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60章 考核三峰!震宗门!

紫云宗主睥了常泽山一眼,目光却看向了容煌,“煌小子,你的弟子说得了你真传,要进行考核,你怎么说?”

云芷汐此刻申请的是考核宗主峰一脉的真传,而最有资格评定她,是否有能力参加考核的,自然就是容煌这位师父了。

容煌的目光落在了云芷汐身上,对上她那双锋芒隐动的懒眸,他墨目微微潋动间点头道:“我同意。”

哗!

宗主大殿内,一众峰主和长老,下意识都在心中哗然而起!

居然同意了!

难道说,宗门里又要出一个妖孽了?!大妖孽果然教出了一个小妖孽?!

大玄师挑战玄王!这个世界有点凌乱……

所有长老、峰主面色表现得很平静,心里却已经是吃惊成了一团。

“好,既然煌小子同意,常师弟也没意见,那么本宗主就批准,一个月后紫云峰弟子云芷汐,考核真传弟子的申请。届时常师弟作考官,本宗主作裁判,其余一众长老和峰主作见证。”紫云宗主虽然心里没谱,但是他相信容煌不会是随便应承。

“多谢师兄成全。”常泽山率先就道,心里已经决定,一个月后不仅要狠狠的教训这个小贱婢,还要直接重创她的武者之心,让她今后再也没有晋阶玄王的希望!

不得不说,常泽山的想法够恶毒,也够狭隘狡诈,根本不是一名宗门长老该有的心思。

这时候众位长老和峰主,都以为事情差不多了,已经调整好震惊,做好准备一月后看大戏了,但就在这个时候!

云芷汐的目光又看向了火云峰的火战,并且是躬身拜道:“火师父,我想在考核完紫云峰真传弟子之后,一起考核火云峰真传弟子,请火师父批准。”

什么?!

此刻所有峰主和长老,都是眼球一突!这个小丫头挑战了常泽山还不够,还要连带考核火云峰真传?!

她才进宗门多久?撑死了一年半!

这就得到两峰真传了?!不相信!

这下子就是火战,也下意识摇头,“汐丫头,修炼一道不急于一时,咱们可以慢慢来,你还年少,不着急的。”

火战担心,云芷汐是因为一时意气而做出的决定,别到时候想踩常泽山没完成,反而自己摔下来,那样对她的修炼之心可是大大的不利。

“火峰主说的不错,汐丫头你先考核紫云峰真传弟子即可,其他的以后再说。”紫云宗主也觉得云芷汐这是意气用事了,先不说她战常泽山他都不太看好,这还要再申请多一峰的考核?

一年多的时间里,若说云芷汐已经得到了两峰的真传,紫云宗主是绝对不信的。就算再妖孽,这也太超出常理了,简直直逼煌小子了。

听到这里,云芷汐干脆说道:“宗主,二位师父,其实弟子是想考核三峰真传弟子。除了紫云峰,火云峰,还有药峰的。反正考核一次也是考核,一起考核也是考核,不如全部考核了,省得到时候还要劳师动众。”

啥?!

考核一次也是考,一起考也是考,你以为考核真传弟子,是过家家玩儿呢?能是这么容易的么?!

这一次不仅所有长老、峰主傻眼了,就是紫云宗主也愣住了!这什么情况?!

考核三峰真传?!

这——

这……

这怎么可以?!

这怎么能办到?!

而且还是什么,药峰的?!

在缓和了好一阵子之后,寂静的大殿内,被点到名的药峰,那峰主韩进就颤巍巍的开口询问道:“考核药峰?汐丫头,你别跟我说你已经是三级炼药师了?!”

在紫云宗里,药峰真传弟子考核的标准比较一刀切,硬性要求是三级炼药师。那么云芷汐申请考核药峰,也就是说她的炼药师水平,已经达到了三级!

可是小丫头才几岁,这才是十七岁啊!老天!

难道说,先天实火体真的这么牛掰?!

“是的,所以弟子申请三峰一起考核。毕竟炼药师等级的授予,是需要药峰审核。”云芷汐非是药峰弟子,但是她是一名炼药师,那么如果要证实她的炼药师水平,她只有参加药峰真传弟子考核。

这个时候,楼沧远看着云芷汐的目光,已经是充满了复杂。如果她真的是一名三级炼药师了,那么十七岁的她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甚至将来可以超越药峰峰主韩进都说不定!

如此妖孽的人物,因为他一念之差,却是结下了恶缘,楼沧远已经开始后悔了,可是后悔又能有什么用呢?他已经……

在大殿寂静了一阵后,紫云宗主开口道:“韩峰主,你以为如何?”

韩进站起身来,认真的说道:“云芷汐本就是一名炼药天才,此前她炼制的二级丹药就已经是同级别中的极品,若是说她如今是三级炼药师,我也是相信的,所以我同意云芷汐的考核申请,届时我会亲自当考官,请宗主批准。”

很显然,药峰峰主韩进,对于云芷汐非常看好,而他的看好,顿时让殿内众位长老、峰主都是满脸惊异。

只有常泽山一脸鄙夷,他绝对是不相信云芷汐那么有能耐的,他认定云芷汐不过是哗众取宠,且等到时候手底下见真章。

“火峰主呢?”紫云宗主又问道。

火战本来还是不想同意,因为他很清楚云芷汐在火云峰上的修炼,根本就还不足一个月,这怎么可能就得到他真传了呢?虽然他确实把他的成名绝技,还有火云真经都传授给了这丫头,但是……

“师兄,让我来做考官,给汐丫头作见证吧。”这时候火战的师弟火刑,已经是开口说道。

“师弟你……”火战不懂,他这师弟怎么掺合进来了?

“在冰谷的时候,师弟见过汐丫头使用怒佛指,经过这半年多的时间,想来她确实是得到了我们火云峰的真传,否则丫头也不会乱说。”火刑表示道。

而既然火刑都这么说了,火战心中虽没谱,但也答应了云芷汐的申请,只希望这一次她真的不是意气用事才好。

“既然三位峰主都没有意见,那么一个月后,我等就一同来见证,我紫云宗有史以来,第一位考核三峰的弟子诞生。”紫云宗主声音沉厚,一句话定乾坤。

“多谢宗主批准,多谢二位师父,药峰主的信任。”云芷汐平静的拜道。

那时候大殿内众人,都并不看好云芷汐能三峰考核全过,但无论如何,她既然有勇气这么说,也是值得嘉奖的。

至于后事如何,还待见分晓。

“好了,若是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大家就都散了吧,煌小子留一下。”紫云宗主最后说道。

一众长老、峰主闻言,都是起身准备离开。

但就在这个是时候,容煌那飘渺淡漠的声音,却扬起道:“楼峰主,你应该给本公子一个交代。”

闻言,所有人再度愕然!脚步也完全停顿下来了。

这什么意思?!

楼沧远面色青了青,完全摸不着头脑啊!

“交代不清楚,你就跟本公子决斗。”可容煌接着再度说了一句!

靠!

欺负人!

超级欺负人!

皇阶跟王阶决斗?!

决斗个屁啊!

楼沧远简直要哭了!他怎么了?他今儿这个做难道有错吗?他一个峰主的威严被挑衅了,然后他威压一下,这个挑衅他峰主威严的小辈弟子怎么了?

憋屈啊!

可是楼沧远也不想想,他威压的是寻常小辈弟子么?那可是容煌的弟子,那可是容煌心尖上的人儿!

哪里能是,他们这些人想欺负,就能欺负了去的。而且容煌可是,很早以前就说过的,让他们悠着点,别欺负了他这一个徒儿!

看吧看吧!

好好说你们不听,非得容煌来粗的,现在可好了,人家要跟你决斗!

不能活了!

楼沧远简直,一念出错误终生!

千不该万不该,欺负了云芷汐!

那时候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盯着,那坐在紫云峰尊位上的白衣公子,然后只觉得头皮发麻,并且为楼沧远默默哀悼。

谁他娘要跟一个皇阶决斗了!除非他也是个皇阶!

那么如果不想决斗,这个交代,就要好好的,好好的交代清楚……

……

待一众人散去,殿内只剩下紫云宗主和容煌。

“煌小子,关于逐汐丫头出你紫云峰一事,其余长老和峰主都没有意见,我也没有意见,你自己怎么看?”紫云宗主单独留下容煌,自然就是要说这桩事。

闻言,容煌修长的剑眉立即就拧了起来,“不同意。”

“……”紫云宗主。

“你们这是欺负她。”容煌语气不太好,关于这件事他也听闻了,也打算找紫云宗主,好好的说道说道。

“你……”紫云宗主简直无语凝噎,这个小子那么聪明,他会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心思么?

“不用你多管闲事。”容煌这一句话,显然他是知道紫云宗主什么私心的。

要说这一次常泽山撺掇起来的,逐云芷汐出宗主峰一脉事件,紫云宗主和火战都是有推波助澜的嫌疑的。

作为紫云宗主,他当然是顺水推舟,想着容煌此前那么着急他那小徒儿中毒,这其中的奥妙自然是不简单,他当然要帮着解除他们师徒的关系,这难道还师徒成亲么?!

作为火战来说,常泽山那老不休那么讨厌!不如就让云芷汐直接到他峰上,好好专心修炼,成为他火云峰的核心真传弟子,好过去给那老不休恶心。

至于其他各峰长老和峰主,自然也没什么意见,这才有了云芷汐差点被逐出宗主峰一脉的事件。

可是现在看起来,容煌根本不领紫云宗主的情,还说他们欺负了云芷汐。

“煌小子,你……”紫云宗主觉得,他都要愁白了头。

可容煌却站起身道:“她的事情,我自有主张。这一次我可以不计较,但有一个条件。”

紫云宗主:“……”他觉得他养了一头白眼狼,不识好人心不说,还老折腾他这把老骨头。

……

与紫云宗主商议完事情,容煌自殿内出来时,就看到殿外“老实”等着的云芷汐。

许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云芷汐已经抬头看向了他,但还不等她说什么,容煌的身影已去到了她跟前,并且直接将她拦腰横抱入怀。

云芷汐顿时满头黑线,“我……”

“不许说话。”容煌飘渺一声落定,口气是不容置疑的强势!他好好的在峰上等她回来,她却是又出来惹事了,事先也不告诉他一声!

这一次,他要是来晚了,她是不是就要被轰成重伤?!

王阶巅峰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她现在可以抵挡的,而且她还不躲!她还打算硬撼!想想就是很生气!

云芷汐:“……”她怎么觉得,他好像很愤怒?!

但是不应该啊!

这一次他先是在天兵峰威风出尽,一手拍了楼沧远,一手教训了常泽山,直接亮瞎所有人的眼球,把她的威风都抢完了。接着宗门大殿之内,还胁迫了楼沧远,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难道说,她不让他杀了常泽山,他还不乐意了?可常泽山是她的啊!

还是说,她打算考核三峰的时候,没有跟他先商量?所以他生气了?

而那个时候,早在宗门大殿很远处,焦急等着的大牛,此时正是等不急的,闯到了宗主大殿来。

虽然知道这样做,肯定会引起他师父楼沧远的不满,若是被看到,可能还会被立即揪回天兵峰去。但是大牛不想管了,他说什么也要先确定,云芷汐有没有事。

不过他这一路跑上来,倒是没有遇到楼沧远,反而如愿以偿的看到了被抱着的云芷汐,于是他也没多想的就喊道:“芷汐!”

云芷汐闻声,立即就微微挣扎的说道:“等等,我跟大牛说一下话。”

容煌脚步微微一顿,清俊的脸上写着“不乐意”。

云芷汐爬起身,手掌握在他的肩膀上,语气谄媚的说道:“大牛之前帮了我的,不能让他万一冲动做出什么傻事,我就说一会!”

容煌看着身前谄媚的人儿,还是觉得不太乐意。

云芷汐感觉到抱着她的手臂没半点松开的迹象,她眼角不由抽了抽,然后她就抱住他的颈再道:“师父……”

她这一声师父,绝对有撒娇的意味!

容煌听出来了!他低头看着她,见她眉眼里有媚态,他墨目微微一凝,这才松开她的腰肢道:“马上。”

“是,是,是!”云芷汐应了一句,下了身就立即朝着大牛而去,容煌则站在原地等着她。

“芷汐,你还好吧?”大牛跑出来后,看见云芷汐也过来了,立即是开口问道。毕竟他不知道在宗主大殿内发生过什么事,又看见容煌是将她抱着的,还以为她伤势严重。

“我没事,你放心吧。不过以后我可能不会去天兵峰了,你自己一个人要加油。”云芷汐拍着大牛的肩膀道。

“芷汐,师父……我……”大牛心里很难受,可他不知道要怎么表达。

“不用多说,楼峰主对你是很看重的,我和他之间的事情,那是我们的问题,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你依然是以前的大牛,我们之间的友谊,也如以前那样,跟楼峰主没有关系。”云芷汐知道大牛会多想,所以郑重的说道。

“芷汐。”大牛闻言,再看着云芷汐清如秋水的双眸,他点了点头,“嗯,我明白。”

“好好修炼。”云芷汐浅笑说罢,已是要告辞。

大牛却拿出一包东西递给她道:“这是我锻造的一些飞刀,想着对你有用,你就收下吧。以后我有东西,如果找不到你,我就直接让风从给你送过去。”

“好。”大牛的一番心意,云芷汐并没有拒绝。

“那我走了。”收下了飞刀,云芷汐道了别,之后重新朝着容煌走过去。

大牛看着云芷汐的背影,心中却坚定的想着:“芷汐,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大牛的恩人,我大牛钦佩的头儿!”

从紫云营历练开始,大牛就已经将云芷汐当成了,他敬重的头儿!她的领袖能力,她对他的影响力,是不可磨灭的!

而其实大牛在宗大殿外徘徊的时候,根本瞒不过楼沧远的神识,只是他并没有入大牛所想的,直接将他揪回去罢了。

……

此时,云芷汐被容煌强势的抱在怀里,已朝着紫云峰回去。

这一路上,容煌根本就没说话,而他那紧抿着的性感薄唇,正在散发出他心情不好的信号。

看得云芷汐小心肝有点颤抖,要知道这一回紫云峰上,可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到时候他要是想干点什么,那她……嗯,不怕,她可以躲到玲珑仙境里!

这么一想下来,云芷汐原本还有些忌惮的神色,就显得自然多了。原本还不太敢动的身体,就挪了挪的,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而感觉到怀里人儿变化的容煌,低头看到她那怡然自得的神态,眉宇微微凝了凝,手掌就不客气的拍了她的臀一下!

他这一拍,完全就是不打招呼!

只听“啪”的一小声,云芷汐顿时有些痛的护住自己的臀,目光不善的盯向了始作俑者,“说好的不许打屁屁!”

这是做什么?把她当奶娃子教训呢?!

这时候紫云峰就在眼前,容煌抱着她落下去,闻言将她从怀里放下来,手臂却依然紧扣着她的腰肢,一手正要扣住她的下颚,她却钻进他怀里,双手抱着他的颈道:“算我错了,给你打一下也好了,不许生气!”

感觉到怀里贴上来的人儿,那柔软的娇躯自动自觉往上蹭的趋势,容煌的手掌落在她的脸上,声音倒也和缓了一些,“为何不先回峰上,让我带着你去。”

“天兵峰峰主本来看着,还是个不错的人,我怎么知道他会相信,常林那小人的一面之词。”云芷汐确实没想到,楼沧远最后会偏向常林。

“那他要威压你,你怎么也不躲躲?”就算前面的她没想到好了,那这个呢?

“他总不敢杀我,所以我没必要躲。”云芷汐可是算准了,楼沧远没胆子杀她的,而她当时除了能躲进玲珑仙境,却也没有时间再做别的动作,所以她没有躲。

听她这些解释,知道都是性格使然,她这么做也是正常。可虽然知道,容煌还是不满意,非常的不满意。

没听到容煌说话,云芷汐抬头看上去,见他正盯着她呢,一双墨目深不见底的,黝黑黝黑的有点瘆人,她顿时就缩回脑袋埋在他颈窝里道,“师父,我们去吃饭吧,我打了好多架,也是饿了的。”

闻言,容煌性感的薄唇上,不由勾起一抹哭笑不得的弧度,这个小丫头。不过,看在她抱得这么紧的份上,他就不跟她计较了。

念此,容煌这才将人儿托臀抱起,往紫云大殿的方向走回去。

而在他怀里的某女,已经是暗地里松了一口气,他这人没说什么,只绷着一身的气势,就足够让人额头冒汗的。

所以说,皇阶的人生个气,也是牛掰牛掰的。

只是云芷汐怎么发觉,他们这路线走得不对呢?他们这不是要去吃饭么?怎么穿过了紫云大殿?!

云芷汐不解的探出脑袋,这四下一看之间,顿时就不可思议的,看回了容煌!

这个……

这个……

他们紫云峰上,什么时候也出现了这么大一个湖泊?她怎么从来都不知道?!

而且就这湖水散出来的灵气,怎么感觉比碧水峰上那圣湖还要浓上几分?!

还有这个大湖泊,四边这些石块怎么砌得那么有型?!整一个湖看起来,就像是精心打造的人工湖。

嗯——等等!难道说,这个湖真特喵的是一个人工湖?就是上次容煌偷来的那些圣湖水,所打造成的大湖泊?

可是,等等!在紫云峰上开凿这个大一个湖,这得多费功夫!

喵了个咪的……

早前她还在想他偷了那么多湖水,要摆在哪儿呢,现在果然就摆在了他们紫云峰上,果然是给她造了一个圣湖!

“这里布置有聚水系灵气的阵法,你可以在这里面修炼寒冰诀。”容煌飘渺的嗓音,已经做出了解释。

不用怀疑,这等鬼斧神工的手笔,就是出自他之手。

“你的《寒冰诀》快到第三层了,在聚灵阵的作用下,这湖有助于你修炼。”容煌是传授《寒冰诀》给云芷汐的人,他自然能察觉到,她的《寒冰诀》已经到了第二层巅峰。

“再加上你的水玄晶,将来应可助你修炼到《寒冰诀》第七成。”这是容煌对云芷汐的修炼安排。

闻言,云芷汐还有她怀里的小白喵都怔住了!

“你怎么知道我有水玄晶?”她保证绝对没说过!

“喵!”小白喵这时候也顾不得害怕,爬出来表示不解。那可是它带着云芷汐找到的,也是它的口粮好吧,现在怎么会被这个可怕的人知道?!

看到小白喵,容煌伸手把它拎出来,顿时“喵喵”的尖叫声就在颤抖。

“别欺负小白!”云芷汐护住小白喵道。

“冰谷那个地方下面有水玄晶很正常,否则我让你去作何?”容煌淡淡的应了一句,手掌一捞的想要将云芷汐“放入”湖里洗一洗,她最近打架的次数确实不少,身上除了甜香还掺杂了别的味道。可是他这一捞,却没有将人从怀里捞出来。

“想要偷袭我,没门。”云芷汐抱紧容煌,得意的表示她已经料准了他,会忽然将她“丢”进湖里。

上次吃了一次亏,这一次她可不会犯同样的毛病,早在看到这个湖,她就紧紧的抱着他呢!

“去洗洗干净,再过去吃饭。”这时候容煌已经抱着云芷汐绕过了大湖,朝着往常他闭关的地方而去。

“吃完了再洗。”云芷汐耍赖道,手臂长腿更是像八爪鱼一样的抓着他,不给他机会将她丢到湖里去。

这时候容煌站定脚步,声音就在她耳边道:“果真不自己下去?”

“不去。”云芷汐坚定的回答道,她要吃完了再洗,而且也不要在这里洗,她要回去玲珑仙境洗,当然不会便宜他!

可是就在她坚定回答完的下一刻,云芷汐“咚”的一声,扑进了湖水里!

“混蛋!”云芷汐游了一段距离后,钻出水面大骂!

容煌性感的唇微微上扬,目光凝着湖里的人儿道:“快一些洗完上来。”

云芷汐磨牙怒瞪着某位美男,这个该死的混蛋!居然袭胸!若非如此,她怎么会忽然掉下水里来!他的爪子居然袭胸!她真想剁了他的爪子!

“不洗我下去陪你洗。”容煌说着就要解开衣带。

“你想得美!”云芷汐迅速的钻入湖底,不再跟那个不要脸的混蛋纠缠!

容煌看着水底迅速消失的人儿,唇角上的弧度愈发灿烂,落在衣带上的修长手指微动,墨目里有一丝带着邪意的笑……

等云芷汐重上岸边时,察觉到那个坏蛋就在不远处,她深呼吸了一口气,这才是朝着那方而去。而她身上的小白喵,自动自觉抛下她,不知道躲哪儿去了。

因为湖泊的广大,如此占地下来,已经靠近了紫云峰的崖壁。

要知道紫云峰本就是一座,好像被人狠狠咬掉一口的峰峦,所以在紫云殿的后方,是一片弧形的崖壁。如今顺势掩在了大湖之上,其间错落而生的爬藤植物,会垂落下一些嫩绿的枝儿,显得整一个湖泊犹如仙湖般美丽。

在绕过了一处崖壁拐角后,云芷汐看到一处绿意盎然的葡萄架,而在那葱翠的绿意之中,是那身着胜雪白衣的美男。

因为湖泊是不规则的形状,有一角就在这葡萄架边,灵水绿藤间一抹白,他倒是很会选地方显摆。

不过云芷汐现在的关注点都不是这些,她的目光落在了,与他的白衣一色的玉白石桌上,那丰盛的美味佳肴。

还不等容煌打招呼呢,她就窜上了石椅,然后拿着筷子叫嚣道:“我要吃。”

因为这些饭菜都被容煌“冻着”,所以她要吃,只能他先解开。

不过容煌倒也没为难她,拂袖一挥的如她所愿。

云芷汐这才乐滋滋的,开始了她的大餐享受,因为分量足又都是她喜欢的,所以她当然是吃得眉开眼笑的。

容煌这一次倒没怎么跟她抢,只等她吃饱喝足了,才伸手拿帕子给她擦嘴。

云芷汐正是要接过帕子自己擦,就被他大手一捞的,将她整个人都捞入了怀里。他的一条手臂扣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落在了她的下颚,目光凝着她的唇道:“吃好喝足了?”

“我去洗碗。”云芷汐表示,她很识相的,她这就去将碗筷收拾了,回去厨房好好洗碗。

容煌见她爬起来,倒是真没拦着她,看起来方才的问话,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弦外之音。

而将碗筷收入了玲珑仙境,打算开溜的云芷汐,却在要起步的时候,被某男拉入了怀里,他的声音带着一缕调侃,“紧张什么?”

“没有的事。”云芷汐坚决不承认,她确实在紧张。

容煌伸手轻抚着她的发丝,飘渺的声音柔和道:“坐一会。”

“哦。”云芷汐靠在容煌怀里应了一声。

而容煌倒是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抱着她坐在湖边,坐在这散着淡淡灵气的玉白石椅上,显得很是安静。

这种安宁让云芷汐有些想睡觉,她打了个哈欠随意的问道:“师父,你是在紫云宗出生的吗?”

“不是。”容煌应了一句,还解释道,“但我算是宗主养大的。”虽然他好像不用人养,但紫云宗主确实给了他一个安静呆着的地方。

“原来如此。”云芷汐有些恍然的应道,难怪他的修为虽然这么强横,却没有离开紫云宗,看来跟紫云宗主有很大的关系。

而其实以云芷汐如今的能力,她就算不在紫云宗里,也能成为一代强者。只是她也喜欢着紫云宗的一些人,所以并没有选择比较自由的独修。

“汐儿。”容煌忽然叫了她。

“嗯?”云芷汐应着。

容煌低头看着怀里的人儿,手指轻抚过她细滑的脸,指尖轻轻落在她的唇上。她抬头看着他,目光里原有的一丝紧张倒也散了。

“你如今的修为,要战胜常泽山并不容易,他的暗属性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容煌这句话说出来。

云芷汐心里微微一凝,这个好像不对啊!他这时候,不是应该说别的么?

可容煌说话的话,还是让云芷汐神色凝重了一些,“你的意思,我可能会输?”

“不是可能,是一定。”容煌说着,已将她抱起身的往湖外掠去。

云芷汐:“……”

“你想要全胜,需要有克制暗属性的办法,这一个月是给你闭关的,并不是给常泽山恢复的。”容煌看的自然比云芷汐透彻,但他还是同意了她的考核,因为他知道她的想法,而他也会助她一臂之力。

结果回到大殿后,他们就在讨论常泽山修炼的问题。

弄到最后云芷汐都忘了,其实这一次她是等着他那什么——说好的表白呢?!

“那我回去闭关。”云芷汐站起身时,明显刻意的说了一句。

“嗯。”容煌点点头,竟然没有阻拦的意思?

“你不说点什么吗?”云芷汐刻意的提醒道。

容煌站起身拉住她的手走出大殿道:“还有什么不懂么?”

“没有!”云芷汐眼角抽了抽,加重语气的说道。难道这家伙忽然傲娇起来,这是要她先开口?!不行!这事情她绝对不先开口!

容煌将云芷汐拉回房,就在她房门口前,云芷汐已经挣脱了自己的手,有些生气的要进屋了。

可容煌忽然伸手将她圈住,他俯身将她搂在怀里,有些紧有些温柔。

云芷汐的脸因为他的怀抱,而微微昂着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她长卷的睫毛微微颤了颤,却感觉到他的呼吸就在她的耳边,有微微的凉意。

“汐儿。”容煌的声音带着性感的磁性,他的指尖落在她的耳廓上轻轻描绘,令她浑身微颤的缩了缩。

这时候容煌的唇,忽然就含住了她的耳!

云芷汐下意识,抱紧他的精壮的腰身,又想别开脑袋,躲开这让她不习惯的动作。

可容煌的手掌,却紧紧的握住她的后脑勺。这让她无处可躲,便只能感受到,他微凉的唇,在调戏她耳所引起的悸动。

他的舌轻轻的,掠过她的耳廓,描绘出她小耳朵的线条,令她浑身微颤的,要伸手挡住他的脸,可她的手臂不知何时,都被他紧紧的控制住了!

她轻颤着咽了咽唾沫,正是要叫他停下来,可他倒是自觉的停了下来。

那时候她的背靠在了门扉上,整个人都被他圈在怀里,此时他微微起身,墨目凝着因他的作为,而俏脸微有桃色的人儿,他的唇角微微扬起。

“好好修炼。”容煌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儿,飘渺的梵音柔柔道。

“嗯。”云芷汐应了一句,有些慌乱的转身推门进屋,然后关上门时候忍不住脸发热起来!

特喵的!

这个家伙,有些抵挡不住啊!

但是等等!

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这个混蛋,到底在搞什么鬼?!

……

一月转瞬即逝,紫云宗真传弟子考核场地——玄武场上,此时人满为患。

却也不知是谁,将云芷汐今日要考核三峰的消息传了出去,这才搞得此刻玄武场上人山人海的,几乎宗门里所有的弟子,正好没宗务在身的执事都到了。

前来参加围观的弟子、执事,此时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得,神情十分激动。

要知道这可是宗门有史以来,第一次有弟子考核三峰真传弟子之名,而且还是三峰连着考核啊!而他们就是要来见证,这一场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的盛事!想想都是热血沸腾!

而且据说,这一次的考核中,云芷汐还要直接挑战宗主峰的常长老!听清楚了,不是寻求指点,而是正儿八经的挑战啊!

卧槽!

大玄师挑战玄王,还是一位成名十余载的玄王!

所以这比试都还没开始呢,玄武场上就闹哄哄的围满了人,大家热烈的议论着——

“不知道比试什么时候开始,我都有些等不及了。”

“快看!宗主和各位峰主,还有各峰的长老们都来了!”

“真的来了!八峰峰主,还有好多长老!卧槽,看来这个消息是真的啊,那个叫云芷汐的弟子,当真是要考核三峰真传弟子之名啊!”

“可不是!否则怎么会劳动这么大阵仗!还好我们早早收到了风声,不然就错过了这一次的盛事啊!”

“……”

这个时候抵达现场的紫云宗主等人,看到玄武场上忽然来了这么多人,顿时有些搞不懂。

“这是怎么回事?”紫云宗主微微纳闷问道,宗门考核真传弟子一般都是长老、峰主间的事情,可不会出现这么大动静。

“应该是走漏了风声。”金刚峰峰主金震回应道。

“要不将人都散了?”易木峰峰主易天看着这些闹哄哄的弟子,提出建议道。

闻言,紫云宗主却摇摇手,“算了,既然都来了,那就让他们观礼吧。”

而这个时候,作为第一场考核考官的常泽山,已经是昂首挺胸,收腹提臀的,带着他那五名弟子,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入了场内。

作为宗主峰的长老,又是紫云宗主的唯一师弟,常泽山素来仗着他的“身份”,显得颇为自我尊贵。

不过对于常泽山这等行迹,宗门里其实有部分长老很看不顺眼。

比如金刚峰的白松长老,金震的师弟就很看不惯常泽山。尤其是在冰谷里,见证了常泽山对云芷汐不公对待后,白松就对常泽山就愈发没好感。

“火老兄,你们火云峰这一次要出风头了。”白松自冰谷回来后,与火云峰火刑长老,倒是关系愈发密切了。

“好说好说,虽说汐丫头还不是王阶,但是她既然敢于挑战常泽山那老匹夫,显然是有把握的,我已经忍不住想看那老不休被打败的怂样了。”火刑对于常泽山,自然更是看不顺眼。

“不仅如此啊,她还是个三级炼药师,你们火云峰捡到宝了。”白松酸溜溜的说道。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的!只等汐丫头今儿打败了常泽山,再通过我火云峰、药峰的考核后,白老弟尽管到我们火云峰上来卖丹药,内部优惠价——八折!”火刑很是阔气的说道。

“火老兄,就咱俩的交情,怎么也要给了七折吧。”白松还煞有其事的讨价还价道。

而此时,到场等了一阵的常泽山,已经是扯嗓子在喊:“云芷汐呢?这都什么时辰了,不是说要让本长老指点一二的么?如何至今还未现身?”

不过说起来,容煌和云芷汐确实都还没到。

“时间差不多了,煌小子怎么还不来?”紫云宗主也是有些疑惑道。

“看来,有些人是哗众取宠,真到了关键时刻,就当起了缩头乌龟。”常泽山一脸讥讽,已经是认定云芷汐不敢出场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慵懒的声音凉凉道:“缩头乌龟说谁呢?”

“缩头乌龟说你!”常泽山一听这声音,可不就是那小贱婢的么,立即就是下意识接嘴道。

“哈哈哈——”可常泽山这一句应话,顿时让场上众人都哗然大笑起来。

常泽山脸色一黑,正是站起身要骂人,可是天空中那一道飘渺的气势,却让他怎么都开不了口。

那时候众人只见,一道白影掠入玄武场。

紧接着,所有人都看到,一名白衣胜雪的公子,抱着一名紫衣少女落在了场上。这是……

紫云宗主眼角抽了抽,他只想说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好么!而且还是在宗门所有弟子、执事眼前好么!这个煌小子就这么抱着他徒儿来,有这样带着徒儿参加考核的么?!

不过紫云宗主虽然腹诽,但还是开口道:“人都来了,那就准备开始考核吧。”

“且慢!”这时候,一道苍老浑厚的嗓音却破空而来,“听说我们火云峰弟子,要考核三峰真传,这等盛事老朽怎么能不来观礼。”

随着这道话音落下,一名苍老得好像一只脚踏进棺材里的老者,就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而云芷汐这一次考核三峰,注定要震动整一个宗门!再谱一段传奇!

------题外话------

嗷嗷!今儿可是肥章!一万一千字!喵哈哈~战斗就要打响啦!撒票吧!喵哈哈哈!

今儿感谢榜给力!本座的更新也不负众望喵,感谢榜此处写不下,就在留言区啦!谢谢亲爱滴们的票票,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