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31章 脑残这病,神医来治

“太师叔,我态度不是很好么?怎么就目无尊长了?”云芷汐不解的反问道,还认真的解释,“这里众位都听到了的,方才是你让我立即将东西拿出来的,我于是就立即拿出来,这一切可都是遵从你的吩咐办事,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云芷汐一双懒眸之中,嘲讽之色浓郁。她为人素来都是这样的,别人待她不客气,她也绝不会如对方的意。

“你……”常泽山缟素的面容,顿时有些红粉蔓延,别误会啊,那可不是羞涩,而是被气出来的。

“算了,常老兄,先把烈焰丹收起来,再把火焰草和丹方安排送给药峰林老弟,何必跟孩子一般见识。”这时候,一名长老在一旁缓和场面道。

常泽山闻言冷扫了云芷汐一眼,倒是伸手一挥的,将这一堆的丹药和火焰草收起来,接着他又阴冷的瞪了云芷汐一眼,这才是转身离开而去。

“你们先找地方休息一下,碧池丫头你随我们过来一下。”方才开口说话的长老,此时说道。

闻言,碧池朝那位长老点点头,接着就跟着几位长老离开了。

碧池的修为虽然只是高阶大玄师巅峰,但得到碧水心经真传的她,拥有特殊的治愈能力,这让她成为了此行的重要人物。

而这时候,与云芷汐一道而来的弟子们,也都自行的分散开来歇着。

但还不等他们坐下来休息,几道匆忙慌张的身影,就是闪掠而来的,看阵仗显得十分的着急。

“长老在哪里!快出来救人!”只见一名容貌俊朗的青年,横抱着一名脸色发青的女子焦急的呼喊道。

跟随他们而来的几名同伴,同样是高声的呼喊着,显得十分的焦虑不安。看起来这名女子,是出了大问题了。

此时,一名长老从营区内走出来,他声音沉稳的问道:“出什么事了?”

“松长老!快!快看看师妹,师妹她好像是要不行了。”这名容貌俊朗的青年,声音着急的抱着怀里的女子走向那名长老道。

“先把人放下,我来看看。”这位长老沉声说道。

闻言,青年连忙将女子平躺放下。这名长老走上前去,立即是蹲下身给女子喂了两颗寻常的烈焰丹,然后输送了玄劲过去帮忙扩散药力。

“你们快去找常长老来。”这名长老在输送玄劲的同时,已经是喝令道。

听令,便立即有人去找常泽山。

不多时,常泽山就抵达了现场。他缟素的面容上,隐隐还有怒意未消,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常老兄,快将升级版的火焰丹拿一颗出来,先救救这孩子。”那位救人的长老说道。

“好。”常泽山倒也没废话,立即是将升级版的烈焰丹拿出来,直接喂给了这名女弟子,然后度玄劲帮其疗伤。

“怎么样?”松长老脸色沉凝的询问道。

常泽山摇了摇头,他伸手小心的,半扯开中寒毒女子的衣襟口。只见这名女子的肌肤,已经全成了恐怖的青色,其上更是有一道道发黑的经脉凸显出来!

“寒毒已经攻心了,就算是有升级版的火焰丹,最多也只能维持她一天的性命。”常泽山皱眉道。

“什么?!”那名俊朗青年闻言,顿时是惊喝一声,随后神色焦虑道,“这不应该的!药峰的林长老呢?他若是在,一定有办法救治师妹的!”

眼前这名中寒毒而昏迷不醒的女子,是金刚峰的内门弟子萧冰梅,二十六岁的初阶大玄师,在金刚峰算是修为不俗的存在了。而抱着她的,是金刚峰的真传弟子韩毅,二十八岁的高阶大玄师巅峰,属于金刚峰真传弟子中的佼佼者。

金刚峰之内,都是修炼金属性武者,两人是被分派来冰谷执行任务的。除了执行任务,其实金刚峰峰主金震,也是打着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淬炼自己弟子修为的主意。

谁曾想,淬炼是淬炼了。可是冰谷这里的恶劣环境中,还蕴涵有恐怖的寒毒。于是在这里淬炼灵力的弟子,就光荣的染上了寒毒。

而本来呢,他们的情况也没这么糟糕的。毕竟他们的修为不弱,而且早前在发现中毒征兆的时候,他们都先吞服过了寻常的烈焰丹,算是能暂时压制寒毒的了。

可是就在不久前,萧冰梅却发现了一头金水双属性的灵兽。于是她就打起了,要将那头灵兽驯服的心思。

本来韩毅知道后是不同意的,毕竟这里的灵兽因为受到极端天气的影响,肯定都是很棘手的存在。但是他经不住萧冰梅的撒娇攻势,最终答应了萧冰梅的要求。

然后——

事情就大条了!

他们不仅是没有抓到那头金水双属性灵兽,反而在驯服的过程中,被那畜生咬了萧冰梅一口。结果萧冰梅身上的寒毒,就彻底的爆发了,于是有了这命在旦夕的一幕。

“就她这种情况,纵然是林长老来了,也无济于事。要救她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一天之内找到一名皇阶的强者,以耗损精元为代价帮她疗毒;还有一个就是,一天之内有人给她炼制五品的烈阳丹,给她吞服下去……”常泽山毕竟镇守此方多时,对于寒毒还是很了解的。

一众人听到这里,面色都是黯然下来。谁都知道,这两种办法,等于是没有办法……

那韩毅听言更是脸色惨白,他甚至不惜跪地磕求常泽山道:“常长老,请您一定再想想办法,或者让林长老快些回来,也许……也许林长老还有办法……”

然而大家都知道,药峰派驻在这里的林长老,也不过是一名三级的炼药师。三级炼药师炼制的三品丹药,看起来是不能解救萧冰梅的。

“林长老就是回来,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就算你的师父来了,也救不了她。早跟你们说了,不要私自行动,不要私自行动,现在好了……”常泽山神色冷漠道。

他们这些内门的弟子和真传弟子,本来虽中寒毒,但受到优先照顾,都是先吞服过丹药重点压制的对象。

可如今被那灵兽一咬,灵兽本就带寒毒,再诱导出萧冰梅体内的寒毒。两重交加之下,萧冰梅不毒发就奇怪了。

“常老兄,要不请林长老回来吧。”松长老要求道。

韩毅对萧冰梅情根深种,两人的感情金刚峰的人都知道。韩毅更是金刚峰的重点真传弟子,乃是金震的得意弟子之一。此番若是萧冰梅死了,必然对韩毅造成心魔影响,就怕对他以后的修行不利……再说萧冰梅本人,也是他们金刚峰一个不错的弟子。

“松长老也知道,林长老去了冰谷深处,没有个两三天回不来。而他去的地方地势复杂,要派人去找还不如等他自己回来。”常泽山回话道。

“唉……”松长老闻言,神色也是萎靡下来,这些情况他当然是知道的。

韩毅闻言,更是绝望的瘫跪在地上,他扑下身紧紧的抱着地上的萧冰梅。众人甚至隐隐的,可以听到他低沉的啜泣声。更可以看到,他伏在萧冰梅身上的肩膀,在隐忍的颤抖着……

认识萧冰梅的人,脸色充满了同情和不忍。不认识萧冰梅的人,只是淡淡的看着,毕竟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每天都会因各种原因死去很多人,不相干的人他们同情不过来。

而此时站在云芷汐身边的刘峰,却是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冰梅是我们那一届的十二天才之一,没想到如今却落得这个下场。听说她跟韩毅师兄的感情很好,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可惜这样一双人,不过一日就要阴阳两隔了。”

刘峰的话才落定,那原本死尸一样躺着的萧冰梅,忽然是弹跳而起!

“杀!”

萧冰梅双目冷冽,就像是一具没有感情的冰尸,整个人更是陷入了失去理智的状态。她浑身的金系玄劲疯狂而出,机械而猛烈的攻击着四周的人!

别看萧冰梅失去了理智,但她的攻击却精准狠辣,透着彻骨的冷漠和无情!

刹那间,四周的人猝不及防的,纷纷是慌乱的躲闪避开。然而韩毅没有躲,所以他被重重的轰击中了!

韩毅根本没有防御,所以一瞬间就被冷漠的萧冰梅,直接轰飞而出!若不是他修为比萧冰梅高,怕是这一击就能要了他的命。

“住手!”松长老大喝一声,一股强大的玄劲,顿时罩住了萧冰梅。

萧冰梅被松长老的玄劲压制得不能动弹,但是她那双冷漠且透着青光的眼眸,还有那浑身散发出来的凛冽杀意,都让四周的人心神一寒!

“师妹,你是要师兄陪着你么?”这个时候的韩毅,却在爬起身后,迅速的朝着萧冰梅掠去。

“毅小子,你别冲动!”松长老呵斥一声。

然而此时的韩毅,却一掌要劈向自己的心脉。他体内本就有寒毒,一旦他自废了玄劲,那么寒毒爆发出来,他就跟萧冰梅是一个下场了。

“胡闹!”松长老似乎早有所料,一掌又是直接的禁锢住韩毅的身体。

“松长老,你让我陪着师妹。是我没用啊!我没能保护好师妹,是我无用……”被禁锢住的韩毅嘶吼着,那双清朗的眼眸已经是发红的,涌出了悔恨的泪水。

看到韩毅这样,四周的人都是忍不住感伤。其中一些个青年女弟子,已经是忍不住泪流。韩毅的深情,触动了不少人的心弦……

在武者的世界里,大多人都醉心于修炼,沉迷于追求更高的境界。大家都认为,只要变强了就会拥有一切,而一个弱者,一切就算拥有了也会失去。所以很少人去在意这些情爱,更不曾去体会过什么刻骨铭心的情感。

然而今日的韩毅,却让人看到了这种强烈的情感。原来真的有人,可以为了这份情去生死与共……

这大概就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就在众人唏嘘,松长老黯然伤神的时候,一道慵懒微凉的嗓音传出,“这要死要活的,真没意思。她人都还没死,你就迫不及待的去死。那她要是活了,你却死完了,她是不是一会也要自刎去陪你……”

这声音突兀的冒出来,众人顿时循声看过去。

“她也只能活一天了,我会陪着她一直到她死,我才去死。”韩毅被松长老禁锢住了,他不能去看是谁对他说话,但是他能回答。

“做一天的苦命鸳鸯,有意思么?”这道慵懒的声音,十分凉薄的说道。

一瞬间,不少人的目光都充满了愤怒!

这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要让他们现在就死了算了?!有这样冷漠无情的人吗?

“你说的没错,确实没有意思。师妹还要因此受苦,不如一起这样死去。”韩毅果然很受教,立即是说道。

“既然你这么喜欢她,愿意为了她去死,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陪着她一起活下去?”那慵懒的声音,轻慢的说着。

这回还不等韩毅回应,一道怒骂声就率先爆发了,“云芷汐!你别在这里胡闹,你给我滚一边去!”

这道怒骂声,自然来自于常泽山。而那道慵懒凉薄的声音,自然是云芷汐发出来的。

“太师叔,我这是在开导这位师兄呢,你怎么骂起我来了?”云芷汐一脸不解的问道,她也确实不知道怎么招惹了这个死老头,难道就因为她天赋太好,再跟了一个变态师父,所以他和他那曾侄子就对她羡慕嫉妒恨么?

可是他们天赋太渣,又不关她的事情。怎么老是针对她?真是让人不爽……

“现在没人听你废话,你乖乖滚一边去,别在这里胡搅蛮缠、丢人现眼!”常泽山不客气的冷斥道,刚才云芷汐扫了他的颜面,现在他就要用长辈的身份压一压她的气焰!让她知道,在这里她就得乖乖的听他的!

“太师叔,你这也太霸道了吧?就算这里是你在主事负责,你也不能连人家说话放屁都要管吧?”云芷汐从来就不是好欺负的人,既然常泽山不客气,她才不管他什么长辈不长辈的。常泽山既然老脸不要了,她也不介意多打几巴掌上去。

“你放肆!”常泽山顿时火了!

云芷汐的话,完全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这时候,站在常泽山一旁的常林,已经是同仇敌忾的指着云芷汐训斥道:“云芷汐,我叔公是宗主峰的长老,是你的太师叔,他管教你是正常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你如此不懂礼数,老是顶撞长辈,如此以下犯上的行为,叔公完全可以将你就地正法!”

常林早就对云芷汐恨之入骨,加上上次没能弄到她,更是耿耿于怀中。此时他抓到了云芷汐犯错的时机,他自然是要狠狠的踩一脚!

“咦……这位长老好生年轻,不知您贵姓?”云芷汐看着常林,一脸疑惑的问道。

闻言,常林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他十分不客气道:“我是天兵峰内门大弟子常林。”

“哦,原来是常师弟。”云芷汐恍然大悟,随后冷声道,“那我跟太师叔在说话,管你屁事。你一个天兵峰的师弟,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吐血!常林听到这句话,就他娘的想吐血……

但是云芷汐说的没错,这里确实没有他说话的份……

“林儿,你退下。”常泽山将脸色超级难看的常林拉下,他则目光阴冷的看向云芷汐,“目无尊长,牙尖嘴利,回去之后我定禀报宗主,将你逐出宗门!”

“够了!你们宗主峰的事情,你们自己私下去聊,在这里闹什么闹!”松长老本来心情就不好,被常泽山他们一闹,更是火爆的训斥道。

常泽山和常林闻言,倒是不说话了,但是曾叔侄两看着云芷汐的眼神,都充满了怒意!

尤其是常泽山,简直是被气炸了!这个死丫头太不像话了,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顶撞他这个长辈,回去以后说什么他都不能让她好过!

云芷汐扫了两人一眼,同样没给他们好脸色,但她却对那位松长老恭敬的鞠身道:“松长老,我可以治好这位师妹。”

她这话一出,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露出了讥讽之色。

唯独三人除外,他们中刘峰、水洺两人是眉头紧锁,而穆青却目露期待,他是知道云芷汐的医术不凡的……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腰。”常林目露鄙夷,神色中多了几分兴味的戏谑。

现场本来因为松长老的呵斥,已经是非常的安静了。所以云芷汐说的话,大家都是听得清清楚楚的,他们此时都赞同常林的观点。

刚才常泽山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要救萧冰梅,除非是个皇阶的强者,用强大的玄劲驱逐寒毒,否则就只能是吞服五级的烈阳丹。

可是云芷汐这时候却说,她能救萧冰梅。这不是直接再给常泽山甩一大巴掌,说他说的都是放屁么?!

毕竟所有人都看得出,云芷汐就是个初阶大玄师的修为。那么她很显然,不能满足是一个皇阶强者的条件。那么她难道,身怀五级烈阳丹?!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事件!

要知道东域这里,五级的炼药师横竖不过一只手之数。而总宗门里最高级的炼药师,药峰的韩进峰主,虽然是一个五级的炼药师,可韩进并不知道这边的情况。

而且五级的烈阳丹,必然需要三千年以上的火焰草做引,再加上炼制等过程长久,很难一次成丹等条件,就算十几天前韩进峰主已经开始在炼制烈阳丹,只怕到今日也不能成丹一枚。

何况那时候,韩进峰主在研究升级版的烈焰丹,根本就没闲工夫炼制五品的烈阳丹……他除非有三头六臂……

所以,综上所述,云芷汐身上也不可能有五级的烈阳丹。

可是,问题来了,众人很疑惑云芷汐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她不知道,在长老面前胡乱夸下海口,也是藐视长老威严的罪责么?

松长老闻言,也是目光有些冷然的看着云芷汐,他声音幽幽然道:“小丫头,你虽然是出于好心。但有些事情,要量力而为,量力而说。好了,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退下吧。”

“松长老,这位师妹既然已经活不过一天了,那么让我试试又何妨?或许我真的能救她呢?这样这位师兄也不用死了,不是么?”对于常泽山以外的长老,云芷汐还是很尊敬的。

毕竟他们也没招惹她,她也不是个目中无人的人。一般来说,她还是很尊敬师长,爱护幼小的……

松长老闻言一阵沉默,但韩毅却急病乱投医的焦声道:“松长老,你让她试试,让她救救师妹……只能能救师妹,让我做什么都行!”

“云芷汐!你还没闹够么,你难道以为,我真治不了你!”常泽山真是愤怒到了极点,此时在怒斥之间,一股强悍的王阶威压,就毫不留情的压制在云芷汐身上!

常泽山可是实打实的玄王,更是比蓝正刚还要老牌的玄王!此时他又在愤怒之中,那等威压可绝对比当日的蓝正刚强盛很多!

所以纵然云芷汐有强大的精神力为倚仗,此时骤然被常泽山压迫,整个人也十分的难受,胸口像是被人猛锤了一拳,散出压抑的闷痛感。

“当真以为我是软柿子!”云芷汐这个时候也怒了,本来两人只是抬杠而已。可这时候,常泽山却动起手来了。

若不是她精神力强悍,且身子骨的底蕴还算不错,被常泽山的气势这么一压,肯定是重伤喷血!

就在云芷汐要反击的这时候,一道婉转柔和的声音却说道:“常长老何必动怒,她既然说能治,不妨让她试试。”

这道声音在散出的时候,一股柔软的波动,也缓缓的融入到了常泽山的气势之中。虽没能散去常泽山的威压,但却让这股威压消散了不少。

“是她?”云芷汐看见出手的人,是那个碧水峰的碧池,心里倒是有些惊讶。

“常长老,救人要紧,就让他试试看吧。”碧池的声音很轻柔,似乎有让人心绪平静的魔力。

“哼——”常泽山冷哼了一声,倒是散去了对云芷汐的威压,但声音冷漠残酷道,“便让你去试试,若是不能救好人,那你就直接滚回宗门,等我回去再找宗主理论理论。”

一旁的常林看到这情形,脸上的幸灾乐祸非常明显。而不远处的蓝羽鸿,则是目露讥讽、嘲弄之色的看着云芷汐。

刘峰这时候,有些忍不住的握住云芷汐的肩膀,“芷汐师妹,你别逞强。”

“不错,别勉强自己。”水洺也是关切道。

“无妨,我心里有底。”云芷汐挥挥手,并不在意的走向了蓝冰梅等人。

她在走近事发中心时,目光冷锐的看向常泽山道:“太师叔尽管放心,若是我治不好她,也不用你去理论,我会自逐出师门。”

我会自逐出师门!

云芷汐一字一句,场内众人清晰听入耳!

“这个小丫头是谁?她竟然夸下这等狂言,她难道真有办法?”

“你没听她叫常长老太师叔么,全宗上下辈分这么小的,好像就只有,最近紫云峰峰主收的弟子了吧。”

“紫云峰的弟子,这行为也太标新立异了吧。”

“听说紫云峰的峰主也是个年轻人,所以教出来的徒弟也很狂吧。”

“这哪里是狂,这分明是自毁前程!”

“……”

众人是议论纷纷,而与云芷汐有交情的几人,神色则是各异。

“芷汐师妹太冲动了。”刘峰忧虑的喃喃说道,回想当日剿匪首的情景,他就知道她是一个容易冲动的少女,还是太年少气盛了一些。

“芷汐的性子,还是这样不容人欺负。”水洺的目光虽然担忧,但却有着更多的欣赏之色。他知道她不是一个会被人随便欺负的少女,一般欺负她的人,她都会当场欺负回去。她的性格跟他见过的任何女子,都显得非常的不一样。

水洺喜欢的,就是云芷汐这样的性格。强大、自信、不屈、柔韧……他坚信只有这样的少女,才是他最佳的修侣。

而穆青的目光,则是有些了然的看着云芷汐。他知道她是有把握的,她这样说出口,为的是等一会可打常泽山的脸。她跟当初在百草堂外一样,不容人压迫她的骄傲,不容人压迫她强大的武者之心。

“很好!你记住你说过的话,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把人救活!”常泽山缟素的面容上,明显染上了愉悦的神色,他不信云芷汐能救活人!

可他明显得意忘形了,就他这副表情,还有说出的这些话,不是明摆着希望云芷汐救不活人么?

“常老兄,注意你的言辞行为。”松长老明显看着就不高兴的说道。

常泽山这才发现,他方才有些忘形了,当下神色收敛起来,心中对云芷汐的不满,更是因此再升了一步。他认为一切都是云芷汐的过错,害他在人前这么失礼。

“师妹还不快动手救人?”这时候,碧池已经看着云芷汐说道。

碧池看着云芷汐的神色,似乎是非常的平静。但是只有她知道,她其实非常讨厌这个,跟她穿着一样真传弟子服的少女。

早在七八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她看到了容煌。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对这个神秘的,强大的,飘渺的,雍容的,绝世无双的紫云峰年轻峰主情根深种。

他就像是苍穹下的谪仙,拥有着莫测的修为,充满了神秘与强大的魅力,对她拥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那时候她才十八岁,正是少女春心初动的时刻。看见那样一个优秀的男子,她如何能不心动。更何况她本也天资不俗,她认为她是最适合他的女子。

而这么多年来,她努力的修炼,努力的让她自己变得更优秀,让她的气质跟他更相似……这一切为的,就是想要去更亲近他。

可是她闭关苦修的结果,却听到他亲自出手的收了一个女弟子。

女弟子!

一个十六岁的女弟子!

就是眼前这个少女!

此前她还可以安慰自己,那只是一个女弟子而已。他们之间既然是师徒,那就绝对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可是当她在校场上,看到那风华绝代的他,居然神色柔和的看着这个少女,居然还轻抚了她的脸……她就知道,她无法欺骗自己!他那样的人,忽然亲近一个少女,那意味着什么?!

碧池不敢想!那个推测的结果让她感到恐惧!

要知道那些亲密的动作,是她做梦都想跟他发生的!可是现在他却对,另外一个少女做出了!

碧池本想着,等她的修为上了王阶之后,她再去找他,去向他倾述心意。去跟他说,她一直都喜欢这他。

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素来淡泊神秘,从不插手宗门之事的他,会因为一个少女,而开始频频的露面于人前。行为更是明显的,偏袒、保护着他这个女弟子。

凭什么!

碧池看着云芷汐,平静的眼眸底下,是一颗波澜涛涛的心!

碧池知道,她嫉妒这个少女!

非常的嫉妒!

她嫉妒这个少女拥有一切,她想要得到,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与他亲近的机会和空间!

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因为他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女弟子。那么她也要,跟他一样的,“喜欢”这个女弟子。

她碧池,一直都会,喜欢他所喜欢的一切。那么他既然爱护这个少女,她也会“爱护”这个少女的。

云芷汐没有读心术,她自然不知道碧池平静的外表下,装着这么波涛汹涌的情绪。不过对方刚才帮了她,她还是朝着碧池点点头道:“是,师姐。”

这时候,松长老已经松开了对韩毅的压制。而萧冰梅,则依旧被他死死的压制着。因为此时的萧冰梅,看起来一双眼都放着青光,明显是没有了任何的理智。她已经完全被寒毒奴役了,现在放开对她的压制,她只会做出残杀同门的冷漠残忍事情来。

云芷汐走近萧冰梅,一个手刀直接将人砍晕,她扶着萧冰梅看向松长老道:“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

“随我来。”松长老没有废话,直接就行动道。

云芷汐点点头,让韩毅将萧冰梅抱起来跟上松长老。

很快他们一行人,就走进了附近一处干净的帐篷之内。

“不知天高地厚的死丫头,我看你怎么救人!”常泽山见此,心中是暗骂道。

他作为宗主峰的长老,又是宗主的师弟,更是成为王阶多年。在他的记忆力,自打他成为王阶之后,就没人敢对他如此不敬!就是这丫头的师父,最多就是不搭理他,却也从未如此顶撞过他!

常泽山发誓,他一定要将这个,目无尊长的死丫头逐出宗门!

此时在帐篷内,韩毅已经将萧冰梅放在了床榻上。

“松长老。麻烦您帮我护法。在我救治人的过程中,不能被打扰。”云芷汐恭敬的对松长老道。

“好。”松长老点点头,又将韩毅也带出了帐篷,直接去外头给云芷汐护法了。

韩毅本来不愿意离开,但他看见云芷汐已经动手在解开萧冰梅的衣襟,他知道他在这里不方便,这才是跟着松长老出去了。

帐篷内,顿时只剩下云芷汐和萧冰梅。

萧冰梅身上的寒毒,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云芷汐在诊脉之后,眉头也是微微皱起来,“倒是有些棘手,不过遇到我,也算是你命不该绝。”

寒毒虽然厉害,但别忘了,云芷汐身上拥有着天灵珠。她的天灵火,是天底下至阳之物,绝对是寒毒的天敌!

若不是因为如此,容煌也不会让她来这里。他自然是算准了,这边的寒毒,对她不会有伤害,才会给她揽下这么个差事。

云芷汐也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敢于夸下海口。再说她本身的医术超绝,如此双重保障之下,她有绝对的把握治疗萧冰梅的寒毒。

不过她本来不是个不爱管闲事的人,但不得不说,韩毅的深情,还是触动了她的心弦。这个世界真爱本来就少了,如果有情人还要阴阳两隔,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所以云芷汐就勉为其难,当起了救死扶伤的白求恩。

云芷汐的手掌,缓缓的变幻成莹莹透明的模样。天灵火同时而起,她这双透明的神圣之手,顿时犹如一双红色透明的焰火手。

她这一双神奇的手掌,直接落在萧冰梅的胸口。她以天灵火的烈焰阳气,驱逐侵蚀萧冰梅心脉的寒毒。

天灵火的气息,很快卷入萧冰梅体内。而后者身上的青色,也在天灵火进入后,开始以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但云芷汐并没有认为,这样便可以驱逐寒毒了。因为若是寒毒这么好驱逐,那些长老们,就不会如此焦头烂额了。

不过让云芷汐感到惊讶的是,萧冰梅体内的寒毒,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厉害。这才没过多久,她似乎就已经将萧冰梅体内的寒毒驱逐了?

“看来是天灵火太猛。”云芷汐寻思着,该是天灵火天生克制寒毒的缘故。

“不过这冰谷也是奇怪,居然会有这等影响人性的奇毒。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不寻常的存在?”云芷汐一面给萧冰梅驱毒,一面想着这个问题。

“就算有也不关我的事,这里是宗门的矿脉,我总不好插手进去。”云芷汐还是知道轻重的,再说紫云宗对她不错,她不可能做出对宗门不利的事情。

这时候萧冰梅体内已经没有一丝寒毒的气息了,云芷汐正是要抽回手。

但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按在萧冰梅胸口的,那一双神圣之手,忽然被蔓延上一片青泽!她的手臂,就像是被冰冻得僵硬掉了一般,血色全没了!甚至她手臂上的经脉,也狰狞的膨胀凸出,一缕缕黑色在经脉中迅速蔓延!

云芷汐整一双瓷白的手臂,在这一瞬间就变得非常狰狞恐怖!

这等阵仗,倒是让云芷汐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萧冰梅体内的寒毒,居然像是拥有自我意识,还能蛰伏起来,等待她掉以轻心的时候,忽然给她来一个偷袭!

“这也太阴险了吧!”云芷汐看着自己变异的手掌,眼角抽了抽……

此时云芷汐体内的天灵火,已经是捕捉到了寒毒入侵的气息。顿时这些天灵火,就像是天生的小卫士,立即朝着寒毒扑杀而去。一副势必要将这些外来入侵的异类,给消灭殆尽的阵仗!

“不着急,先看看这寒毒怎么回事。”可云芷汐却压制了天灵火的正义凛然,让寒毒直接蔓延入她的体内。

这等神经病的行为,若是让帐篷外的人知道,一定要大骂她是个疯子!

寒毒是直接把他们折磨得没了脾气,一个个谈寒毒色变的。可是她倒好,明明可以压制这些寒毒,偏偏却让寒毒入侵她的身体……

她这种行迹,难道不是“疯子”所为?!简直是疯得不忍直视……

可云芷汐,她真的是“疯子”么?

她当然不是!

------题外话------

不容易啊!产出了一个万更……还是在亲们的鸡血给力的结果……

特别感谢:Conniebaby2015送了50朵鲜花1颗钻钻1张月票!yjzc999投了1张月票、qquser7077101投了1张月票、xyduduxy投了一张五星和2张月票!lanxiao1962投了1张月票、sissy138投了1张月票、姚博凡投了1张月票、司徒长歌投了1张月票、王843691736投了1张月票、wmwww投了1张月票、攸杳投了10颗钻钻!看海的人2006投了2张月票、kui99投了3张月票、花香柠檬

投了1张月票、褚绪投了1张月票!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