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00章 完灭你家的种!

而就在世家大比如火如荼举行的时候,云家堡内,却正在爆发一场惊天阴谋!

大长老云傲名和三长老云傲义在做了一番密谈之后,后者披上黑斗篷,悄悄潜离云家堡,前往青城县谋地下交易市场。

那时候青城县十有*的人,都聚集在石场那边观看世家大比。于是这地下拍卖场里,就显得十分冷清了。

三长老云傲义,很快进入地下交易市场,熟门熟路的进到了其中一处内阁。

内阁里,那名花白胡子老头,明显正在等着,看见三长老云傲义,已是起身问道:“你们那边好了?”

“一切妥当,你这里怎么样?”三长老询问道。

“没问题。”花白胡子老头应了一声,便是伸手拍掌。

只听“啪啪啪”的三声落,从这一间并不宽大的内阁之中,立即是跃出一道道身影来。只见这些人,赫然都是玄士阶!

三长老云傲义,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些人。发现这一片百余人,其中有近二三十个高阶玄士,便是十分满意道:“好!趁现在云傲城带人去参加世家大比,并不在家族之中,我们立即动手!只要拿住了云傲城一脉的人,一切就都顺利了。”

很快三长老云傲义,与这名花白胡子老头带领的一众玄士阶高手,立即是从这处地下交易市场散出,秘密的前往云家堡之中。

而这一带的异动,很快引起了新晋地下帮派——青云帮的注意。这个青云帮,当家的不是别人,正是此前掳了云芷汐,惨遭蹂躏变小弟的周正。

不过如今的周正,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历练,已经不再是此前只知道抢劫的土匪。他在收到消息后,立即带人进行了侦查,以确定情况如何,才好完善的禀报给老大。

而此时,在云家堡内阁中,大长老云傲名,已经紧急召开了长老会议。

除家主云傲城、三长老云傲义和四长老云傲雷外,其余的长老全部到齐。

这时候除了拥护大长老云傲名的长老,其余长老都是对于此次紧急召议的目的十分不解。

“大长老,今日是家族大比之日,家主已经带着我云家儿郎去参加大比,不知道你忽然召集我们这些老家伙来,是所为何事?”七长老率先质问道。

毕竟在云家里,家族会议一般都是按时,由家主主持进行。可是这时候,大长老私自急召他们过来,这让七长老隐隐觉得,这其中怕是有猫腻。

五长老也感觉到了这种诡异,当即就说道:“不错,现在我们人都基本到齐了,大长老有话便直说。”

但众人只见大长老云傲名从自己的座位上站起来,一步步走上中央的位置,也就是那家主之位!

众位长老俱都一惊!他们不是白痴,顿时就从大长老的行为中明白,大长老这是要干什么了。

“云傲名!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七长老是家主云傲城一脉的,此时自然率先怒问。

但七长老此时,颇有些孤掌难鸣的意味。因为四长老不在,在座的要么是大长老一脉的,要么就是中立派。

不过就在七长老孤立无援的时刻,风从的师父五长老站起身来道:“大长老,请你三思。”

面对五长老的声源,七长老投去一抹感激的目光。

然另外一名中立派的八长老并没有动,他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这一切。

而大长老走上家主之位后,倒没有立即坐上去,而是伸手摩挲了那张家主座,眼神充满了复杂和追忆,还有的就是感叹:“二十多年来,我无时不刻都在想着,夺回这属于我的一切。”

“云傲名!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谋夺家主之位,诸位长老速随我拿下此贼子!”七长老怒摔桌,立即是狂喝道。

闻言,五长老咬了咬牙,最终选择站到了七长老旁边:“大长老,我云家在现任家主的带领下,正是蒸蒸日上,还请大长老放下歹念。”

此时,六长老已经退到了大长老身后。唯独八长老依然不动,只是眼神充满着复杂。

“老五,你当真要与我作对?!”大长老冷冷质问五长老道。

面对大长老的咄咄逼人,七长老怒道:“云傲名,你个老不休!你的狼子野心咱们也不是不知道,别以为大家都是蠢蛋。如今我云家正盛,你识趣的就放弃,否则我们也不是没有准备的!”

正如七长老所言,面对大长老可能出现的叛变,家主一脉的长老都是早有准备。虽然这会四长老不在,但是七长老还是有所安排,再加上五长老的态度明朗,他自然不惧怕大长老!只是此时没看见三长老云傲义,这让七长老心里有几分忌惮,也提防着对方有后手。

“老七!你素来对云傲城忠心不二,但你可知道,这个家主之位,本来应该是我的!我是上代家主的嫡长子,我的修为不比云傲城差,我的能力也不比他弱!我爹自来是属意我当下一代家主的,可是这一切都被云傲城夺了去!我今天,只是要回本该属于我的一切,这难道有错吗?!”大长老云傲名义愤填膺道。

想当年,他与云傲城身为同胞兄弟,兄友弟恭、感情甚笃!虽然两人天赋都差不多,但是他作为长子,从来都是担当得多一些,他也一直把自己当成将来的家主,务必做到照顾好兄弟,平衡好家族利益等方方面面。

那时候一切多么美好,他作为少家主般的存在,常常可指使甚至比他修为高的人去办事。这本该一直这么持续下去的,可是他没想到,他只是出门办事一趟,回来父亲就死了,家主之位却成了二弟的!

云傲名想要质问死去的父亲,他掀开父亲的棺材去质问!他想要问为什么继承家主之位的不是他,而是他的二弟!可是,死去的父亲,什么话都说不了!

从此云傲名认为,一定是在他外出的这段时间,云傲城对父亲做了什么,然后逼得父亲将家主的位置给了他!可是云傲名找不到任何证据,但是他就是这么认为的!

在其后的这二十多年里,他忍辱负重,所为的一起,不过是今日的成功夺位!这个家主之位,本来就是他的!

“当年老家主是当着一众上代长老,包括我们的面当众宣布,要让如今的家主继位的。当时我们大家都在场,你又何必如此偏执呢?”七长老其实也知道,当年老家主忽然把家主之位传给如今的家主,着实让云傲名憋屈。

“我不信!一定是云傲城那老贼使了诡计,否则爹怎么会忽然把家主之位给他,而不是给我!我哪一点不如他,为什么是他不是我!”大长老愤怒不平道。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七长老说罢,立即是道,“五长老,我们合力擒拿此贼,等家主回来发落!”

然就在此时,议事厅之外传来一道沉闷的嗓音:“且慢!”

随着声音落下,两名身着灰袍的鹤发鸡皮老者,从门外走了进来。两人一看就是年纪很大,恐怕已过百岁了的。

“参见上代三长老、四长老。”众人纷纷认出,此二人竟是早已不出世的上代长老!

这两位长老,是上代家主的忠实拥护者,在族中也十分有威严。只是这些年来,他们因为年纪太大,已经淡出了权利中心。没想到这一次的夺位,竟然连这样的老头,也被惊动出来了!

看到这两位上代长老,七长老知道,大长老为了这一次的夺位成功,已经是做足了准备,这事怕是很难善罢了。

这两个上代长老,在走进议事厅后,就淡淡的扫了众长老一眼,目光最终落在七长老身上:“你反对傲名当家主?”

闻言,七长老恭敬道:“回上代长老,您也知道如今的家主云傲城,乃是上代家主钦点的继承人。且如今我们云家,在现任家主的带领下,也是蒸蒸日上没有不妥,他是我们云家,目前唯一的家主。”

“好,好——”不想这名上代长老却道好。

可是就在七长老隐隐松了一口气时,这名上代长老却忽然一掌拍在七长老胸口上!

如此突兀,七长老猝不及防之下,一瞬间被拍飞,直撞在议事厅的墙上,惨叫一声的喷出一大口鲜血!

“这……”五长老一震,完全没想到上代长老居然就这么直接动手!

“谁还不服?杀!”两位上代长老,年老修为不弱,看起来虽然不到大玄师阶,但也恐怕差不了多少了!

“你们这两个老混蛋!你们等着,太长老和莫老知道此事,必然将你们碎尸万段!”七长老虽然被偷袭重伤,但也不至于被一掌毙命,此时愤怒道!

“你找死!”那名出手的上代长老,又是一掌拍出!但这时候七长老有所防备,立即是反手回击!并且借着对方一掌之力,迅速的逃出了窗外!

“冥顽不灵!”这名上代长老跃身就要追,不想却被五长老拦住。

“你也想反抗?!”这名上代长老阴沉问道。

“两位上代长老,您们这么大年纪了,可莫要被弯曲的是非颠覆了黑白。您们若是真想让大长老当家主,大可主持召开家族会议,到时候和平商议……”五长老正是劝阻,不想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另外一位上代长老一掌拍下!

瞬息之间,五长老被擒!

与此同时,三长老云傲义从门外进来,已经带上被捆绑住的七长老!在其身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批二十多人的中高阶玄士!

一时间,八长老面色更复杂。但他知道,这一次的家主争夺,恐怕是筹谋准备许久的大长老要胜了。

“外面什么情况?”此时大长老也询问道

“云傲城倒是有所准备,除了出去的云一、云二和云七云八,云一鸣带着剩余的十二精卫,内堡护卫高手,以及一部分执事正在竭力反抗。不过我已命一天带着借来的强者去围剿他们了。况且长老团这里我们已经控制住,那边闹不起大风浪了。”三长老云傲义明显喜形于色道,他等这一天也等了很久很久了!

“太长老、莫老那边如何?”大长老也是担心这两个老家伙。

“大哥放心吧,那边已经由城主府的人,带着那位大玄师和一批高阶玄士去了。”三长老附耳说道。

“好好!”大长老云傲名闻言,知道有这一批人压阵,那边应该也没有问题。当即是高兴的,直接坐在了家主之位上!多年以来的心愿,终于是得到了实现,那种感觉……

可不等云傲名享受这种感觉,门外窜进来一名慌慌张张的执事:“不好了!不好了!大长老不好了!”

“放屁!谁不好了!”大长老一怒,他才坐上家主之位,居然就说他不好了!这不是找死么?!

那来报执事顿时知道自己说错话,连忙跪地求饶:“大长老饶命,小的说错话了。”

“哼!”大长老云傲名冷哼一声,才道,“说,什么事?”

“钱家……钱家和张家,有一大批高手来犯!”那执事回道。

“什么?!”众人闻言俱是一震!

“所有人跟我去看看!”云傲名在震惊之后,立即是反应过来道。

然就在此时,跟着三长老进来的那批玄士强者中,一名修为最高者冷冷道:“慢着,你们给我们的报酬,只是让我们帮你们铲除内患,可没包括外患。”

“这都什么时候了,等此事完结,我云傲名定有重酬!”云傲名发誓道。

“不行,不给报酬不干。”不想此人油盐不进道。

“不干就滚!”云傲名也怒了,他虽然想夺位,但是并不想云家出事,所以十分不客气道。

“嘿嘿。”不想对方却十分阴沉,反口就道,“既然你们不雇佣我们,那么我们就只能被雇佣了!放!”

只听此人一声话落,随着他进来的一群玄士,纷纷投出一枚红色丹药。

“碰碰”几声爆发,议事厅顿时变成一片烟雾!

“不好,有毒!”两名上代长老立即喝道,旋即连忙以玄劲御毒。

“糟了!”此时的云傲名一面捂住口鼻,已经想到恐怕城主府那边,并没有安好心!

与此同时,在云家的内库中,莫老面对着一名浑身包裹在黑色之中的人,已经是受了重伤!

云家堡内库这一条路上,那些机关早被人破开,死伤着不少云家儿郎。而一批外来的玄士高手,已然是占领了此方!

“你们到底是何方势力!”莫老强撑着,脸色十分苍白道。他知道他再撑一会,也许他那老伙伴就突破出来了!

此时花白胡子老头阴笑道:“莫老,识趣的就将火凰丹完整丹方拿出来,否则的话我就杀了你,灭了你守护的云家,再来慢慢找也不迟。”

“你——”莫老正要怒斥,可这个时候他发现,云家堡内居然数个方向都有强劲的玄劲来袭!

“哈哈哈!你们云家内斗,引狼入室而来,如今我们可是不需要费多少工夫,你们云家堡一定是灭亡。”花白胡子老头阴阴笑着,目光中都是算计的精芒。

“云擎苍!出来受死!”此时云家堡上空,爆发出一道冷喝!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钱家的大玄师老祖——钱霸!

“钱霸!你好胆!”就在这个时候,在莫老守护的内库,其中一间紧闭的石室里,太长老闻声从闭关中爆出!

“多年不见,你这老匹夫居然敢来犯我云家堡!”太长老本正在闭关的关键之处,被钱霸一声吼,自然是无法再闭关,只能强压下火元丹的药力爆出来迎战!

然而太长老一出来,就发现现下云家堡的情况竟然如此不堪!本该固难以破的云家堡,此时已经各处都沦为战场!

更让太长老震惊的是,在钱霸的身边还有一名大玄师!此人太长老有些印象,是张家的老头,这原本的高阶玄士巅峰居然突破了!

“太长老!”云家堡这边闻声而出的,还有那些几乎不问世事的几个上代长老,他们一出来都是对云家堡目前的场面感到了震惊!

“太长老。”此时参加帮助大长老云傲名的两位上代长老也是赶来,他们脸上都有些发黑,显然体内毒素未清。

“怎么回事?!”太长老一问之下,才知道家族中爆发了内乱,这才让外敌有机可趁,这让他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此时,来自城主府的那个浑身黑漆漆的诡异大玄师,率领着百余名玄士强者已经是让云家堡难以对付。

再加上钱霸带来的,张家大玄师老者,以及他们身后的钱、张两家二三十号,一个个白发苍苍,年逾半百的高阶玄士以上强者!就让云家的处境更是艰难。

这些老者是钱、张两家的底蕴!和太长老身后的,那十来个白发苍苍的上代长老一样,是两家的上代长老或者守护强者!

如今钱、张两家倾巢高阶玄士而出,就是打算借着这次机会,直接将云家连根拔起!

“云擎苍,你们云家的时代过去了!大家都给我上,灭了他们云家,抢夺他们云家积攒的财富!”钱霸这一句话,无疑是极具煽动性的!

此时太长老纵然想捏死云傲名,但面对外敌,他不得不先带人抵御,当下是喝令道:“云家的好儿郎!都给我拼!守住家园,将这些人赶出去!”

太长老一喝,率先就轰向那钱霸!直接以一人之力,抵挡钱霸和那名新晋的张家大玄师!莫老此时也是强撑着伤势,戒备的盯着那名黑色的诡异人。

大战一触即发,云家的上代长老纷纷出手!然而他们势单力孤,很快就被包围着打!

“大哥,怎么办?”三长老云傲义一脸苍白的问道。

“杀了那个老头!”云傲名目光恶毒的盯着那名花白胡子老头,“云家数百年的基业,全因我们引狼入室,才遭此大祸!不杀此贼,我死不瞑目!”

云傲名很后悔,非常的后悔!他虽然时时刻刻想当家主,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热爱云家。相反的,他对云家有着深切的感情!

他生在云家堡,长在云家堡,一生都在云家堡里!这里是他的家,他可以去抢夺家主之位,却从不想让云家灭亡!更不允许别的势力,来染指他们云家的基业!

然而大错已造成,云傲名知道,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唯有死战!誓死保护云家!

就目前这个情况,所有人都看得明白,云家凶多吉少了!

……

而在云家爆发内斗的时候,青城县石场这边的世家大比,前十的第一轮比试已经完毕。

胜出的前五人,分别是钱白、钱梅、云芷汐、赵初、赵启发;落败的五人分别是云飞扬、风从、张晓天、彭湃、李珊珊。

第二轮的比试,首先决出的是六到十的排名。因为上一场多数失败方伤得重,公正方决意让五人先服用丹药进行疗伤,恢复后再上场比试。

但由于第一轮张晓天直接废掉,所以无需再比,直接成了第十名。风从在云芷汐的救治下,虽然毒素稳住但是依然昏迷不醒,同样无法作战的他排名第九。第八则是李珊珊,第七彭湃,第六云飞扬。

可在这第二轮比试中,云芷汐总觉得心神不宁,就是帮风从治伤也难以平静下来。这种情况在以前很少发生,这让她觉得恐怕有大事要发生。

不过她此时却被两名紫云宗执事唤去,所以她暂时压下心神不宁前去拜见。

“你可是见过胖长老?”那名八字胡,首先就问道。

闻言,云芷汐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

原来那胖长老,在看到云芷汐的妖孽之后,回去就盘算着,这样的人才也要弄来紫云宗才好啊!再说了,他总觉得这丫头跟他们公子,好像有不可说的,不为人知的某些事。

于是胖长老回去之后,就命两名执事前来青城县,也就是这八字胡和山羊胡。两人过来时恰逢青城县世家大比的最后时刻,两人也不知道胖长老说的女娃叫什么名字,模样儿也只是听了大概的描述,完全不好找啊。

但是他们就想啊,既然胖长老说这少女资质不凡,那么世家大比里必然是能拿第一的。于是就有了此前那一出!而在云芷汐上场之后,两人那么一看,那么一对比就觉得估计是这丫头了!

“回二位执事大人,如果二位说的,是一名穿着紫衣的,胖胖的,眼睛只剩下一条缝的,白胡子白眉毛老者。那我想,我是见过的。”云芷汐回答道。

“是了是了!”两人心下大定,但想到方才跟这些人说过的话,那名八字胡执事便道,“以你的资质,必然能拿到此番第一,我们二位可都看好你了。”

两名紫云宗执事此话一出,其余人都是面色有变。尤其是以钱狂为首的势力之人,更是脸色难看之极!

“多谢二位执事大人。”云芷汐心中已经有了定论,也就没有多问什么,但她正是要退下时,却又被云傲城拉去。

“汐儿,你方才胡说八道什么?那个生死斗,爷爷不同意!”云傲城若非碍于面子,也不好当众拆云芷汐台,当时就想去捂住云芷汐的嘴,让她别乱说话!

“爷爷,我要杀了钱梅和钱白,一定要杀!”云芷汐没得商量道。

“杀个屁!你没看到那个钱梅,一拳轰败了风从,风从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你们可同样都是高阶玄士,爷爷不许你胡来,这个生死斗,爷爷打死也不签!”云傲城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看见老爷子一脸坚决,云芷汐悄悄的凑过去,在他耳边嘀咕了一句。

“当真?!”云傲城差点惊呼出声,连忙是压低声线不可置信的问道。

“爷爷放心,我要灭到他们钱家没种!”云芷汐保证道。

“你……”云傲城深呼吸了几口气,似乎才平静了下来,最终是点点头,“好,我同意你生死斗。”

而这个时候,第三轮的排名赛开始了。因为这边爷孙俩正在嘀嘀咕咕,没仔细听那头的裁判说话。

一旁的钱狂十分不悦,他本来就因为紫云宗两个执事,明显看重云芷汐而憋屈不已,此时更是嘲讽道:“还不赶紧去抽签,磨叽耽误大家时间么?!”

云芷汐看都不看钱狂一眼,却是直接跃上了大比试台!

顿时所有人都是惊讶的看着云芷汐,纷纷不解她的行为,纵然是云傲城,似乎也是一脸茫然。

“这是干啥?难道云七小姐要弃权?!”

“不可能吧,她刚才还约钱梅小姐生死斗,怎么可能弃权?!”

“不一定,你没看到她被云家主拉去教训了么?肯定是被说动了,弃权了要。”

“不能够啊,她可是号称青城县第一天才少女,如果弃权对她影响不好啊!”

“那可不一定,钱梅那么厉害,若是被杀了就不划算了。再说钱梅下一届岁数大了,可云七小姐就不一样了,她还可以参加很多次大比,次次都拿冠军没问题。”

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立即是热议起来。

“汐儿,你做什么?!”云傲城这是真的不解。虽然刚才都说好了,但是她这行为不在说明的情况里啊!小丫头,真是片刻都不省心!

不想云芷汐却看着众位贵宾席的人,缓缓说道:“别抽什么签了,让他们四个一起上。同时我跟钱家那两个,签订生死斗契约。”

“哗哗——”场内一片哗然!

这叫啥!这叫以一挑四!居然还同时跟钱家那两人,签订下生死斗契约!

“哈哈——这是个白痴么?!居然要一人战我们四人?!”钱白率先大笑嘲讽。

“自以为是。”钱梅冷漠道了一句。

“嚣张得没边了。”连赵启发也觉得无语了。

唯独赵初虽然没说话,但眼中却有浓浓的不解和担忧。

“无法无天的丫头!还不赶紧滚下去抽签,不然就滚回你云家去!”钱狂对于云芷汐,那绝对是有惊天动地的仇恨!对于眼前这个十五岁的少女,钱狂每每午夜梦回,都恨不得抽她筋喝她血!

然而云芷汐再一次,无视钱狂的,看向了那四名参加比试者:“你们就算四个一起上,我也能瞬杀你们。”

就是这么简单!就是这么狂!

说话间,云芷汐更是玄劲一爆!她浑身的气势,睥睨无边的傲放出来!那炎炎的红色玄劲,更令她窈窕绝美的身姿,显得崔璨动人!

“我们赵家,弃权!”这时候,赵初的嗓音有些复杂,但是却铿锵有力道!

“少主?!”赵启发一阵愕然。

“初哥哥……”台下钱家阵营里的钱霜语,看见赵初含情脉脉盯着云芷汐的模样,一口银牙几乎咬碎!可是她摸了摸自己的半边鬼脸,唯有怨毒的盯着那大比试台上的云芷汐,诅咒她死死死!

随着赵初的弃权,以及赵启发被强制弃权。这一场争斗,瞬间就变成了云家和钱家的斗!

“生死斗,有没有胆签?没胆我就饶你们一命,只废掉你们丹田!”云芷汐冷煞逼人,一句话几乎让人吐血!

要知道那钱家的两个参赛者,纵然一个只是中阶玄士,可另外一个可是修为莫测的,至少是高阶玄士以上的人啊!居然说什么秒杀,说什么废丹田就跟捏鸡脖似的那么简单……

“签。”钱梅冷漠一喝,顿时飞跃上台!

然而钱白没有动,他自己有几斤几两他还是知道的。

但这个时候,云芷汐又道:“没种的钱家男人,都是只会在女人底下风光的软蛋!”

“你!”钱白一阵狂怒,顿时就跃上大比试台,“签!”

云芷汐太毒舌了,钱白不得不上去,否则他就真的成了,连面都不敢露的,只蹲在钱梅身后的软蛋了!再说他也相信,他这位梅姑姑必胜!所以他不过是上来走过场而已,这也没什么。

此时贵宾席上,张家主嘲讽的看着云傲城:“你们云家的好教养啊,居然教出这么一个目中无人,不自量力的丫头。”

“真是狂得没边了,就是让两位紫云宗大人见笑了。小地方出来的一些鼠目寸光之徒,真是贻笑大方。”钱狂自不忘在紫云宗两位执事前,挑拨云芷汐的不是。

“我倒是觉得,这少女好气魄,好胆量!还有这生死斗怎么回事?”不想那八字胡却是一脸赞赏道。一旁的山羊胡,也是点点头,一副十分欣赏的看着云芷汐的模样。

顿时,钱狂就知道这挑拨没挑到点上,反而把自己掀翻了……

在紫云宗两名执事的赞同下,由邝城主和冷大师主持,云傲城和钱狂给双方孩子签下生死斗契约。

古朴的大比试台上,一身红衣劲装如火的少女,傲然而立于上!她懒眸半敛,仿佛眼前人和事都不在她眼里,显得恣意慵懒。

在她的面前,一身金色劲装的钱梅,和一身蓝色劲装的钱白,于左右而立的与她对峙着。这时候生死斗契约已成,他们直接拼的不再是打残对方,而是杀死对方!

此时,钱梅冷漠道:“我知道你有一头红狼,还有一只小兽宠,一起放出来吧。”

“对付你们两个,我一人随便杀。”云芷汐懒眸微眯,唇角扬起凉凉的薄笑,那嚣张!那霸气!没边了!

“好!你找死,我不介意。”钱梅一瞬间爆发出金色玄劲,脚下一个闪掠,那速度简直像是风属性武者!

钱白见此,准备向后退,到时候在边上打打秋风就好了。

然而就在此刻,就是此时!云芷汐也动了,她一动,则如脱兔飞跳!一道红芒直射般,竟然完全不搭理钱梅,一脚太极踢,直接踢向想退走的钱白!

“啊——”只听钱白这边一声惨叫,钱梅只觉眼前一晃,云芷汐已经从她跟前掠过,一脚踢爆了钱白的丹田!

就在钱梅转身的瞬间,她看到云芷汐那一只素手,犹如捉鸡一般捏着钱白的脖颈!

钱梅双目一寒,她冷漠喝道:“不想死,放开他!”

回答钱梅的,是一声清脆的“咔擦”声。钱白的大好的脖颈,就这么被云芷汐捏爆!

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少女不是捏断钱白的颈那么简单!她竟然血腥的,直接将钱白的颈捏爆!

然后人们清晰的看着,那颗钱白死不瞑目的头颅,就这么跟他的身体分家,直条条的“咕咚”一声落在地上,糊了比试台一片血……

钱白的身体,软软的摊在他滚落的头颅边,一个大好青年,钱家的少主有力竞争者,就这么白白的死了!钱白钱白,这名字果然取得忒不好了,死得不明不白……

而人们再看看云芷汐,都觉得头皮不自觉的在发麻。她一招之下,先废钱白,再擒钱白,直接咔擦!

“你,成功惹怒我了。”钱梅面容冷漠,对于钱白的死她看都不看一眼,但是她盯着云芷汐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杀意!

“太装逼,死得快。”云芷汐淡淡回敬,那只染满着鲜血的右手轻轻搓了搓,放在她自己的鼻间,“血腥的味道,果然就是爽。”

艳阳下,红衣少女手染鲜血,红唇薄幸凉挑,一双懒眸锋芒毕露,犹如再世魔女!看得不少人小心肝发颤,只觉得台上那位,绝壁就是传说中的——蛇蝎美人!

而说完话的云芷汐,也不再给钱梅先攻击的时间!她的杀意,已经埋入她的血液里,她要杀了这个,惨暴她二哥丹田,毒害风从的女子!她要将他们输的,全部赢回来!

“玉绝剑式!”同一时刻,云芷汐浑身爆发出晶莹如玉的华光!惊凰锈剑同时出!

只听“唳——”的一声,少女艳红的玄劲之中,爆出一头惊天凤凰之影!一头峥嵘的火凤,在云芷汐的身后绽放!

那一刻少女的气势,陡然暴涨到了高阶玄士巅峰!少女玉色的肌肤,火色的玄劲,惊华绽放,犹如凝实的凤凰之影!带着震撼人心的力量,震惊了全场观众!包括贵宾席上的,涵盖紫云宗二位执事在内的所有人!

少女惊艳如凰,这一刻绽放腾飞!所有人才知道,她并不是单纯的高阶玄士!她是一名可怕的,不折不扣的高阶玄士巅峰!她的玄劲如此浑厚,她的光芒如此灼耀,竟不亚于云家太长老,一柄惊凰剑使出的玉绝剑式!

“杀!”云芷汐面目一寒,玉绝大圆满!玉绝剑式大爆发!惊凰锈剑带着绽放的火凤,直扑向钱梅!那一刻,她咄咄逼人,她气焰滔天!

整个青城县,见证了她的光芒耀世!整个大比试台,被她散出的惊天火光覆盖!

------题外话------

准备好,开启虐渣模式!

特别感谢:1025845526投了1张月票、18650762881投了1张月票、wzjiang投了1张月票、kikyan投了1张月票!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