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9章 煌压群峰,超级护短!

那柔软娇嫩的唇,瞬间落在容煌清俊的脸上。那一刻他明显手势一顿!他感觉脸上那一处,被“偷袭”的地方,充满了暖暖的舒服。那种感觉,让他在那一瞬间忍不住失神。而且她还说——还说她喜欢他!

回神时,容煌看着怀里,那紧张握住他手臂人儿,她此时正双目亮晶晶的看着他在收水的手掌。这个小丫头,居然这么高兴,高兴到还会主动亲了他的脸,真是乖极了!

容煌那圈着她腰肢的手臂一紧,真想也亲她一下!她这么不打招呼的“偷袭”,他真的——好喜欢!

嗯,看在她这么高兴的份上。他就不跟碧水峰计较了,就这样差不多了吧。

眼看圣湖的水位,在以可怕的速度下降!云芷汐紧张的抱着容煌的精健的腰,不忘加油道:“师父快点!快点!”

那会她都忘了要去把衣服烘干了,一身湿哒哒的,一头湿哒哒的,紧抱着他兴奋的低喊着!就她这模样儿,看的容煌都不想快点,只想着慢点!

不过容煌也知道,碧崇山是真的带人来了。虽然他能粉饰太平,但对方人多,万一仔细搜查起来,把他们师傅俩搜查到了,还是有些不太好。

等到容煌收手的时候,云芷汐分明看到,这个圣湖已经干得不成样了。简直就像是丰盈的少女,直接被抽了一半的血,成了人干儿……

“走。”容煌将怀中的人儿抱起,直接掠出了碧水峰。

云芷汐还想看一看碧水峰上的情况,可容煌的速度特别快,已经是在瞬间带着她远离了碧水峰,朝着……

嗯,居然不是朝着碧水峰回去?!居然是去了火云峰?!

就在云芷汐疑惑的瞬间,她忽然感受到一股可怕的震荡,从他们离开的碧水峰上传出!

“谁!”一声惊天怒吼,气急败坏的从碧水峰上喷出!

云芷汐捂住耳朵,有些心虚的看着容煌。看吧看吧,人家碧水峰的峰主炸毛了……

可云芷汐此时这心虚的模样,分明带着更多的幸灾乐祸!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好战分子,怀着一肚子的坏水。

“你啊。”容煌宽大的手掌拢住她的脑袋,性感的薄唇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轻轻的吻。那吻轻而微凉,让云芷汐微微一怔。

她抬眸看到容煌那双墨目里,有柔柔的波荡在圈圈散开,那一层层的软波,像是要把她给融进去似的惑人。

而此时容煌已经散了玄劲,将两人的衣物蒸干。在下一刻的时候,他们就落入了火云峰。而且落入的地方还不是别处,正是火战在修炼的静室!

火战先是一愣,接着是一惊,然后再是一喜!他本来还在琢磨着,要怎么去将云芷汐这个宝贝徒弟争取过来的!毕竟当初虽然说好了,可是丫头在他们峰上出了变故,他就怕万一……

“公子,汐丫头,你们来啦!快来座。”火战连忙是招呼道。

火战这一脸快速的泰然和平静,倒是让云芷汐佩服,令她不由感慨着,这紫云宗的峰主们果然都是见惯大场面的。连修炼的静室被闯了,也没半点慌张什么的。

容煌拉着云芷汐坐下来,火战的目光则打量着云芷汐,而他这么一打量,他就发现这丫头的修为又涨了!似乎只差一线,就要晋阶到中阶大玄师了。

“以后汐儿过来,你亲自过去接她。”这是容煌的第一句话。

“没问题!”火战立即是拍板应道,他本来也是这么决定的!

容煌闻言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而在这个时候,宗主峰发出了传讯,令各峰主前去宗门大殿议事。

云芷汐听说这个消息,目光就看向了容煌。而后者一脸的泰然,那模样根本没有半点做坏事后的心虚!

“公子和我一块过去,让小丫头先呆在火云峰里如何?”火战提议道。

“嗯。”容煌点点头,已是站起身来。不过他在走出静室前,手掌落在云芷汐的脑袋上揉了揉,声音飘渺而柔软的安抚道,“别担心。”

云芷汐表示,她可没担心,她就是好奇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乖乖呆这里,别乱跑。”容煌怕她好奇乱跑,还叮嘱了一句,这才和火战离开。

而火战已经去安排了执事过来,叮嘱他们好生护法,说什么云芷汐最近半月,在他们紫云、火云两大峰主的调教下,正是到了感悟的关键,一定不能被任何人打扰!

云芷汐在屋里听着,顿时就觉得她这个火战师父,也是个“帅”师父!这不是明显包庇他们师徒俩么?给他们制造不在场证据和口供么?!

最重要的是,火战此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已经是,非常果断明了的,表达了他的立场!他的立场就是——他火战跟紫云峰这师徒俩是一伙的。

等容煌和火战去到宗门大殿时,各峰的峰主都已经先到了。

见众人都已落座,紫云宗主缓缓开口道:“今日召集众位前来,主要是说两件事情。”

说到这里,紫云宗主顿了顿才道:“第一件事,碧水峰上,碧水峰主禀报,碧水峰圣湖遭窃。”

“什么?!”一众峰主闻言,都是错愕极了!

要知道碧水峰圣湖,那可是一个广褒的大湖泊啊!这怎么可能会被偷盗了去?这是扯淡吧!

而碧水峰主碧崇山,那脸色难看得简直比吃屎还不忍直视。此时他的目光落在容煌身上,其内有闪烁的光泽明灭不定。

“这……这不可能吧……”火战整个人有些犯傻,他显得难以置信的脸色底下,还潜藏着极大的震动!他有些不敢想,却又不得不多想,难道说那个盗贼是……

“怎么不可能!都被偷走了一半圣湖之水了!”碧崇山的口气也很差,并且已经是忍不住的站起身道,“在座的各位都很清楚,以我碧水峰的防御,若非是那等层次的人,根本就不可能进得了峰内,并做下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众位峰主闻言,纷纷都是点头。其中药峰的韩进,已经是内心有几分狐疑的,看了容煌一眼。

而此时的容煌呢,一副飘渺绝世的模样,淡淡然自成一局的,坐在他紫云峰峰主的座位上,仿佛与他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样出尘绝代的人,又怎么可能是盗贼呢?!不可能,至少韩进觉得应该不可能。

“但若修为到了那等地步,对方的到来,我相信宗门这里,不可能完全无所察觉。”碧崇山知道这是一件丢脸的事情,但是若不能弄个清楚,他更觉得寝食难安!

要知道那是一个圣湖啊!一个圣湖居然没了……没了一半的圣湖之水!这等恐怖的人,若是再一次出手的话,他们碧水峰圣湖还能留存么?!

紫云宗主闻言,面色亦是微变。此事他还真的不太清楚,不过在碧水峰忽然禀报之后,他有去查探了一下。而结果是……

“碧峰主,你碧水峰的圣湖水没了,那是你们碧水峰的事情。若是今日说事,说的是这等事情,那我就先告辞了。”这个时候,容煌忽然发言。

容煌这么一句发言,场内一众峰主的目光,全部都定在了他的身上。要知道容煌此人,此番能够来参加峰主大会,就已经是一件稀罕的事情了。而他此时的主动发言,更是一桩奇闻!

不过很显然,这位紫云峰的峰主,对于碧水峰圣湖水遭窃,完全没有一点的同情心和责任感……

“咳咳……”火战轻咳了一声,忽然也是义正言辞道,“我也觉得碧峰主小题大做了,一半的圣湖之水没有了,这种事情会不会是地势变化所致。此前你碧水峰上,就忽然发出震荡不是么?”

“火峰主难道是怀疑,本峰主的查探结果有问题么?!”碧崇山本来心情就极度糟糕了,而此刻他更是想冒火。

碧崇山的目光在说完话的同时,死死的盯着容煌:“公子,不知道你的修为现在到什么层次。”

一众峰主闻言,顿时都是心中恍然!

而此时就算是紫云宗主,他也挺好奇,好奇容煌的修为到底到了那一步。可是……

就在这个时候,容煌身上散出了强横的飘渺气息!

这股气息一经散出,场内所有人都怔住了!所有人的心,都在那一刻“噗通”一紧!众人看着容煌的眼神,也从揣测变成了震惊!

强烈的震惊,强烈的不可思议,强烈的震动!在这一刻,遍布了宗门大殿内,所有紫云峰霸头的心房!

他们完全无法想象,容煌的修为竟然如此的——强横!

此时此刻,在容煌身上散出的气息,是一股可怕的,带着上位者强势的气息!那股气息里,还有着让所有人心颤的封皇气息!

容煌!

他是一名玄皇!

他至少是一名封皇的强者!

震骇!

所有人在经历了一次心脏的紧促变迁之后,都感到了一种呼吸困难的骇然!

他这才几岁!

他才几岁!

他……

“煌小子。”这一次,就是紫云宗主,也觉得被沉痛的打击到了。他知道这个小子觉醒了可怕的力量,但是他完全没想到他居然——居然已经是一名玄皇!

碧崇山在验证了猜测之后,脸色从难看变成了苍白!难道说,去到他们碧水峰,将圣湖盗走一半的人,真的是眼前这位恐怖的紫云峰主么?!

“本公子就一个弟子。”容煌在散出了强横的修为后,就轻描淡写的收起了气势。而他这一句无厘头的话语,顿时让所有峰主都是怔住了。

容煌这句话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意图很直接,那就是——他容煌那个弟子,不允许被人欺负!

靠!

一众峰在主反应过来之后,顿时有一种无语凝噎的感觉!

感情这个变态妖孽,之所以会让人知道他的修为,完全是因为他要给他那徒弟当靠山!

靠山!

一个恐怖的皇阶靠山!

一个年轻恐怖的皇阶靠山!

让殿内所有的峰主都是沉寂了,就是那碧崇山,除了脸色难看,他居然发现他说不出一句话来。

容煌的目光淡淡的扫了碧崇山一眼,他容煌虽然不能直接介入一些事,因为她不愿他去插手那些事。但是他不会袖手旁观,而这就是他的“出手”。

容煌不管在座这里的,还是外面那些“虎视眈眈”的,都到底是什么想法,又是意欲何为?但他容煌就一个态度,那就是你们这些老家伙敢动手,他这个皇阶的强者就敢出手!因为他就一个弟子!

你碧崇山不是要袒护你峰内的那个弟子么?行啊!当然没问题,只需要承受他发怒的结果而已,就是这么简单。

殿内的气氛在这一瞬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寂。

明显感觉到气氛尴尬的紫云宗主,出口缓解道:“煌小子你收弟子这事情,没有人不知道,你也没必要老拿出来说。倒是你这修为,既然能到这一步,我也希望你能将那小丫头,培养成你这样的强者。”

“嗯,以后宗门的事务,我都会参与。”容煌也表明了他的立场,也就是说他紫云峰再也不是,那个独立于世外,不插手宗门任何事务的存在了。

容煌说出这一句话,让紫云峰主一阵心悸!他很早很早以前,就是属意是这个小子,成为紫云宗下一代宗主。但他也知道,这件事恐怕不能成,因为这个小子的天赋和能力,实在是超出了他的想象……

可纵然如此,紫云宗主还是很希冀!但以前容煌都不管宗里的事情,这让紫云宗主都想绝望了,可如今他却准备参与了?!

“哈哈哈!有公子加入,想来我紫云宗以后会越发强盛。”楼沧远朗笑着进一步缓和气氛道。

“不错不错。”韩进也是点头赞道。

到了这一步,碧崇山的处境就显得十分滑稽了。他现在是想要继续讨公道也不是,不继续也不是……

“碧水峰的情况,本宗主也查探过了。造成这等变动的缘故,实属其内有一头强大的水系灵兽。这灵兽的修为,相当于巅峰的玄王。此番圣湖震荡,因是这头水系灵兽突破失败所致。”紫云宗主毕竟是一宗之主,这话瞎掰起来,也真是够头头是道的。

“看来窃贼,是那头水系灵兽啊!”金震一声感慨,好像信以为真。

“不过如此强悍的灵兽,留在圣湖内是否有危险?”易天十分周全的考虑道。

“此事不必多虑,那是一头并不擅攻击的灵兽——水工,有它在圣湖之内,不仅不会影响我宗,还会让圣湖的灵气愈发浓郁。”紫云宗主平静道。

紫云宗主的言外之意,自然也是保证了容煌不会再出手。而能坐到各峰之主的人物,可都不是愚蠢的货色,自然都明白了这些话的“真正”意思。

“原来是水工兽,既然是这等水系灵兽中的瑞兽,自然是不会产生什么威胁。如此,碧峰主你也可以安心了。”楼沧远“安抚”道。

碧崇山知道这都是在给他找台阶下,他现在也知道,跟这个紫云峰的变态妖孽呛声,似乎对他也没什么好处。那么既然众人都给他找了台阶,他自然就顺着下来了,“既有宗主此言,我也就放心了。”

“放心吧。”紫云宗主颔首道。

碧崇山的目光,隐晦的掠过了容煌。后者的修为,让他感到了可怕!尤其是后者的年纪过分的年轻!而这么年轻的强者,就意味着潜力无穷极!

“今日召你们来,还有一事。”紫云宗主转换了话题道。

闻言众峰主似乎神色都比较正常,显然大致知道了会是什么事。至于容煌的话,他不管知道不知道,反正就是那副超然绝世的表情了。

“韩峰主。”紫云峰主开口叫道。

“宗主有何吩咐?”韩进面色已是肃然的恭敬询问。

“我宗矿脉开采那边,中寒毒的人越来越多,本宗主希望五日内,你们药峰能够炼制出一批烈焰丹,以帮助那些中寒毒者驱逐寒毒。”紫云峰主神色沉凝,已是给药峰下达了任务。

“宗主放心,老夫定然会率药峰上下,尽全力而为。”韩进知道矿脉意味着什么,那一条晶矿绝对意味着宗门的超强利益!

这等时候,为了宗门的利益,各峰都会竭力而为。毕竟只有紫云宗的强大,才有各峰的强大。

“好。”紫云宗主点点头,同时看向了其余众位峰主。

“这一条矿脉不容有失,在最近这些日子里,本宗主希望各位竭诚合作,务必要为药峰的炼丹提供方便。”紫云宗主郑重道。

“是,宗主。”各位峰主都是明白个中关键。

“五日后药峰丹成,你们各峰也安排出人手来,届时护送丹药过去,并且确保那边的采矿顺利。”紫云宗主交代道。

“是,宗主。”

紫云宗主点点头,见大家都没什么问题,便是说道:“今日的事情就说到这里,都散了各自回去安排。容煌留下,其余峰主都走吧。”

闻言,众位峰主都是起身离去。

不多时,宗门大殿内,就剩下紫云宗主,还有容煌在那儿坐着了。

“你小子这么护着她,就不怕把她给宠坏了?”紫云宗主第一句话就是如此说道,别以为他没在圣湖上察觉点什么,他就是包庇这个小子而已。

“汐儿很乖。”容煌回答道,反正他觉得很乖。

紫云宗主:“……”

如果说不知道云芷汐闹的那些事,紫云宗主倒是可以假装相信。但问题是,这个小丫头第一次出宗门,就闹的整个紫云城沸沸扬扬的。就她那惹事的能耐,居然被这个小子说成“很乖”!

“你把圣湖的水怎么了?”对于容煌教徒,紫云宗主无法发表干扰,只能是转移话题的问道。

“收走了。”容煌倒是非常坦诚。

虽然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紫云宗主还是忍不住震惊,“那么大的湖泊,你怎么有办法收走?!”

“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给全带走了。”容煌淡淡的回答,以表明他是给紫云宗主面子的了。

闻言,紫云宗主真不知道他是不是该高兴了……

“不是我说你,你要人家这么多湖水作何?就算是之前碧峰主做了些什么事儿,你也没必要这样小心眼。”紫云宗主有些看不下去,觉得容煌有点太欺负人了。

容煌沉默不语,就连眼神都懒得回应紫云宗主。

紫云宗主一看他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顿时就是无奈,“你下次做事,你能不能先打声招呼。”

“只要他们不惹我。”容煌见紫云宗主好像有点难做,倒是说了一句。

紫云宗主:“……”

这种事情紫云宗主还真不好保证,不过若是那些人脑残,还是要来招惹这个小子,最主要是这小子那惹事的徒儿,那他也没办法了……

……

火战回到峰上的时候,率先就入静室去看云芷汐。

“拜见火师父。”云芷汐看到火战进来,立即是起身拜道。

“丫头,不必多礼。”火战将云芷汐扶住,拉着她坐下身来。

看着跟前的小丫头,再想想方才大殿上发生的事情,火战有一种唏嘘感。他完全没想到,紫云峰公子的修为,居然是到了那一步。

“跟公子抢了半个徒儿,本来还打算到时候将她撺掇成,单纯的火云峰徒儿,现在看来是要打消这个念头了。”火战心中嘀咕了一句。

“在去大殿议事前,你容师父已经跟为师说好了,这半月你就在火云峰上修炼便可。”火战说明道。

“有劳火师父。”云芷汐恭敬道。

火战点点头,略显苍老的手掌,缓缓的落在云芷汐的脑袋上,“云芷汐,我们火云峰的内门弟子,一共是有一百零二人。在诸峰之中,也算是内门弟子不少的存在。然而火系武者,在攻击上不如金系,在防御上不如土系,又没有水系的治愈能力,所处的地位十分尴尬。”

“我们宗门,每两年有一次宗门大比。这是决定各峰弟子排名,角出各峰实力差距的比试。我们火云峰,除了你师兄火风稍微好一些,其余弟子为师真是看不上眼。”

顿了一下后,火战的目光慈祥的看着云芷汐道:“这也是为师在看到你之后,为何一定想要争取你为火云峰弟子的缘故。

为师看得出,以你的资质和悟性,只要让为师精心培养两三年,必然能够完全感悟火云真经。届时十年,最迟十五年内,你必然能成为王阶的强者!而我火云峰的未来,就全在你身上了。”

云芷汐现在十六岁,十五年之后,她也不过是三十一岁。三十一岁的王阶强者,绝对是东域大陆上,超凡绝世的存在!

要知道在紫云宗内,许多的王阶强者,他们都是在年过百岁后才突破的。

紫云宗里,在这一代算是出了不少天赋不俗之辈。各峰的真传大弟子,除了情况特殊的碧水峰和易木峰,其他人都感悟到了一丝王气,可算是半步王阶的存在。

可他们现在的年纪,也都要比云芷汐大得多。就算号称会最快进入王阶的年轻一辈,金刚峰的金岳山,也已经是三十五岁了。他是得了极大机缘,有幸在三年内突破王阶的存在。三十八岁的玄王,绝对是天子卓绝,气运惊人的存在!

不过在火战看来,云芷汐的火属性十成十,修炼之途必然不会有什么瓶颈。所以他才敢夸口,十五年内能让云芷汐成为王阶!

“火师父放心,汐儿定然不负您所期,他日必扬我火云峰之威。”云芷汐能感觉到火战的真诚,所以她也很真诚的回复道。

“好……好啊……”火战闻言很是欣慰,依然忍不住想着,这么好的徒儿,如果全心全意只修炼他火云峰的功法玄技,那该有多完美啊。

“你这么懂事,为师也绝不会藏着掖着。我现在就传你《火云真经》,还有一套地阶玄技《怒佛指》。”火战早已经给云芷汐安排好了,所以在说罢之后,他就盘腿坐下来的念出修炼口诀。

火云峰的火云真经,还有《怒佛指》,绝对是火云峰的最强横功法、玄技。它们是火战的绝学,更是火云峰的精髓武学。

如今火战毫无保留的,就将火云峰最好的功法和玄技,倾囊相授给了云芷汐。可见火战他是——真的将云芷汐当成了他的真传弟子,去用全副心思的栽培。

云芷汐默默的记住口诀,并且做了一些简单的思索。等她完全记住这些口诀之后,她张开眼时发现火战已经离开了。

云芷汐在询问后知悉,火战是去忙去了。她便是先行回她那在火云峰的院子,然后进入了新一轮的闭关之中。

在以前的时候,云芷汐一直以为,通天诀是火系的功法。但是在修炼了《火云真经》之后,她发现似乎并非如此。

在闭关了五日之后,云芷汐发现通天诀能够起到一种“融合”的作用,它能让《寒冰诀》、《火云真经》共融,达到平衡的作用。

“他是知道我这套功法的玄妙,所以才跟我说,我能够修炼其他系的功法玄技么?”云芷汐越是修炼,越是发现容煌对于她身体的了解,似乎真的很透彻。

“最开始是水火先修,这是两种相克的属性。若是我能融合得好,后面再修炼其余属性的功法和玄技,显然就完全不是问题。”云芷汐意识到了,容煌安排她修炼水系功法玄技的意图。

“《怒佛指》这套地阶玄技,修炼到大成之后能同时爆发出佛怒五指,完全可以越阶灭杀敌人,倒是一部攻击力超强的玄技,完全弥补了我攻击力的不足。”云芷汐在研究了通天诀的奥妙之后,也大致的将怒佛感悟了一遍。

这一次闭关潜修,云芷汐又是用掉了半个月的时间。在此期间内,她已经将火云真经解读透彻,并且将怒佛指修炼到了一指的阶段。

因为算了日子,知道今日是要离开火云峰,回到紫云峰的时间了。所以云芷汐并没有继续修炼火云真经,而是起身推开房门的准备出去。

“云师姐。”这时候在云芷汐房门外,已经有一名火云峰的内门弟子恭敬道。

“嗯?”云芷汐有些疑惑。

“师父请您出关后,直接去大殿上。”这名内门弟子说明道。

“出了什么事么?”云芷汐觉得有些奇怪,毕竟若是没事,火战是不会请她去大殿的吧?

“是的。”这名内门弟子也没有隐瞒,当下是说明道,“此番宗门在冰谷开采晶矿,似乎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早在十日前,药峰送过去的一大批烈焰丹,都不能将那边的中寒毒的采矿人救治下来。

后来药峰峰主炼制了一种新的丹药,以我们火云峰的火焰草作为药引,成功的炼制了对寒毒有强效驱逐作用的升级版烈焰丹。

如今升级版的烈焰丹炼制好了,一批宗门内的强大长老,将会护送这些丹药过去冰谷。而因为那边情况特殊,各峰的峰主也打算派门内的弟子过去历练。此番师父请云师姐过去大殿,想必也是要安排您去冰谷吧。”

冰谷,晶矿,寒毒……

云芷汐捕捉住这三个关键的信息,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的意义。而说起毒的问题,她忽然想到一桩被她几乎遗忘的事情,那就是穆颜身上的毒还没解干净!

------题外话------

注意!碧池出没!

【ps:昨儿闺蜜来聊天,聊了一宿……今儿玩了将近一天……表示写完这章时已经困成狗……晚安……】

特别感谢:jiaoyang5173送了77朵鲜花!15258298208投了一张五星!liyinsu0802投了一张五星!xumin227512投了1张月票、lindapalm投了1张月票、yjzc999投了1张月票、高跟阿子投了1张月票、倾19投了1张月票和一张五星!hong8903投了1张月票、落叶の星辰投了1张月票!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