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69章 晋阶!怒佛之音!

“你……”这名青年眉毛一挑,正是要不客气,但他却又一顿,好像想起什么一般的问道:“你是云芷汐……云长老?!”

这回轮到云芷汐怔住了,她抬眸看向青年问道:“你认得我?”她难道很出名了么?居然走到灵塔,随便敲个门,走出来的人都认识她了?!

青年听闻此言,顿时脸色一变,原本还带着一丝戏谑的神态,完全转化成了严肃的恭敬!不仅如此,他还躬身拜道:“在下卿天乐,有眼不识泰山,竟冒犯了云长老,还请云长老大人不计小人过,不与在下一般见识。”

青年一番话,让正准备热身打架的云芷汐,那如画的青眉轻轻扬起。

可还不等她开口,青年就已经再度道:“至于这间修炼室,您随便用,爱用多久就多久,在下保证绝对没有人会打扰您。”

“这怎么好意思?”云芷汐懒眸凝着眼前这个叫卿天乐的青年,浅浅的笑道。

“云长老您别嫌弃就好。”卿天乐却是连忙迎请道,这前后的态度差别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可是卿天乐却是早前围观过云芷汐炼丹之人,只是当时距离比较远,今日忽然近距离见到真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这若是寻常美人打断他修炼,那他自然要讨够本,可是眼前少女完全不一样!她可是四级炼药师,能够炼制升王丹的超级少女!

凭借她的能耐,振臂一呼之间!整个宗门大部分的真传弟子,都会成为她的追随者!因为所有人都想成王!

卿天乐现在是高阶大玄师巅峰,等到成为半步王阶,如果能向眼前少女讨得一枚升王丹,那绝对是一桩美得不能再美的事情!

而现在,少女送上门来,为他提供了讨好的机会,他怎么能就此错过!当然是身段什么的,全部抛开!赶紧服侍好这位姑奶奶要紧。

“你是哪个峰上的弟子?”云芷汐心如明镜,自然能洞察卿天乐的动机,但她并不排斥这种有直接图谋的讨好,这本来就是她成为炼药师的好处。

“在下很荣幸,跟云长老同属火云峰,是拜在火刑师父坐下。”卿天乐连忙详细上报道。

闻言,云芷汐懒眸微凝,倒是有些惊讶道:“你是火师叔的弟子?”

“正是。”卿天乐点点头。

“扑哧,那可是真是我亲师兄了。”云芷汐也没想到,居然拍出了自家人,顿时她就收回要跨进修炼室的腿道,“自家人不能坑自家人,我去找别人开门,你回去接着修炼吧。”

“这没关系的!在下反正已经修炼好了,云长老正好可以用,不必多此一举。”不想卿天乐忙道。

“别老叫云长老了,我入火师父门下,可还比你迟呢,大家师兄妹的不必这么客气,我跟火师叔关系也不错,你不必这么拘谨。”云芷汐浅笑道。

卿天乐见云芷汐完全没有架子,当下也笑着搔搔头道:“那师兄就不客气了,如此一来师兄就更要让着你了,这修炼室你进去修炼吧。”

这一次云芷汐没有拒绝,她本来就想要感受灵峰的奥妙,再加上方才的灵塔之下,她不仅有所感悟,玲珑仙境到底“偷了”什么,她也要去理一下。

而在云芷汐进修炼室后,门外的卿天乐抓着头,笑着朝十四层下去了。他其实也是刚进灵塔闭关,正是为进试炼古界而做最后的冲刺准备。而这件修炼石,是他卿天乐专有,寻常是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十四层灵气也没差多少,揍一个家伙让出修炼室来就好了。”卿天乐自言自语间,已经进入了十四层。

……

灵塔这里的修炼室,布置非常简单,其内只有一张石床。云芷汐进去后,就直接上了石床,但她并不着急修炼,而是先进入玲珑仙境。

“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被吸进玲珑仙境里了?难道真的是镇灵石?”呢喃间的云芷汐,却发现仙境内似乎没有太大变化。

“石碑?”云芷汐在感应了一阵后,目光看向了仙境里的石碑,因为她发现石碑发生了变化?

紧接着,云芷汐发现玲珑仙境的石碑,比此前愈发充满了灵性,而且其上还散着一丝丝灵韵的雾气。

“这是?”云芷汐伸手摸了摸石碑,目光有些奇异。

在云芷汐的感觉里,好像冥冥之中能感应到,仙境似乎多了一丝生机?那种“生机”并不是说,仙境里多了什么有生气的灵物,而是好像仙境它得到了“恢复”?

说起这种感觉,其实早前在匪首的坠子进来时,她也有一丝这种感触,但她本以为是因为仙境里,大多数“植被”忽然增长了“年龄”的缘故。

“小玲珑,你其实也受了伤,正在慢慢恢复对不对?”云芷汐缓缓的推测出了这个可能。

回答云芷汐的,只是玲珑仙境里,不变的清风拂面。

“不过灵峰倒也有些意思,灵气浓度都赶上了玲珑仙境,就是被小玲珑偷了镇灵石,被修复后的阵法,似乎也没差多少。”云芷汐说着,已经盘腿坐下来,打算先在仙境内闭关。

因为云芷汐发现一点,她跟仙境内的灵气,比跟在外界的灵气,要更有那种感应力,所以她改变原计划。

在做了一阵调息之后,心神空明下来的云芷汐,想到了一个问题。“太爷爷之前只是初阶大玄师,但在小绿的帮助下,却忽然突破到了王阶。太爷爷的突破,似乎要比很多王阶强者容易得多?”

“还是小绿有着,我还不知道的某些能力?”云芷汐心想着,目光也看向了远处的小绿,但她也看不出所以然了。

“算了,出去再问问容煌。”云芷汐压下疑问,开始进行了感悟修炼。

按照方才的情况,云芷汐这个时候,催动了通天诀,玉刹四绝,寒冰诀,同时沟通识海里的两大灵珠。

如此一来,玲珑仙境里的灵气,便如万燕归巢,朝着云芷汐体内涌入!

玉刹四绝主修——火系!

寒冰诀主修——水系!

而火云峰的火云真经,在经过云芷汐修炼了一段时间后,被她选择了摒弃。并不是说火云真经不好,而是她发现玉刹四绝这套玄技本身,就蕴含着吸纳火系灵气,供给她修炼的功能。

原本火云真经是全套的,并没有缺失,按说她该选择修炼火云真经才是,但她最终却还是决定,选择不完整的玉刹四绝。她有一种直觉,只有玉刹四绝,才是最适合她的火系功法。

此时浓郁灵韵的仙境灵气入体,云芷汐的心神也进入内视状态,这一次她让三大功法,以及两大灵珠自行运转,而她则仔细的观察着身体的变化。

“我的丹田上,这一层青色的光晕,和这一层火色的星云,不知到底有什么用?”云芷汐用心灵之眼看过别人的丹田,但是别人的丹田都跟她不一样,她这个看起来特别美丽。

那时候仙境灵气,随着两大灵珠和三大功法的运转,在云芷汐体内形成这一个循环,达到了一种高效的修炼状态。

大约在三日后,云芷汐在修炼中张开了眼,一双懒眸微散出一层灵动的光泽,而她体内的骨骼,更是透出了一层莹亮的光。

用肉眼看去,此时能隐隐的看到,云芷汐肉身下的骨骼,那一副骷髅透着漂亮的莹白光泽,似乎与她的肌肤一色。

“积蓄的玄劲已经完全充足了。”云芷汐轻喃间,有再度壁上了双眸,神识却散出到了仙境的任何角落,去捕捉那种,此前感悟到的,灵气波动轨迹。

而她这一次在玲珑仙境内的闭关,也一直持续了近乎一月。

在这一月的时间里,她已经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天地灵气,感受到它们运行的轨迹,也懂得了王阶作战的原理。

“运用体内的玄劲,与天地灵气的波动轨迹契合,然后随着它们的势,将它们掌控为我所用。”云芷汐轻轻呢喃着,双眸再一次张开,“好像晋王也不是那么难,我已经知道了这种规律,接下来只要积累感悟,令天地灵气为我所用,再等通天诀大圆满,就能直接成王了。”

以前云芷汐虽不认为晋王是她迈步过去的坎,但也觉得应该有点儿玄奥,不过现在看起来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啊!

而她这番话,还有这些想法,若是被其他武者听到,一定要吐血三升!然后再吐血三升!简直是——人比人气死人!

要知道别人感悟天地灵气轨迹,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办到,有的人甚至数十年近百年,都卡在这一步永远无法再进一步!

这并非是他们不够努力,而是真正的——天赋问题!

为什么紫云宗招收内门弟子,要看武者的属性精纯度呢?

那就是因为,在晋王的层次里,属性精纯度越高的人,在晋王的过程中,更容易感悟到天地灵气的波动轨迹,这是天赋使然,后天再怎么努力,都无法匹及的。

所以有些人注定,一辈子无法成王,就是因为这一点了!

云芷汐作为纯火属性,再加上冰魄寒灵珠入体改造后,她同时也是纯水属性。而她运转的功法里,寒冰诀和玉刹四绝,正是水火属性,如此一来她感悟到天地灵气的波动轨迹,本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如此天赋之下,再加上云芷汐不凡的领悟能力,她的晋王就显得难度系数不高了。

云芷汐现在,已经是一名半步玄王了,如果云芷汐急躁一点,为自己炼制两枚升王丹,吞服后都能直接晋王了。但是她沉住了气,并没有做出这等打算。

“如果我能将体内所有属性的灵气都感悟到,届时再一并晋阶的话,一定会更好。”云芷汐并不想成为寻常的玄王,她在如今的层次就能战玄王,她想要她的晋王,是一次全面的提升,而不是简单的表面晋阶。

不得不说,云芷汐的野心很大!

要知道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们穷尽一生,能够爱感悟到一种属性的,天地灵气波动轨迹,就已经是谢天谢地,普大喜奔的事情了。

可云芷汐呢!她居然感悟了两种还不满足,竟还想要掌控六种!五行之外,还有雷属性!这种想法,若是被寻常人知道,肯定是要大骂她——疯子!

甚至是火战和紫云宗主,都不会建议她这么做,因为她其余几个属性,根本不曾进行过修炼,所以要感悟怕是不容易。

然而,有一个变态,始终会跟她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那就是——容煌。

“炼神诀。”在感悟了天地灵气之后,云芷汐拿出了得自穆府的《炼神诀》。

“修神诀已经修炼圆满了,是可以修炼《炼神诀》了。”对于这套精神类玄技,云芷汐是非常满意的。

要知道此前她在战丰四的时候,修神诀是取胜关键。而一路走来,《修神诀》对于云芷汐来说,都是一大底牌。

那么如果再修成《炼神诀》,她的战斗力将会再一次提升一个层次!

“不过怒佛指大成了,如果能修成大圆满,对于我的迎战实力,也是一大帮助。”云芷汐皱了皱眉心,在考虑先修《炼神诀》,还是接着修炼《怒佛指》。

她大略了解过炼神诀,再加上当初修炼修神诀时,并非那么容易,所以她估计,若是要将炼神诀领悟,只怕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相比之下,将怒佛指修炼到大圆满,要比参悟炼神诀简单得多。

按说这种情况下,她应当先修怒佛指,可是她最终选择先修炼神诀。因为她详细深入了解了怒佛指后,发现怒佛指大圆满的口诀,跟精神控制力存在着联系。

“这倒是有点意思。”云芷汐发现了一些奥妙,随后再度进行潜修参悟。

……

在云芷汐潜修的过程中,灵塔第十八层之上,一座露天小院之中。此前在灵塔之下,那位背部有些佝偻的恒长老,正是坐在一张小案几旁打坐。

案几上有一壶清茶,两只素雅的茶杯。案几的另一边,则置放着又一张蒲团。

此时一道身影闪掠而入,直接落坐在这一张蒲团之上。仔细看清之后,此人正是之前那名较瘦小的枫长老。

“老小子,你最近坐不住啊。”恒长老张开眼,看着对面正倒茶水喝的老伙伴道。

“峰上那些崽子有些事,回去看看。”枫长老喝了一杯茶,却是说道,“别说,这一次出去,倒是听说了那小丫头的事情。”

“那丫头?”恒长老顿时来了兴趣,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起来,等着老伙伴说道说道。

“不错。”枫长老点点头,“这丫头古怪得很,才进宗门不到两年,来时还只是个初阶大玄师。”

“嗨,说起古怪,能够煌小子古怪?”恒长老挥挥手,完全不在意道。

闻言,枫长老面色一阵古怪,神色僵硬的点点头,“那绝对是没有,不过那丫头可也算是煌小子半个徒弟……”

听枫长老说了云芷汐入宗的情况,恒长老顿时愕然,“什么?她这是一徒拜两师?”

“不错,一在紫云峰,一在火云峰。”

“难怪这么妖孽,果然是……不对啊!这丫头不是煌小子的媳妇儿么?”恒长老瞪大眼反问道。

枫长老:“……”

“咳咳,算了,年轻人的事情他们自己去搞,咱们也管不着。”恒长老灿灿的喝了口茶,心里嘀咕着,真不知道那个煌小子到底怎么想的。

枫长老点点头,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也听说,那丫头之前可是受了很大委屈。”

“什么?!这丫头天赋这么好,还是煌小子徒儿,老沐的徒孙儿,谁这么大胆子,敢欺负她?”恒长老心下感叹,宗门里最近牛人辈出啊。

“这事情说起来,我倒是对这丫头很满意。那给她委屈受的,还就是宗主那个‘清高’师弟……”枫长老娓娓道来。

可恒长老听完,一口茶水直接喷在枫长老的老脸上,“卧槽!你这老小子蒙我呢,就这小丫头,你说她杀过风火宗王阶长老,还打败了常泽山那傻缺?!”

“恒疯子!你他娘欠揍是不是!”枫长老被喷了一脸,声音隐隐含怒。

“那也是你说的太夸张了,欠喷。”恒长老一脸不信。

那枫长老闻言,倒是拿帕子擦了茶水,不再生气而是深有同感道:“我就是不信,所以还跑去问了宗主,结果居然是真的!”

恒长老闻言双目一凸,然后凝重的端起茶盏抿了一口茶汤,沧桑的声音意蕴深远道:“我们紫云宗,终于也有一个,像我一样年少年赋卓绝,气魄绝代非凡的小辈了。”

“呕!”正擦着脸上茶水的枫长老闻言,顿时把刚才喝的茶呕了出来!

他娘的,这个老不要脸的!他娘的!不行了!受不住,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居然说那丫头跟他一样?!这老小子年少时,闯祸的本事倒是跟着丫头一样一样的,问题是每次都被人揍了个半死,然后由他师父去“捡回来”,难为他居然有脸说!

呕!

可恒长老沉浸在自我得意中,完全没有理会枫长老的吐茶,后者无奈之下,连忙转移话题,“我现在都万分眼红老沐那家伙,居然能拥有这么一个徒孙。”

“确实羡慕得很,这种丫头应该在我们金刚峰上的,回头要去教训教训金震那小子,有这等天赋卓绝的后辈,居然不来找我去争取一下!”恒长老有些忿忿不平道。

“哎,说起来她还有一个身份,更是让人艳羡死了老沐。”枫长老愈发感慨道。

“什么身份?”

“内门长老。”

“砰!”恒长老不可思议的将手中茶杯,重重落在小案几上,目光瞪着枫长老道,“那丫头才几岁,内门长老?!纵然资质不俗,也完全没到王阶,这怎么可能?!”

枫长老闻言,摆出手比划出四根手指头道:“因为人家丫头,还是一名四级炼药宗师!会炼制升王丹的,四级炼药宗师!”

“砰!”这一次千年玄木制成的小桌案,抵挡不住恒长老的震惊,已经直接被他按压的重力粉碎!

而他本人直接是目瞪口呆!那嘴巴张开得,都可塞下一个鸡蛋了!

“这小丫头,十七岁而已,就已经如此了不得,日后的成就定然不再煌小子之下!”枫长老已是听过一次之人,但他此时心绪波动也非常的大,所以完全不会取笑老伙伴的失态。

云芷汐,真的太妖孽!

最重要的是,她还是一名十七岁的,能炼制升王丹的四级炼药师!

“这丫头,一定要好好留在宗门!不惜一切代价!他日她若是炼制出六级丹药,说不准能直接造皇!”说到这里,恒长老本人完全热血沸腾了!双目更是爆发出精锐的光芒!

因为一旦有那么一天的话,他可能也有成就皇位的希望!

这简直!老血沸腾了!

“不错!”枫长老点点头,同时叹道,“你那日阻止我出手是对的,这丫头跟灵峰一样重要!”

“哈哈哈!我当时就看她不凡,哈哈哈哈!”说起这事,恒长老还是很得意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爆出一片火色金光!

“吽!”一道古佛之音,震响一片天地!

与此同时,整一坐灵塔爆出一道“轰隆”巨响!

紧接着,灵塔再度爆发剧烈的颤抖!

“十五层!”恒长老言毕,身影顿时闪掠消失!

而瘦小的枫长老速度也丝毫不拉下,同样朝着十五层掠下去!

等到两老掠下十五层时,这里的四间修炼室,有一间居然石壁出现裂纹,那一扇千年玄木门更是被崩碎成渣!

十五层另外三名弟子,早已经惊恐的跑了出来,还有一名十五层的半步王阶执事,正在呆呆的看着那间修炼室。

此时此刻,整一坐灵塔内修炼的弟子,亦是纷纷被震动而出,再度被迫的结束闭关。

而有了一次经验的两位长老,这时候更是应对自如。那枫长老率先就对十五层四人挥手道:“都散回去,当什么都没看见。”

三名弟子,一名执事毫不迟疑,连忙朝二老行礼,然后迅速的撤离。

与此同时,恒长老已经用强大的玄劲散音道:“灵塔内所有人听着,没事!勿惊!回原位!”

随着恒长老浑厚镇定的指令传出,灵塔内被惊动的人,重归了安宁,纷纷是吁了一口气,然后回归原位去了。

只是方才听到的,那是什么声音?!

这时候,两老才朝着被破坏的修炼室进去。结果就看到,脸色十分苍白的,坐在石床上的云芷汐。

一看到两老进来,云芷汐连是要起身,但看起来似乎气力不支?!

“别动。”恒长老按住云芷汐,给她先喂了两颗丹药。

云芷汐连忙闭目调息了一阵,这才张开眼灿灿然道:“那什么,两位长老,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两老:“……”他们刚才正讨论这个丫头,结果她就给他们又上演一次惊心动魄!她到底又在搞什么?!

要知道这灵塔之上,每一层可都设有禁忌,纵然是初阶玄王,都很难造成太大的破坏!

可是……

可是!

这个丫头居然——

两老老眼抽了抽的,看着被云芷汐几乎轰塌了一面墙的修炼室,只觉得无语凝噎。这到底在搞什么啊!

来,让我们时光回溯一下,且看看云芷汐到底在搞什么!

话说,云芷汐本来是在玲珑仙境闭关的,但是她在参悟了炼神诀之后,就跑出了仙境,并且兴致勃勃的,打算用炼神诀,融合怒佛指弄出一套糅合玄技,是能够对敌手的精神和*,都造成重创的糅合技!

因为舍不得轰自己的玲珑仙境,大家都是知道云芷汐这一点的,所以她就跑出来外面修炼了。

然后前面的“半成品”倒还没什么,基本都被修炼室的禁忌屏蔽住了,结果这最后一次的“成品”,云芷汐万万没想到,居然被她弄出一道怒佛之音!再配合怒佛五指!

然后……

然后就直接——

造成了这等震动了!

……

此时,两老目光炯炯的盯着云芷汐,仿佛要从她脸上盯出一朵花儿来。

云芷汐脸色还有些苍白,正是无辜的与两老大眼瞪小眼。

“你……”正当恒长老,要打破寂静的时候,那破掉的修炼室,忽然窜进来一道白影!

然后还不等云芷汐反应过来,便有清雅的梵香席卷进了她的呼吸了,接着她就落入了某美男的怀里。

两老:“……”瞪着眼前这个,完全不把他们两个老家伙放在眼里,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将人家小丫头,给完全抱在怀里的小子。

“没事吧?”飘渺的梵音,透着一缕担忧,说话间容煌的手掌,更是直接按在了云芷汐的小腹上!

两老:“……”能不能不要把他们当成透明的?!他们在看着呢!喂喂,你们还是师徒呢,喂喂!

“没事。”云芷汐按住容煌的手掌,绝色的俏脸上,明显也飘起了不好意思的红晕,这家伙难道没看见,这里还有两位长老吗?!

容煌的目光,此时倒是落向了两老。

“咳,煌小子你看,这个灵塔被你徒儿弄坏掉了,你说怎么办吧?”恒长老率先开口道,虽然他们可以修复,但是这个小子是能人啊!说不定他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又能将灵塔完全恢复了,那他们就不用瞎忙活了嘛。

“不关我(她)事。”不想这时候,云芷汐和容煌却异口同声道。

闻言,两老差点没绝倒!

他娘的!这个修炼室都被轰出这么一个大洞,十五层的禁忌和布置,都会毁成这样了!人证物证聚在了,这厚脸皮的师徒俩,居然异口同声的说,不关这丫头的事!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瘦小些的枫长老,顿时没好气道:“不关你这丫头的事,那你们倒是说,这是谁的问题?”

“这自然是两位长老的问题。”云芷汐振振有词道。

两老:“……”简直哭笑不得!难道这是他们轰出来的么?!他们就是吃饱了撑着,也不会干出这么无聊的事情好么!

“小丫头,煌小子,你们这可得好好说清楚了,这事情谁破坏谁负责,可不能耍赖的。”那恒长老定了定神之后,跟这小两口“理论”起来。

“这位长老,这地方虽然是我破坏的,但确实应该不关我的事,肯定是这里的禁忌出了问题,不然我怎么能破坏得了?而此间是二老负责坐镇的,既然禁忌出问题,您二老肯定是要负责的对不对?”云芷汐很是认真的,做出了责任归属分析。

两老:“……”

这么一听,好像是这么个理?!

难道说,真的是他们没有检查好此间的禁忌?!

可是,他们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纰漏?!

------题外话------

嗷呜!汐儿又强大了!亲爱滴们,看得高兴了,表忘记留下乃们的月票昂!本座在月票榜上的位置,已经比较靠后了=_=

感谢榜在留言区,亲爱滴们为了本座撸剧情,撒了不少鸡血,感谢榜此处写不下,非常感谢乃们的鸡血支援,相信后面的剧情,定不负乃们的鼎力支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