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8章 师父,我闯祸了。

“小贱婢,你要我死,我便要你陪葬!”柴良怎么都没想到,他堂堂半步王阶,有朝一日竟会被一名初阶大玄师的丫头,逼到要靠吞服燃灵丹,以消耗毕生的生机为代价,换取半刻钟的王阶修为来拼死作战!

此时柴良身上狂暴的玄劲,随着燃灵丹的药效而汹涌爆发!那种药效发挥作用后,修为正在开始暴涨的爽畅感,顿时让他残忍的疯狂大笑!

“吼——”柴良一声怒吼间,浑身的骨骼更是“啪啪”作响!他的气势正是要狂涨到巅峰!

在这一刻,柴良仿佛能看到,眼前这个小贱婢被他虐死的瞬间!那种感觉,真是是太爽了!纵然是死他也无悔了!想到这里,柴良的疯狂笑声,就愈发的畅快淋漓!

但是——

柴良实在是高兴得太早了,因为就在他吞服丹药的同一刻,云芷汐穿上了她那刚得到的防御战甲!然后她浑身腾烧起熊熊的天灵火!

那一瞬间!天灵火的涛涛火红,紫色战甲的浓艳光彩,同时绽放出夺目的光彩!云芷汐毫不吝啬的倾泻出自己体内的玄劲!同时她还含住一把玄阳丹,以及时补充被快速消耗的玄劲!

那时候紫云峰早晨的阳光,透过浓郁的灵气铺在云芷汐的身上,与她身上夺目的红与紫融合,爆发出犹如神光刺眼的烈芒!

这一幕落在疯狂的柴良眼中,令他瞬间就有一种不妙的恐慌蔓上心田!这种不妙的恐慌感,令他愈发狂暴的催发着燃灵丹药力,他的修为也在瞬间,更快速的往上涨!

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因为就在这一刹那,云芷汐冲入了他爆发的玄劲之中!

那一刻少女就像是冉冉而起的战神,她的目光充满了冰冷的煞气,她的周身散发着夺目的光彩!她就像是无往不利,无人可挡的锋锐利剑,一瞬间刺入了柴良暴乱澎湃的玄劲之中!

修神诀攻击而出!

一瞬间!轰击柴良的精神力!

一把暗金色的匕首!

一刹那!刺入了柴良的劲!

没有痛呼!没有惨叫!天地间,只有一道夺目的鲜血狂喷而出!

柴良只感觉到脑中完全一片空白,伴随着无法忍受的裂痛,让他浑身的玄劲忽然一滞!然后……然后他还没回神,他就觉得脖子上一凉……

柴良的瞳孔在震惊的一缩之后,就怎么都缩不下去了……他怎么都无法明白,为什么在战斗的关键时刻,他会忽然完全的失去了意识。他忽然想到,那位半步王阶“同仁”死前的一幕,好像就是震惊的不可思议……

“你不能……杀……”柴良到死时还想说,云芷汐不可以杀她。因为按照紫云宗的宗规,宗内的人是不能互相残杀的。他们可以约斗,可以拼杀到致残,但是不可以夺取性命!否则就会被逐出宗派!

但纵然是这一句话,他都没有能力说出口了,他死了……

然而最让柴良死不瞑目的是,对方既然能够轻易杀死他的能力,之前又为何不直接出手杀掉他!为何要等到他吞服了燃灵丹,以为能够轻而易举的杀她时,她才发动绝招的杀掉他……这是在要戏耍他么?!么?!

事实当然是——

“本是想再练练手的,可惜你要早死,我只要先送你去见阎王了。”云芷汐在切断柴良的颈时,凉凉的说道。

话说罢,云芷汐缓缓的松手。柴良的尸体顿时瘫倒在地上,他的眼还不甘心的张开着,但却再也无法领略这个世界的风光。

山风微微料峭的吹拂着,云芷汐手中的匕首缓缓的滴血,阳光下闪发着森寒森寒的暗金色光。血从匕首光泽的面上淌落,不过瞬间的功夫,它就恢复了光洁干净。

杀人不染血,这就是容煌送给云芷汐的上品王兵!它能在云芷汐玄劲充足的情况下,轻易的穿透半步王阶防御,锐不可当强势不可阻!

此时云芷汐的脸色有些苍白,这并不是因为受伤,而是因为玄劲消耗殆尽的缘故。在她的身上,这全套的战甲和这柄匕首,都是消耗玄劲的霸主。

若是寻常的初阶大玄师,只怕在催发这套装备的瞬间,就要因为玄劲耗尽而宣布投降。但云芷汐这样的妖孽,在玄阳丹的支撑下,可以维持三息的时间!

三息的时间!配合她如今愈发精纯的精神力,足以轻易灭杀一个半步王阶!

而且通过这一次和这名半步王阶的短暂对决,云芷汐还发现,她控制脚上双靴的速度,和控制手上手套的攻击力,能够在分开进行的同时,又达到比较完美的配合。

“所以让我爬峰,其实是别有含意?”云芷汐脱下战甲和手套,有些气喘的自言自语。

不过看着眼前的死人,云芷汐觉得她还得去坦白从宽。她知道紫云宗里的每一个人,都有命牌留存在宗门内。一旦有人死了,宗门是会知道的,也会去彻查的。

云芷汐“毁尸灭迹”完,就回到了住所处,她站在容煌的房门前,举着手拍了拍门。

“进来。”容煌的声音从屋里传出。

云芷汐闻言这才推开门走进屋里,入目的首先就是正在打坐中的容煌。他此时正坐在屋里的正中处,那小桌案前的蒲团上闭目调息。

云芷汐进来后,容煌并未立即张开眼,而是继续在打坐。一层层飘渺的意境,随着他的气息起伏,似乎也一张一弛的忽淡忽浓。

屋里隐隐有他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雅梵香。他的房间布置,跟她的屋里是一样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许是因为一直都是他在住着的缘故,所以他屋内的器具,明显有种飘渺的感觉。

见他在打坐,云芷汐乖乖的,隔着小桌案跪坐在他跟前。

紫云宗的卧房设置,就像是禅房一般,也颇有汉风的感觉。这入门的小厅上,小桌案和蒲团就是主人打坐,也是主人见客的地方。

云芷汐说是跪坐,到了最后就是趴坐在小桌案前。因为没等到容煌的理会,她只好以胳膊支着在案上,手掌托着下巴仰望着师父打坐的神姿,用她“炙烈”的眼神儿,催促他好搭理她了。

可惜的是,云芷汐低估了容煌的抗“眼神”能力。不管她怎么盯着他看,他还就不张开眼,依然是以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在打坐。

“嗯哼——”云芷汐吱声表示存在感。

容煌还是没理她!

“咳咳——”云芷汐轻咳刷存在感。

容煌依旧没理会她!

“师父!”云芷汐站起身,冲着他大吼了一声!

容煌张开眼,看见她拍案而起,一双懒眸略有不满的盯着他看。

“师父没耳背。”容煌微凝眉说明道,意思是让她不用叫得这么大声。

成功把容煌叫“醒”,云芷汐才重新坐下身,闻言她撇撇嘴道:“我刚才示意了那么多下,你都没听到,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耳背。”

“师父不叫‘嗯哼’‘咳咳’。”容煌淡淡道,却还保持着盘腿的姿势,并没有动弹的迹象。

云芷汐张了张嘴,最后想想她是来坦白从宽的,所以就不跟他斗嘴的说道:“师父,我杀人了。”

“嗯。”容煌应了一声,没什么表示。

“就在咱们紫云峰上,杀的是那个送菜上来的人。”云芷汐说明道。

“嗯。”容煌依然没什么反应。

“杀的是我们紫云宗的人!”云芷汐强调道。

“为师知道。”容煌当然知道,这座山腹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能逃过他的神识。她的战斗干得不错,尤其是最后的绝杀一招。

“犯了宗规!”云芷汐发现,本来她都已经够无视宗规了,够猖獗放肆的了。但是她这便宜师父,怎么好像比她更不在意?!

“没事。”容煌淡淡的说明,声音轻描淡写的,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云芷汐:“……”

容煌听完她说事,直接又闭目打坐去了。

“师父,我饿了。”云芷汐却提醒道。

容煌再度张开眼,看见她趴在小桌案上,正是有气无力的说道。

“玄劲消耗过度之后,就该先调息恢复。师父不说你,你也不懂自觉?”容煌伸手将她拉起来,其实他之前没搭理她,不过是想让她先恢复玄劲。可她倒好,居然一直没理会体内的亏空。

“太饿了,不想动。”云芷汐的回答,绝了……

容煌:“……”

这时候,云芷汐的肚子还十分配合的,发出了饥饿的交响曲,以表示她真的很饿。说起来她清早就被揪起来爬山,回来又拼力的打了一架,不饿就奇怪了。

听着她肚子里的畅响,看着她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当然也知道她更多的成分是在装,想要他多给她弄点吃的。不过她这模样——

容煌起了身,云芷汐眼神一动,就要爬起身跟他出门吃饭去!

但是就在她要爬起身的一瞬间,容煌俯身将她横抱了起来!

“我——”

“没力气就不用动了,师父抱你过去。”容煌淡淡的说道。

“我——”

“若是有力气,那就自己去做饭,为师今天很忙。”容煌附加说明道。

“……”云芷汐觉得,她还是闭嘴比较好。

从容煌的卧房出来,到厨房之间的路途并不遥远。但因为紫云殿比较大,所以也并不是很近。

容煌抱着云芷汐出来后,走得也十分的优雅缓慢。看到她安静的鼓着脸躺在他怀里,他的唇角就浅浅的扬起。她的体重对于他来说很轻,但那种柔软依偎着他的感觉,让他十分的喜欢。

而其实今日那柴良会被安排来送菜,是容煌早就知道的。这也是他那日和紫云宗主“私聊”时,就已经确定好的。

这些日子给她锻造的并非是寻常的玄器,而是真正的灵器,与王兵是同等级别的存在。为的就是让她下一次,即便遇到半步王阶的时候,也能够不会那么被动。纵然是两个半步王阶,她也能占据主动的地位。

“以后实在打不过,就记得藏起来。不用担心你的宝贝被人知道了,会有人来抢。有为师在,没有人能抢你的东西。”容煌淡淡的说明了一句。

闻言,云芷汐顿时身体微僵,她抬头看向她的师父。她看到的是他的下颚,他说这句话时也并未看着她,更没有以任何起誓的语句来说明。但是他这么说出来,就是那样的慷锵有力。

她一瞬间就明白了,这名被她杀的半步王阶,多半是他给安排过来,让她杀让她练手的。

因为上次给他说了,她战半步王阶的经过。所以他很清楚她的弱势,因此给她锻造的玄器,都是尽量全方位的,弥补她各方面的不足。再者因为是紫色的,与她的亲传弟子服颜色一致,所以并不会招人注意,更可出其不意的攻击人!

“谢谢。”云芷汐抱了抱紧容煌的腰,第一次主动的埋进了他怀里。

容煌低头看着她,见她这么乖,心情愈发好了。不过他也知道,她十分能惹事。纵然附加的条件上去了,但是修为不上去,还是不行的。

……

吃过早膳,容煌因是问了云芷汐,她想要锻造什么玄兵,他好写材料让她去天兵峰取一些。

“匕首。”云芷汐立即回答道。

“嗯?”容煌抬眸看着她。

“给小白用的。”云芷汐说明道。

说到小白喵,容煌的目光就看向了云芷汐怀里。他一直知道,那只猫就藏在她怀里。

小喵一直很努力的让自己的存在感更低一些,但是它就知道没有用,所以还是乖乖爬出来给容煌打招呼:“喵喵。”

“别怕。”云芷汐知道小喵一直很怕容煌,所以手指安抚的在它脑袋上挠了挠。

容煌扫了小喵一眼,后者哆嗦了一下,碧莹的目光里充满了畏惧。

知道了需要兵器的对象是小喵,容煌提了笔刷刷的写上一些材料,并且将他紫云峰主的令牌交给云芷汐。否则纵然她是紫云峰的亲传弟子,天兵峰也不会买她的帐。

容煌的字和他的人一样,充满着飘渺的清俊气息,云芷汐接过去吹干的时候道:“师父的字就是漂亮,一看就知道是帅哥出手。”

听到她的赞美,容煌微微莞尔。她自打早膳开始,就是满嘴涂了蜜糖一样的甜。但是那些赞美的话,从她的嘴巴里被说出来,总有种谄媚的感觉。

“走吧,我送你下山。”容煌起身道。

“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我现在速度也不慢,自己下山也行……”

“啰嗦。”容煌拉了她起身,已经朝着屋外走去了。

云芷汐今天心情倍儿好,反正容煌说什么都好,所以没有跟他顶嘴。

从紫云峰下来,容煌才松开她的腰肢道:“去吧,早点回来。”

“是,师父。”云芷汐愉快的给容煌飞了个敬礼,就朝着天兵峰掠去了。她先去看大牛,拿了东西之后再出宗门,去看看张天茂。

目送云芷汐离开,容煌并没有立即回峰上,而是折道去了药峰。

……

再说大牛,他当日在天兵峰进行炼器师测试的之后,竟被楼沧远破格收为亲传弟子。

这让大牛受宠若惊,也令大牛在天兵峰的地位一下子变得十分高贵起来。毕竟楼沧远还从未收过弟子,没想到在这一届居然看重了大牛。

不过秉性憨厚的大牛,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峰主的亲传弟子,而有任何的摆架子行为。

天兵峰里有着很多寻常的炼器学徒,他们是不能称得上炼器师,但又醉心于炼器的人。有的天赋还不错的,就会被峰内的长老提拔去指点。但大部分的炼器学徒,只是寻常的学徒而已。可他们又舍不得离开天兵峰,所以就留在峰内打理杂物,算是天兵峰普通的弟子。

这些普通弟子在天兵峰地位不高,通常不受到真正的炼器师弟子尊重。

但大牛的到来,却一改炼器师弟子素来高傲的本色,十分的憨厚亲善。一些普通弟子因此常会问他一些炼器上的事,大牛也很乐意帮他们解答。

这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大牛越来越受普通弟子的喜欢,人气值一路上涨之后,有些人看着心情就不美丽了。

常林,三十九岁,天兵峰峰主楼沧远的师弟曹如山的大弟子,早年已经是一名二级炼器师。除此之外,他还是宗主峰长老常泽山的孙侄子。

原本以常林的身份,再加上又是天兵峰的大弟子,是被视为这一代里能最先成为三级炼器师的存在。就早就了在天兵峰上,常林的地位非常高的局面。他纵然不是峰主亲传弟子,但受到的尊敬和得到的待遇,都是峰中这一代炼器师弟子最好的。

但是常林此人,心胸十分的狭隘!否则他也不会在二级炼器师上迟迟不能突破了,正因为如此,其师父曹如山近年来对他也十分的失望,也不再像以前那么花费心思了。不过因为短时间内,天兵峰内还没有弟子的炼器水平超越他,所以他还能稳住自己的地位。

谁知大牛忽然空降,成为了楼沧远的亲传弟子,享受了峰内年轻弟子最尊贵的待遇。这就让常林十分的不舒服了,再加上这些年其师的不器重,他的性格就因此愈发暴躁,私底下常常一言不合就是对普通弟子拳打脚踢的。

这日,大牛去炼器堂想取一些寻常的材料,锻造一批小飞刀。因为他看到云芷汐喜欢用飞刀,而且她飞出去的刀一般不会拿回来。他就想着给她锻造一批,供她平常的时候用。

大牛是知道感恩的人,他很清楚自己能进内门,甚至最终能成为楼沧远的亲传弟子,都是因为有两个好伙伴。尤其云芷汐对他的帮助很大,让他领悟了很多事。所以他也想回馈云芷汐,虽然他没有大能耐,但是帮她锻造些小飞刀,还是没有问题的。

“见过师兄。”在炼器堂做事的一名普通弟子,一看到大牛进来,就恭敬的起身相迎。

虽然这名普通弟子已经四十来岁,但是按照宗规,亲传弟子是内门弟子、外门弟子的师兄,所以见到年轻的大牛,还得尊敬的称呼为“师兄”。

大牛闻声看向这名弟子,憨厚的点头笑了笑,以表示回礼。

“不知师兄要取什么材料,师弟帮你去取来。”这名弟子十分讨好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拿就好了。”大牛不习惯的摇摇头。

“师兄不必客气,师弟常在炼器堂当差,知道各种材料的摆放位置。师兄跟我说了,让我去取也快一些。”不想这名弟子却十分的热情。

大牛想想也是,这才道:“那便有劳师弟的。”

“师兄客气了。”这名弟子非常开心,好像能为大牛办事,让他感觉十分光荣似的。

大牛很快将自己需要的材料说明,这名弟子便应声去取。

这名弟子叫吴川,进来天兵峰当外门弟子也有将近十个年头了。炼器天赋不高,但是有一颗执着的心。他本以为能进炼器堂当个普通的弟子,也是有接触炼器的机会的。可惜事与愿违,他在炼器堂里,接触的都是炼器材料,根本没有任何学习炼器的机会。

而那些有天赋的炼器师弟子,对于炼器上的一些知识和心得,完全不会分享出去。对于他们这些普通的弟子,也是非常的不辞令色,平常都是当牛马一样随意奴役。

除非是某些个完全不要脸皮的,巴结了峰内的内门弟子当奴仆,那样才有可能旁观这些内门弟子炼器,以及听到一些关于炼器的知识。

可是吴川做不到这样下贱的事情,但最近大牛的出现,却打破了这样的常规。

此前一些大胆的普通弟子,就是去问了大牛关于炼器的一些问题,没想到大牛不但解答了,还说得非常仔细。所以没过多久,大牛就赢得了这些普通弟子的尊重和好感。

这下子就让吴川看到了希望,前两天吴川也壮起胆子去问了大牛两个问题。大牛当时给他解答的那一幕,他一直清楚的记得。

吴川觉得,大牛和其他的炼器师弟子不一样。吴川认为,若是他能追随好大牛,那么以后大牛一定不会亏待他的。

所以吴川决定,要好好的讨好大牛,若是给大牛当仆,为了能成为炼器师,他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

大牛此人也并不像外表上看的这样,是个憨憨的呆子。他心也很细,他当然知道吴川的心思。其实他也清楚,天兵峰里不少普通弟子都跟吴川有同样的心思。不过如果他真的需要仆人,他还是会细心挑的。

不过目前来说,大牛对吴川也最满意。因为吴川办事利索,而且不谄媚的阿谀奉承,是个办实事的人。

但是大牛决定还是再看看,反正他也不着急。

而在吴川去取材料的空档,大牛正四处看看。

“大牛!”不想这时候,忽然有一道清亮的女音出现,然后还有人一手拍了他的肩膀!

这把大牛吓了一跳却兴奋道:“芷汐!”

没错了,忽然出现“偷袭”了大牛的人,正是从紫云峰过来的云芷汐。

“听说你混得不错嘛,也是峰主亲传弟子了。”云芷汐拉了拉大牛的紫色亲传弟子服,调侃的说道。

“嘿嘿,比较幸运。”大牛搔了搔头笑道。

这时候吴川把大牛要的材料拿出来了,却忽然看到一名美丽的紫衣弟子,正在和大牛亲密的说笑。

“你怎么有空过来?”大牛从风从那里,已经知道了云芷汐拜入紫云峰,成为了紫云峰亲传弟子。

“我过来帮师父取点东西。”云芷汐拿着手上的纸道,她是先去了药峰执事那里登记后,拿了批条才过来这边取材料的。本来打算取了材料去找大牛,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

“哦,我帮你。”大牛闻言立即接过单子,吴川见此非常聪明的上前道,“师兄给我吧。”

大牛点头,将这份单子交给吴川。后者看到上前需要的材料都比较珍贵,但也看到有药峰执事堂的批复,所以承接后立即去取。

等吴川取好了材料,正是拿出来交给云芷汐时,炼器堂里一道让人生厌的嗓音去响起:“好你个吴川,竟然将炼器堂的珍贵材料随意拿出。”

三人闻声看去,见到了带着两名仆从进来的常林。

常林一进门,在看到云芷汐望过来的瞬间,立即就是双目一亮!好个美人儿!

“见过大师兄,这些材料都是执事堂批复的,师弟这是帮忙取而已。”吴川连忙解释道,毕竟擅自拿取炼器堂的炼器材料,这等罪名可不是他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能承担的。

吴川说着,还递上了单据。

常林扫了一眼,发现确实有执事堂的批复。可是他一看旁边云芷汐和大牛的“亲热”劲,他就非常不爽道:“这些材料我要了。”

“肖师弟,这些东西是芷汐先要的,你若是想要,就再去取就是。”大牛在旁边说了一句。

这下子,常林的神色就愈发不好道:“你耳聋了么,我说了这东西我要了。你们谁要关我什么事,都滚一边去。”

常林早就不爽大牛了,他就搞不明白了,一个区区一级的炼器师,凭什么一进天兵峰就能当峰主的亲传弟子。居然直接压了他这个大师兄,让他变成了师弟?!

今天他常林不给这小子点颜色看看,这家伙还以为他真是师兄了!

“算了,大牛师兄把这些先给大师兄吧,我再去取一份过来就是了。”吴川想息事宁人。

“你给我滚,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我今天还就规定了,炼器堂今儿不许拿材料出去,以后所有来取材料的,都要经过我的亲手批复!”常林趾高气昂的说道,说话间还瞟了云芷汐一眼。

说实话,常林在天兵峰的权利确实还蛮大的。比如这炼器堂的材料进出,就是他总管的。执事处的批复虽然有效,但是只要他常林不同意,说要等个多少天,执事处也真没办法说什么。

大牛一听这话就火了,他知道常林是看他不爽,要刁难他来着。若是寻常也就算了,但是今天是云芷汐要拿这些东西。

而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什么话也没说,直接就将吴川手上的材料拿过去,然后直接塞进储物戒里。她全程的动作行云流水,根本看都没看常林一眼。

“大牛,我们走。”云芷汐拿了东西就拉上大牛要离开,对于常林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傻逼,她看着都是觉得眼疼。

大牛冷哼的一声,也不再理会常林,直接就与云芷汐离开。

“你们给我站住!你们这是什么态度,我说了今天炼器堂不许拿材料出去!”常林火冒三丈的喝道!

------题外话------

特别感谢:姚博凡投了1张月票、13680090418投了21张月票、qwer9899投了1张月票、无所谓你是谁投了1张月票蝶舞灵动投了4张月票、cindy82投了3张月票、duanchanglei投了1张月票、dailiyan投了1张月票、guona817投了1张月票!么么(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