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1章 大杀红枫城!

这时候不等云芷汐走出坐榻,那丰玉英就对着身边的两位老者,指着云芷汐怒道:“张供奉,李供奉,就是这个小贱人伤了本小姐!还想让她楼下那只坐骑吞本小姐!要不是本小姐底蕴还不错,只怕就被弄死了!”

云芷汐闻言,被打断吃肉本就心情不好的她,顿时就反口讥讽道:“骑个飞行兽,都能自己掉下来摔断骨头的废物,居然说自己根骨不错,你真行!”

“小贱人!你给我闭嘴!”丰玉英长这么大,还从未被谁欺辱过,可今日却被欺辱得相当凄惨!现在对方居然还敢侮辱她,她简直……

可不等丰玉英发作,那名叫张彪的老者,就在评估了对方三人的实力后道:“阁下三人,如何称呼?”

张彪不是丰玉英,老辣的他已经看出了云芷汐和伏和,都是高阶大玄师巅峰的高手!而另外的容煌,他则看不出修为境界,但他猜测容煌可能是,修炼了什么隐蔽修炼的障眼法。

而伏和的资质,虽让张彪感到了震惊,可至少还算是可以接受。然而云芷汐呢?!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居然是一名高阶大玄师巅峰的强者!

难道说,这几人是紫云宗的内门的真传弟子?!

因是如此揣测,张彪问话的语气还算客气。

在扫了对方一眼后,云芷汐淡淡回答道:“本姑娘云芷汐。”

“张供奉,还跟她费什么话,直接给我将这小贱蹄子拿下!本小姐要将她废了经脉,卖去青楼接客!”丰玉英十分恶毒的说道。

一旁那叫李汉的老者,自也看出了云芷汐和伏和的修为,都乃是不凡的存在,便是打手势要示意丰玉英稍安勿躁,不想丰玉英已经是如此叫嚣。

本来被丰玉英指着鼻子骂,云芷汐就已经不爽了,现在对方居然还说要废了她,还要卖她去青楼?!

顿时,云芷汐身上,作为高阶大玄师巅峰的强者威压,立即是倾泻向丰玉英!声音更是发凉道:“要废了我?”

丰玉英小小的高阶玄士,哪里能抵挡云芷汐高出她这么多修为的威压,顿时就是胸口一痛的喷出一口鲜艳艳的血来,竟是直接被压得重伤了!

张彪面色一凛,顿时就拍出一掌的,对上云芷汐的强势威压,同时喝道:“姑娘住手!”

然而张彪这一掌拍出,却发现自己这一掌落入对方的气势之中,便如石沉大海一般,完全无法撼动对方一分一毫!

这个少女的修为根基,竟然是如此的浑厚扎实!

“自己掌嘴一百巴掌,从这里给我滚下去!再敢来打扰我吃肉,杀!”云芷汐冷眼扫向丰玉英说道!

在云芷汐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张彪的存在,说话更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好你个狂妄的小丫头片子!老夫今日倒要看看,你怎么杀!”张彪年轻的时候,好歹也是一代强悍的佣兵头子,此时被云芷汐一个小辈,如此放肆的不放在眼里,心中的血性也是被激发出来了!

今日不将这个小丫头片子拿下,他张彪还有什么脸面在红枫城混迹!

于是说话之间,张彪就是抄起手中大刀,当空就是一个暴劈,大有开山裂石之势,磅礴的玄劲爆发之间,附近的桌椅都是被掀飞而去。

张彪这一击,用的可是全力的巅峰一刀!期间更是引发手中玄兵兵魂,散出一道狂蛇虚影的,直扑向云芷汐!

张彪不敢轻视云芷汐,更担心她很身后的两位青年联手,是故一击之下,便是爆出最强一招,好先挫敌以锐!

然而!

面对飞来的强悍攻击!云芷汐原地不动,只见她一双素手一抬,一招太极鞭手拍出!

“啪——”的一声脆响起!、

但见那张彪,连人带刀的,直接被云芷汐给拍入了食肆三楼的墙壁上!直接把人家的墙壁,给拍出了一个凹陷的弧度……

这……

“噗——”张彪一口老血喷出,一张老脸上,一个鲜红的巴掌印栩栩如生,果然是艳如泣血杜鹃……

这等战绩看在容煌眼里,自然依旧是云淡风轻,可看在伏和眼中,不免感到了震惊!

要知道张彪可不是弱鸡,人家好歹也是早年成名的一代强悍冒险者!可是居然被这么一拍的,就就拍飞了!拍败了!

“云姑娘天纵之资,身手好是不凡!”伏和由衷的赞叹道,就方才那干脆利落的一击,他自问是办不到的。

“好说,好说。”云芷汐如今修为大涨,感觉还是挺爽的,这下子正是有些得意的看向了容煌。

容煌抿着浅笑,点点头说道:“不错。”

“那当然,打苍蝇而已,当然一拍就好啦。”云芷汐这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说出来的话简直把对方的人,都给践踏完了!

吐血的张彪,更是一口老血没忍住的再度喷出!而那还没出手的李汉,同样是脸色超级难看!

想他们二人,可是红枫城成名的高阶玄士巅峰!早些年战绩可是非常的强悍,临到老了,居然被云芷汐这么侮辱!竟说他二人是苍蝇,随便一拍就好了!

简直是——士可杀不可辱!

“吼——”喷血的张彪怒吼一声,在吞下一枚疗伤丹药的同时,目光狰狞的看向云芷汐,“小贱人!你既然想找死,我兄弟二人就成全你!李兄,一起上!”

“好!”李汉当然不会拒绝,两人顿时就是配合而起!

两大高阶玄士巅峰同时出手,磅礴的玄劲顿时将此间食肆震得崩裂坍塌!

那丰玉英完全没想到,这双方一下就爆发得这么厉害,当下是带着伤势,直接从三楼朝下一跳的逃生去!

可丰玉英本就有旧伤未痊愈,再加上方才的新伤,根本就等同于是一个寻常的玄徒,如此从三楼跃下,又是慌张的跃下!直接就是——

“啪”的“哎哟”一声,摔了个狗吃屎,同时磕坏了一口白牙……也算是自己整容了……

结果崩裂坍塌的食肆,更是直接朝着她砸下来!那阵仗要是被砸到,绝对成为华丽丽的肉饼!

“救命!来人,快来救我!”丰玉英着急大喊,然后回答她的,只有作鸟兽散,生怕被殃及池鱼的护卫们的退散声,还有食肆坍塌的“啪啪”声……

于是悲惨的丰玉英,就这么直接的被砸中!

她那“啊——”的惨叫声,被湮灭在食肆坍塌的巨响声中,根本就没人知道,她被活生生的砸中了……

而在食肆坍塌的瞬间,五道人影已经是闪出。

伏和更是将食案都扛了出来,立在对面街的房顶上,很是无奈的说道:“大家打架就不能和气点打架么?这可都是花了大价钱买下来的好饭菜,弄脏了多可惜。”

可伏和也不想想,食肆的老板早被吓跑了,压根就没人跟他收过钱,他这吃的纯粹是霸王餐好么?!

容煌闻言扫了伏和一眼,对于那桌酒菜,真的觉得弄脏了不可惜。

但伏和却还问他:“公子,你说是不是?”

“不是。”容煌超级不给面子!

伏和脸色一败,一手抬着食案,一手摸了摸肩上的天机喵,只觉得对方真不好相处啊……

这时候战斗的那边,张彪和李汉正是默契的合击着云芷汐!

而云芷汐呢,正是拿对方修炼怒佛指,她一指一指慢悠悠的抵挡着,嘴中还念念有词,“这个点这里好像有些不对,要是这样点的话……”

可才是轰了一阵,就听云芷汐不耐烦道:“你们两个老家伙没吃饭么?能不能给点力,打起精神来打!这么弱,也好意思让本姑娘陪你们打!”

“噗——”本就受伤不轻的张彪,直接被这句话气得,一口老血再度喷出!

“混账!”张彪暴怒,冲飞而起之间,号令李汉道,“李兄,绝杀此丫头!”

“狂刀风暴!”张彪话落之间,率先爆发了超强的刀招,顿时玄兵狂蛇隐有飞龙之势,强悍的刀裂风暴,带着“呜呜”作响的磅礴玄劲,爆发出惊人的杀势!

与此同时,李汉也是动作不慢的,手中银枪散裂,“银蛇狂涌!”他这长枪玄技,如翻江倒海的小白龙,四面冲飞盘绕,直将云芷汐的倩影封杀!

两人配合的巅峰一击!爆发出他们曾经的草莽凶性,以及狠辣的战斗风格,直接一封一杀的剿灭云芷汐!

“轰——”的玄劲爆发轰鸣,震响此间天地!

那站在房顶上的伏和,看着这一击顿时手一抖,桌案碎裂而开的,其上的丰盛菜式无可挽救的砸落在人家屋顶上……

“注定要浪费粮食,哎……天意如此。”伏和收了手,拿出方才别在腰上的羽扇,很是无奈的感叹道。

“哼!这回总该死了。”张翰吐出一口含血的唾沫,老脸尽显苍白之色,整个人都呈现出虚脱的状态。

张彪怎么都没想到,此番出来打个小后辈,居然让他如此的费力,看来不服老是不行了。

那李汉此时也是虚弱,正是松了一口气,也是觉得那小丫头,必然是被灭了的。

然而就在李汉松一口气的瞬间,他瞳孔一缩的,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危急,他正是喊道;“张兄小——”

“心”字还来不及散开,两道“啪啪”声,顿时先散开了!

随着两道“啪啪”声落下,张彪和李汉顿被拍飞入废墟!当真是干脆利落……

“果然苍蝇还是要用拍的,这才好解决。”云芷汐拍完两人,就是拍拍手感叹道。

“竟然没事?!”那边掉了一桌子饭菜的伏和,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要知道方才张彪和李汉的攻击,真正是非常的凶险,每一招每一式,都是狠辣的绝杀!

纵然云芷汐她是个高阶大玄师巅峰,但在那等的强攻之下,正常来说她就算不死,那也绝对要被打成重伤了!

可是云芷汐并没有被伤到一丝一毫,甚至衣襟都没有半点凌乱,反而还在暴起之间,直接两手将那两个,修为和她相等的高阶大玄师巅峰拍飞……

这等实力当真是——牛!

伏和暗叹了一声,这等实力必不是寻常机缘可造成,难怪天机之上,显示她会是蛇族的福星,天意如此,果不可违。

“咳咳……”废墟中,两道微弱的声音散出,两个老迈的身影颤颤而动。

此前受伤严重,再被一拍而伤上加伤的张彪,在要起身的瞬间就重新倒下。

李汉稍微好一点,但他一看那张彪就知道后者不对劲了,连忙是强忍着伤势上前询问,“张兄,你怎么样?”

“我不行了,脊骨断了,下身动不了了……快回家族求援,我们根本对付不了这个小丫头,她……她至少是半步王阶……”张彪刚说完几句话,就直接晕死过去了,可见伤势有多么的凄惨!

“什么?!”李汉在风中凌乱!

李汉看云芷汐不过十七八岁,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半步王阶?!就算是个紫云宗的真传弟子,也不可能这么妖孽吧?!

这……

这……这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而这个时候,空中落下的云芷汐,正是站立在李汉和张彪跟前!

此时李汉已经惊得抱着张彪连连后退,声音更是颤抖道:“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云芷汐凉笑的看着对方。

可她这等浅笑盼兮的模样,看在李汉眼中简直就像是恶魔在笑,简直可怕得很!

“你不能杀我们,这里可是红枫城,这里是丰家的地盘,我们可是丰家的供奉!”李汉已经无力反抗,他只能抬出丰家来说道。

“那又怎么样?你们都要杀我了。”云芷汐根本就不在意,不过她也没打算杀了这两人,毕竟他们只是被主人放出来的狗,跟狗一般见识太没品位了。

“这事是我们不对,姑娘你离开红枫城,这些事全部当没发生如何?”李汉不想死,但他知道少女有一掌捏死他的能耐!所以他只能是服软的说道。

“本姑娘本来只是路过,却是你们一直苦苦相逼,现在说的好像我想留下来似的。”云芷汐说话间,已经没兴致道,“都滚吧,别再让我看到你们!”

“是是是,我们滚。”李汉抱起昏迷的张彪,连忙是要逃跑。

但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掠来几道人影,看起来修为都是不错!

“哪里来的狂徒,敢在我丰家地盘寻衅生事!”一道狂喝,伴随着这些人影落下。

只见带人前来此方的,是一名年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起身后还有数名大玄师强者追随。

此人落地之际,就看到了狼狈的李汉和张彪,他的目光一扫向云芷汐,双眸微微一凝,已经是冷喝道:“是你在寻衅滋事。”

这中年男子说话之间,强悍的威压便是落下!

云芷汐瞳孔微缩,顿可察觉对方的修为,乃是——半步王阶。

面对半步王阶的威压,云芷汐倒没有小觑,也是运起了防御,怡然不惧的反目相视。

见云芷汐竟然不惧,这名中年男子心中顿时惊讶!他自然看得出对方是个高阶大玄师巅峰,可他的修为可是半步王阶啊!

半步王阶和高阶大玄师巅峰的差距,可不是一丝一毫,那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跨度!

“哼!小丫头片子,看你能支撑多久!”这位半步王阶的强者心中料定,云芷汐不过是在强撑肯定是吃撑不了多久的!

然而他却不知,云芷汐的精神力强大,修为的根基更是非常的扎实,根骨经脉都是超强的存在,别说对方区区半步王阶别想压制她,纵然是刚晋阶的玄王都完全不能奈何她!怕只能是中阶玄王,才能对她有大影响。

此时,那名半步王阶的中年男子,忽然加强了威压,显然是想要用强势的压力,直接将云芷汐给压“废掉”!

这种强者对弱者的压制,一般不仅能伤弱者的修为,更能伤其精神,严重的还会对弱者造成心灵阴影,是杀人于无形的存在!

可是!

面对半步玄王的强压,云芷汐根本毫不示弱,甚至脊背不曾有一丝的颤抖,一双懒眸里甚至隐有讥讽之色!

这时候伏和再度震惊了!

要知道对方的修为,那可是半步玄王啊!而且是成名已久的半步玄王,其威压绝非高阶玄士巅峰可抵挡!

然而云芷汐不仅抵挡了,甚至看起来并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于是不仅伏和震惊了,这名半步玄王,以及他身后跟来的几名老者,面上都是露出了惊色!

这名半步玄王的中年男子,名叫丰易辰,乃是丰家中坚一辈的最强者,如今年纪不过五十六,修为就已经到了半步玄王,是被誉为丰家里,最有希望在百岁左右踏足玄王的超级天才!

然而丰家的中坚实力强者,居然完全压制不了云芷汐!

要知道云芷汐,是年纪还不到二八的少女啊!

“修为倒是不错,难怪敢这么嚣张!”丰易辰喝声之间,不再单纯的以威势压制云芷汐,而是直接凝起一掌,照着云芷汐的面门爆砸而下!

面对半步王阶一击,云芷汐豪不退怯!

开玩笑,想当初她还是一个初阶大玄师弱鸡的时候,陨落在她手中的半步王阶就不是一个两个,如今高阶大玄师巅峰的她又怎么可能退怯?

但对方是个半步王阶,云芷汐也完全不会轻视,当下就亮出了她的王兵匕首,直接照着对方的掌心一刺!

丰易辰见对方亮出了兵器,且看起来显然是——王兵!

面对王兵,丰易辰不敢有半分怠慢,当下是掌法幻化成爪技,凶狠的朝着云芷汐的匕首爪下!

如此一爪,丰易辰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扣下云芷汐的王兵!

云芷汐会其意,自不会遂其愿,当下反手太极一出,直接周旋住丰易辰的爪技!

丰易辰眸光一寒,手掌如爪,悍实的攻击丝毫不留情,一招招放弃王兵,直取云芷汐要害之处!

然而云芷汐的太极拳,已经是突破了奥义的巅峰,到了人融太极,太极随人而动的完美境界!

但丰易辰的爪攻厉害,云芷汐的太极就更厉害!因为太极最强大之处,就是借力打力,化攻为攻,完全不落下风!

少女此时,展现出了高超的应战能耐!竟隐隐有着压制丰易辰打的趋势!

丰易辰强,云芷汐冷静!对方任何招式的变化,到了她这里都有对付之法,纵不能强势反攻,也绝对可以稳住不败!

如此僵持不下,丰易辰这位半步王阶也丢不起人!

顿时丰易辰浑身一震,磅礴的玄劲涛涛爆发!一道狂霸的拳头,轰然砸向了云芷汐!

面对此攻,云芷汐完全没有抵挡,而是强悍的一道太极鞭手出,直接是横扫丰易辰心口!

竟然是以强攻对强攻!以肉身防御对肉身防御!

所有观战之人瞳孔都是一缩,只认定云芷汐这下要完了!

然而——

两道悍响爆,云芷汐被一拳轰出七八丈!

可丰易辰呢,他同样被轰出了四五丈!

七八对四五,可并不差多少!

可是丰易辰的修为,却要比云芷汐高上一个级别!他们可不是实力相当的同阶强者,而是丰易辰高出一阶啊!

不仅如此!云芷汐拥有的肉身防御,因为玉刹四绝和通天诀的缘故,达到了一个可怕的状态!面对对方一轰,她虽然退了,却没有被伤到一丝一毫!

可丰易辰呢?他可是实打实的,被云芷汐爆出的太极鞭手,给直接的重重打在了心口上!

如此正面对决之下,丰易辰这个半步王阶,明显就不如云芷汐这个高阶玄士巅峰!

云芷汐显然料准了这结果,所以她才会选择硬撼!否则她才不会那么白痴……

“阁下到底何人?”丰易辰打到这里,稍微有些忌惮了。

因为云芷汐的年纪太轻,而相对于她的年纪,她的修为太妖孽!这等天资绰约之徒,恐怕不是好随便打杀的存在。

“紫云宗,云芷汐。”云芷汐淡淡的报上名号,一身的紫衣随风微扬,少女的风华耀眼至极。

“你就是云芷汐?!”不想那丰易辰闻言倒是微微惊讶。

“不错。”云芷汐听对方的口气,好像是认得她的,这倒是让她也有些惊讶,都没想到她的名气居然传诵到了红枫城这边来。

“那么你就是欺辱羽珊那孩子的丫头。”丰易辰此时面色已沉,看起来居然是和蓝羽珊有一腿的?!

“羽珊是谁?”云芷汐也是贵人事多,根本就不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用鼻孔看人的脑残。

没办法,云芷汐遇到脑残的运气,就跟她遇到机缘的运气一样,简直是好到爆棚……这也算是中和吧……

“哼!你既是云芷汐,那我今日就杀了你,为我儿媳妇报仇!”丰易辰阴狠的说道!

原来丰易辰的儿子,居然跟蓝羽珊那个鼻孔看人的脑残有婚约,如此一来蓝羽珊就相当于是丰家的人了。

那么当日云芷汐糟践蓝羽珊,就等于是糟践他们丰家的声誉!更何况,蓝羽珊还正好是丰易辰的准儿媳妇!

如此一来,丰易辰和云芷汐,就算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

说话之间,丰易辰已经亮出了玄兵,那是一双上品玄兵——金铜棍!

此棍一出,丰易辰浑身的气势暴涨,强悍的双棍连击,直接朝着云芷汐砸落而下,犹如疾风暴雨,犹如大浪惊涛!

云芷汐一看这阵势,稍微一退的喝道:“我是紫云宗的人,你还敢胡搅蛮缠?!”

“我在红枫城杀了你,我看谁人知道你被我等杀!几位长老,速速将那两个青年拦下,不要让他们跑了!”丰易辰阴狠的决断间,已经给身后的几位丰家长老下令道。

丰家几位长老闻言,顿时飞射向伏和与容煌!

伏和羽扇轻动,略有病态的俊脸上,浮现出一缕苦涩的笑意:“今天不仅要破财,还要被殃及池鱼,这也是没办法的,天意如此。”

“你们两个小子,快快束手就擒,否则有你们苦头吃的!”嚣张的丰家长老,指着伏和与容煌道。

“不行不行,直接被抓,肯定吃更多的苦头。可是我其实,跟这位小姐,也只是刚认识的,我能不能先走?”伏和良善温厚的说道。

“你当我们是傻子啊!不束手就擒,你就等着吃苦头吧!”说话间,便有两名丰家长老欺向了伏和。

至于剩余的两位丰家长老,则是一脸不屑的看着容煌道:“你呢?你是束手就擒还是……”

可不等这名长老说完,容煌已经不见踪迹了……

跑了……

跑了——

跑了!

“靠!有这么当人家师父的么?”伏和见容煌居然跑了,简直捶胸顿足,再无半点神棍的神姿!

此时伏和也想跑,但是他已经被对方两位长老缠住,而他的修为可没有容煌那么强悍!所以——打吧!

与丰易辰强战中的云芷汐,闻声一看过去,却哪里还能看到容煌的身影?!

不用说,她也知道伏和这句话什么意思了……

“混蛋容煌!你居然抛下我跑了!”云芷汐气愤了,有这么当师父的么?!

简直是……

“云姑娘!快快救命啊——”伏和因为容煌跑了,直接落得一个以一敌四的局面,他可是个文弱书生,战斗力其实一般的啊!

云芷汐听到伏和求救,举目看去,果然看到伏和的形式非常不妙。而伏和这个淡泊宁静的神棍,这时候也完全不顾形象的,直接撒丫子也在逃跑!

没办法,他这完全是打不过!

看到这场面,云芷汐面色一寒,声音声势寒凉,“这可是你们逼我下杀手的!”

闻言,丰易辰冷笑连连,“小贱婢,我看你还如何嚣张,等你的同伴被宰了,下一个就是你了!”

“不过你放心,我定不会直接杀了,而会让你生不如死!”丰易辰面色阴森,棍技更是爆狂强出!试图以强轰,直接取下云芷汐。

“我首先会让你生不如死!”云芷汐反口道出之间,身影顿时消失在丰易辰眼前!隐身诀起!

本来她没想要杀人的,结果这些人老是要让她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既是如此,那她就不客气了!

那丰易辰眼皮一颤,他完全没想到云芷汐居然能够,从他的眼前直接消失!是完全的消失!

与此同时,丰易辰感受到了一股致命的杀机,从他的背后袭来!

丰易辰浑身的毛孔,陡然之间一缩,他正是要爆退并返身查看!

然而——

云芷汐隐身诀状态下,上品王兵匕首一刺!这是身为高阶大玄师巅峰的她,如今的巅峰一刺!

那速度,简直快若惊雷,直裂虚空而出,让丰易辰根本就是,完全来不及做出反应,然后他就……

------题外话------

怎么虐?汐儿说:看月票虐……

喵哈哈!明天如无意外会万更,最少也有九千,求票啦!鸡血多,啪啪码字速度稍微快一些……喵~

前天说了一些事,看到亲爱滴们很多鼓励和体谅的留言,顿时感觉很温暖,也觉得自己有些矫情了。其实说那些,并不是诉苦,只是想要交流出来,让亲们知道我的一些状况,好获得一些体谅,让亲们明白大部分作者写文都不容易,一面码字一般还有工作要完成。毕竟码字的收入看天……时好时坏看推荐……看流量……

我写这个文,本身是很开心的。亲爱滴们应该也能感觉到,全文透着的都是爽和欢快的氛围,所以虽然有时很辛苦,可在看到亲爱滴们的支持,你们的每一票,每一个订阅,每一句留言,我就会快乐的来写。哎,容易满足的本座啊……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