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5章 抢亲!

祭坛广场之上,所有人目光的焦点,都聚集在了那一名紫衣少女的身上!

少女身姿娉婷,稳稳的站在他们蛇族的灵蛇之首上,在灵兽的驮负下,盘飞在祭坛广场最前方,成为了万众瞩目的存在!

“这……这什么情况?”云芷汐有些发呆,她好像也就是飞身去救了小白喵,怎么就站在了灵蛇的蛇首之上了?!

让我们来时光回溯,且看看云芷汐是怎么站在了灵蛇的蛇首之上的。

话说当时一片混乱,云芷汐纵身而起之间,那灵蛇不知为何,也朝着她这方冲过来!

就在云芷汐发出攻击的瞬间,灵蛇就盘飞在了她的身下,然后她一落身,她就稳稳的落在了盘空而起的灵蛇之首上!

完全吻合!

根本就像是,那条灵蛇专门来找她的,专门送上门给她站蛇首的!

可说来灵蛇也有些冤枉,因为它也是感觉到了,在云芷汐的后方有人作弊,它就是比较恪尽职守的,想要过去咬死那个卑劣的家伙!

没想到……

没想到——

谁都没想到……

这时候的祭坛广场,明明有十数万人众,却安静得连一丝呼吸声都没听到,这可想而知众人的震惊了!

云芷汐站在蛇首之上,被这十数万的群众看得眼皮直跳,心中也直发毛,她可没想过要当蛇女啊!

一瞬间,云芷汐就从蛇首上掠下身,然后想要深藏功与名的,站回原来的地方。

可是就算她站回去了,所有人的目光还是从天空,移动着胶着在她的身上……

“你们别看我啊!我没有参加竞选啊,你们继续抢,我就是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云芷汐非常认真的解释道。

开玩笑,她才刚满十七岁,可没想着这么快就嫁人!

虽然这个蛇族王子身材很不错,模样也很赞,但是她又不是没见过美男,还不至于直接被迷晕了,想要嫁给他啊!

而不远处,抱着白苏落下身的伏和,则是一脸的无语……只能说,这就是天意如此……

祭坛之上,拍出掌印虐杀偷袭者的蛇王,手掌也是明显一顿的看着云芷汐。

那名偷袭者已经是被一掌拍死,暂不知道是何方人士,但是却是引起这场异变的罪魁祸首,直接导致了云芷汐成为蛇女的存在。

“蛇女已定,亲爱的子民们,共同狂欢吧。”蛇王如暮鼓晨钟般的声音,波荡在整一坐蛇族大城之中。

喔!

热烈的欢呼声,轰轰烈烈的爆发!

云芷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身边的蛇族子民团团围住了!

“你们……”云芷汐有种头晕的感觉,她能不能进玲珑仙境躲会?!可是这事情不说清楚,躲起来她迟早也要出来,还要从这蛇族大城过。到时候她九成不能逃过,那恐怖皇阶蛇王的神识封锁!

难道要在玲珑仙境躲个三年五载的,等到此事被人淡忘了,她再偷偷从玲珑仙境里跑出来?

这个……明显不是什么好主意……

再说……她除了在容煌面前,会直接钻入玲珑仙境,在其余人面前,她下意识不想这么做。

可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蛇女——蛇女——”

“恭迎蛇女——”

“……”

人民群众欢呼雀跃,云芷汐则满头是包,简直有嘴说不清!

“我不是蛇女,你们搞清楚,我真不是蛇女!”云芷汐好生解释,但是大家都不听她的!

而且这些蛇族的子民,明显愈发激动,很快就围堵成了层层的人墙,好像是看出了这个被选上的蛇女,不太乐意当蛇女,都怕她给跑了!

云芷汐现在明显就是,秀才遇到兵,怎么都说不清!

“不行……蛇女不能当啊!”云芷汐打定主意,已经是运转隐身诀掠身而起!

刹那间,所有的蛇族子民都错愕的发现,他们的蛇女消失了?!

这……

“蛇女留下来吧。”此时高台之上的蛇王,一只金色的手掌处,直接抓住了隐身诀状态的云芷汐!

这么犀利!

隐身诀修炼到隐息状态的云芷汐,直接就被捉住了……

“蛇王大人,你不能这样啊!你放开我——”云芷汐简直想捏死小白喵,这个该死的小家伙,她这次真的被它给害了!

为什么她回紫云城的路,就这么难……

这时候蛇族的几名王阶强者,已经飞掠到了云芷汐身边,都是恭敬的凌空跪拜道:“请蛇女上祭坛。”

“不是……几位大伯,我真没参选啊,我怎么就成了蛇女呢?你们这样说是不对的,这不符合道理,这对不起其余参加竞选的美人,这对她们不公平!”云芷汐试图辩解,并且说服这些蛇族的人。

但几位王阶强者根本不听,他们直接合力的,将云芷汐“托上”可祭坛。

“恭喜王子殿下,选得蛇女。”

“恭喜王子殿下,选得蛇女。”

“……”

一声声的朝贺声,简直让云芷汐捉急。

这些广大的围观群众,能不能不要瞎起哄,她还得跟蛇王和那什么,蛇王子好好解释一下,她真不能留下来当蛇女。

被送上祭坛的云芷汐,在站定之后,那蛇族王子就朝着她走过来。

此时在蛇族王子身上,那条被云芷汐站过蛇首的灵蛇,已经盘踞在他身上,在看到云芷汐过来后,它忽然亲密的朝着她盘卷过去。

灵蛇冰凉的蛇皮,缠在云芷汐的身上,有种森凉的感觉,这条灵蛇似乎也比较喜欢云芷汐。

“小灵很喜欢你,你就是我族日后的蛇女,在下的妻子。”蛇王子磁性的嗓音,温柔的说道,隐隐中却透着一种听天由命的顺从感。

“蛇朋友,麻烦你松开我。”云芷汐拍了拍灵兽的身体,说话时目光看向蛇族王子,近看之下,她更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上那种狂野性感的异域气息。

而且透过他修身的劲装,分明能看到他胸口紧实的肌肉线条,可见他的身材是非常的有料。

但是——

这都不关她云芷汐的事情,她开口认真的说道:“尊敬的王子殿下,这件事情我们得说清楚,我可没有参加你们的蛇女竞选仪式,这都是误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站在灵蛇蛇首之上,明明是它……”

“这就足够了,这就证明你是先祖赐予我的爱妻,这是上天的旨意。”蛇族王子温柔的打断了云芷汐的话语,并且已经是走近了她。

云芷汐立即后退,完全不赞同道:“不行!”

“蛇女,你看看你的手腕。”此时蛇族王子却道。

云芷汐十分疑惑,可在她低头之间,她就看到一只金色为底,其上盘旋着栩栩如生血色蛇纹的手镯,不知何时已经扣在了她的手腕上!

“这是我族的同心锁镯,你一只,我也有一只。”蛇族王子解释道。

云芷汐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扣上这个手镯的!难道是在被金掌抓到的瞬间么?

在本能反应之下,云芷汐就要脱下这个手镯。

开玩笑,她可不要嫁给他,既然不嫁给他,自然不能要他的东西……

可云芷汐这么一脱,她就发现这个镯子怎么都脱不下来!

“没有用的,被我族的同心锁镯扣住,除非死去,否则绝不会脱落。就算你把手臂砍了,它依然具备锁魂的作用。你已经被蛇族先祖,烙下了我族的印记,是我族的蛇女了。”蛇族王子的解释,让云芷汐意识到,她这回真的是撞上大麻烦了!

看着手腕上这个手镯,云芷汐的目光闪了闪,那些隐藏的锋芒绽放,想要困住她么?!

“蛇女也不必担心,它不会对你造成伤害,反而会促进你修炼的速度,它能聚集你所需要的属性灵气。”蛇族王子说明了手镯的用处,若是对于要嫁给他的来女子来说,这自然是最好的聘礼,可是——

“怎么取下来?”云芷汐冷冷的问道,她不可能被锁住!谁也别想困住她!

闻言,蛇族王子目光微凝的看着她。在蛇族王子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似乎也有着无奈,他看得出眼前的少女,并无意嫁给他,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你不愿意嫁给我么?”蛇族王子发动了温柔攻势,他那一双独特的眼眸,犹如剔透的极品琥珀,散发着迷人的风采。他的声音更是沙哑动人,富含着狂野的异域性感……

“我再问你一次,真的没有办法将它取下来了么?”云芷汐承认,蛇族王子确实很有魅力,但是她不是花痴,再说她也不是没见过更出色的美男,所以别想诱惑她!

“就算是有办法,也许也只有我爷爷才有办法吧。”蛇族王子轻叹了一声说道。

“你爷爷?蛇王?”云芷汐皱了皱眉。

正在云芷汐跟蛇族王子说话之间,那道暮鼓城钟般的声音再度响起:“子民们欢呼吧,让我们共同见证,我族王子迎娶蛇女的仪式。”

那时候还不等云芷汐反应过来,一名女玄王,就将两身喜庆的红袍套落在了,她和蛇族王子的身上!

广场上十数万蛇族子民,也在这一刻爆发出盛大的狂欢声,所有人的情绪,似乎都被点燃到了*!

“恭喜王子殿下,恭喜蛇女!”

“恭喜王子殿下,恭喜蛇女!”

“……”

与此同时,那八名此前抬着巨大牢笼的老者,居然直接是震撼的,抬出了一架敞篷花轿!而且还有不少蛇族的美女使徒,盘旋的掠飞在上空,纷纷扬扬的撒着鲜花!

云芷汐揉了揉眉心,这都什么场面!

这么快?!这么随便?!

而且还是——

皇阶大能主持婚礼,王阶强者加喜袍,再有王阶巅峰强者抬花轿……

这个蛇族大城,显摆他们王阶强者多么?!

“现在,让我们恭送王子和蛇女——入洞房——”那暮鼓城钟的声音,直接简单明了的说道!

这就算是——礼成了?!这也超级的,超级的简单了吧!

那时候蛇族子民们的热情,被激发到了最*,所有人都振奋的祝福着,仿佛娶亲的是他们一样!

整一坐蛇族大城,沉浸在了热烈的狂欢之中,那狂欢的声音震动着整一方的城池,热烈的令人发指。

也就在同时,蛇族王子伸手过去,要握住云芷汐的手掌。

云芷汐手臂一躲,但她却震惊的发现,对方的速度比她还快!

“王阶!”云芷汐心中一颤,这个蛇族王子,看起来跟容煌年纪差不多,可是修为却已经是到了王阶!

这等天赋,在紫云宗里,绝对是仅次于容煌的妖孽之才!

“蛇女,走吧。”蛇族王子握住了云芷汐的手掌道。

云芷汐站定在原地,她才不要去跟人洞房,只是她现在有一个困局。那就是她手上的这个手镯,很显然是蛇王为了防止她逃走套上的。

而且就在方才,她已经试图了好几种办法,都完全不能将手镯取下来!就是用柔绝,将她的手骨变幻,也完全无法退下这枚手镯!

蛇族王子在察觉云芷汐的不乐意后,手掌微微用力的,要将云芷汐拉入花轿之中!

但就在这时刻!天空中一道飘渺冷漠的梵音降世!

“放开她!”

那一道梵音,带着雍容的上位者气势!不容违逆的,强压在了蛇族大城的上空!虽并不算大声,但却睥睨强横的,强植入所有人耳中!

天空中,随着这道声音而来的,是一名白衣胜雪的公子!

那公子,从空而降,墨发轻扬,气韵飘渺,犹如神祇降世,让人忍不住心颤!

真正的,如玉无双,雍容绝世,惊为天人!

容煌!

到了!

就在云芷汐,要被人强送入洞房的这一刻,他终于是赶到了!

“师父!”云芷汐在这一刻,听到这熟悉的梵音,看到这熟悉的身姿,顿时是高兴的喊道!

但下一刻,一阵刻骨的裂痛,却从她的体内爆发!那种痛,让承受过不少苦楚的云芷汐,都是完全无法承受的痛苦呼出声!

天空中的容煌,看到他这阵仗,顿时身形一失,直接从空中消失,但下一瞬,他就已落在了云芷汐的身边!

“汐儿!”容煌的速度太快,快到蛇王根本来不及反应,那速度也直接是超越了,容煌平时能施展的速度。

“……”云芷汐根本无法回答,她的呼吸几乎因痛而停滞!她痛苦的蜷缩起身,露出了让容煌心疼至极的苍白神态!

“你不要靠近她,她就不会痛。”蛇族王子的声音着急道。

蛇王的身影也落在了容煌跟前,他的声音冷漠威严:“放开我族蛇女,否则……”

容煌的目光,一掠过蛇王的身上,后者顿时浑身一颤!

这是……

这个青年……

他的修为……

蛇王震骇了,他完全无法想象!

但此时,容煌没空理会他,他抱紧了怀里痛苦得,已经忍不住在呻吟,在抽搐的少女,着急的心……

“快放开她,否则她会痛死的!”蛇族王子的话,继续的打算着容煌的心绪。

容煌看了蛇族王子一眼,伸手散出一层白雾,直接将云芷汐的身体包裹住,也隔绝了他的气息对云芷汐的干扰。

随着他的举措,在他怀里的少女,明显痛苦的神态减缓了不少!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容煌的声音,飘渺之中蕴含着怒意,他从未看到过她这么痛苦的神态!

他知道她是很能忍的,可是此时——

容煌分明看到,怀里的人儿,已经痛得连泪水,都不自禁的滑落了!

容煌心疼的,抬起手轻轻的抚过她的脸,将她那一滴泪痕擦干……

这些人!

该死!

也就在那一刻,容煌身上一股恐怖的气息散!

一股足可崩灭天地的力量,正在被直接的引爆!

而距离容煌最近的蛇族王子,完全的承受了这股恐怖的气势,但蛇族王子虽浑身被压得几乎变形,可他却依然保持着正常的声线道:“她手上戴着的,是我族的同心锁镯,已经与我结为连理,无法亲近别的男子,那样的亲近会让她痛不欲生。”

闻言,容煌二话不说,一掌拍出之间,直接碾杀蛇族王子!

什么狗屁共结连理,容煌不管!杀了这个混账,什么事都没了!

“住手!他死,她也会死!”蛇王本也被容煌压制住了,但他此时大喝一声,身上强悍的金光爆出,抵挡住了容煌的碾杀!

这个青年的修为,竟然不在他之下!甚至再高上一线,除非他动用……

容煌收回掌,一双墨目深沉无边的,仿佛寂灭的宇宙,幽暗的看向了蛇王。

“请到府上说清楚,此事已经发生,你就算现在将人抱走,就算屠灭我们全族的人,那也是没用的。”蛇王不愧是老姜,说出的话直接戳中了容煌的心思。

说实话,容煌一怒之下,还真的可能屠城!以他的大能耐,也绝对能办到!

这时候的云芷汐,也已经是从刻骨的裂痛中缓过劲了,她的脸色明显苍白,任谁遭受了她刚才那种痛苦,绝对都不会好过,没晕死过去,已经算是她意志力惊人了。

“请吧。”蛇王的情绪已经很稳定,苍老的面容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容煌能感受到,怀里的人儿,虽然正在恢复,但是仍旧在急促的呼吸着,显然是在平复剧痛带来的不适。

他的目光看向她手腕上的,那一枚手镯,墨目里的光沉了沉,他声音飘渺冷淡的说道:“我知道你蛇族大城,有着古老的阵法禁忌,但——不要惹我。”

容煌的话音落定,蛇王苍老的神色微僵,但他口气不得不客气道:“只要公子不为难我族,我族定不会与公子为敌。”

蛇王话落之后,率先朝着蛇王府而去。

随后那八位王阶巅峰强者,似乎早受到旨意的,安排了广场上的众人,而花轿也早已消失了……

蛇王府,坐落于蛇族大城的东面,枕着整一坐大城的走势,在风水地理上是极佳的宝地。

且容煌很清楚,在蛇王府中,有着控制整一坐蛇族大城的阵枢。这也是蛇族大城,历经上万年而没有被攻破过的主要原因。

整一坐蛇族大城,其实就是一座阵法!而阵枢就在蛇王府,至于阵眼的话,除了每一代的蛇王,无人知晓是在蛇族大城的哪一个地方。

蛇族大城的古老神秘,在东域是出了名的!不要说寻常的世家宗派,就是像紫云宗这样的东域巨头,也不会招惹蛇族大城。

且蛇族大城的底蕴,也是非常的可怕!

蛇族,隐隐才是东域的最恐怖的存在,但蛇族素来自成一隅,并不参与外界的纷争,所以显得非常低调,似乎也不太闻名于世。

可东域的强者都知道,蛇族非是可以招惹的存在!

此时换做紫云宗主前来,蛇王也可以完全不买账,因为紫云宗主的真正实力,毕竟还没有达到皇阶。

但是容煌不同,正如紫云宗的峰主们所料,只要他肯出手,他就是东域第一人!

此时容煌抱着云芷汐,随蛇王前往了蛇王府。

云芷汐平顺了气息之后,正动了动身之间,容煌就低头看着她。

“我没事了。”云芷汐握着容煌的手臂说道,她知道他刚才很担心。她其实也是猝不及防,才会被这股莫名的痛搞得那样狼狈。

“嗯。”容煌将她微微抱紧,伸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而那位置是她方才,痛得忍不住落出一滴泪,所划过的地方……

他已经是按照预测的时间,提早的赶过去接她了,但她还是先出来了,而且还遇到了这等混账事。

他非是能预测事情的全部发展,只是能预知一些吉凶,但她是大气运的人,想来能逢凶化吉。

就算她本身不能,他也会让她能!

云芷汐有些不习惯的握住他的手,开口就道:“我好饿……”

闻言,容煌清俊的脸上,漾开了浅浅的笑意,她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想着吃的,竟也不担心她自己的情况!

云芷汐见他终于没绷着脸了,也是没有来的松了一口气,感觉他绷着脸,总有一种世界要末日了的感觉……还是比较危险的……

听他刚才的话说来,这座蛇族大城明显身不凡,而她可不想什么死不死的……万一她这美男师父一怒,真的干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那她手腕上的镯子怎么破解?!

这要是能找到破解的方法还不错,那要是找不到的话,那她不是玩完了……

早知道当初就不进这个蛇族大城了,果然她感觉毛骨悚然是对的,这就是一座跟她属性相克的城池,刚才差点没把她痛死!

“想什么?”容煌见她不说话,还低垂着眼睑,让人看不出她的思绪,他便忍不住的问道。

云芷汐摇摇头,忽然想到一个事情,“小白还在广场上!”

“不必理会。”容煌冷淡的说道,听起来他好像对小白喵很有意见,若非知道他并未看到此前的场景,云芷汐都要认为,他是不是知道了小白喵干下的“混账事”。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云芷汐好奇询问道,她从冰谷出来,途径蛇族大城,正是遇到了困境,他忽然从天而降,他来得也算是及时了。

“你没回去,我来找你。”容煌解释了一句,并没说他看到了她跟人成亲的一幕,然后急急忙忙赶来了。

在那一幕光影里,他能认出那是蛇族的喜袍。虽是在情绪波动的情况下看着那一幕,但他依然能清晰的捕捉出,光影中的关键信息。

此时看着她身上这身喜袍,容煌非常不喜的,直接以玄劲不动声色的,将之粉碎成烟尘!

什么狗屁喜袍!居然让她穿这个!居然要强迫她嫁人,这些人简直混账至极!若非顾忌她的安危,这些人都可以去死了!

“哦。”云芷汐应了一声,正有些奇怪这一次怎么没闻到他身上,那股清雅的梵香……

“咦?”接着云芷汐才发现,她身上被一层白雾笼罩着。她此前痛得虽没完全失去意识,但也并无心神感知其他,所以并不知道,容煌给她加了这一层“隔离”。

容煌此时却握住她的手,目光凝落在她手腕上的镯子上,他的神识随之落入其中,他倒要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如何能困住她不能与,所谓的别的男子亲近。

“你能弄下来么?”云芷汐询问道,虽然他们现在,是要去蛇王府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她还是比较希望,他们能掌握主动权。

“不知。”容煌摇摇头,蛇族是一个神秘的族群,他们的能耐倒是不容小觑。

云芷汐闻言,顿时耷拉下脑袋,她还以为他会肯定的告诉她,说“可以”。

“但可以试试。”容煌似乎不愿意看她失望,已经是补充说明道。

“几成把握?”云芷汐追问道。

“三成。”容煌凝着她的手镯,构想着强行破开的方法,墨目里有淡淡的光泽掠过,显得他十分睿智。

“三成!”云芷汐反手握住他的手腕,三成已经很牛掰了好么?!按照她来说,她好像对这东西没什么办法!难道这跟他是炼器师有关?

感受到她紧握着他手掌的期盼,容煌点点头说道,“一定可以解开,除非蛇王想被灭族。”

云芷汐:“……”

感情他真的打算,灭了蛇族……

这个感觉也太那个,血腥残暴了……

随后他们抵达了蛇王府,进入了王府的大厅之中。

三人坐落之后,容煌的目光便锁定蛇王,他很直接明了的说道:“说清楚。”

闻言,蛇王褶皱的老脸微凝,他缓缓的开口道:“我知道公子想解开这个镯锁,但本王必须直接的告诉你,没有办法解开。”

蛇王显得坦诚的说道,他的目光并没有任何的躲闪,显然说的是实话,他也没有必要去撒这种,足以挑起容煌杀性的谎言!

容煌那双墨目微微凝起,在他的身上,淡淡的飘渺气息若隐若现,没人可以看到他那清俊容颜下的心绪,但是不难想想,他要——

“公子应该清楚,这是上天的旨意,我等人力根本无法改变。”蛇王的苍老的面容上,是一副顺承天意的神色。

云芷汐的面色变了:“蛇王回答问题,最好想清楚,可以扣上的东西,不可能解不开!”

她原本虽对蛇族并无恶感,也不想引起不必要的纷争,但是他们的行为,让她渐渐生出了反感!

就算他们蛇族,有着传承的习俗,有着神秘的法器,但如此蛮不讲理的,就扣下她算什么?

她云芷汐的自由,不是任何人可以禁锢的!

“我再问一次,可不可以解?”容煌的声音,依旧飘渺雍容,但其内蕴藏着的风暴,非是常人可以承受的!

“不可以。”蛇王的回话依旧不变。

容煌身上,那飘渺的气势一散!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顷刻间!灌压在蛇王佝偻的身上!

与此同时,万丈的金光自蛇王身上爆发!

精纯浩瀚的金系灵力,疯涌入此间房舍!

皇阶的对决!

在此刻!以气势为引爆,瞬间将此方宫阙湮灭成灰烬!

皇阶之强!

恐怖异常!

------题外话------

抢票!公子这么火爆的出场,月票君不能再深藏功与名了!都给本座交出来吧,喵哈哈哈!

谨感谢:深蓝色玫瑰i【2五星】、13871388614【1月票】、蓝焰竹君【2月票】、13908011135【3月票】、20030405【1月票】、cxf19742011【5月票】、李13711940869【2月票】、zxhwq79【1五星】、qutao【2月票】、喵喵love年【10月票】、13163221446【2月票】、13890352515【1月票】、hippo18【1月票】、13982116620【1五星】、川魂逸【1五星】、mangice【4月票】、clf6800【1月票】、苦菜花【1月票】、看海的人2006【2月票】、13396800279【5花花1月票】、莫倾云【1月票】、渔渔88【1月票】

么(* ̄3)(ε ̄*)谢谢亲爱滴们鼎力驰援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