着微急迫的羞恼,“起来。”

“汐儿……”容煌轻吮了她的手儿,令她微痒的颤了颤长卷的睫,她柔软的手掌抵着他的肩膀,“别得寸进尺。”

这个死家伙,前面还说了,不答应他才那什么……可她都答应他了,还由着他放肆了这么久,他这会倒好,又是想要更进一步了。

“小东西,你可忍得住?”容煌墨目里敛起一层笑意,柔柔的凝着她说着混账话。

云芷汐:“……”这个死家伙,美男计层出不穷,各种时刻见缝插针!

“汐儿。”容煌的手掌落在她的肩膀上,轻轻的一扯,露出……

“混蛋!”云芷汐侧了身,强力按了他在身侧,手掌扣住他的手掌,且不客气的咬了他的唇一口,“出去,我要睡觉。”

“我陪你。”容煌的手掌不肯离开,柔柔的握着在她的肩膀上,瞬间便想到了那时候跌落崖谷的时候,他第一次就是摸到她柔滑的肩。

“不需要。”云芷汐深深的预感到,再让他胡闹下去,她这以后绝对没“好日子”过了,这是一个绝对的无赖!流氓!惯不得!

平素里跟仙人一样出尘绝代的,其实是个妖孽!不仅修为资质妖孽,这勾引人的手段也妖孽得不行!

容煌轻笑的抱紧她,完全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都是他的人儿了,这以后肯定要跟他睡一起。

“快回去,我还要炼药。”云芷汐不得不以忙为借口,先把这妖孽屏开。妖孽不能惯,否则她定吃不住他!这个死混蛋,段位真不是一般的高。

“闭关了三月,歇着。”容煌肯定不放手,说什么都不走。

云芷汐:“……”

“汐儿。”耳边是他忽然正经的梵音轻启。

“嗯?”云芷汐在考虑怎么弄他出去。

“试一试。”容煌的手掌落在她裤带上,轻轻的钻进她的小腹。

“啪!”云芷汐不客气的打掉他的手,看他墨目里的氤氲,她没好气的推他起身,“再不出去,我也不搭理你了。”

“抱着。”退而求其次的,容煌老实的抱着她的腰肢道。

“不信。”云芷汐挣开他的手坐起身,也将他拉起来认真的看着他道,“我要自己睡。”

容煌墨目凝了凝,伸手轻抚了她的脸儿,倒是起了身来道:“好,那我可走了。”

没想到他这会这么爽快,云芷汐倒是下了榻送他,等将他推出房门,她才上前咬住他的唇,便是被他抱着的,又痴缠了好一阵,才是恋恋不舍的松开。

“晚安。”云芷汐退身进了屋,柔声道了一句,已是“啪”的关上了门。

“小东西。”容煌浅笑的侧身走过几步,来到他的房门前,推开后自也进了屋。

那边,云芷汐靠着门扉轻喘了一阵,在平息了心跳和脸上的热意后,才缓缓的上了榻。但她并未直接入睡,而是进了玲珑仙境。

身在她隔壁的容煌,察觉到她的气息消失,性感的薄唇微抿而起,眉宇间明显有一丝苦恼之色掠过。

他不能对这人儿太紧逼,全是因为这东西。她要是一急的躲了起来,那他真的是要困窘了。若是她再出来后,反对他冷淡下来,那必是得不偿失。

这小东西,还是要哄,让她愈发情动……不急,他有耐心。

思虑定下,容煌墨目里微敛起一层笑意,随后闭目调息的,进入了修炼状态。等她晚些时候,出来了再说。

彼时,玲珑仙境里的云芷汐,确实是准备炼丹了。风从的修为已经是高阶大玄师巅峰,想必很快会晋阶半步玄王,她想先给风从炼制升王丹。

“大牛是火属性,我这里也还有火属性的材料,顺便一起炼了。但光属性的升王丹材料不好找,风从应该会修光属性为主。”想到这里,云芷汐微微皱眉,觉得炼制金、火属性的升王丹,对风从的帮助可能不大。

“先炼吧,到时候再问问风从什么想法。”云芷汐打定主意,便开始炼丹了,反正升王丹在宗门里是抢手货,完全不用担心炼制出来后没有用武之地。

“等材料充足,给穆叔和穆大哥也炼制好升王丹,再顺带将簪子,一起送回去。”原本在问完容煌之后,她就想要还回去了,因为想着将升王丹一起送过去,便没有着急还。

穆南山送出的《炼神诀》,对她来说是一份很厚重的大礼。穆青和穆南山待她也不错,她也挺喜欢穆颜,所以能多帮穆家人一些,她也是愿意的。

“颜儿的情况,上次忘了问那家伙,都是被他打岔了。”云芷汐揉了揉眉心,唇角却扬着轻快的弧度,过了一阵她才调整了状态,进入全神的炼药之中。

如此忙碌,在接近天明之后,云芷汐才从玲珑仙境里出来,随后疲倦的歇下。

可她并不知,她这才刚睡过去,她隔壁房里的某位美男,就已经动了……

结果就是,她晨间醒来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

“醒了?”飘渺的梵音清浅而出,一层清雅的梵香也散了出来。很显然为了不惊扰他,容煌完全屏蔽了他自己的气息。

云芷汐:“……”

眼前是男人宽敞的胸膛,隔着胜雪衣衫,透出独有的微凉之意,散着让人舒服的清雅梵香。腰间是男人有力的手臂,将她牢牢的圈着。头顶明显被男人的下颚抵着,他还抬了一只手掌,轻抚在了她的脸上。

一张嘴,云芷汐就将那作乱的,摸到她唇边的手咬住!这死家伙,感情昨晚她睡下,他就蹭过来了!

被她咬了,他反是轻笑的微松开他,微蜷了身的用温润的额,抵着她光洁的额,手指划过她的舌,墨目潋着层层柔波的看着她。

“很能耐是吧?”云芷汐瞪着他道。

“早。”容煌完全无视她的恼意,凑近了她的唇的,柔柔亲了一口道。

许是被他眼底的柔软,也被他唇间的柔软,软化了心意,她在微瞪了他一阵后,倒是伸手抱住了他的颈,没好气的道了一句,“坏家伙。”

容煌轻搂着她的脑勺,愉悦的将她抱起身来,他就喜欢她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而他一直等着她醒来。

感受到他的喜悦,云芷汐靠着他的胸膛笑道:“陪我一起练太极?”

“好。”容煌自是求之不得。

因是看云芷汐打太极好些时日了,以容煌的悟性,陪她练的时候,完全就像是个老手。

而太极的意蕴,本就是飘渺博大,虚怀若谷的。这其实跟容煌的气质,有着很大的同属性,以至于太极在他打来,仿佛就是为他量身打造。

随着太极的步起掌落之间,容煌身上散出一层飘渺的轻雾,待他打得渐入佳境时,那充满神韵的薄雾,竟演变成了太极图。

这一幅太极图,缓缓的在他掌间勾住,他轻轻的闭上眼,似乎是有所感悟,整个人散出了一层古朴静谧的气息。

这股气息影响了云芷汐,令她眸光轻轻一颤,身上两股极端的玄劲散出,那是一冰一火的至阴至阳。

不知是容煌有意影响,在传递他的感悟,还是云芷汐与他心有灵犀,两人在这一刻,都渐入佳境的逼着眼眸,随着感悟将太极打出。

于是紫云峰上,在紫云大殿之前,那柔软的草场空地上,一道飘渺的白影,与一道鲜艳的紫影,动作完全契合的,柔软缓慢的散出同样的招式。

他们双眸都紧闭着,但动作却完全的一致,仿佛韵律呼吸都保持在同一个水平上,一直到最后一式收起。

云芷汐眸光一亮的抬眸,于双手之间绘出了青红太极图,直接朝着容煌爆发了去!

容煌墨目轻凝,手势微抬起之间,却是用太极应对而出。而被他勾勒出的太极图,则是散着纯白的轻雾,透着飘渺神秘的气韵,如此映衬之下,令他看起来仿若谪仙。

而这一次,云芷汐的青红太极图散着愈发危险的气息!因为她对这个招式,有个更深的感悟,所以此时这一招,完全要比在战常泽山的时候,强大和娴熟得多!

一刹那之间!紫云峰上就爆发了强悍的灵气冲击波!

云芷汐的青红太极图,与容煌的白雾太极图狠狠的撞击在一起!爆发出龙卷风一般的灵力、玄劲、灵气狂风!

狂风卷得两人的衣衫猎猎作响,但他们却都不曾后退半步,那时云芷汐懒眸锐亮而起,身上的气息一变,手势画出玄奥的纹路,浑身爆发出熊熊烈焰!

“怒佛之音!”这一击,是云芷汐闭关三月的重点所得,此时同样被她用在了容煌身上!

容煌墨目微敛,身上的气息愈发强了一些,他可不会小看眼前这个人儿的这一招。

“吽!”一道古佛之音,随着满天绽放的火金色光爆发!

但容煌却知这些都是虚无,但见他手掌腾起一层浓雾,墨目里一层黑暗之光浮动,探手之间速度极快!快得云芷汐都没看清楚,她就泱泱的收了手。

“音波里的攻击还不够。”容煌停顿在空中的拳头,散出一层火金色的光。风拂过他的身体,卷起他胜雪的白衣,愈发显得他风华绝代。

云芷汐凝着他玉白的拳头,懒眸锐了锐的,上前握住他这拳头,无语的骂道:“这都能被你抓到,变态!”

没有错,她的攻击,直接被他抓了!在才散出的时候,就被他给抓了!

他这手,简直就是……

“说明还不够快。”容煌轻搂了她,柔声轻语道。

云芷汐:“……”好吧,她承认确实还不够快。原本精神力攻击,就应该是很快的,但是她因为糅合了怒佛指,虽然攻击力增强了,但蓄势的时间也增加了,这可并不好。

见她在思索,容煌也并未打扰她,而是将她轻抱起的,朝着紫云殿回去。

等云芷汐思量好的时候,容煌已经做好了早膳。

“你知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人,天生意念可以杀人?”云芷汐想起穆颜的事情,吃着早膳时,将她那日察觉到的,关于穆颜的情况说来。

“等你要去见她的时候,我随你一起去。”容煌凝着修长的剑眉说道,似乎也有些不太清楚。

“也好。”云芷汐吃完了早膳,又说道,“我去一趟火云峰,回头炼好升王丹,就找你一起去。”

“嗯,我会去宗主峰一趟,你忙完便到宗主峰来。”容煌应了一句,同样是起了身,直接伸手就将她抱入怀里,要送她下紫云峰。

紫云峰“交通”不方便,云芷汐如今也还没达到王阶,不能够凌空飞渡,所以容煌依然是她的“代步工具”。

不过如今云芷汐也知道,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一早收她为徒,就是打着上下峰的时候,好抱着她的主意……

容煌直接将云芷汐,送到了火云峰,她的小院之上。

“早点来。”轻搂着她的腰肢,容煌轻抚的叮嘱道,飘渺的梵音里,透着柔软的宠意。不仅如此,他还轻缠了她的唇,自昨儿得了正式的应允,他就有些没完没了了。

如此等送走了容煌,又是好一会过去了。

“这家伙。”抬手轻捂着唇,云芷汐不得不消消肿,这才从自家小院掠下,朝着火战的住所而去。

而她这一路走过去,见到她的火云峰之人,无论弟子、执事,还是尊贵的长老,都会很尊敬的给她行礼或打招呼。

自考核三峰通过之后,自她被册封为宗门最年轻的长老后,这种情况就已经开始了。这也说明云芷汐,被紫云宗绝大多数的人所认可了。

等她抵达火战住所时,便听到屋里传出来火战和火刑,这师兄弟的交谈声,听起来似乎谈得挺高兴的。

“汐丫头,来来来。”火战一看到云芷汐,立即是高兴的招呼道,但他却又目光一顿,微惊奇的说道,“小丫头,你又突破了!”

“对,一不小心又突破了。也恭喜火师父,火师叔修为更进一层。”云芷汐走近火战和火刑跟前,给两人行了礼说道。

“哈哈哈!你这小丫头,晋阶就跟喝水一样,还一不小心,真是气死人。”火战抓着云芷汐的手掌,开怀的笑说着。

不错,火战如今的修为已经再进了一层,可以说是九峰峰主之中,仅次于紫云宗主,以及容煌的存在了。

还有火刑,也凭借升王丹,顺利的进了一阶,成为了一名高阶玄王!

再加上另外一名火云峰长老的突破进高阶玄王,火云峰在长老一辈的实力,已经完全高出了其他各峰!

“都是托了你的福。”火刑搓搓手道,对眼前这少女同样是喜爱有加。

随后闲聊了一下,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云芷汐才问道:“火师父,火师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意念之下可以杀人的存在?”

“意念杀人?”火战和火刑怔了一下。

“嗯,并没有修炼过精神类玄技,但却能够想要对方死,对方就得死。”云芷汐解释道。

“不曾听说,你遇到这种情况?”火战严肃的询问道,明显为云芷汐感到担忧。

“没有,我就是问问。”云芷汐笑道,她本也没想过能得到答案,只是顺带问一句,说不定会得到解答呢。

“你若是真感兴趣,可以去藏书阁看看,也许里面的典籍会有说到。”火战也没细问云芷汐怎么忽然这么问起,倒是给了她一个提议。

“也好。”云芷汐记得藏书阁在宗主峰,她晚些时候过去找容煌,也可顺路而去。

“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炼药了。”正事都说完了,也聊了一阵了,云芷汐也要回去忙了。

“等会。”火战却叫住道。

“嗯?”云芷汐应了声,没急着站起来。

“关于升王丹的事情,你容师父跟你提过没有?”火战询问道。

“没有。”云芷汐懒眸微疑,不知火战什么意思?

“果然,看来这个黑脸还是要我来做。”火战苦笑了一下,倒也不拐弯抹角,“就是此前宗主有提说,希望你看在同门的份上,能给宗内的长老,在炼制升王丹的时候,收一份药材就好,毕竟千年的灵药不太好找。”

“不行。”云芷汐却毫不犹豫的回道,她又不是免费劳工,不可能无偿给人炼药。就算是同门,那也不可能。

“你自己定了主意就好,不过韩进那老家伙,可能会找你说道说道,师父就给你提个醒。”火战当然不会让云芷汐当免费劳工,他只是传达一下宗门的一些意思。

“他想要丹方?”云芷汐立即犀利的问道。

“肯定有这意思,不过他还不敢厚脸皮来找你,只在我这里说着。我推是推了,就怕他不死心。”火战说明道。

“哦。”云芷汐点了点头,这药峰峰主韩进对她倒是不错,若是他真的求上门,她倒是要想好说法。

“小丫头你别太心软,升王丹在东域是顶级的丹药,韩峰主手上的五级丹方,绝对都不如升王丹,你不要被他坑了。”火战语重心长的说道,就怕自己徒儿吃亏。

虽然火战也知道,韩进真要找了云芷汐,肯定也是为宗门着想。本来基于对宗门的情怀,火战也应该支持韩进才对,但是他就觉得,不能让小徒儿吃亏了。

“多谢师父提醒。”云芷汐听得出,火战这是完全在为她着想,而非站在宗门大义上考虑。这对于宗门的一峰之主来说,他的行为其实是很可贵的。

火战挥挥手,揭过话题道:“试炼古界的事情,你容师父都说了吧。”

“嗯,火师父放心,届时我会带好我们火云峰的师兄师姐的。”云芷汐点点头回道。

“你也不必太过上心,我那臭小子,也就是你火风师兄会带队,只是想让你可以的话,帮他们一下。”火战却是解说道,他知道云芷汐能耐不小,可让她带着一大帮子人,反而可能累了她的机缘,他主要的意思只是想让她,可以的话就照顾一下便好。

“嗨,现在说也早了点,还要等宗主定下来再说,你先去忙吧。”火战说着,似乎觉得现在是多操心了,摇摇头自叹的说道。

云芷汐这才拜别了火战和火刑,回到自家的小院炼制丹药,其后交代了院内的执事,让他们跟前来领丹药的长老说定时间,都在三日后巳时过来。

负责云芷汐小院内务的火云峰外门执事,自是一一记下来,不敢有任何怠慢。

此时天色已接近傍晚,云芷汐从院内出来,正是要往宗主峰而去。

不想才走出来没多久,途上就撞见了碧水峰的碧池?但因是跟碧池没什么交情,云芷汐正想直接忽略掉此人,装作没看见的继续走自己的路。

“云师妹。”然而碧池一看到云芷汐,却是立即就叫道。

“碧池师姐。”没奈何,云芷汐也打了招呼道,便是直接说着,“师妹有要事在身,先告辞了。”

“云师妹稍等。”碧池温婉的嗓音阻道,并是直接的走上前的,拦住了云芷汐的去路。

云芷汐眸光微凝,察觉到碧池的修为,也到了半步王阶,而且对方这一阻,还很有意思的,用玄劲勾动了几丝天地灵气,不着痕迹的封锁了她的退路?!

可碧池显然不知道,云芷汐的修为,也到了——半步王阶。

------题外话------

嗷呜!汐儿败下阵来,这就从了……这以后……嘿嘿……然后——求月票!走过路过,有月票继续砸喵~谢谢啦!

碧池花出来“表现”了,噗!

感谢榜在留言区,特别感谢亲爱滴们,昨儿如此支持公子的投票!公子现在,得偿所愿啦,喵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