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2章 撼王阶!炼神诀!

这个时候,穆南山和穆青都是面色一变!他们显然都没有想到,蓝正刚居然这么卑鄙,居然想要用王阶的强大威压来压制云芷汐屈服!

然而云芷汐会屈服么?!

当然——不会!

当身上的重荷狂瀚而下的瞬间,云芷汐的泥丸宫里,精纯的精神力瞬间发散而出!一刹那间,蓝正刚就感受到了,在少女身上散出的强悍精神力!

要知道云芷汐的精神力,已经是到了王阶的水平!而且她的神识已经达到了,将要进入塑形的地步!

而王阶强者的威压,多半是以其强大的精神力为底蕴!纵然还蕴含着王阶强者的修为强势,但单凭这股强势的镇压,还远远不足以让云芷汐屈服!

所以在那一刻,所有人都震惊的看到——

在蓝正刚的威压下,云芷汐慢慢的抬起了被压下的头颅,她那双锋锐的柳叶眸,散发着夺人心魂的深邃光泽!

同一时刻!云芷汐的手也动了,虽然在蓝正刚的影响下不够快,但是还是动了!她的手一动,那就意味着——

“不要!”这是蓝羽珊的尖叫!

“且慢!”这是蓝正刚震骇的惊呼!

但是云芷汐的匕首,根本就不做停留!

“我跪!”蓝羽珊眼看那把匕首就下来了,她忽然间什么骄傲都没有了,什么蓝家的底气都没有了!她只知道,她不想没有舌头!

那时候,云芷汐手中的匕首,已经是划破了蓝羽珊的唇!只差一瞬,匕首就会碎了她的牙,剁了她的舌头!

那一刻,感受到唇上的尖锐刺痛,还有那种可怕的金属感冰凉,蓝羽珊只觉得浑身发软,她的胯下缓缓的流淌出了某种液体……

骚味……

慢慢的扩散出去……

时间似乎是,停顿在了那一刻。

所有人都是下意识的,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上!甚至是屏住了呼吸!他们全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面对一个王阶强者的威压,一个十六七岁的初阶大玄师少女!

她不屈从强威!

她不惧怕强权!

她不接受胁迫!

她就是敢!就是敢在一个强大的王阶强者面前,去维护属于她的骄傲!属于她的尊严!属于她的尊贵!

任你是长辈又怎么样?!任你是强大的强者又怎么样?!

你不能让她退让一丝一毫!

那一刹那,所有人看着场中的红衣少女,眼中都充满了尊敬!

不分年龄,不分男女,不分贫富,他们都为少女这种,在强势之下的不屈而感到震撼!

武者都是敬佩强者的,更尊敬这种拥有强者之心的“弱者”!

蓝羽珊在这一次的怂,在这一刻的不堪,更是凸显出了云芷汐的强!云芷汐的完美!

紫云城是个人来人往的地方,百草堂位于紫云城的城中央,这一幕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紫云城,传遍紫云城附近的大城池,甚至传遍整一个东域……

蓝正刚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间愚蠢的事情!因为他的威压不仅没有压摄住云芷汐,反而是让她反抗得更激烈!于是……他们蓝家丢的脸面,就是更无法挽回……

可是蓝正刚怎么能想到,眼前这个红衣少女,她居然在他全面发动王阶强势威压的时候,还能够如此“反击”?!

这时候,云芷汐松了拎着蓝羽珊的手,声音寒凉而略沙哑道:“开始吧。”

此时蓝正刚的威压已经不得不的收回去了,听到云芷汐的话,再看到瘫坐在云芷汐跟前,那非常不堪的蓝羽珊,他知道这个嫡系后辈废了。

不是说蓝羽珊的经脉什么的被废了,而是她的武者之心被废了,她以后的成就不会太高的,因为她的心魔在这一刻被红衣少女狠狠的种下了!

可是蓝羽珊虽然“没用”,但她是蓝家的人,是蓝家的人就不能如此被辱!

“云姑娘,够了。”蓝正刚有些疲倦的说道,他深深的觉得,蓝家这一代的年轻人,跟眼前这个红衣少女比,简直就是燕雀和鸿鹄的差距……如果这个红衣少女,是他们蓝家的后辈,那该多好啊……

云芷汐没有说话,但是她的眼神却凉凉的盯着蓝羽珊。后者浑身一哆嗦,只觉得后背心一寒的,连忙是跪起身来!

看到蓝羽珊这么不争气,蓝正刚只觉得失望。他这个蓝家长辈亲自在这里,如果蓝羽珊不屈服,他难道还真的能袖手旁观么?!

而对方看起来根本就没有长辈在,又或者有在但没有出面。但是两个岁数差不多的少女,为何心性就是这么天差地别……

不过蓝羽珊在跪起身后,显然也意识到了什么,她顿时就看向了蓝正刚。

“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若是你不把握住,就算是有人要动手,我也保证会让你的舌头先掉下来。”云芷汐的言外之意,自然是在嘲讽蓝正刚。

“云姑娘,做人不要太过分。”蓝正刚觉得,他的脾气已经被磨光了。

“这位蓝家大爷,麻烦你搞清楚。从一开始,就是她在找我麻烦,动不动就说要弄死我。接着呢还说要教训我,然后说下次见到我要我好看。最后技不如人,轮到我教训她吧,你们蓝家的长辈,就一个个的跳出来是怎么回事?是觉得我们紫云宗好欺负么?!”云芷汐反口一咬。

蓝正刚顿时觉得,有一口很难受的血卡在心头,真的是不土不快啊!这一切说起来,人家红衣少女分明是受害者……

“蓝羽珊!”此时说完话的云芷汐,再度冷喝一声。

蓝羽珊顿时“咚”的一声磕头,磕的那叫一个响亮!三声磕头倒是利索得很!

“说!”云芷汐冷冷道。

“我……我蓝羽珊是脑残,以后绝不在你面前出现,否则就自残!”蓝羽珊最初说得还有些磕巴,但是她觉得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只觉得若是不从命,她可能先会没了舌头。那样的话她还怎么活?!

很显然,云芷汐方才的强悍,已经彻底是毁了蓝羽珊的武者之心。她对云芷汐的害怕,已经是在不知不觉中,战胜了她作为蓝家人的骄傲和底蕴!

这并不是蓝羽珊真的太不济,而是云芷汐一次次的,毁灭了她的自以为是!

蓝羽珊以为云芷汐不敢动她,但是云芷汐动了。

蓝羽珊以为云芷汐不敢打她,但是云芷汐打了。

蓝羽珊以为她三伯能救下她,但是云芷汐根本不忌惮。

蓝羽珊以为……

最终蓝羽珊发现,她的以为全部都变成了可笑!人家根本不甩这些……

所以蓝羽珊屈服了,此时的她没有时间去多想什么,她只知道她害怕被切了舌头。

蓝正刚看到这里,已经不再理会蓝羽珊了。他的目光落在云芷汐身上,而后者似有所感的抬眸与他对视。

蓝正刚可以清楚的看到,云芷汐双眸里的锋锐,还有她那股强大的自信和不屈!这是一个真正的天才,她不仅有超强的天赋,她还有着柔韧强大的心性!

“云芷汐。”蓝正刚说着她的名字,他的声音很平缓。这让人们听不出他的情绪,但是大家都猜测,他肯定已经气得想吐血。毕竟蓝家的人,而且还是蓝家的嫡系,居然在被这么糟践!

“你是一个天才,天赋和心性都很强大。”蓝正刚这一句话说出,却让场内包括云芷汐在内的人,都是心中惊讶!

云芷汐微微疑惑的看着蓝正刚,后者挥手让身后的仆人,去把那丢人现眼的蓝羽珊“拖”在一边。

“你放心,我蓝家的长辈绝不会参与这件事。至于我蓝家的年轻一辈,那是你们年轻人的交锋。我们蓝家,不是输不起的家族。”这是蓝正刚最后的话,他说完就转身走了。

蓝家的人也在这一刻,全部都跟在蓝正刚的身后,迅速的离开了百草堂门口,他们真觉得今天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但是云芷汐却若有所思的看着蓝正刚的背影,她觉得这是一个有智慧的蓝家人。虽然蓝家让她不喜,但是从蓝正刚的行为上,云芷汐看到了一个大家族的豁达和忍耐!

就拿蓝正刚和钱狂来比就好了,前者是大世家的一个长辈,后者是一个小世家的家主。在对待后辈犯事的事情来看,蓝家的大气远在钱家之上。

这也许就是,蓝家能够在紫云城强横这么多年的缘故吧。

“小姐,你怎么样?”张天茂方才在蓝正刚的威压下,几乎就要跪下去了,更别说还想挪动一步。

“没事。”云芷汐早在对抗蓝正刚威压的时候,她就已经运转了通天诀、玉绝和天灵火。所以看似她没什么动静,但她却用尽了她本人的全部手段,来对抗王阶的威压!

只是对抗王阶的威压而已,她就用尽了手段……

若非精神力更上一层楼,而蓝正刚又只是刚晋阶为玄王,且他本意也不敢伤害云芷汐,所以威压并不算尽全力,云芷汐觉得她还真有点悬……

“你可真行!”穆青很少佩服人,但是对于云芷汐,他是真的佩服。那是一种从欣赏,再到佩服的过程。

穆南山更是什么都不说了,直接给云芷汐竖起一个大拇指。他现在绝对相信,云芷汐这等身份、这等天赋,绝对能在紫云宗站稳脚跟,这回真的是巴结对人了!

“差点就被弄死了,想想还是有点后怕的。”云芷汐却是让人吐血的回道,而且她这么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一点后怕的表情和动作!她还在伸懒腰!伸懒腰!

“哈哈哈……”穆南山觉得,这个小姑娘的性子真的是——太讨喜了!

就是穆青都是忍不住笑起来,张天茂也觉得他这位小姐,真的是太喜感了!

“话说回来,一会我可不敢一个人回宗门啊。去了城主府回宗的时候,穆大哥可要护送我回去啊。”云芷汐表示,她还是比较弱小的。

“一定护送!”虽然穆青觉得,根本没有这种必要。但是不得不说,跟这个少女在一起,能让人觉得轻松愉快。

随后一行人有说有笑的,继续朝着城主府而去,好像刚才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似的。然而这里发生的事情,早已经是被现场的专业围观者,迅速的传播出去了。

紫云宗又有一个天赋超强!心性超强!武力值超强的弟子,被迅速的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

城主府距离百草堂不算太远,建筑面积也很广阔,看起来也蛮大气的。比起紫云殿来说,那绝对没有半点逊色。但是城主府里的灵气,跟紫云殿相比,那就是云泥之别了。而在修炼者眼中,灵气的浓郁与否,才是决定住宅的贵贱高低。

四人进入城主府之后,在云芷汐的要求下,他们直接先去看了穆颜。

这一路而去,雕栏玉砌,廊腰缦回,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小桥流水,杨柳拂堤……可谓是人间仙境一般的存在。

“这地方环境真不错。”云芷汐都看得十分羡慕,简直就是住在园林里了。不像她那紫云殿,横来横去的就是那样了……

“小汐见笑了,颜儿自幼因先天中毒而体弱,无法像寻常孩子一样健康长大,更不要说修炼之类的了。为免她无聊,也想让她住的开心一些,在这里多费心思也是应该的。”穆南山颇为唏嘘道。

云芷汐听着也是赞同的点点头,否则那孩子估计会很自闭。

四人再走了一阵,便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悠然的洞箫声。

听闻这洞箫声起,穆南山和穆青都是顿下了脚步。云芷汐和张天茂见此,也是停顿下步子,细细的听着这婉转的箫声。

洞箫的音色,属于那种不张扬的柔和。没有笛子的尖锐,也没有筝鸣的大气繁复,和很多的乐器相比,洞箫是恬静的,是秀雅的。

洞箫的曲调,就像是江南的小桥流水。它柔和婉转,却又耐人寻味;它娟秀静雅,却又余音绵长。

此时的吹箫人,就是将洞箫的恬静和秀雅彰显无遗。她的曲调里,没有声调未到曲先愁的滋味,没有矫揉造作的悲音。她是那么的恬静,那么的平和……

这一曲洞箫,渐渐的将人心的欲念,还有那些争强好胜都淡化了。它让人很想坐下来,好好的听一曲洞箫,好好的喝一盏好茶。

然而很显然,这一曲箫声,分明是那个自幼因先天中毒,而体弱无法修炼的少女吹出来的。

一个应该是孤独的少女,一个应该是充满了压抑的少女,她却能吹出这样恬静的箫声,这是要有何等的心性,才能保持住这一份恬静。

在这一刻,云芷汐觉得,那个叫穆颜的女孩很坚强,她的内心很强大。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强者之心,而是因为她有一颗温暖的心。

“我们走吧。”在箫声停顿之后,穆南山才缓缓道。在他的脸上,分明有着一份欣慰却又心酸的微笑。他欣慰的,自然是女儿的懂事和心态;他心酸的,自然是疼惜女儿这么好,却要遭受那样的罪。

穿过迂回的游廊,他们进入了一座雅致的小院。

在小院那垂柳树下的楼阁里,一名看起来只有十四岁左右的少女,正站在那楼阁的窗台前,有些出神的看着不远处的小桥流水。她的手中握着一把洞箫,显然就是刚才在吹箫的人了。

“颜儿,你看谁来了。”穆南山看到少女,声音也是透着父亲的慈祥唤道。

那少女闻言看出来,正是兴奋的喊道:“爹,穆青哥哥!你们……”

穆颜的声音说到一半,手中正要提着裙子跑出来的动作也是一滞,因为她看到了陌生人。而那陌生人,自然就是云芷汐和张天茂了。

四人此时已经走近过去,那时候,杨柳下,阁楼里,向阳的窗台边,一名瘦弱的小姑娘,就这么落入了众人的眼中。

许是因为先天中毒的缘故,小姑娘的皮肤有些黑,但是这并不影响她的美丽。她有一双如黑葡萄的眼睛,弯弯的柳叶眉,微瘦削的瓜子脸,非常的秀气漂亮!

只是小姑娘的唇色,带着微紫的沉郁,让她看起来显得并不健康。很显然,这就是中毒导致的。

这个一个瘦弱精致的小姑娘,却能吹出那样恬静秀雅的箫声,倒真是让云芷汐意外。

这时候穆颜已经从屋里出来了,她虽然有些怕生,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要迎出来的。而且除了怕生,她也还有些好奇。因为在她这里,是从来不会出现陌生人的。纵然是要见大夫,爹爹也不会将人直接带到这里来的。

“颜儿,这位姐姐叫云芷汐。”穆南山将云芷汐介绍出来道。

“云姐姐好。”穆颜很乖巧的见过了云芷汐,然后她的眼神就被云芷汐身后的张天茂吸引了。

“在下张天茂,是云小姐的仆人。”张天茂看着眼前瘦弱的少女,便有一种同病相怜之感。但再回想少女的箫声,他却觉得十分惭愧。同样是中毒之人,可他的心态却真的远不如眼前这位小姑娘。

“张哥哥好。”穆颜也是同样的见礼道。

云芷汐看着穆颜,不自觉的就开启了心灵之眼,很快穆颜的身体状况,她就一目了然了。

穆颜中的毒,其实并不是什么强大的毒。大约是因为大部分的毒素,都是被其母吸收了去的缘故,残留给她的毒其实并不算太严重。

只不过穆颜身上的毒,一般人还真的很难消除。甚至云芷汐敢肯定,就是那三级的解毒丹,恐怕也不能完全的化解她身上的毒。因为她体内的毒遍布在她身体的任何一个角落,已经与她的脏腑、细胞完全融合,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这样的毒,已经不能称之为毒。而更应该说,穆颜是得了“绝症”,类似于血癌那样的病变。可以说这种毒素,已经成为了她身体的构成部分。

“每一次毒发的时候,会很痛吧。”云芷汐的目光,柔柔的与穆颜对视。

穆颜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云芷汐会忽然这么说,但是看着对方的眼神,她下意识的点点头,不过很快她就摇头道:“也没有很痛,我其实还好。爹和穆青哥哥比较担心,我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因为担心亲人会难过,因为不忍心让他们难过,所以这个小姑娘,恐怕在毒发的时候,是一个人默默的去承受忍耐。

这真的是一个,非常坚强的少女。这让云芷汐忽然想到了,小时候的自己。虽然面临的情况不一样,但不知为何就有些感触。

“放心吧,以后就不会那么疼了。”云芷汐伸手揉了揉穆颜的脑袋,说来也算是巧合。虽然三级的解毒丹,多半无法治愈穆颜。但是她的神圣之手,还有她的医术,却能够慢慢的将她治愈。

因为穆颜需要的,不仅仅是解毒,更是固本培元调、养身子骨。她身上的毒素,需要慢慢的祛除,让她的身体去渐渐的适应。毕竟毒素已经是她身体构造的一部分,一下子抽得太猛了,她反而会受不了。

“小汐?”穆南山闻言有些讶然的看着云芷汐,不明白她为什么说这一句话。

“让我试试吧。”云芷汐看着穆南山说道,她的目光很真诚,因为她想要救这个小姑娘。她看得出少女若是得不到及时的救治,恐怕活不过十六岁!若是再推迟两年,就真的是药石无效了。

“这……”穆南山有些迟疑,虽然他看出了云芷汐的真诚,可是……

“她每次毒发是不是伴随着咳血,而且通常咳出的都是黑血。不仅如此,还会伴随着哮喘,以及痉挛的症状,有时候甚至出现短暂性的休克。”

“你怎么知道?!”这时候穆南山和穆青,都是充满了震惊的,异口同声发问道!

“对!我就是这样的,云姐姐你是大夫么?!”那一刻,穆颜双手主动的伸出。她握住了云芷汐的手腕,她第一次遇到有人才看到她,就能将她的情况说得这么清楚!而且她每一次毒发,真的都很痛很痛,浑身都很痛。

“对!我是神医。”云芷汐看着小姑娘希冀的眼神,手掌缓缓的变化。那莹莹透明的神圣之手,在斜阳的光线下,显得是那么的神秘而神圣!

在场的人除了见识过的张天茂,其余人都是震惊得不可思议!只觉得这真的好像是一双神仙手!

“相信我,我能治好你。”云芷汐的手掌落在穆颜瘦弱的脸上,摸着那本该是婴儿肥,但却因为毒素而被折磨得没什么肉的脸,她都觉得有些心酸。

“我相信。”穆颜重重的点点头。她没有用眼神去询问她最信任的父亲,或者穆青哥哥,她就已经是相信的如此回答。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虽然云芷汐和穆颜只是初见,但云芷汐想要医治好这个小姑娘,而穆颜也相信眼前这位美貌的姐姐能治好她!

“这是……小汐你真的可以……”穆南山还是有些不可置信。

云芷汐点点头看着穆南山和穆青:“虽然不能保证一次性治愈,但是最迟三个月,快则两月的时间,我能够医治好穆颜。”

“真的可以么?!”穆青有些难以置信!要知道他们本来还担心着,不知道三级解毒丹能不能救下穆颜呢!

“多说无益,先动手吧。”云芷汐素来最擅长的是,就是让他们都亲眼所见,好相信她的能力。

很快几人就进了阁楼,为了让穆南山和穆青放心,云芷汐在治疗时,也没有要求两人出去外面守着,但强调他们不要影响她救人。

紧接着,穆南山和穆青见证了一场,他们终生难忘的场面!

云芷汐的医术,那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为什么呢?因为传承的可是玲珑仙境里,天赋仙丹赋予的神奇天赋!

一个时辰之后,云芷汐已经将穆颜身上很多的毒血放出,并且以灵芝草、水仙草给穆颜做了一次寻常的固本培元。

这个时候的穆颜,已经在穆南山和穆青的见证下,皮肤上的黑以可见的速度淡化了不少!其唇上的紫也淡化了,变成了有些轻微的红!这一切的征兆,分明都是健康的征兆啊!

到了最后,云芷汐还取出了两朵散发出奇异清香的梅花!

“这是?!”穆南山震惊了!

“神奇梅花!”穆青更是震骇了!

穆家的两个男人都知道,神奇梅花到底有多珍贵!甚至他们都只是在传闻上听说过,而从来都没有见识过!

神奇梅花是做什么用的,他们都很清楚!那绝对是疗毒的圣品!价值远非什么毒皇草,甚至三级解毒丹能比!

但是云芷汐她就是拿出来了,而且在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的瞬间,她就让穆颜吃下去了!就这么给人家孩子吃下去了!

那一刻,穆南山和穆青什么话都没说,但是他们心里的感动,已经不能用任何言语来表达了!

神奇的医术,神奇梅花……这个叫云芷汐的少女,用她神奇的能力,让穆家的人折服了!

也许云芷汐直接赠送神奇梅花出来,穆南山和穆青的内心还不会这么震撼。但是她根本就没当是在赠送,她只是这么平常的,直接就拿出来让孩子吞服。她没有要求什么回报,也明显没有企图什么回报,她就这么直接的做了。如此坦荡如此慷慨……

给穆颜再做了一次固本培元后,纵然是云芷汐现在初阶大玄师的修为,她也觉得有些吃不住的了。不过好在她精神力强大,所以并没有什么不适的疲倦之态。

等停下手的时候,云芷汐看着穆颜道:“去吧,去洗洗。洗掉这些污血,出来就会神清气爽了。”

“好!”其实不用去洗出来,穆颜现在就觉得她好了很多。但是身上的腥臭气息,让爱干净的她十分的受不了。

而在穆颜离去沐浴,仆人来屋里收拾秽物的时候,穆南山也悄然的去而复返。

看着眼前这个红衣少女,穆南山顿时“噗通”跪地!如果亲眼见证他还不信的话,那他就真不知道要去信什么了!

“穆叔你这是……”云芷汐却被穆南山这个阵仗吓了一跳!

穆南山老泪纵横,女儿的好转情况他看在眼里,眼前少女的仗义他也看在眼里!他心里除了感激,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都别说了,这里是两份三级解毒丹的药材,穆叔知道你需要,现在将它都给你。”穆南山在这一刻,已经相信了云芷汐是炼药师的身份。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女一点都不纨绔,也并不是嚣张之流,她只是一个真性情的姑娘。她做她想做而喜欢、愿意做的事情!

“这个我肯定要了,不过穆叔不必行这么大的礼,不然我可不敢再来了。”云芷汐拿过两份药材道。

三级解毒丹的灵药里,不仅有毒皇草,还有三连根。也就是说张天茂需要的解毒灵药,现在也一并是齐全了!

“太激动了!”穆南山在穆青的搀扶下起身说道,眼中还有些老泪翻花。

在站起身坐下之后,穆南山还递给了云芷汐一只檀木盒。

“这是?”云芷汐有些奇怪的打开一看,见檀木盒里放着一份羊皮卷?!

“小汐你有修炼精神玄技吧?你看看这一份东西,对你有没有用。”穆南山说道。

云芷汐伸手拿出羊皮卷,然后她就看到在羊皮卷的最右侧之上,写着“炼神诀”三个古字!

修神诀!炼神诀!

云芷汐目光一亮的细看下去,然后她的神态难得的露出了激动。等她再抬眸看着穆南山的时候,已经是充满了惊喜道:“有用,很有用!这给我的?”

“对!”穆南山点点头。

“那我就不客气了。”云芷汐二话不说,直接将《炼神诀》收入玲珑仙境里!她虽然只是粗略一看,但是这份《炼神诀》,分明就是《修神诀》的升级版!又或者是下一步!这是一套的精神玄技!

“哈哈哈!”穆南山见云芷汐一点不矫情,也是非常的高兴。他本来也就是个直性子的人,否则当年也不会因为看不惯常林而多嘴,然后得罪了常林。

穆青见云芷汐收下了《炼神诀》,也就知道她真的是修炼了精神类玄技,而且她的精神力早就到了王阶,而她本人还是先天的灵体。

他们穆家拥有这一份《炼神诀》已经很多很多代了,但是并没有人能修炼成功过。所以这一份玄技,虽然是看起来非常的不错,但对于穆家来说却是鸡肋一样的存在,真的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如今能给云芷汐,也算是最好的归宿了。

等穆颜沐浴后出来,看到明显已经健康活泼起来的女儿,穆南山只觉得现在纵然是要他死,他都已经是瞑目了!

其后借了穆家的厢房,云芷汐直接将张天茂的毒也解了。毕竟她下一次出来,还不知道要等什么时候,别让张天茂久等了。

这下子,云芷汐的医术就征服穆家的人!

一通忙碌下来,天都已经是黑了,穆南山张罗着让云芷汐留下来吃饭。而云芷汐一看天色居然黑了,顿时就摇摇头到:“不行不行,我得回宗门了,不然师父下次就该不准我出来了。”

“这……”穆南山是真心想留着云芷汐吃顿饭啊!

“穆叔不必这么客气,我又不是不来了。这里是固元丹,每七天给穆颜服一枚,这里是一个月的量。一个月之后,我会再来府上一次,到时候如果穆颜恢复得好,那么一次性就能解决后患。”云芷汐说着,还拿出了一瓶固元丹给穆南山。

见云芷汐去意已决,穆南山接过固元丹,也就不再挽留。但一定让穆青护送云芷汐回去,虽然云芷汐已经很强大,但是多个人照应总是好的。

等云芷汐和穆青走出城主府时,天色已经很黑很黑了,看起来真的是很不早了!

想到早上出门的时候,容煌交代的早点回去,云芷汐忽然有点归心急切了。而她并不知道,此时在紫云宗的山门处,有人已经在等着她了……

------题外话------

卧槽!最后一秒钟了,本座九千字尽力了,还是大家鸡血给力!否则根本今晚写不了这么多!谢谢大家的票票啊!么么!

感谢榜在评论区,这里写不下了,移驾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