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70章 要了你。

最终两老只能苦笑的挥挥手,算是不追究云芷汐责任问题了。

当然两老原本,也没有为难云芷汐的打算,不过是看到容煌来了,想要让他“帮忙帮忙”罢了。

只不过他们倒是对云芷汐修炼的玄技十分好奇,和寻常真传弟子不同,两老都听得出此前散出的那一道声响,乃是传说中的古佛之音!可火云峰那套怒佛指,好像不能搞出这种声响吧?

但是云芷汐不可能将自己的底牌,就这么随意的透露出来,所以只是含糊的说道了几句,再加上容煌也在一旁,两老就算有心想探知更多,也被这位气场强大的青年给镇住了。

不过就算容煌不在,两老也不会太为难云芷汐,因为他们早前在聊说时,已经是有共同的决断,那就是对于云芷汐一定要好生“爱护”。

“那没什么事,弟子就先回去了。”这间修炼室已经被毁成这样,明显暂时不可以再用了。而云芷汐也在灵塔呆了有三个月,也不能再停留下去了。

“走吧走吧。”恒长老立即挥挥手,恨不得云芷汐快点走。虽然他很欣赏这个小丫头,但是灵塔经不起折腾啊!

再被这样搞下去,恒长老非常担心,这灵塔就要被云芷汐玩坏了!虽说这丫头跟灵塔一样重要,可是两者能并存自然是最好的!

云芷汐闻言站起身来,朝两老行了告辞礼。两老也不再停留,一闪身之间,就从这破烂的修炼室消失。

“走咯。”云芷汐伸伸懒腰,这就要朝着破烂的大门走出去,但她这才走了一步,她身边随着她站起来的容煌,长臂一捞之间,就再度将她揽入怀里。

鼻尖微浓的梵香,让云芷汐眼角抽了抽,没好气的抬眸看着他,神色有些无语的说道:“麻烦你也注意一下场合好吗?刚才两位长老在呢,你这搂搂抱抱的像什么话?”

“我喜欢。”可容煌这一句回话,顿时让云芷汐只觉满头乌鸦飞过,这家伙……难道就不知道低调一点么?!

“先回峰上?”容煌轻抚着她因不太乐意,而微微凝起的青眉,飘渺的梵音微润的询问道。

“等会,我先下去跟风从他们打个招呼,你到外头等等我。”云芷汐说着,已是脱开他的怀抱,想要下去十一层找风从他们。

结果她这才错身要走,容煌宽大的手掌,就将她的手儿握住,然后用力一拉的,再度将她拉回了怀里。

他这力道有些大,令得没有防备的云芷汐,几乎是撞回了他的胸膛里,他却将她的腰肢紧扣住,气息瞬间落在她耳边,然后就顿在那里,只紧紧的抱着她。

云芷汐先是被惊了一跳,结果这家伙“雷声大雨点小”?

缓缓的松了一口气,云芷汐双臂轻搂住男人的颈,也不知道他是要作何,但她的声线下意识的软了一些,带着微懒的柔调说道:“乖啊,我先下去一下。”

闻言,容煌墨目一沉,张嘴就咬了云芷汐的耳垂,还咬得很是用力。

“嘶——”云芷汐伸手要去护着耳朵,结果手也被咬了!

“你……”

“啪——”容煌拍了她的臀一下,依然是不客气!

云芷汐怒了,一手拉住他的手掌,一双懒眸就非常不善的盯着他道:“你……”

可容煌还不等她说话,低头就咬了她的唇,声音错在她耳边道:“要哄我,这话不对。”

云芷汐:“……”这个家伙!

“重新说一次。”容煌抬眸凝着她的眉眼,墨目里有深邃无边的黑暗,似蕴藏无边的魔力,引诱人与他一起堕落。

云芷汐懒眸微凝,双手抱住他清俊的脸,额头不客气的撞上他的额,微懒的声音里揉着轻软道:“别太嚣张,快松开我。”

容煌墨目微敛,手掌一托的将她抱起,性感的薄唇微扬,被她撞了一下的额头,轻轻抵在她的额上,梵音隐有笑意的轻唤着,“小丫头。”

云芷汐索性也不急了,修长的腿微蹭起,扣着他的蜂腰,目光与他相对道:“如何?想了三个月,可是想出什么所以然来了?”

容煌抱着她的手臂略紧,便听她又说道:“可别想在再用同等伎俩勾引我,还有禁止你咬我,打我!尤其是,不许拍脸和屁屁!”

不等容煌回应,她的气息也凑到了他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否则你还是乖乖做我师父。”

话落之间,云芷汐运起柔绝,身体如滑溜的泥鳅,一翻身从他怀里“溜走”,下一刻就闪掠出修炼室,朝着灵塔的楼道下去了。

那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

当然,容煌若是想追,他依然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她给“捉住”,不过他并未追着下去。只是一双墨目,凝着破烂掉的门,性感的桃唇微微扬起,眼底浮现一抹微暗的笑意,却是掠身下了灵塔,直接消失无踪了。

那时“逃脱”的云芷汐,在察觉男人并未追上来时,眉毛轻扬了扬,懒眸里凝满了笑意的朝着十一层走去。

在十一层这里,云芷汐再次见到那名执事老头,正想上前询问风从他们是否离开,这名闭目中的老头却先张开眼道:“你的伙伴已经离开了。”

“多谢。”云芷汐闻言并不惊讶,毕竟他们入塔三个月的时限到了,风从他们就是想要再待下去,那也是不可能的。

等走出灵塔,云芷汐就看到在塔外等着她的风从和水洺了,而且还多了一个卿天乐。

“你们等了多久?”云芷汐本以为,他们都先回去了,是托了那名执事老头跟她说一声的。

不过风从和水洺的修为,倒是都从高阶大玄师,攀上了高阶大玄师巅峰,看起来这三月的闭关,他们的收货还都比较不错。

而这个卿天乐也不错,似乎是感悟到了一丝灵气波动了,看来距离半步王阶也不远了。

“也没多久,我们也是刚才散出巨响的时候,顺道出关的。”水洺率先解释道。

水洺说话之间,下意识的感知了一下云芷汐的修为,但他却有为沮丧的发现,她似乎修为更进了一层。

然在最初见到这名少女的时候,她的修为是比他要低一阶的,如今却赶超在了他前面,还是一名四级炼药师,成为了宗门的内门长老。

她的蜕变快得让水洺有些措手不及,自冰谷失踪之后,她再度回宗就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想必期间是有了奇遇。

“芷汐,你是半步王阶了?”风从显然也感知到了云芷汐的修为。

“不错。”云芷汐点点头。

一旁的卿天乐目光僵了僵,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云芷汐。原本在闭关之前,他可是感觉到眼前少女的修为,跟他是相当的。

如今他只不过,稍稍感悟到了一丝天地灵气的波动,她就已经是半步王阶了?!

“卿师兄,你也在等我么?”云芷汐此时的目光,也看向了卿天乐。

闻言,卿天乐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道:“是的,我这是……师兄这是……这是有事相求。”

云芷汐闻言,露出浅笑道:“卿师兄请说。”

卿天乐目光微亮,但还是很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脑袋道:“我是想……想请师妹为我炼制一枚升王丹。”

说完这番话,卿天乐紧张而期盼的看着云芷汐。他很清楚升王丹作为四级巅峰的丹药,是非常珍贵稀罕的存在。而他跟云芷汐还不算很熟,也不知道她肯不肯。

其实若非他这一次闭关,隐隐感悟到了天地灵气的波动轨迹,他也不会这般着急的。本来他还以为,他可能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领悟到这一层。

不想云芷汐听了卿天乐这番话,直接就是应承道:“可以啊,等你正式踏入半步王阶,你将升王丹需要的材料准备好,然后直接来找我,或者让火师叔交给我都行。”

卿天乐没想到云芷汐答应得这么爽快,顿时大喜的拜谢道:“好!谢谢云师妹,以后但凡有需要师兄的地方,师妹尽管吩咐就是,师兄一定全力而为!”

“那我可记着了。”云芷汐笑道。

“好好!”卿天乐非常高兴的连连应声,随后才又是道谢的先告辞,不打扰云芷汐三人叙旧。

“芷汐,我那什么……”水洺搓了搓手,脸上挂着和煦如春风的笑容,那言外之意自然也是很明显的。

“水兄晋阶半步玄王之后,准备好两份升王丹材料,我肯定也会帮你炼制的。”云芷汐直接说道。

“好,多谢你了。”水洺拜谢道,他作为一朝皇子,两份升王丹的材料并不难搞。而他很清楚,云芷汐这算是给他友情炼制了。

倒是风从并未开口,因为他知道云芷汐是一定会,给他和大牛都炼制好一枚升王丹的。她这一份心意,他一直默记着。

三人刚说了几句,水洺就看到在他们不远处,那位神秘的紫云峰峰主,已经是不知何时的出现了。

“芷汐,你师父来了。”水洺顿时提醒道。

云芷汐顺着水洺的提醒看过去,果然看见了出现在灵塔外的容煌,看来这家伙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是来催她的。

“那我先走了。”云芷汐朝着两人示意说道。

“回头再聊。”水洺应了声。

随后云芷汐已朝着容煌走过去,而她才走上前,容煌就伸手拉住了她的手儿,然后两人离开了灵塔这方。

“风兄,我看紫云峰主对芷汐,可不是单纯的师徒之宜啊。”水洺皱了皱眉说着,想到陆续听到的一些流言,眉头就锁得更深了。

“那是什么?”风从愣了一下的反问,显然完全没看出什么不对劲。

“好像是情人。”水洺轻喃了一句,玉白的手指落在了眉心上,只觉得若真是如此,那他恐怕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胡说,紫云峰主是芷汐的师父。”风从立即反驳,可他冷俊的眉宇,却不自禁的皱了皱。

……

彼时,云芷汐已经被容煌抱入怀中的,直掠上了高空。

“我问你一个事情。”云芷汐先是开口道。

“嗯?”容煌应了一声,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

云芷汐双臂搂着他的颈,一蹭间手臂撑在他宽广的肩上,两腿也不客气的,爬上他的上腰处,达到舒服的与他平视状态后,才开口说道:“我太爷爷本来是一个初阶大玄师,但他受了重伤,我在给他疗伤的时候,万年树心出手相助了,然后我太爷爷也成了一名王阶强者,这好像晋阶得很快?”

容煌顺势双手托着她的臀,凝着她近在尺咫的红唇,有些不能聚集思绪思考,所以沉默了好一阵。

云芷汐见他沉凝着,以为他在认真思考问题,倒是好整以暇的等着。

容煌墨目敛了敛,目光移开她的唇,缓缓的让思维活跃一些,这才开口道:“太爷爷就是之前,一直在家中闭关的那个老者?”

听容煌把云擎苍这个太爷爷,叫得这么顺口,把云家堡也当成家中在说,云芷汐都没察觉什么不对劲,还点点头道:“不错。”容煌之前住在堡内时,云擎苍确实一直在闭关。

“如果按照正常来说,初阶大玄师纵然有万年树心灵力相助,也不可能直接成王。至于太爷爷是什么情况,等我回去看了才知道。”容煌明显也不好做定论,因为他当时并没有细看过云家这位太长老。

“什么叫等你回去,还有那是我太爷爷。”云芷汐这一次,终于听出他这话意里,都在明显占她便宜了。

“你还跑得掉么?”容煌伸手轻捏了她的脸儿,墨目里的笃定还真不是一般的定。

闻言,云芷汐不服道:“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别想得太美!”她就是看不惯他这一副,她就非他不可了的模样。

听她这话,容煌的手掌就捏了捏她柔软的臀,梵音里透着一丝危险道:“你这八字还想怎么撇?”

云芷汐被他捏得一阵不习惯,正是拉住他作乱的手,他却凑近她来,墨目里的沉黑逼近她,仿佛将她囚住般的迫着。

“嗯?”这一声透着沙哑的梵音,落在云芷汐的耳边,有着一种既性感又危险的意味。

令得她懒眸微凝的,手掌就托在他肩膀上,想将他推开一些,她被“迫”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可容煌的气力,哪里是她想推就能推得开的,反将她抱得更紧。

“你威压我?”云芷汐声音微凝,多了一丝的不悦。

容煌伸手握着她的后颈,墨目里的沉黑潋出柔波,微凉的薄唇落在她眉眼上,却被她推开了脸。

“小东西。”容煌将她的脑袋按入颈窝里,下颚轻扣在他脑勺上,飘渺的嗓音里有一丝挫败的意味。

他舍不得对她说一句硬话,方才不过是本能的势起,结果她就这般敏感,还说他威压她,他若真压她,她还能这么轻松?

“哼。”云芷汐闷哼了一声,当然也知道他不是在威压他,只是他本身修为比她高很多,一下子沉起来,就会让她感觉到一丝压力。

皇阶,皇阶……

哼!她也会是皇阶的!

容煌听她这一声不服气的哼声,就知道他这个小魔女,还想着要揍他,当真是一点都不乖,这一身的“刺”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她顺平了。

“之前修炼出那么大动静,是将你的精神力玄劲,跟那怒佛指糅合了?”容煌本就关注着她,否则灵塔才出动静,他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到了。

“不告诉你。”云芷汐应了一句。

容煌轻笑着抚着她的背,柔声说道:“来说说。”

云芷汐从他颈窝里钻出来,懒眸凝着他清俊的脸,见他墨目里的沉黑散了不少,她伸手轻抚过他的眼眸,令他的眼轻轻闭合。

“你下一次觉醒,是不是就去到帝阶了?”忽然间,云芷汐就这么问道。

“不知。”容煌握着她的手掌,墨目凝着她道,“不管到哪一个层次,都让着你可好?”

“谁要你让!我也可以进阶!”云芷汐懒眸一瞪,明显很不满他这一句话。

“对,没错,汐儿说的都对。”容煌手掌落在她脸上,指腹轻轻摩挲着她莹滑的脸儿,梵音里带着宠溺道。

“敷衍。”云芷汐低垂下眼脸,忽又抬起来盯着他的双眸,“那下一次觉醒,你眼瞳是不是也会变色?”

“很喜欢它是绿色?”容煌反声问道。

“漂亮。”云芷汐倒是不吝赞美。

容煌唇角勾着一抹笑,却转移了话题道:“还有半个多月试炼古界就要开启了,你火师父让我给你传话,希望你届时带领火云峰弟子进入古界。”

“是不是东域的门派都会去?”云芷汐不是第一次听说试炼古界了,按照她的理解,那地方应该是供给东域各大门派弟子,进行历练的地方。

而事实也确实如她所想,大致就是这么一个意思。

试炼古界是由东域各大门派联合控制的一处,供给宗门年轻弟子进入寻求机缘的地方,每十年会自动开启一次,是一个机遇与危险同存的神秘之境。

“自三月前,宗门驻守在古界城的长老,就发来禀报,这一次的古界开启,伴随有陨星频降的异象,预兆这一次的古界开启,会与五百年前的一次相似。”容煌仔细的提起这个问题。

此前云芷汐刚入灵塔时,容煌等峰主就是被紫云宗主召去商议此事。因为云芷汐也会进古界,所以他自然也认真的去听了。

“怎么说?”云芷汐听着,也来了兴致。

“在五百年前,那一次的试炼古界开启之前,也曾出现过陨星频降的情况。而那一次的古界之行,各大宗派进入其中的弟子,全部陨灭。”容煌简明的说道。

云芷汐如画的青眉轻扬,懒眸里顿有隐隐的锋芒掠动,“也就是说这一次,会有很大的危险?同时表示着,有很大的机缘?”

“不知,而且老家伙还不确定,让不让你们进这一次的古界。”容煌评定道。

“其他宗派怎么考虑?”云芷汐却问道。

容煌墨目里顿有一丝赞赏的说道:“星辰宗和风火宗的态度很模糊,而在古界城内,却多出了一个传送阵,且来了一拨人。”

“实力如何?”

“有皇阶坐镇。”容煌平静说道。

云芷汐目光更亮了起来,但眼中隐有算计的睿智浮动,她抬眸盯着容煌问道:“你进不进去?”

“你猜?”容煌却墨目微潋的卖了一个关子。

令云芷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又说道:“既然宗主没决定,火师父怎么让我带队了。”

“虽然老家伙还没确定,但都基本确定这一次会进去,只是前往的人选会做斟酌。”容煌解释道。

这也并不冲突,因为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这一次的古界开启,必然伴随着大机缘。但此前那一次事件,也预示这此番有大危险。

这是一个机遇也是一个挑战,作为东域第一大宗派的宗主,紫云宗主并不缺乏魄力,但他必然要做仔细的安排,要为宗门的未来做好打算,这是一次关键性的决策。

聊说之间,紫云峰近在眼前,容煌抱着云芷汐落下去。

云芷汐习惯性要下地,可容煌却未松开她,而是托了托她的臀道:“先去梳洗,然后出来吃。”

“遵命!”云芷汐积极的应声,已经是掠身朝着紫云殿后去了。

而等云芷汐梳洗好,跑到厨房里去时,容煌并没有忙完。因为她太着急,所以收拾得特别快。

“师父,有没有点心先填肚子?”云芷汐一进厨房,看见菜还没烧好,顿时就询问道。

不过她才说完,就看到容煌身边,一只白玉碟上精致摆着的碧绿色点心,还散着腾腾的雾气,像是一只只晶莹的绿翡翠。

下一刻云芷汐已经端起碟子,一手捻起一只绿色的小圆翡翠,直接放嘴里了。

“好烫。”云芷汐一咬,里面的馅料还很烫,她立即运了寒冰诀,给嘴里的点心降温。

淡淡的茶香,清甜的味道,软软的口感,云芷汐微眯起一双懒眸,满意的要接着吃第二块。

“可甜?”容煌轻笑的问了一句。

“甜。”云芷汐点点头,已经塞了第二块进嘴里。

可容煌清俊的脸却忽凑近了她,在她咬下的时刻,他那微凉的薄唇,就不客气的落下,甚至直接将她嘴里的美食夺了去!

那时候,云芷汐一手端着盘着,一手还捻着又一块点心,结果就被他突袭了!而且嘴里的东西,她还没来及咽下去,就被他夺了去!

容煌夺食她嘴中的点心,才松开她的唇,还不忘轻吮了她的唇一口,飘渺的梵音才轻柔说道:“是甜。”

“混蛋!”云芷汐磨牙瞪着容煌!感情她之前说的话,他根本都当耳边风!

“尝的是点心。”容煌墨目含笑,在她恼怒之间,竟还俯下身的,在她根本没想到他还会再度“冒犯”的时刻,直接舔了她的唇!

“甜。”容煌墨目里潋着柔软的笑意,明显满意的回身继续忙活去了!

云芷汐:“……”她恶狠狠的咬了点心,怒瞪着这个做饭的男人!竟发现不知要对他怎么办?!

打,打不过!

威胁,他借口多多!

躲起来,她还没吃饭!

看着手里的点心,再看着他锅里煮着的美食,云芷汐不忿的伸手,掐了那忙碌的美男后腰一把!

“嘶——”容煌假意的痛呼了一声,好让人儿消消气。

“你不许吃。”

“不吃。”

“不许看我吃。”

“不看。”

“吃完我就走。”

“好。”

“……”云芷汐狐疑的瞪着,明显唇角上扬,墨目里有笑意的容煌,总觉得他像是一只老狐狸,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而且居然这么好说话,什么都答应了?她要走他都没反对?

“小东西,你可舍得?”容煌伸手拍了她的脑袋一下,把她的狐疑拍散了去。

“我舍得。”云芷汐不悦道,怎么感觉他今晚异常兴奋?

云芷汐这时候当然不明白,直等到饭吃好了,她试着要走的时候,她果然就被拦在门口。

“不是说好的么?”云芷汐抬眸盯着,这个此前答应得很爽快的家伙质问道。

容煌点点头,飘渺的嗓音多了一丝沉哑,一下走近她来道:“是说好的。”

见他忽然迫近,云芷汐不知为何,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可这一步下去,她却发现身后就是墙壁?!

不知什么时候,容煌已封了她的退路,这个家伙!他要干什么?!

容煌挺拔的身姿,下一刻已贴近了她,手臂更是直接搂住了她的腰肢,平素里显得飘渺的梵音,此刻透着磁惑的性感道:“我还没吃完。”

闻言,云芷汐睫毛微颤,他的气息却瞬间逼近,她心弦一颤的抬手抵住他精壮的胸膛,气息多了一丝急促,“你……”

“我想到了。”容煌伸手轻握着她的侧脸,墨目里明显有层层潋动的笑意,透着让人心悸的深邃迷光,仿佛最神秘的墨玉,散发着夺人心魂的幽光。

看得云芷汐心脏轻快的颤了颤!却警戒的知道,眼前这个家伙,在用美男计!

“想到你就说,我听着。”云芷汐努力的让自己,不要中了被他的色相勾引。

“不急。”容煌原本握着她侧脸上的手掌,顺势滑落在她背上,他相较于她来说,明显宽敞伟岸的胸膛,直接将她紧紧压在了身后的墙壁上,令得她呼吸一紧,他唇间微凉的气息,就湿润的含住了她的耳,令她不由自主的一颤!

“容煌,你……”云芷汐有些招架不住,可她发现她的双手,竟不知何时也被他扣住了。他修长的腿,还紧紧的夹住了她的腿!

就在她察觉危险,想要用柔绝的时候,他还腾出一只手,轻轻的揉了她的“死穴”!令她浑身一颤,身体禁不住软了软!

“住手……”云芷汐颈上烧起了一层热意,她此时的嗓音,却明显透出了一层沙哑的慵懒。

“汐儿。”容煌此时松了调戏她耳廓的行为,抬起头来凝着他柔柔唤道。最要命的是,他原本墨色的眸,幻变成一双青如春叶的瞳,散发着绿意盎然的生机,带着一层魅惑众生的诱!魅惑与清贵同存,可诱尽众生!

“你……”云芷汐双眸露出一丝惊艳的光,却也有一丝轻轻的迷离。

容煌微凉的唇,轻轻的缠住她的红唇,落在她背上的手,更是稳稳的托着她,让她柔软的身体愈发与他亲近。

此时此刻,他身上清雅的梵香侵略着她,他或火热或温柔的吻腐蚀着她,他可颠覆众生的绿瞳诱惑着她,令得她的呼吸越发急促了,她……

很显然,这是容煌一次登峰造极的美男计!阻了她的退路,拿捏了她的“软处”,迷惑了她的心智,一样样一招招的,全部都不给她任何思考和抗拒的时间。

他步步为营,他招招要命,他咄咄逼人,他……

“答应我,不然——”有性感的磁音,落在她的耳边。

“要了你。”有霸道的强势,迫在眉睫!

……

------题外话------

公子墨目潋动,性感的梵音落定:投月票,不然——

P附本座阴险配音:嘿嘿……

【嗷嗷!鼻血君好激动!容煌PK汐儿!这一次……嗷呜!】

感谢榜依然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