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7章 咬!咬!咬!

一瞬间,从云芷汐体内冒出的天灵火,便“蹭蹭”的全线爆发!大有野火烧不尽的燎原之势!

于是乎,那熊熊的烈焰,就铺天盖地的的烧向了容煌!就这等恐怖的天灵火阵仗,若是换了个寻常人,必然是要被瞬间烧成了灰烬!

可是!

明明足以焚烧一切的天灵火!到了容煌身上却偃旗息鼓了?!什么情况?!

虽然在云芷汐原本的预料中,以容煌的强悍肯定不会被烧死,但他起码应该立即撒开她遁走的!

然而!

容煌不仅没有遁走,甚至连抱着她的手都不撒,反而是将她抱得更紧!他居然不怕她的天灵火!

非但如此!

他还低声在她耳边,不知道是挑衅还是灭她的威风道:“徒儿,就你这点火的威力,还伤不着为师。”

只见在此时的容煌身上,有一层淡淡的白雾弥漫着。当云芷汐的天灵火扑上他身体的时候,这些白雾就微微蒸腾而起,然后就完全的抵御住了她狂暴的火!

就是这么轻描淡写!简直就是让人抓狂!他这家伙还能再变态一点么?!

“……”云芷汐磨牙。

那时候容煌因为低头在她耳边说话,玉色的颈就在她跟前显摆着。她忽然间就一张嘴,她就狠狠的朝着他的颈一咬!喵了个咪的!烧不死这妖孽,她就咬!咬!咬!

原本只是揽抱着她的容煌,被她这么一咬,颈上的疼令他瞬间心神一颤,手臂更是因此一紧的将她完全抱入怀里。

顿时那软香的人儿就完整的入他怀,那种久违的熟悉感,让他的墨目里,微微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氤氲。颈上的疼痛并不假,也没有半点留情的意味,那咬他的人儿是想着杀人,所以根本谈不上任何的暧昧。

但是他这么抱着她,纵然是被她咬着,却唇角忍不住勾笑。他虽没看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可想来应该是恶狠狠的,气鼓鼓的模样儿,真可爱……

那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半山腰,但容煌却抱着她,停滞在空中没动。他能感受到她正在发狠的咬他,那股劲头似乎不把他咬出血来,还不肯罢休。他也觉得挺疼的,可是他并不怕疼,只是她这么咬下去,终不是办法。

估摸着她该咬累了,他才伸手握住她的脑袋善意的提醒道:“咬不破的,你的牙儿也不行。”

闻言,云芷汐劲头一顿,松开嘴时果然发现——虽然她把他的脖子咬出了很深很深的牙印子,但是还真没能咬出血。这家伙的肉身,也是超级变态!这一点她早就知道的,可她一时间竟忘却了……

这时候容煌才抱着她落下地面,他在松开她的身体时拉住她的手道:“来摘菜。”

云芷汐这一肚子的火,就这么被憋闷的塞回去。这让她十分的不满,但是她没办法。容煌的修为比她高,最让人头疼的是居然不怕火烧。而她最厉害的就是天灵火了,连天灵火都烧不了这个变态,她已经不知道怎么对付他了……

……

紫云殿是紫云宗内,最为特殊的宫殿群。因为这里原先只住着容煌一人,而他显然不可能打扫房舍,所以紫云殿里的每一间房都设有珍贵的避尘珠,就连厨房里也不例外。

因此云芷汐这一走厨房,就发现厨房里一尘不染的。不过从这里面食物都很新鲜看来,还是常有人烟的。

为了能尽快吃到饭,云芷汐就不跟容煌怄气了,直接就选了自己喜欢吃的洗。也不管容煌喜不喜欢,更不管他会不会做,反正她就是洗她自己喜欢吃的。

这样闷头一盆洗了之后,云芷汐抬头时看到,容煌已经烧好了火,卷着袖子一副居家做饭的模样。

他这一身出尘的白衣,和他此时的动作完全不协调,这让她看着怎么都有一种作秀的感觉。可是不得不说,他的作秀很——帅!简直帅瞎了!

云芷汐揉了揉眉角,觉得这人真是生得一副好皮囊。果然是她生平仅见的,第一大美男子,简直好看到惨无人道……

“洗好了就出去。”这时掌厨发话了,拿了她洗好的菜,已经是利索的拿了刀在切。

他的手势不仅熟稔而且快,顺手还从一旁的水缸里捞起了一条鱼,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就已经宰杀完毕!看他的手势,想必杀人也是麻利……虽然没见他杀过人……

不过一会子的功夫,云芷汐就开始闻到了饭菜香。她四下一扫的,发现在他炒菜的灶炉边还有个小炉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煮上饭了。

等到吃饭的时候,云芷汐看着一桌子色香味俱全,尤其还都是她喜欢的菜时,顿时两眼冒星星的看着容煌:“师父真好!做的都是我爱吃的!”

这句话也亏得她能说出嘴,明明这些菜都是她自己挑的,做出来能不是她爱吃的么?么?!

不过容煌也不揭穿她了,毕竟此前已经把她气得很炸毛了,一天不能折腾太多次,不然她就要被气跑了。

这时候云芷汐已经谄媚的给容煌盛了饭,然后更给自己满上一大碗,只差用手砌一砌了,然后她拿着筷子抬手就道:“吃饭!”

一瞬间,餐桌上风云涌动!堪比三国大战般激烈、拉锯……

云芷汐自来在好吃的食物面前,就会拥有风卷残云的速度!可是她不懂容煌怎么回事?他不是应该吃得很斯文很慢的么?怎么这会子居然比她还快!虽然看起来还是挺斯文的!但是速度真的比她快!

等到食物被完全扫光的瞬间,云芷汐就仇恨的盯着容煌,然后她顾不得咽下嘴里鼓囊囊的饭菜,立即是控诉道:“你吃得比我多!”

“洗碗。”容煌指着桌上的光盘子,淡淡的说道。那优雅的姿势,好像跟刚才与她抢吃的,根本不是一个人!

“不洗!”云芷汐虽然说也吃了八分饱,但是没有满足感!很多好吃的都被他吃了,而且现在居然还要叫她洗碗,不服!

“嗯?”容煌扫了云芷汐一眼,墨目里充满了资产主义阶级者的气势!至少在云芷汐看来,他的眼神就是这样的感觉没错!因为他拥有做得一手好饭的资本,而她这个无产阶级只能——

只能握了握拳,然后乖乖的站起了身,收拾了盘子去洗碗……

做饭的不洗碗,做饭不好吃的去洗碗,这个道理云芷汐懂。为了日后天天有好饭菜吃,她得忍……

等到云芷汐洗完碗,从厨房里出来走入紫云殿时,她就发现她那师父正在偏殿喝茶,且那悠哉的小模样,简直招人恨!

不过好在他还没忘了她这个小徒弟,倒是泡好了一杯在旁边等她,她这才稍微满意的坐下身,然后端起茶来喝。这茶汤一入口,她顿时就觉满口清香,好像将春天喝到了嘴里!简直好喝到爆!

一瞬间,这等好茶就让云芷汐忘却了被剥削的凄惨,也是惬意的靠着小软塌,叹起好茶来了……

此时夜已深,师徒俩喝着茶,抬头见看到的是一窗户的星辰。那星辰一颗颗的十分明亮,且闪闪烁烁的,就像是在对着看它的人儿眨眼睛卖萌。

浅浅的安宁,缓缓的蔓延上云芷汐的心田。山风从窗户吹拂进来,带着春意的料峭,卷出她身边男人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雅梵香,这让她的心境愈发平和下来。

她的神识缓缓的,不经意的散出去。慢慢的从大玄师拥有的百里范围,扩散到了王阶的五百里范围,然后似乎还在慢慢的扩散。

云芷汐此时的心境很平和,她并没有刻意的去发散神识。只是因为宁静的心态,让她无意识的催发了修神诀的口诀。

她缓缓的闭上眼,修神诀的口诀起,她的精神力也开始有些轻微的变化。在她的泥丸宫里,已经液化的神识渐渐有了变化,似乎隐隐约约透出了一个人形的模样。

她自己没有意识到什么,但在她身边的容煌,却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神识在发生又一个质的变化,那就是——神识塑形!

容煌没有动,甚至原本握着茶杯准备喝茶的动作,也完全的顿在原点,他清楚她此时不能被任何外因打扰。

除此之外,容煌还缓缓的,从身上散出了一层飘渺的白雾。这一层白雾在散出来后,就缓缓的笼罩住云芷汐。他是在保护她的神识,不会受到任何的干扰。

而云芷汐沉浸在这种状态中,大约有一个时辰左右。等到她渐渐的苏醒过来时,就嗅到身边有微浓的梵香萦绕。她才发现自己被一层白雾包裹,而这层白雾里,有着容煌独有的气息。

“虽然还没能完整塑形,但神识精纯了很多。日后若再有契机,应该能完成塑形。”容煌收回笼罩着云芷汐的白雾,缓缓的说明道。

云芷汐闻言,本是微微疑惑,但在顿了一下后,因为联想到自己泥丸宫里的变化,也就明白的点了点头。

见她如此的聪慧,容煌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修炼的什么精神玄技?”

“这个。”对于容煌,早在青城县的时候,云芷汐就是信任的了。所以此时他问起,她便将《修神诀》拿出来递给他。

容煌仔细的看了一阵,修长的剑眉微凝:“很不错的精神类攻击玄技,你修炼的时候,就是直接破泥丸宫重塑?”

“是啊。”云芷汐点头。

容煌眉心凝了凝,抬眸望着她道:“你胆子不小。”

虽一直知道她胆大心细有魄力,但是破泥丸宫重塑这种壮举,被她做下来还是让他有些心惊。但他也知道,唯有她这种性格,才能成就更强大的她。

“你的《玉刹四绝》第二绝呢?”容煌询问道。

闻言,云芷汐就将被玲珑仙境修复的《柔绝》口诀,直接念给了容煌听。

容煌听罢眉头紧锁的,明显是在思考中。

云芷汐见他如此模样,也没有再开口,而是安静的继续喝茶,一面看他的神色。

屋里用来照明的是夜明珠,夜明珠柔和的白芒洒在容煌的身上,有一种特别安宁和谐的感觉。他在思索的时候,墨目里有些光泽掠动,显得十分的睿智沉稳。

不知是否因为想到一些比较困难的地方,他握着茶盏的手,那修长的手指微动的,轻敲着茶盏的边缘。节奏时缓时停,渐渐的改为握紧……

大约一刻钟之后,容煌才放下了茶盏:“你可以修炼,但修炼中需要用到的蚀骨丹,要换成柔和一些的淬骨丹。等到你体内的天灵火更上一个台阶的时候,才可以用蚀骨丹来修炼。”

“好。”云芷汐点点头,她本也觉得蚀骨丹她可能吃不消。而淬骨丹和蚀骨丹都是三级丹药,但淬骨丹比较温和。

不过这两种丹药,蚀骨丹的丹方,是在《柔绝》上就有的。可是淬骨丹的丹方,她却是没有的,而且关于淬骨丹可以替换蚀骨丹,她也是在多方研究后才了解到的。

可是容煌这个不是炼药师的人,却在听过了被修缮的《柔绝》之后,就能分析出这一个点来。可见他的知识面还真不是一般的广博,至少在丹药的知识方面,连她这个拥有炼药术天赋的人都要汗颜。

“不过,淬骨丹的丹方我没有。”云芷汐想着他这么知识广博,也许能有淬骨丹的丹方?

容煌闻言点了点头:“回头我会给你,不过这半月你暂时不练《柔绝》,明天先开始爬峰训练。”

“……”云芷汐凝着容煌看,她不觉得那会是什么不错的训练课程。

两人本就只是隔着张小桌在喝茶,此时因为讨论事情而下意识的靠近一些。云芷汐这会用她这哀怨的小眼神,盯着容煌看的状态,距离后者那真叫一个近而清晰。

容煌墨目微微染了笑意,他伸手握在她的耳边:“明日开始,寅正时分,师父会准时叫你起来修炼。”

云芷汐闻言青眉微挑,她一般是子时进玲珑仙境,寅时出来后睡一会,等到卯时则起身打太极。可是听容煌的一丝,她这时间表似乎要改一改?!

“最多七天,你的太极这七天可暂停一下。”容煌知道她有晨起打太极的习惯,所以多加了一句道。

不过见她不知是因为思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并没有排斥他握着她的半边脑袋,他倒是满意的轻捏了下她的的耳缘,随后才松手道:“你的房间就在为师旁边,亲传弟子的衣物我已经帮你领好了,就放在你的屋里。”

“为什么住在你房间旁边,这里这么多屋子!”云芷汐似察觉不妥的反问。

“为什么不住在我身边?”容煌反问。

“不方便。”云芷汐直接回答道,这要是她想干点什么,他就在隔壁怎么都觉得没有安全感。

“随你。”容煌说罢却是站起身走了……

走了——

云芷汐都没反应过来,他这就这么走了?!

其实容煌也没有特别强求她住哪儿,因为对于他来说,不管云芷汐住在紫云殿哪一个角落都是一样的,若他有心的话,他的神识能轻而易举的捕捉到她在做什么。当然,前提是她没有进玲珑仙境。

云芷汐大约也是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最终还是住进了他隔壁。

在推门进屋的时候,她就看到几套赞新的紫色衣服,被摆放在入门正中央处,那一方半米左右高的檀木小桌案上。这是紫云宗内门亲传弟子的衣饰,容煌已经帮她取好了。

在这些衣物的上方,还有一块令牌。这道令牌与白日里,火战给她的火云峰令牌相似,但颜色和图案并不一样。

火战给的是红色的,令牌刻有个“火”的古字,且底纹是火纹;眼前的这块是古铜色的,上头刻着的是“紫”字,通体没有任何的底纹,可握在手里时有种不属于金属的温软感。

这两块令牌,代表着的是,火云峰的亲传弟子令,以及紫云峰的亲传弟子令。

……

而在接下来六天,云芷汐遭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摧残!

容煌每天寅正时分,就会准时的揪她到紫云峰脚下。

第一天爬峰,不许用玄劲!结果她爬了一天多点儿,才爬到山腹小平原上!

第三天爬峰,不许用手!结果她爬了将近两天,才艰难的爬到了目的地!

第五天爬峰,不许用脚!结果她依然爬了将近两天,才痛苦的完成了抗战的胜利!

等到第七天的时候,云芷汐已经做好了被他变态对待的准备,但是她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全部都可以用!

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被苛刻要求得太厉害,云芷汐在这第七天爬峰的时候,居然用了一个时辰就完成了!

从寅正开始爬,在卯时的时候她就抵达了山腹。而在她的身边,是一路随着她“飘”上来的容煌。这也就是他说的,会陪着她一起“爬”的意思!

此时云芷汐坐在平地上,她看着脚上第三天爬峰的时候,容煌送给她保护脚的紫色靴子。还有她手上第五天爬峰的时候,不许用脚那会,容煌送给她的一双薄软的紫色手套

也许是之前太过于愤怒容煌的苛刻要求,她直到今天才发现,这靴子和手套其实都是有附加的增速和攻击功能的!而且增幅能达到一倍!

也就是说她穿上这紫靴,速度能增加一倍!再带上这双手套,攻击能增幅一倍!这简直就是逆天!很显然这是比太长老给她的,那双风靴还要不错的玄器!

“师父——”云芷汐在清楚的感受到了手套和靴子的不凡后,目光就看向了容煌。

“你今天可以去天兵峰,取一些材料回来了。”容煌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提起了之前他应承过的事情道。

“谢谢师父!”云芷汐看着和她的衣服配套的手套和靴子,就知道这是容煌锻造的!不过这么一想,她就觉得不对劲的追上已经走回紫云殿的容煌。

“师父既然送给徒儿这些东西,为什么不早说它的属性功能。让我前几天白白在爬峰的时候浪费表情……”云芷汐说到最后,已经开始磨牙了!

“为师也没想到你这么蠢。”容煌果然不客气的说道。

云芷汐对于这个坑爹的师父,已经是……已经是……

“还有一套战甲,按照你的尺寸锻造好了,就放在你屋里。出去时记得带在身上,它是防御增加一倍。但是这些东西,都非常消耗玄劲,你要多带一些恢复玄劲的丹药。”容煌叮嘱说道。

云芷汐本来满腔的怒火熄灭了,她抬头看着走在前方的容煌,看见他眼底有微微的倦意。虽然很轻微,但出现在他的身上却很不寻常。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要出门?”云芷汐反问道,她是在达到他规定的爬峰时间后,才盘算着要跟他说,今儿她要出宗门一趟。毕竟张天茂那里,她还要去看一下的。

这时候容煌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前,听她这么问,他淡淡的回答:“关了你六天,给你放一天的假,免得说为师没有人道。”

这几天听她抱怨最多的,就是他残忍没人道,不过他也知道她就是喜欢跟他呛声,只是说说而已,其实还是有很认真的在执行他的要求。

而在说话间,容煌已经推门回屋。这些天他似乎都很忙,本来云芷汐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但是现在知道他是去锻造玄器给她。不过这会他应该是回去补眠,想来这些天,他是不眠不休又耗费了很大的心神。

看着容煌关上的门扉,云芷汐浅浅一笑,忽然觉得这个师父还是挺不错的。别的不说,至少炼器师就是不一样,出手的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帮助真的很大!

回到自己房内的时候,云芷汐果然看到小桌案上,已整齐放着一套战甲。

在青城县的时候,云芷汐就在那枚容煌遗落的储物戒里,看到过一套水系武者的战甲。当时因为属性不合,所以她只能是干羡慕的看着。而现在眼前这一套,与她手上和脚上的属于全套战甲装备。

从材质上摸起来,她判断不出是什么材料锻造的,但是感觉很柔软很舒适。她试穿了一下,果然是完全符合她的尺寸。

“如果穿上这些装备,再杀半步王阶的话,应该不会太困难了。如果再加上修神诀,几乎可以趁其不备的秒杀!”云芷汐看着这一整套的装备,语气顿时十分自信的评估道。

随后她脱下战甲坐回榻上,开始了通天诀的修炼。

而在辰时左右的时候,云芷汐如常的要去厨房先洗好食材,等着她那厨艺高超的师父来做早餐。

可她这一去,人还没走到厨房,就察觉到一缕熟悉的气息。气息源自紫云峰那条稍微不陡峭的山径上,这条道寻常是作为送食材上来的人行走的路。

而这道熟悉的气息,并不是来自于云芷汐的熟人。而是来自于——她的仇人!

是那名逃走半步王阶的气息!

云芷汐在察觉后懒眸一寒,速度已是飞快的闪掠到山道上!同时她就清晰的看到,那名此前去拜见碧玉的半步王阶,果然是在山径上小心的往下走!

就在云芷汐目光捕捉到他的时候,这名半步王阶也似有所查的抬头,然后他看到了云芷汐寒凉的目光!

柴良原本以为,因为不能完成碧玉交代的任务,他这辈子只能死心的呆在外门了。但是前几天,他却被意外的调入了内门!

不过让柴良比较失望的是,在进入内门之后,他是被安排为内门膳房里,打理杂物的执事。这是内门中身份最低微的执事,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上升的空间了。

若是以前的时候,柴良一定会去找别的门路,争取能被安排个更好的差事。但是这一次他没有,因为他之前没有按照约定,帮碧玉小姐做完事。其后这位碧玉小姐,虽然没有再来找他,但是他有点担心会被找麻烦。

所以这些天为了躲避麻烦,他还很少跟人接触。今日轮值到他来紫云峰送食材,他天没亮就开始带着新鲜的食材,从紫云峰山脚下爬了上来。

这一路爬上来,就让尚且不是王阶,不能凌空飞渡的柴良,简直爬得想骂人。只觉得这个紫云峰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不明白怎么还能自成一峰。

不过柴良在上到这片空地,看到了紫云殿,并感受到此地灵气的浓郁之后,他就知道能成为一峰的,果然不是寻常的存在。

他在闭目运转玄功调息了一阵后,才恋恋不舍的将食材送入指定的厨房,随后准备下山。

可是柴良万万没想到,就在他要下山的功夫,他居然看到了那个少女!可她怎么会在紫云峰上?!

不过云芷汐显然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她立即是朝下一纵身!

柴良瞳孔一缩,立即是戒备而起,同时一跃身的朝平原空地上掠去,因为紫云峰太陡峭,他可不想被摔死!

而就在他跃身而上的瞬间,他却发现纵身而下的少女,忽然间凭空消失了?!

“人呢?!”柴良瞳孔一缩,更是戒备到了极致!他曾经见过少女杀死一名半步王阶,所以他一点都不敢大意!他全身的防御狂暴而起,顿时散出一层浓郁的水属性气焰!

可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的匕首出!上品王兵出手,强悍的破坏力,顿时以吹枯拉朽之势,穿越进柴良的防御之中!

柴良瞬间感觉到了可怕的死亡气息,他狂暴的催发着玄劲,拼了命的逃上了紫云峰的空地!

然而云芷汐就像是跗骨之蛆,已经将隐身诀修炼入隐息境界的她,一次次突兀的出现在柴良的身边,一次次都能给他出其不意的致命刺杀!

若不是柴良的修为高出云芷汐太多,此时他已经是死了好几次的死尸了!

可纵然如此,柴良的身上依然出现了不少蛮重的伤势!那是在他全力防御下,依然被少女刺杀到的伤势!

而要知道,在此前的杀那名半步王阶的时候,云芷汐是拼了重伤才能冲进对方的防御之中!

可是此时此刻,云芷汐的攻击,就像是切石块一样,能轻易穿透半步王阶防御!

这等变化,源自于她手中的兵器,是一柄可怕的上品王兵!纵然没有被催发兵魂,但是其强悍的杀伤力,在此时已经彰显无遗!

更让柴良感到恐惧的是,少女不仅攻击犀利,而且速度非常的快!她完全就是攻击,速度全不落!可是以她区区的初阶大玄师,她怎么能做到这一点!

柴良这时候,完全就被压着打,他是越打越心惊!因为对方的障眼法很精妙,让他无从捕捉到对手,所以就更谈不上任何的反击了!

“你想要干什么!我可是宗门内的执事,你若是杀了我,按照宗规是要被驱出宗门的!”柴良害怕了,他害怕被杀!那一晚少女的恐怖眼神,再一次出现在他的脑海里,这让他只觉得森煞恐怖!

然而听到这句话的云芷汐,根本就没有任何停手的意思!也就在这一瞬间,她的匕首还趁机刺向柴良的胸口!

只听“嗤”的一声喷血声,柴良握住胸前的匕首,浑身爆发出涛涛不绝的玄劲!与此同时,他双目忽然一狠的,将一枚丹药吞进嘴里去!

同时同刻,柴良的身上爆发出汹涌的玄劲!他浑身的骨骼忽然“咔擦咔擦”的发出爆响,显然他方才吞服了某种催发潜能的丹药!而以他半步王阶的修为,一旦催发成功的话,那他可就是王阶的强者了!

“小贱婢,你要我死,我便要你陪葬!”柴良怎么都没想到,他堂堂半步王阶,有朝一日竟会被一名初阶大玄师的丫头,逼到要靠吞服燃灵丹,以消耗毕生的生机为代价,换取半刻钟的王阶修为来拼死作战!

------题外话------

谨感谢

lilychak【1五星和38月票!】、xfszsj3184【1月票】、qquser8947364【5钻】、ninxia芳芳【1月票】、13890352515【1月票】、zhenxinxiner【1月票】、gueitai000【6月票】、qq122149932【1月票】、褚绪【2月票】、13163221446【3月票】、跳跳?【1月票】、看书103103【1月票】、南柔【1月票】、你要把人整疯【3月票】、wxl5355【2月票】、蓝雪情【1五星!】、漫步人生路58【3月票和1五星!】、yoojin【2月票和2五星!】、lanxiao1962【1月票】、庸人自扰06【1月票】、bihua999【4月票】、910535713【1月票】、qaz9177【2月票】、lution【1月票】、鱼鱼的柰【1月票】、我爱肉肉321【1月票】、清歌秋韵【5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