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6章 皇阶对决!神体!

此时云芷汐已经聪明的,躲在了容煌的身后。

开玩笑,这种时候她这个小小的大玄师,不早点躲起来,分分钟就被皇阶碾压成碎渣了,就跟这宫阙一样一样的。

不过容煌的强悍,还是让她心中震惊!

虽然早就知道,容煌这个超级妖孽,十二岁就是王阶巅峰的变态,这么多年过去了,以他妖孽的本色,应该是早就跨越了王阶,成为了封皇的超级强者!

可是她毕竟没见过他真正发威,所以她此时看着,感觉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震撼!

而且云芷汐还可以清晰的发现,容煌的强势完全在蛇王之上!

喵了个咪的!

容煌据说今天才二十四岁啊!

可是蛇王呢?

蛇王这把老骨头,起码也得几百岁了吧!

但是容煌居然比他还要强大!

果然妖孽的人生,是不能用常理去衡量的!

虽然蛇王的势弱,也有因为此前祭祖,消耗过大的缘故。毕竟他在祭祖完毕之后,分明老脸苍白了不少。

“噗——”强撑着的蛇王,已经是在容煌的强横压制下,猛的喷出了一口心头血!他目光一寒,正是要……

“请住手!”此时,一道沙哑焦虑的声音传入。

紧接着“嘶嘶”的蛇鸣,伴随着这道声音而来,蛇族王子的身形,竟毫不犹豫的落入皇阶“战圈”!

这虽然不是皇阶的直接对决,但这绝对不弱于直接的狂招对决!

云芷汐一看到这等阵仗,瞬间都忍不住捂眼了,可怜了一代性感男神,居然是个脑残,自己冲着去求死……

顷刻!

强烈的波荡震开!

只听一声“轰隆”巨响,灵蛇的惨嘶哀连,蛇王惊喝一声:“宇儿!”

闻声,云芷汐忍不住摇摇头,只觉得蛇族王子怕是要一命呜呼了!

不对!他要是呜呼了,她会不会也跟着呜呼了!她可是被那什么的,同心锁镯给连扣住了,他们——

“我有办法解……咳咳……”但此时,蛇族王子的声音,居然还能出现?!

容煌身上散出的可怕气息,早已在蛇族王子堕入战圈之际收回了,云芷汐担心的事情,自然也是他顾忌的。

不过两大皇阶的气势余波,依然是非常强横!纵然蛇族王子是个王阶,也绝对不足以抵挡这股强横!

但显然那头灵蛇,抵挡去了大部分的余波,以至于伤到蛇族王子的气势,并不算太多,所以蛇族王子才没有气绝身亡。

不过云芷汐本来以为,蛇族王子就算不死,那也一定是半残废了,要知道这可是皇阶的气势对决!绝对比一名皇阶的出手,还要强大上一倍,直接冲进去等于是承受两方的强击!

可是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被蛇王扶抱住的蛇族王子,似乎伤势并不是特别严重?!

容煌的目光,也在看过蛇族王子的伤势后,微微散出一丝惊讶。

“傻孩子,你这是何苦由来……”蛇王苦笑的摇摇头,气息明显萎靡了很多。

“爷爷,您没事吧。”蛇族王子握住蛇王苍老的手掌,语气关切道。

“没事。”蛇王虽是这么说,但看他苍白的脸色就知道,他体内的伤势并不容乐观。

蛇族王子的目光,随后看向了容煌道:“等我死了,她手上的镯,就会自然脱落。”

“开玩笑,你要是活个几百年,难道我要被困着几百年?”容煌还没有说话,云芷汐已经皱眉道,这都是什么狗屁办法?

“不会,我活不过三年。”蛇族王子却肯定的回答道。

“三年?”云芷汐微微错愕。

“方才说的,杀了你,她也会死又是怎么回事?”相比较三年这个关键词,容煌更在意的是这个问题,如果死可以解决问题,这个蛇族王子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我寿元尽而死,就不会对她有任何影响。”蛇族王子说着,已经是缓缓站起身来,看样子他似乎恢复得很快?

可是云芷汐并没有看到他吞服丹药,或者是调息疗伤之类的啊!

容煌没有说话,但他的目光停留在蛇族王子的身上,显然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蛇族王子也没有磨叽,已经是徐徐道来,“我是天蛇神体,本是我族的神圣之体,可说是万年一遇的超凡体质,修为速度要比常人快近十倍,自我治愈的能力也很强。但拥有天蛇神体的人,若是没有修炼天蛇神功,那么我的寿元将不足二十五,而我今年已经二十二岁。”

“天蛇神体?”容煌似乎知道这个体质,目光更为深邃的打量了一下蛇族王子。

“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没有修炼天蛇神功,所以最多再活三年,三年后你就会死绝了?”云芷汐确认性的反问。

“不错。”蛇族王子身上的伤势,真的恢复得很快,显然跟他所谓的天蛇神体有很大的关系。

“那我怎么知道,你期间会不会修炼天蛇神功,然后你不死了我怎么办?”云芷汐眉头拧着,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而且最重要的是,“还有我刚才承受的痛,是怎么回事?”

“只要你对别的男子生出情愫,也不与他们亲近,那么都不会有方才那种痛楚。”蛇族王子解释道。

“而且你不必担心三年后我不会死,因为我族的天蛇神功早已失传,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有找到任何踪迹,想来不可能找得到了,三年后我就会寿寝而亡。”

蛇族王子在说着这些话时,神色上并没有哀伤之色,但眼神中的落寂依然可以看得出,他对这个世界,还是充满着眷恋,只是他已经无法期待,那是一种绝望的认命。

云芷汐本听完就要反驳,因为她刚才就站在蛇族王子身边,根本没有亲近任何人,但是她忽然就很痛!但是就在她要开口之际,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三年等不了。”不想云芷汐没开口,容煌已经开口说道。

开玩笑!三年不许她跟他亲近就算了,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三年不许她对他产生情愫,那这是什么道理!那他怎么办?!

虽然三年对于修炼者来说,可能只是一个闭关的时间,但是容煌觉得三年太长!

蛇族王子明显语噎,他望着容煌道:“那我便没有办法了。”

听到这句话,容煌明显很郁闷!他现在是杀人也不能杀,不杀又实在……

此时形势明显陷入僵局,蛇王的声音忽然苍老的说道:“罢了,我再去查阅祖上记载,再看看是否有解除的办法。”

“我查。”容煌显然不信任蛇王,他刚才可是被“坑”来了蛇王府。

“我族古字,公子看不懂。”蛇王说的倒是老实话。

容煌微微皱眉,但云芷汐却开口道:“好,我们等着。”

容煌侧目看向云芷汐,后者已经拉住他的手掌道:“那么近日,劳烦蛇王给我们安排一处独立的院子,我们就暂且叨扰在府上。”

“这自是没有问题。”蛇王点头应承道。

蛇族王子见事情似乎得到了比较圆满的解决,明显松了一口气,他就怕……

事情到了这里,容煌并未再开口,而蛇王则唤人来做了安排。

在府中下人将容煌和云芷汐带离后,蛇王的目光看向了,已经在照顾灵蛇的蛇族王子。

“宇儿,你随我来。”蛇王平静的说道。

蛇族王子默了默,将灵蛇交给下人照料,便跟随着蛇王而去。

一路穿过湮灭的宫阙,蛇王走进了最近的一处庭院。

“今晚我会制服住那个青年,你必须催动同心锁镯,与那少女圆房。”方走进庭院里,蛇王就开口说道。

“爷爷,我们不能这么做,这样对她不公平。”蛇族王子明显不赞同蛇王的做法。

“孩子,你们的姻缘是天命所定,她既是你命定之妻,就无所谓的公平与否。再说她能嫁给你,也是她的福分。”蛇王不置可否道。

“可您想过没有,若是我们强行而为,换来那位公子的屠戮,真的值得么?”蛇族王子试图说服蛇王。

“此人我会除之,但我蛇族不可灭,你应该知道,除了命定之女,你与其他女人是无法养育后代的。”蛇王自然不想这么决绝,可是形势已经到了不得不这么做的一步。被选中的天命少女,居然有一个如此强横的后台,也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天蛇神体,非是寻常体质,他必须与佩戴了同心锁镯的女子结合,才可以育下后代。

同心锁镯,又称阴阳合璧镯,是蛇族自古流传下来的至宝,与天蛇神功一样,皆是为蛇族天蛇神体而存在的绝世之宝。

在镯上所绘的蛇纹,其实是有分雌雄的。在蛇族王子手腕上的这一只镯,纹的自然是雄蛇,而在云芷汐手腕上的那只,纹的则是雌蛇。

雄雌二镯,以雄镯为主导,是可以控制雌镯的,所以只要蛇族王子愿意,他就可以催动雄镯,引发雌镯上能令云芷汐痛不欲生的作用。

由雄镯控制的这种痛,会比云芷汐自己动念,或者与其余男子亲近还要痛上百倍!这种痛苦,没有任何人可以承受!届时云芷汐只怕要痛晕过去,那么接下来……

而只要他们圆房,那么等待云芷汐的,将不是三年后蛇族王子死,她便解脱的结局。

到时候只要雄镯的主人死,雌镯的主人也会死,也就是顾名思义同生共死,生死同穴……

且一旦两人圆房,那么云芷汐若是有喜欢的人,也会完全的遗忘,从此全心全意只爱蛇族王子,只做对他有利的任何事。

这才是同心锁镯真正可怕的地方!

蛇王显然是采用拖延之法,想要等他恢复伤势,然后去拼住容煌,给蛇族王子争取时间!

蛇族王子只要答应下来,云芷汐与他圆房之后,将不是容煌能够控制的!

纵然是屠城灭族,这一点也绝不可能改变!更何况蛇王打算,用他的牺牲来与容煌同归于尽,留给蛇族一个希望和未来!

“此事就这么定下了。”蛇王的声音充满沧桑,毕竟他不知道他死后,三年后孙儿也死后,蛇族是否后继有人……

“爷爷,就算是要动手,也再过几日吧,他们现在有戒备心,您的身体也太虚弱,等您完全恢复也不迟。”蛇族王子发现说服不了蛇王,只能如此说道。

“也好,你去吧……”蛇王挥挥手,显得很是疲倦,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东域这里为何会忽然冒出一个,比他还要强的皇阶!

且看对方的年纪,可是真的很轻!

可是这可能么?!

二十多岁的皇阶!

这怎么可能……难道是来自……

但眼下情况,蛇王也顾不得想那么多了,他在蛇族王子退下后,长长的叹了一声:“按照伏小子的卜术,她是我蛇族的福星,那么只要留下了她,想来我族一定会繁荣昌盛吧……”

蛇王自觉看不到了,只能是如此期望这……

……

蛇王吩咐下人给云芷汐和容煌安排的庭院,倒是环境非常的不错,鸟语花香荷塘鱼欢的,看起来很是写意。

而方走进屋内,容煌坐下身后,就盯着云芷汐看。

云芷汐此时因为身上,有着他赋予的一层白雾,所以虽与他同行近坐,却不会出现刻骨裂心的痛感。

被容煌看得有些发毛,云芷汐大声的哈哈笑道:“别老盯着我呀,我们来研究一下,怎么把这东西取下来才是真。”

云芷汐当然不会傻傻的相信,蛇王真的去查什么古籍找办法了,但是她不去戳穿,而是把此事暂时延缓下来,为的是想先看看,他们自己是否能解决这个手镯的问题。

且她总觉得,那个蛇王十分阴险,肯定还留着什么后招,若是容煌真的跟他拼杀起来,结局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再说了,她可自认她云芷汐是个文明人,什么灭族什么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她可是不会干的,她要是干了绝对是被逼得太狠了,真的!

“就你机灵。”容煌没好气的应了一句,便伸手将坐在身边座位上少女拉入怀里。他从来都不喜欢,主动权掌握在别人手上,所以方才没有阻止她拉着他离开,而他留着蛇族不过是以防万一。

“你……”云芷汐正要反对他的行为。

可容煌已经握着她的手腕,在认真研究着那只手镯,他的神态十分的专注,让云芷汐觉得不好打扰。

这一次容煌抱着云芷汐,也确实没有动什么旖念,他比任何人都紧张她的安危,所以他对她手上这个东西,十分、非常的在意!

容煌那双本就深邃无边的墨目,此时愈发的沉黑,显得十分的莫测。在他的眼眸里,似乎有着成千上万的演算,正在一条条的发生……

他那修长的手指,认真的摩挲着手镯上的纹路,每一道细微的纹刻都不放过,神态也明显陷入了深思之中。

云芷汐于是安静的,靠在她的怀里,百无聊赖之中凝着他的侧脸,欣赏着逆光下某位美男,那完美的下颚弧度。

因为闻不到他身上的气息,她有些不习惯的皱了皱眉头,目光看向了窗外的景色,只是那些景致虽也不错,可看久了同个方位的景色,她也很快视觉疲劳了。

无奈之下,云芷汐的眼神又看回了容煌的侧脸,而此时他的神态愈发的专注,好似所有的心神,都已融入了她手腕上的镯子中了。

靠着他的胸膛,她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很绵长,就像是睡着了一般。但他明显只是,陷入了某种求索的状态,她有时候也会这样,多半是在闭关研修功法玄劲的时候。

他很长很长的睫,一动不动的顿在那里,他正一个人仿佛就是一尊石雕,透着深邃思考气息的专注石雕。

此时,阳光从他那桃色的唇折出淡淡的,粉泽的光晕,显得他的唇特别的性感诱人。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唇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那半垂着的睫也轻扇了一下!

石雕活了!

他的笑容带着尽在掌控中的从容,更多的是某种无名的柔软,伴随着阳光的角度,映落入云芷汐的眼眸之中!

心湖一颤!

那刻骨的裂痛瞬间爆发!

云芷汐猛然的抱紧了容煌!

容煌神色一怔,怀里的人儿愈发紧的抱住他精健的腰,一声声微弱的呻吟从她的嘴中,隐忍的散了出来!

“汐儿!”容煌心房一紧的,低头看到怀里的人儿,竟又是神色苍白起来,那娇艳如牡丹的唇亦是失去了血色,这让他墨目一沉间,下意识心疼的紧抱着她,同时即刻输送玄劲进入她的体内!本能的想要帮助她去抵御痛楚。

然而他独有的,那种带有飘渺意境的玄劲,一进入她的身体,却让云芷汐更是痛得欲仙欲死!

云芷汐痛得甚至没有气力说话,那种痛不仅从骨髓散发,更从灵魂散发,简直跟她当日,识海被双珠乱爆时一样惨痛!

容煌明显意识到了不对,立即是有些狼狈的撤回了自己的玄劲,他正是有些慌乱的,要抱起云芷汐去找人算账,不是说好的不亲近就没事的吗?

可还不等他将人抱出去,他却觉怀中顿时一空?!

云芷汐已然进了玲珑仙境,在痛到无法忍受的那一刻,她本能的进入了玲珑仙境,她要去小绿求救,她真的受不了了!

而在云芷汐进入玲珑仙境后,她就彻底的昏厥了过去!

但她的昏厥,也让她的心绪平静了下来,那股恐怖的痛也就慢慢的消失了……

玲珑仙境外,保持着抱人姿势的容煌,目光愈发沉了下来,他那张清俊的脸,有着一缕复杂的神色蔓延过。

冷静下来的容煌,自然想到了蛇族王子说的,不能亲近也不能生情愫……

“该死!”容煌第一次觉得,让她动一丝的情愫,都是他的错!而且他居然还愚蠢的,用他的玄劲去救她,这不是在做蠢事么?!

简直是蠢得无可救药了!

懊恼的神色,从容煌素来清俊无波的脸上,毫无遮掩的浮现,这种神色想来是他此生,第一次出现过……

彼时玲珑仙境里,云芷汐的痛楚已经消失,她也很快从晕厥中恢复了过来,但她不由的想到——

“是喜欢么?”云芷汐第一次,在正视她的情感,可是她才想正视,体内的痛就让她觉得必须冷静!

“不喜欢!”云芷汐催动了冰魄寒灵珠,给她浑身来一个请心凉透心凉!凉了好冷静!

而这么一个做法,让她意识到,冰魄寒灵珠的冰镇,还是可以稍微对付这股痛意的。

在调整好一整之后,云芷汐怕容煌担心,也是从玲珑仙境里出来了。

但她出来的时候,并未在屋里看到容煌,却不知他去了哪里?她身上的白雾,也因为进入玲珑仙境,容煌无法持续的缘故而散了。

“隔壁屋。”这时候,容煌的声音落入她的脑海中,一层白雾也已加在她身上。他的神识本就广褒,察觉她已经出来,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云芷汐闻声,这才走出屋子,朝着隔壁过去推门。

这是一件书房布置的屋子,容煌就站在案几前,正提着笔在“唰唰唰”的,不知道弄什么?

云芷汐走近过去时,看到他正在画一条条的蛇,那蛇的形态看起来有些熟悉,好像是她腕上手镯的那条蛇?

“这是这条蛇?”云芷汐挥着自己的手询问道。

“嗯。”容煌应了一声,笔下的速度不减,不过片刻就画出了十数张蛇图,而且每一张都栩栩如生,似乎都是一样的?

但云芷汐在看过之后,却发现这些看似一样的蛇图,其实并不一样,它们都有着一些轻微的不同,这种不同很难被发现,必须要仔细研究才能看得出。

“你的柔绝修炼到什么层次?”容煌忽然问道。

“大成。”云芷汐回答。

容煌停下了笔,目光看着眼前的少女,一些情绪被他掩饰在那双深邃的目中,只余留下淡淡的欣赏,他知道她这段时间必然刻苦修炼了。

“修为到了高阶大玄师巅峰,柔绝大成了,精神力也涨了不少。”容煌的声音,不掩赞赏。

“好说好说!不知道师父有什么奖励?”云芷汐一听容煌这么说,就顺嘴的讨赏!

而容煌还真的给她奖励了,他的手中出现一株灵药,那是一株栩栩如凤,火色至纯的——火凤凰!

三千年!

“只有三千年的了,你的天灵火可以淬出灵药精华吧?”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凝,似乎不太满意这株凤凰草,因为年份太高了点,他知道她需要的是一千年的火凤凰,可是他没找到。

这些日子他不在宗门里,其实就是专门去给她找火凤凰了,这种灵药超级不好找,他找了很多地方,只找到这一株三千年的,再说还要回来接她,也就不能再找下去了。

云芷汐盯着这株火凤凰,再看向容煌,体内冰魄寒灵珠的气息已经散出,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她这个美男师父真是超级好!

这种稀有的灵药,他居然也想办法给他弄来了!

“谢谢师父!”云芷汐伸手将火凤凰直接抓住道,她知道这是给她的,除了她别人用绝对没那么大的利用率。

见她收下了,容煌只当她是可以炼制的,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我现在有一个办法,也许可以解开这只镯的困锁。”容煌这时缓缓说道。

“什么办法?”云芷汐看着这个手镯,总觉得心里毛毛的,就算那蛇族王子说的是真的,她也不喜欢这种被动的等待方式。

容煌墨目微凝,他明显踟蹰了,虽然他知道,应该给她自己选的,但是……

“快说啊!”云芷汐催促道,怎么说一半就不接着说了?

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凝,最终还是说出道:“让我重新锻造,将它直接锻毁。”

云芷汐闻言立即点头,“那就锻!什么时候开始?”

“很痛苦。”这才是容煌踟蹰的原因。

因为这只镯,不能被脱下来,那也就意味着,他的锻造要直接在她的手腕上进行!届时她将要承受的,是炼器时高温火焰的炙烤,以及他锻造下去时,力道对她的冲击!

高温炙烤这一点倒还好说,毕竟她本身拥有天灵火,但是他的直接锻造冲击呢?

这是一个,绝对痛苦的过程!

容煌不忍心!

但是他演算了很多遍,只有这一种办法,能尽快的让她脱离这种束缚。他本不愿说出来,但他知道以她的性格,她愿意承受这种痛苦。

于她来说,苦难不是问题,不被控制比之更为重要!

容煌了解她,所以他最终还是决定说出来,他要给她选择的权利,而不是以他认为对的方式,去帮她做一切的决断。

而听到容煌这么说的云芷汐,依然毫不犹豫的说道:“我可以的!”

容煌当然知道,她可以承受这种痛苦,因为在她很弱小的时候,她就在火灵珠的火焰里,浴火重生过。他清楚她拥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心智、忍耐力和魄力。

只是他……

“什么时候开始?”云芷汐关心的,依然只是这个问题。

那一刻容煌很像抱住她,但是他没有去抱,他轻轻的回答道:“等你柔绝大圆满的时候。”

她的柔绝大圆满后,能够承受的抵御会强大很多,届时她的痛苦会减轻一些,这也是他此前说起她修炼情况的原因。

“你现在是四级炼药师么?”容煌对她的炼药师水平,并不像对她的修为那样清楚,毕竟他并不是一名炼药师。

“还没有炼制四级的丹药,但应该没有问题,三天之内我可以将柔绝修炼到大圆满。”云芷汐已经将自己的情况分析好了。

“嗯。”容煌点了点头,对于她的成长,显然也很是满意。

“那三天后,我们就开始?”云芷汐抬眸看着容煌,神色里并没有任何的退怯,她看过楼沧远炼器,她当然知道要在她手上重锻这只镯,她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情况。

“好。”容煌没有再说什么,她既然决定好了,他要做的就是尽全力,让她不要那么痛。

“那我去炼药!”云芷汐不做拖延的说道。

“去吧。”容煌点了点头,他也要再精细的演算一下,以确保到时候不会出现偏差。

云芷汐随后进入了玲珑仙境里,她并没有告诉容煌,她已经有了一株适用的千年火凤凰,倒不是要隐瞒,而是出于一种,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的情绪。

但此时她没有去多想,而是专心致志的,去将四级的焕骨丹炼制出来!

四级的丹药炼制,明显要比此前的丹药繁复很多,其中主药材也从一株变成了两株,更需要者很多的辅助灵药,全程下来绝对是超级的力气活。

所幸的是,如今仙鼎与云芷汐心意相通,当她的火候把握不太对劲的时候,仙鼎就能够通知她,可协助她炼制出最完美的丹药!

否则的话,仙鼎只能确保成丹,可不能确保成色。成色的控制,主要还是要依靠云芷汐这个炼丹人。

就在云芷汐专心致志炼丹,容煌聚精会神研究同心锁镯的时候,蛇王同样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

这一场博弈,云芷汐和容煌虽有底牌,但蛇王同样有底牌,而且蛇王因为承担着一族的兴衰,他的选择注定要冷漠决绝!

但这一切的关键,是蛇族王子……

------题外话------

亲爱滴们!乃们的月票呢?!亲爱滴们!本座被连爆了两次菊花了!本座不想被爆第三次!第三次!再被爆下去,本座就腰断了!这还怎么码字!求鸡血!紧急求鸡血!

下一章章节名:脱衣服和流鼻血。

噗!喔!本座很纯洁……乃们表想太多……

感谢榜此处写不,放在了留言区,在此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支持!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