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8章 雪崩!地裂!宗门变?

“三姑娘!两位风师兄!火刑他们跑了!”此时反应慢半拍的风火宗长老,才是惊呼道,且正是要去追杀火刑他们。

“算了,他们全力逃走,我们也无法追上。”风江淡淡的说道。

一旁的风三娘,看着下方成片成片的冰甲灵兽,娥眉紧蹙的询问道:“江长老、河长老,我们现在怎么安排?”

风三娘虽然是风火宗宗主之女,但风江风河成名王阶已久,在风火宗里拥有着不凡的地位,她还是要听两人的意见的。

风江的目光看向底下的冰甲灵兽,目光沉吟道:“此地忽然涌出这么多的冰甲灵兽,可见冰谷这里面必然有玄机。看来果真可能蕴藏着晶矿,可惜我们收到消息太晚了,让紫云宗占了大便宜。”

“此地晶矿应该还有不少玄晶,只是忽然爆发出冰甲灵兽潮,倒是很不好搞。”一旁的风河皱眉说道。

“不错,若是将这些兽潮灭了,必然会引起晶矿坍塌,届时等于白忙活了一场。”风江眉头拧得很紧。

闻言,风火宗一众长老都是沉吟不语,显然一时间都没有什么好的对策。

过了一阵,风三娘才缓缓开口,“要不,我等先回宗门禀报?”

“先不急。”风江却摇摇头道,接着说:“我们先下去仔细查探一边,确定了以后再禀报宗门。”

随后六人自空中下落,缓缓的靠近紫云宗开凿的矿洞那方。

那些冰甲灵兽一看到有人下来,顿时是疯狂的扑咬上去,那等阵仗若是大玄师阶的武者,想必都要被吓得肝胆俱裂了!

然而玄王毕竟是玄王,风火宗这几人随手几道玄劲一轰,直接就将扑上来的冰甲灵兽,灭杀得渣渣都不剩。

可这一片冰甲灵兽被消灭了,下一批冰甲灵兽却是前赴后继而上,好像它们都是完全不怕死的。

这时候风河开口道:“大哥,三姑娘,你们进去里面查探,我们四人在此阻这些冰甲灵兽。”

“好。”风江赞同的点头,便与风三娘在风河等人的掩护下,先掠进了矿洞之内。

然而就在风江和风三娘进去矿洞之内不久,这一带就爆发出一阵阵剧烈的震荡!感觉像是山摇地动,动静非常的猛烈!

紧接着两道刚进去矿洞的人影,就迅速的掠出来!

“快撤!有三千年的冰甲灵兽王!”风江一声惊喝,已经是掠向了高空之中。

其余众人闻言,哪里还敢怠慢,纷纷是爆掠向空中而去。

随后六人再度悬站在空中,脸色都是比较难看。

“江师兄,那里面真的有三千年的冰甲灵兽王?”此时,其中一名王阶强者惊疑的询问风江道。

“错不了,那等气息非常的恐怖。不仅如此,里面还有不少两千年左右的冰甲灵兽,若不是我跟三姑娘跑得快,只怕就惊动它们了。”想到那些密密麻麻的,强悍的冰甲灵兽,风江只觉得头皮发麻。

“这……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里根本就没有晶矿?我们是被人忽悠了?”那名询问的王阶强者震惊道,可他们得到的新报,分明非常的详细真实!

“不,这里面肯定有晶矿,我之前看到紫云宗的人从里面出来,还都拿着不少的玄晶。”一旁的风河却笃定道。

“不错,但此时爆发了冰甲灵兽潮,以至于完全无法查勘。”风河眉头紧锁的说着。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弃?”这名王阶明显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三姑娘,你怎么看?”风江看向沉吟中的风三娘询问道。

“这紫云宗的人在此间已经有段时日了,可见这里本来是有不少晶矿,可极有可能已经被采集快完了。我们如果完全消灭这些冰甲灵兽,再来进行开采的话,只怕有些得不偿失。”风三娘分析说道。

“那三姑娘的意思,咱们就这么算了?”风江微微皱眉道。

风三娘仔细看了一下那些冰甲灵兽,最终说道:“此事还是先回去禀报父亲,让父亲做定夺吧,也许这里面真的如江长老所言那般,藏着让人惊叹的玄机。”

“也好,目前也只能如此了,毕竟里面那头冰甲灵兽王,怕是宗主见了也要头疼……”风江摇头无奈说道。

“不过我们怎么交代甄师弟被杀一事?”这时候风河忽然提到。

闻言,几个风火宗的长老都是眼角抽搐起来。

怎么交代?!

跟宗主说,甄师弟这个玄王,被紫云宗一个初阶大玄师小丫头给削了?!

靠!

只怕他们还没说完,他们先被宗主削了……

这世上有玄王被初阶大玄师削了的事么?!

根本就是闻所未闻!

……

随着风火宗的王阶强者离去后,这方天地就成为了冰甲灵兽的世界。

然而有一个人,却还没有走远。

云芷汐此时站在一处冰峰之上,她远远的看到了这方地界的异变,因为寒冰诀修炼到了第二层,且隐身诀修到了隐息的境界,所以她才逃离之后,根本无人察觉到她的踪迹。

真真是——偷袭杀一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此时看到成山长海的冰甲灵兽潮,云芷汐也是觉得有些头皮发麻,就这等阵仗,简直比当初她在深谷之下时,遇到的锯齿蚁群还要恐怖。

“搞什么鬼?怎么忽然跑出这么多的冰甲灵兽,就算是下面有个兽巢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云芷汐揉了揉眉心,有些不解的呢喃着。

不过看着这等局势,云芷汐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正是要准备离开。

“喵!”这时候,小白喵却从她的怀里钻出来。

云芷汐没太在意,以为小白喵是憋得久了,这是出来放风呢,可是在她转身要走的时候,小白喵的爪子却抓着她的衣襟“喵喵”叫!

“干什么?”云芷汐不解的看着小白喵。

“喵喵……”小白喵急促的喵了好多喵星语,可惜……云芷汐一个喵都没听懂……

“小白你别说了,我真是听不懂,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不然一会就要被当成冰甲灵兽的粮食了。”云芷汐可不觉得她能干掉那些冰甲灵兽。

虽然这些冰甲灵兽,可以说是最弱鸡的灵兽了。这些大概是因为晶矿原因,而成群从冰甲凶兽,异变长出的冰甲灵兽,战斗力大概是在高阶玄士这样。

云芷汐若是干掉一批倒也没什么太大的难度,可问题是这里有成山成海的冰甲灵兽,到时候她还没把它们干掉,它们已经把她啃掉了……

而且这些冰甲灵兽,都是被寒毒侵蚀了心智的存在,其实就跟凶兽没太大的差别。唯一不同的是,它们比寻常的凶兽要强大!

云芷汐对形势看得很清楚,所以她已经打算跑了,但就在这时候——

咔擦擦——

轰隆隆——

一阵阵恐怖的巨响爆发!

地面剧烈的颤动摇晃起!

云芷汐凝目一看,只见在她远处,也就是矿洞的那个方向!忽然卷起了百丈高的冰幕!恐怖的寒冰,像是飞翔而起,浩浩荡荡、铺天盖地的狂喷而出!

“雪崩!”

云芷汐眼皮一跳,看到那么恐怖的冰雪异变,顿时就是想到了这个词语!

冰谷这里,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恐怖的,前所未有的雪崩!

那等形势,就好像此方的地质结构,在发生了滔天的裂变似的,冰雪如洪水爆发,带着洪荒凶兽一般的气势,凶暴的朝着云芷汐滚滚而来!

纵然是相隔这么远,云芷汐还是被那股洪荒凶兽般的气势所震!

如此场面的雪崩,绝对是她第一次见到!

滚滚飞雪;倾泻如洪,一去数千里,遮天蔽日!

顷刻之间,雪崩巨兽,便将那成山成海的冰甲灵兽吞没!

叽叽叽叽!冰晶灵兽恐怖的惨叫,顿时被雪崩狰狞撕裂!

瞬息功夫,冰谷这一带直接成了冰雪葬场!

云芷汐飞掠而出,一面吞服玄阳丹,一面狂逃的命!

可是就在她飞逃而出的瞬间,小白却从她怀里跳出来!

云芷汐见它这样,顿时眼皮一跳的要抓住它,这个小白喵别看小小个的,但是胆子凶残得很,她上次在深谷里面就差点被它给害死了!

可是小白喵速度好快,瞬间就跳脱了云芷汐抓它的范围,不仅如此!它还忽然往下堕,看样子是要扑向浩浩荡荡的雪崩洪流之中!

“小白!你丫的不听话,你自己去送死,我可不管你了!”云芷汐清喝一声道,口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小白喵被她这么一喝,小身体倒是顿了顿,就直接被云芷汐捞在手中,“小白别胡闹,我们现在逃命要紧,再好的东西也要有命才能用。”

云芷汐当然知道小白喵不会平白无故的要冲向危险,但是她也要量力而行啊!这么恐怖的雪崩,她跑慢一点绝对是要死!

“喵喵……”小白喵委屈的看着云芷汐,像是怨诉她刚才吼它。

“好了。”云芷汐将小白喵揣怀里,逃命的速度可一直没有减慢。

轰隆隆!

这时候冰谷这里,又是爆发出恐怖的裂响,雪崩的强度更是因此急剧猛烈!

“喵!”小白喵再度从云芷汐怀里钻出来,而且这一次它飞速的“飘出”!然后它还跳上云芷汐的头,接着直接是一跺爪子!

什么叫被上头拉屎,云芷汐不知道,但是什么叫被上头踩一脚!她在这一刻完全的体会到了!

而且令云芷汐震骇的是,小白喵这一跺爪子,居然直接将她跺入身下的雪崩洪流之中!

靠!

完了!

小白谋杀亲主!

云芷汐本来速度挺快的,但也只是勉强逃避了雪崩,此时被小白喵“阴”了一把,完全就是……

被雪崩吞没了!

……

雪崩的爆发,惊动了刚从此方撤走的风火宗玄王。

他们都清晰的听到了,冰谷这里滔天的巨响,更是远远的观望到了这方的异变。

“原来是地裂引起的大雪崩,难怪那些冰甲灵兽这么狂躁的跑出来,看来是此方是不必再来了。”风江已经是评判出了结果。

“可怜了甄师弟,白白陨落在此方了。”风河感叹了一句。

“甄师弟安息吧,来日我定找到那个小丫头,杀了她为甄师弟报仇!”有一名风火宗玄王恶狠狠的说道。

但风三娘却幽幽的说道:“还是想想回去之后,怎么对付紫云宗吧。”

闻言,几位玄王都是面色沉凝。

谁都知道,此番紫云宗的人吃了大亏,被他们逃回宗门去,势必要引起两宗的剧烈冲突。

……

西陲小城池这里,驻守着的常泽山、药峰林长老等人,全部都陷入了恐慌之中!

此时,先从冰谷矿区逃回来的部分弟子和执事,已经将矿区那边爆发的兽潮,大致的道明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召了飞行兽,连忙的乘上飞行兽撤离!

而就在他们刚刚撤离不久,一大批的灵兽就疯涌进了城池之中,那等阵仗让所有人都大呼侥幸,还好他们跑得快,不然不等什么冰甲灵兽潮来,他们就先被这些散的灵兽弄死了。

“碧池丫头,怎么就你们十几个人回来了,其他执事和长老呢?”在飞行兽上的林长老,心有余悸的询问碧池道。

“不错,他们人呢?”常泽山也是问道。

碧池眸光微凝,但还不等她回答,蓝羽鸿却率先惊惶的说道:“死了,全部都死了……”

闻言,常泽山和林长老面色巨变,纷纷是不解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具体还是在路上慢慢说吧,现在先撤离此方才是最重要的。”碧池说明道。

就在这个时候,冰谷那边传出了雪崩地裂的“轰隆”巨响!

那方洪荒凶兽出没般的恐怖气息,直接是席卷得纵使在高空的飞行兽们,都是吓得犹如惊弓之鸟,飞行中都忍不住颤了颤!

飞行兽一颤,乘坐在它们身上的,一众惊恐的紫云宗人,也是被颤得双脚发软!

那常林更是直接被吓得一个站不稳的,从飞行兽的背上摔了下去!

只听他一声“啊”的惊呼出声,好歹一个大玄师,居然被吓得从灵兽背上掉落……

简直是,不忍直视……

……

紫云宗宗门大殿之上,九峰之主中除去容煌,全部都聚起了,此外还有不少各峰的长老也在。

此时殿内众人,脸色都不太好看,气氛显得有些沉郁。

“你们怎么看?”紫云宗主打破沉闷的询问道。

闻言,一众人面色都有些变动。

“此事关系重大,不宜轻举妄动。”碧水峰的峰主碧崇山,缓缓开口说道。

“碧峰主这话我不同意!风火宗的杂碎,居然跑到我们宗门的辖地之中,杀我宗门执事,伤我宗门弟子和长老!这事情没那么容易过去,我们紫云宗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了?这时候我们若不做出强势回击,宗门的声望必然受损,如此我们东域大佬的地位,还如何能坐得稳!”金刚峰峰主金震,很是不客气的说道。

碧崇山皱眉说道:“金峰主你所言自然有道理,但是你要想想看,我们紫云宗虽然说势力强大,可是还有一个星辰宗在虎视眈眈。若是我们两宗火拼,我们宗门要吞掉风火宗,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到时候星辰宗趁虚而入怎么办?”

“难道因为怕,就要咽下这口恶气么?我不同意!”金震很是忿忿不平,这都被人欺负到家门口,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

“不错!碧峰主虽然说的很有道理,但是这口恶气不能不出!”火云峰峰主火战,也是不同意这事情就这么算了!

“既要出气,又要保全宗门利益,这倒是个问题。”天兵峰峰主楼沧远,感觉事情也非常的棘手。

“必须三思而后行。”易木峰峰主易天,可是沉吟说道。

“我赞同易峰主说的,要三思而后行。”土祁峰峰主祁雄应声说道,毕竟此事确实牵涉比较广。

“公子呢?”这时候药峰的韩进,弱弱的问了一句。

闻言,所有峰主都看着紫云宗主!

对上大家炯炯有神的目光,紫云宗主眸色明显有一丝懊恼,但口气平淡道:“他上次是说了,以后会积极参与宗门大事,但是他今天不在……”

“……”所有峰主都是一脸无语。

说好的靠谱呢?!

结果关键时刻又不在,这要怎么搞?!

几位峰主可都知道,容煌这个大妖孽,修为已经是去到了皇阶!

只要他出马,绝对的东域第一人!

所以这件事情,如果容煌肯点头支持,风火宗什么的——干掉!

但是——

公子不在……

“咳……”紫云宗主轻咳了一声,沉声说道,“这问题也不必再讨论了,风火宗既然敢出手,那么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紫云宗主都这么说了,各峰峰主必然是点头支持。

风火宗的实力,虽然并不弱,但是紫云宗堂堂东域巨头,被这么打上脸了,紫云宗主自然不可能善罢甘休,否则他堂堂紫云宗主还当什么当!完全没面子当下去了……

大方向定下来,一众峰主就议论了一下声讨风火宗的方案。

待情况基本议定之后,紫云宗主最后正要散了众人。

但从冰谷逃脱回来的常泽山,此时却开口说道:“启禀师兄,师弟有事禀报。”

紫云宗主微微疑惑道:“你说。”

“师弟恳请师兄,将紫云峰真传弟子云芷汐逐出宗门!”常泽山冷漠的说道。

此言一出,众人俱疑,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正常来说,紫云宗的真传弟子,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如果不是做出叛宗等原则性的大罪,那是绝对不会被逐出宗门的。

且就算是要逐弟子出门,那也得这名弟子所在峰内的峰主同意,才能上报宗主,进行除名的行为。

可是常泽山呢?他明显没有跟容煌说过,这就直接的上报到了紫云宗主这里。

这分明就是,对容煌的不敬!

紫云宗主闻言,眉头顿时皱起道:“常师弟,汐丫头好好的,你忽然提出这个事情是为何?”

常泽山应声道:“师兄有所不知,这个小丫头仗着煌小子的派头,做出很多过分的事情!煌小子年纪轻,根本无法管教这个野丫头,我这么做实在是为了我们宗主峰一脉着想,不愿让她一颗老鼠屎,毁了我们紫云宗的千年基业!”

“照你的说法,汐丫头还犯了大罪?”紫云宗主目光沉凝,平静的神色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但在这个时候,火云峰峰主火战却笑道:“汐丫头你们不要,我们火云峰要定了,正好以后就一直留在我们火云峰好了。”

火战虽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但是他知道云芷汐这个丫头的品性,他觉得这么个懂事的丫头,绝对不会干出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而只要她不是犯下天大的罪责,他火战是绝对会护着她的!

纯火体质!这得峰上烧了多少辈的高香,才收到的一个妖孽弟子啊!说什么,都不能让她走!

“火峰主既然喜欢,那就留在你们火云峰也无所谓,但我认为她没资格留在我们宗主峰一脉。”常泽山淡淡的说道,反正他就见不得那死丫头两面威风。

“常师弟,你倒是说清楚,汐丫头犯了什么大罪?”紫云宗主依旧平静的说道。

对于云芷汐,紫云宗主是很记得的。这个丫头深明大义,懂得进退有度,是个玲珑剔透的孩子,他对她可是很有好感。

最主要的是,这个丫头是煌小子看上的!

紫云宗主表面平静,其实恨不得让常泽山闭嘴!他此时有些庆幸,庆幸容煌没有出席议事,否则他觉得,一会常泽山九成会被削死!到时候他这个宗主,要处理这个事情,那就头大死了……

“师兄,云芷汐这个丫头,目无尊长,性格偏激,常常顶撞长辈不说,更是不听从调令,擅作主张胡作非为!此等歪门邪道的弟子,我觉得不宜留在宗门之中,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常泽山打定主意,这一次说什么也要将云芷汐弄走!

“这就是她犯下的大罪?”紫云宗主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他还以为云芷汐闯了什么天大的祸事,还准备好擦屁股了,结果……这都叫什么事啊!

此时殿内其余人,也都是露出了啼笑皆非的神态,只觉得常泽山这个理由,真的是——荒唐……

说实在的,天赋卓绝的弟子,有点儿脾气怎么了?做长辈的,难道不是好好的教,好好的培养就好么?

因为弟子性格不好,就要把其驱逐出宗门,这可真是——无语……

可是紧接着,常泽山的话却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只听常泽山说道:“不,我认为云芷汐,可能是魔宗的奸细!”

常泽山的话音才落,一道怒骂声顿时爆出,“常泽山你这个老不要脸的,你说话给我当心一点!这事情你要是不拿出真凭实据,老子跟你没完!”

跳脚而出的,自然是火战!他作为云芷汐的师父之一,哪里容忍得了有人这么说他的宝贝徒弟!

真他娘的太不要脸了!还可能是!这等莫须有的“可能是”,居然敢说出嘴!居然敢直接扣给他宝贝徒儿这等罪名!简直是混账!

首座上的紫云宗主,也是声音一沉道:“常师弟,你作为宗门长老,说话可要带脑子。”他当然不信,云芷汐会是魔宗的什么奸细!

“师弟并非胡说八道。”常泽山强撑着说道,但心里已经有些心虚了。

首先常泽山完全没想到,火云峰峰主火战,会这么的维护云芷汐,他才刚说出口,火战的反应就如此的激烈!

而常泽山自然是,不可能有云芷汐是魔宗奸细的证据。因为他这么说,完全就是信口胡掐的,他不过是想给云芷汐按上一个罪大恶极的罪名,然后将她给逐出宗门!

但话已经开口了,常泽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道:“魔宗的那个鬼煞在矿区逃走了,这事情跟云芷汐有关,所以我怀疑她是魔宗的奸细,完全是有理由的!”

“鬼煞逃走,跟汐丫头什么关系?”紫云宗主问道,这件事他完全没听说。

“师兄有所不知,当时鬼煞中了寒毒,与其他的囚徒一起被云芷汐救治。而在被救治的过程中,鬼煞冲开了封印丹田的禁忌,并且成功的逃离了!我宗封印囚徒丹田的禁忌,可是独门手法,至今从未听说过,有谁可以破解的!可是鬼煞却逃脱了,这难道是巧合吗?”

常泽山的话,说得头头是道!他当时虽没有在现场,但是根据当时那位执事回禀的情况,事实就是如此的!

闻言,殿内一众人忽然都是寂静了下来。

鬼煞此子,当初是混进了紫云宗当了弟子,甚至还差一点当成了真传弟子!这件事殿内众位都是知道的……

若是常泽山禀报的这件事属实,那么云芷汐可就不仅仅是被逐出宗门这么简单了!

此时,有些虚弱的火刑却站出列道:“启禀宗主,关于此事,我有话说。”

当日与风江风河等人一战,火刑是受了重伤,养了好些日子,今儿才勉强下地,可来参加议事。

“火刑长老请说。”紫云宗主缓声道。

火刑点点头,便是冷扫了常泽山一眼道:“我觉得常长老简直是一派胡言!”

此言一出,常泽山面色顿变!

而火刑并不理会他,只是继续说道:“我认为云芷汐这个丫头,不仅不应该被逐出宗门,更应该好好嘉奖,还要记上两笔大功!”

火刑虽然负伤,但是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慷锵有力!掷地有声!在他的言辞之间,是毫无保留的,维护着云芷汐!

“我赞同我师弟所言!”火战立即是声援道。

“我也赞同火长老所言!”这时候,在长老之中又有人开口说道。

“我也赞同火长老所言!”

“我也赞同!”

一时之间,竟然有三位火云峰之外的长老,声援了火刑的说法!

如果只是火战支持云芷汐,大家都不觉得奇怪,毕竟火战看起来偏宠云芷汐,这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可是另外的三位长老呢?

“刑长老,松长老,青长老,宏长老……你们……你们怎么都支持一个奸细?!”常泽山完全没想到,情况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要知道去往冰谷一带的长老,包括药峰的林长老在内,一共也就是八位!

除去林长老、常泽山,还有事发当日,两名被派出去寻找鬼煞的长老,剩余的四名在冰谷矿区的长老,此时竟然全部都支持云芷汐!

一下子四位长老声援云芷汐!常泽山觉得,他的诬陷明显要落空了!可是这不应该啊!

这时候火刑冷哼一声,口气不善的说道:“也难为常长老你诬陷得出口!当日汐丫头在冰谷那边,用她特殊的体质,帮中了寒毒的弟子、执事驱除寒毒,救下了不少人性命,却被你嫉恨在心,直接把她一个柔弱小姑娘,利用职权之便的派来最危险的矿区镇守!”

“她可是一个初阶大玄师丫头,你这么做,根本就是看她不顺眼,早就想要对付她吧?这一点,松长老可以作证!”

闻言,众人的目光看向了白松。同样受了不轻伤势的白松,此时毫不犹豫的点头,表示确认火刑的话。

常泽山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但是他不甘心的说道:“火长老莫要被小丫头的表象蒙蔽了,要知道她可是放走了鬼煞!”

“你这一点更是胡说八道!”火刑毫不客气的训斥道。

紧接着,火刑娓娓道来:“当日事发的时候,我就在旁边!我是亲眼看见,鬼煞差点杀死了汐丫头!试问,哪个脑残会去救一个要杀她的人?再说了,汐丫头的出身清白,根本跟魔宗什么毫无瓜葛!”

“况且在宗门最危急的时候,她可是以一己之力,斩杀了风火宗的王阶长老!所以我认为,不仅不可逐汐丫头出宗门,更是要为她记下大功两笔!她是我们紫云宗的骄傲!”

火刑一番话落,殿内众人面色都是变得诡异起来。

“火刑长老,你这话什么情况?汐丫头还能杀一个王阶强者?”紫云宗主诧异追问道。

火刑点点头,郑重的说道:“没错!此事松长老、青长老、宏长老都是有目共睹的!”

“对!当日双方大战,那风火宗的老杂碎甄帝蜀,仗着王阶的实力虐杀我宗门的执事、弟子们,当时形势非常的危急。可云芷汐那个丫头不仅没有退缩,还以精妙的障眼法,配合厉害的刺杀能力,直接将甄帝蜀给削了!”白松仔细的说明道。

其余两位当时在场的长老纷纷点头,佐证了白松和火刑说的话。这件事他们虽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当日他们都是亲眼所见!

一时之间,殿内众人都有些懵懵的……

初阶大玄师斩杀王阶强者?!

这种事情若是道听途说而来,他们必然要嗤之以鼻,大骂说简直就是胡扯!

要知道初阶大玄师跟王阶的差距,简直就是云泥之别!根本就完全没有可比性,若一定要比的话,初阶大玄师在王阶手里,就是一只弱得不能再弱的蝼蚁!

可是现在不仅火刑这么说,白松也这么说,还有两位宗门长老也这么说……

那这件事,不可能是假!

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殿内这些纵横过大场面的老东西,一个个眼神都充满了震惊!

而这时候的常泽山,已经知道诬陷不成功了,可他心里对云芷汐的怨恨,更是因此更上一重楼!

今日在宗门大殿,常泽山注定要在火刑的声讨下,灰溜溜的夹着尾巴做人!

而让他这么没面子的人,在他看来自然又是云芷汐!所以他自然就,更记恨她……

------题外话------

小白说:喵喵!给我票!给我月票!我带汐儿捡宝贝去!喵哈哈哈!

亲爱滴们昨儿的票票超级给力!文文在月票榜一直雄起!保持保持!求保持喵~

感谢榜题外话放不下,发放在留言区了,在此特别感谢所有鼎力投票的亲!谢谢你们丰厚的加战力!么(*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