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0章 打苍蝇,啪啪啪!

此时丰玉英的目光里,除了容煌便再无他人,脸上更是明显的,露出了痴迷的神态,那眼神更是*裸的,全方位无死角的打量着容煌。

若是丰玉英再留点口水,双手再托上下巴的位置,便是标准的犯花痴形态。她那眼神如此“犀利”,自然看得容煌明显就不悦了。

可还不等容煌开口,云芷汐就伸了一个懒腰,抬起的双臂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就直接的将容煌清俊的脸给挡住了。

如此这么一挡,自然就引起了丰玉英的注意,但是她的眼中还是没有云芷汐,而是侧了身再看着容煌的侧脸。

居然还无视云芷汐?!

不仅如此,丰玉英更是嗲声说道:“不知这位公子来我红枫城,是所为何事?不若本小姐帮忙,定可让你行事更方便一些。”

我滴乖乖!

这根本就是*裸的勾搭!

可丰玉英也不撒泡尿自己照照看,就她这模样长的,虽说不是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但一张脸上涂抹的胭脂,简直有城墙那么厚!还五颜六色的,唇红、眼影、眉色……乱七八糟这么一搞,看在容煌眼里简直就是鬼画符!

这会云芷汐懒腰也不伸了,干脆她就抱胸看着,这说起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容煌被人调戏!

但这个时候,丰玉英却发现,容煌根本看都不看他,更是直接骑着金狮走离开了。

大约是因为城池里的人太多,容煌到很有人性的让金狮跑得慢一些,就这么慢腾腾的越过了丰玉英,直接穿过卫队,然后朝着前方而去。

那些卫队倒也没有犯傻,且他们还都很聪明,见他们丰家的十一小姐来了,自然是安静的在一旁呆着,做一群听号令的懂事护卫,只等小姐吩咐动手,他们才会动手的。

而那被容煌完全无视掉的丰玉英,先是一怔,紧接着调转风行鹰的头,目光恼羞的盯着前面,已经施施然离去的白衣美男。

“混蛋!居然无视本小姐!”丰玉英自幼娇生惯养,身边的青年才俊,可以说都是倒贴着巴结上来的,所以她自认为只要她勾勾手指,容煌也就会跟着她走了……

“林护卫,给我将人拦下!”恼羞成怒的丰玉英,立即是喝令一声道,同时她自己驰起风行鹰,再度阻拦到了容煌和云芷汐跟前!

那卫队领头的林护卫闻言,自然是立即带人赶上去,并且是喝声道:“你们都耳聋了么?十一小姐在跟你们说话呢,还不快快停下来!”

这些卫队的整体修为,大概是在中高阶玄士,并不敢直接去拦住金色雄狮,而是跑上去喝令着。他们当然不会傻啦吧唧的,直接冲到前头去挡住这头威武的雄狮灵兽,除非他们想试试被狮子吞了是什么感觉。

这时候丰玉英站在高飞的风行鹰上,正是盯着下面的卫队办事,准备打压一下对方的气焰,也好让那美男知道,她这位丰家的十一小姐,是可以号令城池卫队的威严存在。

然而金色雄狮的脚步根本没有停下来,云芷汐更是一脸兴味的,正打算着看好戏。这是多么难得啊,居然有人敢调戏容煌,要知道就是她都不太敢。

“这么高兴?”容煌见她明显心情振奋,搂着她腰肢的力道不由加大了几分,他被人看上了,她还这么高兴,她这小丫头到底有没有良心。

“没……没有!”云芷汐连忙反驳道,她也只是有一点点高兴而已。

容煌修长的手指,落在了云芷汐的耳际,指尖大力一捏的,令她痛呼一声:“你捏我耳朵干嘛?调戏你的又不是我!”凭什么捏的就是我!

“幸灾乐祸,该捏。”容煌不客气的说道,本来他还挺高兴,她伸个懒腰借故挡住对方视线的。但如今看来看,她恐怕是真的随便伸伸懒腰而已。

“滚蛋!”云芷汐摸着耳朵,正是要脱离这个家伙,他自己长得招蜂引蝶,还不准她好心情看戏了,这种心理是不对的!

而两人的“*”,看在风行鹰上丰玉英眼里,简直让她想要喷火!

顿时丰玉英就降下风行鹰来,可她这回的目光并非看着容煌了,而是怨毒的盯着云芷汐怒喝:“小贱人!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是你在驱这头灵兽,我命令你立即给我滚下来!”

云芷汐明显一怔,她这算不算是无妄之灾?这都干她什么事了?她就是一看戏的好么?结果居然把火直接烧到了她身上?!

“你有病吧,有病就赶紧回家治,别出来到处乱咬人。”云芷汐简直无语,更是直接拍着金色雄狮说道,“大金,咱们快走,免得被疯狗咬到。”

“贱婢!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骂本小姐!来人!快将这贱人给我拿下,把这灵兽给我剁了,别伤了这青年。”丰玉英几个令下,倒是重点关照了容煌。

“大金兄弟,有人说要剁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云芷汐只觉得好笑,便是伸手拍了拍金色雄狮毛茸茸的脑袋说着。

这头金狮是蛇族王子赠予云芷汐的,好歹也是千年的厉害的灵兽,以它的灵性,自然能感觉到丰玉英对它的敌意。

再说了,一头弱小的风行鹰,老是在它头顶上盘旋着,也让它这头雄狮非常不爽!

当下还不等护卫组织上前围攻它,它已经半曲下强健的后爪,紧接着一个漂亮的跃空前扑!

吼——

金色雄狮凶悍的一声怒吼,张开的狰狞血盆大口!狰狞恐怖的尖锐獠牙!

一瞬间就扑向了那头飞呀飞呀飞的风行鹰!

唳——

风行鹰一声惨鸣,它也不过是一头寻常的几百年灵兽,速度纵然再快,又怎么能比得上金色雄狮,忽然暴起的一个猛扑呢?!

风行鹰上的丰玉英,更是被忽然爆发的险情惊骇得丑容失色!她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一头坐骑而已,竟然就能爆发如此恐怖的威力,她根本就……

啊——

只听一声尖锐的惨叫爆发!

所有的卫队成员,也都发现了形势的眼中不对,一个个纷纷拔出佩剑,朝着冲跃而起的金色雄狮砍上去!

一阵狂暴的攻击顿时在街道上散开,周围的百姓们纷纷作鸟兽散,生怕被那些射出的攻击击中,那可简直是死得超级倒霉了。

而在这番一阵的乱轰之中,卫队们以为这下子应该将那头金狮,还有那金狮上的一对小情人给解决了。

结果——

当攻击的烟尘散去,宽阔的街道上,一头金色的雄狮,狮背上的少女和青年完好无损。

天空中几根鹰毛盘旋的飞呀飞,血腥味之中根本不见风行鹰的踪迹。

而地面上,瘫着一片锦绣纱裙,包裹着的某个颤抖得没有声音的丰家十一小姐……

不过此时,从这名威风的丰家十一小姐的身上,正传出一阵恶臭味。仔细一看之下,便发现在她锦绣的纱裙之间,已经是湿了一大片,好像还泛出了黄色……

嗯,这就是传说中的,吓得屁滚尿流喷出屎……

闻到这股闻到,容煌那修长的剑眉,直接就皱了皱,根本不像多呆的说道:“快走。”

金色雄狮浑身一颤,连忙是快快的走起来,它可是很怕背上的那个男人的,超级超级怕!那人的力量太恐怖了,而且身上的那股气息,也让它本能的要臣服。

金色雄狮重新踏上归途,容煌就伸手拍了怀里少女的脸儿,“那种东西,怎不让它顺带吃了?”

“不许打脸!”云芷汐怒了,一手扣住容煌的手腕,一面不忿的为金色雄狮着想道,“就那人长得那么丑,还涂了那么多五颜六色的东西在脸上,大金吃了肯定会消化不良,大金可是宇王子送我的,我当然要为它着想。”

不听她解释还好,一听她又说那蛇族王子,容煌直接落手,朝着她的臀一拍,“一头灵兽罢了,你倒是念叨得很。”

“容煌!你再打你试试!”云芷汐翻身怒瞪着容煌,直接就指名道姓的清喝道,这个家伙简直是过分,仗着他修为高,居然又是打脸又是打屁股的!虽然只是轻轻一拍,但是也非常不爽!

凝着她冒火的双眸,容煌性感的薄唇却扬起了笑意,看得云芷汐二话不说,双手一起上的撕向他这可恶的嘴脸!

皇阶了不起啊!

嗯,虽然真的很了不起。

脸直接被一双柔软的手侵犯了,容煌也没反抗,直接就被云芷汐两手一捏的,扯了个鬼脸出来!

“扑哧!”云芷汐没见过他这种面相,自己先是忍不住笑出声来,满脸没好气的说道,“我警告你,不许打脸,不许打屁股!”

“那打哪儿?”容煌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并不在意脸上被她扯出的,那种微微的麻感。

“……”

这一兽两人的,就这么堂而皇之离去……

人们还可听到那对小情人,那打情骂俏的声音……

但没有人敢去拦着他们,就算是那些卫队也不敢上前去了。要知道他们刚才几十个人的围攻,可没有半点的余力!而对方居然一点事儿都没有!

先不说那恐怖的灵兽估计是上千年的种,就那两个人至少也是大玄师级别的不俗强者,就这样的战斗力可不是他们能战胜的。

“幸好没惹他们大开杀戒,不然就是噩梦了。”那位林护卫颤抖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只觉得是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了。

而这个时候,他们的丰十一小姐,还在地上瑟瑟发抖……

这位卫队的首领林队长,咬咬牙忍受着恶臭味,靠近那丰玉英怯弱的询问道:“十……十一小姐……您没事吧?”

这时候瘫在地上的丰玉英,这才是反应过来的,直接就是一巴掌直飞甩向那林护卫,可清脆的巴掌声还没响起,更清脆的骨断“咔擦”声倒是爆发了。

“啊——”丰玉英一声惨叫,顿时是痛呼骂道:“好痛——痛死我了,还不快扶本小姐回去,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简直都是饭桶!”

要知道丰玉英,那可是非常凄惨的,直接从风行鹰上堕下来的。而她那时又被金色雄狮的狰狞血口,吓得是魂不附体的,根本就来不及防御!

于是——

直接摔下来的下场,就是骨裂骨折……

就丰玉英这种纨绔大小姐,这看似高阶玄士的修为,不过是丹药堆砌上去的,身体根本就是废材弱鸡,这么一摔下来不残废就有鬼了。

“是是是……”林护卫连忙是组织了卫队,过来抬丰玉英回去。

这些卫队成员纷纷忍受着恶臭,硬着头皮上来要抬丰玉英。

“滚蛋!本小姐是你们这些臭男人可以碰的么,不知道去抬个轿子来啊!还有,速速去禀报家族的供奉,让他们给我准备好!”丰玉英这时候,居然还不嫌丢人现眼的赶紧滚回去,居然还嫌弃卫队的人是臭男人……也不想想到底谁更臭……

但卫队成员虽然腹诽,可还得听从丰玉英的吩咐,谁让她是丰家的嫡系小姐呢?而丰家可是红枫城的地头蛇,红枫城里无人敢得罪的存在!

而听这丰玉英的安排,就知道这口气她绝对不会咽下去,这是要召集家族中的长老,前去找云芷汐他们算账!

丰玉英作为丰家嫡系的骄纵大小姐,还从没有被这么欺负过!而且还是在他们丰家的地盘,在这红枫城被人欺负得这么惨!

说什么,她也要讨回这笔账!

再说了,丰玉英对容煌更是念念在心!

丰玉英发誓,她一定要让那一兽一女在红枫城消失!更要那白衣美男,臣服在她的裙下!从此成为她丰家的入赘姑爷!

等着!

……

而无论是容煌,还是云芷汐,显然都没有把这等无聊小事放在心上。

至于四周那些丰家的暗卫,在偷鸡摸狗打探他们行踪的作为,在两人看来根本不值一提。

别说现在有容煌在,就是只云芷汐一人,她也没有丝毫的忌惮。

要知道她的修为虽然只是高阶大玄师巅峰,但是她可有三成把握,就算是丰家的老祖,那王阶的强者过来了,她也能对方吃亏!要是再敢小看她,分分钟能被她给灭了!

所以还怕啥!

简直就是横着走!

丰家的人,识相的不要出来,否则的话绝对是被揍得,花开灿烂艳似泣血牡丹……

但在云芷汐和容煌,大摇大摆骑着金狮招摇过市,途径一处食肆时,却有声音从三楼上传下来:“云姑娘,在下等候多时,不妨上来一聚如何?”

闻言,云芷汐顿时一怔,如画的青眉也微微凝起,她在这红枫城可不认识什么人,但对方却直接称呼出她的姓氏,听起来似乎还有些熟稔?

不过在她抬头一看时,就看到了一张认识的脸,顿时她就笑道:“我家小白可好?”

“喵喵。”小白喵的声音,从三楼上传出来。

但是小白喵不敢下去,它趴在窗户的横木上,十分惧怕的盯着下面的人。它怕的当然不是云芷汐,而是那个搂着云芷汐的容煌。

还不等云芷汐开口,容煌就抱着她直入了此间食肆的三楼。

这邀云芷汐上去的人,还带着小白前来的,当然就是拥有天机的伏和了。

此时的伏和靠窗而坐,随意的卧在宽大的坐榻上,一身的灰色道袍,一把不知名材质的羽扇,肩上一只天机白猫儿,看起来淡泊静雅,颇有一代神棍军师的风采。

云芷汐和容煌才一上来,伏和的目光就被容煌吸引住了,他的眼神也不作掩饰的,坦荡落在容煌身上。

然而这么一目看着,伏和的目光就是一阵紧缩,眼神更是露出了不平静的骇然!

那时候小白喵一副做错事的模样儿,就躲在伏和那握着酒杯,搭落在食案上的手掌边。它的目光看向的方向,跟伏和是一致的,都是在看着容煌。

“小白,过来。”知道小白喵怕容煌,云芷汐招招手说道。当日虽说算是被小白喵害了,但因此结识了蛇族,倒也是美事一桩。

“喵喵。”小白喵掠出身,刚要投入云芷汐的怀抱,可在它的弹出轨迹中,就被容煌两只手指捏住了。

“喵喵!”小白喵手舞足蹈,浑身直接颤抖起来!它就知道这个恐怖的人,一来一定会找它算账的!所以它那天察觉到他来,它都没敢回去……

“放开小白。”云芷汐探手过去,直接将小白夺下来。

容煌倒也没继续捏着小白喵,他刚才不过是鉴定一下,它是否确实是在恢复能力而已。

“喵喵。”小白喵爬上云芷汐的手掌后,就直接钻进它怀里,然后再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怯怯的看着容煌。

小白喵觉得,这个人怎么感觉又恐怖了一些?它本来以为它进阶了,应该是不会那么害怕他了,结果每次见到这个人,他都会变得更厉害……

这还让不让喵活了!

小白喵低下头挠了挠脸,此时也没心思去勾搭天机那雌猫儿了,它觉得还是小命要紧。

容煌这时候的目光,才落在了伏和的身上,他的神色并没有任何波动。似乎在他的眼里,除了云芷汐跟别人不一样,其余人都不可以引动他的情绪。

“这位是?”伏和不认得容煌,但他已料想到,关于蛇族刚发出的,取消与蛇女婚约之事,该是和这名青年有关。

“我师父。”云芷汐跟伏和聊得不错,此时也觉得饿了,就直接招呼了小二来点菜。

那小二被叫来,正是询问要点什么。

云芷汐十分阔气的说道:“把你们店里,最好的菜市全部来一份。”

“好的,小姐。”小二闻言,顿时声音都带着愉悦的笑意。

只等这小二下去,伏和不由苦笑:“你倒是不客气。”

“怎么,你约我上来的,难道还不准我点菜?”云芷汐反口说道。

伏和摇摇头笑道:“不敢不敢,你们师徒都在这儿,我怎么敢说不字。”只能说,今天要破财,是天意如此。

“知道就好。”云芷汐拿起筷子,已经是先夹起桌上的下酒菜吃起来,一面还拿起了酒壶,给她自己和容煌都倒了一杯。

不多时,小二就手脚麻利的,快速给上了热菜来。

伏和选的这家食肆倒是不错,虽然做出的饭菜味道不如容煌的,但至少还算是美味。

“原就觉得你修为不俗,其师必是大能之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来,在下敬二位一杯。”伏和说着已经举起了酒杯,并是先干而尽去。

容煌虽是显得沉默寡言,但倒也给面子的饮了酒,只是这些酒刚入口,他就微微蹙眉的放了下来。

云芷汐看他这样,就知道他是嫌弃这酒不好,他这种挑剔的男人,根本很难在外面找到可入口的东西。

“我师父不喜饮酒,见谅。”云芷汐喝完酒杯中酒时,对着伏和解释了一句。

“喝酒就是随意,无妨喝多喝少,喝与不喝。”伏和轻笑说着,已经接着给自己斟满了酒,连着喝了几杯下去。

虽是在喝酒,看起来也像是喝了不少,但伏和的脸色,依然是透着病态的苍白,似乎酒精对于他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你是天机门人。”容煌看着伏和,飘渺的梵音落定之间,戳开了伏和的身份。

“不才确是师从天机门,公子有耳闻?”伏和点头承认。

“有些耳闻。”容煌虽看似不问世事,但他知道的事情却很多。

随后三天闲聊了一阵,算是宾主尽欢,正是吃喝畅快时分,这间食肆的楼下,就被团团的丰家护卫给围困住了!

“吼——”金色雄狮的吼声,更是从楼下爆发而出。

“大金?”云芷汐眉微皱,顿时就越过容煌,看看楼下是发生了什么事。

容煌却也不拦着她,由着她直接亲近的越过他的身前,趴去窗户上看情况,并且手臂还抬起的搂住她的腰肢道,“要下去?”

“不用,那些人没动大金,就是将它围住了,不过看起来有苍蝇要上来找麻烦了。”云芷汐盯着楼下的形势,见刚才的那些护卫,再加一批新的护卫,正围着大金和这间食肆。

金色雄狮因为没有云芷汐和容煌的命令,虽然在不喜的咆哮,但并没有攻击那些护卫,看来是知道不可随便惹事的道理的。

那时伏和的目光,落在了容煌搂着云芷汐的手臂上,目光微微一潋的笑了一下。只觉得这对师徒真有意思,但他并不会去多嘴,这毕竟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他一个局外人,就这么看着就好了。

但其实伏和不知道,容煌这个举动,虽看似无意的自然为之,但却是在宣誓着对云芷汐的主权占有。

可就在这微妙的气氛之中,三楼的楼梯口“咚咚”的传来了声音,显然那走楼梯的人,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上来了,所以故作的姿态。

不多时候,丰玉英带着两位老者,出现在了食肆的三楼这里。

这时候食肆中的客人,早已在察觉楼下异动时,就作了鸟兽散,此时这三楼之间,也就剩云芷汐这一桌三个人在坐着。

丰玉英身上的伤势,显然是在强效疗伤丹的作用下,已经是基本好全了。此时跟在她身后的两位老者,并非是丰家的本家之人,但却是丰家的两位供奉。

此二人一叫张彪,一叫李汉,听起来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但他们二人在红枫城却很有名气。

这两人年轻的时候,一个是红枫城最大佣兵团的团长,一个是冒险者公会的第一冒险者,都是凶悍强大的牛人。只是后来老了,又加入丰家当了供奉,便很少出现在红枫城茶余饭后的谈资中。

“云姑娘,你说的苍蝇上来了,不知是否需要在下帮你拍下来?”伏和口气淡泊,十分有风度的询问道。

可还不等云芷汐回答,容煌就将正在吃肉的云芷汐拉起来道:“去打完了再来吃。”

“为什么是我?”云芷汐嘴里还吃着肉,顿时就是不忿道!难道没看到她正在忙吗?而且伏和不是说他要去拍苍蝇么?!

“你去。”容煌拿帕子给她擦了嘴,就直接把她推出去……

------题外话------

啪啪啪!亲爱滴们,快用月票啪我吧,月底啦,表掉链子,保持住咱这月票榜喵……据说这是月底危险期,求度过……【ps:这个月一路在求月票,请务必不可鄙视我,乡巴佬第一次带着儿子上月票榜,是比较捉急一些,哈哈哈……】

感谢榜依然在留言区,每一位送票的妹纸,我都会一一作出明细感谢,谢谢你们投给文文的月票!谢谢你们对我码字的支持!

ps:感谢lilychak荣升大解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