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1章 咬死这群废物!

云芷汐这一击的强悍,让大比试台附近,那些站得比较靠近的围观群众,都是感觉到了可怕的玄劲冲击!

“云家的玉绝剑式太可怕了!不愧是玄阶的玄技!*爆了!”

“对!看来云七小姐,已经尽得云家太长老真传,不愧是青城县第一天才少女!”

“她才十五岁,太强了!”

人群激昂的议论纷纷,台上钱梅面对云芷汐这一招狂傲的玉绝剑式,面上惯有的冷漠也变成了凝重,但是钱梅并没有躲避。

陡然!一道金光劈空绽放!一头咆哮的金毛狂狮虚影,火爆的咆哮而出!强势的与那一头火凤冲击在一起!

金芒!火光!裂!

强悍的玄劲爆破冲击,让云芷汐的身形也稍退了几步。

“玄兵。”云芷汐看着钱梅手中,那一柄金色薄剑,懒眸微凝道。

“眼力不错,能让我拨出金狮剑,你也足以自傲了。”钱梅手握金狮剑,幽冷的回道。

“玄兵!居然是玄兵!我居然看到了玄兵!我要晕一会,别拦着我!”

“我类个艹,玄兵都出来了,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我们这是在看大玄师比拼吧?!”

“这个钱梅藏得够深的啊,居然拥有玄兵!这一战,不知道还会不会更精彩!我的心脏有点不太好。”

……

钱梅的这一柄玄兵出场,顿时将比试的*推到了顶峰!

“玄兵而已,我要杀你,依然如屠狗!”云芷汐话落,她脚下太极步法如行云流水而过,玉绝剑式依然汹涌!

但拥有玄兵的钱梅,面对云芷汐的玉绝剑式,自是怡然不惧!并且就在云芷汐正面攻击向她的时候,她袖中的那条金蛇再度动了!

钱梅等的就是一个时机,一个与云芷汐近身,一个让小金蛇偷袭,并让她完美出手的好时机!

然而就在这一刻,云芷汐冲锋而来的身影消失了!不仅小金蛇捕捉不到她的气息,就是钱梅也完全感觉不到对手的存在?!

那一瞬间,钱梅有些呆住,但她很快的转攻击为强悍的防御!可惜还是迟了!

云芷汐就在钱梅发愣的瞬间,身形闪到了她身后!一招锈剑格杀,直捅入钱梅的后背心!

这是一记绝杀!这是绝对出其不意的绝杀!

没有人看到云芷汐的身影怎么就消失了,又怎么就出现在了钱梅的身后!但是她就是这么做到了!

霎那之间!钱梅的衣服破开,却被爆出一件贴身的,金色的软甲!

“玄器?软甲!”云芷汐一愣,也没想到自己居然锈剑进,没捅出血来。但是一看钱梅这件金色软件,云芷汐就想到她脚下的风靴。看来这件软甲是件好东西,估计是可增加防御指数的存在。

此时,钱梅金色的劲装,上半身因为云芷汐锈剑,和她那软甲的互震而碎裂。露出她穿着金色软甲的,凹凸有致的身形。那身材还别说,是挺有看头的。

“你一定要死!”狼狈的钱梅,目光中透露出阴森的恶毒!

钱梅愤怒了!

作为曾经的天才战斗少女,再加上还深得老来得女的钱狂宠爱。钱梅自幼在家族中,就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很小的时候,钱梅就不愿意走寻常路。她不想要当一个平凡的女子,而且她的天赋在家族中十分超群!可是父亲虽然一直宠爱她,却从来没有将她当成家主来培养!原因无他,只因她是个女流!

纵然哥哥们无能,纵然哥哥们的孩子天赋不如她!父亲还是从来没有将她当成家主的继承人选,所以她不甘心!

十五岁那一年,她在世家大比勇夺前十。然而父亲依然,只把她当成将来,可以嫁入更好家族,以帮助钱家发展来看待!所以那一年,她毅然出走了!

钱梅今年二十五岁了,从十五岁那一年离开青城县,她就发誓再回来时,一定要在这大比试台上,以绝对强横的姿态,让整个青城县的人都看到,她钱梅是多么的强大!

她要一鸣惊人,她要父亲承认她的强大!并正视到她的强大,是足以用女流之身,撑起一个家族的发展!

然而一切的抱负,一切的期望,在这一刻居然被眼前这个少女侮辱!若不是她身上穿有这件软甲,方才那一击偷袭之下,她必死!

“破天三式!”这一刻暴怒的钱梅,瞬息之间施展出了钱家的破天拳!三式叠加!

“破天金狮剑!”不仅如此,钱梅还将破天拳改良,以破天拳的强横原理,演变出了现在她施展的——破天金狮剑技!

不得不说,当年青城县称钱梅是天才战斗少女,并非是空穴来风!她的战斗天赋很不错,因此对玄技的战斗改良也是做得很好!

那一刻,咆哮的金狮,散发着烈烈金刚之气,嘶吼着吞噬了整个大比试台!如此场面,比方才云芷汐的火凤绽空更是强横!

那一瞬间,两个天才般惊艳出世的女子,就在青城县这个大比试台上,以巅峰的玄技对决!

纵然是紫云宗的两名执事,看得也颇有些侧目了。

而钱狂看到小女儿这巅峰的一击,更是双目爆发精光:“梅儿!杀死那个小贱婢!杀死她!将她碎尸万段!”

这时候的云傲城,面目上的担忧之色无法遮掩!他没想到这个钱梅手上不仅有玄兵,还有这么厉害的玄技!此刻钱梅施展的破天金狮剑技,完全压制了云芷汐的玉绝剑式!这让他十分担忧的同时,暗暗道:“小丫头别藏着掖着啊,这时候该放手就放手,直接用大玄师轰死对手啊!”

没错!云傲城就是知道了云芷汐修为到了大玄师阶,否则他打死也不会签订那什么生死斗契约的!

席上看客紧张,比试台上的云芷汐脸色也稍凝了一下。并不是她不想用大玄师战力出战,而是她能察觉钱梅也就是半步大玄师的水平。对付这样的对手,她不想用大玄师的力量来战,她想要用对手来磨砺她的玄技和战斗技巧!

而两人的精彩对决,也是让围观群众大呼过瘾!要知道往年的青城县世家大比,绝壁没有这么精彩的一幕!

“真没想到这场比试这么热血!两人太厉害了,而且生死斗啊!拼的就是心跳!”

“云七小姐最厉害,她才十五岁!前途不可限量啊!不愧是云家这一代的妖孽之才!”

“对对对!这一战只要她不死,将来必然雄霸青城县!”

“不过我看钱梅像是要弄死她了,这一战生死未卜啊,钱梅也是很厉害!手上又有玄兵,又有强大的软甲护身。”

……

此时对于大比试台上的战局,所有人都是看得如痴如醉,只觉得这是史上最精彩的世家大比了!没有之一!

那时候比试台上,云芷汐的玉绝剑式,和钱梅的破天金狮剑技,轰爆全场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也就在此时!钱梅的小金蛇出动了!并且她不再是遮掩着,而是直接堂而皇之的放蛇!

那一条一丈长、拇指粗的金蛇,随着钱梅的破天金狮剑,飞吼而出直咬云芷汐!

战局陡然的变化,金蛇的陡然出现,顿时让场上所有人一震!

“幼年灵兽?!”有见识如紫云宗两位执事,忽然是惊叫道。

幼年灵兽!

哗哗哗!

围观群众的热潮再度被爆起来!灵兽什么的,他们只是听说过,却从来没有见过啊!纵然是幼年灵兽,那也是灵兽啊!

“大局怕是已定!”邝城主此时说道。

紫云宗两名执事,眼神也有惋惜,显然赞同邝城主的说话。毕竟灵兽这种兽,拥有着强大的攻击力!尤其是这一条金色的小蛇他们认得,此蛇叫金匾蛇,从出身时就带有剧毒!一旦被咬中,纵然是半步王阶都要遭,更何况云芷汐区区的高阶玄士巅峰。

此时的钱狂,已经喜形于色了,他似乎看到了,云芷汐惨死的一幕!那感觉真是太爽了!

然而云傲城却站起来了,他紧捏着拳头,不由大吼一声:“丫头,你别托大!”

而那个时候!钱梅的攻击,还有金匾蛇的扑出已成定局!

“小贱婢!我要让你死!”钱梅双目中爆发着疯狂,原本这一条金匾蛇的存在,她是不想暴露的。因为她知道,幼年灵兽对太多人具有强大的诱惑力!纵然是那位,恐怕也会动心的,可是她此时忍不了了!她要弄死这个小贱婢,要快快的弄死!

“幼年灵兽?来得好!”不想云芷汐怡然不惧,一双素手忽然莹亮透光!

神圣之手!心灵之眼!开启!

云芷汐并非第一次将医治术,运用在了打斗上!此前她就曾经用心灵之眼,捕捉过红狼的雷球轨迹。

这一次云芷汐心灵之眼出,神圣之手莹莹透亮!一瞬间她的气质也变了,从咄咄逼人的火焰少女,变成了浑身莹光如玉的出尘少女。太极的步法在云芷汐的脚下变幻,太极柔软而大简若凡的掌法变幻。

一刹那间,人们都看到,那一条冲天而出的小金蛇,忽然就被一双晶莹剔透的素手擒拿了!

“卧槽!那是什么?!”

“仙女!”

“仙女手!”

“好美!”

一道道惊呼赞美,瞬息之间排山倒海而出,人们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手,从没见过这么仙的玄技!

“云家的珍藏版玄技么?!叫啥,咋没见过?!”

“不知道啊!第一次看见,太漂亮了!”

那时候,所有人都认定,云芷汐这一套忽然变幻的打发,来自于云家珍藏的,某种不传玄技!

“小金!回来!”钱梅怎么都没想到,云芷汐居然要抓她的蛇!

事实上,这却是云芷汐一直打的好主意!为什么呢?因为风从还在因中毒昏迷不醒,而她的神圣之手居然很难逼出他体内的毒。再说风从昏迷之前,可是告诉了她,钱梅身上有蛇。而风从的胸口,明显是被蛇咬下了痕迹。所以治蛇毒,还得蛇胆来!

抓了小金蛇,云芷汐一甩收进玲珑仙境里。

“你!还我小金来!”钱梅一声咆哮,那破天金狮剑再度狂暴下来!

“该结束了。”云芷汐这一刻懒眸一锋,修神诀出!

钱梅刹那间只觉得脑中一痛,似有万针扎入她的脑髓,但还不等她惨呼痛叫!

云芷汐已经飞身欺近,一招太极鞭手直甩钱梅脸蛋!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钱梅一嘴银牙瞬间崩落无数!

太极擒拿手抓骨,云芷汐顺下钱梅的肩膀,玄劲狠辣一运!只听“咔擦”一声,钱梅的肩膀被卸!

太极贴身格斗!“咔擦咔擦”无数声脆响爆发,钱梅往往是一痛间正要惨叫,脑神经就接受到第二波痛感,着让她根本没能有反应到尖叫的时间!

最后一击!云芷汐扣住钱梅的身板,在其身后一个膝盖上顶,直接废了她的颈椎骨!

“咔擦”的最后一声脆响,全场都听到了!

“啊——”钱梅这迟来的,撕裂心肺的惨叫也爆发了!

那一幕!定格在云芷汐,膝盖爆了钱梅颈椎的瞬间!人们看到,红衣少女手中的金衣女子,畸形的以红衣少女的膝盖为支点,垂落在两边!

“住手!”钱狂暴喝一声!钱梅可是他最疼爱的小女儿,他怎么忍心看她被虐至如此!更何况,她可是钱家未来的希望啊!钱家的男丁已经是青黄不接,他在这一次观看了这一场大比之后,已经痛下决心,将来要把钱梅当成家主接班人来培养啊!毕竟女子当家总比废物当家好啊!

可是!那个杀了他钱家第一个少主,杀了他钱家老祖接班人,杀了他钱家可能的第二位少主的小贱婢!居然又要杀他的好女儿!

然而就在钱狂要上场阻止这一幕惨剧的时候,云傲城也不是废的,当下就拦住他:“别忘了,这一场可是签订了生死斗契约的。”

闻言,钱狂瞳孔一缩!一瞬间感觉自己上当了!

“云傲城老贼!我跟你势不两立!”

“我们本来就势不两立。”云傲城幽幽说道,眼眸中的兴奋啊,跟钱狂的愤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就在那一刻,云芷汐的素手落在钱梅的小腹上,她浑身的玄劲一爆!

“啊——”钱梅的惨叫,撕裂了钱狂的心肺!

钱梅的丹田,毁了!

钱梅的脸色,在那一瞬间惨白惨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她能感觉到,体内的玄劲在涣散,她这一生完了……

但其实还没完,因为云芷汐一剑,砍下了钱梅的脑袋!

于是,钱梅的一生,这才算真的完了。

钱梅脑袋的血,染红了大比试台。

今日,在这个大比试台上,染了两个钱家翘楚的血。都是断头,但却是不一样的惨烈。

全场寂静!

然后雷鸣般的掌声爆发!

毫无疑问的,这是一场所有人见过的,最精彩的一场世家大比!他们为强者鼓掌!而云芷汐的实力,毫无疑问的,是历届世家大比冠军最强大的一位!

武者的世界,血腥再正常不过了!最重要的是,你够强!你很强!这里就是以武为尊!

“云七小姐!不愧是青城县第一天才!十五岁的妖孽!”

一道道称赞,也在云芷汐完胜后,频频的爆出。

云傲城的心,也终于安落了,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而钱狂脸上的怒!恨!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他紧紧的握着拳头暗道:“还没开始么?”

“我说过这一次你们世家大比的第一名,将有机会参加我紫云宗明年的外门弟子选拔赛。”这时候紫云宗的八字胡已经站起身说道。

“你在俗世还有事情要办,我们给你一个月的时间,等过完年后,我二人就会来接你去紫云宗。”八字胡很有人情味的说道,说罢他与山羊胡互相点了下头,便是跃身绝尘而去了。

“恭送两位执事大人。”贵宾席上众人,纷纷是站起身来躬身道。

而两人前脚这才刚走,邝城主还没来得及宣布接下来的二至五名情况,就听到一道跋扈粗犷的男中音荡开:“老大!老大——”

没有错!来人正是周正!他已经探明了情况,然后就亲自飞奔来禀报老大!

“何人喧闹?!”此时正要说话的邝城主,有些不悦的喝道。

不想云芷汐却从高台上跃落,直接落在策马飞奔而来,到了石场更是直接爆射过来的周身身边,将他捉住问道:“怎么回事?”

“老大!大长老勾结外敌一百二十余名玄士造反,钱、张两家上代强者三十六人犯云家堡!”周正连忙是禀报完,这才喘了一口气。他为了追踪这个情况,并且马不停蹄过来回禀,几乎都没顾上喘气,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闻言,云芷汐浑身煞气一窜!吓得周正又不敢喘气了。

但这个时候,云芷汐忽然拿出一瓶丹药,那是恢复玄劲用的玄阳丹。她一下子吞了三枚,快速的恢复了玄劲之后,她的目光冷煞的盯着贵宾席上的钱狂!

钱狂若有所感,一对上云芷汐的眼神,顿时就浑身一寒:“快!动手!杀了云家这帮贼子!”他从云芷汐的眼神里,知道云家堡那边肯定是动手了!

一瞬间,石场内风云巨变,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是云傲城也有些迷茫,然而就在那一刹那,云芷汐跃上了贵宾席!

钱狂在她到来的瞬间,迅速的往后爆退:“哈哈哈——你们云家这一次完了!所有人不想死就滚,这是我们钱家和云家的恩怨!”

钱狂这话一落,石场上的人全部知道要发生大事了,不相关的人连忙是作鸟兽散。一瞬间石场就清了,只剩下寥寥数人。

钱家和云家的火拼,在这里全面拉开帷幕了!这个时候,早有准备的钱家和张家人,已经将石场附近控制了起来!

“汐儿,怎么回事!”云傲城不明白!

云芷汐迅速的将情况告知云傲城,她的声音没有压低,也好让所有云家人知道什么情况,以做好战斗准备!云傲城听完顿时狂怒:“钱狂!张燎!你们找死!”

与此同时,云家的人也迅速的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事实上对于钱家可能在大比动手一事,云傲城并非没有预料到,并且他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就是云家堡之中,他也做了妥善的安排!但是他怎么都没有料到,大长老云傲名会勾结不明势力的强者!

“邝城主,冷大师,赵家主,这是我们钱家和云家的私人恩怨,还请你们离开。”钱狂看着尚未离去的邝东海三人,口气倒也和善道。

邝城主和冷大师自然什么都没说,立即就退开散去。赵初本来还想说什么,但也被赵善立即拉扯离开!

看到这毫无意外的一幕,钱狂才道:“张兄,我们联手干掉云家这帮人,然后再去支援老祖他们!”

这时候石场上还没有散去的赤金,他揪着赤铁腾空一跃,朝着云家的一方而去:“云七小姐,我们来助阵!”

“赤金!你们赤血佣兵团,当真是要趟这趟浑水?!”对于赤血佣兵团,钱狂还是有一些忌惮的。

“不错,我们赤血佣兵团,是云家堡的盟友。”赤金坚定不移道,作为佣兵他不缺乏冒险精神!反正他们佣兵团里,都是常年走在生死边缘的兄弟!这一次赌对了,他们在青城县将空前壮大!若是赌输了,大不了他们沦为山贼,跑到青城山外占山为王,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那就休怪我钱家,把你们佣兵团也剿杀了!”钱狂毫不在意道,因为他知道大局将定!云家堡那边的胜利,才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这里不过是不能让这些漏网之鱼跑掉!

而此时的云芷汐,已经吩咐云一和贪狼找准机会,先带一部人突破回去救援。而且回去之后,务必第一时间保护住她的爹娘,尤其是她娘亲!因为后者的修为太低,就怕一不小心出现了大变故!

至于这里的情况,云芷汐双眸一寒,已经有了决断!

然而这个时候,云傲城却拉着云芷汐道:“爷爷知道你的修为已经突破,一会战乱中,你找机会带着云飞扬他们这些孩子,快速离开青城县!”

“爷爷?!”云芷汐不明白。

“钱狂这个人修为不咋地,但是心机很深沉。他们钱家既然登门上了云家堡,必然是有了周全的阴谋诡计。若是我们能平乱,你再带着孩子们回来,若是不能的话,你就带他们好好生存下去!”这是作为家主的云傲城,迅速的做出做有利于家族发展的一个策略。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青城县,忽然能冒出一百多个玄士阶的不明强者,但是这个数目的背后,必然有可怕的势力支持!云傲城不希望,云家所有的希望都灭在青城县之中!

云傲城说完,也不等云芷汐答应,他就已经仗剑朝着钱狂等人杀去:“汐儿,不要任性!云家的儿郎们,随我杀了钱家和张家的狗贼!”

随着云傲城话落,云家的年长执事和护卫们,纷纷追随他杀出去!对于家主的决策,让孩子们离开,显然没有任何的异议!

可是云芷汐会听吗?她当然不会!

但此时,有云家弟子道:“不好!云芷帆和云芷绯逃跑了!”

“什么?!往哪里逃,我去追杀这两个叛徒!”早就从昏迷中苏醒的云飞扬闻言十分愤怒,他虽然比较小肚鸡肠,但是他也是云家的一份子!此时面对外敌,他心中自然也是维护着云家,倒也算是没忘本了。

“不管他们,先杀了钱家和张家的废物再说。”云芷汐森冷话落,她腕上的兽镯红芒一闪!红狼横空出世!

“红狼!吞了那帮废物!”云芷汐指的,正是钱家和张家年轻一代聚集的地方。那些是两家此番参赛的比试者,是两家未来的希望!

显然对于钱家会暴起的情况,云芷汐也有准备!而且她把红狼也带出来,更是为了决战那个不知名强者的!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钱家和张家的人必须先死!

一刹那间,扑出的红狼,獠牙狰狞的狼口,如吞羊儿一般扑进了那些年轻强者群里,一嘴几个一嘴几个的!红狼吃得那叫一个香甜!

“啊——”惨叫,瞬间凌乱爆发!

对于云芷汐忽然放出红狼,所有云家年轻的娃子们都是心神一骇!虽然他们都听说了,也多数见过了这头红狼!可是这大家伙忽然被放出来,一根根红毛抖擞的,红目獠牙如此狰狞的模样,还是让他们吓了一大跳!

“你们保护好风从,也保护好自己!”云芷汐令下一声,已经跃身而出,显然要加入战场了!

“杀了那个小贱婢!杀了他!”那边看到这头情况的钱狂狂怒一声令,身边两名头发银白的老者,腾空飞出直杀向云芷汐!

这时候小白喵被云芷汐丢了出来,还配备给了它一柄上品匕首:“小白,看见钱家和张家的废物就给我杀!”

“喵!”小喵抓住匕首,小身影瞬间就消失了!它悄咪咪的杀人去了……

至于那两个扑过来的,明显是钱狂带来对付云芷汐的,钱家两位上代长老!就在杀向云芷汐的瞬间,她身上忽然爆出强横的气势!

“大玄师?!”两名钱家的老者一骇,可刹那间云芷汐的锈剑就收割了他们的脑袋!

同时云芷汐跃上红狼的背,她骑着红狼一路直入钱家和张家阵营!所过之处,无一活口!不管执事,还是长老,还是年轻一代,全部都是一个下场——死!

仓皇逃跑中的钱霜语,根本连惨叫都还来不及发出,云芷汐的剑从她的身后,直接就将她劈成了两半!而她并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死的,所有的钱家和张家人,在这一瞬间几乎就是被屠杀!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云芷汐一人骑着红狼,直接把钱家和张家的小年轻,以及那些保护他们的执事和长老统统干掉!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发生的云家年轻一代,对于此事宛若魔女杀神的云芷汐,纷纷是肃然起敬!

“什么?!”和云傲城厮杀中的钱狂、张家主,看到石场上云芷汐的屠戮,一瞬间就呆住了!

“快逃!”钱狂什么都不想了,那个魔鬼一样屠戮的少女,简直就是无往不利!卧槽啊!她怎么变得这么厉害,好像又厉害了好多啊!

“逃!”张家主也是啥也不想了,只觉得再不逃就没命了!

这时候云芷汐的目光扫向了钱狂他们这边,也就在同时!钱狂只听附近一道惨叫,一名钱家的长老死掉!

“啊——”惨叫两三道,本来跟云家执事和护卫们打斗着的钱、张家人,不知为何就死了!

“喵。”小白喵要歇一会,就落在云傲城的肩膀上,爪子上的匕首血染淋漓。奇怪的是,它那一身白毛倒是干净得很,居然没有一丝血迹?!

看到肩膀上的白色小喵,云傲城嘴角抽了抽。

“嗷呜——”红狼一扑而上,带着云芷汐与小喵、云傲城汇合。而钱狂呢?他早就丢弃了同伴,那傻愣中的张家主,如飞逃回钱家大院去了!

张家主这么一愣神,结果还没回神就被扑上来的红狼吞进肚子里了。

“家主——家主——”这时候云家堡内杀出重围来报信的,十二精卫之一的云三到了!

“云三!”只见此时的云三,满身是血浑身狼狈!云傲城见此连忙上前扶住他,只见他已然是奄奄一息!

“家主……”

“你先别说话,我都知道了。”云傲城快速的给云三喂了一枚玉肌丹和一枚玄阳丹。

这时候石场已经全部都鲜血染红了,云芷汐没有去追钱狂,而是迅速的回援在云傲城的身边。

“汐儿。”看到云芷汐过来,云傲城满眼欣慰:“爷爷知道你很强,现在爷爷交给你的任务,就是带着飞扬、芷萧他们离开青城县。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你该知道这一次,不止是钱家和张家要灭我们云家。你们快逃!不要被一网打尽!”

交代完这些,云傲城还对带着赤血佣兵团留下来,帮助他们云家的赤金道:“此番多谢赤金小兄弟鼎力相助,此后若我云家堡不亡,定会与赤血佣兵团生息与共!”

“云家主见外了,我们赤血佣兵团,本来就是云七小姐的伙伴。”赤金躬身道,他选择云芷汐,不仅因为后者强悍,也因为云家的家主他信得过。

“感谢。”云傲城知道,患难见真情,此时云家如此场面,谁都不知道结果如何。而这个时候能站在他们身边的,才是真正的伙伴!

“你们快走!听话!”云傲城最后再严肃叮嘱云芷汐一句,便不再停留的带着剩余的云家人,朝着云家堡方向直奔而去!

“汐儿,照顾好你二哥,拜托了。”云一墨临走前,也只能将重伤未醒的云芷萧托付给云芷汐,说罢他就随云傲城往云家堡回去了!

而云傲城等人离去之后,云芷汐并没有立即跟上。她神色很沉静,但正如云傲城所说,她很聪明,知道此番云家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芷汐,你带我们杀回云家堡!”云飞扬此时却提议道。

“不错!芷汐你带我们回去,我们要跟云家堡共存亡!”云木也是慷慨激昂道。

“对!我们杀回去,杀死钱家和张家的杂碎!”

“对!让他们知道,得罪我们云家的下场就是死!”

“……”

在场的除了逃跑的云芷帆和云芷绯,剩下的七人里,昏迷的风从和云芷萧不算,其余四人都是表示要誓死与云家堡共存亡!

这个时候,云飞扬、云木、云海、云虎四人表现出来的,那种对云家的归宿感十分真切。毕竟他们都是在云家堡长大的,他们目前所拥有的一切,也都是云家堡给的。他们很清楚,一旦云家堡没了,他们也就成了丧家之犬,而他们不愿意成为这样的存在。

然而云芷汐什么话都没说,她只是从玲珑仙境将那条小金蛇取出,用锈剑剖取出这蛇的蛇胆,直接给昏迷的风从喂下去。

但等她喂完站起身后,云芷汐却看向赤金他们道:“赤金,赤铜。麻烦你们,帮我将他们带出青城县,暂且藏起来。”

“什么?!”闻言,云飞扬第一个跳脚,“云芷汐你什么意思?你当我云飞扬是怕死的人吗?!我跟你说,我——”

“我不是这个意思。”云芷汐扫了众人一眼,淡淡说道。“我只是觉得,以你们的能力,现在回到云家堡不过是拖后腿。”

云芷汐这话很毒舌,但是她说的却是事实。所以四人闻言都是沉默,脸色十分的难看。

“正如爷爷所说,目前我们云家的情况很不明朗。我现在希望,你们带着我二哥还有风从,好好的去活下去,日后也好为家族报仇。”云芷汐安排道,她现在觉得,其实这个云飞扬也不是那么讨厌。

“不行!家族亡了,我们苟且偷生有何意义?!”云飞扬不同意。

“不错!芷溪你别说了,我们要回去战斗!”云海也是认真道。

“没错,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云木和云虎也表示道。

“够了,这事就这么决定了。而且你们分成两拨离开,这一切就交给赤金兄和赤铁兄安排,你们就听他们的。”云芷汐不再多说,她还要赶回去救人!她安排这几个人云家年轻人离开,是担心那隐藏的不知名势力。若是真的有万一,那么云家至少还有血脉留下来。

“云七小姐放心,我等定不负你愿。”赤金和赤铜明白云芷汐的意思,也为她的冷静和睿智佩服、这么一个十五岁的丫头,处事简直比那些老头都还老辣!

“有劳!你们定不会后悔,今日做的决定。”这是云芷汐给赤血佣兵团的承诺。

说罢云芷汐就跃上红狼的背,一手抓起一旁的周正,朝着云家堡的方向疾驰而去!

“云飞扬,我们也跟回去!”云木看着云芷汐骑着红狼义无反顾的背影,眼眶都是红了。他不能连一个少女都不如!

然而云飞扬沉默了一下,却是坚定的看着赤金和赤铜:“有劳二位,安排我们离开。”

“云飞扬?!”云木等人不解。

“芷汐说的没错,我们必须走!若是真的……”云飞扬眼眶湿润,然而坚定道,“那我们一定要,学成归来灭了钱家和张家!”

闻言,云家几个年轻人都沉默了,但最终他们都点头:“好,我们都走!他日我们定再回来灭了钱家和张家!”

这一刻,他们都很清楚,云芷汐说的没错,他们留下来也只是累赘。唯有离开,唯有成长起来,他日他们才能报今日之仇!

看着离去的云芷汐,赤金和赤铜握了握拳,都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个果决的少女。随后他们安排云家的年轻人,分两路朝青城县之外而去!

……

而彼时,云家堡内的战局相当惨烈!

太长老一人,力扛着钱霸和张家老者的攻击!还要照顾老伙伴莫老这边的情况,可说是腹背受敌。

“云擎苍,哈哈哈!你们云家堡已经没有希望了!”钱霸狂笑一声,破天拳轰然而落!

“噗——”太长老腹背受敌,已经是伤势不浅。尤其是他本来就是在闭关中被惊扰,状态并不在最佳!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名诡异的黑色人,一道黑风卷袭击而出!直朝着太长老背心轰杀而落!

“小心!”一直关注此人的莫老大喝一声,却以身为阻挡,为老伙伴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击!

“老家伙!”太长老一声咆哮,连忙扶住莫老!

“噗——”莫老一口黑血喷出,老脸迅速的蔓延上了黑色,显然是中了剧毒!

“云擎苍!受死!”这时候,钱霸和张家老者的最强一击轰下!

------题外话------

感谢感谢:迷你屋投了1张月票、萌二呆投了1张月票、═☆o鈊雪o☆投了1张月票、单圈儿投了一张五星!lindapalm投了1张月票!么么(づ ̄3 ̄)づ╭?~谢谢亲爱的们,订阅外多撒滴鸡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