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5章 师父抱你。

云芷汐怎么也没想到,容煌居然会用一柄上品玄兵来诱惑她!

而且她能清晰的感受到,这柄上品玄兵是为她量身打造的!无论是武器的种类——匕首,还是武器的属性——火属性,或者说她本人的一些小嗜好,都在这柄上品王兵得到完美展现。

最重要的是,他说的万年精金?!难道就是她在秘境外的铜门上挖到的那块吗?!如果是的话,难道说这柄上品王兵是他锻造的吗?!

想到这里,云芷汐顿时眼神儿就亮了!她的目光从匕首,转移到了容煌身上!

然后她看到了容煌,那双墨目里盈起了一丝笑意,并且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很现在他是猜到了她心中所想,这是在给她肯定的回复!

也就在这个时候,差点收到天才徒儿的韩进不干了!

“公子!公子!你……你不能这样,我这都快行拜师礼了,你这是……这是不厚道的行为。”韩进现在终于体会到火战他们的心情了,那简直是老婆被抢都没这么难受!

“汐儿是我在青城县物色的弟子,她来紫云宗亦是受我示意,是故她能通过宗门选拔走到这一步,便是我的弟子。你们还有何意义?”容煌在彻底摆平云芷汐前,一句话先把其余的峰主给摆平了。

闻言,一众峰主却是明显不信!

“咳……”紫云宗主轻咳了一下,倒是为容煌证明道,“将近一年前,煌小子确实去了青城县。”

“那为何她方才不说,她要拜入你的紫云峰?”碧崇山的语气里多了份质疑,很明显若是云芷汐早已决定拜入紫云峰,那么此前她不说出来,这是在戏耍他们各位峰主么?

“那是因为她不知我的身份,而彼时我正有事在身,并未交代清楚。”容煌淡扫了碧崇山一眼,自不会让云芷汐去背负这样一个,戏耍各峰主的重大罪名。

摆平了各位峰主,容煌看回站在大殿中央的云芷汐道:“徒儿,还不过来拜见为师。”

云芷汐:“……”

她可以拒绝吗?她可以的。

但是她舍得拒绝吗?不舍得。

所以志气什么的呢?狗吃了。

“徒儿云芷汐,拜见师父。”云芷汐乖乖的,朝容煌一拜成礼。

听到她拜师的声音,看到她拜师的模样,容煌其实悬着的心,才缓缓的归位了。旋即他手掌轻抬起,他手中的匕首,随之悬落在云芷汐的跟前。

他轻描淡写散出的玄劲,带有他本色的飘渺意境,缓缓散出之间,殿内所有的峰主都是心中一怔。大叹这个紫云峰的妖孽,这修为真的是比上次又强大了!这简直是——人比人,气死人……

云芷汐也不矫情,一双素手“恭敬”的将匕首捧收了下来。而当她的手握在匕首的握柄之上时,她那敛在长卷眼睫下的懒眸,便是十分满意的一亮!这匕首,她喜欢!

“徒儿谢过师父。”云芷汐收起匕首,立即给容煌来了一个全方位的拜师叩拜礼。

顿时,那几个很想要收云芷汐为徒的峰主,脸色就难看得简直像是被人殴成了重伤……尤其是最后差一点就收了云芷汐为徒的韩进,差点想打自己嘴巴子!让你质疑质疑,你质疑啥啊!要是不质疑,直接把徒儿收了,现在这紫云峰的说啥也没用!这真的是——悔啊!

可是,人家有言在先不说,还有一柄金灿灿的上品王兵!

说实话,换做是他们这些个峰主,将心比心之下,也会选择那柄金灿灿的上品王兵!上品王兵啊!那是多么好的武器!真的是让人羡慕……

“好了,云芷汐既然拜入了紫云峰,那日后便是紫云峰的弟子了。日后若是有何修炼上的疑问,也可到宗主峰询问本宗主,毕竟本宗主也算是你的太师父。”紫云宗主说来也不亏,反正紫云峰也是师出他宗主峰。

“是,太师父。”云芷汐从善如流,直接喊紫云宗主太师父。

“好好好。”这一声太师父,听在紫云宗主耳中,自然是十分悦耳。

“好了,你们也都散了吧。”紫云宗主虽然心情不错,但是在看到一众脸色比吃屎还难看的峰主,他就不好意思太嘚瑟了。于是他沉稳的挥挥手,让各位峰主都散了去。

大殿内气氛不大好,但容煌可不会在意这些,他达到了目的,便是悠然站起身的,朝着云芷汐走来:“走吧,随师父回紫云峰。”

对于今天能如愿以偿的,将她从此带在身边,随着他一起修炼的结果,容煌是非常的!相当的满意!

云芷汐闻言,朝各位峰主拜了一下,这才跟在了容煌的身边。

而她才走过去,就被容煌伸手拉住了手儿,这让她顿时想抽手。可惜的是,容煌拉得紧,她抽不回来。

大殿内一众还没散去的峰主,眼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一男一女的,手拉着手的,那阵仗怎么好像不对啊!

“也不知道煌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若是真看上这丫头,如今被他收成了徒儿,这师徒恋……唉——不管了,也管不了……”紫云宗主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脑门,表面上说起来好像他真的是容煌的师父,但其实他还真没教这小子什么东西……

……

片刻后,紫云峰脚下。

云芷汐抬头仰望着这座高耸入云端,明显比其余各峰海拔都要高,也都要陡峭的山峰,不解的询问道:“怎么没看到建筑物啊?”不会是上面没得住吧?!那她为了一柄上品王兵,也牺牲太大了啊!

“半山腰上。”容煌回答。

“怎么上去啊?”云芷汐左看右看,都是没有看到这紫云峰上,有什么可以走的路啊?!

这要怎么搞?难道要像当初她从深谷之下那样,发挥超强攀岩能力,然后慢慢的攀爬上去?!

喵了个咪的!那她每次进出,不是都要耗费一天的功夫了吗?!这要是想出来办事,出来天都要黑了,还办个毛毛球的事儿啊?!

亏了!

“我抱你。”容煌说着呢,就已经改拉手为搂抱了。

“啥?!”云芷汐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容煌抱了起来。

那一股熟悉的淡雅梵香,一瞬间钻入了她的呼吸间,他将她拦腰揽住后,身形一跃而起,淡淡的飘渺意境,便随着他体内玄劲的散出,而弥漫在两人身边。

“……”云芷汐满头黑线……

难道说,她这以后进出紫云峰,都要他抱着上下?!这到底什么情况?!

而在云芷汐狐疑不定时,抱着她的容煌,唇角明显就有满意的弧度轻轻上扬。他揽着她的腰肢,虽没有揽得太紧,手掌却依然能清晰感受到她腰肢的柔软。再说如今距离近,他也能嗅到她身上那淡淡的少女香。

“那我以后进出怎么办?”云芷汐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师父抱你。”容煌淡淡的回答。

云芷汐再度满头黑线,她就知道……

“那要是我经常进出,似乎会影响到师父修炼。还有师父若是不在,我要出门也不方便。所以,我们紫云峰上没有什么飞行兽么?”云芷汐逻辑分明的探讨道。

“没有。”云芷汐说了一堆,容煌只给出两个字。

云芷汐感觉,她想要揍人!

“师父很闲。”容煌最终倒是给她补充说明了一句。

云芷汐脸很黑,她被容煌搂着,因为身高上的差距,她目光平视着的是容煌的胸膛。她觉得她要修炼个眼神类的玄技,最好就是那种用能目光戳死人的!

“怎么了?”察觉到她情绪不对的容煌,低头看着她问道,却见她一脸沉黑,显得很是不满。

“汐儿。”容煌叫了她一句,轻声说道,“你若想要飞行兽,过阵子为师带你去抓可好?”

闻言,云芷汐的脸色顿时缓和了不少。不过听他这么好说话,怎么感觉也不太对劲?

事实上,云芷汐过不久就知道,真的是很不对劲。因为容煌的“过阵子”,不知道过到哪个镇子那么久……

不多时,两人就到了紫云峰半山腰。

这座陡峭高耸入云端的山峰,在半山腰处神奇的出现一片平地,仿佛有人朝着这座山峰狠狠的咬了一口,便是出现了这一片奇妙之地。

这一片地并不狭小,大约有两个宗门的大校场那么大。开阔的小平原上,有一座建筑和宗门其余建筑一样风格的宫殿。四面青葱缓翠,显得这座白墙金顶的宫殿群,有一种和它的主人一样飘渺的意境。

寂静空幽的气息,也是迎面扑来。云芷汐能感觉得出,这里几乎没有人烟。所以他说的,此处只有他一个人住,显然是真的。

“你住在这里多久了?”云芷汐发问道。

“十几年吧。”容煌并没有记得太清楚,总之在他被立为紫云峰主后,他便一直独居在此。

“十几年都是你一个人?”云芷汐转身盯着站在她身后的容煌问道。

“有时候师父会过来,大部分时候我一人在此。”容煌说着,已经拉着她往宫殿群内走去,“我给你说一下这些地方。”

云芷汐迈步跟上去,看着他走在前头的身影,懒眸微微的敛了一下。说起来,他似乎真的很少与人接触。当初在青城县的时候,他住云家堡里也是这样。他住的那处客苑,自他住进去到他出来,就仿佛自称一片世界。

他并没有刻意的去保持世界里,只有他一人的纯粹。但是他住在那里,他就是一片世界,很少人能够走进去,甚至都不曾想过要走进去。因为他给人的感觉,太过于飘渺神秘,让人忍不住想要敬畏。

只是他这一切的气息,到了云芷汐这里,就成了无耻的装!她可不会相信,他其实是一个出尘绝世的人……

当然,容煌的确不是。

……

此时,云芷汐已经被容煌带进了紫云峰大殿内。

紫云峰的大殿,不比方才他们所在的宗门大殿恢弘广阔。但作为一峰主殿,它依然十分庄严大气。

“紫云殿内,每一间屋子都有避尘珠,所以并不需要打扫。每日的辰时,宗内会有人送食材上来。”容煌简单的说明道。

“有人上来?”云芷汐闻言,就是眼神一亮,那不是就意味着有路上下的么?!

“给紫云峰送食材,都是天未亮就开始从山脚下攀爬上来的。”容煌的解释,打破了云芷汐的想象。

“哦。”云芷汐就知道,以后她就要成山里的尼姑了。如此进出不便,还真的是山尼姑……

“你的修炼进入了第二阶段,修为增长缓慢,也该静下心来好好钻研。”容煌这一句,却把云芷汐惊了一跳。

但想到他很早以前,就几乎“研究透彻”了她,云芷汐在惊讶之后就归于平静,还自爆的说道:“我还是像以前那样在修炼,却不知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很正常,因为你修炼所增长的一份修为,是寻常人的三分。”容煌的目光放在云芷汐身上,在方才抱着她的时候,他已经察觉到她体内经脉的变化。这种变化,让他惊艳,也让他十分的满意。

“今天先不谈修炼,你可以四处玩一下,明日开始到为师房里来。”容煌说得好像他真的是要当云芷汐的师父一样。

“等等,这个。”云芷汐见他要收官话题,以为他要闪人的,立即是反手握紧他的手掌道。

接着她将那柄匕首拿出来,然后眸光闪闪的盯着他:“这是师父锻造的?”

听到她叫回“师父”,容煌眼角微微一抽,再看她这晶亮的小眼神,他就觉得这丫头肯定没打好主意。

“是。”不过容煌还是肯定的回答,并且他似想到了什么,还手掌一翻的托出一只玉瓶。

“这什么?”云芷汐立即凑过去要查看。

“你的那把破剑呢?”容煌却抬手不让她拿,而是询问道。

云芷汐闻言目光一黯,知道他说的是锈剑,声音便有些低沉道:“碎了。”

“嗯?”容煌目光微讶的看着她,见她眼神里明显有黯然,心知那把剑是真的碎了。

“谁弄的?”容煌问道。

“我杀完一个半步王阶,它就碎了。”云芷汐回答道。

闻言,容煌握紧了她的手。他很清楚她的修为和战力,以她非同寻常的玄劲浑厚度,在初阶大玄师的境界,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战胜中阶大玄师,甚至打败高阶大玄师也没有问题。但若是半步王阶,对于她来说只要对方不是太过不小心,她就无法战胜,更不要说杀了对方。

“说说。”容煌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他墨目里已经有丝丝的危险在酝酿。他可不管是云芷汐欺负人在先,还是她其实真的是受害者,反正半步王阶跟她打,就是欺负她!

云芷汐抬眸,看见他正盯着她,墨目里明显有一层关切之意,她的眉微微动了动道:“我在此之前杀过一个风火宗的半步王阶,所以那天被两个半步王阶追,我就仗着自己底牌多,就把他们带出城去打了。然后我发现,风火宗的半步王阶,果然是个半吊子……”

“为什么要杀那个风火宗的半步王阶呢?”容煌的声音很轻,像是在跟她讨论寻常事。

云芷汐没防着他,也不知为何就不由自主的跟他说起来:“那是因为这个半步王阶修精神力,她……”

听完青城县,云芷汐杀风火宗半步王阶,容煌不动声色的接着问:“所以你想用两个半步王阶试试,看你自己的战斗力能到多少?”

“就是这样!”云芷汐闻言,立即是觉得容煌还是可以聊天的,能够明白她的心思。

“那你是怎么杀的?”容煌就像是知心大哥哥,一步步问她所有的事情经过。偏偏他声音极好听,在云芷汐发表战斗演讲的时候,还能细心的跟她说,其实你若这样这样,效果会更好。

于是云芷汐就一五一十的,将她的战斗跟他全部交代清楚了。并且还询问他,是不是干得漂亮。

“漂亮。”容煌听完全程,凝着云芷汐的目光就有些危险了。

“嗯?”云芷汐见他神色不对,还不太明白。

“明天开始,你每天爬一回紫云峰。”容煌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云芷汐没听懂。

“为师也会陪着你爬。”容煌多加了一句。

“不是……”云芷汐没绕过弯来。

可是容煌已经松开她的手,似乎要出去了。

“等等……”云芷汐没搞懂啊!不是聊得很愉快么?!

“眯自己去玩,我一会回来。”容煌叮嘱了一句,果然是要出门。

“你去哪儿?”这人怎么说风就是雨的?!

容煌没回话,但他速度快,所以在云芷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走了。

“搞什么鬼?”云芷汐顿时无语,然后想到此人做事,似乎从来都是这样,然后就平静下来了。

……

容煌离开紫云峰,去的目的地是宗主峰。

宗主峰与紫云峰相邻,两座山峰都是紫云宗里灵气最浓郁的地方。

在宗主峰里的长老有三名,弟子一共是八人,再加上新晋的王麟、风从和无涯,一共就是十一人。

其中身为紫云宗宗主的紫云,并不会轻易的收徒,因为他的眼光很挑剔。

在名义上算起来,紫云宗主唯一的亲传弟子就是容煌。而容煌的成就,是紫云宗内所有人都不愿意提及的。因为他实在太打击人了,他的存在根本就是在打所有人的脸……

但今年,紫云宗主终于又收到了一个亲传弟子。而且他对这个亲传弟子很喜欢,因为这风从的属性是光、火、金,而紫云宗主本人的属性是光与火,可以说风从的天赋几乎与他契合。这让紫云宗主觉得,他毕生的绝学,终于是后继有人了。

要知道容煌虽然算是他的真传大弟子,但是容煌的修炼他除了最初能给予一些指导,到后来都完全没他什么事儿了……

此时在宗主峰的大殿上,紫云宗主坐在首座,其下分别坐着三位宗主峰的长老。其中两人是此前去接容煌的胖长老和瘦长老,另外一人面容缟素,看起来十分的不近人情。

“师兄,听说你这一次收到了一个亲传弟子?”此时,这位严肃的长老开口询问。

这位长老名叫常泽山,也是一名王阶的强者,是一名水、暗属性武者。宗主峰里有五名弟子,是师从于他。另外胖长老有一名弟子,瘦长老也有一名弟子。而新晋的王麟,是拜在同是风属性的瘦长老名下。新晋的无涯,则是拜在同是雷属性的胖长老名下。

“不错,而且这名弟子天赋很好,是罕有的三属性体质,其中光和火属性跟我完全契合。他日后的成绩,肯定会在本宗主之上。”紫云宗主十分赞赏道。

“哦,莫不是像容煌那小子一样?如此我倒是想见识见识。”常泽山闻言却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显然对于容煌很没有好感,似乎对紫云宗主也颇有微词。

其实说白了,常泽山是嫉妒紫云宗主收了个那么妖孽的徒儿。再加上容煌因为很高冷,都是不太理会外界之事,更谈不上尊敬师长。可是他的修为偏偏总能蹭蹭的往上涨,且在很早之前,就盖过了常泽山这位老前辈,这让常泽山觉得很没有面子。

“不着急,他日在试炼古界,这孩子和煌小子那徒儿,必然能惊艳四座。”紫云宗主淡淡道。

“哈哈哈!没有错了,新晋的小师侄我不知道,但是新晋的小小师侄,那一定是能亮瞎所有人的眼。”胖长老说起云芷汐,立即就是笑道。

“啧——你还真的是能说,你当试炼古界是什么地方?就他们两个小胳膊小腿的,宗主你的看法怎么能和胖子一样?”瘦长老很不以为然。

“到时便知。”紫云宗主却是神秘一笑,看起来似乎对风从和云芷汐,非常的有自信。

可紫云宗主这神态,落在常泽山的眼里,顿时就有些刺眼了。只见他目光看向了别处,却不知在想什么。

而就在这时候,有执事禀报,说是火峰主来了。

“快请。”紫云宗主淡淡说道。

一旁三位长老感觉有些奇怪,因为紫云宗主是刚和几位峰主议事回来,这前脚才回到殿上,怎么后脚这火峰主就来了?

但紫云宗主却知,这个火战怕是不太死心。但是因为容煌不太亲近人,所以这老家伙要来找他哭诉了。

这时候火云峰的峰主火战,在那位执事的引领下走进了殿内。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年迈而步履蹒跚的老者。

这位老者乍一看,就是个快进棺材的寻常市井老头。但在他那苍老的脸上,一双周围长满了皱纹的眼,却隐隐的透着精芒。

见到这位老者,殿内三位宗主峰长老立即是站起身来行礼。而就算是紫云宗主,也是起身客气道:“沐长老!”

“呵呵,宗主可不要折煞老头子。”这位老者轻笑道。

紫云宗主此时却已走下首座,亲自将老者迎到他左边的第一座之上。而火云峰的峰主火战,却是老老实实的站在这位老者身边,并没有落坐。

随后紫云宗主坐回首座,而其余常泽山等三位宗主峰长老,却也不敢再落座的站在一旁。

“都坐下吧,站着说什么话啊。”这时候老者却道。

几人闻言,这才落坐下来。

紫云宗主则看向老者询问:“不知沐长老来此所为何事?”

这位沐长老,是火云峰的上代峰主沐炎,火战的师父。如今已经有两百多岁的高龄,是紫云宗的上代长老,元老级的老怪。所以就算是紫云宗主见到他,也是要客气三分的。

“呵——宗主既然问了,老夫也就直说了,老夫过来呢,就是想见见那个火属性十成十的小丫头。”沐炎倒是不拐弯抹角,直接就说明了来意。

原来今儿在争夺弟子的交锋中,没能如愿以偿的火战,回到火云峰之后是挠心挠肺的,怎么都觉得难受。

不过他灵机一动,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师父沐炎,于是他就立即去找了正好闭关出来的沐炎。

火战觉得,有他的师父出马,相信宗主也要给面子!至于那容公子,应该也不能太无视,怎么说还是有一线机会!

紫云宗主闻言,顿时表现得十分为难道:“沐长老您也知道,那丫头拜入了紫云峰门下,如今跟着我那煌小子,已经去了紫云峰。”言外之意,您老要找人,您得去紫云峰找人啊!

“这事我都听火战说了,反正她也是你的徒孙,你把她叫来我看看。”沐炎却是直接打掉了紫云宗主的借口。

而就在此时,殿外执事又是来禀报,说是容煌来了!

“快让他进来。”紫云宗主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自己送上门来,自然是立即说道。反正现在云芷汐是这小子的弟子,让这小子自己应付去。

容煌本在察觉到大殿有不少人时,是不打算进来的。但是他“听”到里面说着云芷汐,于是他才让人通报的。

而容煌这才一进来,还没等他开口呢,沐炎就说道:“煌小子,你收的那个徒儿,带来给老夫看看如何?”

“她没跟来。”容煌淡淡道,倒是没想到火云峰主这么不死心,连上代的火云峰峰主都请来了。

“无妨,火战你去紫云峰,去将那丫头带过来。”显然为了看到云芷汐,沐炎这位元老级的老怪,那是想尽了办法。

“是,师父!”火战一看师父出手,果然雷厉风行的,顿时也是快速应声道。

容煌闻言墨目里有微光一闪,却没有阻止火战。

随后火战去将云芷汐带过来,而容煌也安静的落座在殿内。

不多时,乘着坐骑飞速去了紫云峰的火战,就将云芷汐给带到了宗主殿内。

云芷汐进来时,还有些莫名其妙。因为她本来是在紫云峰上,四处晃荡着熟悉一下环境的,可是空地上忽然有一头威猛大鹰降落!紧接着火战就出现了,然后说什么让她来宗主峰一趟。然后……然后她就出现在这里了。

而一走进来殿内,她就看见紫云宗主在,她那“师父”也在。

“汐丫头,这位是我们宗内的上代前辈沐长老。想来火峰主也跟你说了,此番是他老人家要见你。”紫云宗主简单的说明道。

这事云芷汐是听火战说的,不过听后者意思,好像是要把她收回火云峰。那……想到这里,她的目光先看向了容煌。

“让沐长老看看。”容煌却道。

云芷汐闻言,也拜见了沐炎道:“见过沐长老。”

而沐炎的目光,却是在云芷汐走进大殿时,就已经牢牢的盯着她。甚至他们说什么话,他都没有去听。

云芷汐瞬间也有一种,像是要被“透视”的感觉,但是并没有特别的清晰,至少比以前被容煌“看”的时候好。

但就在下一刻,沐炎身形一闪的,就出现在云芷汐跟前,并且他那瘦如干柴的手,也瞬间抓住了她的脉门!

这让云芷汐吓了一跳,因为沐炎的速度太快!而且她根本没有戒备有人会对她忽然下手!一瞬间她就本能的要反抗,但是容煌的声音却落在她的脑海里:“别怕。”

可是紧接着,云芷汐体内的通天诀,却是自动的运转起来!

------题外话------

说明:对于汐儿这种人,强来是不行的,表白是会吓跑的,先收徒弟是最好的!喵哈哈……公子,黑!

特别感谢:qquser8947364【2颗钻石和2张月票】、王843691736【2张月票和一张五星】、koukingwang【5张月票】、灵沁【2张五星】、caxili【3张月票】、紫衣8【2张月票】、褚绪【1张月票】、zhl1838【1张月票】、13890352515【1张月票】、缄默1966【一张五星】、lanxiao1962【2张月票】、eunicetian【1张月票】、18650762881【1张月票】、anshowa【1张月票】、董府千金【1张月票】、ii8822【一张五星】、18650762881【1张月票】、小青娃【1张月票】、zjraddh【3张月票】、尹颜夕【4张月票】

谢谢众位亲爱滴撒的鸡血!么么砸(* ̄3)(ε ̄*)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