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65章 公子表白!

与此同时,在天兵峰之上。

楼沧远立于房内窗台前,神色颇为落寂,屋内更是黯寂无声。

“叩叩。”一阵脚步声,伴随着两声清浅的叩门声,划破了屋内的寂静。

“大牛,进来吧。”楼沧远无需查看,便知道来人是大牛。

大牛闻言,推门走进了屋里,尚未看楼沧远,只低头说道:“师父,您找我?”

楼沧远转身过来,目光落在了大牛的身上,他缓缓的说道:“是的,为师最近要闭关,你的修为如今提上来了,便自己好好看为师给你的炼器文卷,多参详多练习,尽快提高自身的锻造能力可知?”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大牛点头拜道。

“好,好。”楼沧远说了两字,又接着说道,“大牛,你是不是还在怨为师那日,对汐丫头的作为?”

“弟子不敢。”大牛没有抬头,但他的心思,楼沧远怎么会看不懂。

“没有深信汐丫头,是为师鱼目无珠,才断送了天兵峰与她的友谊。”楼沧远呢喃着。

大牛闻言,心境也颇为复杂,抬头看到楼沧远仿佛沧桑了不少的神色,他翕了翕唇道:“师父也是受常师兄蒙蔽……”

楼沧远苦笑了一声,走过去按住大牛的肩膀道:“你不用安慰为师了,若非为师老眼昏花,又如何会被你常师兄蒙蔽。”

大牛怔了怔,有些不太懂楼沧远的意思。其实在大牛看来,楼沧远也却是被蒙蔽了,虽然可气,但也并非不可原谅,可现在听起来又似乎不仅仅是如此?

“云芷汐,她天赋卓绝,修为晋升非常快速,又是一徒拜两师。为师虽赞赏她的天赋,其实却也不太喜欢她一徒拜两师的行为,因此对她早也心存一些偏见,认定她是一个心性狂傲之徒。说到底,还是为师自身心境不好,这么多年当天兵峰峰主,已经有自恃过高的毛病了。”楼沧远对大牛,说出了这番心里话。

“如今才知道,为师的自恃过高十分可笑。像云芷汐那样的天才,根本就超乎我的眼界,她并不是一个心性不佳的狂徒,而是一个真正有天赋,有底气的天之骄子。想来早在进入宗门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一名三级炼药师了,否则不可能一年之内连跳两极。”

作为炼器师,楼沧远很清楚,炼药师的境界并不是那么容易提升的,那是跟他们炼器师一样,需要不少累积,然后慢慢达到一种境界之后,才能够升级的。

“四级炼药师,至少是王阶才能达到的炼药术境界,可她如今才是高阶大玄师巅峰,就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想来不出十年,就能走到比韩峰主更高的层次,她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不对!应该说是一个妖孽之才,而我却还用局限的眼光,去自以为是的给她做评定。”

说到最后,楼沧远满脸嘲讽,那是对他自己的嘲讽……

“师父,您……这是……要不,您跟芷汐道个歉?”大牛是单纯的人,他看得出他的师父楼沧远,对于此前待云芷汐不公的事情很后悔,而不管是云芷汐,还是楼沧远,对于他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他也希望他们能关系好。

“呵呵……”楼沧远自嘲的笑了笑,他拍了拍大牛的肩膀道,“这些话跟你说,为师倒是说得出口,可是若是对着那丫头,就当是为师死要面子好了,决计是拉不下脸去说的。”

作为峰主,楼沧远也有自己的傲性。有些事他纵然后悔了,却也只能一路这么错下去了。

“不过你跟那丫头,我看关系很不错。你不需要担心为师这里不允许,为师希望你好好的跟她交好关系,她也许会给你带来机缘的。”楼沧远感叹道,显然对于大牛,他是倾力相授,也满心为他打算的。

“弟子知道了。”大牛点点头道,其实不管有没有机缘,他早就已经决定,必然要追随在云芷汐身边的。

……

彼时紫云峰脚下,一道紫影刚落定。她这一口气刚呼出,吸入的就已经是熟悉的清雅梵香,也直接落入了某位美男的怀里。

云芷汐:“……”他不会是散场后,就一直在这儿等着呢吧?

“回来了。”容煌飘渺的梵音,落在她的耳边,磁性而幽远。

心弦微微一动,云芷汐抬眸看上去,容煌宽厚的手掌,已经轻轻握在她的颈间,一双墨目里,明显有轻波潋滟,显得格外的迷人。

“当然,那什么……”云芷汐懒眸微敛,正是要问他……

结果话还没问出,容煌已经俯身下来,他的呼吸瞬间就在她的鼻间,透着浓郁的梵香,他毫无征兆的,含住她的唇,将她的话全含回肚子里去了。

云芷汐呼吸一紧,手掌刚抵在他的胸口上,他却已经松开了她的唇,墨色的眸中潋着轻轻地笑意道:“恭喜你。”

“嗯……”云芷汐刚应声,容煌却已经抱着她掠上紫云峰。

清风微微一拂起,云芷汐定了定心,倒也安静的靠在容煌怀里。她是感觉出来了,他是不想给她说话的机会,不知道又要搞什么鬼,她且先看着。

呼吸里都是他的气息,那清雅的梵香让人嗅着很舒服,她喜欢的埋进他怀里,一双手臂也下意识的圈住了他精壮的腰身。

感觉到怀里的人儿安定了下来,容煌的手掌轻落在她的脑袋上,声音飘渺柔和的说道:“累不累?”

“嗯,有些。”云芷汐说着,还配合的打了一个哈欠。说起来她今日连考三场,尤其最后一场消耗非常大。

“下回在人前炼药,把你的战甲穿上。”容煌不忘提起这事,显然对于她在考核场上,差点春光外泄耿耿于怀。不过见她此时,倒是明显换了一身衣服。

“知道了。”云芷汐揉了揉眉毛,也觉得有些窘。

下一刻,容煌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道:“你的身体,只有我能看。”

这绝对是*裸的霸占宣言!

云芷汐听出来了,她抬头间就看到,容煌那双墨目里,隐隐浮动着的强势,见她看上来,他还再度强调,“可知?”

“……”云芷汐!

“没听到我说话?”没能得到云芷汐的回应,容煌修长的手指,已经轻捏住她的耳廓,并是轻轻一捏的提醒道。

“没听到!”云芷汐伸手打掉他的手,没好气的瞪着他回答。谁要给他看了,这家伙占她便宜,已经占了一堆了,别想要接着蒙她。

“嗯?”容煌见她居然这么回答,手臂微提的,将她的身子往上托了托,清俊的脸便是与她近在尺咫。

“小耳朵不好使了?”容煌说话的气息,就轻散在她的脸上,她微微别开脸……

他就凑近了她的侧脸,还不等她反应过来,耳垂就被他含住了。

“你……”云芷汐伸手一推,双目不服气的瞪着他,发骚呢?

“小丫头。”容煌的手指轻抚在她那如画的青眉上,梵音里蕴着柔软的宠意。

“说得好像你很大似得。”云芷汐低下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微驳道。

闻言,容煌墨目微微一凝,侧头轻抚着她莹滑的脸儿,性感的桃唇微微勾起道:“你如何知道我不大。”

“你自己说了你也就二十四……二十五。”云芷汐表示她可没有失忆。

容煌的手掌轻抚着云芷汐的腰肢,声音含了微浓的笑意,“我说的,可不是年龄。”

云芷汐微微一怔,然后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她盯着他看上去,看见他墨目里那一丝邪恶的戏谑,她顿时就恍然大悟了!

“……”云芷汐一侧头,无语的不去看他,这个死家伙!

“呵……”容煌的轻笑声,散在云芷汐的耳际,笑得她微微磨牙,手掌更是紧了紧的,很想要揍人。

“小东西,想吃什么?”对于如此“深入”的问题,容煌倒也没有那么激进,现在就跟她“探讨”,而是将话题转移到了,她感兴趣的问题上。

“要满汉全席!一百零八道菜!”云芷汐磨牙道。

“可以。”不想容煌却应得爽快?!可他知道满汉全席是什么?!

“你将食材洗好了,我来做。”容煌这一句话,顿时让云芷汐头上的黑线掉了一地!

“所以你都没做好?”云芷汐本来以为,她在火云峰上耽搁了不少时间,以他的麻利速度,应该是做好大宴等着她了,结果……

“可以这么说。”容煌说着已经抱着她落地。

而那时候,紫云峰上一片乌漆麻黑?

云芷汐眼角抽了抽,“夜明珠被盗了?”除了这个,她想不出紫云殿怎么忽然全暗了!

容煌抿唇不答,只拉着她朝着紫云殿后而去。

云芷汐揉了揉眉心,步子跟上去之间,忽然一跃身骑上了他的背,双手勾住他的颈道:“我不走。”

“小东西。”容煌手臂朝后捞住她,如她意的背着她走过紫云殿。

山风轻卷着灵气,似乎缓缓的流动着微甜的气息。

容煌的步子走得不快,他喜欢这样背着她,听她的呼吸就在他的耳边,感觉舒服而惬意。

而等他背着她,穿过紫云殿时,云芷汐目光微微一亮!

“好看么?”容煌手臂一捞的,将她从背上抱入怀里,声音轻柔问道。

紫云殿的夜明珠是被“盗”了,被容煌全部盗到了紫云殿之后,更是被他安置在了湖泊之上!

没错!

就是之上!

这些夜明珠,仿佛天空上的崔璨星辰,以一种浮空的形式,悬于这眼湖水之上!它们散着柔和的莹光,映掩在波纹徐徐的湖水上,颤动出一圈圈“星光”,显得整一个湖,莹光点点,意境悠远……

“这……”云芷汐眨了眨眼,腰肢就被他揽起。

而这个时候,云芷汐发现,这个湖中居然还有一块小坪洲?!为什么她上次没有发现?!这都什么情况?!

容煌抱着她掠入了那湖中的小坪洲,她定睛一看的,发现这上面还有洞天!

“肉……”这个洞天就是,这小坪洲之上,已经有一头大家伙的“尸体”存在,看起来似乎是某种灵兽!因为那肉里隐隐还有灵气散着!

看起来,这头运气不太好的灵兽,今晚是要沦落到她肚子里了。而且既然是被他抓来的,估摸着吃起来,味道一定超级赞!

一瞬间,云芷汐就有点想要流口水的感觉了,已经拉着他快步的走上去。结果发现在这大家伙的旁边,还摆放着一副软榻,而在软榻边的小桌子上,有吃的!

下一刻,云芷汐已经躺上了小软塌,手完全没空下的,拿起小桌子上的点心吃了起来。酥得心软的咬落感,入嘴即化的口感……

这个家伙的点心!超级超级一流!她自从第一次吃一口,就直接被震动得,差点没以身相许!

所以这时候一看到,闲话不用多说了,还是先吃要紧。

“猴急。”容煌拍了她敏捷的手,示意她慢一点,再说他今日给她准备的点心一点都不少。

“唔……”云芷汐嘴巴里都是东西,没空跟容煌说话。

容煌轻笑了一声,已经坐在一旁生起了火,给她做真正的大餐了,那就是烤那一头灵兽。

等云芷汐忙着吃点心,一边喝茶的时候的时候,容煌已经将这头灵兽烤得有些火候了。

一阵阵的肉香里,混含着一丝丝灵韵的气息,“滋滋”作响的兽肉,腾起的白雾里明显有着浓郁的灵力气息!

“这什么灵兽?”云芷汐解了馋,已经吃得比较慢,并且开口好奇的问道。

“雪玉羚兽。”容煌应了一声,回头看向身边的人儿,正好看见她娇软的红唇上,沾着点心的碎屑,他墨目微微一凝,修长的手指已探过去轻抚过她的唇。

“嗯?”云芷汐拉住他的手,又是追问道,“没听说过,不在灵兽榜上吧?”

“这是一种鲜为人知的灵兽,它们隐藏在雪原里,不擅长攻击,但擅长吸收天地间的水系灵气。”容煌解释道。

“味道很不错?”云芷汐双眸微光莹莹。

“想知道?”容煌嘴角噙着笑意道。

“我先试试表层的。”云芷汐说着,已经拿了匕首要扑上去割肉了!

结果她还没有扑成,她就被容煌扑进怀里,他一手料理着雪玉羚兽,一手搂紧她的腰肢,将她扣进怀里道:“你现在割破了它的皮,它肉里的水系灵力会流散得很快,肉质可就完全不好吃了。”

“这样啊。”云芷汐灿灿然的收了匕首。

不过她正要从他怀里爬起身时,他却低头问道:“点心吃好了?”

“留几块给你,别说我太不厚道。”云芷汐摆摆手道。

闻言,容煌性感的薄唇微微扬起,墨目凝着她娇软的红唇,清俊的脸下意识的靠近上去,于他来说,最好的点心,非是其他的,而是她这唇儿。

“对了!”可这时候,云芷汐却一拍脑门的,取出一支簪子递在容煌跟前。

“嗯?”容煌墨目微凝,不明白她拿出这只簪子作何。

“你看看这上面这个。”因为簪子上的印记很小,这湖上虽有夜明珠,但因为所要照亮的面积太大,所以也显得并不亮堂,她便凑近容煌跟前说道。

她的气息一近,她说话间那抹引他沉醉的甜香气息,便愈发浓的萦绕在他的鼻息之间,令他下意识的喉结微微滑动。

“不太好看,你摸一下。”云芷汐发现还是不好看清楚,便直接拉了容煌的手,让他去摸一摸这簪子上的印记。

可是容煌的心思,根本就不再簪子上。

这时候人儿就在他怀里不说,这脸儿,这唇儿,这甜蜜的气息,全部近在咫尺!再说了,他今日本就没打算再隐忍什么,她该比试的也比试完了,他……

“怎么样?我感觉这很像是蛇族的族徽,但是又好像不太一样,你觉得呢?”云芷汐抬眸看着容煌道。

这么一看,却发现容煌根本就没看那支簪子,而是墨目幽深的凝着她!

“喂!”云芷汐忽然吼了一声!

容煌神色一顿,眉宇不由微拧而起。

“你别看我,你看看这东西,这上面的族徽。”云芷汐摇摆着簪子道。

容煌的目光这才凝向这支簪子,飘渺的梵音有一丝恼意:“有何好看的?”

“你帮我看看这印记。”云芷汐非让他摸一摸那印记。

不过这一次容煌这么一摸,神色倒是怔了一下,随后清俊的容颜上,竟微微浮现了迷茫之色。

“怎么?”云芷汐讶然追问,她可从未在他脸上看过这种迷茫的神色。

容煌的手指仔细的摩挲着簪子上的印记,然后微微摇头道:“确实跟蛇族的族徽有些像,而且我好像很熟悉,但记忆中又没有见过。”

“奇怪。”容煌修长的剑眉拧了起来,方才在触摸这印记的一瞬间,他脑海中似乎闪掠过一些片段,但却完全捕捉不住。

这是……

容煌的神色顿了顿,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便按住眉心,神通之术再度施展,那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小人儿,就颤巍巍的掠出。

云芷汐是第一次看到这小白人儿,目光就立即被他那精致的模样儿吸引了!只觉得这个袖珍版的“容煌”好萌!超级可爱啊!好想戳一下啊!

这时候小人颤巍巍浮于空中,容煌的指尖点在小人眉心上,这小人再度朝他一拜下去,一副画面随之落入他的脑海之中。

这小小“容煌”在拜完之后,就被容煌按回眉心,看得云芷汐的目光,也随之紧紧的盯着容煌的眉心。

但此时容煌眉心微拧,显然是在想事情,云芷汐不好打扰,便只能先等着。

不过容煌倒也没有想太久,他就回神的料理了一下雪玉羚兽,云芷汐顿时就发问道:“能不能把他再放出来?”

“嗯?”容煌不解的看着云芷汐。

“小小的你啊,好萌!”云芷汐眸光里潋动着莹亮的光,语气都有些急促,她好想摸一下!那小家伙,长得好精致啊!

容煌:“……”

“放出来我玩一下?”云芷汐期待的看着容煌道。

“不行。”容煌揉了揉眉心,当然不可能放出来给她玩儿。

云芷汐:“……”好可惜啊,早知道刚才顺便戳一下。

“喜欢?”不过容煌却问。

“嗯嗯。”云芷汐立即点头,还下意识的补充说道,“和小白喵好像!超级可爱!”

容煌脸一黑……

“咳咳!我说错了,比小白喵可爱!好精致!”云芷汐连忙做解释。

容煌清俊的脸,愈发沉了沉……

“不是不是,你跟小白不是一个种类的!哎,我那什么,我是问,这个到底是什么印记!”云芷汐在愈描愈黑之下,连忙转移话题道。

容煌紧抿着唇,并没有开口。

看得云芷汐以为,他这是在生气,可他却开口道:“它跟我下一步觉醒有关。”

“觉醒?”云芷汐目光凝了凝,想到他上一次觉醒的情况。

“你修为又要掉了?”这是云芷汐的第一个想法,然后她有点兴奋,有点激动的盯着他!

“小东西。”容煌抬手捏了她的鼻间一下,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接着去料理烤着的雪玉羚兽。

“什么时候?”云芷汐跃跃欲试的询问道。

“不知,你这支东西哪里来的?”容煌却问道。

“你先说你是不是修为又要掉了?”想想都觉得振奋,好像又可以揍他了!

“你没有这个机会。”容煌哪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顿时就打消了她的希望。

云芷汐:“……”

“你在冰谷,是不是得到一颗灵珠?”容煌忽然问道。

云芷汐表示不想回答。

容煌倒也不在意,而是接着说道:“你身怀这两颗灵珠,都是天地本源之物,要好好跟它们沟通,这对你有很大的好处。”

云芷汐依然没说话。

“万年树心本身,也拥有一丝木系本源,你下一步可学一学木系的功法玄技。”容煌又说道。

“知道了。”云芷汐应了一句,正还郁闷着。

“可以吃了。”容煌再说道。

云芷汐目光一亮,容煌伸手轻拍了她的脸儿,“小丫头,就知道吃。”

“食色性也!”云芷汐回了一句,已经动手去切肉了!

容煌墨目一凝,深以为然!

“颈那一块,最好吃。”容煌指点着云芷汐割肉。

结果云芷汐匕首一插进去,容煌还是将她拍在了一边道:“你这么粗鲁,切出来完全不好吃。”

“这都熟了不是一样吃吗?又什么分别?”云芷汐无语,难不成熟了还要逆着纹路切啊!

不过等容煌将一片片晶莹的肉塞进她嘴里的时候,她顿时就下意识的一吮!只觉——甜!香!嫩!滑!

“如何?”容煌的手指,请拨了她柔软的舌问道,她直接都把他的手咬了。

“好极了!”云芷汐一双懒眸锋芒闪烁,对眼前这一头雪玉羚兽,有一种要狂啃的冲动!

容煌看到她这副神态,手掌轻拍了她的臀道:“切好了,去吃吧。”

“啥?”她没看到他切啊!

容煌也没有多言,伸手落在那烤好的雪玉羚兽上,直接就是取下了一片晶莹的肉,然后那肉落入了他的嘴中。

显然在云芷汐方才一愣的瞬间,他已经完成了“鬼斧神工”。

云芷汐一看到这情况,立即就扑在了雪玉羚兽身边,她学着他伸手一捻,果然就能捻下一片散着浓郁肉香的肉!

接下来,就是两人的用餐时间了……

不多时,一头估计能有近百斤的雪玉羚兽,就被啃食完毕!

可云芷汐这一回,却没有慵懒的靠在一旁消化,而是盘腿打坐着,在消化雪玉羚兽带来的丰沛灵力。

雪玉羚兽,不愧是吸收水系灵气而生的灵兽,其肉质上富含的水系灵力,竟有寻常下品玄晶的浓度!

这一头雪玉羚兽吃下去,就等于是顿了近百斤的下品玄晶!

容煌给她准备的庆功宴,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宴,简直是奢华*极了!

要知道,这可是近百斤下品玄劲啊!谁一次吃饭,能吃掉一百斤的玄晶?那少说也得有四五百块下品玄劲了!

约莫半个时候后,云芷汐将这些灵力消化完毕,发现体内的玄劲,竟有一丝丝的增长。吃个饭还能涨修为,这饭果然不是一般的饭!

“可满意?还想吃别的么?”见她消化好了,容煌飘渺的嗓音柔和问道。

云芷汐站起身来,看见软榻被他坐了,正是要赶他起来,却被他拂手揽入怀里道:“可还想那所谓的满汉全席?”

“你当我是猪啊!”云芷汐没好气的说道,她虽然能吃,但是这头雪玉羚兽七八成都下了她肚子,她之前又吃了那么多点心,哪里还能再装!根本就完全吃不下了。

“猪自然不能和你比。”容煌轻笑着,宽大的手掌落在她柔软的腹上。

云芷汐要推开他的手掌,他却反手握住她的手儿。

“我要回去了。”云芷汐吃饱喝足,自然要撤了。

闻言,容煌抱紧了她,微微侧身的,将侧拥在怀里。

那时他宽大的袖袍,完全将她包裹着,他微微支起身,墨目凝着身侧的人儿,他手指的指腹轻轻的拂过她的唇,性感飘渺的梵音柔柔的说道:“不回去,可好?”

云芷汐懒眸微凝,眼里全部都是他墨目里,那一片混沌的黑暗世界,还不等她说什么,他微凉的唇就落了下来。

轻轻的,仿佛一片鹅毛雪羽,点落在了她的唇间,有微凉的润,有轻轻的柔,让她心湖微微一颤。

他轻轻的吮了她的唇,舌尖轻绘着她的曲线,落在她臀上的手掌轻轻一捏,惹得她浑身一颤的,懒眸里有了一丝嗔闹,正是一手推他,张嘴要抗议,却被他得逞的钻入了她的嘴儿……

甜蜜的气息,一瞬间充斥在他的唇齿之间,他再无法保持冷静的,翻身霸着眼前这个人儿,那吻也加深了侵略性……

她的手掌从最初的轻抵在他的胸口,缓缓变成了轻搂着他的颈,浓郁的梵香几乎席卷了她所有的感官,她能感觉到他的微微生涩,还有微微紧张,更有一丝火热的占欲……

夜明珠的柔软莹光,洒落在小坪洲上的一双人儿身上,微微旖旎的气息,浮动出一层层涟漪,散在灵气浓郁的湖水之上。

“汐儿。”有飘渺的梵音,错落在这圈圈旖旎之中。

“嗯?”有慵懒的柔声,回应了他。

此时容煌的墨目里,凝着的全是柔软的宠溺,他轻吮着人儿因他而娇艳的唇,飘渺磁性的嗓音,落在她的唇齿之间,“以后我都这样对你可好?”

云芷汐懒眸里有微微迷离的波动,她的唇方动了动,他却又轻吻了下去,“我一直喂饱你,你也让我尝尝可好?”

云芷汐:“……”

“汐儿。”容煌墨目里,微有一丝紧张,他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眉眼,“我喜欢你的气息,喜欢你的味道,喜欢你的模样儿,喜欢你的神态,喜欢你在我怀里,好喜欢。”

容煌说着,性感的桃唇落在了她的眉眼上,可他身下的人儿忽然抱紧了他,然后一翻身的将他压落……

------题外话------

这一章,写了本座整整一天!早上、下午、晚上!卧槽,要卡死了本座了……嘤嘤嘤!*、埋线、换地图铺垫三不误,真特喵是一项四级炼药师的技术活……求鸡血安抚……

鉴于昨儿大家被恶心到了,今儿本座就让乃们甜了个蜜糖!嗷呜!

推广一下,亲爱滴们,本座的公众群:连玦公众群211501253,进群后给大管家提供全定信息,要正版群号!喵~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洒的鸡血!么么砸(*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