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5章 小人得志,鸡飞蛋打

“那我先走啦。”此时,云芷汐却拉下他的手掌,垂下眼帘的说道。

“嗯。”容煌松开她的脸儿应了一声。

云芷汐抬头看着他,眼神里多了一丝调皮,她忽然搂住了他的颈,娇艳的唇在他性感的唇边,“啵”的一声落下来一个吻。

容煌一怔!显然没有料到她会偷袭!他……

可云芷汐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她的身形已滑掠而逝,瞬间朝着紫云城的城门落了下去。

等到容煌反应过来,他看到云芷汐已经快进城,正与城门的守卫说着什么了。

容煌墨目凝着清清的柔光,他修长的手指落在了嘴边,那方才被偷袭的地方,他眉宇间晕开了一圈圈柔软的笑意。

他这一笑,那含着高远的眉宇,那如画的丹凤双眸,那清俊如玉的容颜,都在这一刻染上了一层,如他那性感薄唇般的桃色,如一树含苞待放的桃花,在一层层绽放着盎然春意。

容煌,他本是一幅清雅飘渺的,意境深远的水墨画卷,他的胜雪白衣,他的墨色发丝……只有黑与白的色调。

可如今他这一卷水墨画卷里,多了一树娇花朵朵绽放的桃儿……那桃儿乱了他的心,入了他的心,融了他的心……

那时候偷袭了美男的云芷汐,已经在进城瞬间被拦下了。

“进城先交管理费。”左边的一名守卫开口说道。

云芷汐二话不说,直接亮出了她紫云宗的令牌,这令牌一出手,那挡住她的城门守卫立即分两边散开,然后恭恭敬敬的给她行了礼,“见过大人。”

“好,好。”云芷汐大约心情有些小激动,已经伸手一拍的,朝着两人的肩膀上一搭,然后直接走进了紫云城。

可她这一个小动作,直接让守城的两个当值护守卫,高兴得几乎泪流满面。

“紫云宗的大人,她夸奖我们!她说我们好!”其中一个守卫,十分夸张的呼叫道。

“没有错!就是这个意思!”另外一个也明显很激动。

“这下好了,看来我这守门的差事要熬出头了!”

“要是能给这位美丽的大人当跟班,那一定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

在两位守卫天马行空的臆想间,云芷汐已经进入了紫云城,并且朝着她自己的小院而去了。

因是回自家院子,云芷汐没有刻意的遮掩气息。可当她才靠近小院,一道人影就快速的掠出来,还伴有张天茂的声音,“来者何人!”

不过张天茂一掠出来,就看清楚来人是云芷汐,顿时就是大喜的,朝着云芷汐单膝跪拜道:“天茂见过小姐!”

“快起来吧,都说了不必这么多礼数。”云芷汐挥手说着,懒眸在掠过张天茂时,忽然一亮的说道,“天茂,你突破了?!”

云芷汐本来还想着,要给张天茂炼制一枚金刚丹,供给他突破回大玄师阶,可是没想到她还没给呢,张天茂就自己突破回来了!

张天茂恭敬的回道:“是的小姐,这多亏了您当初给属下解毒时,还给属下做了固本培元,属下这才有今日这番造化。”

原来半年多前,云芷汐在给张天茂解顽毒时,也顺手的给他做了一次固本培元。而张天茂的天赋本就不俗,若非身中奇毒,哪里会轮到到那般田地。所以在经过这半年多的恢复后,张天茂就自行的,重新突破到了大玄师阶。

“不错,这可是好事,来!我们去喝一杯,给你庆祝庆祝。”云芷汐知道,在这紫云城里,张天茂也没其他的相熟朋友,这等喜悦之事怕是无可分享。

而云芷汐虽然是收张天茂为仆,但她对包括贪狼在内的属下,都从来没当成所谓的仆人看待,反而更像是把他们当成了团队的伙伴,时刻都能让他们感受到她的坦诚情义。而她这种下意识的做法,也让她此后的属下,都会心甘情愿的,死心塌地为她卖命。

此时云芷汐话说完,已经先走在了前头。可是她身后的张天茂,却是迟迟没有跟上来。

“嗯?怎么不走?”云芷汐回头看着张天茂问道。

张天茂盯着云芷汐,有些踟蹰的问道:“小姐,我看您这修为好像是突破了?”

以前张天茂就知道,云芷汐是初阶大玄师,可是他如今突破了,却感觉云芷汐比他还强大不少。

“嗯,是突破了。”云芷汐点点头。

“属下感觉,小姐好像比我强很多?”张天茂不太确定的说道。

“不错,因为我比你高出了两大阶。走吧,别磨叽了,我一会还回宗门呢。”云芷汐淡淡的回答道。

“高出两大阶?!那就是……高阶……大……高阶……”张天茂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置信!但在震惊之后,张天茂对云芷汐就生出了更多的尊敬和崇拜!

要知道云芷汐今年还不到二十岁!但她已经是堪比三级炼药师的神医,真正的二级炼药师!不仅如此!她如今还是一名高阶大玄师!

这根本就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全才!炼药、医术、修炼全不拉下,这等能耐无论去到哪儿,都绝对是人上人的尊贵存在!

随后在酒楼里,云芷汐给张天茂简单的庆祝了一番,他们便重新回到了小院之中。

“天茂,我这就要回宗门了,我这里有一件事要让你去办。”云芷汐开口说道。

“小姐尽管吩咐。”张天茂如今对云芷汐,那是惟命是从,自然是毫无二话。

云芷汐点点头,取出了此前在蛇族大城时,她就炼制准备好的不少丹药,以及一些其他的修炼资源,全部交给了张天茂。

这其中的收获,当然九成是打劫所得,如今云芷汐将它们全部拿出来,统一整理的装进一枚储物戒里,并叮嘱张天茂道:“这些资源你帮我带回去我家,我家便是青城县的云家堡,你拿着我的信物先去找贪狼,他也是我的属下,你跟他说……”

让张天茂回青城县的计划,早在云芷汐打劫黑蜂佣兵团后,她就已经设想到了。

云芷汐知道她的修为虽然提升了不少,但是与王阶相比还是很弱,她目前的首要目标依然是提升自身的实力,好领略这个世界更高层的风光。

而在她自身强大的同时,她希望身边的人也跟着一起强大起来。

她不希望有朝一日,她已经攀越上了这个世界的巅峰,走向了更大世界的时候,她身边的亲友还在实力的最底层苦苦挣扎。

所以她要未雨绸缪,先做出一系列的安排。

“告诉我爷爷云傲城,让他不用为丹药担心,该怎么用就怎么计划,我会定时安排一些回去的。至于这些是给你的,而这枚储物戒以后也归你所有,好好干!”云芷汐交代完了之后,也给张天茂单独提供了一些修炼资源,并将储物戒送给了他。

“天茂必不负小姐所托!”张天茂再度跪地拜道。

一枚储物戒,在紫云宗里甚至是真传弟子才能拥有的,这等级别的宝贝,云芷汐直接送给了他,这让张天茂知道,云芷汐曾经的承诺不会错,她真的有能力也愿意不亏待他!

至此,张天茂为云芷汐卖命的心,就愈发的坚定了!一个重情义的主子很重要,一个有能力的主子很重要,一个肯舍得的主子更重要!

“好了,起来吧,你休息一下,明早再出发。”云芷汐拍着张天茂的肩膀道。

“小姐,属下……属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这时候张天茂却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直接说。”

“属下想顺道回一趟家里,属下家就在紫云城通往青城县的途中,属下会先办完事再回家一趟,请小姐允许。”在张天茂看来,他如今是云芷汐的仆人,按理说是不可以随便回家的,可是他自出家门以来,已经三四年没有回去了,家里的老母亲……

“说什么傻话,你就直接先回家,见了亲人之后,再踏踏实实去青城县里办事,我这事也不急。”不想云芷汐却道。

“多谢小姐成全!”张天茂狂喜的磕头拜道,心中的感动自不用提。

“那我先走了。”云芷汐交代完,便不做停留的离开了小院。

而张天茂目送云芷汐离开时,手掌轻轻的握了握拳,“小姐是我张天麻的大造化,而我只要踏实为她卖命,她定不会亏待我。”

张天茂对云芷汐的信心,非常的足!

……

自小院中出来之后,云芷汐本想着直接回宗门,毕竟峰上有人在等着她呢,但她又有些不自禁的紧张,想想还是先去看穆颜。

毕竟穆颜身上,虽然因为有仙梅花在身,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去看一下还是比较放心,反正也耽搁不了多久。

如此打算下来,云芷汐就直接去了城主府。

可她这一到城主府,却发现府上大门紧闭的,看起来气氛也十分寂寥,完全不像是此前来的那样。

“啪啪”云芷汐上前扣了门,可她敲了好一阵,也没见有人来开门?

“怎么回事?”云芷汐眉头微蹙,便是退了下来,想要直接翻墙进去。

但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哐”的一声打开了,随后从内里现出了一名身着紫云宗外门弟子服的青年。

这人连抬头看云芷汐一眼都不曾,就不耐烦的说道:“什么人老敲门,烦不烦!”

闻言,云芷汐眉头一皱,开口就道:“我有事求见穆城主,劳烦两位大哥通报一下。”

“这里没有什么穆城主,我警告你别再来敲门,否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名紫云宗外门弟子凶巴巴的撂下狠话,就直接“啪”的一声,重新将城主府大门关上了!

从头到尾,此人连看都不看云芷汐一眼,这才叫做真正的目中无人……

可听他这话,云芷汐不由愣住了!

“没有穆城主?”云芷汐想不懂,难不成她离开紫云宗这段时间,紫云城还换了城主?!

狐疑的看了一眼城主府,云芷汐还是打算进去看一下,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随后云芷汐掠身进了城主府,并且直接朝着穆颜所在的小院而去。

这城主府她虽然只来过一次,但是因为前一世的职业本能,她会下意识的掌控城主府的布局,所以对于她来说不可能找不到方向。

因是不知道此间什么情况,云芷汐下意识用了隐身诀,以避免被人发现,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很快,云芷汐就抵达了穆颜的小院,可她刚到垂柳下的楼阁,在察觉了穆颜的气息之后,正掠身上去准备敲门时,她就听到——

“小姐,快过去吧,常大人说您要是再不去,他就要亲自过来了,到时候……”这是一名婢女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和慌张。

“我知道,但我想再坐一下。”这是穆颜独有的恬静声音,但此时她的话语中带着抑郁的愁绪?

“小姐……这一次我们是没有办法了,穆青少爷被调离宗门,那位可能会伸出援手的神医姑娘,如今也失踪了大半年……”

“我明白。”穆颜应了声,却是又说,“小荷,我真的很不喜欢那个人,可是我若不嫁过去,爹一定会受苦的。如果我现在修为很厉害,像云姐姐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欺负我们了是不是?”

“小姐……您别多想了,其实常大人也不错,至少是个炼器师。”

穆颜轻笑了一声,那恬静的笑声里蕴含着淡淡的不甘,对于一个少女来说,成亲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女不希望与自己喜爱的人在一起,可是她却连这一点心愿,都没办法达成么?

“走吧。”穆颜起身说了一句。

而就在穆颜要出来时,一道声音忽然自楼道中一喝道:“什么……”

可此人的喝声未出,现出身形的云芷汐,就已经将他的颈直接“咔擦”一声的捏碎了。

穆颜一走出来,就看到了云芷汐干脆利落杀人的一幕。

“云……”穆颜正是一声惊呼,然后就赶紧捂住自己的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而她身边的婢女,却是被吓得正要尖叫,但云芷汐的速度快,已经一掌将人劈晕了。

“云姐姐。”穆颜有些难以置信,似乎感觉是在做梦。

“进去说。”云芷汐说着,已经拉着穆颜进屋。

云芷汐的行动快速,根本没有惊动任何人。

“颜儿,这是怎么回事?”进屋之后,云芷汐就询问道。

穆颜这时候,大约是确定了不是在做梦,可听云芷汐一问,她却扑进了云芷汐怀里,更是忍不住的哭泣起来。

云芷汐懒眸微凝,轻手拍着穆颜的背安抚着。她是知道这个小姑娘,其实是一个很坚强的人,轻易不会这样哭起来的。

而穆颜在哭了一阵后,说起发生的事情,也确实让她非常的屈辱!

这事情说起来是这样的——

原来穆颜自身体慢慢恢复之后,身心也渐渐的比较活泼。穆南山觉得,孩子过去十几年,过得也太过孤僻了,就想带着孩子多与人接触,慢慢的跟正常人一样生活。这个出发点自然是好的,对于穆颜今后来说,也是十分有帮助的。

可是问题却又出在了这个上面,为什么呢?

穆颜真实的年纪已经是十六岁了,正值如花似玉的年纪,加上她身体在慢慢的康复,以前那种营养不良般的瘦弱,已经是一去不复返,反而出落得像娇花一样美丽。

在一次穆南山将穆颜带进紫云宗,去见老朋友曾贺锐时,这曾贺锐的幼子曾楠,就一瞬间被穆颜的美貌吸引了,立即表现出了求亲的意愿。

而穆南山想着,他总是要老去的,能为穆颜找一门好亲事,那自然是不错的。再说曾楠此子资质也还可以,二十二岁的高阶玄士,易木峰的内门弟子,三两年内还有望突破大玄师。

再加上曾贺锐与穆南山交情也还不错,知根知底的,穆南山就觉得这亲事可以办下来。于是两个老家伙,就合计起了这桩亲事。

本来如果是这一桩亲事,倒也算是门当户对,曾楠对穆颜倒也是极好。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天兵峰的常林忽然造访。

常林一看到穆颜,顿时就是惊为仙子!要说也还真不夸张,穆颜本就生得眉目如画,此前是因为身体不好,才会看起来比较瘦弱,好像并不是那么出彩。

可如今的穆颜,身体养好之后,面容也长化开了,精致如画的五官,再加上她本身这柔和恬静的气质,说是仙子下凡也绝不为过了。

于是穆南山和穆颜的麻烦也就来了!

当然,若是只因为穆颜长得漂亮,也还不足以让常林做出抢亲的事情。

可是,常林一看到穆南山,就知道穆颜是穆南山的女儿了,于是常林就真正的打起了穆颜的主意。

为什么呢?

看官别忘了,常林多年前可是跟穆南山,有过不和谐事件发生的。就常林这种小人,当然是一直记得的,不然怎么能号称小人呢?

所以,常林还是要报复!他就是要跟穆南山过不去!

当然,若常林还只是一名天兵峰内门弟子,那么他不敢直接的,去得罪穆南山和曾贺锐两名外门执事,再说还有穆青可也是内门执事。

然而,常林如今已非昔日吴下阿蒙,他不再是那个天兵峰的二级炼器师而已。他在某一次炼器的时候,瞎猫撞到死耗子的,将一枚兽丹融合进了武器里,成功的炼制成了一柄中品玄兵。

尽管这是一柄有瑕疵的中品玄兵,但常林还是因此,被册封为三级炼器师,并且被授予天兵峰执事之职,还被晋升为天兵峰真传弟子!身份权利水涨船高,再不是从前可比。

于是,如今的常林想要刁难穆南山,简直就跟喝开水一样容易。

但穆南山起初还不知道,常林打着这坏心思,还一门心思与曾贺锐,商议着两孩子定亲事宜。

谁知!就在亲事基本定下的时候,曾贺锐忽然改口拒绝了亲事,并且还极力的劝说穆南山,将穆颜许配给常林当第十一房妾侍!

穆南山一听怫然大怒!曾贺锐这位老朋友变卦就算了,可此人居然还如此糟践他女儿,竟然让他女儿去给人当妾!

随后穆南山割袍断义,与曾贺锐绝交!并直接拂袖而去。

穆南山以为,此事到了这里就完了。

但是他没想到,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常林这个小人,在设法将穆青调离了宗门后,就直接请了数名内门执事,来到了城主府里,硬性的向穆南山求纳穆颜!

简直是……

“云姐姐,他们现在就在前厅那里逼着我爹,如果我爹不肯将我嫁出去,他们不仅要让我爹城主当不成,还要将我爹弄死。”穆颜一面抹着眼泪,一面诉说道。

“好大的本事。”云芷汐听完凉笑了一声,语气更是森凉道,“走,你带我去前厅看看,我倒是要见识下,紫云宗里哪个常大人这么大气魄。”

因为在穆颜的叙事中,提到常林的地方,都是说的常大人,一个内门地位很高的执事,所以云芷汐此时还不知道,这个“常大人”,就是天兵峰常林那个小人。

“可是云姐姐,他们都很厉害,你还是帮我想办法给穆青哥哥传信,让他赶快回来就好。”穆颜虽然处境困难,但是她更不想云芷汐受到伤害,她说这些来龙去脉,主要是想要云芷汐帮忙给穆青传信,让穆青快些回来救她。

“就你穆青哥哥,不知道被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你认为等他回来,还能救得了你?”云芷汐反问了一句,已经是拉着穆颜起身道,“放心吧,除非是内门的长老来了,否则谁也不能将你们父女如何。”

云芷汐说这句话,自然是有她的底气的。如今的她,绝对是王阶以下第一人。

“可是……”

“别墨迹了,万一你爹那边硬扛着,你就只能给你爹戴孝了。”云芷汐很清楚,穆南山很疼爱穆颜,他是绝对不会让女儿受委屈的,那么穆南山的情况恐怕不会太好。

“好。”想到穆南山,穆颜也是非常担心。

可就在两人说定,正是要出房门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道,让人非常恶心的嗓音,“颜儿妹妹,你可收拾妥帖了?可别让常大人等太久了。”

穆颜闻言,被云芷汐拉着的手忽然一紧,“来人就是曾楠,我爹以前那位朋友的儿子,现在在替常大人办事。”

闻言,云芷汐点了点头,已是拉着穆颜走出了房门。

而这个时候,来到穆颜房前的曾楠,已经看到了门口的一具尸体,以及昏死过去的婢女,顿时他就是神色一紧,“怎么回事?难道说颜儿妹妹逃跑了?”

想到这里,曾楠正是要破门而入,不想迎面走出来两名美人,直接亮瞎了他的眼!

曾楠本以为,穆颜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姑娘了!可是他没想到,这才一转眼的功夫,在穆颜屋里就多出来了一个绝色美人!

尤其是这美人身姿高挑,身材更是婀娜,犹如一朵艳丽的牡丹,天姿国色十分迷人。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散发着令男人心神摇曳的风采。

这一看,就是个不可多得的绝品!跟穆颜根本不是一个类型,穆颜更像是一朵娇滴滴的梨花,清丽动人十分清新。

可对于曾楠来说,他更喜欢云芷汐这样的,尤其是这身段,简直完美得不能再好了!

“不知这位美人是……”曾楠说话间,那双含色的眼神,就没停止过的,在云芷汐身上转悠。

此前曾楠很喜欢穆颜,但是他不敢跟常林争啊!要知道常林现在可是天兵峰真传弟子,身份地位非同凡响,曾楠见到他都要尊称一声“曾大师”的。

可是现在曾楠觉得,上天对他可真是眷顾,前脚刚“夺走”了一个含羞带怯的小美人,转眼就给他送来一个天姿国色的大美人!

“关你屁事。”然而云芷汐根本没将曾楠放在眼里,她直接拉着穆颜就要走。

但曾楠怎么会同意?他立即就是挡住了云芷汐,并且语言轻佻道:“美人儿,在下曾楠,可是紫云宗易木峰的内门弟子,实不相瞒,在下看上了姑娘,不知姑娘觉得在下如何?”

闻言,云芷汐抱胸打量了曾楠一眼,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双眼明显含着*的青年道:“你这双狗眼,难道没看清楚,我身上穿着什么衣服吗?”

曾楠目光一动,还真别说,他这双狗眼里,只看到云芷汐的容貌还有身段,哪里有将她身上的衣服看在眼里,根本就直接意淫了过去。

而此时一看,他顿时就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把心脏吓得跳出来了!

卧槽!紫云宗内门真传弟子服?!

这个大美人,居然是个内门的真传弟子?!

可是不对啊!

内门的真传弟子,他大多都是认得的,可他完全没有印象,内门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师姐。尤其是这么漂亮的人儿,他不可能记不住的!难道说,她是那个常年带着面纱的碧水峰碧师姐?但看这身段,也不像是啊?!

想到这里,曾楠心中就定了定。

“说来我们紫云宗的真传弟子服确实不错,不过美人儿想要用这个来欺骗在下,那可真是太肤浅了。你若穿给内门弟子服,我倒可能还被你蒙了,可这真传弟子就那么几个,而那些人里可没有一个如你……”曾楠说着,还伸手轻佻的,要摸云芷汐的脸。

可他这才一抬手,手腕就被云芷汐捏住了。

“咔嚓”一声清脆的断骨声起,曾楠这个想要泡妹,但看不清楚形势的傻逼,顿时就惨嚎一声!

“小贱人!你竟敢偷袭!”曾楠在惨叫一声后,顿时怒火中烧起来,身为高阶玄士的他,非常威风的大喝着,便是一勾拳,想要用那一只完好的手,将云芷汐一举拿下。

然而他这一勾拳还没起,他的脸就被云芷汐一飞脚的爆了,然后他这人也顺势被飞踢下了楼道,接着一阵“咚咚咚”的脆响,就从楼道上传出。

“啊——”惨烈的哀嚎,顿时从楼下爆发起来。

云芷汐拉着穆颜走下去时,曾楠正是以狗吃屎的姿势,插在了楼道的十来丈外,那阁楼的木板墙中。因为楼道朝向着院子,所以曾楠的一半身体是在阁楼内,一半是插出到了院子外头的。

浑身多处骨折,完全难以动弹的曾楠,还不知道要怎么出来,就看到了从楼内走向庭院的云芷汐与穆颜。

“你……你是大玄师?!”此时被一脚踢得满脸血的曾楠,正是满脸惊骇的说道。

可云芷汐看都不看他一眼,已经是拉着穆颜离开了。

曾楠双目怨毒的盯着云芷汐窈窕的背影,心中更是阴毒的想道:“小贱人,不管你是何人,一会定叫臣服于我胯下!非把你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

------题外话------

本座【一脸谄媚】:汐儿汐儿!两个常渣不能留了,咱快灭了他们吧!

汐儿【一脸凉淡】:灭人没好处,不干!

本座【顿时绝倒】:卧槽,汐儿你不能这样啊!看文的妹纸都知道,你贪财又喜欢鸡血(鸡血=月票=_=),大家会努力给你贡献滴!请务必努力灭渣!可好……

……

【ps:嗯,本座不会说,汐儿是被本座附身的】

感谢榜在留言区~

推荐好文——《权宠病态萌妻》【昨儿名字出错,请鄙视二缺作者……】

一对夫妻俩有病同治有药同吃的故事。

顾曲幽是个病咖,医生断她命不过20!

而她这辈子做过最病态最无耻的事就是偷那个老男人的户口本写自己的名字,死也要坑他做一回,寡夫!

却不料,坑他没坑成,反而坑了自己。

男人壁咚一声把她抵到墙上:“既然领了证,就要履行义务!”

“什,什么义务?”

“传、宗、接、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