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95章 云家宣战!

这一行人有六人,修为虽都是玄士阶,但高阶玄士只有一人。余下五人,全部都是初阶玄士。

就他们这点儿实力,云芷汐真不明白他们怎么好意思出来挡道?!

要知道云芷汐这一行,光是高阶玄士就有四人、还有云一这个高阶玄士巅峰在。这样一来两方一旦对战,云芷汐这边分分钟能秒杀对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在钱家这些武者中,领头走出来的,那唯一的高阶玄士,却是一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人。

此女身材高挑,几乎跟云芷汐同等身高。且穿着十分露骨,胸前那热火的沟渠,毫不遮掩的暴出,隐隐都能看到可疑的两点,两条修长的胴腿曼妙的裸露到大腿根部,令得她翘挺的臀几乎露出了大半在外头,看得附近围观的汉子,都是口若悬河。

说实话这女人长得还不错,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魅力。但此女却没有穿钱家的武者服?!

然而此女一走出来,根本看都没看云芷汐,而是看向了她身边的洛风:“洛风小公子,别来无恙。”

洛风闻言,却朝着云芷汐身边靠近,一双眼眸警惕的盯着此女,还有此女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

“她是谁?”云芷汐见洛风这动作,知道他是认得对方,便是询问道。

听问,洛风的神色掠过一抹羞怒:“她是张家主的长女张倩,在她身后的那个,是我二叔。”

而看见洛风与云芷汐亲近的张倩,目光这才扫向云芷汐,但她也就是看了一眼,眼神就再度看回洛风:“洛风小公子,你们洛家如今散了,只要你入赘我张家,我可帮你报仇如何?”

“风儿,你还不赶紧过来。倩小姐招你入赘,那是你的福分。”那洛家二叔,此时也是出来帮腔道。

听完这对话,云芷汐顿时就无语了……这叫什么?这叫老母牛啃小鲜肉?

“我是不会入赘张家的,这件事我爹不曾答应,我也不会答应。”洛风粉白的脸,瞬间因为对方无耻的话,已经是羞恼得红了。

原来洛家主还在世的时候,这个叫张倩的女人,就已经对洛风有所企图。可是洛家主怎么可能让他一个好儿子,嫁给张家这个出了名的浪女?!而且还是一个丧过三夫的克夫大户!

可如今洛家主死了,洛家二叔在名义上,可算是洛风的直系长辈。所以这洛家二叔,在得知张倩心中还喜欢着洛风,便是算计起了她得了洛风必会给出的好处!

“不入赘张家?”张倩闻言,一双狭长的凤眼,横挑着看向了洛风,旋即嘲讽的轻笑:“你可要想清楚了,就你一个八阶玄徒的修为,本小姐能看上你,已经是你的福分。在这青城县里,也只有我才会给你最好的修炼资源。”

被张倩直白难听的话说得面红耳赤的洛风,单纯的他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再说他本就觉得,跟在云芷汐身边是个无用的存在,他……

“啧啧——我说这是哪里来的老母牛,又老又丑还老叫,哞哄哄的听得我脑子都晕了。求别挡道,求回牛圈里行不行?”云芷汐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世上怎么有这么恬不知耻的女人,强抢美少年居然如此理直气壮。感情被强抢的美少年,还得对她感恩戴德?!

又老又丑!老母牛!

这样的形容,简直是戳张倩心窝子!

当下这修为不弱的张倩,凤眸立即凌厉的瞪起,身上一股杀气横溢!

云一等人见此,二话不说就挡在云芷汐跟前,他们可不会让任何人动七小姐一根汗毛!

张倩眼见这阵仗,知道奈何不了云芷汐,却嘲讽的看向她道:“我道是谁这么没教养,插手别人家的事情。原来是云家那婊子养的贱婢,说起来我那小弟似乎就差点将你那婊子娘拍卖回家了吧?烟花柳巷里出来的贱人,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教的蠢货。”

张倩此言一出,原本挡在云芷汐跟前的六名十二精卫,只觉得背后一凉。紧接着在他们一眨眼的功夫,云芷汐就从他们的身后站到了他们的身前!

云芷汐什么话都没说,她在闪身而出的瞬间,一道飘逸的太极鞭手便是甩出!

只听“啪——”的一声,那张倩在还没回神的功夫,脸上就被直接甩了一巴掌!并且是甩得她眼冒金星的一巴重掌!

张倩心中一惊,因为她发现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就被打了!

而云芷汐在干脆利落的上前一巴掌后,直接反手又是一巴掌!清脆响亮的“啪”声,让围观的人一下子愣住了!

谁都没想到,云芷汐话都不说,直接上前就是一巴掌打上去,反手又是一巴掌甩过去!而且那速度明明不快,但是又好像瞬间就打中了张倩的脸!又好像张倩的脸,是自动的贴上去给她打?!

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云芷汐又是一脚抬起,直接踹在张倩的心窝,踏着她的爆乳将她践踏在地上:“你自己找死。”

云芷汐的话,声冷如寒冰,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上了锈剑,那剑尖就落在张倩那姣好的脸蛋上。随着云芷汐的声落,锈剑的剑尖毫不客气的刺入张倩的脸!

“啊——”一道迟来的惨叫,从张倩的嘴中爆发!

与此同时,围观群众看见被踩在地上的张倩——披头散发、满脸是血、血口喷牙、脸肿如包……

云芷汐一剑贯穿张倩的脸额骨,旋即在她的惨叫声中,切断她的咽喉!

张倩到死时,都不明白云芷汐怎么说动手就动手!明明是对方先骂人,她不过是还嘴,凭什么就直接被杀了?!最让她死不瞑目的是,她完全没看清楚对方是怎么出手的,她就已经死了……

这一切的发生,甚至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云芷汐已经将张倩杀了!

血腥味,缓缓的洋溢在空气中,一道道惊悚的目光,停留在云芷汐,和她脚下被切死的张倩身上。

好一阵子之后,洛家二叔才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脚步更是频频向后退。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们这么一来,张家大小姐就被瞬杀!

要知道张倩那可是个高阶玄士啊!竟然在对方手里,就像一只鸡一样,说杀就杀了!

但云一等人,又怎么会就让他走?!不仅是洛家二叔走不了,其余的钱家玄士统统被十二精卫拦下!

可就在这一瞬间,被云一等人拿住的钱家护卫,忽然间眼皮一翻,然后是“啊”的一声爆发出一道惨叫!

这情况发生得十分突然,让就算经验丰富的云一等精卫,也是稍微怔了一下。而还不待云一等人反应过来,钱家五名初阶玄士,却纷纷抱着脑袋惨叫连连!那模样显得十分痛苦!

云芷汐懒眸中锋芒一闪,就在方才那一瞬间,她似乎感应到一股强大的神识朝这里波荡过来!而这股神识的主要目标,就是五名玄士?用神识攻击人?!

大就在云芷汐思量的瞬间,她敏锐的察觉到,那股强大神识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汹涌的向她扑过来!

下一刻,云芷汐只觉得头一痛,脑子瞬间就无法思考!

然就在剧痛侵蚀云芷汐头脑的瞬间,隐藏在人群里,等待这个时机很久的钱狂!

不错!就是钱狂!这位钱家的家主,亲自出手了!

一瞬间!“破天一式!”可怕的拳波震荡而出,一股淡金色如太阳之芒发散,带着势不可挡的强横,直接暴打向云芷汐!

这是钱狂的巅峰一击!

这是破天一式的强悍一拳!

这是蓄谋已久的计杀!

无论是张倩的挑衅,还是洛家二叔等人的忽然遇难,全部都是钱狂算计好的!但显然那张倩和洛家二叔,并不知道自己是棋子,是引发这个让钱狂得以偷袭云芷汐契机的棋子!

带着孙儿被杀的愤怒,亲子被灭的仇恨,钱狂这一击,没有半点的留情,没有半点的余势!他等手刃云芷汐这一天,已经很久很久了!

今时此刻,他一定要杀了这个小贱人!以报杀孙之仇!以报杀子之仇!

这时候的云芷汐,根本没有察觉到背后,来自钱狂的这一道绝顶杀招!

她此时的脑子处于混沌之中,并且伴随着一阵阵钻营的刺痛,让她十分痛苦的拧紧了青眉,额头上更是因痛冒出了一层层细密的冷汗!

云一等人倒是想救,但他们同样遇到了云芷汐的情况!就在他们要出手的一瞬间,纷纷只觉得头疼欲裂!不过他们的情况明显比云芷汐好多了,可是等他们从这一阵剧痛中回神,钱狂的杀招已经在云芷汐的背后,他们根本来不及出手了!

“死!”钱狂的心,在出拳的那一刻还有担心。但此时此刻,看到云一等六名精卫都是被牵绊住了一瞬,他就十分的安心了。

这一次,钱狂相信云芷汐必死!

然!

就在钱狂的“死”字出口的瞬间,一道狂霸的声音破空而来!

“滚!”那声音,如滚滚惊雷炸响青城县!

伴随着这道声音的炸出,一道狂霸的火系灵力,带着气势可怕的火影瞬飞而来!

这道火影的速度极快!简直就像是一道火电闪掠而过!

但是钱狂的金拳已出,而且他距离云芷汐更近,他出拳更早!

那一瞬间,在附近围观的众人,全部都是呆在了原地。他们被这忽如其来的,两道可怕的攻击震住了!谁都没能回神,谁也没有真切的看出,那道火影到底是何人发出?!

然而所有的人,都在这一瞬间本能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天空中的火影和金拳!

谁都不知道,这道火影是否能挡住那金拳!

那时云芷汐体内,玲珑仙境里的小树,在她头疼难忍的时刻,就散出一缕缕柔和的木系灵力,很快的聚集往她的脑部。

几乎就在那道狂霸的声音破空而来的瞬间,云芷汐其实已经恢复了神智。此时此刻,面对背后钱狂的偷袭,她只需要爆发大玄师的防御,对方根本伤不到她一根汗毛。

但云芷汐并没有动,而她身后的金拳已经十分逼近她!

三丈!两丈!一丈!

破天拳,眼看就砸在云芷汐身上了!

但那道天降而来般的火影,赶上了!

几乎就在破天拳距离云芷汐,还有半丈距离的瞬间,这道狂霸的火影挡住了钱狂爆出的破天拳!

强悍的玄劲互轰,顿时在现场炸开一片飓风!将附近的商铺牌匾,轰得嘎吱作响!附近那些围观群众,没有修为的,或者是修为太弱的都被瞬间轰飞!勉强稳住身形的,已经是被这股飓风卷得眼睛都睁不开。

而飓风的中心,那道如火影般横空而至的存在,在飓风发散间,也渐渐清晰的展露在所有人眼前!

云一鸣!

钱狂在看清楚来人的瞬间,双瞳猛然一缩!他本来以为,来者恐怕是云家四长老云傲雷,甚至可能是云家的太长老!

可是他没想到来人却是——云一鸣?!

没有错!狂飞赶来的火影不是别人,正是恢复了修炼能力,并且修为暴涨到高阶玄士的云一鸣!

云一鸣在云芷汐出门后,也是出门来办事。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钱家的家主竟然亲自出手,来杀他的爱女!

如果不是他正好在附近,是不是他的女儿,就要丧生在大街之上!

云一鸣想到这里,双眸就爆出炽烈的火意:“钱狂老贼,你竟敢当街杀我女儿!”

这一刻,云一鸣心中的怒火,就像是喷发的火山,那是止都止不住!若非如此,他也不可能以高阶玄士爆发出这等恐怖的速度,还有如此可怕的玄劲爆发力!竟让钱狂误以为,他可能是大玄师阶的云家太长老!

钱狂握紧拳头,恶狠狠的盯着云一鸣,眼中的火同样不甘示弱!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在如此精心布局之下,他竟然还杀不了云芷汐!

其实钱狂会亲自动手,也实属无奈。因为钱家里,虽然修为不弱于他的还有不少。但是修炼了破天拳的,修为又不弱于云芷汐的,却只有他钱狂一人了。而钱狂在算计之后,明白只有破天拳的爆发力,才能在瞬间完成杀死云芷汐的计划!以免横生枝节。

然而钱狂怎么都没想到,云一鸣会在这附近出现,并且还能以如此可怕的速度,如此可怕的强横玄劲防御,阻挡了他的攻击!

此时面对云一鸣的怒火,钱狂更是憋屈喷火:“本家主杀你女儿又如何?!只许她当众杀我孙儿,杀我亲子,杀我钱家玄士强者么?!你生的女儿不教养,本家主就替你杀了此魔女,以替天行道!”

“放屁!你堂堂钱家家主,一个半只脚踏进棺材的长辈,居然对我云家一个十五岁的小辈偷袭,你还要不要脸!你钱家还要不要脸!你这种老贼,杀你才是替天行道!”云一鸣从没这么愤怒过!就算在知道自己“走火入魔”不是意外时,也不曾这么愤怒!

这股怒火,让云一鸣完全无法冷静的,在骂出的瞬间就爆发攻势!一道火拳在他手中,竟也隐隐有了奥义的境界!

“老贼,拿命来!”云一鸣今日,非要杀了这个老贼子!竟然敢欺负他女儿,竟然想杀他的女儿!不杀意难平!

拼了!

云一鸣在喷发的怒火中,火拳一瞬间破入奥义境界!带着高阶玄士磅礴的火系玄劲,他那一拳爆出之间,竟然不亚于方才钱狂的“破天一式”!

要知道云一鸣虽然只是高阶玄士,但是他经脉的强韧度,体内玄劲的浑厚度,因为云芷汐长期给他固本培元,以及此前火元丹的冲刷,那可绝对是比一般人强的!

这个时候的云一鸣,处在最良好的战斗状态中!

而钱狂面对爆狂而来的云一鸣,同样是不甘示弱的轰杀回去!他娘的,他才要愤怒好么?!他的孙儿被杀,爱子被杀,颜面被褥!他钱家,简直被云芷汐这小贱人欺负完了!他想杀这小贱人怎么滴!他不顾老脸,亲自出手杀了这小贱人怎么滴!

只要能杀了这个小贱人,他以后就算被戳着脊梁骨骂,说以老欺小又怎么滴!他什么都不顾了,就为了能杀这个小贱人!可是到头来,却还是没杀成!他娘的,他才是要吐血好么!

钱狂心里的怒啊!憋屈啊!那是如滚滚长河,止都止不住,所以此时也是发了疯的和云一鸣战在一起!

这个时候,云一等人早已经靠近在云芷汐身边。

“七小姐,您没事吧?”云一简直要吓死了!回想刚才如果七小姐真的被重伤,那么他只能以死谢罪了!

“没事。”云芷汐揉了揉太阳穴,并从方才不自知的跪地状态站起来。

云一等人见她脸色并无恙,这才是松了一口气,当下是紧紧的护在她身边,并且警惕的凝神戒备!他们都十分清楚的记得,方才他们有一瞬间头疼欲裂!这让他们很是担心,也很是戒备!

但云芷汐似乎并没什么警惕之色,她的目光认真的落在战斗中的云一鸣身上。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云一鸣战斗。而后者的丰富战斗经验,还有破入了奥义境界的火拳,都是让她眼前一亮。

果然,曾经的青城县第一天才云一鸣,并不是徒有虚名。他被压抑了十多年,如今恢复了,他再一次展现出,他云一鸣的天赋和强大!

“二爷,好强!”此时就算是云一,也忍不住叹了一句。他是一名高阶玄士巅峰,但是他自问若是此时与云一鸣对战的是他,他恐怕也讨不着好。

而不过是高阶玄士的钱狂,自然就更讨不着好了!只见此时的钱狂,已经出现被云一鸣压制的趋势!

“老贼,看我不揍死你!”云一鸣忽然大喝一声,一道火拳破开钱狂一处弱了的防御,一拳轰在钱狂的右耳上!

“噗——”只见钱狂被云一鸣一拳,打得一口清水横喷而出!更是连连后退的,忙以最强防御包裹全身!

与此同时,钱狂作为家主的护卫已经纷纷赶到。

同样的,云一鸣出门办事带的人也已经纷纷就位。

如此一来,两方人马就在钱狂和云一鸣的相互针对下,爆发出强横的对峙形势!

青城县两大家族,云家和钱家的人,正面的爆发了全面的冲突!

云一鸣隐隐的,已经是云家少主的存在!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已然能代表云家的决策!

而钱狂作为钱家的家主,他自然能代表钱家的决策,代表着钱家的大主流态度!

附近已经散开得很远,但依然在围观的青城县百姓,青城县佣兵,青城县冒险者,青城县各大势力的眼线,纷纷都瞩目着这一幕!

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是,云一鸣在方才与钱狂一战中,所爆发出来的强势和强大!他们虽然有不少人,已经听说了云一鸣恢复修炼能力的消息。甚至也听说了,他一恢复就是个高阶玄士了!但是谁都不曾想到,他居然已经这么强大!

云一鸣!

这个十多年前,青城县流星一般耀世陨落的存在,曾经让青城县各大势力瞩目,也让各大势力为之惋惜和庆幸。他们惋惜他一代天才,最终竟变成废材。他们庆幸他一朝废了,不会再威胁他们的利益。

可是今日,云一鸣和钱狂的一战!让所有几乎将云一鸣忘却的人,都纷纷想起了他曾经的辉煌!

此时被揍了一拳的钱狂,摸着还嗡嗡作响的右耳,目光喷火的盯着云一鸣:“小子,你竟然打本家主!”

闻言,云一鸣冷讽道:“你是猪么?老子本来就是要打你!”

“你——”钱狂耳朵还在嗡鸣,其实脑子也因此有些混沌,所以才会说出那么一句愚蠢的话来。

“钱狂老贼!我云一鸣今日,就代表云家向你钱家宣战!从今日起,我云家势必要将你钱家杀出青城县!不死不休!”云一鸣声音如雷,滚滚间霸气的落下这一句,强而有力的宣战誓言!

随着云一鸣的话落,整个交易市场都寂静了!

青城县两大巨头,果真就要火拼了么?!

“云一鸣!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钱狂这一刻也是有些怔住了,他完全没想到,云一鸣居然就这么向他钱家宣战!而且还是以整个云家向他钱家宣战!

“从今日起,青城县有我云家的地方,就不允许钱家的人存在!见一个,杀一个!”云一鸣的回答慷锵有力,完全没有任何的迟疑!

“你——”钱狂根本就没料到,云一鸣会这么坚决!

“我云一鸣,以钱家现任家主的名义,向你钱家正式宣战!”云一鸣的话音很森冷,带着浓浓的煞气!与此同时,他手中也拿出了,代表着云家家主的火焰令!

“宣战!”这个时候,云一、云二、云三、云四、云七和云八六名精卫,异口同声的喝道!

“宣战!”紧接着,跟随云一鸣出行办事的云家护卫,同样声音整齐的热血吼道!

“战!”云家的人,气势如虹!

钱狂那一瞬间,只觉得面对的是一个可怕的,京都大家族才有的家族凝聚力!这一刻,钱狂有些怯了,他觉得还不是时候。

“云一鸣!你别忘了,三年一次的世家大比即将开始。在此期间,青城县势力不允许火拼!”钱狂这一句话,已经显出了他的势弱。

“不允许火拼,不代表不能冷拼!从今日开始,我云家断绝与钱家的所有交易。而你钱家所有的场子,就等着我云家去砸场!大比之后,我云家势必踏平你钱家大院!”云一鸣冷霸道!

今日对钱家宣战,云一鸣并非只凭借一腔怒火!而是他本来就考虑过,也征询过父亲意见了。也正是因为提议了此事,父亲直接将云家的家主火焰令交给了他!那意思很明显,让他自己斟酌行事。

原本云一鸣也想再筹谋筹谋,但是今日钱狂这老贼,居然当街想杀他的女儿!他云一鸣无法忍了!宣战!将钱家赶出青城县!

而就在云一鸣话落的瞬间,云芷汐开口了——

“所有在我云家与钱家开战期间,想要浑水摸鱼者——杀!帮助钱家者——杀!墙头草者——杀!”

三个杀,煞气漫天!

------题外话------

昨晚家庭会议开到三点,整个人都不好了,今天白天状态不好,到了傍晚才有感觉开始码字的,尽力了啊!

特别感谢:ztx0926cs投了1五星和8颗钻!amenda1980投了5张月票、13919703733投了5张月票、lyy323309投了4张月票、moirabala16投了1张月票、xjhshs投了2张月票、凤墨儿投了1张月票、a1341008投了2张月票、sakurakathy投了1月票、蓝雪情投了1张月票、cindy82投了1张月票、疯狂的豆豆丁投了1五星、wxr100200wc投了1张月票、董府千金投了2张月票和1五星、我爱肉肉321投了1张月票、18959083340投了1张月票、tan51998投了1张月票~么(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