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8章 肌肉!野性!放肆!【一更】

容煌知道,她此时能将这种锤骨的痛,当成家常便饭一样,必然是因为曾经这样的痛,于她就是家常便饭……

容煌的心神只分出一丝,一瞬,旋即便重归全神的专注之中。他必须更专注,掌控得更完美,她才能少受一些苦。

而此间房舍,早已被他布下了阵法。他有自信,纵然蛇王前来,要破开这些阵法,所需的时间已足够他毁掉这只镯,所以他只需要专注的,解开这只蛇族至宝——同心锁镯。

闷而沉的锻造声,一下一下的,起落间十分有韵律。

云芷汐起初也很专注的,在配合容煌锻毁这只同心锁镯,但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就有些分神了。她分身的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在锻造中的某位美男,实在是——太帅了!

容煌的炼器术,与他的炼器装备一样,充满了洪荒古朴的气息。显得他的动作原始自然,一举一动之间,仿若一道动态的风景线。

尤其是炼器这种力量技术活,更是将他的肌肉线条,展现到最完美的状态!

他身上那一块块,紧实精壮的肌肉,在力的爆发下,散发着最原始的野性!

加上锻造时,他需要融入玄劲,融入精神力,他那股独有的飘渺雍容气息,也就在更恣意的展露。

那若有若无的白雾,缠绵在他性感的裸身上,仿佛一层层神秘的幽光,衬托得那一块块爆发着力与美的肌肉,愈发的充满了欲语还休的诱惑力!

嘶——

云芷汐超级受不了了!能不能不要这么诱惑!好像去摸——摸啊!

不好!

冰魄寒灵珠!请超级!超级!加冰!

冷!静下来!

要争气啊!回头等同心锁镯被锻毁了,再好好“欣赏”也不迟!一定要争气啊!

云芷汐一遍遍告诫了自己,整个人也再度显得很是冷静下来。

可等到后期的时候,许是因为蛇族至宝,果然不好搞的缘故,容煌看起来也有些“费力”,因为他的肌肤上,一层层汗珠儿露出来了!

这个汗珠不露出来还好,这个……

那层光泽的“水珠儿”,呈现在他金刚玉石般的肌理上,顿让专注中的容煌,有一种神仙堕凡成人,飘渺味渐失,而原始野性全面升级的视觉冲击感!

他的气息微微粗重,散着一张一弛的韵律,专注的清俊容颜上,桃艳的薄唇紧抿着,一滴滴汗珠滑落,滑过他性感的喉结,汇聚流淌在他精壮的胸肌上,卡在那诱人的红点处,结成晶莹的“水珠儿”,再一滴答的,落入他的裤腰里……

不好了!

云芷汐只觉得——

冰魄寒灵珠再加冰下去,她就要被冻死了!然后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冻死的悲惨人类!

靠!

这明明是打铁一样的粗重活!

这明明应该是毫无美感的动作!

这明明……

为什么?

为什么在他身上展现出来的,根本和粗重活搭不上边!简直高大上得惨绝人寰!

炼器炼得这么有味道,真的好吗?!

炼器炼得这么帅气,真的没问题吗?!

炼器炼得这么好看,真的是……

云芷汐觉得她在痛并*着……

“汐儿。”正在云芷汐痛并*的时候,容煌忽然飘渺性感的叫了她。

“啊?”云芷汐微微一怔。

“成火。”容煌的嗓音有些沉,修长的剑眉微拧,似乎是不满意她的走神。

闻言,云芷汐脖子一热上去,催散了冰意。她立即按他要求,给出了成丹前的火候,完全不敢再分神了!被抓包了……丢脸……

此时云芷汐并没发现,她的冰魄寒灵珠寒气已退了不少,但她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因色心而起的痛意。

在接下来的时候,她也暂时没其什么,那什么心思了。

这个时候云芷汐也不觉得怎么疼了,不知是不是麻木了。

“叮——”的一声脆响,也在这一刻散出!

与此前闷声不同,这一道声音很脆!

云芷汐也双眸一亮的看到,她手上的镯子开了!显然她不再觉得痛,是因为容煌的锻毁接近了尾声。

历经一个多时辰,所谓的蛇族至宝,被容煌破解了!就这么破解了!

“好了。”容煌的声音很轻很淡,他的手握在她的手腕上,那是她此前承受了,他最多冲击的地方。

“太棒了!”云芷汐自然很高兴,这鬼镯子终于开了!

下一刻,还不等云芷汐说什么做什么,容煌已将她拉进了怀里!他紧紧的抱着她,很紧很紧的抱着!他的手掌亦是忍不住的,轻轻摩挲着她的背,就像是在安抚她一般。

然而这么一抱一抚间,他就察觉了她体温的不对劲?怎么这么凉?

她这是……

容煌仿佛顿悟了什么一般,愈发紧的将她揉入怀里,仿佛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才好缓解他心中无可抑制的心疼。

容煌当然不知道,云芷汐是因为色心起,为了防止触动镯上的功能,所以一直“加冰”太多了,把她自己给镇压得太“冷”静了,所以身体才会这么凉的。

不过容煌的认为,倒也跟实际情况差不多。只是他以为的是,她是用寒冰诀,去“冷”却手腕上的痛感所致……而在他看来,她之所以这么做,显然是因为很痛,特别的痛!

“汐儿。”容煌的声音微哑,透着飘渺雍容的性感,更带着无法遮掩的疼惜之情。他一手紧搂着她的腰肢,另一只宽大的手掌,紧握着她细长柔滑的颈,将她脑袋紧密的搂在颈间呵护着。

他挺拔的身姿,不由自主的轻俯着,他将他清俊的脸深埋入她的青丝之中,心疼的轻轻吻着她的脑袋。

虽然知道,她修炼的变态《玉刹四绝》,其过程也是非常痛苦的;她曾经自毁泥丸宫,以修精神的过程也是很痛苦的;她吸收火灵珠的浴火重生,更是极其的痛……

知道她在修炼之中,必然承受过不一而同的痛,非同寻常的痛!可是那……

然就在容煌心疼不已的此时!云芷汐的手掌,一巴掌落在他的腹肌上,她这只手刚落上去,某位正在心疼她的男人,立即就是察觉了。

因为她还来回摸了摸!

所以他想没感觉,那也是不可能的好么!

算了,摸就摸吧,不要戳穿她,别让她收手了……

容煌低头看着怀里,安静被他抱着,而手正在乱摸的人儿,唇上的弧度明显灿烂,这个小东西……

因为同心锁镯落了,容煌也没必要给她加一层白雾保护,所以他此刻完全能清晰的,嗅到她身上那股让他迷醉的少女香。再感受到她柔软的手儿,这么明目张胆的,肆意不羁的乱摸,他……

这时候摸了一把的云芷汐,还愈发得寸进尺了,她那软软的手儿,掠过了他的腹肌,爬上了他的胸肌!

那什么,一手摸不够,还两手一起上!

然后她还大言不惭的说道:“肌肉练得不错,很棒!”

光明正大的摸,这才是云芷汐的作风,她这是欣赏美,发现美什么的,绝对没有半点龌蹉和邪恶。

“满意?”容煌声音轻柔,隐隐中含着笑意。她知不知道,这么摸来摸去,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满意,满意。”云芷汐一脸满足的,拍了拍容煌的胸口,感受着手掌心传来的结实健壮手感……果然看着和摸着感觉都很不错,上次摸的时候没摸好,这次认真摸下去,只觉得过足了瘾。

她摸完前面,再摸摸后面,后面的背肌,那手感也是超级好!还有这窄腰,好——好——好——

好想再摸下去!

那就摸吧!

摸一把那挺翘的臀,哎呦——

她正满意的摸上去,她这要赶紧收手呢,腰肢就被一条有力的臂扣起了,直接就将她捞抱起来,他的呼吸也瞬间就在了她的耳边,他……

此时容煌这一手捞抱起这个乱摸乱摸的人儿,原本握着她颈的宽大手掌,此时握抱在她的腰背,这手落下的地方非常的接近,她那挺拔之地……

可就在这屋里,要发生点什么的时候,一波剧烈的震荡,轰得此间房屋爆发出剧烈的摇曳!

容煌松开了云芷汐,那被他嫌弃炼器时,会阻碍他发挥的衣衫,在这一刻已被他一扫而起的,齐整“落”回在他身上。

胜雪的白衣,一瞬间将他身上这些个,充满诱惑的精壮肌肉线条裹住,只显得他身材颀长修健,却让人很难识别出,在他这看似“瘦”的身子骨里,掩藏着那么完美的线条……

此时庭院之外,蛇王简直暴怒!

就在容煌开始破坏同心锁镯,尤其是将其内的,蛇族先祖以精血刻阵的阵法摧毁时,蛇王就有了感应。

但蛇王还不能确定,可等他清楚问过蛇族王子之后,这位不会对他撒谎的孙儿,明确的说了,他们蛇族的至宝在被破坏。

蛇王震惊!暴怒!

要知道同心锁镯一旦被破坏,那可意味着蛇族王子再也不可能,与女子孕育出蛇族的王族血脉!

这更意味着!蛇族王族,至此灭绝!

天蛇神体,是蛇族的超级绝体!

按照蛇族的古老典籍记载,这种神体万年出现一次,乃是蛇族王族的至尊神脉,是返古程度达到十成十的绝体!

当蛇族王族,孕育出一名天蛇神体的后辈时,代表的是蛇族将迎来一次灿烂辉煌的崛起!因为天蛇神体拥有着,修炼速度超快的特性!这种特性在皇阶之前,只是以快十倍出现,可等到皇阶之后,这种神体将会出现可怕的异变!

据说异变之后,拥有天蛇神体的人,修炼速度将达到一个可怕的程度!并且会开启蛇族神族传承,其后帝阶!圣阶都不是问题!

拥有此等超级强者,蛇族的兴旺,自然是不在话下!

然而孕育出天蛇神体的蛇族王族,必须付出的代价就是,子嗣的独一存在。也就是说蛇族王族的年青一代,如今只有蛇族王子一人!

那么蛇族王子一旦不能延续血脉,不就意味着蛇族不攻而灭么……

这样一来,蛇王不暴怒就有鬼了!

但暴怒之下,赶来的蛇王却发现,这所在他蛇王府内的小庭院,居然成了他无法踏足之地!

一种被耍了的感觉,让蛇王直接暴走!

狂瀚的皇阶攻击,随后爆落在容煌设置的阵法之后,但蛇王还没攻击完,容煌就将那什么,蛇族的至宝给毁了。

当阵法被蛇王破了之后,容煌也拉着云芷汐走出了房门。

“爷爷!不要冲动!”紧急追来的蛇族王子,急急的呼喝道!

但那时候,蛇王身上的异变已经在爆发!

一股古老神秘的气息,从蛇王体内散出!

云芷汐瞳孔一缩,心灵之眼瞬间催发,让她立即就看到了,蛇王是在催发他体内的一道封印!

那封印之中,散发着让云芷汐感到毛骨悚然的气息!真正的毛骨悚然!

“我能给王子延命!”云芷汐急忙是清喝道!

容煌闻言却将她拉到身后,别说对方要干架,他也要干架好么!

蛇族的作为,完全逾越了容煌的底线!他容煌的女人,居然差点被他们给强娶了!不杀了这个老东西,还有那个小的!他一肚子火,还不知道往哪儿泄!

现在是,来得正好!

但在此刻,蛇族王子忽然怒喝一声:“爷爷!”

这一声怒喝夹杂的,还有一道明显的血喷“嗤”声!

蛇族的王子在此时,居然一掌自断心脉!

“宇儿!”蛇王惊喝之间,已经闪落在蛇族王子身边,一枚丹药随之被喂进蛇族王子嘴中。

同时,蛇王哪里还有干架的心情,连忙是运玄劲帮着催化药力。这时候当然是救孙子要紧!纵然这个孙儿,活不过三年了,更无法……可依然是他亲手抚养长大,最为疼爱的唯一孙儿。

云芷汐拉开挡住她的容煌,直接是一拳打在他后腰上,“拼个你死我活,有意思么?”

虽然不知道容煌战力几何,但是蛇王体内那道封印的气息,绝对是非常的恐怖!而云芷汐不认为,以容煌这么年轻的积累,能胜得过爆发后招的蛇王。

就算高估容煌好了,到时候也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他死,我没事。”容煌却道。

“对!”云芷汐赞同,但补充说明道,“就是重伤而已,你不在乎,我知道,可我在乎!”蛇族跟她还没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这么拼完全不值得好么?!

说完话的云芷汐,已经朝着蛇王和蛇族王子走去,而容煌正想着她刚才说的话……

此时蛇王在急救了蛇族王子后,正是要抱他再去找炼药师治疗,但在蛇王要起身之间,靠近的云芷汐却阻止说道:“他的心脉毁灭得太厉害,你最好不要动!”

蛇王闻言,老眼不掩怒意的瞪着云芷汐,皇阶的气势也自然而然的,在他的怒意中扩散出。

然,这时候的容煌已经靠近了云芷汐,蛇王的皇阶气息,也就自然不能对她造成一丝的伤害。

云芷汐也并不理会蛇王的愤怒,她直接蹲下身的,一面拿出银针,一面运起了神圣之手,直接对被蛇王半抱住的蛇族王子进行了救治。

蛇王这时候倒是想要让云芷汐滚,少来这里假慈悲,但是容煌就在他头顶上,他也得能且敢说出来才行。

蛇族自己倒是不怕容煌,但是他不可能看着蛇族王子死。

不过云芷汐接下来的救治,倒是让蛇王惊讶于她的医术。

因为蛇王紧急的给蛇族王子,喂服了药力精纯的四级疗伤丹药,又以强大的皇阶玄劲,强行的镇压住了蛇族王子伤势的恶化,所以蛇族王子的伤势虽然濒危,但并非特别难救治。

云芷汐的神圣之手,以银针先疏发四级疗伤丹药的药力,再让药力深入修复蛇族王子受损严重的心脉,并给予蕴养温疗,如此她这双晶莹的手掌,便是在蛇族王子身上轻盈频动。

容煌在一旁看着,修长的剑眉微拧着,但并没有阻止她的行为。

约莫半个时辰后,云芷汐才收了手道:“伤势已基本没问题,之后再做疗养应不会留下病根。”

说来这蛇族王子也真够果决的,这一掌自杀性的作为,完全没有任何的矫情做作,真正是毫不客气的对他自己下了狠手!

“那又如何,你们强行破坏同心锁镯,我蛇族已亡矣……”蛇王这一句话倒是真正的实在话,他随后不再说什么,只是蹒跚的抱起了昏迷中的蛇族王子,整个人仿佛将入棺材的寻常垂暮老人。

“天命之女……天命之女……给我族带来的,竟是灭顶之灾,罢了罢了……”蛇王轻喃着,声音充满了苍凉、悲寂……

“你们走吧。”蛇王此时,已不再想着跟容煌打了。

蛇王前后的态度变化差异特别大,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此前蛇王的暴怒,那种势必要同归于尽的气势,在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他就像是风烛残年的老者,已经是濒临闭气一般。

可这要不要这么夸张?

云芷汐有些不能理解,毕竟蛇族王子已经救治过来了好么?

不过云芷汐见蛇王不做纠缠了,她也没有继续去追问什么,反正对方都让他们走了,别人家的闲事她可不会去多管。

“我们走。”云芷汐拉着容煌要走,对于蛇族她虽没有太多恶意,但也没有太多好感,此时事情解决了,她也不想停留。

“请等一下。”蛇王却忽然又道。

云芷汐脚步一顿,蛇王已经再度开口:“你说你能给我孙儿延命?”

“不错。”云芷汐点点头,因为事情了结了,她本不想多做好人,所以没有再提出,不过蛇王问了,她还是回答了。

看这老头其实也有点可怜,蛇族王子只有三年命可活这事,看起来应该是真的。

“那你说说,你是用什么办法帮他延命,又能让他多活多久?”尽管蛇族王子,可以说已经是于族中无用之人,但蛇王是真心爱护这个孙儿,他还是想让孩子多活一些年,那样总是好的。

蛇王此时就是一个平常的老人,他的心愿很简单,已与蛇族的兴衰无关,他只希望孩子能健康、平安的活得更长久。

“至少一年吧。”云芷汐其实把握也并不足。

“一年?那和没有有什么区别?”蛇王再度感觉被耍了。

“爷爷,一年也够了,我能留在蛇族大城再一年,陪着您和我族的人。”蛇族王子在云芷汐的救治下,已经是好了大半,此时已经悠悠醒来,听到这句话他便如此说道。

扶着蛇王的蛇族王子,虚弱的站下身来,他的目光看向了云芷汐,“之前的事情是我们抱歉,如若能帮我延一年的命,我愿将小灵送给你。”

“小灵是那条灵蛇,如果有好的资源,它将来一定能够成为非凡的灵兽。”蛇族王子自知命不久矣,蛇族的未来也不再有希望,他想要将灵蛇送出去,否则等他日他身死,也无子嗣延续,灵蛇怕是会随他而去。

闻言,云芷汐眉微挑,她自然看得出,那条灵蛇的不凡之处,但也看得出那灵蛇与蛇族王子关系密切。

“小灵会听我的话,以后忠诚于你的,我会让它吐出兽丹,让你血契了它。”蛇族王子的这一个保证,无疑是非常权威的。

因为被血契的灵兽,是无法反抗主人的任何要求的。

不过一头灵兽只能被血契一次,听蛇族王子这么说来,那头灵蛇与他如此亲密,显然非是因为契约的关系。

“宇儿?”蛇王闻言显然也不赞同,但蛇族王子却对着他摇摇头,眼神里的祈求之意,这让蛇王无法再说什么。

蛇王知道他这个孙儿的心意,天性善良的他不愿意,灵蛇将来随着他去……

而听到有这么好报酬的云芷汐,倒也乐意的点点头:“那行。”

“先说说你的办法吧。”蛇王却道。

“长寿鱼。”

“长寿鱼?”蛇王和蛇族王子都十分的疑惑,他们显然没听说过这种鱼。

“没错,这是一种灵鱼,每一条吃了能延命十年,一人最多可以吃十条,吃多了没有效果。虽然不知道天蛇神体,跟寻常人差别有多大,但是十条吃下去,以长寿鱼提供的充足生机,至少也能延命一年。”云芷汐是这么判断的。

“你能一次性提供十条?”蛇王询问道。

“不能,先给四条,但三年内肯定能提供充足。”云芷汐没太炫富,还是低调的回答。

“它真能延命?”蛇王不太相信。

“去厨房让人煮了,吃完试试看不就知道了。”要破除怀疑,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场验证,这一点云芷汐清楚得很。

“好。”蛇王赞同的点头,随后吩咐人来,且带着云芷汐和容煌去厨房里。

而蛇王则先将蛇族王子,送回去歇养着。

这一去到厨房里,云芷汐就将蛇族的人轰走,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容煌。

“师父,我之前呆在冰川之下出不来,你也没来接我出去,我可是只能啃灵药果腹了。”云芷汐一面说着,一面掏出长寿鱼。

容煌在她把厨子轰出去的时候,就知道她什么心思了,不过这时候看到她掏出来的长寿鱼,他显然有些惊奇。

“这就是你说的长寿鱼?”容煌看着这些活蹦乱跳的鱼儿,目光有些深邃。

“是啊,说起来我自己都没吃过,一会你先帮我弄条来吃。”这才是云芷汐的目的。

“我也要。”容煌居然提出了要求!

这倒是让云芷汐惊讶,而且她问道:“这鱼很好吃?”

当初第一批鱼“上市”时,她因为不知道长寿鱼的繁衍情况,舍不得吃掉太多,想着留着当种苗,所以她自己没吃过。

不过现在她知道了,长寿鱼在仙境里,一年会繁衍一次,知道了规律她就心里有谱了,这就想着自己也试吃下,结果容煌这个挑剔食材的主,居然这么主动索要。这不是就说明,这鱼儿很好吃嘛!

“嗯。”容煌应了一声,已经开始动手了,并且他还接着说道,“你说的长寿鱼,应叫鸳鸯鱼。”

“它们生长在灵气浓郁的灵湖里,通常十年繁衍一次,十年也才长成,是可延年益寿的灵鱼。因出入必然雌雄成双,通常得到之人,都会在自己吃了之后,让心爱之人同食,便有成双同老的寓意,故世人称之为鸳鸯鱼。”

“还是长寿鱼贴切,它的主要功能是延命。”云芷汐这个没情趣的家伙,这个时候居然没听出来,某位美男正借着这个长寿鱼,跟她表达了某种深层次的意思。可她完全没会意,还在发表她对于鱼儿名字的见解!

拜托!

话的重点不是这个好么?!

平时多机灵的人啊!这个时候情商为何如此让人捉急……

容煌收拾鱼的手,顿时抬起一拍的,拍在了云芷汐的脑袋上,她这是在装傻还是真傻?

“手脏!”云芷汐一脸嫌弃的摸了头,有鱼腥味好么!而且打了她的头,再去弄什么那些个鱼的,鱼都脏了!

不过看着被切开的新鲜晶莹鱼肉,云芷汐顿时就咽咽口水,有些等不及的说道:“师父,我们怎么吃?清蒸、红烧、鱼片、水煮、还是……”

“咕噜噜……”说着说着,云芷汐觉得好饿好饿,肚子也配合的发出了饥饿的声乐。

容煌听她这么饥饿,本就快的速度,已是再度加快,而且她这么饿,当然直接做成大碗的鱼片面最适合饱腹。

而在容煌弄好了长寿鱼面后,那些被赶出去的厨子,就被重新叫进厨房里来,好去给他们的王子做鱼去。

开玩笑,容煌除了给云芷汐做过饭,别人想都别想。

那时候云芷汐已经坐在厨房的桌子边上,开心的吃起了鱼片面儿!美味在嘴,真是超级开心!

要知道她都快半年“不食烟火”了,差点是要变成一株灵药了。

因为太饿,毫不斯文的“哧哧”抽面声,让云芷汐显得吃相粗鲁。看得容煌默默的低下头,吃他自己的。不然一会她吃完了,肯定会觊觎他的,但他可是一碗放一条鱼,一雌一雄的安排好了的,说什么雄的肯定是他的。

事实上云芷汐一面吃着碗里的,一面确实在打着容煌碗里的注意。

结果她看到容煌比她吃得还快,她就知道没戏了。

就这伪师徒俩,这等吃面的速度,简直让在做鱼的,蛇王府的厨子无语凝噎,这得是饿了多少年啊……

尤其那姑娘,看着挺漂亮,挺文雅,挺……的人,吃起来这么的粗俗……据说那还是他们的蛇女……好像有点丢人……

而等到吃完,可以称之为一锅的面,云芷汐就眼巴巴的盯着,那早已吃好的容煌,“师父,加鱼!加面!”

这个长寿鱼,果然鲜美极了!云芷汐觉得,这绝对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鱼!不仅和容煌的厨艺有关,更和这鱼本身的肉质有很大关系!

鱼片有种入口即化的,绝顶的鲜嫩口感!随之而散出的,便是水系浓郁的灵气,还有让人精神一震的生机气息!

长寿鱼不仅有着延年益寿的效果,其口感肉质也绝对是顶级之品!还有促进水系武者修为的价值!

再加上容煌做的面条劲道甜香,并着长寿鱼来吃,简直是——超级美味!

“师父,再做一碗。”云芷汐食髓知味,她一定要再吃。

“别吃撑了。”容煌知道她能吃,给她做的本就是加量的。这一大“锅”的面,除了面和鱼儿,还有着不少的辅用食材,绝对是分量足足的。

“没有,不够塞牙缝!”云芷汐站起身说道。

她这句话简直让人绝倒,你丫的牙缝得有多大,你塞这么多东西……

容煌倒也站起身,云芷汐正是懒眸一亮,就要掏鱼儿了,可是他却说道:“先出去。”

云芷汐:“……”

说话间,容煌已经走出了厨房。

云芷汐连忙追出去,拉着容煌的手臂道:“师父……”

容煌顺手搂过她道:“回去再说。”

“不能提前?”云芷汐商量道。

容煌没有回答,他修长的剑眉微凝,目光不知看到了什么地方去。

云芷汐见他不吭声了,也不知他在作何,又想着他是不是记起了此前,什么不太愉快的事情。

因为在她离开宗门时,那前一天他可能在紫云峰上等她回去,等了很久了的。

“那个师父……”云芷汐拉着容煌站定脚步。

“嗯?”容煌低下头来。

“上次我离开宗门那会,我主要没想起来,你前一晚等我回去,等了很久吧?”云芷汐坦诚认错,率先自首道。

说起这事,容煌本来已经忘却了,毕竟他也是很忙的。再说他也不可能,如此小肚鸡肠的,“记恨”她这么久。

不过她自己忽然自首了,容煌倒是想知道,她想要作何?

“嗯。”容煌那天确实在等她回去,也等了挺长时间的。

闻言,云芷汐就知道果然是这样了,难怪那天他那么不高兴了。换谁这么等着,她又没托人去打个招呼的,当然是会生气的。

“那我道歉,那我……”云芷汐就怕他刚才,只是因为他自己也想吃长寿鱼,这才勉为其难给她也做了一份。说什么回去再说,其实就是说以后不给她做饭了……

“你什么?”容煌见她似乎紧张,倒是生出了想逗她一下的心思。

“师父你喜欢什么?我给你弄去!”云芷汐觉得哄人的话,投其所好自然是做好的。

容煌闻言性感的唇悠扬而起,他喜欢什么?他自然是喜欢她的。

“怎么样?”云芷汐见他笑了,正是眼神贼亮亮的看着他,就像看一张长期的顶级御厨饭票!

可她却不知道,她这是鱼儿入网的前奏,某位黑心且耐心的“捕鱼者”,正在等着她自投罗网呢……

------题外话------

这里是凌晨第一更!27点!肥肥哒!现在下去写第二更!请赐我鸡血!月票快砸下来吧!这都月底了,表藏着掖着了,好刺激第二更肥肥哒!

【评价票提醒:投票请戳经典必读,也就是五星啦!如果觉得不值得,可以留着给乃觉得值得的文文投哦,莫投在这里减低我的战斗激情喵~】

目测第二更,在手残的本座这里,会在白天下午两三点出炉……

特别感谢所有投票给《神医废材妃》的亲们!让我充满鸡血去战斗!感谢榜此处写不下,整理在了留言区,谢谢你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