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8章 回宗门,算总账!

常林好色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否则他也不会有十房姬妾,而且还想要纳穆颜,还打着云芷汐的主意。

可惜常林的性福生活,一旦自宫就到头了,这对于他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但若是云芷汐自己动手,没了也就一痛之下的事情,也许还不会那么痛苦。

然而自宫……

常林怎么可能下得了手?!

就是一旁的穆南山,脸色也有些古怪起来。阴损男人那东西,尤其是常林这种好色之徒的物事儿,那可真的是比杀了他还难受!而且居然还要他自宫……

只有穆颜不太懂自宫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也看得出,这对于常林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惩罚,因为常林此时的脸色简直白得惨不忍睹。

“怎么,下不了手?命不想要了?”云芷汐笑得森凉,对于常林这种不把女人当回事的种马,她当然也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师妹……能不能……换一个……”常林真的下不了手,他堂堂一个男人,一旦被去势了,那他以后还有什么颜面在宗门里行走!

对于男人来说,这东西就是面子!那就是挺直腰杆的雄风所在!不能……

“可以,自刎。”云芷汐淡淡的说道,并且好整以暇的提醒,“我数到三,若是你还不选择一个,那我只能让你像曾氏父子一样死了。”

常林闻言,冷汗如雨似的滴答落地,那些汗水在他人模狗样的脸上,淌出了一道道水痕,他知道今日云芷汐绝对不会放过他了。

“一。”云芷汐不急。

常林脸上的汗越发如瀑,是要性福还是要命,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二。”云芷汐徐徐而道。

常林的汗水已经渗入了他的眼睛之中,他颤颤巍巍的捡起了地上,那被云芷汐唾弃的水蛙玄兵。

看起来,相对于性福生活,常林最终还是比较珍爱生命。

“三。”云芷汐最后一声话落,浑身的气息森煞而起!

常林一咬牙,一刀狠狠的下去!

“啊——”痛苦的惨叫,从常林的嘴中散出,他的胯下也冒出了滚滚鲜血!

这个时候,穆南山伸手捂住穆颜的双眼,这个真不能看啊……

可是穆颜已经看到了……

常林痛苦的捂着胯下,一面迅速的要吞服一枚丹药止痛疗伤,可是一柄飞刀却将他手中的丹药打掉!

“师……师妹……”常林好像痛得要晕死过去了。

可云芷汐却一脚,直接将他血淋淋的胯下一踹!

“啊——”惨叫的常林,被踢飞数丈,这一回是真正的那什么都被踢爆了!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云芷汐口气森凉道。

常林痛得呼吸都快停止了,可是闻言他不敢怠慢,急忙是连滚带爬的滚出了城主府,一路留下一条血淋淋的痕迹……

常林原本还想着伤势可以吞服丹药恢复,所以他本是糊弄云芷汐的。可是云芷汐最后这一脚,却完全断了他的“生路”!

爆了……废了——

常林痛苦的摸爬出城主府时,心中已经知道他这辈子的性福是完了!他对于云芷汐的恨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他此番只要能回到宗门,此后是绝对会倾力报复的!

凉淡的看着常林离开,云芷汐双目之中那股锋锐之势,隐隐要跃然而出。

一旁的穆南山,踟蹰间还是说道:“小汐,常林这种小人你真不应该放过,他肯定是会报复的。要不我派人……”

“不必。”云芷汐摇手说道。常林这种小人的心理,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但她还是将他放了,为什么?难道真的是放虎归山么?

“常泽山,想逐我出宗主峰一脉呢。背后搞了这么多小动作,当真以为我一阶柔弱女子好欺负,这还越来越来劲了,看来这一次要给点强有力的回击,让你等知道,欺负弱女子是很不好的。”云芷汐心中早已有了主意,这一次绝不会让姓常的好过。

一旁闻言的穆南山,简直绝倒!

柔弱女子……弱女子……这是在说谁?!

如果这是说穆颜,那穆南山绝对没意见!可是云芷汐分明在说她自己……她是弱女子的话,天下人都是弱女子了……

杀人不见血,阴人不动手,下手果断狠辣,根本就让穆南山都觉得无可匹敌,就这样的小姑娘,绝对是心智成妖的变态!

……

随后穆南山吩咐下人来清扫现场,而三人则往前厅回去。

而才入前厅,穆颜就忽然朝着云芷汐一跪下去?!

“颜儿,你这是作何?”云芷汐伸手要拉起穆颜,后者却摇头道,“云姐姐,我想拜你为师,我也要修炼。”

此前,穆颜对于修炼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再说她本身体弱,自幼也无法修炼,可如今身体基本好了,倒是可以修炼的了。

“你先起来。”云芷汐却并未说什么,而是先将穆颜拉起身。

穆南山因为吞服了云芷汐的丹药,此刻身上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听到穆颜的求请,他却开口道:“颜儿,不得这么强人所难。小汐是宗门里两大峰主的弟子,她的衣钵可不是你想学就能学的。”

“爹……”穆颜经过这一事,是充分的意识到了她的无能,她不想万一以后有事,她还是这样什么都帮不了。

“穆叔,颜儿的体内是不是有什么封印?”云芷汐忽然问道。

闻言,穆南山一怔,显然没反应过来。

“正确来说,我想知道颜儿的母亲,是什么属性的武者?”云芷汐见穆南山完全不知道,转而是问道。

“颜儿母亲?”穆南山呢喃间,就是回答道,“颜儿母亲是个弱女子,没有任何的修为。”

“没有修为?!”云芷汐面色惊讶起来。

本来穆南山的资质虽不算出众,但也算是不错的,按说他这样的人应该会娶一名武者当妻子。当然这也有例外的,毕竟世事无绝对。

可是这就不对劲了……

“不过说起来,此前赠予你的那份《炼神诀》,倒是颜儿母亲的遗物。她曾说过,她的家族祖上也是武者,但似乎受到了诅咒还是封印之类,此后便再无人能修炼。”穆南山解释了一句。

“诅咒,封印?”云芷汐揉了揉眉心,如果是这样的话。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穆南山询问道。

“不知可还有一些颜儿母亲的遗物,让我先看看。”云芷汐可以肯定,在穆颜的体内有着某种没有被开发的力量,这一股力量很强大!

“你稍等一下。”穆南山如今对云芷汐的信任,自是不用说的。若是别人说要看他爱妻的遗物,他自然是不会同意,但云芷汐就不同了。

所以穆南山很快就将穆颜母亲的遗物,都拿到了前厅来,并交给了云芷汐查看。

这是一些首饰,以及几条绢帕等女子物件,都是比较素雅的东西。起初在云芷汐看来,这些也不过是寻常女子会有的物件。

可这里面有一只簪子,却引起了云芷汐的主意,她将之从中取出之后,目光停留在这只簪尾部的一个印记上。

“穆叔,这是你送给夫人的么?”云芷汐看向穆南山问道。

“不是,这是颜儿娘嫁于我时,她就一直佩戴的簪子,她很喜欢这只簪子。”穆南山对这只簪子显然也很有印象。

云芷汐的手指触摸在上面的印记上,随后说道:“这支簪子不知可否借给我几日,我想拿回去拓一支。”

“这有什么问题么?”穆南山神色一紧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好看。”云芷汐没有多言,只是如此说道。

穆南山微微狐疑,但看着云芷汐的神色,他并未多问,而是点头说道:“好,你拿去吧。”

“多谢穆叔。”云芷汐将簪子收起来,目光看向了穆颜。

“云姐姐,我……”

“你的情况有些特殊,我要回去问问我师父,再做定义。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穆叔可以先教你一些基本的修炼内容。”云芷汐并未将穆颜身上的情况说出来,毕竟她也有些搞不懂。

“小汐你不必为难,颜儿这里我会教导她的。”穆南山伸手将穆颜拉入怀里,他知道女儿是这一次被吓到了,才会想要修炼的。说起来都怪他这个做爹的没用,不过女儿想修炼是好事,就算是为自保也是好的。

“嗯。”云芷汐点点头,才再度说道,“穆颜体内的毒素,让我再看一看吧。”

“有劳小汐你了。”说起这事,穆南山也是记挂着的。

随后云芷汐重新给穆颜诊脉,发现她体内的毒素已经消除了。不过——

云芷汐在穆颜的经脉里,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的波动,不像是玄劲波动,但却似乎有点相似?!

“小汐,怎么样了?”穆南山见云芷汐神色沉凝,不由紧张的问道。

“没事,颜儿的毒已经清除了,对她以后的生活不会有影响。”云芷汐说道。

“太好了。”虽然知道穆颜已经基本没事,但从云芷汐嘴里听到这句话,穆南山还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谢谢云姐姐。”穆颜自己的身体她最清楚,若没有云芷汐,她如今每月还要忍受那种可怕的痛,兴许已经痛得没命了。可是自从被医治过后,她就不曾痛过了,就这一点已经足以让她满心欢喜。

“多说就客气了,再说我也不是白治的。”云芷汐揉了揉穆颜的脑门,轻笑着说道。有时候看着穆颜,她总会想到很久很久以前的自己。

在还没被发现古武天赋时,她只是一个跟寻常孩子一样,每日上幼儿园,回家坐等吃饭,然后听妈妈讲故事睡觉的寻常小姑娘。遇到陌生人会紧张,遇到突变会慌张……看到父母被抓走,而她不得不与父母离开,她起初还只知道哭。

但后来她知道,哭是没有用的。谁都不会同情她,谁也不会帮助她,她只能靠自己,只能自己救赎自己,这就是她的道路……

其后随意说了几句后,云芷汐便起身告辞了。

离开城主府时,已经是太阳西斜,她这一路耽搁了半天的功夫。

进入紫云宗后,云芷汐原本的路径是想要直接往紫云峰回去的,毕竟那人已在峰上等了她半天,她要是再不回去,他该要去山门那里等她了。

不过事与愿违,云芷汐才刚上山门,就被人拦住了。

“云芷汐,天兵峰有请。”拦住云芷汐的人,她倒是认得,这不正是方才被她打过一顿的朱厚三么?

“你确定你要拦我?”看着朱厚三,云芷汐戏谑的笑道。

闻言,朱厚三浑身一哆嗦,头皮简直发麻道:“云姑娘,这是常长老的命令,在下不过是奉命行事,请你莫要难为在下。”

对于云芷汐的杀人手段,朱厚三真是怕死了!若不是为了赎罪,无可奈何之下他才不会接下这等苦差。

“滚。”云芷汐跟朱厚三又不熟,谁管他难不难做。

闻言,朱厚三面色一变,却不敢有任何不敬,只是说道:“云姑娘,您还是去一趟天兵峰吧,毕竟您天兵峰上可还有一位好友在,可别……”

“什么意思!”云芷汐目光一寒,盯着朱厚三的眼神中,充满了森森的煞气!

天兵峰上的大牛,是跟她一起从紫云营出来的,对于她来说就是伙伴,结果朱厚三这句话,是要威胁她么?!

“是常长老……”朱厚三被云芷汐的眼神吓了一跳,他发誓这辈子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眼神!可这居然还是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身上散出来的!这简直太恐怖了!

“老杂种!这可是你自己在找死!”云芷汐本来就要找常泽山算账,否则她不会放常林回来,但是她没想到她还没找上门呢,常泽山居然就先下手了!

虽然云芷汐并不认为,常泽山敢对大牛下手,毕竟大牛是天兵峰峰主亲传弟子。但她跟常林有仇,不能让大牛被牵扯进来。

然而无论如何,常泽山既然敢用大牛来威胁他,那么今日这前后的账,就该要一起清算了!

打定主意,云芷汐已不做停留,飞速就朝天兵峰而去!

那时朱厚三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少女的影子就消失了……

“好快!”朱厚三见识过速度最快的人,就是张千里,可是眼前少女的速度,绝对在张千里之上!

朱厚三翕了翕唇,定了定神后才跟着飞掠回天兵峰。

……

云芷汐很快抵达了天兵峰脚下,她在出示了令牌后,便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了天兵峰之顶。

看着不远处的天兵峰大殿,云芷汐懒眸敛了敛。

原本对于常泽山,因是尊他为长辈,或者说念在同属宗主峰一脉,云芷汐算是比较客气的了。

毕竟说起来,她也隶属宗主峰一脉。这宗主峰上的长老,都是他的太师叔。而峰上的弟子,都是她的师叔。她的辈分在宗主峰是最小的,因为她那个年轻的变态师父容煌,是宗主峰的大师兄。

然而常泽山这个老贼,却屡屡跟她过不去,当真是把她当成软柿子来捏了!

“老当我是软柿子么?”云芷汐轻轻说了一句,心中已有了最终的决断。这一次,她要彻底解决所有事情!

天兵峰的大殿,就在峰顶之上。此时云芷汐走上来,已是快要抵达大殿。

然而她才一上到峰顶,一道身影就快速的掠过来,并且是直接将她给挡住了!随后还拉着她,朝着一旁的一处隐蔽之地过去。

“芷汐!果然是你!嘿嘿,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该被常泽山控制住的大牛。

不过看起来大牛确实没事,显然常泽山还不敢对风从如何,又或者说天兵峰峰主楼沧远,不可能让常泽山对大牛如何。

“我很好,什么事都没有。”云芷汐按住大牛的肩膀道,看着青年愈发拔高的身量,还有已经进阶到了大玄师的修为,她很是高兴的在他胸口落下一拳,“大玄师了,看来在天兵峰这里,你长进不少。”

大牛闻言,有些不好意识起来,他憨厚的搔了搔后脑勺道:“这是师父对我好,对我的教导没有任何保留。”

“那也是你肯努力,才会有如今的成绩。”云芷汐可是知道,从玄士阶要跨入大玄师阶可不容易。不过看起来大牛天赋不错,在有充足资源,并且能得到悉心栽培的情况下,长进得很快。

“嘿嘿。”对于努力这一点,大牛倒是没有否认。

“芷汐,你现在还是不要去大殿里,我跟你说……”事实上朱厚三并没有说错,大牛确实被控制住了,他不能离开天兵峰。但这并不是常泽山的命令,而是天兵峰主下达的指令,这事情当然与云芷汐有关。

“现在他们就在殿内等着你,你不能就这么过去。就算要进去,你也要去找火峰主来撑腰,否则对你不利。”大牛建议道。

大牛虽然憨厚,但是他并不愚蠢,关于常林告状一事,他也试图过去替云芷汐辩解。但是他的师父楼沧远让他不要掺合此事,并且还限制了他的出行,显然怕他背地里掺合进去。

“你师父听信了常林的话?”云芷汐眉头微皱道。

“这倒没有,他也想听听看你的解释,但是常林把他叔公,也就是宗主峰的常长老找来撑腰了,我怕你会吃亏。”大牛忧虑道。

“不怕,只要你师父不是跟常泽山一伙的就没什么。”云芷汐不在意的说道。

“可是……”大牛还要说什么。

但云芷汐已说道:“我总不能一直让师父们撑腰,走吧,陪我进去大殿里,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奈我何。”

大牛沉默了下来,但他看到少女那双懒眸里,有着若隐若现的锋芒起,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一起前往了天兵峰大殿。

而在云芷汐和风从抵达大殿内时,天兵峰的主要人物都已经位列其内了。

天兵峰峰主楼沧远坐于首座,其下是宗主峰常泽山,天兵峰然长老,和一位云芷汐不认得的天兵峰长老,而此人正是常林的师父霍青。

云芷汐和大牛进殿之后,大牛就向其师父行了礼。

“见过楼峰主。”云芷汐也给楼沧远行了礼。

“云芷汐,你来了。”楼沧远点点头,已经是开口说道。但他的目光在落到云芷汐身上时,明显就是一缩!

高阶大玄师巅峰!

这个十七岁的丫头,居然已经是高阶大玄师巅峰了?!这等天赋简直是,跟她那个妖孽的容师父,有得一拼啊!

场内天兵峰的一众长老,也都是为云芷汐的修为一惊,因为以她的年纪,这等天赋确实是让人惊叹至极。

“是的,不知楼峰主让弟子前来,是所为何事?”云芷汐就算从大牛嘴里知道了事情的起源,但她还是要如此问道。

“因为我天兵峰上出了一桩事,正是跟你有些关联,所以才请你前来峰上做解释。”楼沧远对云芷汐并没有偏见,所以口气也是客气的。

“楼峰主,此事哪里还需解释,这个小贱婢做下的事情,人证物证俱在,难道还有什么可说的么?”常泽山口气讥讽的说道。

楼沧远面色微凝,还不待开口,云芷汐就看向了常泽山道:“太师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别叫我太师叔!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如今已不是我宗主峰一脉的弟子,而你斩杀天兵峰曾执事,易木峰弟子曾楠的事情,却是罪证确凿。你若老实认罪,便赏你一个全尸,否则就休怪本长老不客气!”常泽山口气阴毒道。

闻言,大牛立即是一怔,随后反驳道:“常长老,你别血口喷人!这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光凭常师兄片面之词,根本不足以作证!师父,你要为芷汐做主!”

大牛虽然不知道事情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他坚决相信,云芷汐不会无缘无故的杀人!

“你这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瞎嚷嚷什么,给我滚一边去!”常泽山根本不将大牛放在眼里,已经是直接喝道。

“你才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偏袒你的侄孙!”大牛不甘示弱道。

“好你个臭小子!”常泽山被大牛一个小辈挑衅,顿时怒火中烧,浑身王阶的气势,就要朝着大牛身上压下去!

“放肆!”这时候楼沧远一声冷喝下。

常泽山身体一颤,知道他有些越俎代庖了,身上的气势顿消,但脸色依然不好看道:“楼峰主,你这弟子目无尊长,你可不要太惯着他。”

楼沧远不悦的斥道:“大牛生性耿直,此前在紫云营受到云芷汐照拂,他现在为同伴仗义言辞,那是他生性善良,并非常长老所言的目无尊长。”

对于常泽山这个老东西,楼沧远本来也看不惯的。对方仗着宗主是他师兄,常常自我感觉好像高人一等似的,对他们这些峰主都是不怎么放在眼里。

但各大峰主都不是什么小肚鸡肠的人,自然没有跟常泽山一般计较,只要后者不要太过分,大家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

可是常泽山此时,却在他楼沧远的面前,要教训他的得意弟子,这简直是太不将他这个峰主放在眼里了!

可被楼沧远斥责的常泽山,脸上挂不住之下,却把气撒到了云芷汐身上,“云芷汐,曾氏父子难道不是你杀的吗!”

这时候常林也帮腔道:“云芷汐,你杀曾氏父子,我和朱执事,张执事都在场,那可是我们亲眼所见,你敢不承认?”

面对两常的对峙,云芷汐一脸凉淡,眼神讥讽的看着他们道:“不错,曾氏父子就是我杀的。”

“好得很!你既然承认残杀了同门,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直接自裁吧!否则到时候宗门直接处置,你身败名裂还要泼了宗主峰一脉污水,说我们宗主峰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叛逆!”常泽山本来以为还要多费唇舌,没想到云芷汐自己一口承认,当真是心头爽快极了!

那常林闻言,更是心中乐开了花,他现在恨不得云芷汐死,最好身败名裂而死!

“这位常长老,你是脑子有病吗?”不想云芷汐却冷眼看着两人,语气嘲讽的说道。

“你!孽障!”常泽山简直要被气吐血了,他一怒拍桌而起,瞬间一个大掌从天而下,竟是直接朝着云芷汐,就这么拍下去了!

常泽山堂堂紫云宗长老,屡次三番被云芷汐挑衅,如今又被当众骂说他脑子有病,他简直是忍无可忍了,所以就直接出手了!

“芷汐!”大牛一阵惊恐大叫!他可不知道云芷汐如今的修为如何,但是他知道紫云宗里的长老可都是王阶的修为!

那时候无论是大牛,还是在场其他人都是吓了一跳!谁都没想到常泽山会忽然暴起的动手,这速度简直是雷厉风行!

就是手坐上的楼沧远,想要阻拦也已经来不及了!但他还是打出了一掌,试图救下云芷汐。

“混账!”那位跟云芷汐有些交情的刻板然长老,此时看到常泽山出手,已经是大骂一声,可是他的出手也来不及了!

因为云芷汐就在大殿中央,距离坐上的他们并不遥远,而常泽山又是名副其实的王阶!

可就在所有人惊骇的以为,场上的小女娃还被拍死的瞬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常泽山本来以为,按照他的修为,还有忽然暴起的突击,就选在楼沧远等人的干扰下,要不了云芷汐的小命,也能将她重创!甚至是打残!

也唯有如此,常泽山才能解心头之恨!

可惜无论是常泽山,还是在场的其余人,都低估了云芷汐的实力!

只见常泽山一掌拍下去,云芷汐的身上散出了一层火红色的尊贵光芒!气息之中隐隐有凤鸣的峥嵘之势,却是完全的扛下了常泽山一击?!

所有人目瞪口呆!

简直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天兵峰楼沧远,以及天兵峰的长老都没有眼瞎,他们都看得清楚,云芷汐的修为是高阶大玄师巅峰!

确确实实的高阶大玄师巅峰!

可她居然硬撼了常泽山一掌?!

就算常泽山那一掌,因为楼沧远出掌的缘故,而打得有些偏了,可是大部分的力量,还是压在了少女的身上啊!

“废物!”可云芷汐抵挡了这一击还没完,她还冷冷的盯着常泽山讥讽道!

常泽山脸色顿时红如猪肝!他堂堂一个王阶长老,居然被一个大玄师阶弟子骂废物!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贱婢!我要杀了你!”常泽山彻底的愤怒了,他立即以王阶之能召唤天地灵气,他发誓他一定要杀死这个贱婢!

此时此刻,常泽山已在怒火中失去了理智,他完全什么都不想了,他发动最大的王阶之能,将天地灵气疯狂召集,他今日必杀此女!

------题外话------

近日亲们请自备好爆米花、瓜子等一类看大戏必备零嘴,必要时手要拍案而起~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

推荐好友漫觞的异能女强文——【养兽成夫之天才纨绔妻】火爆连载,精彩不断:

前世:她剜肉割肤,终复绝色容颜。却不想,出色容貌反成了最毒的催命符!

今生:她冷然狂傲,发誓重获新生。却不知,耀眼风华疯靡了多少人的心眸!

云家无盐奇丑女,一朝重回十六岁。

这一世,她绝不再让他人主宰自己的命运!

这一世,她定要改写曾经狗血平凡的人生!

重生得古灵,修仙炼药寻宝断相,样样不落人后。

霸校园,整贱男,收灵脉,创产业。

曾经欠她、骗她、害她的,她都会千倍百倍之讨回!

且看,曾经的懦弱无颜女,如何华丽逆袭、浴火新生,一步步攀上绝世巅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