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2章 走,去杀人。

与此同时!内库一所闭关用的石室内,吞服了火元丹正在突破的四长老云傲雷,此时已经到了突破的最后时刻。

处于最佳突破状态的四长老云傲雷,完全不知道外头云家堡内发生了何事。他早在吞服了火元丹之后,玄劲就突飞猛涨的一路高歌突破!那时候正值太长老破石室而出,众人的关注点都在太长老身上,却不知内库里另一所石室内,云傲雷正在突破。

也就在这个时候,当钱霸和张家老者拼力发出最强一击的时刻,四长老云傲雷破关而出了!

“哈哈哈哈——我云傲雷突破了——”作为云家出了名的武痴,这位一生未娶的四长老,对于自己许多年来,被卡在大玄师关卡之下,那是相当的郁闷憋屈!可是苦苦不能突破的他,也是莫可奈何。

然而今时今日,借助火元丹的强大药力,云傲雷突破了!磅礴的玄劲遍布全身的那种感觉,让他感到十分的畅快!

可就在他破关而出的这一刻,他却看到太长老和莫老被围攻!而且围攻他们的人还不是别人,还是钱家的那个大玄师老祖!

“老贼尔敢!”借着突破而出的冲势,云傲雷一记焚天掌狂暴印出!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钱霸和张家老者俱是一震!尤其是云傲雷那磅礴而出的掌力,更是让两人一惊!而他们这一惊之下,手上的攻势自然停顿了一下。也就是这一停顿,就足以让云傲雷闪落在太长老和莫老跟前,将他们护住了!

狂暴的玄劲对轰,瞬间将内库的游廊轰炸得破碎不堪。

众人只见,在那玄劲狂暴的中心,一名身材高大,显得十分威武的身躯犹如火神降临,震住了整个场面!

“傲雷。”太长老在看清楚云傲雷的身影后,老眼中满是感慨。他看得出云傲雷已然是突破,并且是成为了云家第二名大玄师了。此时太长老还不知道,云芷汐才是云家第二个大玄师。

“太长老,莫老,你们这是?我们云家堡这怎么回事?”云傲雷怎么都没想到,他这一朝破关而出,云家堡竟是如此场面?!

“此事说来话长。”太长老一面说,一面先照看莫老的情况,“莫老头,你感觉如何?”

“还死不了。”莫老说话间,又咳了一口黑血出来,但这一口黑血明显比上一口“清澈”多了。这倒不是因为莫老吞了解药,而是他曾服用过仙梅花,一般的毒还是毒不死他的。

“不过那人的毒素很猛,若非老头子我有汐儿的神奇梅花,只怕就去见老家主了。”莫老十分虚弱,他快速的吞服了玉肌丹和玄阳丹,尽量让自己的伤势快速恢复。

此时的战局,云家方面虽然因为云傲雷的忽然突破,救下了太长老和莫老。但战况对于云家堡来说,依然十分的恶劣。

尤其是中端战场这里,也就是摒除大玄师外,云家的上代长老、长老们和钱家、张家上代长老们的拼斗十分的惨烈。

只见这些多是半步大玄师的老头子,一个个是疯狂的互相轰击。一方为了守护家园,一方为了抢掠攻占!

“云峰,休要负隅顽抗了!”此时大吼一声的,是钱家的上代长老领军人钱操。而云峰则是云家上代大长老,此时正在拼力反击!

这两方面三四十人的对轰,已然是将云家堡内不少建筑粉碎!整一个原本十分恢弘,充满着古朴气息的云家堡,已经是在这一场战斗中支离破碎,被毁得不成样了。

云家的上代长老此时,都是以一敌二甚至以一敌三的在战斗,他们的对手远比他们的人数多。他们的生命已经岌岌可危,然而他们还是在战斗!为云家堡而拼命在战斗!

看到这一幕的大长老云傲名,心中的悔恨犹如春天的野草狂生。

这一切,如果不是因为他谋逆也不会发生!若不是他想争夺家主之位,而引外敌入侵,云家堡固若金汤的,又如何会被杀得如此狼狈?!

最让他恨的是,那名城主府的花白胡子老头,居然趁乱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他一口恨无法发泄。

“错了,错了……真的是大错特错,我云傲名不该——”云傲名痛悔的同时,从怀里拿出了一只瓷瓶。他知道大错已经铸成,唯有想办法补救了,所以他决定……

而此时看到云傲名拿出瓷瓶的,一旁的三长老云傲义惊喝:“大哥!大哥你做什么?!你不要——”

然而云傲义的话未落,云傲名已经将瓷瓶打开,并且将其内一枚丹药吞服下去。

刹那间!以云傲名为中心的此方,立即爆开一片炽烈的火属性灵力!与此同时,狂暴的玄劲增长,衍生在云傲名身上!一瞬间,云傲名的修为,就暴涨到了半步大玄师,然后再是往大玄师攀越!

“不好!”与云峰打斗中的钱家上代长老钱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当即是喝道,“快阻止他!他吞服的是爆灵丹!

所有人闻言,面色都是一变,显然都知道所谓的爆灵丹,是什么了不得的丹药!

而云家上代长老云峰,趁此时机一记焚天掌轰在分神的钱操胸口上!后者猝不及防之下,被重伤飞出数丈,一口老血喷出!

但不等云峰趁胜追击,钱家另外两名上代长老,就立即回护住了钱操,让云峰没有击杀钱操的机会。

“都给我上!杀了那家伙,不能让他继续暴涨修为!”此时的钱操顾不得伤势重,连忙是号令道。并且他还率先扑向云傲名,掌上一道道金色玄劲攻击,也狂暴的朝着云傲名身上招呼!

面对这些攻击,三长老云傲义一夫当关,站在云傲名跟前强撑挡住:“各位长老快,快挡住他们!”

然而云傲义不过高阶玄士后期,而这些上代长老,都是高阶玄士巅峰,甚至是半步大玄师!如此数十道攻击下来,直接把他轰飞出去!生死也是不明。

此时云家的长老们虽然极力抵抗,以帮助云傲名争取完全消化药力的突破时间,但是他们也支撑不了多久。

只听“轰隆”一瞬间,狂暴的玄劲轰击,还是将云家长老的阻挡轰飞!云家的这些长老,一个个被连连轰击,首当其冲的大长老云傲名,更是被特别招待的轰炸了无数道!此时玄劲的疯狂爆破声,几乎炸得整个青城县都能清晰听到。

那时候所有人都在想,云家这一次恐怕是完了。

“一代最强世家,就这么完了么?”

“不可能吧,云家还有太长老和莫老呢。莫老是炼药师,可以召集人帮忙的吧。”

“可是你看看,青城县里的高阶玄士等强者,也没多少去帮忙的。所以说,为了对付云家,钱家肯定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青城县真的要变天了。”

“……”

云家堡内一番狂轰乱炸之后,烟尘渐渐消散,一道身影却凛然而立于其中!

“卧槽!人还没死!”钱家一名上代长老震惊失声道。

只见云傲名双眸阴沉,浑身炎炎火属性玄劲爆棚,一张老脸似乎瞬间苍老了十几二十岁,变得老迈不堪。

“都给我死!死!死!”云傲名疯狂一喝,周身瞬间宣泄出狂暴的火系玄劲,被他分散而出狂轰入钱家、张家的上代长老阵营!

大玄师的云傲名,一道道火属性轰击狂暴强悍!直接炸的钱家和张家数名上代长老躲闪不及,直接被轰杀或被轰成重伤!

不过瞬间,钱家和张家已然伤亡惨重,直接死了六七名上代长老!

而就在此时,云家家主云傲城,也是带着人回来了!

赶到的云傲城,在进入战局的第一时间,就立即放出一枚火红的讯号弹!与此同时,云家堡四个角落,爆出四道身影!

“参见家主!”此四人乃是云家堡的四大护法,只听命于云家家主,对于其余任何情况,他们完全不会去理会!

“除了云家的人,其余人都给我杀!”云傲城一声吩咐,瞬间也带人厮杀起来!

那边钱操等人对于风火赶来的云傲城,和因其召唤而爆射出来的四名高阶玄士巅峰而感到震骇!

他们显然没想到,云傲城还留有这样的一招后手,就是大长老云傲名也没有想到。

一瞬间,战局的优势就到了云家这一方。

尤其是吞服了爆灵丹后,忽然变得十分生猛的云傲名,带着大玄师的强悍,随意轰杀着钱家和张家的上代长老,宛若杀神附体般凶猛!

“撤,快撤!躲开他的攻击,爆灵丹的药力只能持续一刻钟而已!”钱操立即组织道。

然而云傲名却疯狂而阴森的追上他们:“就算是一刻钟,我也足以杀了你们所有人!”

此时的云傲名,感觉到自己身上玄劲的磅礴强大,更是自信的朝着钱操轰杀过去!

“快——快布阵!”钱操还待要组织抗战,然而这个时候,云家四大护法中的两人援助了云傲名!只见两柄长刀破空,直接朝钱操斩杀砍下!

刹那间,钱操两肩被砍中,鲜血狂喷而出!

“不——”钱家的上代长老痛呼一声,就要赶去救援。

“老夫跟你们拼了!”重伤的钱操狂暴一声吼,忽然也从怀里取出一只瓷瓶,同时将里面的一枚——爆灵丹也是吞服下去!

又是一枚爆灵丹!这种二级上品丹药,在青城县可算是极品了,可是今天却一连出现了两颗,可见两方战斗多么惨烈!

要知道爆灵丹,是通过燃爆丹田,通过燃烧自己的丹田催发出潜能,来让高阶玄士以上的武者,瞬间达到大玄师的强大水平。但一刻钟之后,服用者就会迅速的衰弱,直到最后丹田枯竭成为废人,从此再不能修玄劲。

这等副作用可说是致命的,若非是在生死攸关,甚至比死都不能承受的失败跟前,没有人会去吞服这样的“废材”丹药。

整个青城县,恐怕也就这两颗爆灵丹了。这还是几十年前,一个佣兵团盗墓所得,并在青城县进行了拍卖。当时钱家和云家各得一枚,那时候代表钱家参加竞拍的就是钱操,所以他在看到云傲名吞服爆灵丹时,立即就认出了这种丹药。

这个时候钱操吞服了爆灵丹,潜力也是疯狂爆发,身上的伤势全好了,修为瞬间暴涨到了大玄师!

战斗再一次激烈而起!

而此时,同样赶到了云家堡的云芷汐,首先观察了一下战局,随后她先回到了自家的小院之中。

因为在这里!竟然云集了十多名高阶玄士,以及二三十名中低阶玄士!而这些人,显然就是跟着那名花白胡子老头来的玄士阶强者!

此时云一鸣带着云家剩余的十二精卫,以及云家内堡的精英,正在负隅顽抗!因为很明显,云家的玄士阶精英根本没有对方的人数多。

而此前带着人来围剿云一鸣,此时却与云一鸣并肩作战的大长老长子云一天,一条手臂已经被砍,伤势十分惨重!若非云一鸣护着他,他早就被杀死了。

“一鸣!你别管我,我罪有应得,我死了也是活该。”不想此时,云一天剩下的一只手推开云一鸣,浑身忽然燃烧起可怕的玄劲波动!

“大哥!”云一鸣悲呼一声,却见云一天燃烧了丹田,爆射而出的冲入对方的玄士高阶群中!

只听“砰”的一声爆破,云一天自爆了!他以自己的血肉粉碎,忏悔了自己的过错!

“大家给我杀!杀死这帮杂碎!”云一鸣悲痛怒吼,纵然云一天和他有争斗有恩怨,可是那毕竟是他的堂兄大哥!是他云家的一份子!何况云一天此时,也是为了云家而战死!

云一天的自爆,猝不及防的炸死了对方两名高阶玄士!还炸伤了不少人,这让云家堡的精英也是奋不顾身的厮杀上去!

可是对方的高阶玄士太多,而云一鸣这边除了他,和死去的云一天,还有两名内堡强者是高阶玄士,其余的不过是中低阶玄士而已。战局,对于云一鸣他们来说,真的太不利!

也就在云一鸣悲愤的冲杀进敌方时,一道清喊声落下:“爹!”

“汐儿?!”云一鸣一怔间,却是要喊她快跑,不想其身后一名高阶玄士就想趁他失神偷袭!

“死!”可云芷汐怎么容得了对方放肆,直接一道玄劲攻击,轰得对方渣都不剩。

“红狼,这帮杂碎随便咬!”云芷汐令下之后,也是直接冲入这些玄士阶中进行屠杀!

这里的战局,瞬间因为云芷汐的加入而大逆转!对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忽然到来的少女,不仅带来了一头狰狞的凶兽,本人更是个杀神!

那些明显看出不敌,想要逃跑的人,才来得及前脚跑出,后脚就被红狼吞了!紧接着头颅就被云芷汐砍了!

一瞬间惨叫遍地,这句是逆转得忒快了,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清场完毕!

云一鸣怔怔的看着杀得行云流水,简直像是在杀鸡般的云芷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爹,娘呢?!”云芷汐杀完人正回身询问,整个人脸不红气不喘的。

“在里面,云一和贪狼保护着。”云一鸣还有些发怔的回答,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要知道对方可都是玄士阶啊!其中有十来个,可是跟他女儿修为一样的高阶玄士啊!怎么说被杀就被杀了,很多简直连惨叫一声都来不及,全部都被杀得干干净净了?!

这时候,在这小院之内的地上,已经是血流遍地,浓郁的血腥味弥漫了整一片小院。红狼今天被放开了不可吃人的禁忌,正在大口大口的吞着杂碎们的身体,吃得那叫一个香甜可口。

云芷汐过去找娘的时候,看见闻素心安然无恙,一旁的洛风也是没事,这才是放下心来。

“爹,你带人去支援爷爷他们内阁那边。我直接去支援太长老、莫老他们。云一和贪狼,你们继续保护好我娘。”云芷汐神识庞大,早在落下的瞬间,就已经查明了战局。因是这边的情况比较危急,而且是她爹娘在这里,所以她第一时间先救援这边。

“汐儿,你现在什么修为?”回过神来的云一鸣严肃问道。

闻言,云芷汐不太在意道:“也就是大玄师而已。”

“汐儿,你没事吧。”此时闻素心看到女儿,也是过来查看到,见云芷汐没事,她也才安心下来,可是一听说女儿的修为,她就——

“大玄师?!”云一鸣心神一震,瞬间就感觉有些眩晕。其余收拾了残局的云家精英,闻言一个个都是面色大震!不过回想方才,云芷汐一人屠戮这些玄士阶高手,所展现出来的压倒性力量,却是让他们明白——唯有大玄师才可以办到!

但在震撼之后,云一鸣就伸手握住云芷汐的肩膀道:“太长老那边,爹过去确实没用,爹这就带人去支援你爷爷。至于太长老那一边,我们云家的胜利与否,就靠你了。”

云一鸣很清楚,这场战斗的关键,还在于太长老那方的巅峰对决,那里胜了才是至关重要的!

“爹放心。”云芷汐点头,已然跃身上了红狼的背:“走,去杀人。”

闻言,所有此方的云家人,都是不由自主的,仰头看着那站在红狼背上的少女。她红衣如火又如血,明明去战的是与她同阶的存在,在她嘴里却成了轻易的“去杀人。”!

她那么平静,那么自信!就好像在说“娘,我出去玩一下。”那么简单,可是真的能那么简单么?!

“走!我们也去杀人!”云一鸣看着女儿的背影,目光里燃烧起战斗的火光,有女如此他这个当爹的怎么能弱?!

“鸣哥,小心。”闻素心知道自己的修为薄弱,此时能做的就是被保护好,不要让人担心她的安危,这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帮助。

“嗯,等我们回来。”云一鸣点点头,扛上战刀与剩余的云家精英,汇聚往云傲城所在的战斗方向。

……

云家堡内四处战斗如火如荼,其中内库这里最为巅峰,一道道大玄师互轰的玄劲爆炸光波,直接震得已然暮色四下的青城县,那半边天都亮了。

因为四长老云傲雷的加入,这里的战局云家勉强维持。毕竟莫老并不是实打实的大玄师,他还差那么一线,不过是凭借强大的精神力,才能与真正的大玄师做一些周旋罢了。

再加上此前莫老和太长老都受了伤,而对方俨然没有受伤,所以局势对于云家来说依然不太有利。

所幸的是,那名黑色的不明人士,通常并不动手,但是却擅长出阴招。所以莫老的任务,就是盯着此人而已,战局倒也勉强持平着。

云芷汐赶过来的时候,正是要加入战局,但是她却奇怪的微皱了眉头:“咦?怎么有人在内库里面?”

“红狼,你去帮太长老他们。”云芷汐吩咐了一声,让红狼先去支援太长老等人,她自己则潜入了内库之中,朝着那个不明人士跟进上去。

而这个潜入云家内库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大长老云傲名恨不得碎尸万段的,那名花白胡子老头。

“是他?!”云芷汐跟上去后,就认出了这个人是此前在坊市驿馆里,那名说自己是城主府表亲,最后还说自己是云水国亲王的猥琐老头。

云芷汐懒眸里光芒微闪,悄悄的跟进上去。

“藏哪里了呢?”花白胡子老头在内库里翻箱倒柜的,明显是在找东西。但是云家珍藏的功法玄技,他只是略略看过,就是那些灵药也不在他眼里。

这时候,花白胡子老头的目光,盯上了内库那黑石架上,最隐晦的角落里的一方不起眼的锦盒。

“该是这个了。”花白胡子老头奔上去,直接将锦盒取出打开。

只见这锦盒里,放着一张羊皮卷。花白胡子老头的眼神,却在看到这羊皮卷时光芒一灿。紧接着他连忙是取出查看,然后明显喜形于色:“果然是火凰丹的完整丹方,就是它了!”

“亲王大人,别来无恙啊。”此时云芷汐的声音,却从花白胡子老头的身后发出,吓得他戒备握紧羊皮卷。

云芷汐从暗中走出来,她现在非常的好奇,眼前这个老头到底是什么来路。看起来外头那些忽然出现的玄士阶强者,也都是出自这个人的手笔。

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这花白胡子老头忽然是折身,并同时将一枚黑色的拳头大小丹药掷向云芷汐!

“是你找死!”花白胡子老头目光阴森,盯着云芷汐的眼神充满了嘲讽。

可接下来,花白胡子老头竟怔住了!因为那枚黑色的拳头大小圆丹,在投向云芷汐的瞬间,忽然就消失了?!

与此同时,云芷汐扑身而上,直接要擒拿住花白胡子老头!

不想此人浑身气势陡然一变,磅礴的玄劲从其身上爆破而出,同时这老头更是从腰间拔出了一柄黑色软剑!没想到这老头,居然是个隐藏的大玄师阶高手!

“修神诀!”云芷汐当机立断,精神力攻击瞬间而发,直接攻击老头的脑子!

“啊——”花白胡子老头只觉头脑一阵剧烈的痛,他连惨叫一声都还不及,云芷汐就已经将他踹倒在地,并且为避免他反抗,直接蹲下身左右勾拳,把此人痛揍了一顿!

可是等云芷汐停手时,却看见此人口吐白沫,双眼翻白的,露出一副白痴的模样……

“傻了?!”云芷汐伸手在此人的眼前挥了挥,发现他毫无反应。紧接着她用心灵之眼查探了一下,发现这人的脑子好像真的坏掉了。

“修神诀好用是好用,就是太猛的,一下子就把人弄成傻子,都不好问话了。”云芷汐有些惋惜的嘀咕了一句。

这时候若是被人听到她这话,必然要被气得吐血身亡!他娘的,明明得了这么厉害的精神类玄技,而且还修成了,居然嫌弃其这精神玄技不太好,因为一出手就把人弄成傻子太彪悍了不太好……你还能再气人一些么……你嫌弃,你嫌弃你别练啊……

因为花白胡子老头失去了利用价值,云芷汐手掌散出一抹跳跃的黑火,直接将此人瞬息焚烧!以毁尸灭迹。

刹那间,这个让云傲名最为痛恨的,此番云家堡内乱始作俑者之一的花白胡子老头,被云芷汐一撮火,烧得渣渣都没有剩下。

“火凰丹完整丹方。”云芷汐伸手拿起了被花白胡子老头觊觎的,这一份丹方细看,却发现这丹方用的是古字撰写,并且其上所著的炼丹所需药材,明显比她炼制的火元丹还要繁复许多。

“莫非完整的火凰丹,并非只是二级丹药?”云芷汐正是奇怪,不知这份丹方究竟什么来路时。

现实却没时间让她细想,因为她察觉到外头太长老的气息不对!当下她不再停留的,连忙从内库赶出去!

那时候,钱霸似乎感觉到战局对于钱家的不利,尤其是在云芷汐的红狼出现,并完全的克制住了他们之后。

然而就在僵局形成的瞬间,那名不为所动,双方人都不知道他想什么的黑色人忽然动了!而且他一动就朝着云家内库冲进去!那时候正是云芷汐,将花白胡子老头焚烧掉的瞬间。

莫老一见此人有异动,当下是大喝一声的提醒,同时自己已经是扑上去阻拦!

太长老同时同刻,也是与老伙伴心有灵犀的,朝着那名黑色人轰过去!

然而两人才上前,那名黑色人却爆发出一股狂暴的腥臭黑气,一柄黑色的重剑,也从他手上爆出!

“大玄师中阶?!”太长老一骇,没想到对方居然不是寻常的大玄师,而是修为已然到了中阶大玄师的存在!要知道青城县这些大玄师,清一色都还是初阶大玄师而已。

此人玄劲狂暴而出,一把重剑就要率先砍落先上来的莫老的头颅!

“莫老头闪开!”太长老身体一撞,直接将莫老撞开,而那把重剑就砍在他的胸口!

这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纵然是云芷汐察觉时,飞闪出来看到的,却只见太长老被砍得鲜血横流,倒飞出数丈之外!

“太爷爷!”云芷汐清喝一声,修神诀毫不客气的攻击向那黑色人!可是那人的动作只是瞬间一滞,结果居然还能动,貌似没有任何的损伤?!

眼看从内库冲出来的云芷汐,就要和这名黑色人冲撞在一起,而此人却不受精神力攻击的影响!最重要的是他的修为还高云芷汐一阶!

“汐儿小心!”抱住太长老的莫老狂呼一声,云芷汐的身影却陡然消失,等她再出现的时候,却是在此黑色人的一尺之内!

锈剑,格杀!云芷汐直接一剑,朝此人的颈横断下去!但那一刻,她却震惊的发现,这个黑色的人,他根本就不是人!

------题外话------

感谢榜来不及,请看留言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