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9章 杀人!挑衅!公子到!

楼沧远忍无可忍!大掌一挥之间,天地灵气如潮水狂涌而出,直接将云芷汐稳稳护住,并且一掌拍向了常泽山!

楼沧远作为天兵峰峰主,修为乃是高阶玄王巅峰!紫云宗的尖端战力之一,此时出手自然将常泽山直接控制住。

常泽山爆冲而起的灵气,顿时被楼沧远完全压制住,浑身更是被楼沧远的威压震慑!

一瞬间,常泽山的脸色超级难看,可他依然愤怒的咆哮道:“此贱婢我必杀她!”

“够了!”楼沧远怒喝一声,已经是松开了对常泽山的压制。

但常泽山不仅不知收敛,还要扑向云芷汐道:“楼峰主,你休要阻拦我!不杀此贱婢,难消我心头之恨!”

常泽山真是被气疯了,他堂堂王阶长老被骂脑子有病,已经是忍无可忍,居然还被鄙视为废物!他现在已经完全没理智了,他满心只想要杀了云芷汐!杀了她!

“混账!常泽山你给我住手!”楼沧远不得已,再度调集了天地灵气,这一次是直接的朝着常泽山拍了下去!

然后一掌将常泽山拍飞!

只听“砰”的一声,常泽山被轰在了殿内的墙壁上!虽然那等轰击对于他来说,伤害并不是很大,但是常泽山一个长老被如此轰飞,他……

“楼峰主你……”常泽山脸色超级难看,正是要质问楼沧远。

然而楼沧远却率先阴冷道:“常长老,莫非你才是我天兵峰的峰主?!”

此时此刻,楼沧远是真正的愤怒了!

常泽山太不将他这个峰主放在眼里,竟然敢在他面前下杀手,这简直是无法容忍!

闻言,常泽山脸色一白,浑身一个激灵的,总算是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

“师兄请息怒,常长老也是一时气急了,这才会如此。”此时那霍青已开口为常泽山求情道。

“不错,老夫一时气急攻心,冒犯了楼峰主。”这个时候常泽山也不太蠢,知道他刚才真的是做得过分了,太不将楼沧远放在眼里了。

常泽山虽然自命清高,但他也知道楼沧远作为天兵峰的峰主,修为远在他之上,一旦楼沧远真的怒起来,他定然讨不着好果子吃。

“哼,若再有下次,就休怪本峰主将你弹劾出长老会!”作为一峰之主,楼沧远的影响力是很大的,何况他还是五级炼器师!

所以常泽山一听,顿时就萎靡了下来,老老实实的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他虽然是宗主的师弟没错,但是这些峰主一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他真不好太猖獗。

可是常泽山虽然不敢再放肆,但坐回座位后,目光却愈发怨毒的盯着云芷汐!要知道他今日遭受的这些屈辱,可都是她引起的!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常泽山现在绝对已经将云芷汐千刀万剐!

这时候,楼沧远的目光才看向云芷汐问道:“云芷汐,你果然杀了曾氏父子?”

按照紫云宗的宗规,门内弟子禁止互相残杀,一旦发现并证实,那么轻则废黜修为逐出宗门,重则当场处死以儆效尤!

所以如果云芷汐真的杀了曾氏父子,那么楼沧远不可能维护她,再说她也不是他天兵峰的弟子,他只需要秉持公正即可。

“没错,他们确实系我所杀。”云芷汐承认下来,但她还要做解释的。

可是这个时候,那常林却是扑身跪地道:“峰主您有所不知,云芷汐她不仅杀了曾执事和曾师弟,她更是破坏弟子与城主之女,两情相悦的好事,还将弟子……弟子残害……”

“峰主,求您为弟子做主啊!”这个时候的常林,已经不再去想什么雄风面子的问题了,他今日就一个目的,那就是弄死云芷汐!

“什么意思?”天兵峰峰主愕然,有些听不懂这什么意思。

这时候常林立即有声有色的说来,其间添油加醋,颠倒是非黑白,说什么他跟穆颜两情相悦,正是要成好事,却被云芷汐恶意残害,如何如何……说到痛时满面是泪,不知道多么凄惨,简直委屈得不能再委屈了!

起初云芷汐听着,还想要反驳来着,可是她越听越觉得可笑,干脆就由着常林编啊唱啊哭啊,简直欢乐得不得了。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云芷汐听得是满脸冷笑,简直无语凝噎……

这时候楼沧远听着常林说的话,也一面看着云芷汐的神态,却发现她满脸讥讽,毫无半点愧疚和悔过之色?

见此,楼沧远眉头皱了皱,心道:“莫非云芷汐此女,当真是因为天赋妖孽,而不将长辈放在眼里了?”

等到常林说完,楼沧远看向云芷汐问道:“云芷汐,他说的可是真的,你当真把他……弄坏了?”

“是。”云芷汐承认道。

“孽障!当真是无法无天啊!你怎么自己不去死!”常泽山本来只知道常林被欺负了,却没想到这孩子居然……居然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我又不是你,脑残!”云芷汐对于常泽山,已经完全没有半点敬重。

听到这里,楼沧远已经沉声道:“云芷汐,你为何要残杀曾氏父子,以及残害常林!他们莫非跟你有天大的仇恨,让你做下这等残暴之事!”

“楼峰主,事实并非如此,常林所言全部都是放屁!”云芷汐冷然反驳,却已经看清楚楼沧远这是偏向了常林。

“你……你敢说你没有做下杀人残害我的事情?峰主啊——求您一定要为弟子做主,云芷汐她根本仗着紫云峰和火云峰,两位峰主对她的厚爱而骄横跋扈,若是不严惩下去,必然还有更多的同门,会惨遭她的毒害!”常林这个小人的演技,直逼影帝级别!

至此,云芷汐对常林已经完全看不下去!

“你……”楼沧远目光一沉,声音忍不住严厉道,“云芷汐,我现在给你机会你不认错,那么就休怪本峰主无情,直接将你交给长老议会处决!”

“我没错!我是杀了人,我也废了常林的雄风,但那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云芷汐冷冷的反驳,目光更是阴煞的看向了常林,口气寒凉道,“我当时跟你说过,别让我再看到你的。”

哭诉中的常林,闻言浑身一阵发寒,只觉得背心汗毛直竖起!可还不等他有所反应,云芷汐修神诀出!恐怖的精神力,直接将常林灭杀!

只听现场爆发一声“啊”的惨叫!

随后常林直接是应声倒地?!

事实上常林早有防备,他无论是静伫还是哭诉,都靠在常泽山身边。他本以为,有常泽山这位王阶叔公在,云芷汐就算想要杀他,那也绝对是杀不到的!

而且常林认为,在这天兵峰大殿之上,这么多人在这里,云芷汐绝对不敢对他如何,所以他是放开了胆子的污蔑,说得是声情并茂的!

可惜……

常林太不了解云芷汐了,她说过不要让她在见到他的,可惜他出现了,然后他就死了。

对于常林这个小人,云芷汐从未打算放过。放他回来宗门,不过是想要引出常泽山,将其后的事情一并解决了。

现在常泽山这个老贼跳出来了,常林也没有必要活着了,真是越看越恶心,多看一眼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至于所谓的,天兵峰大殿之上这么多人她不敢杀的问题。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云芷汐从来不会怕!

可常林忽然毙命于大殿之上,直接让殿内所有人都傻眼了……

谁都没想到,云芷汐会忽然下杀手!而且还是当着,天兵峰峰主楼沧远的面下杀手?!

这也太狂了!

这也太目中无人了!

这可真是没法说了!

而作为常林叔公的常泽山,眼看侄孙就在身边莫名其妙的死了,他心中的怒火犹如春天的野草疯狂而长,随后爆狂而起,直接召集了天地灵气,狠狠的朝着云芷汐疯狂的拍下去!

“小贱婢!我要你为我侄孙陪葬!”疯狂的常泽山,轰杀出来的杀招,绝对是超级恐怖的!

这一方大殿之内,完全因为常泽山的作为,而直接的引爆了灵气旋涡,恐怖的杀势狂瀚而出!

这一次,楼沧远没有拦着!

然而,面对常泽山的不要脸!云芷汐根本就毫不退让,她面色讥讽的看着常泽山寒凉道:“从很早以前开始,你们一老一少就一直跟我过不去,今日正好来算总账,要来战!那就战!”

要来战!那就战!

云芷汐的狂傲,她的意气奋发,一瞬间让所有围观群众凌乱!

那可是王阶啊!

一个大玄师阶,能硬抗住一名王阶的攻击,就已经是出类拔萃的妖孽了!结果她居然还说,要来战!那就战!

这到底是说她狂得没变呢?还是狂得没边呢?

但就在那一刻,云芷汐身上冰与火现!

她一手青色寒波,一手烈焰红芒!强瀚的冰魄寒灵珠灵力,以及天灵珠灵力倾泻而出!一阴一阳合太极!直接朝着常泽山那恐怖的灵气旋涡轰上去!

战!谁怕谁!

昔日红枫城外,云芷汐就硬战了丰四,而丰四可是修为将踏入中阶玄王的强者!今日再战常泽山,后者不过是个初阶的低级玄王,根本就便丰四弱了一个档次!

更何况!云芷汐在此前硬撼了常泽山一击之后,她就发现常泽山的修为根基根本不稳!恐怕完全是,依靠丹药堆砌起来的玄王!

那么就更是——弱——鸡!

刹那间!

天兵峰大殿之内,两股狂暴的轰击裂开“轰隆”巨响!

恐怖的玄劲波动!灵气波动!灵力狂波!在这一刻充斥满了整一间大殿!

人们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一幕——

大殿之上,紫衣少女聘婷而立!浑身上下散发着冰与火的气息,强瀚的灵力波动,将她包裹成一青一红的绚丽存在!

面对王阶强大的灵气调集一击,她居然战而胜之!

这——

这简直太不可思思了!

“混账!”全力一击之下,竟伤不了云芷汐分毫的常泽山暴怒了,他浑身一股黑色波动涌起,似乎是要出绝招了!

而面对常泽山的蓄势,云芷汐一双懒眸锋芒乍起!浑身的战意,就此冲天而起!她今日,也要杀了这个老贼!

她云芷汐这颗软柿子,今日就要砸瞎这些人的眼!

但就在这个时候,天兵峰峰主楼沧远怒喝一声:“够了!”

说话之间,楼沧远浑身强大的王阶巅峰气势,就朝着云芷汐狂压而下!

大牛见此惊声一喝:“芷汐!”他不顾一切的,就要冲向云芷汐!

可是楼沧远一挥手,直接将大牛拍在了一边!

那时候,恐怖的王阶巅峰之压,就要朝着云芷汐砸下!

云芷汐脸色一寒,《通天诀》和《玉刹四绝》疯狂而起,冰魄寒灵珠和火灵珠的灵力强瀚而出!可纵然如此,她的心里却依然没有底,因为她知道,以她现在的势力,根本不可能与楼沧远这位,王阶巅峰强者硬撼!

可是!她不会退!任谁都休想,再将她当成软柿子来捏!

“呜呜”的天气灵力威压,形成恐怖的呜咽声,刹那间来到了云芷汐的跟前,在那一刻时,她已经做好了承受痛苦的准备!

然而——

就在这一刻!

一片飘渺温暖的气息,将她完全的包裹住了!

那气息里,透着让她熟悉的清雅梵香,是他!

“滚!”容煌怎么都没想到,他满心高兴的回去做饭,结果他的人儿却在天兵峰被人欺负!简直是混账!

一招狂瀚而出,坐上的楼沧远,直接被挥飞而起,猛撞进大殿之壁!完全被狠狠的,镶嵌在了墙壁之上!

紧接着,一道白影掠入大殿!

下一刻,云芷汐就被容煌拥入了怀里!

他来了!

容煌一道远击拍了楼沧远不说,更是一道掌风出,要杀了常泽山!

可是云芷汐却拉住了他的手臂!

但纵然如此,容煌还是出手了!

皇阶出手,轻描淡写,一招之下,常泽山直接被从座位上,拍入了地砖里!

只听“啪”的一声裂响,常泽山一个狗啃屎,被拍得眼冒金星!牙崩骨碎!

两招!

震慑全场!

所有或见过,或不曾见过容煌的人,都被震骇住了!

“噗——”楼沧远一口老血喷出,面色难看之极!他根本没想到,容煌会直接对他出手,而且对方一出手,还是一个远距离出手,就能将他爆打成这般!

若是近距离……

楼沧远不敢想!

而楼沧远一个王阶巅峰都如此狼狈,就更不用说常泽山那个苦逼了,简直是直接被拍得脸全变形了!不知道脸骨还能恢复不……

“没事吧?”容煌却看都不再看他们一眼,而是紧张的盯着怀里的人儿问道。

“没事。”云芷汐当然没事,常泽山根本没能将她如何。

容煌本也察觉到云芷汐没事,不过是不放心的多问一句,听她说来确实没事,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她虽没事,容煌的目光却扫向了,已经站起身来的楼沧远!

要知道楼沧远可是王阶巅峰的强者,他方才居然对她出手!若是被他打中了,那这怀里的人还能安好?!

“公子,你教的徒儿违反宗规,残杀同门,不敬尊长,难道你还要包庇她?!”楼沧远虽打不过容煌,但是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那又如何?”容煌漠然的一句话,直接让全场绝倒!

违反宗规又如何?

残杀同门又如何?

不敬尊长又如何?

关他什么事!

“你……”楼沧远脸色铁青,他怎么都没想到,容煌会这么应话!他这心口堵着啊,一口老血想喷都喷不出来!

他娘的!护短也不是这么护的好么?!

还讲不讲理了!这简直是——

“容……”这时候,被打得凄惨,但也被霍青喂了丹药,已从地上爬起来的常泽山捂着变形的老脸,一开口却听“咔嚓”的一声,下巴掉了……

楼沧远缓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公子,你这样护短实在太过份了,难道你想要害得你的徒儿,被逐出宗门吗?!”

对于云芷汐,楼沧远本来没什么偏见。但是这个少女居然在他面前,直接将常林给杀了!这等目中无人的做派,非是他所能容忍的!

这时候容煌正要开口,但云芷汐却已率先反问:“楼峰主,你此言差矣!我一阶弱女子,到你天兵峰上来对峙,可不仅常长老对我下手,连你堂堂峰主也对我一个弱小大玄师下手!我师父护我,难道有错吗?”

“你……”楼沧远完全被噎住了!

一众围观群众,更是在风中凌乱!

卧槽!

她说她是弱女子!

谁他娘的信啊!

他娘的你弱女子,你连王阶的攻击你就反击回去了!你是弱女子,天下人九成九是小弱鸡!

“你你你……你休要狡辩!容煌!你不仅纵然你的弟子残杀同门,你还直接出手殴打峰主,残害宗门长老!你们师徒等着,我一定要告你们!宗主这一次,绝对不会再纵然你,我们所有长老和峰主,绝对不会答——”掉了下巴刚接回去的常泽山,说到激动处,下巴“咔擦”一声又掉了……

“不错!云芷汐残杀同门罪证确凿,不说那曾氏父子,就说着常林,乃是在本峰主眼皮底下被残杀的,此事上报宗主必不可轻饶!”楼沧远面色发青的说道。

“楼峰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杀了常林了?”不想云芷汐却反问!

顿时,殿内所有人都愣住了!

对啊!她怎么杀人的?

不知道啊!

没看见啊!

当时所有人,每一只眼睛都盯着云芷汐看呢,她根本动都没动一下!那个常林就自己惨叫一声死了!

刹那间,所有人都充满了迷茫,根本不知道常林是怎么死的……

按照当时的情形,云芷汐与常林的距离,至少有十多丈!而在常林的身边,是一直护着他的常泽山。

全场还有楼沧远这个王阶巅峰压阵,云芷汐又怎么可能在他的眼皮底子下,不动声色的将人杀了?!

当时大家都认定,常林就是云芷汐杀的,而常林也确实是被云芷汐杀的!但问题是,谁都没有看见她出手啊!

“无话可说了吧?”云芷汐淡淡一笑道,她如今的精神力境界,已完全可杀人无无形,根本不会留下任何证据。

“你……常林就是你杀你,不管你说什么都没有用!别以为你师父来了,你就可以逃脱惩戒!这件事,请宗主定夺!”听到云芷汐这等说法,常泽山不甘心啊!

但是常泽山知道,他并不是容煌的对手,然而眼睁睁的看着杀害自己侄孙的凶手,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他如何能甘心!

要知道常林如今,也不是从前的常林!常林已经是不负常泽山重望的,成为了一名三级炼器师!

且常林还很年轻,他这等炼器天赋绝对是超强!这让常泽山觉得很欣慰,感觉找到了一些平衡点。

可是现在常林却死了!而且就死在他面前!然而他却不能将凶手如何,这简直憋屈至极!

事情到了这里,楼沧远知道必须要宗主出面解决了,所以他开口道:“常长老所言不错,此事自有宗主定夺。请公子带着你这徒儿,一起往宗门大殿,由宗主来断此事。”

楼沧远此前冲动了一把,但是冷静下来的他知道,容煌作为皇阶的强者,根本不是他所能挑衅的。

而且很早以前,这位护短的公子就已经说过了,他只有一名弟子!

如此说来,在他天兵峰上,他对公子这“一名弟子”出手,确实是踢到铁板了。

再说他方才已经查看了常林的死因,却没有发现任何被人伤害的痕迹,如此说来也根本没有证据说明,常林是死于云芷汐之手。但楼沧远认为,常林的死绝对跟云芷汐有关系……

可还不等容煌回应,宗主峰就发来了传讯,召集各峰峰主以及长老前往宗门大殿?!

很显然,紫云宗主这个一宗之主,已经是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这个时候及时的“现身”了。

事实上就在容煌出手的瞬间,紫云宗主就已经察觉了。

来玩笑!皇阶出手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瞒得过紫云宗主的火眼金睛,而且他还发现这一次跟上一次容煌威压药峰,找韩进峰主救人大有不同!

为避免闹出什么大问题来,紫云宗主当然要及时“出手”!

……

宗门大殿之上,紫云宗主已端坐首位。

此时各峰峰主并长老已经到齐,却不知宗主为何突发诏令?

但还不等他们发问,宗门大殿内一道白影掠进,众人皆是一怔!却见容煌抱着云芷汐,已经落在在他紫云峰主的坐上。

紧接着天兵峰峰主随之而来,其后常泽山,以及天兵峰各位长老也姗姗而来。

“你们来了。”紫云宗主见到来人,立即是开口说道,并且当下就问容煌,“煌小子,你先说说什么情况?”

紫云宗主说话间,目光盯着容煌抱着人家丫头的姿势,怎么看怎么娴熟……

可还不等容煌开口呢,那刚进大殿里来的常泽山,就已经噗通跪地的哭诉道:“求师兄将云芷汐这等恶徒处决!她残杀天兵峰曾执事,杀害易木峰弟子曾楠,更是在师弟和楼峰主眼前,将天兵峰三级炼器师弟子常林杀害!请师兄一定要秉持公道,为师弟和死去的无辜怨魂做主啊——”

闻言,紫云宗主眉头皱了起来,他虽知道出事了,也知道能让容煌出手的,肯定跟云芷汐有关,但是这事情好像有点大,这个丫头也忒能惹事了。

“宗主,曾氏父子之事我不清楚,但……”此时楼沧远,也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这些话的紫云宗主,目光看向了容煌——怀里的云芷汐。

而此时被紧紧抱住的云芷汐,简直是满头黑线,这大庭广众之下的,这等场面上面,他这样抱着她,他这是想要干嘛?!

“咳……煌小子,你徒儿如何?”紫云宗主提醒说道。

“受了惊吓,有点不好。”容煌淡漠的回答道。

楼沧远等人闻言,顿时石化!简直是——果然是——有其徒必有其师!

“汐丫头莫怕,你且出来说说,这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紫云宗主儒雅的嗓音,倒是很有镇定人心的效果。

这时候云芷汐配合的动了动,示意容煌可以放了她了。

可容煌这时候,那修长的爪子,还落在云芷汐的背上轻抚道:“汐儿别怕,你照实说,说他们怎么欺负你的。”

看到这情况,火云峰主火战,作为云芷汐的师父之一,也是开口说道:“对!汐丫头你别怕,你都跟大家说说看,到底这是怎么回事?谁要是敢欺负了你,本峰主跟他没完!”

楼沧远无语的看向了火战,这个老家伙没事瞎凑什么热闹啊!

可是火战回敬给楼沧远的,是一记不客气的白眼!哼!别以为能炼器就了不起,欺负他火战的徒儿,就是不可以!老不要脸的,居然敢出手威压他宝贝徒弟!

此时的火战,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他依然相信云芷汐不会随便杀人。

而这个时候,云芷汐也已经从容煌怀里下来了,但为了配合这家伙的“谎言”,她只好比较“柔弱”的白着脸道:“回宗主,曾氏父子确实是我所杀,但是他们都该死!”

随后云芷汐简单的将城主府上的事情说明,并且提出让紫云宗主派人去求证的建议,还说明了天兵峰朱厚三,宗主峰张千里也参与其中的情况。

紫云宗主闻言,自然是立即安排下去。

随后城主府的穆南山和穆颜,以及天兵峰朱厚三,宗主峰张千里四人,被带到了宗门大殿之上。

在此等威严的场合,任谁都不敢撒谎,当然是老实的交代了一番。尤其是那朱厚三和张千里,更是对于收受常林承诺,而出手帮其作恶的事情供认不讳。

这下子,事情就真相大白了。

常泽山面色惨白惨白……他怎么都没想到,事实的真相居然是这样?!

如此一来,常林别说是死了。他就算不死,就他做下的这些混账事,也会被宗门直接处死!并且除名紫云宗,丢入乱葬岗喂凶兽!

而原本有机会主持公道的楼沧远,此时面色有些不好看,心中也生出了愧疚之意。他知道他还是下意识的,维护了作为天兵峰弟子的常林。

可是谁会想到,常林那等作死的小人,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在他这一峰之主跟前,还能撒下弥天大谎!而且还是在人证物证都有的情况下,如此狡辩反诬陷别人,简直太不要脸了!

然而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楼沧远作为一峰之主,也不可能低头去向云芷汐一介小小弟子认错。可他却不知道,他这样死要面子,却让他在不久后愈发后悔,这又是后话了……

此时此刻,常泽山倒是知道没脸呆下去了,他正是要悄悄的退出宗门大殿。

可是他才后退了一步,一道飘渺气势就将它锁定,这是来自容煌的。

与此同时,火战也已经开口道:“常长老,你一上来就污蔑我徒儿,你这就想走了?”

常泽山被容煌的气势控制住,本就已经很慌乱了,此时闻言更是跪地道:“我……我也是被常林那小子蒙蔽啊!”

说起来,常林这一次确实害惨了常泽山,但是常泽山却也一点都不无辜。

但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开口道:“宗主,两位师父,弟子云芷汐要申请考核真传弟子。”

闻言,场内包括容煌在内的人都是一愣,显然不知道云芷汐这时候提出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在一愣之后,容煌修长的剑眉就微微凝起,显然他是会意了什么。

“汐丫头,你获得了哪一峰真传了?”紫云宗主摸不着头脑,要说云芷汐进宗门也才一年多,期间半年多失踪在外,可这一回来就说要考核真传弟子了?!

要知道紫云宗真传弟子的考核,一般在被收为各峰真传弟子三年后,由宗门进行整体考核。以检验这名弟子,是否获得了某峰的真传,从此晋升为真正的真传弟子,成为宗门最核心的年轻生力军。

当然,一般来说,能够被当成真传弟子培养的人才,基本都可以通过考核,只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

可是像云芷汐这样,才成为真传弟子一年就要求考核的,根本就没有过!至于容煌,他根本不需要参加任何考核……

“弟子获得的是紫云峰真传,我要考核紫云峰真传弟子。届时想请常长老,指点一二。请宗主,以及两位师父批准。”云芷汐的话一落定。

场上所有的峰主和长老,纷纷是来了兴致!

因为云芷汐这一句话,分明是要挑战常泽山!

要说紫云峰隶属宗主峰一脉,云芷汐既然获得的是紫云峰的真传,那么她一旦挑战常泽山获得成功,谁还敢说她没有考核通过?!

可是!

常泽山可是一名王阶强者!纵然他只是初阶的低级玄王,但他依然是一位成名的封王强者!

然而云芷汐,不过是区区一名高阶大玄师巅峰!

难道说……一众峰主、长老不由想起了,此前火刑等长老所言的,云芷汐在还是初阶大玄师的时候,就已经斩杀了一名玄王的事情……

而这个时候,常泽山这位当事人,已经是挺直腰杆说道:“师兄,既然云芷汐这位弟子要挑战师弟,那么师弟没有道理不应承!但师弟有伤在身,需要一个月的恢复时间,请师兄批准,一个月后由师弟考核云芷汐!”

开玩笑!他堂堂王阶,会忌惮一个小小的大玄师吗?就算她曾经斩杀过王阶的强者,那也是因为对方受伤在身,又是没有防备好么?!

既然这个小贱婢给他机会泄愤,他何乐不为!简直就是求之不得!

不过常泽山也没有大意,他还是申请了一个月的恢复时间,可见他没有小觑云芷汐。但是此时的常泽山并不知道,无论他是否恢复,云芷汐都能完虐他!

而云芷汐的申请,正是要亲手“处决”常泽山!因为若让宗门给他处罚,最多是革除他长老一职,然后面壁思过之类的。毕竟所有的事情,常泽山可以推说是受到常林的蒙蔽。

可云芷汐绝不会让常泽山这么好过!不仅如此,她还要……

------题外话------

公子辣么帅!票呢?

下集章节名:考核三峰!震宗门!

一大波*来袭,各位妹纸请在激动时刻,表忘了撒票,也让我鸡血一下,喵哈哈哈!

特别感谢:dcl0206春【5鲜花】、用悲伤诠释思念【1五星】、15126358297【1月票】、摘新春【1月票】、jewellery【1月票】、13396800279【5鲜花】、xumin227512【1月票】、zj950622【1月票】、*白泡泡【2月票】、rubylee【1月票】、么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