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章 杀神附体!

云芷汐拍着大牛的肩膀,目光看向地上正颤巍巍爬起身的瘦弱青年,旋即对风从道:“风从,你和大牛先回去。”

“你……”风从一听就知道她是为了光云草,可那是他需要的东西。

“回吧,咱两还分谁跟谁么?”云芷汐知道风从心思细腻,便是多说了一句。

风从心一暖,这才点头:“那你小心。”

“嗯,你们早点回营区。”云芷汐叮嘱了一句。

风从和大牛点点头,这才先行离开。

而地上那名瘦弱的青年,屡次尝试着起身,但都没有成功,显然他已经力竭。但是云芷汐并没有上前去扶起他,因为她知道此人的自尊心很强。他看似瘦弱,但有着自己的骨气和尊严,那是不容人侵犯的。一旦侵犯了他这些底线,那么她想要达到的目的,显然也别想了。

最终这名瘦弱的青年,还是自己站了起来,并且坚持着一步步离开了大街。他慢慢的,一步步的走回去。

如此大约走了将近一个时辰,这名瘦弱青年才在一座偏僻残旧的小木屋前停了下来。

“姑娘跟了这么久,不嫌累么?”瘦弱青年回头,看着空无一人的巷角淡淡的说道。

本也无意遮掩的云芷汐,从巷角现身出来。

看着瘦弱青年朦胧的眼,她浅笑而客气的说道:“是有些累了,不知可否请我进去歇会?”

这名瘦弱青年微微惊讶,显然没想到云芷汐这么会顺杆子往上爬,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在犹豫了一下后,推开门进屋去了。

而他进去之后,并没有关上屋门的动作,那意味也就很明显了。

云芷汐迈步走进了小木屋,看见屋里是一片的狼藉,还能闻到一种古怪的辛味,让人嗅着十分的难受,更是呛得双眼想要掉泪。

若是寻常人,一进去被这么一呛,必然是要立即退出来了。但是云芷汐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仿佛走进的只是寻常房舍,脸上依然挂着浅浅的笑意。

“姑娘想要光云草,便用六块下品玄晶来换。否则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可能给你的。”瘦弱青年说着正艰难的,靠着木屋的一脚坐下身。然后他从一旁抓出几颗寻常的草药,揉碎了敷在自己的伤口上。

“用这个吧。”云芷汐说着,递出一瓶养神丹。

病弱青年抬眸,看见她神色坦然,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她的瓷瓶。他在发觉瓷瓶里面只是寻常的一级疗伤丹药后,才吞服了两三颗,并开始运玄劲疗伤。

“玄晶我不知道是什么,听起来像是一种灵石。但我想,玄晶是治不了你身上的毒伤的。”云芷汐在病弱青年疗伤时,口气平静的说明道。

但云芷汐的话,却似乎刺到了病弱青年的痛处,令他无法平静的失声道:“我当然知道玄晶治不了我的毒伤,但是有了玄晶,我就可以去换取三级丹药!”

闻言,云芷汐顿时明白病弱青年的意思了。

“可你这两颗光云草,根本没有这样的价值,所以也一直没有人跟你换不是么?”云芷汐反问道。

“不用你管!没有玄晶你就滚!”情绪明显不太平静的病弱青年,立即是赶人的吼道。

“这位大哥,做人可不能这样。我方才怎么说,也救了你一名,再说我一个姑娘家的,你这么大声吼我好意思么?”

闻言,病弱青年神色微微一滞,但口气依然不善道:“我没有让你救,而且你不过是想要光云草罢了。”

云芷汐蹲下了身,目光凝视着病弱青年。她不知道此人有什么苦衷,或者遇到过什么不平等待遇,但是她看得出他的性格很执着。而这种性格的人,一般认定了什么,就会拧巴到死不会转弯,是最好的属下人选。再说他的天赋也不错,比起贪狼他们,真的是天差地别了。

“这么说,你要玄晶其实是为了治好你的毒伤?”云芷汐心平气和的聊天道。

不过在她对面的病弱青年很不买账,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又恢复了此前的平静。

但云芷汐并不在意,而是继续说道:“那如果我能治好你的毒伤,你是不是就把光云草给我?”

闻言,病弱青年朦胧的目光微裂,似有隐隐的光芒要爆开,但是旋即他又平静道:“你走吧。”

“你不相信?”云芷汐凝着他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病弱青年反问。

“那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云芷汐也问道。

“我……”病弱青年被绕住了。

“我能救好你。”云芷汐肯定道。

“你这个小姑娘!不要戏耍人好不好!请你离开!”病弱青年似乎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十分激动的赶云芷汐走。

“信我你又不会少一块肉。”云芷汐却依然平静道。

这时候病弱青年似乎没了耐心,他愤怒道:“你这个小姑娘休要来欺骗我的光云草,我是不会给你的!你给我走!”

一个十六七岁,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居然说她能够治他这沉疴的毒伤!要知道就算是三级的对症丹药,都不一定能救好他,可是她却如此信口雌黄!简直是丧心病狂!

再说要是大夫这么牛,那还要炼药师来干什么?!炼药师全部去吃狗屎了,谁花费大资本去培养一个炼药师啊!

云芷汐没有再说话,而是拿出了她的银针,同时她的神圣之手微微运起,一层淡淡的莹光从她的纤纤素手上散出。

“要不要赌一次。”云芷汐看着瘦弱青年,目光深邃神秘。此时的她已经开启了心灵之眼,她能够清楚的看到瘦弱青年身上,那毒入膏肓的伤势。他的身体状况真的是相当糟糕,比她想象的还要糟。

之前在大街上的时候,她就大致的看过了他身体的情况,但毕竟没有看仔细,只是知道他中了奇怪的毒伤。这是一种类似内伤的毒伤,并不是特别凶猛,却能一直凝聚在病弱青年的体内,将他身上的所有东西慢慢破坏。

“你的毒伤已有三年左右,想要一次性治愈并不可能。我现在先帮你放出一部分的毒,能够让你的身体恢复一些元气。等找到毒皇草和三根连,就可以一次性的将你体内的毒驱逐,并且不会流失你身体的元气。”云芷汐淡淡的分析道。

听到这里,病弱青年有些呆滞住了。因为他的毒伤,确实已经伤了有三年了。而且对症的解毒丹,确实是以药毒皇草和三根连作为主药。

病弱青年朦胧的目光已经有些动摇,只是云芷汐实在是太年少。

“难道这毒伤,已经将你的气魄也销蚀了么?本小姐大玄师修为,若想要抢你的光云草,还需要这么磨叽?”云芷汐的目光微凉了起来。

“好,我且信你。”病弱青年最终点头,因为云芷汐说的没错。

“躺上床,脱衣服。”云芷汐说道。

病弱青年闻言明显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爬上了床将衣服解开。

这时候病弱青年的身体,简直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整一个皮包骨的形象!

而在他躺下身后,他看见云芷汐已经搬了凳子坐到了床边,紧接着他见她的手变得晶莹透明,就像是一双仙人之手一般!

她这双手的变化,让病弱青年心神一震。而此时云芷汐已经开始了救治的过程,她每一针的扎落,都让病弱青年感受到了难言的痛楚!只是他天性硬气,所以并没有吭声。

随着银针落下,云芷汐的手开始在病弱青年身上游移,其中以丹田最为密集。神圣之手的灵气,正在将病弱青年体内的顽固毒伤驱逐,汇集在他的丹田处。至于那些旁支的,则被她先以银针放血逼出。

很快这间本就辛味呛人的房屋,顿时被更浓郁的呛鼻味道弥漫!

从病弱青年体内流出来的毒血,正是这些气味的元凶!

这时候病弱青年的眼亮了起来,因为随着云芷汐的施诊,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体内被毒伤慢慢消减去的力量,似乎有了一丝恢复的迹象!这种迹象很微弱,但却足以让他狂喜!

等到云芷汐收手的时候,病弱青年坐起身穿好衣服。

“你的毒被我先汇集在丹田之处,近日你要少用玄劲。这是玉肌丹,你每天服一枚,连服三天后,将身体的状况调整一下。”云芷汐拿出了一瓶玉肌丹道。

病弱青年看着云芷汐手中的玉肌丹,并没有立即接过去。

“嗯?”云芷汐狐疑的看着病弱青年。

只见他从床榻上下来,在迟疑了一阵后,拿出了怀里的光云草,并且跪在地上道:“神医姑娘,此前是我张天茂有眼无珠,多有冒犯还请见谅。此光云草在下奉上,还请姑娘不辞吝啬,为我施以完全救治。”

张天茂此人年纪二十一岁,三年前十八岁的他就已经是一名初阶大玄师,可谓是天赋十分不俗。那时候他和云芷汐他们一样,从遥远的家乡来到紫云城,成为紫云营的一员,去参加紫云宗外门弟子选拔。

在紫云营的时候,张天茂就是十二洞窟的天才之一。可是在参加选拔的时候,他却无意中不知为何,得罪了那时候还是内门弟子的碧池。后来他在紫云营中,就被人下了毒手。

只是起初这毒并不明显,紫云营执事也请来药师为张天茂诊治。但结果却是说他曾有内伤暗疾,如今才爆发出来,以后怕是修为不增反而会跌落。

那时候张天茂还以为自己真的是内伤暗疾爆发,可是回想他从小到大,似乎并没有兽到过什么太过厉害的伤患。但他“暗伤”发作是事实,从此一旦战斗经常是力不从心,最终黯然落选。

但心高气傲的张天茂,不容许自己落魄回乡。这些年他一直在紫云城徘徊,一直到两年前他的修为跌落,体内那些毒素渐渐发散,他才知道自己是中了毒。

张天茂后来仔细的回想了当初在紫云营的情况,最终通过不死心的多方打探追查,才大概知道三年前的真相是什么。

也正是因为他不死心的纠缠真相,才为他引来了今日差点灭顶的再一次大难。

但天可怜见,他遇到了云芷汐。后者不仅解救了他,还给他带来了恢复的希望。这两年他知道自己中毒以后,一直希望能知道三级解毒丹,他想三级丹药应该可以治好他。所以他虽知道光云草不值得那个价,可是穷途末路的他依然不愿意放弃。

看着张天茂的神色,云芷汐伸手接过了他的光云草道:“只要两位药材能得到,我就能立即帮你祛毒。但找灵药这种事情,可遇而不可求,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知道……我知道。”张天茂当然知道,因为自打他知道自己中毒,并了解到毒皇草和三根连之后,他本人在紫云城的摊位上就从未见过。

“我张天茂愿意等,但我希望您能……一定要救我!”张天茂说到这里时,他还重重的给云芷汐磕了头!这三年来,他受够了那种修为跌落的绝望,如今纵然只是看到一丝的希望,但他却像是溺水之人抓到了稻草,再也不不愿意放手了。

“你起来。”云芷汐蹲下身扶起张天茂,“我既然说了会救你,就不会食言。不过你也要明白,天下没有掉馅饼的好事。”

闻言,张天茂目光一定,他认真的朝云芷汐磕了一个响头:“我张天茂对天起誓,只要姑娘能救治好我,让我恢复过来。那么从此以后,姑娘就是我张天茂的主人!我愿为您赴汤蹈火,纵要我死,我也绝不说一个不字!”

云芷汐浅笑点头,她伸手拉起张天茂道:“你不会后悔的。”

至此,云芷汐麾下已有三大忠仆。周正、贪狼和张天茂,这三人也确确实实,将永远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此番云芷汐的目的,其实最初只是两株光云草。至于获得张天茂此人的效忠,倒是意料之外的收获。

而既然收了张天茂,云芷汐自然要在紫云城买处宅子。一来让张天茂养伤,二来也算是她的一个小据点吧。

因为已经没有了银子,云芷汐是抵押了两株千年灵药,才得了一座清幽僻静的小院。将张天茂安置好,云芷汐打算回紫云营叫上风从和大牛过来住。

“我这里有些兵器,你看着拿去变卖些现银回来安排家用。若是遇到那个猪头一伙人,就暂且避开一些。”云芷汐拿出了剿匪时,得到的不少没用兵器叮嘱张天茂道。

“是,小姐。”张天茂虽然也曾是个傲气的天才,但是他既然认了云芷汐为主,态度就摆得很正。

“你放心吧,你的仇马上就能报。”云芷汐拍着张天茂的肩膀承诺道。

云芷汐并不知道张天茂的过去,但是她料定那个胖猪大少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的话,呵呵……

而张天茂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此时并不认为云芷汐能跟五峰的亲传弟子抗衡。但是他相信以云芷汐不凡的医术,还有她十六岁就是大玄师的天赋,一定能在紫云宗站稳脚跟!而他自己也决定了,不再去追究那些真相,只要身体能恢复过来那就好了。

此时的张天茂并没有想到,他不去追究对他下毒手的人,却不代表下了毒手的人,不会再度找他麻烦。他只认为他已经不追究了,对方也该安生了。

交代好一切之后,云芷汐离开了小院。

可就在她离开小院不久,云芷汐察觉到有人盯着她,而且还不止一个人!且修为都是半步王阶!

“倒是看得起我。”云芷汐揉了揉眉毛,目光看向了紫云城外,随后她忽然跃身加快速度,疾驰的朝着紫云城外奔去!

与此同时,两名蒙面的半步王阶也是立即跟了上去!

“兄台何人?”此时两名半步王阶中的一个,却是率先开口问道。

“杀人越货。”另外一名外补王阶回答。

“赃物平分。”

“可以。”

两人目标达成一致,但却显然不是来自同一拨人,不过他们的目的显然都是杀云芷汐,同时夺取她身上的东西!

而云芷汐身上的东西最让人眼红的,自然就是匪首那点赃物了。很显然,这是一桩有计划的行动!

此时的云芷汐毫不遮掩身形,在紫云城的上空,以火属性大玄师的修为化出一道红芒!迅速的飞掠出紫云城!

紧随在其身后的,两名半步王阶速度也是极快!三人如三道长虹,划破了紫云城上空的平静!

“啧啧,谁家的倒霉孩子,初阶的大玄师被两个半步王阶追,必死无疑了。”

“嘿嘿,那大玄师倒是不死心,居然还想着要逃,速度倒是不错,但这个结果毫无悬念。”

紫云城的武者众多,大家纷纷抬头看到了这三道长虹。但因为这两拨人的实力悬殊太大,所以他们都没兴趣追出去看,只是在下方谈笑道。

然而这时候,一名银发青年却目光专注的看着天空中的三道长虹,并且有些惊讶的呢喃:“是她?”

银发青年踟蹰了一下,最终跃身而起,朝着三道长虹追去。但他并没有那么张扬,而且是远远的吊在三人之后。

很快,云芷汐就率先抵达了紫云城荒郊。

随后她减缓了速度,竟是直接在等身后的两个半步王阶。

“小丫头不逃了?”其中一名半步王阶,目光盯着云芷汐脚下的风靴,已经是看出来她这双靴的奥妙,那目光也充满了贪婪!知道她身怀不少好东西,但没想到一双靴都这么厉害,竟然是能增幅速度的玄器!

而这名半步王阶说话间,直接就是抡起双掌,无数道大掌虚影瞬间凝聚,带着磅礴的玄劲直接朝着云芷汐拍下来!

云芷汐锈剑出鞘,身上玉绝大圆满的防御爆出!一只惊天的凤凰虚影,瞬间凝结而出!与对方的大掌虚影轰在一起!

第一招硬轰之下,云芷汐瞬间被震飞数十丈,体内气血翻涌间令她吐出一口鲜血来!她目光忌惮的盯着眼前的半步王阶,发现他的战斗力比风六娘强悍很多!

“手上的兵器,虽不是玄兵,却能配合玄机演化出玄兵的战斗力。很好,这一套的武器加玄技我要了,交出来留你一个全尸。”这半步王阶道。

此时另外一名不曾出手的半步王阶声音沙哑:“匪首的赃物交出来,给你全尸。”

两人完全强横的言辞,显然不把云芷汐放在眼里,纵然她方才一击之下,抵御住了半步王阶的一击!

“呵呵——蓝家和碧家的老狗,想要我云芷汐的东西,可没那么容易。”云芷汐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知道自己还是大意了。以为杀过了风六娘,那么来两个半步王阶也无所谓。

但是云芷汐并不担心,她最不济还有最后的保命之招。但是这两个老贼,她倒是想领教领教!

刹那间,云芷汐身上一股黑暗的气息,在她不自知的情况下缓缓散发,她的双眸也变得阴煞锋锐!

“小贱婢找死!”两人被骂老狗,又是被云芷汐这等弱小之辈辱骂,顿时都是目光一沉,竟是同时出手!

二人同时出掌,磅礴的玄劲汹涌而出!以排山倒海之势,朝着云芷汐呼哨而至,那等狂瀚隐隐有匪首的攻势之威!

云芷汐目光一锐,心灵之眼开启!瞬间进入那种微妙的,似乎世界的一切都被放慢的状态之中!与此同时,她捕捉到了一丝两人攻击的死角,也就是对方攻击力最弱的方向!

同一刹那,云芷汐身上“刷”的燃烧起可怕的天灵火!同时她以极快的速度,一弹而起的钻入了捕捉到的死角之中!

但纵然是死角,也依然不容云芷汐小觑!虽然这种作为,她不是第一次干,在面对匪首的时候,她就上演过这一戏码。但是当时的匪首并不将她看在眼里,攻击也并不是针对她而去。所以纵然匪首是王阶,却也不如此时这么难对付!

天灵火可以穿透一切防御,但是迎面而来的是攻击!那种攻势,虽然天灵火能帮忙抵消很大一部分,但依然有很强的一部分,落在云芷汐的玉绝大圆满之身上!

越是危急越是冷静,越是生死攸关越是潜能爆发!这一切说的就是云芷汐,她此时此刻已经完全融入了一种,巅峰的作战状态!

她的眼里!心里!神识里!全部都是两个敌人,他们的攻势,他们的杀气,他们的强大,以及将会对她不利的一切动作!

少女的身影,如同一道火芒,迅速的钻到了两名半步王阶的跟前!与此同时,她敏锐的捕捉到,其中一人的精神力更弱一些!

也就在那一霎那,她的神识中爆发出最巅峰的修神诀一击!与此同时,红狼爆发而出,扑向了一旁更强的那名半步王阶,帮云芷汐争取一丝的生机!

这一切的发生,就在瞬息之间!甚至两名半步王阶还没有反应过来,云芷汐就做好了一切的安排和动作!

那一刹那!那名精神力较弱的半步王阶,顿时觉得脑中一片刺痛,痛得他完全恍惚了过去!

也就是那一刻,云芷汐冲霄而去,锈剑散发着森森的锈色,一剑直取这名半步王阶的颈动脉!

但是这名半步王阶也是战斗经验丰富之徒,他在脑中瞬间刺痛的时刻,立即就爆发出最强的玄劲防御!

那等磅礴强悍的玄劲,完全足以灭杀任何的初阶大玄师!

但是云芷汐不是寻常的初阶大玄师,她浑身的天灵火冲霄而起,爆发出一片惊人的火芒!她的玉绝大圆满催发到了极端,她直接的冲入了这名半步王阶的防御之中!她以惊人的爆发力,恐怖的冲入了足以灭杀她成灰烬的,那半步王阶狂暴的防御玄劲中!

因为她知道,她只有这一次的机会!要么对方死,要么就是她死,而她绝对不想死!可怕的意志力,惊人的爆发力,成全了云芷汐突破而入!她的惊凰锈剑,抵达了这名半步王阶的颈!

但就在那一刻,红狼爆发出凄凉的“嗷呜”惨叫!它在帮云芷汐抵御另外一名半步王阶时,被重重的一掌拍在狼首上!

云芷汐心神一痛,她能感觉到红狼——要死了!她抬眸的那一瞬间,双目是惊人的火色!她不想要红狼死,但是兽镯显然无法收回气息正在消亡的红狼!

但是云芷汐依然执念的,要将红狼收回来!但这一刻她的意念,召唤出的却不是兽镯的能力,而是玲珑仙境的能力!

悲惨的红狼,在那名半步王阶再一掌下去的瞬间,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同一时刻,云芷汐的剑,割在了她手中那名半步王阶的颈动脉上!后者颈动脉上的血,瞬间喷涌而出!直接将她此时绝色阴煞的脸,浇灌满了鲜血!

一名半步王阶陨落!

但随着他的气息消亡,跟随云芷汐很长一段时间的,她如今最顺手用着的惊凰锈剑断裂!破碎!

夜色黑沉,云芷汐的七窍,也因为这一次的拼杀,而缓缓的溢出了血迹!但是她的眼中,那种疯狂的杀意和煞气,却一瞬间让她对面的那名半步王阶惊骇了!

看到与他修为相当的临时同伴死,他忽然觉得若是再打下去,也许他也会死!

死亡的恐惧,一瞬间弥漫上这名半步王阶的心头!尤其是在他对面的少女,那双阴森可怕的红目,还死死的盯着他!

“你——你……”半步王阶惊疑不定!

但就在此时,无涯从暗中出来了!他如一道雷电降世,直接从空中霹雳而下!一瞬间就落在了云芷汐的旁边!

“紫云营来人了,你还不滚!”无涯冷喝一声!

那名半步王阶瞬间就更怕了,然后他立即就夺命而逃!紫云营来人了,那就意味着紫云宗知道了事发,那他还等着被抓吗?!

云芷汐此时,还保持着一手握着那名死去半步王阶下颚,一手握着剑格杀他的姿势。她的脸上都是血,她的眼睛也是火红火红的可怕颜色!

“你……”无涯本要问她没事吧。

但就在那一刻,云芷汐忽然动了!而她一动间,竟然不是倒下,更不是做别的,而是直接冲着那名逃走的半步王阶追去!

少女的身影,如一道火风飞逝!在绕过无涯时,尚且有血迹染在他的银发上,夜色里散发着惊人的红。

无涯的双瞳一缩,实在难以置信,她居然还去追!她不要命了!

无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此时的云芷汐,身体状况非常的糟糕!她虽然没有倒下,但是她的内伤很重!按说她糟糕的伤势,已令她的身体根本不足以支撑,她这样猛烈的再度爆发玄劲的冲出去!

更重要的是,她的玄劲为何这么多!怎么还有余力去追!她——

无涯震撼了,他无法想象,少女是怎么办到的!而她又为何,还要硬撑的去追!她疯了么?!

------题外话------

噗~昨天的万更不是过渡,而是暴风雨前的调剂……【ps:两人对手戏,已在倒计时。不会为了见面而见面,他们的安排,本座早有设定。虎摸……】

特别感谢:sg18698投了1张月票、hanye1213lhy投了一张五星!海在飞投了1张月票、nvshen0119童投了一张五星!rong8686投了一张五星!么么(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