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6章 他中了她的毒!

容煌清俊的脸上,一层淡淡的粉泽,缓缓的晕散而出,他的呼吸根本就处于停滞的状态!他无法思考……

可是他能感受到,非常清晰的感受到,原本双手抱住他脸的人儿,已经把一只手挪去抱住他的颈上,抱得很紧——很紧!但她还有一只手,就软软的握在他左边的脸上,握得很紧——很紧!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她的唇就在他的唇边!那他尝过两次,且念念不忘至今,一直想要再去品尝的……

这些还都不重要,最让容煌*的是!

她不仅贴上来了,她还用她娇软的舌,在……

一瞬间!容煌觉得好像有什么,涌上了他的头脑,然后他觉得浑身有些发热。

而就在这一刻,云芷汐又动了!她忽然松开了他的唇齿,一双懒眸略带着迷蒙盯着他看!她的身体也从他的身上下来了,似乎是结束了这个吻。

这下子,容煌变得好紧张!他不知道她在干什么,更不知道她怎么回事,而他的脑子也暂时没法想,因为太紧张了……

“汐儿……”容煌有些艰难的唤了一句,他开口是开口了,但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可就在他开口的这瞬间!云芷汐扑上来了!她不仅扑上来了!而且还推了他!

容煌那时候,根本就还处于呆滞的状态,他被她这么大力的一推,直接就躺倒在了地上!他保证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根本就没办法想清楚……

这么一张开就不得了了,什么叫天雷勾动地火!这就是了!

容煌这把干柴,早就要自燃了,偏偏这时候云芷汐放了一把烈火,他还能不烧起来么?!肯定是烧了啊!而且是烧得“噼啪”作响!

容煌一手握住她的后脑勺,忽然一翻身的将她压落下去!

紫云峰上,层层柔软的灵雾,微风中风情万种的摆动着。盛春的风,带着柔柔的旖旎,吹拂在这片空地的任何一个角落。

容煌盯着身下,双眼明显已经迷蒙,红唇因为她自己的折腾,已经有些红肿的惹火少女。呼吸已经是不自觉的重了,重了——

容煌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喜欢这个少女,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而且他将她留在身边,一切的目的就是——终有一日将她纳为他的人。

可是……

“容煌……”这时候,云芷汐娇滴滴的嗓音,带着致命的魅惑,轻轻的唤出声。

理智!在这一刻被她的这一声呼唤,崩得全面碎裂!

她不是叫他师父!她居然还叫他名字!她在叫他名字!

容煌觉得,他体内有某种……已经要爆体而出了!他好像要了她!可是——

再一次!云芷汐主动的勾住了他的颈……

“吼——”容煌低低的吼了一声,手掌狠狠的握住她的腰肢,热烈的吻同时缠落在云芷汐唇上!他的理智在刹那间几乎崩溃……

然而就在那一刻,容煌抱住身下的人儿,一跃身的掠出了紫云峰!

他不能——

他不能——

他不能!

到了这一刻,容煌若还察觉不出云芷汐的不对劲,那他就真的是被雷劈到了。他抱紧怀里的人儿,玄劲一散的将她暂时弄晕。

他舍不得这样的,可是他不能保证,若是她再缠上来,他还能不能保持住最后一丝理智!他觉得他不能了……

他能趁机要了她么?他能!

可是要了她之后呢?会如何?

容煌别的不知道,但可以清楚的一点是,她再也不会当他是师父,她会躲避他!她一定会这么做,以他对她的了解,她必然会这么做……

那接下来呢,他该怎么做?容煌想了,他想不出该怎么做。他能强迫她留在他身边,但她还能像以前这样信任他么?

他们之间的信任,容煌培养了多久,他才培养出来的。他不知道一旦破坏了之后,以她这种凉薄的性子,什么时候才会再信他。

也不是没想过,也许她并反感,也许他们就因此在一起了。可是这种可能,容煌觉得很低!最大的可能就是,她拍拍屁股走人,尽量都不跟他有什么往来。

他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好亲近的人,就算她平时看起来很活泼,与人交往也很开朗。但他知道要走进她心里很难,要让她完全敞开心扉的信任很难……

抱紧怀里已经昏过去的人儿,容煌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将身体里的*稍稍压下去。他知道她今天忽然跑回来,必然是发现了她自己的不对劲。她没有去别的地方,也没有自己去解决,而是跑回来找他。那是因为她相信他,她知道他会有办法,她没有防着他。

“汐儿。”容煌的声音十分沙哑,透着致命的性感。他的唇被她咬得发肿,他的嘴里甚至还有她的气息。他的手掌落在她的脑袋上,他宽大的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脑袋,泛肿的唇漾开一层笑意。

他知道在最初他下紫云峰的时候,她在爬峰的那时,她还是清醒的,至少还是比较正常的。而在那个时候,她就已经紧紧的抱着他了。

“小丫头。”容煌的手掌落在她柔滑的脸上,他轻轻的抚着她的脸儿。他知道她已经下意识亲近他了,至少她喜欢跟他在一起了。

“纵是要你,也要在你完全清醒的时候,你完全愿意的时候。”容煌轻轻的,在她的耳边呢喃。虽然知道她听不见,但他还是说出口。

这是容煌的骄傲,他的性子其实跟他的气质是一样的,他是清傲至极的一个男人。

他喜欢她会用尽手段,去让她也喜欢他。他会捉弄她,也会慢慢的设计她,更会用很多的办法,让她也喜欢上他。可是唯独不会,用真正下流的手段。

其实也正是因为这种清傲,容煌在对待云芷汐的时候,他是害怕被拒绝的。所以他步步为营,他慢慢图谋,他就像是耐心十足的猎人,慢慢的等待她的上钩。只要猎物不被惊走,他有绝对的能力和把握,将她收拢入怀……

……

在快到药峰的时候,容煌将云芷汐一手横抱住,另一只手的手指轻轻落在她的唇上。入手的柔软,让他的手指轻轻一颤,一层淡淡的白雾缓缓散出,他在将她唇上的红肿化去。

至于他自己唇上的,他舍不得化去,他甚至想要保留下来。但是他还是缓缓的散去了肿意,他想着以后有的是机会……

抱着云芷汐落入药峰时,容煌立即散出了一身的强势气息!那股气息里,带着他独有的飘渺意境,非常的具有标志性!

那时候被火战拉去火云峰,结果半天找不到云芷汐的韩进,正是晃悠悠的回来,不想才到峰上,就被一股强横的气息所震!

“公子?!”韩进不明所以,只觉得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先前是火战那老家伙,忽然风风火火的来揪他出去!说是什么他的宝贝徒弟出了问题,喊他赶紧去看看什么什么的……

结果他这一去火云峰,连火战那所谓的宝贝徒弟的影儿都没看见!他们找了老半天也没找着人,他这才晃悠悠回来!然后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来一个峰主,而且这个一来还非常的强势?!这是要干嘛?是要拆了他们药峰么?!

此时药峰之内,所有的长老都已经是飙出来了,他们一个个都是震惊的看向天空!看向那散出这道恐怖气息的人!

“韩峰主何在?”容煌飘渺的声音,浩浩荡荡的震在药峰上空!一瞬间传入药峰内,所有的人耳中!

药峰之内所有人都听到了这句话!就是那些在闭死关突破者,都被容煌这一声给震出来来!他们有的正是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刻,差点就被容煌震得走火入魔了!

刹那间!这药峰上下,就像是炸开了一锅粥!那些认识容煌的,一个个都是惊诧,不知道他这么大阵仗的来,到底是要作何?!

而那些不认识容煌的,忽然发现药峰上头,被一个超强的陌生强者镇压,顿时就惶惶不安起来了!

“公子!你这是作何?”韩进连忙是飞掠上空中,他不敢不快啊!他就怕自己不快点出来,容煌再做出什么别的大动作,直接把他的药峰被夷平了!

韩进现在只觉得浑身冒虚汗,都知道这个恐怖的紫云峰峰主,修为可能已经去到了那一步!但是当他此时这么强悍的散出威压,韩进才肯定的意识到,这个青年不是可能,而是真的已经到了那一步!

难怪宗主早就属意他当紫云宗的宗主,甚至明着有意思现在就传位于他!这个青年,简直就是恐怖的大妖孽!

他才几岁!他才几岁啊!他这修为到底是怎么修上去的?!

“去你炼药室。”容煌一语落定,声音虽没有强势的命令口吻,但是他的话说出来,就是那么的不容置疑!

以至于韩进二话不说,立即是带着容煌去了他的炼药室。

而此时的韩进,自然看到了容煌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少女。那少女恐怕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差点成了他药峰徒儿的云芷汐了。

这才一进炼药室,容煌就立即朝屋里的坐榻上落座,但他并没有放下怀中的人儿,而是依然将她抱在怀里道:“你快看看她是怎么回事?”

韩进这么一看过去,看到的果然是云芷汐。不过后者现在正在昏迷中,看起来不知什么情况。

“老夫看看。”韩进没有废话,他立即是凑上去,然后一手扣住了云芷汐的脉门。

“她体内没有问题,但是她的神智不对。”容煌说明道。

韩进点点头,在查探了云芷汐的脉象后,又是探向她的颈脉查探。结果都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倒是让韩进有些奇怪。

“她是怎么晕的?”韩进提问道。

容煌闻言墨目微微一凝,淡淡的说道:“不清楚,回来的时候就晕了。”

韩进闻言听着愈发狐疑,但容煌却再度开口,“有没有一些毒,是作用在人的精神力上的?”

闻言,韩进双目一亮的点头:“有!让我来看看。”

韩进的手掌落在云芷汐的泥丸宫上,随后他手指一弹的点落,一股玄劲通过穴道,缓缓的探入云芷汐的神识里。但在那一瞬间,云芷汐的神识就颤动的一震!

而在那一刻,容煌的墨目一沉!他已经感受到了,她神识的不对劲,她的神识透着一股奇异的气息!

“欲香!”韩进面色也是一变,没想到居然是这种情况!

“怎么说?”容煌的涉猎面其实很广,鲜有他不知道的事物。可是韩进此时说的这种什么“欲香”,他倒是没有听说过。

其实也难怪容煌没有听说过,因为这是一种很古老很偏僻的毒!按说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情况下的!

“公子记得试炼古界吧。”韩进缓缓的说道。

容煌点点头,那地方他去过一次,自然是清楚的。

“这种毒就是来源于试炼古界,当年老夫进入试炼古界里,曾经遇到过这一种毒。这种毒直接作用在人的精神力上,能够让中毒之人,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之中。”韩进开始说明。

顿了一下之后,韩进的脸色很沉,“这种毒跟合欢散有同样的效果,只不过非常阴毒!它会让中毒之人,将那个欲对她不轨的人,当成她喜欢的人,然后主动的去亲近……那样的话就算是中毒者苏醒后发现不对劲,也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一切都是中毒者自己做下的。”

说到这里,韩进十分唾弃道:“最重要的是,中毒者无论是事前还是事后,都完全无法察觉中毒痕迹。因为在合欢的过程中,毒素就会完全消散。”

“这样一来,纵然中毒者怀疑,但也没有任何的证据可查。毕竟鲜有人知这世上有此毒,加上全程她都是记得很清楚的,所以她只能认了,认为是她自己意乱情迷。”

话听到这里,容煌清俊的脸就沉了下来,一股可怕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居然有人给她下这种毒!

“怎么救?”容煌的声音很平静,他现在要做的,首先是救她。

“公子不必担心,对于这种毒老夫有所研究,虽然不能立即帮她解毒,但是不会让她受苦。再用一些灵药侵泡,加以银针疏导,可以慢慢帮她解毒。”韩进是一名炼药师,炼药师除了对炼丹痴迷,他们对于毒药、医术等相关知识,都是有涉猎研究的。

而且欲香这种毒,对韩进还有一些特殊的意味,所以他更是深入的研究过。这也算是云芷汐的福源,正好遇到了韩进。否则换了一个人,纵然是更高级的炼药师,恐怕还不能知道云芷汐这是怎么回事。

紧接着,韩进立即去准备救人事宜,而容煌则陪在云芷汐身边。

知道她中的是什么毒,也知道怎么解以后,容煌墨目里的担忧散了一些。但他依然将她抱在怀里,且在韩进离开后,他的手掌落在她柔软的脸上,飘渺而性感的嗓音呢喃着,“当成你喜欢的人,你喜欢的人……”

而此时云芷汐,却进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她在被容煌弄晕之后,意识在渐渐沉睡间,体内的玲珑仙境却是一颤,将她的意识带入了一个奇异的地方?!

这是一片晶莹的世界,在这片世界里,她隐隐看出了一个人形,那大约是她的轮廓摸样。除此之外,最让她感到意外的是,之前她不知道藏在哪儿的,那一颗黑色的天灵珠,就静静的悬浮在这片晶莹世界的上空。

“这里是我的识海么?”云芷汐大致的猜测到了这个地方是哪里。

只是现在在她的识海边缘,有着一层灰色的气雾。这些气雾隐隐要钻入她的识海之内,但每一次才钻进来,就被那颗黑色的天灵珠吞噬。

由此看来,云芷汐在最开始时,之所以没有立即被“欲香”乱了心智,完全是因为在她的识海里,有着天灵珠的缘故。

若是她安静下来打坐,也许要不了多久,“欲香”就会被她的识海自动消化。更准确的说,是被天灵珠自动消化。

但是她并不知道她自己是什么情况,加上她一直看到的人是容煌,心智上会想要去找他解决一下问题,也是这一种本能的习惯。何况有“欲香”的“欲”作祟,她会跑回紫云峰,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此时云芷汐在打量了她的识海一圈后,注意力就完全被那颗天灵珠吸引了。此前她一直找不到它在哪儿,现在发现了它之后,却能感觉到它对她,有一股莫名的牵引力。

“难道我进来,并不是偶然,而是受到它的牵引么?”云芷汐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可她又想到是玲珑仙境送她进来,所以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

这时候天灵珠散出一层黑色的光,忽然将云芷汐罩住了!而她被这么一罩,就罩住了近月的时间。以至于她整个人,在外面看上去,就像是陷入了昏迷之中。

这直接是把在外头的容煌给急死了!不仅是容煌,还有听闻消息赶来的火战,也是急得快要发疯了!

“韩老头!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你已经给丫头解毒了么?那她为什么还不醒?这都快一个月了啊!”火战是急得火急火燎的质问道。

想他火战收到个火属性十成十的徒弟容易么?怎么这一路就这么多波折呢?!

“你别乱叫行不行,我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毒已经是解开了,这人的身体也半点毛病都没有,可是人就是不醒过来,这我有什么办法!”韩进可委屈了,这一次他真的是饱受质疑,但是毒他真的解了啊!

这个时候,近月来几乎一直坐在韩进炼丹房的容煌,几乎是一动不动抱着云芷汐的他,动了!他这么一动,两个唧唧歪歪的老家伙就闭嘴了。

“公子……”火战很不好意思,毕竟人是在他火云峰上出事的。但是他保证已经将峰上的人都处理干净了,连封邑那两人都被他废了玄劲轰出宗门了!至于碧水峰那个,他也亲自过去讨了说法!

“要不问问我师父?”火战踟蹰开口道,“毕竟他老人家见过识广,也许能知道一些情况……”

“不用了。”不想容煌却道。

“这……”火战和韩进都不知道容煌什么意思。

而容煌却抱着云芷汐站起身来,就在方才的这一刻,他感受到了云芷汐识海的一些波动。而这一圈轻微的波动,让他知道她没事了。

“她确实没事了,过阵子应该就能恢复。”容煌淡淡的说了一句,已经抱着人儿走出了韩进的炼丹房。

“怎么回事?”火战一脸迷茫。

“不知道。”韩进也是一脸迷茫。

“你有没有觉得,公子抱着汐丫头不太对劲。”火战踟蹰的问道。

“怎么不对劲?公子就这么一个徒儿,宝贝一点也是正常的。”韩进不以为然。

“那也不对啊,我也很宝贝这个徒儿,但是男女毕竟有别,那总得……”

“胡说八道!欲香这种毒那么阴险,若是公子和丫头有什么问题,他们还能保持清白么?!”韩进顿时怒道!他好像很维护容煌!

“这倒也是。”火战点点头,觉得也是自己多想了。一想到这件腌臜事,他就有些头疼,“万一公子一怒,以后不让汐丫头来我火云峰怎么办?”

“那是你的问题,没事就滚了,我还要休息!”韩进这个月也是无语了,住所直接被征用了不说。身边还有一个气场强大的公子威压着,一个罗里吧嗦的老头吵吵着,他也快要被逼疯了!

离开药峰之后,容煌直接抱着云芷汐回到了紫云峰。

紫云峰之上,近月来人烟全无,令得紫云殿就像是一座荒芜的仙宫,只有弥漫的灵雾终年不散。

落入紫云峰的空地,容煌墨目敛起一圈柔柔的笑意。他所站在的这个地方,就是此前她将他扑在地上吻落的地方。

他盯着怀中那渐渐要苏醒的人儿,目光落在她的唇上。那如艳丽牡丹绽放的唇,在斜阳的光线下,透着对他致命的诱惑。

他的手臂微抬,将她的脑袋托起,然后他俯下了身,在她的唇上缓缓的落下一吻。他攫住她柔软的唇,浅浅的一吮,清俊的脸上,不自觉的散出一层淡淡的粉泽。然后他缓缓松开了她的唇,但他却没有立即抬起头来。他安静的凝着她,眸底有柔软的波动。

缓了一阵之后,他抱着云芷汐走入了紫云殿,走入了他的房内。

在进屋之后,他抱着她缓缓的坐下身,就落在在他的坐垫上。然后他静静的看着她,等待她苏醒的那一刻。

时间慢慢的过去,斜阳正在缓缓的下沉,那么一点一点的沉下去,似乎就要完全没入峰峦之下。

容煌的心情很好,其实早在从韩进那里知道,知道她在中毒的时候,会把“那个人”当成她喜欢的人后,他就一直高兴得很。只不过那时候她还没有苏醒,所以他的高兴,被担忧压制着。

她会跑回来,其实是因为在她中毒的时候,下意识想到的人是他,也就是她喜欢的人其实是他,所以她才会回来找他的对不对?

“汐儿。”容煌的手掌落在云芷汐的脸上,他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她的脸。她那时候喊着他的名字,并不是喊师父,所以她想要亲近的人,也是他对不对?

此时容煌的内心,被满满的愉悦包裹。这种愉悦,令他的眉宇间,不自觉的散出一层柔软的笑意。

云芷汐就是在这个时候,张开了眼眸。她在张开眼的瞬间,就看到了眉宇散着柔软笑意的容煌。

此时此刻的他,那双深不见底的墨目里,有着让人心神一荡的柔软波动。那一层波动,令他的双眸,漾出一层迷人的光晕。看在她的眼里,让她瞬间失了神。

他的眉本就很好看,如水墨画大师细致描出的长剑模样。此时柔软的舒展开来,与他迷人的眼波,构筑成让云芷汐无法忘怀的一幕神态。

从来没有一刻,有一个人的眉目,有一个人的容颜,能够这么清晰的,深刻的印入她的心底。不仅仅因为他长得帅,更因为他此时眉宇间的柔软,让她心房一颤的完全记住了。

“醒了。”容煌的声音,飘渺中蕴藏着柔软,缓缓的散在空气里。

云芷汐有些恍惚的,伸手揉了揉眼,她怎么觉得眼前这一幕,非常的不真实呢?!

她这略有娇态的模样儿,落入容煌的眼中,自然是愈发的让他喜欢。他静静的看着她,而等她揉完了眼,再度看着他的时候,眼神已经非常的清明。

“我不是在火云峰么?”云芷汐的神态明显有些躲闪,她爬起身之后左顾右盼的问道。

容煌浅笑的看着她,并没有去戳穿她的假装不记得。他可是知道的,中了欲香的人,全程都是记得很清楚的。

“你中毒了,为师送你去药峰疗毒。疗毒之后,就把你抱回来峰上。”容煌帮她解释道。

“中毒?”云芷汐面色沉凝下来,她就知道她的情况不对劲!

容煌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不错,中的毒是能侵蚀精神力的一种奇毒,已经解好了。”

闻言,云芷汐坐下身来安静的回想起来。在想到当时自己的情况之后,她也就察觉出了不对劲。

她当时……她忽然偷偷的瞟了一眼旁边的容煌,见他并没有看着她,而是目光飘渺的看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其实云芷汐不知道,容煌眼角的余光,也正是瞟着她,他要看看她是什么反应。

“呼——”云芷汐低垂下眼眸,心里暗暗觉得,她这个便宜师父,应该是当她中毒了,并没有多想什么。

不过当时……云芷汐想到一些情景时,耳根就有些不自觉的发热,她连忙握住耳垂,然后转移注意力道:“那这种毒叫什么?毒发又是什么情况?”

闻言,容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云芷汐顿时想拍死自己!喵了个咪的!简直是自己挖坑啊!这不是在让他说出当日的情形么?!

看他一脸的风骚样,完了!丢脸死了!

云芷汐现在就想夺门而出!但是那样更显得她做贼心虚!所以她轻咳了一声,打哈哈笑道:“算了,反正已经解毒了。”

“毒叫欲香,作用在精神力上,会让你将眼前的一些人,当成你喜欢的人去亲近,然后做出一些事情……”容煌说得很含蓄,口气似乎很很平淡。

但云芷汐听着,却有些心颤了!什么叫当成喜欢的人去亲近,她当时看着他,还不就是他吗?!

难道说……

最可恶的是,此时容煌说完,他那一双墨目还一直凝着她。他在看什么?!看什么看?!

云芷汐现在就想钻进玲珑仙境里不出来,真的是丢死人了!她居然中了这种乱七八糟的毒,然后一门心思跑回来找他!这都……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中毒的人会保持……”容煌的声音飘渺而清晰,正是要接着说下去。他发现她似乎在害羞,他看见她的耳根微微散出了一层粉色。不仅如此,她的神态也明显的染着一层羞意。那么她是在害羞么?因为想到亲吻过他,所以是在害羞呢。

“停!”云芷汐手掌一抬,挡住容煌的脸道,“这种毒怎么来源,能不能知道谁有?”

云芷汐记得当时自己的情况,起初并没有什么异样。她是察觉到罗帮虎散出的迷烟,含有催情的作用,但是她并没有中了那种毒!那么这么说起来,应该是在那股迷烟里,还夹杂着有另外的毒!

而这另外的这种毒,正如容煌所说,是作用在她的精神力上的。她的身体拥有仙梅花的保护,正常来说是不会中毒的。但是精神力上的毒不一样,她的精神力虽然强大,但是并没有百毒不侵的能力。

只是能作用在精神力上毒,绝非寻常的毒!

且若不是她的识海里,有着一颗天灵珠,她可能是立即中招了。那么后面她的下场……云芷汐的面色在此时陡然一沉,一缕缕杀气在她的身上蔓延出来。

看到她的变化,容煌墨目微敛,声音似乎很沉静道:“这是一种奇毒,源自试炼古界。曾经进入过试炼古界的人,都有可能拥有此毒。”

------题外话------

汐儿发现了什么!哈哈哈哈……《神医废材妃》公众群:211501253!快进来!

特别感谢:duanchanglei投了1张五星!张建云投了1张五星!kikyan投了1张月票、031245投了1张月票、liruanruan投了1张月票、399618045投了1张月票、qquser8947364投了1张月票、z雯雯投了1张月票、紫墨诺魂投了1张五星!董府千金投了1张五星!嘻星辰送了1朵鲜花、18566218636投了1张五星!墨十四投了1张五星!

么么哒,谢谢鸡血(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