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章 战功爆!公子出!

“胡说八道!匪首伏诛,全赖宗门长老斩杀!”蓝羽鸿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此番剿匪,蓝羽鸿当真是想吐血!他所组成的蓝羽鸿战队,几乎是死完了!而他这柄铁扇附加的防御光罩,也被逼的用掉了一次,简直就是亏了血本了!反观这丫头,根本就没什么损失!

“不错……若说协助,我等不是都有?”这时候在丛林里,钻出来一名浑身狼狈的泥巴人,一面咳血一面抗议。碧玉简直想哭死了,她重伤不说,连父亲奖励给她的护身镯都毁了!这时候听说那小贱婢,居然想要收匪首的战利品,她就是死也要爬起来抗议!

“不错,大家为了抗击匪首,都是有功在身的,不单是你一个人。”此番剿匪第二倒霉蛋五华,也是忿忿不平道。本来他是第一倒霉蛋的,但是在匪首那一击之下,几乎死绝的蓝羽鸿战队,就变成了第一倒霉蛋,他退居第二。

“理应如此。”迟来的无涯,表现也是可圈可点,但毕竟晚来了不少时间,缺失了很多可以展示出彩的地方。

倒是那名内门的白衣弟子,不太赞同道:“我等出击,多是自保而已。反而是这位小师妹,施展的是有效反击。不过实际如何,自有长老们定夺。”

闻言,众人都是沉静下来,目光看向了那名面色呆板的紫衣长老。

大家都看得出来,这位看似呆板的紫衣长老,最初多半是诈被捉,这一路所有人的表现他其实都看在眼里。只从他最后那强势而出的,巅峰一击就可以看出来。

“五次有效攻击匪首,累计战功三百五十点,其中七十五点归风从所有,剩余二百七十五点……归云芷汐所有。”呆板长老裁决落定。

“什么?!”

“二百七十五点战功!”

这个数值,让在场众人都是震惊!要知道他们很多人,这一路打下来还没累积到一百点战功!但是云芷汐就这么几个出击,居然拥有二百七十五点战功!

这……不公平!

所有人,包括方才为云芷汐说话的那名内门白衣弟子,都是面有不服之色。毕竟这一次的战功,具备非凡的意义!

“老夫被擒之时,云芷汐独闯而上,为所有人争取反击时间,期间没有人相助;老夫被当成人质期间,云芷汐以障眼法周旋,扰乱匪首心智,争取救援老夫的时间,期间无人相助;此二处,各记战功一百点。其后云芷汐、风从协助周长老作战三次,每次战功五十点,由两人平分获得。”呆板长老解释道。

听完宣判,众人这才了然。

而呆板长老说的这几点加战功处,他们确实都没有去做,也根本做不到,所以都没什么可说的……

“你确定要这些赃物?”此时呆板长老却问云芷汐。

闻言,众人纷纷哗然!

“要。”当然要!云芷汐从来不白干活!

“你有两个选择。”呆板长老面色不动,反而是说道。

众人闻言,纷纷竖耳关注,心想若是这位长老,真的把大家辛苦弄死匪首,得到的赃物判给云芷汐,他们必然不服!

“你的个人战功,全部是有十三点,一百五十点,二百七十五点,共计四百三十八点;团队战功是六十八点,三百九十七点,三百九十五点,共计八百六十点;云芷汐战队三人,无一人死亡,战功翻倍为一千七百二十点。即云芷汐终极战功,二千一百五十八点。”

二千一百五十八!

“卧槽!这么多!”

“怎么办到的?”

所有人瞬间都被这个数字惊得目瞪口呆,他们完全没办法想象,云芷汐这个三人战队的战功,居然达到了八百六十点!然后无一人死亡,然后翻倍,然后全累计入云芷汐的战功之中!

他娘的!要知道这才过去一天的功夫啊,他们这是当马贼是鸡鸭鹅,然后随便宰杀么?!

面对所有人的震惊,呆板长老无动于衷,依然用一板一眼的语调道:“你的选择有,第一、拥有战功,回去天兵阁换取合适的王兵一柄。”

“卧槽!王兵!”这一次爆发出惊呼的,不再是那些青年弟子了,而是内门随行而来的执事,和外门的一些长老!

王兵是什么?!那就是王阶兵器!

王阶兵器是什么?!那就是五级炼器大师铸造的强悍兵器!

五级炼器大师是什么?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要知道纵然是紫云宗内,拥有王兵的人也极少!就连大部分的长老,手上都是没有王兵的!比如此时站在一旁,都有些眼红看着云芷汐的,那两个后来的长老就没有王兵!

“王兵就是像我这样的兵器,攻击时能实化攻击。”呆板长老为免云芷汐不懂,还比划了他的剑给她看。也就是那柄最后一击,直杀匪首的剑!

“换取了王兵之后,你还可去玄技阁换取一本地阶玄技。”呆板长老还补充说明道。

“哗哗哗——”惊哗声骤起,所有人都无法镇定了!包括那两名长老!

地阶玄技代表什么?!那就代表着,像是匪首的“翻天掌”!长老们的“金刚掌”“厚土印”等等牛叉叉的存在啊!

“第二、这些战功清零,拿匪首的赃物。”呆板长老把两个选择说完,就盯着云芷汐问道,“你可以等回到宗门后再选,期间老夫会帮你保管匪首的赃物,绝不会动它们。但你不能查看匪首储物戒里,到底有什么。”

这个选择就相当于,在你十分饥饿的时候,有人拿来一张豪华大餐劵,和一个神秘礼盒,问你到底要选择哪个?!

是忍耐饥饿的拒绝豪华大餐,而选择神秘的,可能只有一口白饭,也可能另有玄机的礼盒?还是接受豪华大餐,直接去胡吃海吃?

现在对于云芷汐来说,王兵和地阶玄技,就是豪华大餐!而不能查看的,匪首的储物戒,就是神秘礼盒了……

“不要用精神力去查看。”呆板长老忽然说了一句,很显然他察觉了云芷汐精神力的强大。

云芷汐握了握手中拿到的,属于匪首的那些赃物。她就知道这个呆板长老眼神贼精,看出来她拥有傀儡,还会“障眼法”等手段,否则不会给她这么多战功。而且她肯定,这位呆板长老的精神力,肯定比她强大!若是她悄咪咪的去用神识“偷瞄”,一定会被抓住。

“先交给我。”呆板长老伸手道。

云芷汐握了握那些赃物,有些舍不得的要送出去,毕竟她现在若是揣着这么大的好处,保不准这一路老被人盯着,到时候反而不太安生。反正回去再选,也没什么问题。

可是当她伸出手,要将匪首的赃物交出去时,玲珑仙境不乐意了!它就是要那坠子,一股来自于玲珑仙境的隐隐较劲,让云芷汐伸出的手松不开来……

“……”云芷汐一片头疼。

“嗯?”呆板长老也奇怪的盯着云芷汐的拳头,见她紧握着匪首的储物戒,和一条不知为何物的东西,就是不肯松手?

“不用等回去选了,我就选这些。”云芷汐缩回了手,顺便把已经交出去的,匪首那柄大刀拿出来。

对于云芷汐的选择,所有人都是一怔!因为他们可都不认为,匪首拥有一柄王兵。否则的话,他方才那么危急的时刻,怎么不用出来?!

而匪首的那柄玄兵,虽说是很不错的上品玄兵,但怎么能和王兵比?!且与这少女的火属性也不合啊?!兵器什么的,还是要选合手的才是最佳!

“可确定?”呆板长老询问了一句。

“确定。”云芷汐收回了东西,不确定她也得确定,小玲珑闹脾气,耍赖一定要!她有什么办法?!

“那好。”呆板长老神色不动,只是看着云芷汐的目光,赞赏之色更浓。在他看来,能够如此坚定的拒绝诱惑,而服从自己内心的选择,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精神。

旋即呆板长老宣布:“此番剿匪任务,还有余匪等待你们剿杀,战功可以继续累积。”

“是。”因为大的战功基本灭完了,众位青年回答的声音都比较低迷。

“请问长老,那我后面夺取的战功会不会清零?”不想云芷汐还问!

顿时,所有人就对她怒目相瞪了!你丫的你真是够了!你吃了肉骨头,还要来抢汤渣!

“不会。”呆板长老回答,还额外加一句,“好好干。”

“是,长老。”云芷汐从来不嫌弃好处多,好歹她再赢点战功,等回去换个玄阶的玄技也好啊!

这一次和匪首周旋,云芷汐深感自己修炼的玄技弱爆了!隐身诀只能偷袭,玉绝大圆满不能对付王阶,太极爆发力不足……

真的是,太没用了!

当然云芷汐对自己的吐槽,若是被其余的青年听到,一定会想去吐血。

事实上,蓝羽鸿和碧玉已经在吐血!在听到云芷汐战功的时候吐了一次,听到她的奖励后吐一次,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

而剿匪的尘埃,随着匪首的陨灭也基本落定,一众人都知道此番的任务是接近尾声了。

接下来不过是分刮剩余的,散乱的无组织马贼了,毕竟多争取点战功,回去也好去天兵阁、玄技阁、丹药阁换点好处。

因为战功有长老、执事在暗中见证,大家都知道抢战功没用,还得自己去拼杀挣取。

至于云芷汐得到的收获,也不是没有人眼红想下黑手。但是大家看到那名呆板长老,分明对云芷汐另眼相看,再想想他强悍的杀伤力……还是乖乖的夹紧尾巴做人吧。

如此大约七日后,瓦岗岭一带嚣张已久的马贼,除了部分闻风丧胆早逃而去的,基本都被剿杀完了。至于那些残留在深山密林里的,那寥寥几个马贼,也再不成气候。

至此,紫云宗的剿匪任务大获全胜。

而后在呆板长老的带领下,一众人朝着紫云城回去了。

回途上水洺加入了云芷汐三人之中,常与她聊天南地北。水洺学识渊博,见识也比同龄的青年广阔,倒是与云芷汐聊得挺愉快。

因瓦岗岭距离紫云城还比较远,回城的大部队又基本是走在一起,所以呆板长老下令,全部统一出发和统一扎营。

在回城的第三天夜里,大部队驻扎在一座,比较靠近玄天森林的小村落之中。

云芷汐因为太久没洗澡,实在忍不住的去找村民蹭澡,便与风从他们分开。

这个淳朴的村落,因为知道来的人都是紫云宗的人,也就是帮他们将这一带马贼全部杀完的恩人,纷纷是十分的欢迎和厚款。

所以云芷汐去蹭澡,那也是一蹭就有。那户被她蹭澡的孤儿寡母之家,不知道多么的欢迎。

但云芷汐不好意思让别人伺候,还是自己动手的弄好了热水,这才脱了衣服泡澡去。

“嘶嘶——”这么一个热澡泡下去,云芷汐就情不自禁的发出舒服的呻吟出声。说来说去,大干一场之后,就是要好好的泡澡放松才爽!

小木屋里,袅袅蒸汽萦绕,伴随着“哗哗”的水声,云芷汐是洗得舒服。但才洗了不久,她的目光却是微敛而起,同时体内的玄劲隐隐待发。

不过在表面上看,她依然是在惬意的洗澡,似乎什么都没发现。

也就在此时!一道暗影落在了小木屋的房顶之上,且在落下的一瞬间,那道暗影就钻入了木屋之内!旋即这道暗影一滞!

但仅仅是微微的一滞而已,暗影就快速的卷起了,云芷汐脱在浴桶旁的脏衣物?!

“盗衣贼?”云芷汐愕然?因为她看到,最具备价值的,最该被人惦记的,她那枚储物戒,正好端端的躺在不远处——原本的脏衣服旁……

不过就在云芷汐愕然的瞬间,那暗影去而复返,快速的卷去了她的储物戒!那速度简直是——无敌了!

云芷汐根本就没法追,因为纵然是用了心灵之眼在看,这一切似乎也都在一眨眼的瞬间完成。她根本无法清晰的捕捉那道暗影的踪迹了。再说那枚储物戒里,还真没什么东西,所以她就不追了。

“这家伙,速度可怕。”被打扰的云芷汐,已经没心情泡澡,她从浴桶中站起身来,正准备穿衣服回营区。

但就在这时候,那道偷东西的暗影去而复返!

“有完没完?!”这是云芷汐此时的想法,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那暗影就丢了她的脏衣服,还有她的储物戒,竟然是?还给她!

不过这一次,暗影再度停滞。因为云芷汐此时此刻,正赤条条的从浴桶中站起来,她正是要穿衣服,但是还没穿!

这暗影一定是个男的!否则不会因此停滞!

而且还是一个——色男!

云芷汐眸光一凝,衣服已经穿上身,然后她目光寒凉的盯着已经现形的暗影!

那还真不是一个男人……

因为它只有那么,大概是一怀抱大小的模样!全部一层紫气里,只露出一双紫色的瞳。

那是一双桀骜不驯,充满了狂霸的眸!非常的人性化!若非它的身形不对,云芷汐一定要认为,这是一双男人的眼!

但是这双眼,在与云芷汐对峙的瞬间,它就……它就露出了一缕人性化的——羞窘!

然后还不等云芷汐反应过来,这道暗影就——又消失了!

“这是闹哪样?”当事人云芷汐表示,非常的莫名其妙!

“而且它羞窘个球球?明明该是我羞窘好么?”云芷汐揉了揉眉角,完全没法想明白方才是什么情况。而等她蹲下身查看了,她被“盗”而又被返还的的储物戒,发现里面的东西也一点也没少。

当然了,放在这枚储物戒充充样子的,不过是云芷汐一些杂物罢了,其中包括那几块她至今搞不懂是啥怪石头的“玄天七彩石”。

云芷汐并不知道,在她这间木屋出去的,那一道暗影是迅速的钻入了玄天森林里。

那暗影犹如疾风电光,朝着玄天森林的深处而去!而那里,是传说中一旦有人进去,就会尸骨无存的地带!

直到玄天森林最深处,这道暗影才停顿了下来,同时化成一名男子!

男子身着一袭浓紫宽袍,一道道金色的线,在他的紫衣上绘出一头紫色的狂霸大雕!大雕通体浓紫,唯独边际都以金边勾勒,显得它尊贵大气,仿佛君临天下的王者。

男子一头紫发,颜色与他的衣袍一样,是浓紫的尊贵华丽。而他的五官,一刀一刻,一丝不苟,精雕而出!

他的眉如刀锋,根根精细均匀;他的紫瞳如两汪紫玉,光润莹亮透着丝不识人烟;他的鼻梁英挺,线条流畅;他的唇艳红如血,十分诱人惹火!

且他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紫意盎然的王者气势!那是真正的王者,比之水洺不知道要浓厚多少倍!并且在他的身上,还有一种得天独厚的圣气,显得他华贵不凡。

“玄天坠不在她身上。”此时男子呢喃自语,声音透着疑惑不解,但隐隐的还有一丝羞窘……

而在暗影钻入玄天深林的后一刻,一名白衣男子出现在了玄天森林上空。位置正是暗影进入玄天森林的地方,没有一丝一毫的偏移。

男子眉目蕴藏着高远仙韵,一双剑眉飞入鬓;他水墨画般的双眸深邃飘渺,眼眶似用墨笔精心描绘成的丹凤形;他玉鼻挺直,有三月里的桃花般粉泽的唇,勾着性感惑人的弧度。

柔和的月光下,男子白衣胜雪,雍容飘渺的气韵高远绝代。刚从闭关中出来的他,墨色的发似乎长了不少,披在他如雪的白衣上,晕染成意境深远的水墨画卷。

“圣兽的气息?”男子的声音飘渺雍容,带着一丝丝狐疑,似乎也有些许不确定。

他的神识广博的闪开,很快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也感觉到了她身上,那让他觉得熟悉喜欢的气息。

“小丫头的气息。”男子的声音微微一变,在飘渺中融入了一丝笑意,显得不那么高远,有种接地气的感觉了。

“她来了。”白衣男子抬眸间,目光看向的,却是玄天森林深处。他那双深邃漆黑的眸,微敛着一丝笑意,他翻手时掌心露出一块硕大的,金光闪闪的万年金精。

云芷汐若是在此,必然要大跳扑来抢回去!大呼这东西原本是她拿到的,却被他抢了!

“寒冰觉醒后,第一兵就为她炼。火属性,灵兽火凤的兽丹最合适。万年金精匕首,金光灿灿的,她最喜欢。”容煌想定了之后,一跃身的进入了玄天森林深处,显然是去抓灵兽火凤去了。

……

村落的营地里,洗完澡回来的云芷汐,在快走到帐篷附近的时候,她感觉到一种似曾相识的“透视”感,她的眉立即紧拧的朝着——玄天森林的方向看去!

“没有?”云芷汐在警惕起来后,反而没有了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像是他?”云芷汐揉了揉眉心,那种似曾相似的“透视”感,自然来源于容煌。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是那么“看着”她的。

“难道刚才的也是他?”云芷汐突发奇想,因为那双眼睛是紫色的。而在她看来,容煌的眼神变成过绿色的,那么似乎变成紫色的也很正常?

“嗯?”这么一想,云芷汐就觉得愈发有可能!

虽然她想不明白,他伪装成那个样子,偷跑进去偷拿东西,结果又跑回去还给她是什么意思。但是她最终认定,容煌这个“龌蹉”的男人,什么下流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也许是想要“偷窥”她洗澡,可是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变成那副模样去!

“对了,就是这样!”云芷汐突发奇想间,就给容煌扣了一个大黑锅!

因为除了容煌会干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而且速度是她赶不上的快!她再也想不到别人了,再说对方对她明显没有恶意,所以就是他——没有错!

可怜的容煌,这才刚进玄天森林,帮她打拼弄个火凤兽丹,准备锻造一柄出类拔萃的匕首送给她,结果却被她无端端的扣上一个大黑锅!

偏偏等到将来对峙的时候,他此时此刻确实出现在这个地方过,这一点他做过,所以不能否认……可是他明明比窦娥还冤,他就真的没有做下这等“龌蹉”的事情,虽然他很想。

“芷汐,你回来了,快来吃东西。”这时候营地里的大牛,看见云芷汐就叫道。

云芷汐这才回神过来,看见大牛在做饭,风从在一旁帮忙打下手。风从自幼被五长老收养在云家堡长大,从小资质都不错,自来是没干过这些活计的。云芷汐估摸着,要是把风从一个人甩在深山野林里,不给他干粮的话,他兴许会被饿死。

“回来啦。”云芷汐挨着风从坐下身,洗得清爽的她,浑身散发着淡淡的少女香。她自己闻不出来,但是在如此近距离之下,一般男人都能嗅得到,这也许就是异姓相吸原理吧。

风从本在低头切兽肉,被一股清新的少女香扑过来,顿时就手势微顿的抬眸。

“需要帮忙么?”云芷汐意思意思的说一下,根本没有真要动手的想法。

“不用。”风从快速的低下头,认真的继续切肉,冷俊的脸却缓缓爬上热意。因为他看到了,少女发际上微微的湿润,知道她是去沐浴了。所以不知为何总要想些别的,有些龌蹉不该想的,这让他很不好受。

此时营区处处是篝火,大家都三五成群的在做饭,诱人的肉香和饭香让人闻得食指大动。云芷汐就是这一类人,她一坐下来闻着这味,肚子就有些饿得受不了了。

“还有多久能吃?”云芷汐催问了。

“这里有汤,你先喝?”大牛招呼道。

“好!”云芷汐立即过去喝汤。

大牛这会一面烤肉,一面说道:“芷汐,这回真是多亏了你,我的战功回去也能换不少东西了。”

“那都是你的努力。”云芷汐拍拍大牛的肩膀,忽然问道,“你是炼器师?”

“你怎么知道?!”大牛惊讶的问道,他好像从来没说过。

“猜的。”云芷汐这回还真的是猜的,因为她看大牛用于的打斗玄技,都是跟锤子有关。

“你真厉害,一猜就准。”大牛憨笑道。

“大牛你还是炼器师?”一旁的风从也有些惊讶。

大牛有些不好意思的搔搔头道:“也就是一级炼器师,我爷爷说,只有成为三级炼器师,那才是真正的炼器师。而等到那时候,我就能锻造任何玄兵了。”

“不是二级炼器师,就能锻造玄兵么?”云芷汐记得是这么算的啊。

“是这样没错,不过我爷爷说,二级炼器师锻造的玄兵都是垃圾。唯有能将兽丹,锻造进兵器里,让兵器真正的获得了魂之后,炼器师才能算是炼器师。”大牛解释道。

“为何?”云芷汐不明白。

大牛见云芷汐和风从都很好奇,立即认真解释道:“因为二级炼器师,一般只能将兽的精血淬炼进兵器里。这样的玄兵,虽然也拥有兵魂,但是兵魂很弱的,而且会随着使用的次数越多而越弱。其实这种玄兵,在我们炼器师看来,就是伪玄兵而已。”

“而若是能把兽丹,淬炼到兵器里,那么这才是真正拥有了兵魂的兵器。它被赋予了兽的强大,能够帮助拥有此兵的主人一直战斗到兵毁魂王!甚至有灵性的兵魂,还能与主人心息感应,成为主人最强大的战斗力量。”

大牛在说这些的时候,双眸神采奕奕的,可见他对于炼器是非常有热忱的,他是发自内心的热爱这份职业。

“兽丹这么重要么?”云芷汐好奇问道。

“兽丹?”大牛估计是没想到,云芷汐居然不懂得兽丹的价值……

这也难怪云芷汐土鳖了,因为她真的是从偏僻县城走出来的,没见识那也是正常的。

“因为兽丹是灵兽体内凝结的一颗圆珠,而这颗圆珠,凝聚了这头灵兽的所有灵性,包括它的强悍属性力量,是灵兽体内最有价值的存在。

用它来给锻造中的兵器,附加兵魂属性是最妙不过的,能够让被附加的兵器,发挥出这枚兽丹的灵兽未死前,五到八成的战力!但并不是所有的灵兽,体内都会拥有兽丹,所以兽丹是非常难得的,因此真正有魂的武器也是非常宝贵的。”大牛清楚的解释道。

这下云芷汐和风从长见识了,两个乡巴佬还真不太懂玄兵什么的。

不过在听大牛说完之后,云芷汐就翻出一枚珠圆玉润的白色兽丹道:“大牛你看,这种兽丹好不好?”

“这是?!”大牛显然没想到,云芷汐随便一出手就是一枚兽丹!

“好强大的水属性兽丹!”此时,水洺的声音却惊喜传入!

水洺无法想象,云芷汐手中那一枚水属性的兽丹,那等灵气竟然如此浑厚!那简直是顶级的灵兽,才能凝聚的兽丹!恐怕至少也要是,三千年以上灵兽了吧!而那等灵兽的强大指数,至少等同于武者的王阶战力!

而水洺本人,是一名水属性武者,所以他的眸光顿时一热,心下急切的想要拥有这一枚顶级水属性兽丹!

“芷汐,这颗兽丹是你的么?能否卖给我?我愿意出任何代价!”水洺甚至觉得,那不仅仅是三千年灵兽的兽丹!如果是五千年以上,那让他卖身他也无怨无悔!嗯,前提是卖身的对象是云芷汐……

与此同时,距离云芷汐这伙人并不太远的,蓝羽鸿战队之中,碧玉和蓝羽鸿的目光,都在隐晦的看着,云芷汐手心中的这枚强大水属性兽丹!

随后,两人的目光默契的相视了一下,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题外话------

噗!本座感觉看完这张,不少亲要拍我!但是,本座申辩——公子真的粗来了,而且要追媳妇,总不能空手去吧……

另外公子既然出关了,那么见汐儿的日子还会远吗?请脑补~

特别感谢:18318829680投了1张五星和送了6颗钻钻!qquser8947364投了1张月票、、zhenxinxiner投了1张月票、天使不爱飞投了1张月票、13808895701投了1张月票、ii8822投了1张月票、有一种爱叫放手121投了1张月票、鱼鱼的柰投了2张月票、看海的人2006投了1张月票!么(づ ̄3 ̄)づ╭?~

附加说明:最近不少亲给本座投了四星评价票,也就是不容错过这一选项!这也是很高的评价!但素——本座无耻想要经典必读这一选项!哈哈哈!若是不能给这个评价,可不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