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99章 魔女太可怕!

云芷萧事件的爆发,不仅云芷汐怒了,其余云家的青年都怒了。、

钱梅下的狠手,犹如一盆冷水,狠狠的刺激了所有云家的青年。

紧接着,在第二轮后来的比试中,云家的人卯足了劲,一旦上场遇到钱家的人,包括和钱家联盟的张家人,不仅要打败,还要打残打废!同样的,钱家和张家的人也这么回敬。

如此一来,擂台赛上的血腥硝烟越来越浓。一直到第三轮,六十一进三十一的比试中,云家和钱家、张家的血斗,已经进入白炽化。

然而云芷汐在第三轮的比试中,再一次被轮空!她的非凡运气,已经让邝城主和冷大师都注意到了。

这种白签,并不是每一届大比都会有。就算有,通常也只存在于前三轮。可是云芷汐就是遇到有,就是一连拿了三支白签。

而在第三轮之中,云家不少参赛者都受伤,当然钱家和张家也好不到哪里去。面对这样的局面,云芷汐很平静,平静得让人害怕。

一直到了第四轮比试,各擂台的排名赛开始。按照某些擂台中,出现的整体战力比较强的情况,公正方的邝城主和冷大师,会给予那个擂台两个入围前十的名额。

也就是说,这第四轮比试,就要选拔出前十名参赛者。且第四轮比试没有白签,是需要靠真正的实力晋级。

所以运气好到爆,只要有白签就归她的云芷汐,终于是上场了。她上场之后,前两场的比试没有遇到钱、张两家的人,不过她没心情玩,所以都是一招轰人下场,以完胜落幕。

到了第三场比试,有个倒霉的钱家九阶玄徒,终于与云芷汐遇上了。

但是这名钱家九阶玄徒,似乎有恃无恐般,上场还能嘲讽的笑看着云芷汐。对于后者森冷的目光,好像完全不当一回事。

而当裁判宣布比试开始,这名钱家的九阶玄徒也没有进攻,而是嘲讽的看着云芷汐道:“云家的妖孽之才么?你那么厉害,你来废我啊?贱人!”

云芷汐双目一凛,一个区区九阶玄徒,居然还敢嘲讽她,简直就是找虐!

然那名九阶玄徒,在嘲讽之后,立即就喊道:“我弃……”

可惜,云芷汐没有给他再说一个字的机会,就在他自以为得意的瞬间,就在他准备完好下场的那一刻,一道横空而来的拳,狠狠的砸在他在嘴巴上!

正中!

牙崩!

血爆!

但云芷汐将力量控制得很好,她可没有一拳把此人揍飞,而是将人揍在擂台的边缘,让他在想要滚下台的瞬间,一脚劈空落下,将他踢回场内!

紧接着,一号擂台爆发出瘆人的惨叫,伴随着一阵阵“咔擦咔擦”的碎骨声,听的人毛骨悚然!

那名九阶玄徒,腿骨粉碎!手骨粉碎!肋骨粉碎!碎!碎!碎!

一瞬间,此人就被碎成一滩……

一滩……

看得那名裁判,颤声就道:“够……”

可这名裁判的声音,在被云芷汐双眸的一记寒芒飞射过去后,就没勇气接着说下去。

“看好了,这就是欺我云家人的下场!”云芷汐冷喝一声,便是素手一抓,将地上瘫着,出气多进气少的钱家九阶玄士抓起!就抓在他丹田的位置上!

紧接着,云芷汐的手,穿入那九阶玄徒的小腹,捏住她的丹田——粉碎!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从濒临死亡的钱家九阶玄徒嘴中爆出!

而在爆完此人的丹田后,云芷汐一脚将此人从擂台上扫飞入钱家阵营!

她那一只莹莹素手,染着鲜血如火的血。她这一只带血的右手,就举在她绝美的脸边,她勾唇凉笑的看着钱家阵营,字字森如修罗道:“本小姐今日,就用这一只手,完爆你们的丹田!”

魔女!

刹那间,看着那一只血手,看着那笑靥如花的少女,所有人心中,只闪掠过这一个词语!

裁判忘记了宣判,场内一片寂静!

“咕噜”擂台下,不只是谁先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其余人才在惊骇中回神,头上一片冷汗都来不及擦,瞬间就顶礼祈祷:娘啊,爹啊,祖上的各位祖宗欸,求您一定要保佑孩儿,抽签不要遇到这个魔女啊……

不少之前还在羡慕嫉妒云芷汐抽到三支白签的人,此时都在庆幸,幸好她抽到三支白签,否则若是不小心遇到她,万一被她不高兴的当成钱家的人来虐,那不是惨完了!

而被云芷汐挑衅的钱家人,一个个是对云芷汐怒目相视!恨不得用眼神,将她给碎尸万段!

“她恶意杀人!”钱霜语更是忍不住的尖叫怒斥!

裁判也是脸色僵白,他当世家大比的裁判也不是一两届了,就没见过这么凶残的少女……居然伸手进去人家的小腹里,捏碎对方的丹田!如此血腥残暴!你好歹,你暗中用玄劲爆啊,你他娘的这么明目张胆,你……

“白痴!他死了么?”云芷汐鄙视道。

大家闻言目光看向那名瘫在地上,鲜血横流却还抽着丝丝气儿的钱家九阶玄徒,只觉得无语凝噎。这跟死了有什么不一样?简直比死了还惨……

“你……你也太过——”裁判正要谴责。

云芷汐却凉声质问:“我打他的时候,他认输了么?”

“没有。可……”裁判想说,人被你打成那样了,还怎么认输啊?!你都不给别人认输的机会啊!

“他弃权了么?”

“没有。”裁判回答完,就叹了一口气宣布云芷汐胜。关于钱家和云家的恩怨,作为青城县的人,他也是知道的。两家在台上相互虐残对手,在这一次比试已经是场场在上演。只是这个云家的七小姐,尤为残暴……但是她没杀人……

云芷汐走下擂台时,冷眼盯着钱梅:“我很期待,遇到你,虐残你。”

钱梅废了云芷萧,云芷汐比她更狠,几乎要了对方的命,而且手段更血腥更凶残!

“小贱人你别得意!等遇到我小姑,你必死无疑!”钱霜语见不得云芷汐嚣张道。

“不错!什么青城县第一天才,那都是钱梅小姐玩剩下。等你上场,看不打得你跪地求饶,嚣张个屁!”钱家的青年也是呛声道。

“对!梅姑姑一巴掌就能扇死这小贱婢,云家的贱货,等着给老子洗亵裤!”怒骂声从钱家阵营频频的愤愤而出。

“闭嘴。”不想钱梅却冷令道,她说罢冷漠的看着云芷汐,“打一个九阶玄徒的废物,也值得你这么嚣张?”

“你还真说对了,就是废你钱家的婴儿,我也觉得很爽。”云芷汐浅笑回道,目中的寒光毫无情绪,她可不是什么善类。

闻言,钱梅双眸一眯:“很好,希望你能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在完爆你们这帮废物的丹田之前,我会的。”云芷汐凉凉回道,鄙夷和嚣张直踩钱梅带领的钱家阵营!

听到她这话的围观群众,顿时觉得惊雷滚滚。就钱家那帮眼高于顶的翘楚,在云家七小姐的嘴里,居然是一帮废物……

这个云七小姐,还真不是一般的嚣张啊!

不过!她的实力够硬,所以就是这么嚣张!

等云芷汐回到座位上,在她旁边的人,都被她身上散出的,那股生人勿近的森煞之气吓跑。纷纷避开着点,免得触了霉头。

大约半个时辰后,第四轮的比试结束,世家大比前十新鲜出炉。

其中云家有三人进入决赛,分别是云芷汐、云飞扬、风从,其余的全部被淘汰了;钱家只有两人进入决赛,分别是钱梅、和一个二十四岁的中阶玄士钱白;赵家也有两人进入决赛,分别是赵初、和一名初阶玄士赵启发;另外张家的少主张晓天,也进入了决赛;最后两个名额,则分别被两个小家族子弟获取。

这两个小家族,分别是李家的李珊珊,以及彭家的澎湃,倒也是光宗耀祖了。

尤其那个李珊珊,不过是个九阶玄徒,却能侥幸杀入前十,有点祖坟冒青烟的嫌疑。毕竟这一届大比,爆出来参加比试的年轻一辈,都要比往年生猛。别说前十,就是前二十,也几乎都是玄士阶。但这个李珊珊,却是一路都没遇到比她高阶的对手,运气真是仅次于云芷汐了。

到了这个时候,大比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前十的排名赛,将在石场中央的大比试台举行。

当十人抽好签,城主邝东海正好宣布最后的排名比试开始时,一道清高的嗓音,却从空中落下:“慢着。”

这道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很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脑中,可见此人的实力不凡,是以玄劲散音。

邝城主闻言,眉头一皱的看向台下,不知道是何人竟敢来滋扰青城县的世家大比。

要知道青城县就三个大玄师阶,但此时在座的可有不少高阶玄士巅峰。纵然是个大玄师阶,也不敢前来打断这青城县的大比盛事。

“哪里来的大胆狂徒,竟出言打断我青城县世家大比?”此时,春风得意的钱狂,十分嚣张的第一个怒喝道,大有他就是青城县老大的气魄。

“混账!区区一个县城犄角,竟胆敢不将我紫云宗看在眼里!”一道斥喝散开,旋即两道身影如长虹落入大比试台的贵宾席上。

只见这是两名身着一袭蓝色衣袍,袖口绣有朵朵精致紫云,显得衣着十分华丽的中年人。其中一人蓄着八字胡,看起来年纪轻一下,另外一人蓄着山羊胡,年纪也较长。

八字胡背上背着一把长剑,看起来有几分仙人的味道;山羊胡握着两杆黑枪,看起来嗜杀之气浓郁,明显是个不好招惹的主。

这两人钱狂并不认得,但是对方报出的宗派,却让他惊骇!顿时他就小心翼翼,有些结巴的询问道:“两位是……是……紫云宗……人?”

闻言,那名八字胡从腰间取出一块令牌。只见那令牌透着盎然古意,其上朵朵紫云栩栩如生,大金的颜色刻着“紫云”二字。

与此同时,那几名尊贵的家主、长老,立即是起身拜道:“参见紫云宗两位大人。”

这时候,其余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都是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什么是紫云宗,但是他们从三大家主、邝城主和冷大师等人的恭敬态度,可以看出紫云宗是有大来头的!

那也来观战的赤金,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一幕。心中对于自己选择云家,感到了庆幸。他不由伸手拍了拍同来观战的赤铁道:“三弟,若是云家能过了这一次坎,我们赤血佣兵团,必然会因为这明智的选择而壮大,这都多亏了你。”

“嘿嘿。”赤铁搔了搔头,关于云七小姐投入紫云宗门下的事情,他也只是隐有听说。其实他极力撺掇佣兵团向着云家,那全是因为他太害怕那个云家小魔女了。

我类个艹的,赤手空拳打得一头红狼委曲求全,那场面太震撼了!后面还一人收拾了鬼宗那些弟子,他这事不敢乱说,但是他查过了,当时那些鬼宗的弟子,没听说有一个活着出来的。啥都不用说了,肯定是被这个小魔女在玄天森林里结果了……

这种牛掰人士,当然只能跟着混,绝对不能对着干,不然就是——找死!他赤铁可不想死,他还要赚很多的钱,睡很多的女人……

不过此时有人欢喜就有人忧了,只见那名拿出了紫云宗令牌的八字胡,目光扫向钱狂道:“方才,可是你呵斥本执事?”

钱狂闻言脸色一白,连忙是道歉道:“大人恕罪,在下不知道是大人您前来,请您大人有大量,恕在在下方才的无礼冒犯之罪。”

“哼,这次且饶过你,还不速安排座位,我二人要观看你们本次世家大比。”八字胡冷斥道。

“是是是。”钱狂连忙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还吩咐人马上做好安排。

青城县很多势力不知道紫云宗的厉害,但是钱狂却很清楚。因为他那小女儿钱梅,搭上了风火宗的线。在东域的宗派里,紫云宗和风火宗都是三大宗之一,可是紫云宗的排名和实力,却胜风火宗不少!

钱狂从钱梅那里打听过,没听说紫云宗有个什么姓容的人。无论执事还是其他,都根本没这号人。所以钱狂想着,要么那个什么容公子就是个无名之辈,要么就是云家捏造的紫云宗背景!

可是现在看来,恐怕并非如此啊……

这若是紫云宗真看他钱家不顺眼,钱狂可不会天真的以为,凭借他那小女儿,就能说动风火宗为了他一个县城家族与紫云宗火拼。

此时八字胡和山羊胡毫不客气的坐定,其余人才重新就座。

这时候,那八字胡才开口道:“好了,你们的世家大比可以继续开始了。我们二人,此番是奉宗门之命,前来青城县招收外门弟子。谁人取得最后的第一名,谁就有资格跟我二人回紫云宗,参加外门弟子选拔赛。”

八字胡此言一出,几大家族之人一喜,纷纷是拱手道谢。

唯独云傲城眉头一锁,神色有些惘然。明明他们汐儿,还有风从已经是内定的紫云宗弟子了不是么?!难道那个容公子是骗子?!不是紫云宗的人?!可是,那不是一墨亲自请来的么?!

云傲城一个个疑问层出,不由旁敲侧击的问道:“两位大人,不知贵宗可有位容姓公子?”

不想那两人闻言,却是淡漠道:“紫云宗弟子万千,阿猫阿狗我二人可不认得。”言下之意,你说的这个容公子,就算有也是宗门里的阿猫阿狗,没听说过……

一旁的钱狂,立即是听出了门道,顿时就大声传喝:“所有人都听好了,此番前来的两位贵人,乃是我东域三大宗之一的紫云宗执事!他们是奉命来招收外门弟子的,谁取得本次大比第一,谁就有机会进紫云宗!”

要知道他那女儿,历经十年也不过是搭上了风火宗的线,还不能拜入风火宗门下。但若是被这两个紫云宗的执事看中,将来直接进紫云宗的话,那他们钱家何惧云家!

可笑云家此前,居然把一个骗子,当成是紫云宗的大人供着,真是笑死人了!

“东域第一紫云宗!我好像听说过,不是听说看上了云家的七小姐么?”

“不知道,也许虽然看上,但是也要让她历练历练,甄选甄选看看。”

“就是就是,紫云宗可是咱们东域的庞然大物,我好像记得谁跟我说过,说紫云宗里可是有仙人,能够腾云驾雾!”

……

一时间,关于紫云宗,关于紫云宗和云芷汐不得不说的故事,都被议论得沸沸扬扬。

但相比较于云傲城的心情复杂,钱狂的兴奋和嘲讽,以及知道内情的一些云家人的不解,云芷汐的眉宇间却染上了几缕担忧。她跟容煌接触最多,知道他不会撒谎。他说的话,也绝对不会是信口开河。但现在这种情况,只能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恐怕不太妙。

“难道是昏迷不省人事了?”云芷汐心中猜测,已然是猜到了容煌的情况。

此时十强的排名赛也重新开始了,按照排名赛规则,第一轮决出前五,失败五人再进行六至十名的排名角逐。

比赛依然是抽签决定对手,云芷汐抽到的是十号。

第一轮比赛场次,和出场对决的号数,也很快由邝城主和冷大师抽签排好。

第一场是七号钱白对战六号云飞扬,第二场是四号钱梅对战八号风从,第三场是一号张晓天对战十号云芷汐,第四场是二号赵初对战四号澎湃,第五场是三号李珊珊对战五号赵启发。

七号钱白二十四岁,是第三次参加世家大比。是钱家嫡系庶出,其母地位卑贱且不是个武者。但因其拥有中阶玄士修为,在钱跃死后,倒也成为最可能成为钱家少主的人。

六号云飞扬二十五岁,是上一届大比的冠军,可谓是年少成名春风得意。所以性子也比较偏执,没有容人的度量,十分嫉妒云芷汐的后来居上。

随着裁判宣布比试开始,钱白和云飞扬上场。

钱白的修为虽然是中阶玄士,但明显比云飞扬弱上一线。可是他知道,这一次他若能进前五,那么少主竞争时他将毫无悬念的上任!

所以这才一上场,钱白就暗暗吞了一枚暴增玄劲的丹药,同时言语嘲讽云飞扬:“云飞扬,说什么上一次的大比冠军,在云家不过是什么都没有的废物旁支!”

“你说什么?!”钱白的话,一下子刺痛了云飞扬的心病。他本来就怀疑,云芷汐能够修为增长这么猛,一定是因为她是嫡系,修炼资源比他好太多的原因!否则区区十五岁,怎么可能这么猛就窜到了高阶玄士?!

“难道我说得不对么?”钱白一面撩拨云飞扬的怒意,达到拖延时间,让他消化方才吞下丹药药力的目的。

只等药力一化,钱白当头狼牙棒一出:“看招!”

云飞扬被刺激得双目通红,愤怒和不甘,让他瞬间失去了理智,一下子两人就对轰在一起。

原本以云飞扬的实力,拿下钱白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云飞扬小肚鸡肠,此前又被云芷汐威压过,现在又遭刺激,已经失去了该有的冷静。

结果不过一刻钟,云飞扬竟被钱白一棒轰飞出大比试台!

“吼——钱家必胜!”一时间,钱家阵营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而被棒飞的云飞扬一脸羞愤,可是胸口的重伤却让他无法起身,但他却不甘心的怒嚎:“钱白小儿,你卑鄙——”

“够了,丢人现眼。”不想云芷汐却打断他的话,一声冷嘲,直接让云飞扬一口心头血怒喷而出,当场昏死过去。

这时候风从要上场,云芷汐却搭住他的肩膀:“弃权。”

“不。”风从却回答得干脆利落。

云芷汐顿了顿,她让风从弃权,完全是因为她感觉到,钱梅隐藏着某种危险。这是一种职业敏锐感,所以她不想风从冒险。

“随你。”但是云芷汐知道,风从其实是一个好战分子,所以还是不勉强道。再说云家的人,也都该有各自历练的机会。

风从闻言侧头看着她:“我不能不战而退。”

“嗯。”云芷汐知道他的意思,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提醒道,“小心。”

风从点头上场,那边钱梅也已经上场。

“风大哥必胜!”这时候云家阵营,已经在为风从打气!

“风大哥,干死那钱家的娘们!”

“梅姑姑,打残云家的杂碎!”

两家的人,在场上的人还没开打的瞬间,就先呛声起来!

然而当裁判宣布比试开始,风从还没有出招,钱梅就已经冷漠道:“给你一个选择,放弃云家,投入我钱家阵营,我饶你不残。”

闻言,风从目光更冷的盯着钱梅:“不可能。”

“那好,这是你自己选的。”钱梅冷漠道出,与此同时她浑身散出金芒!一股可怕的气势散开!

风从的剑,与此同时散开成影!

这是所有人,第一次看到风从真正的战!这是他第一次参加世家大比,上一次因为某些原因,他并没有来到这个比试台。

而在云家的家族测试里,风从也极少出手,所以他一直显得很神秘。

而此时,风从出剑了!

他的剑如一道火光,快速而影影瞳瞳,让人看不出虚实!

那钱梅见此,眉眼一动:“有些门道,但还是——弱!”

也就在此时,钱梅袖中皓腕上,那一条金蛇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取风从的心口!

风从只觉眼前一道金光一闪,一股致命的危机,顿时让他爆速后退!

“反应倒是快。”钱梅没想到风从这么敏锐,居然能察觉小金。

但与此同时,钱梅冷漠一声喝,她浑身的淡淡的金光一凝,她一拳往风从的身上砸落!

那一拳出,在她的拳头上爆发着灿灿的金光,直砸向风从的小腹!也就是他的丹田所在!

“破天一式!”云芷汐认得这一招,而且这一招从钱梅手上使出,蓄势的时间锐减,但爆发的强悍度却更猛!

只见钱梅一拳,看似柔柔纤纤,但在砸向风从时,却带着磅礴的玄劲,集中爆破向他的小腹!快!狠!猛!

那时候的风从,只觉得胸口一刺痛,有什么东西钻进他的体内!他的手掌立即一按,双眸一瞬间有明亮的白光闪掠而过!

而此时让钱梅惊愕的一幕发生了,她放出的那一条金色的小蛇,居然仓皇逃回,直钻入她的袖中,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般!

与此同时,风从却陡然喷出一口鲜血,在他的体内忽然爆出可怕的裂痛!

也就在这个时候,钱梅的拳逼近了他的丹田!就在那一瞬间,风从抬眸看向了钱梅,他这一眼,直让后者惊了一跳!

但那时钱梅的拳已经落在了风从的丹田上!

钱梅这一拳,直接将风从自大比试台上轰飞!

一瞬间,场内聚静!

风从的修为可是高阶玄士,且他为人虽然低调,但是在云家年轻一代,拥有极好的声望,此番也是夺冠的候选人之一。名气虽不如云芷汐和钱梅热门,却也是公认的实力派,可是这样的实力派却被钱梅一拳轰飞!

“那是钱家的破天拳?!”

“没错!比钱疯子更可怕的破天拳!”

“钱梅,不愧是天才战斗少女,太可怕了!”

“钱梅果然是要来拿冠军的……”

议论纷纷而起,所有人都看到了钱梅的可怕!

然而钱梅自己,却眉头紧皱了皱,因为风从最后的那一记眼神。

此时从台上落下的风从,被云芷汐一跃接住。

“芷汐,她有一条蛇。”风从忍着剧痛,在看到云芷汐的瞬间,将这一句话告知。同时同刻他就闭上了眼,脑袋一歪的昏死在云芷汐怀里。隐隐的,他似乎嗅到了少女的体香,很香很好闻……

“风从!”云芷汐心灵之眼开启,发现风从的丹田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而且在他的体内,还有一股可怕的毒素在蔓延!

抱着风从落地,云家的人快速围上来。贪狼和云一等人,连忙维护秩序,好让云芷汐救治风从。

云芷汐快速的稳住风从的丹田,同时以神圣之手施针,一针针封住风从体内的毒素!但她却发现,风从体内的毒素有些古怪,她一时间很难将之从他体内逼出。

而这个时候,第三场比试马上要开始,云芷汐是要上场的。

“贪狼,云一。”不得已,云芷汐命道,“保护好风从,不要让任何人动他身上的银针,等我下场再接着救治。”

“是,小姐!七小姐!”贪狼和云一领命。

那时贵宾席上,两名紫云宗的执事看着钱梅,其中那背剑的八字胡口气淡然道:“此女是谁,能在如此年纪,就是高阶玄士巅峰修为,资质还不错。”

闻言钱狂立即应声道:“此女正是在下小女钱梅。”

“哦。”不想那八字胡听了,却是平淡至极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让本来心怀希望的钱狂,顿时就郁闷了。他还以为对方这么问,这就要看上他这小女儿,然后小女儿就顺理成章的可参加紫云宗弟子选拔赛了。

不过钱狂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在他看来,钱梅此番夺得冠军,那是没有任何悬念的。那么这个所谓的紫云宗外门弟子名额,也必然就是钱梅的了。如此一来,他们钱家就是实打实的,有一个大宗派——紫云宗作为后台!到时候他们在青城县,那还不是横着走!

与此同时,裁判正在宣布:“第三场比试开始,一号张晓天,十号云芷汐上台。”

就在云芷汐上台的瞬间,两名紫云宗执事同时盯着她,并且异口同声问道:“她是谁?”

“两位大人说那个?”一旁的张家主,因为台上的有他的儿子张晓天,顿时就应声询问道。

“那丫头!”八字胡立即指着云芷汐道。

云傲城有些疑惑,但还是回答道:“那是我孙女云芷汐。”

“云芷汐。”此时八字胡和山羊胡互视一眼,并都轻微的点点头,那模样好像是专程来找云芷汐的?!

两人这副表情,顿时就让钱狂心头一震!难道说,那个容公子是化名而来,并非是骗子,而是回去之后再让人来带云家那小贱婢?!可是为什么不直接上云家要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云家那小贱婢叫云芷汐?!

不可能!那个容公子一定是骗子!

此时,裁判已经宣布第三场比试开始。

大比试台上,张晓天一双眼眸仇恨的盯着云芷汐!

张晓天,张家少主,张倩一母同胞的弟弟。他还有个十二岁的小弟张解天,也就是在天香楼参与竞拍云芷汐母亲的张家小少爷。

对于云芷汐,张晓天是充满了非同一般的仇恨!在他看来,他那小弟不过是参与了一桩并不知情的妓女竞拍,却被云家针对上了,害得他张家不得不以钱家马首是瞻!

这也就算了,毕竟张家与钱家结盟也没什么太大的不好,但是云芷汐此人,还杀害了他的姐姐!

“是你杀了我姐。”张晓天声音仇怨,他握着手中的长枪,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云芷汐懒眸微抬,凉声嘲讽:“本小姐杀了不少畜生,不知你说哪个?”

“你!”张晓天怒火中烧,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晓天,弃权!”此时在张家的阵营里,有一名看起来是长老级的人物已经催促道。

张晓天犹豫了一下,他紧捏着长枪有些不甘心!

但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动了!

就在张晓天瞳孔都来不及反应的瞬间,云芷汐此前虐残钱家九阶玄士的手,瞬间穿入他的小腹!

一捏!

一碎!

丹田爆!

“啊——”张晓天的惨叫,响亮!悲戚!突兀!

一招废一人,云芷汐一脚踹飞惨叫中的张晓天,眸光森冷的盯着张家阵营:“帮助钱家者——杀!”

随着云芷汐森寒的话音落地,张晓天“咚”的一声堕入张家阵营中,只见他小腹淌血汩汩,脸色惨白发青,浑身玄劲涣散,明显是被废了丹田……

场内瞬间鸦雀无声,谁都没想到,云芷汐这么狠毒!竟然一招就废了张家少主的丹田!

再回想她方才说的话,人们才恍然悟出,云芷汐其实指的是,此番云、钱两家火拼,帮助钱家的人——杀!

她是在向所有人表明——她云芷汐说道做到!你们敢帮钱家,就要有死的觉悟!她此前在交易市场宣誓的三个杀,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但此时是在比试之中,按照赛制,没有签订好生死斗契约,云芷汐不好杀张晓天,但后者的下场比死更惨!

废完张晓天,云芷汐懒眸中锋芒乍起,盯着不远处钱家的阵营道:“钱梅,我约你生死斗,你准备好。”

一句话,霸气横空!生死——斗!

------题外话------

喵~今天很努力,奋斗有九千!明儿再接再励,争取上万更新!

特别感谢:南柔童生投了3张月票和一张五星!即墨月心投了1张月票和2朵鲜花、yinshue投了一张五星!18675200683送了1颗钻石和10朵花花~perfect冰雪送了3颗钻石!

么么哒(づ ̄3 ̄)づ╭?~谢谢亲爱滴们撒滴鸡血!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