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4章 骑着公子,回宗门。【甜】

见她眉眼有笑意,容煌伸手握住她的后颈,低头轻柔的吻了吻她的发丝,声音里自然的蕴着柔软说道:“可高兴了?”

云芷汐见他这会服软做小,也算做全套了,便不再作他了,这才是从他怀里一翻身的,直接跃上了他的背道:“高兴!”

她当然高兴啦!长期饭票自己做了承诺,以后都给她做很多很多好吃的!还多送了她一个宝贝!她当然心里乐开了花,觉得这一次真的是赚大了!

“小丫头。”容煌轻笑了一声,她的手臂已经圈住了他的颈,修长的腿更是紧紧扣在了他腰间,一只手掌还拍着他的后肩道,“走啦!火战师父肯定还在担心呢,也忘了给他递个信。”

临到了紫云宗,云芷汐才想起她还有一个师父的,这让她顿时拍拍额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若是被火战知道,她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她还有一个师父,不知道会不会吐血的大呼“白眼狼”!

而她这时候的姿势,还真是把容煌当了坐骑,一手捞了颈,一手还要拍他肩膀催他快点走啦……

就两人这姿势,若是被宗门里认得容煌的人看到,不知道要掉了多少只眼睛……眼珠子都直接爆掉了……

最主要被“骑着”的容煌,那清俊的脸上,还染着柔柔的笑意,与他平日里那飘渺绝世,不近人烟的模样,根本就是天差地别,简直是可以亮瞎人们的钛合金狗眼。

可容煌看着,搭落在身前的莹白手臂,再感觉带背上人儿那柔软的身体,他唇上勾起的弧度,就愈发的大了。他的手掌握住她柔软的大腿,背起她腾空而起的,朝着紫云城的方向回去。

他能感受到,云芷汐对他已经越来越亲近了。那种感觉让他知道,也许时候差不多了,也该是时候了,他可以找个适当的时机,好好的跟她“说说”。

嗯……

什么时候好呢?

回宗在紫云峰上,在做饭的时候呢,还是在吃完饭后呢?

还是带她去看……

容煌思来想去着,筹谋着最佳的“表白”时间。

……

距离云芷汐离开紫云宗门,前往冰谷已过去半年有余。

紫云宗火云峰上,火战因为云芷汐一事,已经愁了好些时日,甚至都不能静下心来修炼,总在修炼室里忍不住的来回踱步。

而就在火战今儿,又是想起那出宗门至今未归的小徒儿时,一道人影自高空跃落,出现在了他石室外。

但还不等此人进屋,火战就直接掠身出来,一手就拉住来人道:“师弟,如何了?可是有汐丫头的消息?”

这个来人,正是火战的师弟火刑,他此时面对他这师兄期望的眼神,却只能无奈的摇摇头道:“没有,我将冰谷一带找了个遍,没有发现任何汐丫头的踪迹,也不知道那丫头到底去哪儿了。”

“难道是被风火宗的人抓去了?!”火战一听,却是想到这个严重的问题,如果真的是这样,那……

“应该不可能吧,汐丫头的障眼法很是精妙,而且气息跟冰谷相近,就是我当时都无法找到这丫头的踪迹,想来不会被捉到才对。”火刑回想当日情形,摇摇头分析道。

“可若真的是这样,那这丫头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火战想不明白了。

对于云芷汐,火战抱有很大的期望,甚至对自己那儿子,都不曾这么上心。可是如今云芷汐出宗门数月,却一直没有任何的消息,这让他真的很担心,所以才让刚恢复的火刑,代他出宗门去找云芷汐的踪迹。

可没想到就是这样,也没能找到云芷汐的下落。

“公子不也没在宗门么,也许公子找到了汐丫头。”火刑也不太确定道。

“公子就是个不靠谱的,想要指望他?那要看他心情好不好。再说如今他也消失了那么久,多半还不知道汐儿离开宗门半年未归的消息。”火战一说起容煌,顿时不敢抱期望,谁都知道那是个独来独往,自来没人能管的大变态,说不好说不好……

闻言,火刑也不太敢确定了,顿时他就踟蹰的说道:“难道是因为那常泽山?”

火战听着顿时皱起了老眉毛,声音沉凝道:“师弟的意思是,那个老东西看汐丫头不顺眼,找人在路上要作了汐丫头?他要是……”

“师兄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火刑却摆摆手道,接着解释,“我是担心汐丫头因为常泽山这个老匹夫,而不太愿意回宗门来了。”

听到这里,火战的脸色一沉,顿时就不说话了。

可是火战这心里,却是期盼着云芷汐快点回去,“汐丫头啊汐丫头,试炼古界就要开启了,你可要赶回来啊……”

……

彼时的云芷汐,正是十分惬意的“骑着”容煌,在高空中俯瞰欣赏着下方的景致。容煌则在绞尽脑汁想着,要怎么样跟这个人儿说道。

如此安静了好一阵,容煌忽听云芷汐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清亮的说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到宗门?”

“如果一直这么‘走’下去,大概一两天能到。”容煌谎报军情的回答,他可不会跟她说,其实若他全力而为,不到半天功夫就能抵达宗门了。

“还要一两天?”云芷汐微微一怔,她本来以为按照他的速度,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回去了。

“嗯,怎么了?”容煌面不改色,神态从容的询问道。

云芷汐皱了皱眉,身体不由趴在容煌宽敞精壮的背上,声音与气息就吐在他的耳边道:“这么久,我们中途要歇一下吧?”

容煌微微侧过脸庞,看着近在尺咫,就在身侧的娇颜,看着她莹白如晶玉的耳垂,他的喉结微微滑动了一下道:“嗯,前面不远有个地方不错,我们在那歇一歇,你把你的长寿鱼拿出来,我再给你做面可好?”

“好!”云芷汐一拍他的肩膀,侧头就冲着他说道!

可云芷汐这么一侧头!大约因为用力过猛,于是就直接导致了,她的脸不小心冲到某位美男脸上的趋势!

而那会子,容煌正是侧头看着她,忽然被她这么一个侧头的“冲”来,顿时就是一怔!

然后……

那娇艳如牡丹的唇,与那粉泽如桃花的唇,契——合——了!

时间有那么一刻,完全的停顿住了!

容煌前行的动作,也完全的停止住了。

那画面,太美……

云芷汐根本就是完全的怔住了!她只觉呼吸间,有略浓的清雅梵香,钻进了她的心间。唇间有微凉的柔软,与她的唇撞击在了一起,她——

容煌只觉有甜蜜的气息扑唇而来,那气息如此的甜美,令他在一怔间就本能的,朝着那甜蜜的来源吮了下去,那一吮之间,唇齿里都能品尝到,来自少女的甜蜜……

可他这一吮,直接就让愣住的云芷汐,顿时就被惊走的别开脸!她快速的伏在他的肩膀上,手臂似乎因为紧张,似乎因为尴尬的,紧紧按落在他的肩上。

那时候,容煌的一只手已经掠到了半空,差一点就要握住了少女的后脑勺,他想要加深这个吻的,他想要索取更多的……可是她被惊走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他的动作落了空……

云芷汐根本不知道,她怎么会忽然就冲人家唇上去了!这简直——

丢死了人!

云芷汐现在很想,钻进那玲珑仙境里!她这都在做什么啊!这可……

“汐儿。”容煌看着已经快速伏在他肩头,看不到神态的人儿唤道。

云芷汐趴在那儿,还伸出手掌挡向了容煌道:“那什么,风好大啊!我们快点走吧……”

容煌墨目微凝,透过她这一只纤纤素手的指缝,看到她趴在他肩膀上的脑袋上,那一只莹润的小耳朵,还有那莹白的颈,已经爬上了一丝淡淡的红粉。若不仔细看,倒也看不出来,但他看得特别仔细……

“你亲了我。”容煌的声音,带着飘渺磁性的性感,钻入了云芷汐的耳中。这一句话之中,多有着好些余韵的笑意,还有那一层柔软的宠意。

可他这一句话,让云芷汐顿时缩回他背上,还一面拍着他的肩膀道:“师父,风太大了!快走。”

容煌:“……”

什么风太大,容煌表示因为他玄劲的缘故,完全能护住两人御空中,不受高空风势的影响,所以他们可以说是处于“无风”状态的。所以云芷汐说的“风太大”,绝对是胡扯!而且是毫无技术含量的胡扯!

不过容煌能感觉到,少女那本扣着他腰身的腿,此时愈发的紧了,他能够感觉到她在紧张,或者是说害羞,又或者是尴尬……也许,应该是全部都有一些。

“好。”容煌还是应了一声,声音里有微微的失落。她难道不喜欢么?她对于他们之间的这种亲近,难道是排斥的么?

对于这份心悸,这份来自灵魂的动念,容煌虽清明他自己的心意,可是他并不知道她的心思,他只能揣摩她的心思,然后慢慢的摸索着“过桥”。

他时而很想与她更亲密,时而又怕她被惊走了,又隐隐担心她会不会,其实对他没有那一份男女之情……

容煌的修为是高深,他的传承是莫测,可是这些里面,没有告诉他,姑娘要怎么追,媳妇儿要怎么哄,他没有这些传承。

而尴尬中的云芷汐,并没有察觉到他声音里的情绪,但听到他的回应,她缓缓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安静的趴在他的背上,鼻间是那熟悉的,让人舒服清心的淡雅梵香,嗅在她的呼吸里,让她慢慢的平息了尴尬。

此时,云芷汐那双暗藏锋锐的眸,显得有些迷沉。

以前中了欲香之毒那件事,已经让她意识到,她对这个美男师父,潜藏着某些“情愫”,但她的心思本不在男女之情上,所以并没有去细想这些。

可在蛇族的时候,因为同心锁镯的缘故,让她将那些抛在脑后的事情,又多想起了不少。再说实话一些,容煌身上的很多地方,确实都对她有着吸引力。

他莫测的修为,他超群的厨艺,他牛掰的炼器术,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身材,啧啧……

云芷汐现在想着,那落在某男背上的手,都忍不住的紧了紧。隔着这衣料,她都能感受到,和想象到他那衣服下的*身材!

嗯……

“汐儿——”容煌的声音,再度带着飘渺的性感,飘入云芷汐耳中,让她不由一怔的应道:“在!”

“你在做什么?”容煌看不到背上的她在作何,可是叫了她几句她都没回应,便不由自主的问道。

“没什么。”云芷汐肯定不会告诉他,她正在想着他的绝好身材!

“可叫了好几句都没反应。”容煌修长的剑眉微拧,想要将她抱到身前来,他不太习惯这样看不到她的说话方式,他想看到她的模样和神态。

“哦!我这是饿了!”云芷汐信口胡掐道。

容煌闻言,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他手势一顺的,将背上的人儿顺到怀里,墨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道了一声,“哦?”

被容煌猛然突袭,云芷汐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他抱入了怀里,再看着他这副似笑非笑的神态,她顿时就带着一些恼羞成怒的意味道:“你干什么!我是要骑着你回去,你把我拉下来找打啊!”

“骑着我回去?”容煌听着这句话,墨目里微有幽光若隐若现。她说这些话,怎么让他听着,有着一些旖旎的意味呢?

他可是记得,上次她中了欲香,她将他推在地上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骑”到了他的身上。如果她想那样骑,他非常的乐意,随时愿意效劳。

本来云芷汐没多想的,可被容煌这么一问,她的脑袋就恍然一悟,然后……

骑着……

骑着!

这个用词太特喵的有歧义了啊!

“嗯?”容煌这时候,还要在云芷汐跟前,发出这么一道性感的“嗯”声,怎么听都怎么觉得充满了好闷骚的意味!

那时候,容煌已经将云芷汐抱到了身前,因为是从背上将她顺下来的,所以她修长的腿儿,依然是分开的夹落在他的腰间,他的手掌就抱在她的臀上。

隔着紫云宗的真传弟子服,容煌能清晰的感受到,手掌上的柔软触感,他将她抱在身前,清俊的容颜也与她的脸很亲近。

他甚至能够,嗅得到与他距离不远的,那娇艳的唇间,那对他充满了诱惑力的香甜气息。

“汐儿。”容煌一只手落在了云芷汐的侧脸上,他拇指的指腹轻轻的,摩挲过她滑腻莹白的肌肤,他……

云芷汐一手握住了他的手掌,把他的手拉下道:“你把大金赶走了,我当然要骑着你回去,这是你说好的!”

此时,云芷汐硬着头皮,装作不知道那层歧义,已经是理直气壮的,昂首挺胸说着!

闻言,还不等容煌说什么,云芷汐已经再度翻身的,爬到了他背上道:“我不管,你说的背我回去的!”

容煌:“……”

“还有你说的那什么地方在哪儿,不会是要走一天才走到吧?我已经饿了!你说的,要给我做长寿鱼面,还有别的好吃的。”云芷汐这时候已经完全岔开了话题。

“是,是是,。”容煌一听她这么说,担心她想起他之前没帮她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立即是稍微加快速度起来。

“哼。”云芷汐冷哼了一声,心里也是捏了一把冷汗。

她今天真的是,先是不小心把人家给亲了,接着还说什么“骑”人家……

不过这一次,容煌倒是很快的,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

那是一汪清泉,涌出的一片小森林,有松柏杉木葱翠,有“叮咚”的泉流之声,环境果然是挺不错的。

容煌背着云芷汐落在了林间,松开手的放她下来道:“先在这儿休整一番,吃好了我们再回去。”

“好。”云芷汐直接找了个不错的地势,就是一拍脑门的说道,“不对!我们没有面,什么都没有,我们怎么煮?”

容煌坐下身来,正是要开口,云芷汐就说道:“不如我们烤鱼吧,烤鱼也不错!你觉得呢?”

看着身前少女明亮如两汪秋水的眸,容煌轻笑的点点头:“不错。”

“给你鱼!我去捡柴火啊!”云芷汐把长寿鱼掏给容煌,已经是风一阵似的,掠出去找柴火了。

这时候,容煌的手上是她刚塞过来的,两条活蹦乱跳的长寿鱼,他的袖子都没来得及卷。他要喊她帮忙也来不及了,她人影都已经不见了。

“跑这么快速,是饿了呢?还是还在不好意思呢?”容煌凝着云芷汐消失的方向,轻声的自语了一句。

“噗噗……”这时候,活跃的长寿鱼,因为离开了灵湖而在扑腾着。

容煌低头看着手上的鱼,看见正是一雌一雄的一对,唇角不自觉的弯了起来,虽不知她是无意还是有意,但他看着就是挺高兴的。

“活鱼都能揣身上,小丫头身上的秘密可真不少。”容煌起身去收拾两条鱼,还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句。

到了如今这地步,容煌大约能够猜测出,云芷汐拥有的绝世异宝,应该是跟空间有关的,而且是能藏活物的空间。

而等容煌收拾了鱼儿,云芷汐也已经快速的返回了,而且她还高效率的,打回来了两只松鼠。

“看看看,还有这两只我也要吃。”云芷汐举着松鼠交给容煌,目光灿灿的说道。就她这双眼眸,盯着这两只松鼠,看到的绝对不是所谓的,小动物的可爱,而是“肉”的香喷喷。

“好。”容煌将长寿鱼插好,在起了火见,也将两只松鼠也拎过去料理了。

这时候云芷汐根本就是没事做,她一如往常的盯着容煌做饭,满心流口水的等候着美食上场。

容煌的速度很快,不多时那两只松鼠也被料理好了,两条长寿鱼和两只松鼠,这时候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

忽而林间微有震动声窸窸窣窣,云芷汐眼神一亮的盯着容煌!

见容煌点了点头,她就立即消失不见了!

这小林子因为并不大,多只是一些寻常的动物,连凶兽级别都排不上,基本是纯良呆的,像松鼠这样的活物。

可这时候林间的震动,明显不是这种纯良呆的动物能发出的,所以云芷汐就立即联想到了,大型的移动“肉”!

没办法,在云芷汐要吃饭的时候,这些兽类什么的,全部都是“肉”!

不多时,云芷汐就扛着一头黑色的豪兽回来了,这大家伙大约有她四五个人这么大,被她丢在了容煌身边,“还要吃这个!”

容煌眉宇微抽了抽,十分嫌弃的说道:“难吃。”

“你做好吃点,我不挑。”云芷汐知道他挑剔,但是她还是不那么挑剔的。

“这个就不要吃了,明儿回到峰上,再给你弄别的。”容煌对这头乌漆麻黑的豪兽充满了鄙视。

“不行!我要吃,明儿回去也要吃!”云芷汐抗议道。

容煌:“……”

他能拒绝么?

他不能,因为他答应了,她要吃的他全部都要给她做。这是他自己提出来,并且做出承诺的。

结果就是,容煌还是烤了他鄙视的豪兽。而他除了吃一条长寿鱼,其余的都被云芷汐消灭了……

消灭了!

看着一堆骨头,容煌眼角抽了抽,有一种他被坑了的感觉。她这个食量好像又长进了……那以后要喂饱她,似乎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其实这也不怪云芷汐,她在冰谷之下啃了小半年灵药,出来后只吃过他做的一碗面,对于他做的东西充满了饥渴。

再加上红枫城外,与丰四那一战的消耗,她确实已经很饿了。只不过修为到了她现在的地步,并不会因为三五天没吃,就会抵抗不住。但也意味着,她敞开了吃的时候,可以吃很多很多。

“好吃。”云芷汐靠在火堆边,一脸满足的说道。就她今儿这恐怖的战斗力,那天的面果然是,不够她“塞牙缝”。

她这会因为吃太饱,而十分慵懒的靠着,唇上还有残余的油光,映衬得她娇艳的唇愈发的诱人。

看着她这副模样,容煌墨目微凝的,修长的手指忽然落在了她的唇上。那微凉的指尖,轻轻的揉过她的唇。

云芷汐一怔的,伸手拉开他的手,正是要……

“吃得满嘴都是油,也不知道擦一擦。”容煌那被她拉着的手,还堂而皇之的回去,落在她的唇上道。

“我……”云芷汐张开嘴说话,他的指尖就落入了她的嘴中。

容煌忽然俯了身,清俊的容颜瞬间凑近了她的脸,这让她心中一紧,竟一时忘记了该怎么反应。

他……

容煌凝着近在咫尺的人儿,指尖轻轻的滑过她微张的唇,墨目里有忽明忽暗的,一些云芷汐看不懂的情绪在跳跃。

空气里明显有,一些名为旖旎的气息,正在两人之间酝酿。容煌凝着她的目光愈发深了,深得犹如混沌的黑暗世界,几乎可以将她完全的包裹住,倾覆黏合住……

云芷汐那落在身边的手下意识的捏了起来,她的呼吸轻轻的变得有些快,她看着眼前这近在咫尺的清俊容颜。

她看着他修长的剑眉,看着他深邃的墨目,看着他挺直的鼻梁,看着他性感粉泽的桃唇,嗅着空气中,充满着他清雅梵香的气息,她的心跳不争气的微微加快。

她……

容煌另一只手,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腰肢,他的气息愈发的近了,好是要靠近她的唇了,他……

云芷汐长卷的睫毛轻轻一颤,心跳又是加快了一些,她能感觉到他这是要,她……

看到她这副已经是在等待,明显是准备接受的模样儿,容煌那紧张的心一颤,眉宇间的柔情不自觉的散出,他握紧了她柔软的腰肢,一瞬间……

“叮咚——”

一声清脆的水声,滑过了两人之间的旖旎,令得原本都已经沉醉于,某种情绪中的两人,一瞬间像是触电般惊醒了!

云芷汐手一撑的,挪开了距离的灿灿然道:“擦完了哈,我们回去了吧。”

容煌凝着她不语,但眼角的余光已经扫到了,那发出声音的来源地,然后他看到的是清澈泉水下的,一颗结实的松子!

该死!

容煌目光一沉间,那一颗无辜的松子,直接在泉水中被粉碎成末!

“撑不撑?”容煌灭了那一颗松子,才开口询问道。

“还好。”云芷汐低下头,呼吸还有些许的急促,隐隐的在她的颈间有微微的红潮,在透露着她的心事。

她连忙站起身的,呼了一口气道:“我们快走吧。”

容煌也站起了身,目光落在了她颈间,那一丝正在消散的红潮,他的目光微微的潋动了波澜,她这一次是在害羞么?单纯只是害羞么?

就在云芷汐平静下紊乱的心跳时,面前一道如雪的白影,遮掩住她的视线,扑来淡淡的清雅梵香。

“来。”容煌伸手手示意她到背上来。

云芷汐懒眸颤了颤,在怔了一下之后,就跃上了他的背。

容煌抱住她的腿,轻轻说道:“好了么?”

“嗯。”云芷汐应了一句,就没有再吱声了。

容煌唇角上却挂着浅浅的笑意,随后背着她腾飞入空的,继续朝着紫云宗的方向回去。

云芷汐靠在容煌的背上,显得非常的沉默。

“汐儿。”容煌轻声唤了一句。

“嗯?”云芷汐眸光微颤。

可容煌却没有再说什么,云芷汐也没有追问什么,两人忽然就彻底的安静了下来,非常非常的安静。

可是他们的安静,却在滋长着一种名为“暧昧”的气氛,这种暧昧在他们越是只能听到彼此呼吸声的时候,就愈发的浓郁。

起初,云芷汐感觉到紧张,还有一丝的无措。她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她能感觉到那一次次的悸动,她能……

她的情绪在慢慢的变化着,她虽身经两世,但并未经历过所谓的男女情爱,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但她知道,她并不排斥容煌的亲近,她并不介意,他的一些亲密动作,她对目前的状态,和慢慢要发展的状态,充满着一种懵懂的迷蒙。

但是她并没有在排斥,她眸光微微一亮了起来,然后她平静的靠在了他的背上,她那娇艳如牡丹的唇,微微的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两人间的安静,从最开始的不太自然,到慢慢的和谐圆融,那种若有似无的暧昧,萦绕在两人的呼吸之间,仿佛已经融入了他们的骨髓灵魂里,又缓缓的衍生出一丝甜意。

时间似乎很慢,但容煌却知道很快,因为转眼一天的就过去了,他们已经低到了紫云城,就要进那紫云城里了,而一进紫云宗,就会抵达紫云宗了。

“我要在紫云城下来。”云芷汐忽然打破了两人之间,沉寂了一天的安静道。

容煌顿在了空中,他松开背上的她,在转身时轻搂住她的腰肢,“那我先回去给你做饭,等你回来。”

“好。”云芷汐抬眸,眼底之下有一层淡淡的柔波,不自觉的掠了上来。

这一层波动落入容煌的眼里,让他墨目一凝的,就伸出宽大的手掌,去握住了她的脸儿,他清俊的脸庞微微靠近她,他……

------题外话------

羞答答……小清甜……喵喵~亲不亲捏?

噗……截止我发稿时,月票榜被爆了两次!从下午还是第七的位置,直接爆成了第九……嘤嘤嘤……本座五一看来是要出去玩耍,来抚慰一下受伤的小心脏……求抚摸……

但依然要感谢,亲爱滴们的鼎力支持,我知道亲们都尽力了,上不了第七……那是后话……本座的二更暂时不爆发,请容许我休养几天吧,么么(* ̄3)(ε ̄*)

感谢榜在留言区……

推荐好文——《权宠病态萌妻子》

一对夫妻俩有病同治有药同吃的故事。

顾曲幽是个病咖,医生断她命不过20!

而她这辈子做过最病态最无耻的事就是偷那个老男人的户口本写自己的名字,死也要坑他做一回,寡夫!

却不料,坑他没坑成,反而坑了自己。

男人壁咚一声把她抵到墙上:“既然领了证,就要履行义务!”

“什,什么义务?”

“传、宗、接、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