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2章 大爆发!战王阶!

丰易辰只觉得背心一寒,然后他就是真的寒了!

上品王兵匕首,自云芷汐动用一来吗,除了扎万年寒铁扎不进,就没有她扎不破的东西!

而丰易辰这个东西,自然也毫不例外的,被这超强的一击扎入了后背心!

寒!

兵器那种刺入体内的寒!

人将濒临死亡的那种寒!

一瞬间蔓延在丰易辰的感知之中,他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的突袭刺杀居然这么精准,而且这么的犀利!

“吼——”但半步王阶,毕竟也有着半步王阶的强大之处,至少不是一只弱鸡。

只见丰易辰怒吼之间,身上的玄劲狂冲向心脉,为的只是倾尽全力,防御住对方这一刺,至少不要让对方完全刺入了心脏,否则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丰易辰濒死的爆发,倒是卡住了云芷汐的匕首!

见匕首被卡,云芷汐眸光一锋,近距离靠近了丰易辰的她,放手让匕首卡在对方体内,而改用超强格斗战技!

“啪啪”的狂揍声,顿时就随着云芷汐的攻击爆发!

此时此刻,云芷汐的手掌,手肘,下颚,膝盖,脚勾……但凡身体任何可以被当成武器的地方,都成了她的最强武器!

“啪”的一拳,揍你太阳穴!

“啪”的一刀,砍你颈动脉!

“啪”的一膝盖,断你脊梁骨!

“啪”的一脚沟,废你两条腿!

“啪”……

恐怖的裂骨声,随着云芷汐的爆揍,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如此声响,顿时让所有围攻伏和的长老齐齐回望,然后他们都在风中凌乱……

那一直旁观这一切的李汉,还有幽幽醒来的张彪,完全是呆若木鸡!

丰易辰,可是他们丰家里,中坚一代最强者!

一名半步王阶,一名实打实的,稳扎稳晋阶上来的半步王阶!

居然被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如此暴揍得完全无法还手!

而这些人完全不知道,早在一年前,少女要杀一名半步王阶,几乎需要拼掉性命!而今,她揍半步王阶如虐狗……

“住手!”凌乱后的丰家长老,哪里还顾得上围剿伏和,他们纷纷是冲向了云芷汐,必须要阻止她这种暴揍啊!

不然……不然……他们丰家的中坚一代强者,就要玩完了啊!

丰易辰并非丰家的这一代家主,但是他的身份却不比家主低下!因为他的天赋,他的修为前景,是被丰家之中两位王阶长老看重的存在!

那两位王阶长老,直接是将丰易辰当成了,未来丰家的顶梁柱人物在培养!是家族的守护型巨擘!

只要丰易辰突破王阶,那么丰家在红枫城的霸主地位将来继续延续,且延续至少几百年!

可是——

这位丰家未来的巨擘级人物,今时今日却被人当成沙包一样暴揍!

这简直是——

*裸的打丰家的脸!打丰家整个家族的脸啊!

这时候,云芷汐一脚踩在地上那,进气少出气多的丰易辰,她俯下身的直接将本来被对方卡主的匕首一抽!

“噗”的一声鲜血喷发,那血溅上了少女的俏脸,几点猩红落在她的容颜上,不显得狰狞,反而透出一种极致的暴力血腥美。

“姑娘有话好说!”丰家的长老不敢刺激云芷汐,他们怕一个刺激,直接将对方刺激得,将他们丰家的脊柱给杀了。

云芷汐抬眸看着丰家四个长老,手中的匕首缓缓滴落下几滴血,然后恢复了光洁的暗金色。

“姑娘虽是紫云宗的弟子,但我丰家也是不弱的家族,且与蓝家是世代的姻亲关系。这千年以来,我们两家与紫云宗可是友好的关系,姑娘这么做太过分了,这实在有损紫云宗与我两家的关系。”四位长老中,明显修为最强,年纪也最老的那位正是说道。

“你们要杀我和我同伴的时候,怎么没想过破坏双方关系了?”云芷汐反唇相讥。

这位长老面色一变,顿时冷硬道:“姑娘莫要不识抬举,今日之事若是我等禀报了你紫云宗长辈,想必你紫云宗弟子的身份也算是做到头了!”

闻言,云芷汐更是好笑道:“刚才在你们眼前消失的那位,可就是本姑娘的师父,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紫云峰的峰主,是个超级年轻的变态么?你说他这会,会不会去灭了你们丰家了呢?”

“什么?!”这位长老面色一惊,但旋即就是笑道,“小丫头莫要胡说八道,纵然紫云峰的峰主再年轻,也绝不可能是方才那位公子。那等看到这阵仗,就用密法逃跑之徒,会是紫云峰主,你简直要笑掉我们的大牙,哈哈哈……”

“不错!再说我丰家,有着警报阵法,此时若真是出现了险情,红枫城内不会如此安静。”另有一名长老,已经是更全面的分析道。

所以综上所述,云芷汐根本就是在虚张声势的撒谎!

“就算他不是我师父好了,今日之事他回去禀报我师父,你们说我紫云宗,是会为了你区区一个丰家人,而除名我这个超级天才。还是会为了安抚我这个超级天才,而灭了你们丰家呢?”云芷汐凉笑反说,心中已经将容煌诅咒了一百零八遍!

那个该死的家伙,就算不帮忙,起码也应该从旁撑场面好么!可他居然跑了!

而云芷汐这番话,确实戳中了问题的关键,这让对方那个长老,想要以她年纪小,用她不懂之处,反用紫云宗门来强压她的想法打水漂。

闻言,那位长老面色就不太好,“那你到底想如何,才肯放人?”

“简单,第一,先让我的同伴走。”云芷汐淡淡的说道。

“这个没问题。”那长老立即是同意道,毕竟一个路人甲,远不如他们丰家未来的巨擘重要!

“伏和兄,你先走。”云芷汐顿时就跟伏和打招呼道。

伏和手持羽扇握拳,倒也不磨叽的说道:“云姑娘保重!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好酒好菜,来招待。”云芷汐不忘提说。

“没问题,那在下先走了。”伏和说道,便是提玄劲浮空而去,不在此方停留片刻,跑的那叫一个快……

“姑娘这下可以将人放了吧。”那长老客气说道。

“当然不可以,我刚说的是第一个条件。”云芷汐淡笑说道。

丰家长老面色顿时都不好看了,其中那最强者道:“姑娘莫要得寸进尺!”

“就是得寸进尺,你咬我啊。”云芷汐说话间,踩着那丰易辰碎断的脊骨,轻微的“咔擦”声,伴随着丰易辰的惨哼声,直接让丰家的长老面色难看如便秘……

“你说!”现在对方手握重量级人质,丰家的长老没办法,只能认怂了!

“把你们身上的储物戒,全部给我交出来!”云芷汐忽然道。

顿时,所有丰家的长老,就在风中再度凌乱……

打劫……

他们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打劫!

“快点!我可没什么时间。”云芷汐今儿打了这么多人,出了这么多力气,怎么可以没有一点儿报酬,这样太对不起她的劳动成果了。

卑鄙!

无耻!

下作!

数位丰家的长老,简直想要喷血!

修为和身份到了他们这一步,身上有储物戒是自然的。而且他们这种人,因为年纪大了,疑心也重,什么好东西都要揣在储物戒里,随时带在身边才放心。

可这下可好了……

人家对方指明要储物戒,这时候他们就算要私藏点出来,恐怕也绝对是不能够办到的……

这下子丰家的长老们,脸色简直难看到,比被人轮着暴了菊花还要难看。

“怎么?他的命不值得你们奉献出储物戒?”云芷汐说着,又踩了丰易辰一下。

别看云芷汐踩来踩去的,好像是随便踩踩,可其实她是发现了丰易辰想要疗伤,想要自己寻机暴起。

不好意思,她有心灵之眼,一看到直接就一脚,踩断了丰易辰的希望……

“拿去!”那位最老的长老脱下食指上的储物戒,直接丢给了云芷汐。

紧接着,其余三位丰家长老,也是无奈的丢出了储物戒。

人生活到他们这把年纪,还在自己家门口被打劫,真是老脸全丢完了!

而就在此时,拿了储物戒的云芷汐,根本看都没看这些储物戒,她就直接一脚,踹飞了丰易辰,然后运起隐身诀,逃之夭夭去了。

顿时所有长老,连忙是冲飞而出的,快速接住了丰易辰。

丰易辰此时,几乎是要断气了!他本来就被重创了心脉,接着还被暴揍了一顿!要知道云芷汐的暴揍,那绝对是最狠的暴揍,直接把丰易辰的生机都摧毁得将完了!

“七长老,你快去追查那贱婢!只要探她踪迹便可,我等速速将十一长老送回家族!届时请老祖宗出来,定灭掉那贱婢!”那最老的长老,脸色很是阴狠道!

“好!”几位长老都是赞同!

开玩笑!他们这一次在家门口,被人欺辱得这么惨,居然还被打劫了!这怎么可以忍!这简直无法忍!

言毕,几人便是不再做停留的各自散去。

这时候,李汉也才扛起张彪,虚弱的朝着家族回去。

至于那个被掩埋在废墟深处,完全无人察觉的丰玉英,则没有一个人去管,毕竟大家都不知道,那里面还有个人……

等到丰玉英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死绝了,也算是横死了。

所以说,色字都上一把刀。

……

丰家内院大厅之上,丰家所有嫡系,共十数位长老皆是在席。

首座上坐着的,乃是丰家族长丰易风。

此时丰易风的脸色超级难看,声音更是含着怒意,“说,这到底是谁干的?”

丰易风是丰易辰的同胞大哥,修为在中阶大玄师,要比丰易辰弱不少。但是丰易辰行事不沉稳,并不适合当一家之主,所以丰家的王阶老祖选定的是,让丰易风当族长。

“回禀家主,那伤十一长老的人,是紫云宗的真传弟子,名叫云芷汐。我已吩咐七长老,去寻查那人踪迹。”那名抱着丰易辰回来的长老,立即是禀报道。

“说说事情怎么回事?”丰易风一听说是紫云宗的真传弟子,并没有立即下追杀令,而是谨慎的询问道,可见他行事沉稳,确实比丰易辰有资格当家主。

闻言,那位长老立即将事情的始末禀报清楚,话语之中倒是不敢添油加醋,可见这些长老对于丰易风还是很尊敬的,纵然丰易风的修为不如何。

“简直混账!丰玉英那个死丫头呢?!”丰易风听闻事情始末,顿时就想捏死丰玉英!这一切都是她这孽障惹下的好事!

“……”听说丰易风问起丰玉英,几位长老明显也是不知。

随后才听人来报,说是丰玉英的尸体被扛回来了。

这时候长老之中,有一人顿时是跪地哭诉道:“家主,您一定要为玉英这孩子报仇啊!玉英纵然有错,就算该罚该杀,那也是要我丰家来安排,如何能让外人杀了去!”

“行了!你管教的孙女如此不识好歹,简直是混账!日后若发现哪位长老之下,有纵容子弟胡作非为的,定严惩不贷!”丰易风根本不理会那位长老的哭诉,直接是一板拍定道!

“是,家主。”那位哭诉的长老浑身一颤,不敢多言道。

“八长老你也要知道,家族越大就要更谨慎行事,否则如何维持我丰家的千年基业。玉英这孩子的修炼资源保留,你分给你其余的孙儿吧。”丰易风处理这事,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虽说俗套但是依然有效。

“多谢家主。”八长老顿时一拜,要知道丰家一位嫡系子弟的修炼资源,可是相当的丰厚。那么将这些资源保留,就等于多给了八长老一脉的修炼资源,也算是细水长流的补偿了。

再说此事之中,丰玉英确实做的都是混账事!

这个时候,为丰易辰疗伤的丰家三级炼药师,丰家嫡系六长老,已经是开口了。

“各位静一静。”六长老沉重的说道。

“如何?”丰易风听闻六长老口气沉重,心中顿时是紧张的一缩。

六长老摇摇头,“十一长老完全被废了。”

“什么?!”这时候不仅家族的长老震惊呼出声,就连沉稳的丰易风也是难以置信道。

要知道丰易辰看起来虽然是骨头什么的都被废了,伤势也是非常的惨重,但是高级的疗伤丹药,完全可以帮着接骨什么的啊!

可是六长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六长老,你说清楚一些。”丰易风率先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的询问道。

六长老闻言点点头,开始沉痛的说道:“十一长老身体上的伤势,虽然惨重得很,但用疗伤圣药,完全可以康复过来。”

众人闻言都是点头,却听六长老转口说道:“可十一长老就算恢复回来,他也是一个傻子了。”

“傻子?什么意思?”丰易风目光一沉。

“十一长老的识海,被人完全崩毁!十一长老是真的,被废了。”六长老的宣判,让大厅顿时寂静。

在做的各位都知道,这个宣判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丰家未来的巨擘级人物,真正的完蛋了!

识海被轻微创伤,就会对武者造成严重的干扰,让他们处于恍惚呆滞的状态,但这还可以慢慢调养恢复。

可是识海被完全崩毁,这等重创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恢复的了。

做出这个宣判的六长老,心中也是充满了震惊!他是一名炼药师,本身的精神力也要比同级别的武者强大,他也知道强悍的炼药师,一般都会修炼精神类的玄技,比如说三大宗之一的风火宗,风火宗的炼药师就多半都会精神类玄技。

可是要达到将一名半步王阶的强者识海,重创到这等地步,那对方的精神力要达到那一步?

丰家六长老觉得,那至少也得是五级以上的炼药师!

可是听方才的回禀所言,对方不过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啊!

“你们都散了吧。”丰易风的嗓音,沉沉的落在众位呆滞的长老心头。

散了众位长老,丰易风却绝非因云芷汐强大,而要将此事到此结束。作为丰易辰的亲大哥,丰易风无法忍下这口气!

“小贱人,无论你在紫云宗是什么身份,我也绝不会让你回到紫云宗!血债!必须血尝!”这是丰易风的决断!

随后丰易风进入了家族的深院之中,他直掠入内里的石室。

丰易风才掠入,立即有家族的强者将他挡住,“来着何人!”

丰易风落下身来,对方看见是族中家主,立即是客气道:“家主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劳烦通报一下,本家主有要事,要请见二位老祖宗。”丰易风知道,要杀了云芷汐那小贱婢,必然要出动家族的老祖了。

“家主客气了,您直接进去吧。”两位强者守卫,听说丰易风有急事,顿时就退开且恭敬的说道。

丰易风点点头,直接进入了深院的石室范围。而这里的灵气也非常的浓郁,显然是被布置了聚灵的阵法。

未等丰易风敲门,此间石室里,顿有一道苍老的嗓音破出道:“风儿,进来吧。”

“是,老祖宗。”丰易风闻言,已是推门进屋。

进了石室之后的丰易风,直接就是跪地拜下去道:“两位老祖宗,易辰被贼人所害,求您为易辰做主。”

“什么?!”两道苍老的嗓音一喝,两双老目迸发精芒!

这两位丰家的老祖,已经是年过数百岁的老头,他们也是开创丰家强盛巅峰的老祖。

回想当年丰家在红枫城,不过是二三流的家族,哪里有今日这等作威作福的强大。不过是因为丰家出了二位得了大造化的兄弟——丰三和丰四,两人由此突破成了王阶,从此丰家走向了鼎盛!

再加上丰家与蓝家世代联姻,又每年向紫云宗缴纳丰富的供奉,材使得丰家更是稳坐繁华。

如此几代经营,数翻筹谋,丰家是越来越强盛,在红枫城更是成了无人敢忤逆的存在,在这里他们丰家说一就是一,连并城主府也不敢多说什么。

“说清楚。”为长的丰三,立即是询问道。

“是,老祖宗。”丰易风不做废话,立即是将情况悉数禀报了一遍。

听罢,丰家两位老祖顿时杀气四溢!那等可怕的气势一散,让丰易辰只觉得,像是被人直接卡住了脖颈,令得他几乎是要窒息了!

“四弟,那紫云宗的小贱婢就交给你了,记得一定要把她活捉回来!我必要她承受最惨的折磨,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绝望中慢慢死去!”丰三给丰四说道。

“好。”丰四点点头,立即是消失而去。

“风儿你起来。”丰三对着眼前跪拜着的丰易风说道。

丰易风这才是起身,便听丰三吩咐,“你去将辰儿带来我看看。”

“是,老祖宗。”丰易风得令后恭敬而去。

而自深院内走出,丰易风的脸色充满了,即将折磨到云芷汐的快感。

但在他回到内院时,便见出去追踪云芷汐的七长老空手而归,正是惭愧的禀报说他完全追踪不到人……

要知道隐身诀的云芷汐,逃跑起来毫无压力,除非对方是个超强的王阶,否则绝对不能发现她的踪迹,所以这位七长老追不到她,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而急速逃出了红枫城的云芷汐,根本不做停留的直奔会紫云宗!

“混蛋容煌,居然连在城外等我也不等!”云芷汐本来以为,出城之后会见到容煌,结果什么鬼影都没有!

“那死家伙,该不会自己先回宗门了吧?”云芷汐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只怕此番是专门留她下来恶战的!

“就算是要磨练我的修为,这会也磨练完了,居然不来带我回去!可恶!”云芷汐怒骂声连连,直接把某位美男给诅咒了几百遍!

此时云芷汐的消耗很大,在红枫城一战,她虽然占尽上风,但也耗费了三分之二以上的玄劲。

余下玄劲,供给她奔逃出红枫城已是极致,她现在完全是玄劲耗尽,精神力也不在全胜状态。

那时丰易辰这个家伙,在她眼皮底下老有小动作,结果她嫌麻烦,直接将对方弄成了脑残,令丰易辰怎么都没办法恢复,这才好控制得多。

不过如今她已知道如何利用《修神诀》恢复精神力,再加上她如今的识海,被天灵珠和冰魄寒灵珠开拓得很宽旷,她的精神力浑厚度,以及消耗后的恢复速度,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标准。

随着识海的被挖掘,《修神诀》、《炼神诀》将来对她的作用,将会越来越大,她的精神力攻击也会越来越变态。

“先进玲珑仙境吧。”云芷汐没办法再跑了,又不见容煌出来,便只能先进仙境恢复再说,不然就她现在的情况,若真有追兵到,她根本无力打了……

而云芷汐这一进玲珑仙境,她就直接呆了三日才出来,她虽不知道丰家的丰四老祖,已经在追杀她。

但是她很清楚,丰家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而丰家既然能在红枫城这样的大城池里横行,其底蕴就是用脚趾尖想,也可以想象得出至少有王阶强者。

可上次刺杀甄帝蜀成功,完全是因为她占尽天时地利,加上对方受伤且并无防备,所以她才能一蹴而成。

若是实打实的,跟一位初阶玄王战斗,以云芷汐当初的实力,不过三招必死无疑!就算是如今她修为暴涨了,但是否能战胜初阶玄王,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云芷汐没什么把握,所以还是先避避风头。

而出了玲珑仙境后,云芷汐没有察觉到危险,心想着就算有追兵,多半也因为找不到她而回去了,于是她便放心的赶回紫云宗,一心发狠的想着,回去定要叫那个跑路师父好看!

然而云芷汐还没跑多久,一股致命的危急就袭向了她!

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天地灵气瞬发异变!忽然浩浩汤汤的狂压在她的身上!

“是王阶!”云芷汐心神一颤,知道这出手的人,必然是一位王阶强者了!因为只有王阶的强者,才能够调动天地灵气,用来杀敌致胜!

而且这股恐怖的强势威压,绝非昔日的蓝正刚可比!这是一名初阶玄王巅峰!隐隐要突破到中阶玄王的强者!

恐怖的灵气镇压,几乎要压断云芷汐的脊梁骨!然而她依然顽强的抵抗者!并且用她强大的神识,去感应对方的存在。

“空中!”云芷汐眸光一闪,察觉到了敌人的气息!那人在两千余米之上的高空之中,利用王阶强者手段,调集着天地灵气直接镇压了她!

知道了敌人的位置,可云芷汐发现她似乎无能为力?!

“不对!”云芷汐闭上眼,立即与识海中的天灵珠和冰魄寒灵珠取得联系。

随后!

天地之间的灵气,顿时被云芷汐狂吸而去!强悍的吸力,直接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旋涡,天地灵气以云芷汐为中心,疯狂的旋转了起来!

“果然有点儿不凡,难怪能将辰儿打伤。”丰四呢喃间,撤了灵力威压,同时身体已从高空堕下。

感觉到威压散去,云芷汐心头一松,但却知真正的危情才刚开始。

悬浮于空中的丰四,银白色的头发飞扬,苍老的面容刻画着岁月的沧桑,浑身上下散着一股超强的气息。

云芷汐眸光闪了闪,已经在考量自己的处境。

“前辈何人,为何对晚辈出手?”虽知对方可能是丰家的王阶强者,但云芷汐还是探问了一句。

“因为你该死!”丰四的目光,锁定在云芷汐的身上,眼神里充满了阴沉的恶毒。

丰易辰作为丰家的中坚一代精英,一直都被丰家这两位老祖,当成了接班人的存在在培养。

在丰易辰身上,倾注了丰家的心血和期望,可如今他却被人废了!而废了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丰四此时的心中,只想着将此女生擒回去,让她受尽万千折磨,受尽千人骑万人枕!最终在糜烂中死去!

唯有如此,方能解心头之恨!

否则以丰四初阶玄王巅峰的实力,完全可以趁云芷汐不被的一招偷袭,直接将云芷汐灭杀了去!

可也正因为丰四恶毒的心思,得以让云芷汐有了周旋的时机。

听到丰四的回答,云芷汐已完全肯定,对方确实是丰家王阶强者了。居然派出王阶强者来追杀她,真不知是该说被看得起,还是怎么地了。

但云芷汐也知道,此事已不能善了。

“怎么?不躲了么?你之前不是挺能耐的,还可躲过老夫的神识封锁么?”丰四兴味的盯着云芷汐,心中却也料定,对方身上必有完全隐藏气息的至宝!如此至宝,也要归他丰家了。

“是躲不了了?那你就老老实实,被老夫生擒回去,老夫定会为你安排,千人骑万辱的‘享受’,让你此生受尽糜烂而死!那滋味,必然极度*。”丰四自成王阶,已经有许多年未出手了,今日他非得好好的教训这个无知的小贱婢!

云芷汐凝望着丰四,口气凉淡道:“是你丰家人欺我在先,我反击有何不对!再说我可是紫云宗紫云峰弟子,我师父可是紫云峰峰主。”

“就算你是紫云宗主真传弟子,你今日也在劫难逃!”丰四说话之间,手掌轻轻一抬!

云芷汐瞳孔一缩!顿时隐身诀起,直接就是逃逸!

丰四老眉一抖,却是冷哼一声:“雕虫小技!”

随着丰四话音一落,一道狂瀚的手掌,直接将隐身诀状态的云芷汐拍出!

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云芷汐直接被拍飞!更是直接栽倒在地,同时狂喷出一口心头血,完全就是重伤了!

只是一招,纵然有玉刹四绝在身,初阶玄王巅峰,还是可以伤她的。而若没有玉刹四绝,她此时怕就直接奄奄一息了,这还是对方有留手,不想杀她所以没打要害的情况。

她的战斗力,就只是这样吗?初阶玄王巅峰,就可以将她逼迫至此吗?

不!

不应该只有如此!

想到这里,云芷汐动了动身,她还有很多的底牌没出,她不想就此放弃,就算是初阶玄王巅峰!一战又如何!她倒是要看看,真正的玄王战力,到底能将她如何!

而就在这时候,在这方天地之间,一丝轻微的波动颤了颤。

但云芷汐已然爬起身,一股浓郁的煞气,自她的灵魂之中缓缓爆发,她的目光锋锐至极,双瞳散着可怕的杀意!

丰四一看到她这眼神,却是戏虐的挥出一道爪攻!

顿时天空中,四道裂虚空爆灵气的狂瀚攻击,穿金裂石般闪落在云芷汐的身上!

云芷汐身体一身紫芒爆发!那套紫色的战甲,在她的玄劲催发之下,爆发出了最强防御!

“嗯?”丰四的目光,落在了云芷汐的战甲之上,“好一副战甲,今日之后,便是我丰家之物!”

随着丰四话起之间,数道攻击又是拍落在云芷汐的身上!直接是废掉云芷汐的四肢,他根本就是在戏弄云芷汐!

“老贼,你会后悔的!”云芷汐没有求饶,但是她的目光越来越亮,浑身的气息,更没有因为被虐,而有一丝的萎靡,反而更像是她在蓄势?!

“后悔?”丰四嘲讽一笑,手掌顿时一抓,天地灵气一凝之间,直接将云芷汐抓起,与此同时她就像是一只弱鸡,被完全的甩出数十丈之外!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起,地面被砸下一个深坑!

云芷汐又吐了一口血,身上的骨骼却依然强健!纵然被摧毁,也能快速的再生过来,所以她依然能爬起来!

“身体防御力和恢复力不错,倒要看看你能多抗打。”丰四也察觉了云芷汐肉身的强悍,出手愈发的不客气,正好可以揍一顿先解气。

“咔擦”

“咔擦”

骨裂声一次次散出,云芷汐却依然在一次次爬起!身体里的通天诀和柔绝,更是快速的运转,疯狂的帮她恢复着伤势。

而无论丰四怎么打,他也不能完全断掉云芷汐的骨骼!

因为云芷汐的骨骼,拥有着强大的柔韧性,它能缓冲掉一部分的攻击,然后再进行防御,紧接着还以为快速的恢复再生!否则她如何能经受住,容煌此前直接在她手臂上的锻造行为。而比起被锻锤,丰四的攻击弱爆了!

这就是柔绝和通天诀的强悍!

纵是面对强大的王阶强者,云芷汐依然可以硬撼!

“是有点儿门道,就这等强悍的防御力,玄王以下无人可伤你,可是你不好运,落在老夫手里,注定要红颜早逝!”丰四话音一沉,一道强悍的掌攻要落入云芷汐的胸口,看来是想直接解决,要把云芷汐打个半死的囚走!

然而就在那一刻,云芷汐身形一闪!

隐身诀!隐息!

紫靴增速!最快!

手套增攻击!最强!

天灵火附加!

冰魄寒灵波附加!

上品王兵匕首!全面爆发!

疯狂的玄劲,犹如狂潮爆冲而出!

云芷汐体内那超越常人三四倍储量的玄劲,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爆发!爆发!爆发!

唳——唳——

一道桀骜的凤鸣冲天而起!

上品王兵匕首,第一次被催发兵魂!

而这等超强王兵,纵然是要催发兵魂,也绝非是寻常大玄师强者,能够办得到的!所以平时云芷汐都没有催发兵魂,但此刻她催发了!

丰家的老贼,激起了云芷汐体内,那种冷煞的杀性!

杀!

必杀!

必杀此贼!

------题外话------

还差八百字一万,可是已经困成狗,爬去睡觉……【ps:截止我发稿时,咱这《神医废材妃》在月票榜第七位,本座承诺,如果能保住月票榜第七的位置,一直到30号24点结束,我五一期间就来二更,二更不少于24点,是否二更,就看亲们这最后两天的月票,是否给力啦……】

噗!公子这回是要“跪搓衣板”的节奏……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为文文投的票票支持!爱你们,(*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