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6章 枫林地,调情儿!

云芷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看到自己被沐炎抓住的那只手,手掌上跳跃出一团火系灵力浓郁的天灵火!

沐炎盯着她手心中这一团火苗,神色顿时激动道:“果然是纯火体质,而且还是先天纯火体质。”

说罢,沐炎松开了云芷汐的手腕,他双目散发出炯炯精光的看着容煌道:“煌小子,老夫知道你很厉害。但是你修炼庞杂,对于这丫头来说并不合适。你让她进我火云峰,什么条件老夫都答应你!”

一旁的火战闻言,顿时就感觉有谱了!心道还是自己聪明,知道去把师父老人家请出山,以师父的面子,哼哼——容公子也不能全拂了去。

“这不行,她已经拜我为师。你让她这又改投在你们火云峰门下,我很没面子。”容煌淡淡的拒绝道。

严格说起来,容煌的面子,也就是紫云宗主的面子。就算沐炎是上代的长辈,可宗主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说的是哪里的话,你直接把这丫头逐出紫云峰不就行了?!到时候这丫头再拜入我们火云峰门下,这样你哪里会没面子?”沐炎目光瑞亮,一副定要把云芷汐争过去的模样。

这时候看容煌不顺眼的常泽山,却是插嘴道:“容煌,她既然是个纯火体质,你就成全沐长老,让她拜入火云峰门下。”

瘦长老闻言也是点头:“是啊,公子,沐长老在火系功法和玄技上的造诣高深。这丫头过去火云峰,倒是一点不吃亏。”

瘦长老的想法是,容煌是个不可能当称职师父的人。而既然这个丫头的火属性这么好,加入火云峰的话,将来宗门还能出个火系的巅峰强者。

可容煌却不给面子道:“汐儿这个弟子,我是不可能不要的。”言外之意,要他驱逐她出紫云峰是没门的。

闻言,沐炎老脸上的颜色就不太好看了,他目光顿时看向了旁观中的紫云宗主。后者被他这么一盯,顿时就头大如斗。他就知道最后这烂摊子,还是要摊在他身上!

“咳咳——”紫云宗主清了清嗓子,正是要开口。

那常泽山却先一步说道:“师兄,沐长老毕竟是长辈,他难得如此器重一位后辈。再说这丫头更适合火云峰,您可不要总护着容煌。”

听到常泽山这话,紫云宗主都想喊他闭嘴!要知道虽然云芷汐没有入他宗主峰,但去了紫云峰也是他这一脉的。以后他老人家,也是会常去“指导指导”的,亲自看着一个小天才越来越妖孽,这种感觉很爽的好么!

“煌小子虽说是本宗主的弟子,但他早已自立门户,成为了紫云峰的峰主。而他素来看不上寻常资质的弟子,所以过往紫云峰上空空如也。难得他此番能收个弟子,本宗主直接命他将弟子逐出峰下,为免太过武断专横。”紫云宗主解释说明道。

“宗主——”沐炎一听着急了。

“沐长老稍安勿躁,若是您老愿意听我一言,我倒是有个主意。”紫云宗主安抚道。

“宗主你说。”沐炎虽然是长辈,但是他不可能仗着辈分,就跟紫云宗主闹僵,所以后者的话他还是要听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却弱弱的开口:“不知道,我能不能说说我的看法。”

她素来是个主动的人,并不寄希望于别人给她做决断,所以还是想要拿回主动权。因为寄希望于别人,怎么能肯定对方带来的结果,就会是她想要的呢?而只要她自己掌握了主动,那么结果必然能如她的意。

闻言,说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云芷汐,尤其是容煌的眼神更是深黑得很。他那眼神儿,蕴藏着十足十的危险。

云芷汐被容煌这么盯着,都觉得有点儿抵挡不住,顿时就说明道:“沐老前辈,我今日在宗门大殿上,就已拜容煌师父为师了,古训云‘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此时若是让我叛离师门的话,我是万万办不到的。毕竟汐儿虽是个小女子,但也懂得忠节礼义,这等情况相信老前辈也能理解。”

她这话一出,容煌的目光微敛,唇角亦是微微的勾起,墨目里又染了几分好奇,倒是想看看她打的什么主意。

而上座上的紫云宗主闻言,倒是有几分惊讶,他显然没想到云芷汐这么年少,就能有这份“忠信”之心。就凭她这番话,紫云宗主相信,他日只要宗门不负她,她定会全力回报宗门的。

“你这话说得不对,老夫这是让容煌驱你出紫云峰,而不是让你叛离紫云峰,这不算什么不忠不礼。”沐炎应声说道,但心里也为云芷汐这番话而触动了心弦。

沐炎显然也没想到,云芷汐这么小的丫头,居然这么懂事,还有几分男子都没有的骨气。就这样的丫头,最适合修炼他们火云真经了。

“话是这么说,但在我心里总会觉得惭愧。”云芷汐青眉微凝的叹道,但她顿了顿,转瞬又说,“不如这样子,我不用叛离紫云峰,依然拜容煌师父为师,再拜火峰主为师。这样的话,皆大欢喜,大家都不必为难。如此一来,我既可以在紫云峰学习,也能在火云峰进行纯火属性的修炼,我保证两边都不会耽误,老前辈看这样如何?”

云芷汐这话说完,殿内不少人都是一愣,倒是紫云宗主微微点头,显然他方才也有这么个想法。不过若是他说出来,自然没有云芷汐这般婉转的说明来得恰到好处。就是不知沐长老什么想法……

而此时沐炎显然眉头紧锁,也看不出他到底什么想法。

但紧接着,沐炎的眉头就松开道:“好,老夫赞成!”

云芷汐的提议,虽然不是前无古人的创举。但是在紫云宗内,尤其是拜师的对象还是两位峰主的情况下,那是从来不曾出现过的。

就是提出人云芷汐自己,本来也觉得沐炎可能不会答应。但是就算他不答应,她也不会放弃自己的计划。

不过她显然小觑了沐炎的思想开阔性,这位老者居然一口应承了,完全不拖泥带水。

如此一来,就看容煌的想法了。

但云芷汐觉得,容煌应该是会答应的,这是一种直觉。

而事实也正是如此,容煌在众目所望之下点头道:“我也不反对。”

因为他本来就是这么计划的,他在殿外听到沐炎的来意时,就已经大概想好了这个结果。只是他原本的意思,是让紫云宗主来牵这个头。而结果虽然是由云芷汐主导完成,但也差不多在他预料之内。

容煌是最了解云芷汐修炼情况的人,他很清楚她现在缺乏强大的顺手玄技。而且他觉得以她的体质,是可以多重属性兼修的,那样对于她的晋阶会更有裨益。而沐炎既然送上门的,要将火云峰的顶级功法和玄技贡献出来,他是没道理拒绝的。

“既然两位都没意见,那本宗主就做主了,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以后云芷汐呢,就是紫云峰和火云峰的共同弟子了。小丫头你也不要得意,两边兼修的话,你要付出更多的努力可知?”紫云宗主说道。

“是,宗主。”云芷汐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见这事情这么定下来,常泽山的脸色更是缟素了几分,显然不太舒服。因为在他看来,这种一弟子拜两师的行为,本身就是荒谬。再加上对象还是容煌的弟子,他就愈发反感。而且他觉得,云芷汐此女心思太多,纵然天赋不错将来也必然要走入歧途。

“那这事情这么定的话,以后上半月丫头就在紫云峰跟容煌修炼,到了下半月就到我火云峰来修炼。煌小子,你觉得如何?”沐炎细说道。

“可以。”容煌点头道。

“云芷汐拜见师父,拜见太师父。”此时事情已定,云芷汐也很主动的,立即就给火战和沐炎磕头跪拜道。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丫头你放心,师父一定会倾囊相授,让你尽得火云经真传!”火战也不在意云芷汐拜了两师,他只觉得有了这么个好徒儿,顿时人间就美满了。

然而听闻火战此言,紫云宗主等人面色都掠过一丝变化,其中以常泽山尤其明显。

因为别看火战好像很豪迈,可他其实却非常的小气。就说原本火云峰的火云真经,是非常强大的功法,按说有这样的功法,只要火战能多培养几个亲传弟子,让他们得到他的真传,那么火云峰必然会很强大。

要知道火系本就擅攻击,拥有强悍的战斗能力。一旦火系的火云峰弟子,能够得到火云经真传,那战力更是会翻倍提升!

可是火战到目前为止,却只将火云真经传给了他的儿子——火风。这未免让人感觉,他是亲疏有别的缘故。

是故一直以来,火云峰内的这一代弟子里,除了火风还不错,其余的并不是特别的出色。这一点虽然紫云宗主看在眼里,但是紫云宗内各峰的事务,是由各自的峰主料理的。他虽身为宗主,也不能干预其余峰主如何教育培养弟子。

可是此时,他们却都听到火战如此承诺。本来他们还有些怀疑的,但看火战的脸色,似乎是真这么打算,这倒是让人惊讶了。

火战同时还给云芷汐送了一块火云峰的令牌,让她能随意出入火云峰。同时他还千叮咛万嘱咐的,交代云芷汐半个月后可一定要去火云峰报到,好像担心云芷汐到时候不去了似的。

云芷汐收了令牌,自然是连连称好。

随后沐炎和火战才离开了宗主峰,余下殿内其余众人。

这时候常泽山就口气不太好的说道:“师兄,容煌他真的有资格收徒了么?”

“煌小子的修为,如今远在常师弟之上。常师弟都已经是五个徒儿的师父了,煌小子又如何不能收徒?”紫云宗主是知道常泽山小心眼的,但是他没想到他还不识大体。

“在十二年前,本宗主册煌小子为紫云峰主时,他的修为就已经是王阶巅峰。武道不问出处,更不会只考虑年岁。容煌天赋超群,别说他能自立门户收弟子了,就是现在让本宗主把宗主之位给他,本宗主也觉得是可行的。”

面对常泽山的不识好歹,紫云宗主十分不客气道。常泽山针对容煌,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更何况这一次还在别的峰主跟前说三道四的,这不是丢他一宗之主的面子么?!

“什么?!”这下子不仅常泽山震惊,就是云芷汐也震惊了。

十二年前容煌才多大?他那时候就是王阶巅峰?!那现在呢?现在是什么情况?!

常泽山本来以为,容煌当时最多就是王阶的修为。只是因为天赋好,被紫云宗主另眼相看,才直接赐了紫云峰出去。

因为历来紫云宗的九大峰主,除了其余八峰有特别硬性的规定,紫云峰这里却是比较宽松的。因为紫云峰的峰主,历来是紫云宗宗主的大弟子所得,且一般都会是下一任的宗主。所以只要紫云峰峰主被册封时,天赋是公认的强大,宗门其余人是不会有意见的。

“像煌小子这种妖孽,收一个小妖孽当徒弟,本宗主就觉得很好。”紫云宗主最后一句话落定,直接将常泽山那点儿小肚鸡肠的心思打掉。

胖长老则是眉开眼笑的表示赞成,只觉得宗主这话说得没错。大妖孽收了小妖孽,这是最合适不过了。

听到紫云宗主判定云芷汐也是个妖孽,常泽山脸色微变,他看着云芷汐的目光有些不可测。他很清楚他这位宗主师兄,那目光可是很挑剔的!而能被他这么评价,看来这个小丫头的天资真的很不俗……

随后容煌找紫云宗主聊点“私事”,其余人都被支出大殿。

云芷汐趁此时机,去找风从聊天。

傍晚的宗主峰,在霞光的笼罩下,显得十分美丽。云芷汐去找风从时,他正在执事的安排下收拾好了房间。听说有人找时,他还有些惊讶。等到出来看见是云芷汐,他才笑道:“我还说这里并不认识人,没想到是你过来了。”

“怎么样,还习惯么?”云芷汐闲聊道。

“还行。”风从点点头又道,“倒是你,你怎么那么多属性?”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

“容公子……不,是大师兄修为高深,当你的师父不错吧。”风从因为知道以后两人是分开在各自的峰上修炼,能碰面的时间不多,所以话也多了起来。

“大师兄……”云芷汐听着这个称呼,顿时觉得头有黑线三杠,她没好气的说道,“照这么说,你还成了我师叔了?!”

“嗯?”风从此前没反应过来,现在这么一想可不是么?!顿时他便笑了,还说道,“芷汐,你叫我师叔。”

“……”云芷汐顿时觉得,拜的师父辈分太小,她也非常吃亏……

为了避免叫师叔,云芷汐转移话题道:“我一会要跟师父回去,加上我那紫云峰路不好走,大牛那里我肯定没办法去了。你过去的时候,帮我好好慰问这家伙。”

“好。”风从点头,倒也没追着让云芷汐叫他师叔。

因是觉得时候差不多了,云芷汐从怀里拿了几瓶丹药给风从:“上面都有写丹药名和功效,我看宗主峰里也不是安生的地方,你自己小心。”

云芷汐指的,自然就是常泽山了。为免风从吃亏,她将库存的丹药都给了他。毕竟她身上没有了,还可以自己炼。

“谢谢。”风从没有拒绝,他来到宗主峰虽然才一会,但是他的心思也是很敏锐的,该知道的一些情况他都基本能清楚。而且他虽是宗主的亲传弟子,但不可能事事让宗主直接为他出头,所以很多事他还是要自己解决的。

而云芷汐的这些丹药,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底牌。再说两人同从云家堡出来,也没必要太过客气。

“好好修炼,你现在可是跟我一样的修为了,我们看看谁先上王阶。”云芷汐拍着风从的肩膀道。

“好。”风从看着身边的少女,心中那份悸动,已经从最初的让他不适应,变成了一种习惯。每当见到她或者想到她的时候,他总能感觉到这种不寻常的悸动。

但青年尚不知情为何物,依然还在懵懂之中……

等云芷汐从风从这里回到宗主大殿外时,就看见一袭白衣的容煌已经站在殿外,看样子似乎等了她一阵了。

见云芷汐回来了,容煌才踱步走下宗主大殿前的阶梯道:“走吧。”

“嗯。”云芷汐点点头,跟着容煌的步伐一起走出宗主殿。

出了宗主峰,容煌并没有急着带云芷汐回紫云峰上,而是慢慢的走回去。

从宗主峰出来,往紫云峰的方向,路过的是一片枫叶林。这时候是春天,枫叶林并没有美妙的红叶满天景象。只是根枝上钻着翠绿翠绿的枫叶儿,显得十分的葱翠。

因是傍晚时分,是多数人吃饭的时候,所以这路上并没有什么人,倒是十分的幽静怡人。容煌此时没有拉着云芷汐的手,她正跟在他的身侧,目光看着头上的绿叶,只觉得它们很有生机。

“师父。”这时候,云芷汐却忽然喊道。

“嗯。”容煌听她喊师父,目光微敛的看过去,见她也正看过来,一双懒眸里有隐晦的狡黠之光掠过。

“你还能打造一柄王兵么?”云芷汐果然有求于人。

容煌抿唇不说话,看回眼前的路。

云芷汐见他装高冷,顿时拉住他的手臂:“师父?”

容煌没正眼看她,但他的目光停留在,她抱着他手的双掌上。

“没有材料。”容煌淡淡道。

云芷汐一听有戏,因为容煌不是说不能锻造,而只是说没有材料了。

“那缺什么呢?”云芷汐凑近问道。

容煌盯着她还只是手掌抱着他胳膊的手,心想着怎么不抱上来,嘴上便心不在焉的回答:“都缺。”

“我这还有千年精金。”云芷汐还是没有抱上去,只是说明道。

“玄兵。”容煌回答。

云芷汐一听降了一个档次,顿时如画的青眉凝了凝,但想想觉得也还可以。

“而且没有兽丹。”容煌再说到。

“这个能行不?”云芷汐说着,手上出现了一枚水系兽丹。

容煌盯着这枚兽丹,目光微动了动道:“哪里来的?”

被他这么一问,云芷汐顿时停下了脚步。因为这是从他的衣服里,那枚储物戒中来的。

“嗯?”容煌见她停下脚步,也没有再走的凝着她。

“就是,就是打劫来的!”云芷汐一说,目光顿时一亮道,“我不是去剿匪了么,那个匪首的储物戒里来的。”

听她这么一说,容煌的眼神明显十分狐疑。但是云芷汐因为心虚,果然大咧咧的完全抱住了他的手臂道:“总之兽丹有了,可以锻造一柄上品玄兵了吗?”

容煌此时立即感受到了,少女怀里的柔软,然后他的唇角就勾起一抹得逞般的笑意:“还需要一些别的材料,等我回去写了,你迟些去天兵峰取。”

听说可以去天兵峰,而云芷汐记挂着大牛,顿时就有些高兴了。

“不过前提是,明天开始你修炼爬峰,等到从山脚下爬到紫云殿只用一个时辰,我就给你锻造这柄玄兵。”容煌慢慢的走着,还讲条件道。

“可以!”云芷汐想到若是用她现在的玄劲,到时候再带一把绳索什么的,应该很快能熟练山势,然后一个时辰应该很快就没问题。

“怎么爬,我来定。”容煌却道。

云芷汐这么一听,顿时有不太好的预感。

“不答应?”容煌侧头看着她,见她正低着头,抱着他手臂的手也在慢慢滑下去。

容煌握住了她滑下的手掌,淡淡的说道:“原本一个月的修炼功课,你以后要用半个月来完成。作为我的弟子,你必须在最多三年内,成为一名王阶。”

他这句话,若是被其余的峰主,甚至紫云宗主听到,必然要大喷血的质疑:“这怎么可能?!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是个天赋异禀的可怕妖孽么?!三年从一个初阶大玄师,变成一个王阶的强者!那时候这个丫头才几岁?!十九岁!十九岁王阶,你吓唬谁呢?!”

“我一定可以!”但是妖孽收的弟子也是妖孽,所以小妖孽云芷汐居然一口应承!不过她现在暂时不知道,其实就算她有玲珑仙境,并且修有神功,但是想要在三年内成为一名王阶的强者,那还是远远不可能的!

从大玄师到王阶,看似只有一个大阶的跨越,但这个跨越却具有一步登天的感觉。王阶若是那么好成,王阶强者就不会那么被世人所稀罕了……

容煌见她十分有自信,手掌不由抬起的落在她的后脑勺上:“早一步进入王阶,对你以后的修炼会很有好处,只要你听话且认真修炼,三年内为师定让你成为玄王。”

“知道了。”云芷汐听说他十二年前就是王阶巅峰,倒是还比较信服他的话的,不过她这时候忍不住好奇的问道,“话说师父今年贵庚?”

云芷汐觉得紫云宗主,明明和其余的峰主应该是一个年纪的,但是紫云宗主看起来却十分年轻,远不是其余各峰的糟老头可比的。这应该是紫云宗主保养有方,那么她这位便宜师父呢?是不是也是披着年轻的外表,其实是个至少爷爷级别的人物?!

听问,容煌的目光微闪,避开她的眼神道:“你猜。”

“一百?!”

容煌:“……”他让人感觉很老么?!么?!

“八十?!”

“汐儿,师父的天赋比你好。”容煌不得不提醒道,意思就是说他虽然很早进入了王阶,但是根本就不老好么。

云芷汐闻言仔细一算,综合整理之后猜测:“三十八?”

就算他很牛掰,十六岁成为了王阶巅峰的强者,那么加上紫云宗主说的十二年,那总得有三十八了吧?!那还是爹爹级别的人物……

“我只比你大八岁,你以为是你爹么?”容煌本来就觉得多八岁挺大的了,她倒是好的,还猜那么老。

“二十四?!”云芷汐震惊了,她是真的震惊了!

算一算来说吧,二十四岁减去十二岁,也就是说容煌在十二岁的时候,喵了个咪的就是个王阶巅峰的强者了!

而十二岁的时候,她在干嘛?!

纵然是前一世的时候,十二岁的她也不过刚从原始森林训练营走出来,算是完成她成为杀手培训的第一个阶段。但那时候她绝对还很弱鸡……

“厉害!小女子佩服!”云芷汐立即是夸张的一拜,她知道他很厉害。否则不可能这么年轻就当着紫云宗一峰之主的职,听紫云宗主的意思还想传给他宗主之位,但是她没想到他这么妖孽!

果然,他才是妖孽的始祖……

两人如此磨磨蹭蹭的走回紫云峰时,天色已经黑了,云芷汐一看天黑了,这才惊觉晚饭还没吃,顿时就在喊饿。

“回去吃。”容煌照例揽住云芷汐腰,正是要抱她上去。

“等等!”云芷汐却握住他的手腕,很严肃的问道,“师父,你会不会做饭?”

云芷汐其实会做饭,也能基本下口,但是跟美味不挂钩。通常可以选择的话,她是不会自己下厨的。所以如果容煌只是会烤肉,但是不会做饭的话,她觉得为了他们师徒俩能愉快的活着,一个厨艺不错的厨师,对于紫云峰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可听她这么问,容煌直接抱起她就朝峰上回去,并且淡淡的说道:“你的问话很白痴,师父不会做饭,怎么在峰上活到现在。”

云芷汐第一次被说白痴,顿时反驳道:“我看你像是不用吃饭的,我怎么知道你会做饭。”

“我怎么不用吃饭了?”容煌无语,不吃他怎么长这么大?!

云芷汐这下子被问住了,因为容煌是人,是人他就得吃饭吧。可是她怎么就下意识的觉得,他是不用吃饭的呢?

容煌低头看着她,目光有明显的笑意,像是在嘲笑她的不仅白痴,还要为她的低智商做狡辩。

“你上次烤肉,你自己就不怎吃,所以我认为你不用吃饭,那是有道理的。”云芷汐怒起反驳。

“那是因为那肉难吃。”容煌言毕,云芷汐顿时想掐死他!他什么意思,她当时吃了那么多,而且觉得好吃极了,结果他却说那肉太难吃,所以他才吃得少?!这是在贬低她的品味!

“不对!你那时候也说,你可能会烤肉,那还是因为你觉醒了一些记忆。那你以前你没觉醒,你怎么会做饭?!”云芷汐极力在扳回自身的智商和品味。

“烤肉和做饭是两回事。”容煌一语落定,云芷汐觉得天灵火要破体而出了!她要烧死这丫的!

可她这副气鼓鼓的模样儿,却让容煌完全笑开了,他就知道有她在身边,他会很喜欢。

此时容煌性感微沉的笑声,传荡在云芷汐的耳边,让她恼羞的怒火更胜!天灵火真的很想要烧他,所以就——烧吧!

------题外话------

声明:本文是宠文爽文无虐,容煌和云芷汐也不是杨过和小龙女,本座写的可不是武侠,不存在这个虐点和障碍点。网页版简介里,有精彩片段已经说明,在容煌求亲时,他就断绝了这段师徒缘分,并将此变成……嗯哼,夫妻缘分……

本座最近一边忙公司的稿,一边保持稳定且不低于24点的更新,拼得感觉一双眼睛要被电脑戳瞎了……眼疼……眼疼良方何在?!菊花枸杞什么的,似乎么有用……

特别感谢:lanxiao1962投了1张月票、庸人自扰06投了1张月票、bihua999投了4张月票、910535713投了1张月票、qaz9177投了2张月票、lution投了1张月票、鱼鱼的柰投了1张月票、我爱肉肉321投了1张月票、清歌秋韵投了5张月票!么么哒(*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