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7章 死!迷!仇!【二更】

常林趁着云芷汐被曾楠吸引注意力的瞬间,开启了腕上的机关,瞬间一个金蝉丝网,就将云芷汐完全罩住!

金蝉丝网,这可是非比寻常的灵宝,与王兵乃是同一级别的宝物。是常林晋升为三级炼器大师后,宗门赐给他的奖赏。

一名三级炼器师,放在东域任何一个宗派,都是炙手可热的存在。毕竟炼器师是和炼药师一样地位尊崇的职业,对于宗门的贡献也都非比寻常。

所以常林一经成为三级炼器师,他就拥有了堪比王兵的防御型金蝉丝网奖励。

此时,眼看云芷汐被罩住,常林淫声大笑道:“哈哈哈,小贱婢,你不是很厉害么?你打啊,你倒是打啊!”

看到这等局势,曾贺锐三人全都松了一口气,各自摸了丹药吞服下去。

毕竟金蝉丝网,那可是连王阶都不可能挣脱的存在,云芷汐再怎么强,她也不过是一名高阶大玄师巅峰,不可能强过王阶!

而事实上,云芷汐单凭她自己的修为实力,确实不足以挣脱这张网,可见金蝉丝网确实名不虚传。

“你们,你们放开……”穆颜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挣扎着要喊常林他们放了云芷汐,可是扣住她的曾楠,却是掐住她的颈道,“颜儿妹妹,你还是想想你自身的处境吧。”

穆颜被曾楠卡住了颈,最后的声音根本都发不出来,可是她双眸却紧紧的盯着云芷汐,她不能让她的云姐姐受难的,她自己如何都不要紧,可是云姐姐是救过她的恩人,那是被她当成了亲姐姐一样的亲人,她不想亲人们为了她受难,她不愿意!

这一切都是他们这些坏人的错,是他们的错!他们该死!他们都该死!

也就在那一刻,穆颜识海中忽明忽暗的亮光一颤,一道古老的印记,拓在了她的识海之中……

“混账!你们难道就不怕宗门的惩戒么?你们快放了小汐,宗门峰主的怒火,绝不是你们承受得起的!”被捆住的穆南山大声喝道,他不能眼看着自己女儿保不住,还要让云芷汐也跟着受累。

“我呸,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他们怒火再胜又能如何?”曾楠冷笑反驳。

“楠儿,快将人放了,现在已经没有挟持的必要了。”曾贺锐却是喝声说道。

曾楠目光一颤,见到常林已经在看着他了,他心下虽有些不甘,但还是放开了穆颜这柔香在怀的感觉。

可就在曾楠松开穆颜的瞬间,他双目忽然一凸,随后整个人一阵萎靡,就像是濒死挣扎了一下的斗鸡一般,瞬间就倒地不起了?!

“……”看到这情形,所有人都是傻愣住了……这……这怎么回事?!

待曾贺锐回过神来,他才连忙跑过去扶起曾楠,声音忍不住慌张道:“楠儿!楠儿——你怎么……”

可曾贺锐抱起曾楠,却不见他有半点动静,他伸手一探儿子的鼻息,瞬间脸色就是惨白了下来!

死了——

死了……

死了!

曾贺锐犹如被五雷轰顶,整个人都傻掉了!

“曾执事,人怎么样?”这时候常林还走近慰问。

闻言,曾贺锐浑身一抖,才从呆傻中回神,目光便是怨毒的看向了穆颜!

“妖女!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弄死了我儿子!我要你为我儿子陪葬!”曾贺锐忽然暴起,就是朝着穆颜杀过去!

曾楠虽不是曾贺锐的独子,但却是他最疼爱,天赋也是他那些孩子中最好的一个!这么多年来,他都把孩子当宝一样的宠着,哪曾想到今时今日,儿子竟然没了!

曾贺锐双目之中,更是不自禁的淌下了老泪。丧子之痛,让他的理智瞬间被湮灭,一心只想着杀死穆颜!

此时此刻的曾贺锐,哪里还理会此前跟常林的约定,他只认定是穆颜施展了什么妖魔之术,才让他的儿子死得不明不白,所以说什么,他都要杀了穆颜!

可就在曾贺锐一剑挥向不知所措的穆颜时,他忽然双眼一凸,然后整个人萎靡倒地,情况竟然跟他儿子曾楠一样,犹如一只濒死挣扎了一下的斗鸡,抽了一下就没动静了?!

常林等人惊恐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完全搞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看向了柔弱的穆颜。

而被所有人盯着的穆颜,却是小脸苍白的,一步步往后退缩着,看起来好像也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真的不知道。

那时候就是穆南山,也都是被怔住了。

这一切的发生实在太过灵异!

可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动了!

然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浑身仿佛无骨一样的,直接从那张金蝉丝网里——流出来了?!

卧槽!

这是什么绝技!

纵然那个金蝉丝网看起来,该有的缝隙还是能有两个拳头那么大,可是一个人怎么能出来啊!

“你……你……”常林等人都被吓傻掉了……

先不说曾氏父子死得不明不白,简直让人充满了恐惧。如今云芷汐亮出的绝技,更是让人直接目瞪口呆!

这两个诡异的事件,直接让常林等人满心惊恐起来!

“不想跟这父子俩一样,就给我滚。”云芷汐声音寒凉,目光扫在朱厚三、张千里身上。

她虽是杀手出身,但并不是嗜杀成性的怪物。对于那些不曾触犯她底线的人,她不会随便的去杀。

可是曾氏父子的作法,已经完全超越了她的底线!云芷汐平生,最讨厌被人威胁!尤其是拿她在乎的人来威胁控制她!否则当年她就不会,覆灭了自己的家族,带走了她那受困的父母……

曾氏父子,死有余辜!

但云芷汐的目光,却在穆颜身上逗留了一下。因为她虽然出了杀手锏,但曾楠在被她精神力灭杀前一刻,就已经出现了脑死亡的状况……

而云芷汐发现,那时候在穆颜的体内,有某种不明的力量,窜出了她的身体,进入了曾楠的体内。

这时候常林等人,都是目光惊骇的看着云芷汐。因为他们都听出来了,曾氏父子是死在云芷汐的手上!

可是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

没有人知道!

因为不知道,所以朱厚三和张千里,直接被吓得慌忙朝后退着。未知的,就是最可怕的,这是人的本能心理。

下一刻——

只听“嗖嗖”两道声音起,朱厚三和张千里毫不犹豫的,丢下常林逃出这城主府!

开玩笑,他们此前联合曾贺锐,都拿不下云芷汐,此时曾贺锐却死翘翘了,还不知道是怎么死的,他们还打毛啊?!赶紧逃命要紧!

卧槽!

太可怕了!

这都是什么妖法!

而常林一看到强大的助手都跑了,他自然也萌生了退意,当下就悄悄的,悄悄的收了金蝉丝网要逃……

“常林。”可云芷汐的声音,此时却像是魔音一样,响在了常林的耳中。

常林顿住脚步,回身看着云芷汐嘿嘿慌笑道:“那个……云师妹,这都是误会,师兄也是被人撺掇才会来此。现在误会解除了,我们就不要同门相残了,我给师妹送个玄兵怎么样?”

此时此刻的常林,简直要被吓破胆了,他哪里还敢不老实,他非常恐惧会像曾氏父子一样死得不明不白,那他才成为天兵峰真传弟子的美好生活,不是就此到头了么?

常林怎么都没想到,云芷汐会变得这么厉害!要知道此前,此前在冰谷的时候,她不是才初阶大玄师么?怎么现在这么强!

完了!一定不要被杀啊!求不死!

常林此时此刻,心中就只有这一个念想,反正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可叫住了常林的云芷汐,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先给穆南山松了绑,并且给他喂了疗伤丹药,再安抚了穆颜,让他们可先离开。

但穆颜却摇摇头不肯走,她大约是担心云芷汐再被暗算。

见此云芷汐也没强求,目光扫回了常林身上。

常林一接收到来自云芷汐的目光,立即就情不自禁的“咚”一声跪地求饶,“云师妹,您一定大人大量饶了我,只要不杀我,你让我怎么都行?”

“哦?真能这么听话?”云芷汐玩味的看着常林凉笑道。

“一定!一定……”常林抹了一把冷汗,浑身哆嗦的,哪里还有半点此前的神气,他现在都怕死了!

“那你先把这张网的机关交出来。”云芷汐拎着手上的金蝉丝网,倒是对常林这一招暗算很感兴趣。速度这么快,连她都中招了,这可是好东西啊。

“我……”常林的心在滴血!这金蝉丝网,可是他全身上下最有价值的宝贝!否则他也不会连逃跑还惦记着,可是……

“怎么?不听话?”云芷汐凉声说道。

“听!听……”常林简直要哭了,但是他还是得将手腕上的机关脱下来交给云芷汐,然后老老实实的跪着。

云芷汐收缴了金蝉丝网,连并全套的机关,摆弄了一下后就将金蝉丝网受到了机关里,感觉倒是又一个不错的阴人手段。

常林看着云芷汐这么轻易,就将金蚕丝网的使用要诀掌控了,心中更是凉了半截,看来他是别想再要回去了……

“你说,我被逐出了宗门?”收了战利品,云芷汐才开口询问正事。

“是……不是……是……不是……”不想常林这回答,却是完全语无伦次。

云芷汐眉头皱了皱,冷声道:“到底是不是?”

“你只是要被逐出宗主峰一脉,不是逐出宗门。”常林被云芷汐这么一喝,倒是震惊了些的回答道。

随后常林细细道来,云芷汐才知道情况是怎么回事。

原来常林的叔公常泽山,在长老议会上提出了将云芷汐逐出宗门的议案。但是并未遭到同意,可大部分的长老却赞同将云芷汐逐出宗主峰一脉,然后专心的投入到火云峰之下修炼。

可是因为紫云峰峰主,也就是容煌一直失踪,所以这件事暂时就搁置了下来。但因为大部分长老的决议已经通过,所以在常泽山看来,云芷汐被逐出宗主峰一脉只是迟早的问题。

听完常林的叙述,云芷汐才算是明白了事情的情况。原都是那常泽山在搞鬼,她就说嘛,容煌怎么可能逐她出紫云峰,他要是敢这么做,看她回去不削了他!哼!

“师妹……那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吧?”常林畏畏缩缩的,看着沉吟中的云芷汐提问道。

“走?你觉得呢?”云芷汐目光含凉的看着常林反问道。

闻言,常林浑身一哆嗦的,连忙给云芷汐磕头道:“师妹啊!师兄知道错了,此后再不提纳穆颜为妾一事,也绝对不跟城主府过不去了,这以后也绝对不敢跟你做对,求你放师兄一条生路吧,求求你了……”

“现在求饶,你不觉得太晚了么?”云芷汐冷笑的看着地上磕头的常林,声音凉淡道,“早在我刚进宗门的时候,你就窜通了罗帮虎在火云峰给我设埋伏,害我中了那叫什么欲香的淫毒,现在又想要将我和穆颜纳入你房里,你说我能放过你吗?”

听到这里,常林整个人差点崩溃,他更是大力的磕头道:“没有……没有的事,师兄当时只是让他们给抓你,可没敢给你下什么欲香啊!这……这所有的一起都是师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师兄该死!你让我做牛做马都好,求别杀我——”

“哦?你没给我下毒?”云芷汐眸光一挑,声音更寒道。

“不……不……”听到云芷汐口气不对,常林知道阎王要跟他约会了,顿时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连忙是坦诚交代,“我就让他们下了烈女荡,没有下什么欲香啊!”

常林虽然恐惧害怕,但是他脑子还没坏掉,此时还能感觉到,那什么*肯定是更不好的东西,他当然不会多揽下一宗罪啊!

“不是你下的?”云芷汐眉头一皱,看来当日在火云峰上,对她下手的还有一拨人。

“不是不是!我绝不敢欺瞒!”常林浑身的冷汗已湿透了他的外袍。

“谅你也不敢,可你这废物,我留着也没什么用。”云芷汐知道,常林这时候还真不敢撒谎。

闻言,常林脑袋一轰,只觉得完了!

“我……我是三级炼器师,我可以无偿为你炼制中品玄兵!像是这个,您看!”常林不想死,连忙把一柄玄兵递给云芷汐。

云芷汐捡起一看,简直吐槽得不能再吐槽,“水蛙兵魂的玄兵,这么弱鸡的兵魂,你也好意思拿来炼器?”

水蛙,灵兽排行榜最弱的灵兽,什么附加属性都没有,就是成群出现比较壮观,光是灵力也能碾压死对手。

可是一只水蛙的战斗力,简直就跟玄士差不多……

那么这等弱鸡兵魂,请问它被武者用了,能达到什么争强战斗力的目的?

当然这也不怪常林,他能将水蛙的兽丹融入武器已经是不错了。毕竟越是强大的兽丹,想要被锻融入武器之中,就是越发困难的事情,以常林的能耐,能融水蛙兽丹不错了。

云芷汐的吐槽和讥讽,顿时让常林脸色红成了猪肝色。他当然知道水蛙兵魂弱,可是那也是兽丹凝成的兵魂啊!

要知道他炼成了这一柄中品玄兵后,他的师父还很是夸奖他,就是峰主都是赞赏有加,可到了云芷汐嘴里,却是如此不济,这让他心里十分难受。

“要不,要不我以后再给师妹炼制一柄?”常林求请道。

云芷汐将手上的水蛙玄兵丢还给常林,口气不屑道:“免了,就你这手艺,你还是拿去糊弄别人吧。”

“那师妹……”常林脸色惨白,他最得意的玄兵云芷汐看不上,那他这条命还能保得住么?!

“想要留你自己一条狗命,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云芷汐这时候,却给了常林一个希望。

“什么办法?师妹你尽管说,师兄我务必照办!”常林闻言立即是兴奋的拜道,不用死了啊!只要不用死什么都好办!

可是接下来,云芷汐的话却让他仿佛跌入了冰窖之中,浑身简直寒得不能再寒了!

“挥刀自宫,我就考虑放了你。”云芷汐寒凉的声音,犹如魔鬼之音的炸响在常林耳边。

挥刀自宫……

挥刀自宫!

------题外话------

二更到!休息日加更,看在我勤奋的份上,有票的妹纸就给吧。头有点疼,先去睡个回笼觉,回来接着虐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