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9章 本小姐叫碧玉!

吃过晚饭,水洺从云芷汐这里,倾家荡产的换走了一枚水属性兽丹,这才恋恋不舍的回他的帐篷去。

入了深夜,营区的哄闹已渐消散,只余留窃窃私语的谈话。此时大多数的人,要么已经休息,要么就是在修炼之中。

云芷汐进了帐篷后,神识仔细的捕捉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没有问题后,也钻入了玲珑仙境里,而不能跟进去的小喵,则一如既往的留在外头把风。

一进入玲珑仙境,里面浓郁的生生不息之气,就让她的精神瞬间一震起来。

只见此前那颗吞自容煌的万年树心,已从小树苗成长了一人高的树木。整棵树透着晶莹的绿光,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株仙气萦绕的仙树一般。

这颗明显拥有心智的绿树,在看到云芷汐进来时,浑身的树枝摇摆的,明显在热烈欢迎她。但那种阵仗让云芷汐看着,怎么都有一种谄媚的感觉。

事实上玲珑仙境里发生变化的,并不仅仅是万年树心,还有仙梅花和那一片药田,全部都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首先就说仙梅树吧,本来按照时限来算,它应该还要大概七八年的时间,才能开出新的仙梅花。可是现在呢,仙梅树上十朵清香逼人的仙梅花,可不是正开得美艳动人?!

再说她的药田,原本最高年限的灵药,就是五千年的级别。但是现在那些五千年的灵药,全部变成万年的神药级别!

这还不算!原本她不是有一大片小火灵果苗苗么?喵了个咪的,全部变五千年!也就是说她原本种在药田里的,那所有的灵药统统都给增加了五千年的年限!

当然这一切的变化,都不如万年树心的变化大。此时这颗一人高的万年树心上,还凝结着九颗碧绿莹莹的青涩果实,它们现在还只有小青梅那么大。但是在这些“小青梅”之上,云芷汐能感受到浓郁至极的灵气和生机!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玲珑仙境抓着要的那颗,匪首脖子上的吊坠!果然玲珑仙境要的东西,都是妖孽级别的!从前的小树心是,现在的不明吊坠也是。

这是云芷汐在不明吊坠进入玲珑仙境后,第二次进来,所以已经没有第一次那么震惊,但是内心依然是充满着惊叹。

“到底是什么东西?”云芷汐伸手握住,被她挂在小树上的古纹坠子,光洁的手指轻轻的摩挲着。

这是一枚形状和花瓶相似,有拇指大小的坠子。在坠子的外头,包裹着一层特殊的石料,并镂空的刻有很是玄奥的纹路。从这些镂空的纹路看下去,可见内里是一层碧绿的颜色。

最开始的时候,镂空纹路下的碧绿色很明亮。但在进入玲珑仙境,并让仙境内的植物大变样了之后,这层碧绿色就变得十分暗淡。

“也不知道小树结果后,它的果实有什么作用?”云芷汐放下坠子,就盯着小树的那些果实看。

小树一察觉云芷汐双目里的贼光,立即就以树叶将果实包裹起来,一副护犊子的模样。如此看起来,就可知道这些果实必然很珍贵,否则它不会这样做。

现在云芷汐去掐它的树叶,它已经是无动于衷了,而且她才掐掉一叶,它马上就能再长出一叶来。

以上这些自然是大丰收,但是匪首的其他东西,就让云芷汐有点想吐血了。

第一:没有王兵,全部的武器最好就是那把刀。因为属性不合,被云芷汐归类为破铜烂铁。

第二:没有完整的地阶玄技,匪首使用的《翻天掌》不完整,这本来是有三掌,翻天掌、裂天掌、和碎天掌的,但是匪首只有翻天掌的一册,简直是……难怪他使来使去,就是一招翻天掌,真是穷得叮当响。

第三:匪首修炼的功法,只是一本玄阶高级功法《金象功》。想当初,她随随便便杀了老鬼,都有一套玄阶高阶的功法和玄技了。所以说这个匪首,真是穷死了!

第四:所有收集的灵药,和唯一的一颗兽丹,都是清一色的金属性!这让云芷汐有点想骂人,金属性有什么好啊,全部都是金属性。但是她也不想想,匪首本人就是金属性,他又不是炼药师,他收集别的属性做毛?

第五:没有银子!我嘞个去!一个马贼的匪首,没有半点银子家当!这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她!当然,匪首虽然没有银子,但是有一堆光亮亮的石头。看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宝石,云芷汐只希望拿去拍卖的时候,这些石头价值不菲。

以上就是赠送的附加品,在云芷汐看来没有多少价值,这让她十分万年的想象起,如果是选择第一的话,她现在就有一柄强大的王兵!还有一套强大的地阶玄技傍身!

“算了,有得必有失。看在玲珑仙境变得这么欣欣向荣的份上,我就忍痛吧,但是真的很痛啊……”云芷汐一想到呆板长老的那柄威风霸气的剑,就觉得手上的锈剑真的——很烂,好想换,好想换武器有么有?!

在收敛了心疼后,云芷汐才开始进入修炼。

这段时间以来,她大部分的时间是用在炼药和修精神力上。所以她的修为,几乎是停滞在初阶大玄师上。

不过炼药术的熟练,以及精神力的攻击力,却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好处。至少三级丹药,她现在就算不用仙鼎也基本可以一炉成丹三枚了。而精神力方面,此番在对战匪首那种穷凶极恶的王阶强者时,就已经证明她的修神诀能够对王阶的强者,起到一定的攻击效果。

虽然以云芷汐目前的能力,只能让真正的王阶强者眩晕那么一瞬间。但是那一瞬间,足够她保命的了。而且匪首的实力,应该是初阶玄王巅峰,是进入王阶已久的强者,所以他的精神力本身比云芷汐稍强大。因此能达到这样的战果,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要知道寻常的初阶大玄师,遇到匪首这样的王阶存在,那就等于蚂蚁遇到大象,结果自然是不够看。否则那时云芷汐冲上去,匪首也不会那么无视她了。实在是他们之间的修为相差太大,而谁又能想到修为差距这么大的他们,精神力差别并不太大?至少匪首没想到,所以他被阴——死了。

……

第二日清晨,全营吃过早饭,就直接开拔紫云城。到了下午的时候,他们就全部抵达了紫云城。

再回到紫云营,已经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原本的十二洞窟天才,倒是没有死于这一次的选拔。但是紫云营此番,还是战死了三十来人,占紫云营总人数的两成左右。

其中死亡率最高的战队,就是蓝羽鸿的战队,一共死了十三人。其次是五华的战队,一共死了九个人。

休整下来的时候,穆青执事召十二天才去议事。

再看着他们十二人,穆青的目光明显在云芷汐身上逗留了较长时间。很显然,这个最初并不太被他看重的少女,此番在剿匪任务中的出色表现,让穆青感到十分惊艳。

事实上这一次的任务,穆青也是作为执事跟随他们前往的。但大部分的时候,他是在对自己负责的两个小队统计战功。后来的剿匪首大战,他是去得晚的,但是还是看到了云芷汐和风从的精妙配合,在一次次给匪首施展“光戳眼”。

“这一次的剿匪任务,已经是圆满完成,你们都将成为紫云宗的外门弟子。对此,我先祝贺你们。”穆青虽说是在表达祝贺,但口气依然很平淡。

“谢谢穆执事。”

“穆执事,我有一个问题。”此时蓝羽鸿却道。

“你说。”穆青对于蓝羽鸿,在这一次剿匪中的表现,也是比较看重的。蓝家的“蓝符”,毕竟非同凡响。

“既然我等的战功,都有执事或者长老记录,为何穆执事不事先说明。”蓝羽鸿此时,依然为封天霸的死耿耿于怀。倒不是说他如何看重他的同伴,而是蓝羽鸿认为,他就是因为封天霸这个蠢材干下的事,给呆板长老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蓝羽鸿打听过了,那名神态呆板的长老,是内门天兵峰的长老,拥有着不俗的修为和地位。此番他是此任务的负责人,拥有对这些参加任务的青年,绝对的言语评价权。

也就是说到时候,除了战功很重要,是否能入内门,甚至是否能成为五峰之一的亲传弟子,这位呆板长老一句话能决定生死。

毕竟他们的战功,只是决定他们是否有参加内门弟子选拔,和亲传弟子选拔的资格。至于成与不成,除了天赋外,紫云宗也有另外的考量。而这位呆板长老,在宗门内拥有刚正不阿,目光精准的风评,那么他的看法就相当的重要了!

且最让蓝羽鸿不服气的是,呆板长老明显对云芷汐很看重,加上她显赫的战功,届时只怕能争取一个五峰之一亲传弟子的名额。

“这一点,是然长老的命令。”面对蓝羽鸿隐有的忿忿不平,穆执事淡淡道。

而然长老,也就是那名呆板长老。

闻言,蓝羽鸿纵有不忿,也无可奈何了。

“你们休息两天,三天后战功排行榜将公布在紫云榜上。届时我们紫云营,斩匪战功最多的十二人,将有机会和此番的外门弟子,同台竞争成为内门弟子的机会。而战功总排名前三的,将获得五峰主的青睐,但能不能把握住机会,就要看你们自己了。”穆青说明道。

“是。”虽然战功榜三天后才出来,但是自己的战功多少,大家都心里有数。

“接下来两天,你们可以随意进出紫云营,其余规则不变。”穆青解放了不可进出紫云营的规定。

“是。”这下子,不少憋得慌的青年就兴奋了。

要知道此番自打进入紫云营,再到去剿灭马贼,他们可都是几乎与世隔绝。而紫云城这种大地方,很多人其实是没来过的。等到将来进入宗门里,也不一定时常有机会出来,所以放假让他们去逛城,自然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

“去吧。”穆青见大家这么兴奋,口气也难得的有了丝笑意。

“我等告退。”众人随后出了阁楼,而他们知道的消息,也迅速的在紫云营散开。一时间大家都是欢欣鼓舞的,那些无法住洞窟的青年们,更是决定这几天要夜不归宿!

“终于解放了!今晚我就要到紫云城里的醉香楼去,听说那里的姑娘美极了,还个个都是武者!当红的姑娘,更都是玄士阶!”

“带上我,我也要去!卧槽,从出家门到现在,当和尚都当了几个月了,真是苦逼。”

“谁说不是,走走走,这就去!”

一时间被憋坏了的青年们,一个个喝花酒去了。

而那些青年女子,则是三五成群的,开始了逛街行动。

至于云芷汐,也是与大牛和风从,准备出紫云营,到紫云城逛逛去。

……

紫云城,是东域第一大城池。这里商铺云集,各种交易繁华,聆郎满目的商品,让人眼花缭乱。

走在街道上,偶尔还能看到穿着紫云宗服饰的,紫云宗弟子在摆摊。

询问之下,云芷汐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些紫云宗的弟子,是把他们一些不再需要的东西拿出来卖。因为不想走中间商,所以他们亲自在这里摆地摊。

毕竟以紫云城的名气,各地慕名而来的武者络绎不绝。很多人都会来这里淘灵药、武器等等。紫云宗弟子自己摆摊,除了能卖出好价钱,还不必被中间商收取折扣,且说不定还能换取到对他们十分有利的东西。

云芷汐三人,此时就像是乡巴佬进城,都是十分好奇的看着路边摊位上的各种东西。

“啊,这是黑玄铁。”大牛走在一处摊位前,对于摊位上一坨黑漆漆的铁块惊叫。

“小兄弟好眼力!”这时候卖黑玄铁的老板走出来,“这块黑玄铁五斤重,精纯度极好,只卖八千两银子。要的话我这里还有一块,一共就算你一万五千两银子好了。”

这名摆摊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修为是高阶玄士。虽然也穿着紫云宗弟子服饰,但看他一身灰衣的,明显是一名外门的寻常弟子而已。

“不不不,黑玄铁要不了这么多钱,五斤重的最多就是六千两银子一块,两块一万两我买了。”不想大牛看起来憨厚,砍起价来却一点不憨。

“不能够啊小兄弟,这两块黑玄铁可是我千辛万苦执行任务得来的,你这么一砍价也忒狠了。这样吧,看在你识货的份上,两块一万二千两,不要再说别的了。”男子想争取多点钱道。

“一万两是最高价了,反正这东西除非是炼器师,不然买了也没用,你不卖算了。”大牛说着,潇洒要走。

男子一看大牛要走了,立即是拉住道:“好好好,就卖给你,就算交个朋友,以后常来关照啊。”

大牛立即掏钱付账,然后带着黑玄铁走了。

“嘿嘿,这下淘到好东西了。黑玄铁可是好东西,有不少玄兵的材料,都是黑玄铁呢。若是其他炼器师看到,别说一万五,三万两也得买了。”大牛在走出一段距离后,十分兴奋道。

“真有你的,砍价一把手!”云芷汐竖起拇指道。

就是风从也没想到,大牛这样的人居然会砍价。

一行三人逛了一会,云芷汐就看到有个瘦弱青年在卖两株光云草。而光云草,是三级光属性丹药——光云丹的主药。

“你的光云草怎么卖?”云芷汐询问道。

光云草这种灵药,因为光属性武者太稀少,所以市场上很少有人卖,也很少卖得出去。

风从一听云芷汐问,就知道她是要为他买的,已经准备好自己掏钱了。

那名瘦弱青年,看起来二十一二岁,浑身的皮肤很黑,目光有些朦胧,显得十分的没有生气。他的小摊位上,也只卖两株光云草。

听到云芷汐问价格,他也没有抬头,就是用微弱的嗓音道:“银子不要,要玄晶。”

“玄晶是啥?”不想云芷汐和风从都是异口同声问道。

而他们两人的问话出,附近的人和这名瘦弱青年,立即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他们。就像是城里人,看乡巴佬拎着活蹦乱跳的鸡进城一样无语。

“咳咳。”就是大牛这个追随者,也都十分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连忙拉着两个乡巴佬去普及知识。

“玄晶是一种富含灵气的晶石,能够用于大玄师修炼之用,在紫云城等一些大城池,都是通用的货币。”大牛是怎么都没想到,云芷汐和风从居然连玄晶都不认得,真的是有够土鳖的。

“那玄晶长啥样?”云芷汐不懂。

这下子大牛被问住了,虽然大牛知道什么是玄晶。但是他家里也不是特别宽裕,他本人是没有玄晶这种高档货币的。

“没有玄晶就不要来。”那名瘦弱青年,明显认定云芷汐这群乡巴佬是没玄晶买的,已经是赶人道。

“你这什么态度?”大牛闻言不乐意了。

瘦弱青年什么话也没说,继续呆呆的低下头摆摊。

云芷汐看了光云草几眼,被风从拉住道:“走吧。”

云芷汐犹豫了一下,又多看了那瘦弱青年几眼,这才和风从他们离开。不过她这心里,明显是惦记上这两株光云草了。毕竟光属性的灵药不好找,而且这两株年限还算可以,一株是五百年,一株是八百年的。

离开后不久,大牛又看上了些不错的炼器材料,一路下来讲价买了不少。到了最后有些钱不够,云芷汐也掏钱一起买了。

至于云芷汐自己,也是买了不少各种属性的灵药。毕竟她现在玲珑仙境里的灵药,尤其是种着的,已经变成了她光能看,不能采来炼药的存在。喵了个咪的,全部年限太高级了!

一通逛街下来,云芷汐收购了不少五百年到八百年的,甚至千年的灵药。瞬间就把她在青城县里,靠拍卖积攒来的银两花光光了,她现在是直接变成了——穷鬼。

“芷汐,你不会真的是炼药师吧?”大牛有些不确定的问道,本来他也不认为云芷汐是炼药师的。因为她年纪太小,修为又这么高,肯定大部分的时间都用于修炼,怎么可能还有工夫去炼药?

可云芷汐买的灵药,都是二三级炼药师才能用得到的。大牛不相信,云芷汐能是二三级的炼药师,撑死了能是一级炼药师。毕竟他本人也是修炼加炼器,所以他知道以云芷汐的天赋,这一点倒是有可能做到。

“怎么说?”云芷汐没直接回答。

“不然你买这么多各种属性的灵药作何?光云草还好说,那是风兄弟有需要。但是什么雷属性,水属性什么的,你买那么多干啥?”大牛这一路下来,都有留意云芷汐买的东西。

云芷汐浅笑不语,毕竟她说过了她是三级炼药师,只是没人相信而已,那她何必多说呢。

这时候,他们正逛回那卖光云草的瘦弱青年摊位上。

因为天色不早了,瘦弱青年收了摊准备回去。

青年看起来瘦弱,但其实他的修为,已经是高阶玄士。以他如此年轻的资质看来,突破大玄师也是指日可待的。

然就在瘦弱青年要离开时,街道的前方走来一名纨绔庞大少,身后还带着四五个手下。他们一出现,就直接拦住了这名瘦弱青年的去路,脸上还露出玩味的笑意。

尤其是那名为首的纨绔胖大少,更是挂着油腻腻的笑容说道:“病猫,昨儿本大少不是警告过你,让你不要在这里摆摊了么?你是没长耳朵呢,还是忘记了?”

那名瘦弱青年看了纨绔胖大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就打算避开他们绕路过去。

可是这纨绔胖大少明显是来找茬的,又怎么可能让他走呢?

当下胖少身后那些狗腿子,就是上前围堵住了瘦弱青年的去路。

“病猫!少给本少装,我今天就告诉你,你这两株光云草,本少是看上了!识相的,马上给本少留下来,否则……嘿嘿……”纨绔胖大少一脸的笑容十分阴森,目光也露出了歹毒之意。

“滚!”不想这病弱青年却是怒吼一声!

这道声音与他瘦弱的体型完全不相符,十分的狂暴凶悍!带着一种,老虎不发威你还真当是病猫的气势!吼得人心神一震,感觉瞬间精神奕奕起来。

云芷汐非常惊讶,显然没有想到这瘦弱青年的声音这么有爆发力,纵然是她的心神,都为之变动了一下。

“河东狮吼,估计也不过如此了。”云芷汐心中评价。

“芷汐,我们离开吧,免得被殃及池鱼。”这时不想惹事的大牛,已经是低声对云芷汐道。

“不着急,反正大家都在看。”云芷汐回道。

大牛闻言四下一看,果然看到附近围了不少人过来,连那些原本准备收摊走人的,也都卷着包袱在一旁看戏,脸上还挂着戏谑的笑意,一点都不担心被殃及池鱼。

“好你个给脸不要脸的病猫,给我打断他一条腿!我看他还怎么猖狂!”被病弱青年这么一吼,纨绔胖大少怒了,立即是阴森的吩咐手下道。

“哈哈哈。”瘦弱青年豪气的大笑,声音充满了不屑与悲愤,“老子早就知道,你是碧池那婊子的走狗,要打就打,何必找什么无聊的借口,简直跟那女人一样恶心!”

瘦弱青年这话一出,云芷汐就十分赞同的看着他,心中感念着: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人知道碧池就是婊子的意思。难道他也读过英文?要知道英文里婊子的发音,直接用中文读过来,可不就是碧池么!

而此时,那名胖大少却是愤怒道:“就你这样的,碧池小姐根本就从未看在眼里!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而且你竟敢辱骂碧池小姐,给我打!狠狠的打!打断他两条腿!”

纨绔胖大少身后的四名打手,闻言立即是欺上身,直接围攻病弱青年。

病弱青年反应倒是快,直接就是一个闪身的,躲过了其中两人的正面攻击,再是两手直接撼住另外两人的轰击!

顿时场上玄劲互振的气旋,就扬起了一阵大风!那名与病弱青年硬碰硬的两名中阶玄士,顿时被震退了四五步。

不过病弱青年自己也不大好,也是被震退了三步,而且看起来身体还有些颤抖。

这时候,四人瞅准时机,再度是围攻而上!这四人中,两人是中阶玄士,其余两人是初阶玄士。

可瘦弱青年尽管是高阶玄士,但似乎体力并不支,这样一打下来,他刚开始还能硬抗几招,但到了后面就直接被压着打了。

要不了多久,瘦弱青年就直接被打趴在地上,被四人拳打脚踢的痛殴了一顿。但是他倒是硬气,完全没有哼一声。

“好了,别弄出人命来,直接打算他两条腿,丢出紫云城去。本少警告你,下次别再被我们看见,不然就没这么容易过了!”纨绔胖大少最后走上去,直接一脚踩着这名瘦肉青年的脸,颐指气使的警告道。

此时附近的人都是围观看热闹的,并没有人仗义出手。

眼看瘦弱青年的腿,已经被人抬起来要打断了,一道慵懒微凉的嗓音却道:“啧啧,一帮人围殴一个病弱的人,还真的是英雄好汉呐,小女子真是长见识了。”

站出来见义勇为的不是别人,正是云芷汐了。她本来也不想多管闲事,问题是她想要那两株光云草。所以没办法,只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了。

纨绔胖大少闻言,目光立即看向了云芷汐。他这么一看,发现对方竟然是个美人!而且还十分十分的美!

“哟!小娘子这是为他打抱不平?”纨绔胖大少立即自以为帅气的,将额前的发丝往后一甩,细长的眼睛一挑,自以为邪魅的说道。

呕——云芷汐看到他这样,差点没把隔夜饭吐出来。一旁围观的人们,显然也是一脸想吐的表情,真的是忒丑了。

“其实也不是啦,我就是想要那两株光云草,不知道大哥能不能割爱,直接把光云草送给我呀?”云芷汐也算服了自己了,谁让她没玄晶呢,就只能买色相看看了。

“这当然好说,只要你肯陪本少一晚,本少立即做主给你一株光云草如何?”纨绔胖大少说话间,目光已经淫秽的在云芷汐身上扫来扫去。他这么一研究,发现云芷汐的身材超级好!前凸后翘的,看得他是心神荡漾,已经恨不得现在就将这美人儿压在身下了!

此时附近的人纷纷都看着云芷汐,顿时就都眼前一亮的感到可惜,有种鲜花马上要被牛粪糟蹋了的感觉。

“陪你一晚,居然才给一株,你也忒小气了吧?就这样你也好意思拿出手?你就是去醉香楼睡一个,一晚上也不只这么少钱吧?我看娘穿得挺光鲜的,没想到是个穷包,不会下面也是软的吧?”不想云芷汐却是一脸鄙视道。

“哈哈哈——”闻言,附近的围观群众都是哈哈大笑,只觉得这少女真的是太彪悍了!

那纨绔胖大少油腻的脸一红成猪肝色,气得七窍生烟道:“你——你这小婊子,你休要胡说八道!老子给你一株光云草,那是看得起你了,别给脸不要脸!”任哪个男人被说下面不行,那肯定都是要怒的!

“得了,没钱还想泡妞,长得又跟一头猪似的,你怎么好意思这么厚脸皮?”云芷汐阴损起人来,那真的是能把人从坟地里炸毛起来。

闻言,纨绔胖大少顿时就受不了了,立即是道:“你你——更好你个嘴刁的小娘皮!爷这就教训教训你!”

说话间,胖猪大少立即是朝云芷汐一扑,双手更是龌蹉的,直抓着云芷汐的胸口而来!

那时风从正是要动,却见云芷汐双手已推出,状如一双玉白的蝴蝶,缓缓飘飞但速度极快!

一刹那,云芷汐的手就捏住了胖猪大少的两腕,只听“咔擦咔擦”两声!

“嗷嗷——”胖猪大少凄凉的哀嚎,立即是响天动地而出!他这两只手,一个照面就被云芷汐给掐断了!

与此同时,云芷汐一步跨出,膝盖一顶的,直接给这胖猪大少的兄弟来一个断子绝孙!那一膝盖上去,顿时胖大少油腻的脸爆红,痛得他当场眼泪掉下来!

而旋即,云芷汐还一记火拳补上,直接朝他的肥猪头轰上去!

顿时,胖猪大少就被华丽丽的,一拳轰飞而出,然后“啪”的一声,犹如一头死猪般狠狠的,摔在十余丈外的大街中央!

这名胖猪大少,修为是高阶玄士,又怎么可能是云芷汐的对手。他还想扑她?果然猪脑袋里,长着的就是猪脑子!

“罗少!罗少!”顿时追随胖猪大少而来的打手纷纷上前,七手八脚的扶起被虐得没声音的胖猪大少。其中一人,连忙是给他喂了疗伤丹药。

缓了一下,那胖猪大少惨嚎起来,他觉得胯下痛得好严重!而且那东西,好像是没反应了,一刹那间他就咆哮:“喊——哦欸喔喊——”

这时候所有人都看得清楚,胖猪大少的脸被一拳揍得,一边脸又胖了一倍!顿时说话都不清楚了!

而此时风从已经挡在云芷汐跟前,目光更是冷漠的盯着胖猪大少一行人!

“罗少,他们是大玄师……”这时候,胖猪大少的打手里,有人低声提醒道。

顿时附近的人,都是目光惊异的看着云芷汐,显然没想到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年纪这么小的姑娘,居然是个大玄师强者!

“你们!”胖猪大少的疗伤丹药倒是极好,很快脸上的肿就消了不少,说话也利索了!

“小娘皮,别以为你们是大玄师就了不起!本少告诉你们,本少可是紫云宗的弟子!在这紫云城,你得罪我们紫云宗弟子,那简直就是找死!”打不过的胖猪大少,立即是搬出了后台来。

附近闻言的围观群众,明显并不惊讶,显然是知道这名胖猪大少的来历的。

“就你这等垃圾货色,就算是紫云宗的弟子,也不过是垫底的外门弟子。本小姐过几天,可是紫云宗的内门弟子。”云芷汐一脸鄙视道。

云芷汐没想到,就胖猪大少这种垃圾,居然还是紫云宗的外门弟子,真的是看着眼疼。

“你,你是这一届参加外门选拔的弟子?”胖猪大少显然也是惊讶了一下。

“没有错,本小姐战功显赫,过几天就是你师姐了,想想有你这么个愚蠢的师弟,简直觉得闹心。”云芷汐一脸嫌弃道。

“你——你——好你个小贱人,你等着!你得罪了本少,你还想当内门弟子?我告诉你,你连外门弟子你都别想了!识相的,给本少磕头认错,跟本少回去当婢女,否则——哼!”胖猪大少一脸阴沉的威胁道,看起来后台还很硬的样子,居然能操控内门弟子选拔似的。

“啧啧,你还想本小姐跟你回去?你那家伙都被本小姐打断了,你带本小姐回去干啥?光看着吗?”云芷汐盯着胖猪大少的胯下,一脸玩味的嘲讽道。

“你——”胖猪大少脸色黑红,显然被戳到了痛处!顿时看着云芷汐的眼神,那就充满了无敌的仇恨!

“看在同宗的份上,我就不杀你了。你还还不乖乖滚回去,好好的过你下半辈子的太监生活吧。哦对了,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名叫碧玉是也!你若是要找我算账,记得来哦。”云芷汐十分大气的,还自报了“姓名出身”。

“你也姓碧?!好好——好得很!本少记住你的名字了,你休想要进紫云宗!”胖猪大少显然明白,现在他对付不了云芷汐一行人,所以就放下狠话,灰溜溜的夹着腿在属下的搀扶下,惨嚎着逃回家去了。

等众人散去,大牛十分不解的上前询问道:“芷汐,你为啥……为啥说自己叫碧玉啊?”

“嘘!做好事不留名,不要太在意这些虚名,低调一点知道吗?”云芷汐十分认真道。

大牛一下子没转过弯来,有些不解的搔搔头。

一旁的风从闻言,却是忍俊不禁的笑起来:“芷汐,你太调皮了。”

顿时,大牛就恍然大悟道:“哦!我知道了,芷汐你这是栽……”刚说一般,大牛就立即捂住自己的嘴,十分明白的看着云芷汐表示他知道了。

这下,等胖猪大少回去紫云宗一折腾,顿时又有好戏上演了!

------题外话------

万更有木有!本座也是蛮拼的了……

特别感谢:褚绪投了2张月票和一张五星!Conniebaby2015投了2张五星!南柔投了4张月票、onniebaby2015投了3张月票、清歌秋韵投了3张月票、xfszsj3184投了1张月票、彼岸花会开00投了2张月票、川流不溪投了一张五星!yanyanyanyan投了1张月票、6clover1989投了一张五星!lindapalm投了1张月票、koukingwang投了一张五星!墨十四、sakula92投了一张五星!330198067by投了1张月票!么么(づ ̄3 ̄)づ╭?~谢谢亲爱滴们的鸡血捧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