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8章 残杀!【爽!】

眼看陆友铭的爪就要落在少女那丰满之地,云芷汐的身形动了!

她惊凰锈剑瞬间出鞘!一片铁红色的剑芒,顷刻间爆发如虹!她以玉绝剑式,一剑破开陆友铭的和黑爪!同时太极鞭手一甩而出,带着千钧之力轰然扫在陆友铭的嘴巴上:“嘴丑!”

伴随着云芷汐冷冷的清喝,她这一记太极鞭手,势如破竹直杀到陆友铭的嘴边!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这一记耳光全方位无遗漏的,赏在陆友铭的贱嘴上!那脆响,那酸爽!直接把陆友铭打呆了!

陆友铭是完全没想到,云芷汐居然一剑就破开了他的玄技“黑风爪”!同时竟还有余力,一巴手甩他嘴巴子!此时脸上的火辣辣,嘴中隐隐的腥甜之气,让陆友铭感到了错愕!

要知道这怎么可能?!明明他运转神功之后,修为已经是大玄师,拿下她这个小小的高阶玄士,又怎么会有阻碍?!

而就在此时,云芷汐的剑招狠辣喂出,眼看就要趁他呆滞的这一瞬间直取他面门!

但陆友铭反应却快,他在呆滞间感受到迎面而来的煞气,他的身形瞬息就是一个狂退!可云芷汐却如跗骨之蛆,紧密的贴近:“你不是要抓我么?退什么!”

清脆的冷声落,云芷汐右脚一个太极腿飞踢!她的太极看起来很慢,但是陆友铭却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难以凑满!他在躲过云芷汐玉绝剑的下一刻,她这一脚飞踢就来到了他下颚处!

陆友铭情急之,“黑风爪”再度爆出!黑色的阴森长爪,与云芷汐带着火芒的磅礴太极腿骤然碰撞!

两股汹涌的玄劲“轰”的一声,狠狠互撞爆破炸开!声音震响一方天地,扫荡得官道两旁那两人高的草丛一片坍塌。

陆友铭被这一腿轰退,正是惊骇云芷汐的玄劲怎么会这么浑厚的同时,少女却一鼓作气击杀而来!根本就不让他又喘息的机会!

“玉绝剑!”云芷汐清喝声起,在她强势催发的玉绝剑式之下,惊惶锈剑爆出一头凤凰虚影!那锈红色的凤凰,峥嵘的绽空而出,散发出夺目的光彩!在陆友铭瞳孔一缩,意识到云芷汐的修为恐怕不是玄士高阶,而是——大玄师的瞬间!

锈色凤凰已经带着它尖锐的凤爪,撕向了他的面门!那磅礴的玄劲,那浑厚的气势,那冰冷的杀气!一瞬间侵袭陆友铭,云芷汐这一剑,是真正的大玄师一剑!

只听这一剑,尚且有隐隐的“唳——”声凤鸣!从空中狂暴而下,让陆友铭心神俱骇!

“大玄师!”陆友铭双瞳无法置信的紧缩!他怎么都没想到,云芷汐居然也是大玄师!她居然是一名十五岁的大玄师!她的天赋简直超凡脱俗!简直胜过大宗派妖孽!

然而在一瞬间的震惊之后,陆友铭的眼中却爆发出炙热的渴望!若是此前他还只是猜测,那么现在他可以肯定,以眼前这名风华绝世的少女作为鼎修,绝对能助他突破神功!届时他的修炼体质,也将更上一层楼!那么在宗门里,他将是年青一代彻头彻尾的第一人!

“黑魔功!”陆友铭沙哑的声音一吼,浑身爆发出强横的黑气!刹那间,滚滚而起的黑气,与爆抓下来的锈色凤凰虚影“轰”在一起!

这是势均力敌的较量!这是大玄师的较量!

但——云芷汐的玄劲底蕴更扎实!

且——她的玄劲里含有炎炎本源之火!

所以——

在陆友铭爆发出黑魔功的瞬间,云芷汐懒眸一闪,一缕缕火色似在她的锋锐的瞳孔中跳跃!

“焚!”云芷汐冷喝一声,锈色的凤凰虚影仰天长唳一声!浑身爆出炎炎火芒!散发出一股可怕的炎灼之气!

陆友铭只觉体内气血一阵翻涌,那锈色的凤凰虚影,就带着烈烈炎火,撕开他的黑魔功防御!

“噗——”防御被强行撕开,陆友铭瞬间喷出一口黑血!

“嗷——”云芷汐踏空而下,一脚直接践踏在陆友铭的胸口!只听轻微的“咔嚓”声,从陆友铭的胸腔散出,一阵剧痛侵袭他的身体,让他忍不住痛嚎了一声!

此时,陆友铭才看清楚,少女的脚是*着的。那双玉足是真正的玉足,其上散着淡淡的玉色,光润柔亮得让人很想将它搂入怀里爱抚。但是这一双赤足,却堪比千斤巨石!一踏之间,陆友铭只觉得天都压在了他的胸口上!

“炉鼎?”云芷汐冷冷的盯着陆友铭,一脚势如泰山,重重的将陆友铭跺入地表!他胸前的“咔擦”声,瞬间清脆明亮,简直是——酸爽极了!

“噗——”滚滚的黑血,从陆友铭的嘴中喷出。他只觉得胸腔,像是被碎裂开来了!他的呼吸一瞬间困难,他……

这时候只听“嗷呜”一声,那边红狼一道黑色霹雳,也将陆友铭的黑剑催发出来的,那头黑蛟龙剑魂粉碎!

两边作战说来繁复,其实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

陆友铭怎么都没想到,半个多月前,还被他压着打的云芷汐,如今一个照面竟然将他打得死死的!

他知道少女此前绝对没有隐藏,那么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半个多月,她从区区的高阶玄士,突破成为了一名大玄师!

这是天才!这是妖孽!

想到这里,陆友铭在呼吸困难的同时,双目爆发出疯狂的渴望:“小贱人,你越是厉害!我越是一定要得到你!”

“吼——”陆友铭忽然狂吼一声,他浑身与此同时爆出一股强横的阴邪气息!那阴邪的气息,散着浓烈的腥气!

这一刻的陆友铭,拿出了压箱底的绝招!他不顾一切的,用燃烧丹田的不要命方式,彻底的激发了黑魔功!他身上的气势,在这一刻暴涨到了大玄师中阶!他浑身浓烟滚滚般的黑气,更是蒸腾而去,就像是滚滚的黑云将要凝聚!

只见云芷汐那踏在陆友铭胸腔上的玉足,一瞬间被黑气包裹!从陆友铭身上爆发出来的,浓黑色的气体,竟然钻入了她的皮肤,慢慢的侵蚀进她的身体里!

“小贱人,让我如此拼命,你若不能助我突破,我必灭杀你全家,收尽你云家女人当炉鼎!”陆友铭恶狠狠的发誓,显然被逼到这个地步,也是他没想到的惨重!

云芷汐此时的双脚,就像是被灌了铅一般,竟然是难以挪动!并且那缠上她双足的黑气,还在快速的往上蔓延,竟是要将她困住!陆友铭趁此时机,一个翻身反扑,竟是要将她扑倒在身下,再看他那淫邪的目光,怕是就要当场侮辱了云芷汐!

“小贱人!”陆友铭的目光炙热变态,他的手抓一变,黑色的长爪再度幻化而出,一个飞扇而出,看来是想要先虐打动弹不得的云芷汐!

“喵喵!”这时候云芷汐怀里的小白喵蹦出来了!眼看陆友铭的黑抓要甩在云芷汐的脸上,它小身子一扑上去,竟然是直接去挡住!

“小白!”云芷汐眸光一凝,那陆友铭也是一怔。他显然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云芷汐怀里,居然还能跳出一只小兽来。而且这只小兽看起来这么小,这么无害又无用……

与此同时,云芷汐身体里隐隐有一股力量散出,与那黑气胶着之下,竟快速的将黑气消融而去!

借着这股力量,云芷汐的身体能动了!就在小喵冲向陆友铭爪子的瞬间,云芷汐一个抬腿!最富杀伤力的格斗杀招,一个狠辣的膝盖上抬,直击陆友铭胯下!

陆友铭根本没有想到,被他的黑魔毒气缠住的云芷汐能动,所以他根本就没有防着她这一招!于是——

“嗷——”一声惨烈的痛嚎,从陆友铭的嘴中悲戚爆出。那惨烈的程度,绝对不亚于被宫!

要知道云芷汐的身体,本就是被玉绝淬炼过的!那强悍度杠杠的!再是如此一个精妙的时机下,如此狠辣的一个上踢!陆友铭那东西,估计已经断了,那啥肯定都要碎了……

陆友铭面色惨青,痛呼得惊飞弹开!他怎么都没想到云芷汐居然还能动!他的兄弟!他的雄风啊——

痛!

痛!

痛!

痛得陆友铭想自宫……

但这个惨烈的时刻,云芷汐炎炎的火拳却不依不饶的紧随而至!而且因为距离太近,陆友铭根本躲闪不及!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云芷汐的火拳击中陆友铭的下颚!与此同时她身上爆发出炎炎烈火,刚烈之火可以克阴邪毒物!

陆友铭身上,此时散出的黑气,显然是一种阴邪的毒!若不是云芷汐服用过神奇梅花,而神奇梅花潜藏在她身体里的药力,帮她抵制了这股邪毒,说不定她就真的着道了。

此刻,当云芷汐身上的火灵珠之火散出,陆友铭那黑气就节节败退!这让原本惨痛中的陆友铭一怔,他此时才发现,云芷汐的火居然是实火!

“实火——”陆友铭难以置信的瞪大了双眼,但是云芷汐身上爆出的火,将他的“黑气”逐一燃烧是事实!

“这……这这不可能——”陆友铭从未见过,有谁能用实火作战!而且还是从身体里发出来的实火!就算是炼药师大能也不行!

“炎!”云芷汐浑身玄劲澎湃而出,将她身体上的火催发到最强!瞬间将陆友铭身上的黑气焚烧干净!

“不——”陆友铭怎么都没想到,他最后的反扑居然还是被破掉了!这是他最后的防御,此时被云芷汐焚烧殆尽,那种重创是他难以承受的!

但云芷汐却没有任何的留情,在焚烧了黑气的同时,火拳“砰砰”直砸落在陆友铭身上!然后再来拳打脚踢,看不暴打死你!让你再爬起来,还想反扑,这回不把你彻底打残,绝对不罢休!

此时红狼已经围上来,本来是要施展救援的它,看到主人忽然崛起,然后一阵“乒乒乓乓”的,将那个人揍得惨叫连连,最后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它不由得狼眼一跳,朝着地上那个被揍的家伙看下去。

艾玛——

好惨——

面目全非这个词都算是好的形容了,只见这时候的陆友铭,七窍躺着黑血,一个眼睛在上,一个眼睛在下。一个眼睛是狭长的红月牙,一个眼睛是乌黑的熊猫。鼻子已经开了血花,像是炸开的狗尾巴草。嘴巴裂开了一道线,嘴里已经没有了牙齿,翕合间吐出的都是黑血泡泡……

“喵喵——”小喵站在这个被揍得不知道该叫什么的物体前,它一双猫爪子挠着喵耳朵,碧莹的猫眼狐疑的看着,显然认不住这就是刚才那个差点要抓到它的陆友铭。

以它非凡的喵智商,实在是难以将眼前此物,与此前它看到的人联系起来。显然云芷汐这番“整容揍”,真心是整得很彻底!整容大师若在此,也只能跪地膜拜了……

“嘶嘶——”不过陆友铭的生命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居然这样都没有死,这会还在丝丝的抽着气。

陆友铭也真是惨,本来以他隐藏的大玄师修为,在这青城县是可以横着走的。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青城县会是他即将陨落之地。这只能说,色字头上一把刀。

看着奄奄一息的陆友铭,云芷汐却没有再上去胖揍,而是目光看向草丛里凉凉道:“看够了没有?”

这时候从草丛里,又是一阵窸窸窣窣声散出,从里面慢悠悠的钻出一道胖胖的紫影。仔细一看,这人不是容煌吩咐留下来杀鬼宗弟子的胖长老么?!

原来胖长老也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他其实早就发现了陆友铭的诡计。不过他有些好奇陆友铭是怎么办到的,所以才没有立即杀了此獠。再说他也知道,公子那边有瘦长老和宗里来的人接应,应该没什么大碍的。

可是他没想到,他这么一留下来,居然看到这么个妖孽的小女娃娃!看她揍这个倒霉的漏网之鱼,他一嘴的老牙都替倒霉的孩子感到好疼……

胖长老从草丛里出来,目光不忍直视的看着地上被“整容揍”过的陆友铭,都为他感到凄凉的摇了摇头:“啧啧——真是的,让老夫我杀了多好,非要被揍成这样,连你娘恐怕都不认得你了。”

还有意识的陆友铭,一只熊猫眼和一只红月牙眼看向胖长老,目光里闪烁出盈盈泪花。这时候他只觉得,这个胖长老是知音啊!他此时就是这么想的,要是之前直接被杀掉多好,他现在简直痛不欲生!尤其是,他都感觉下面真的被揍——断了,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了……

最可怕的是,云芷汐明明揍得凶,却总能让人保持清醒,让他清晰的感受到全程的痛!痛!痛!

“你是紫云宗的人?”云芷汐看着胖长老,立即是猜测出了他的身份。

“你怎么知道?!”这下子胖长老更惊讶了,这个小妖孽娃娃,居然知道他是紫云宗的人?难道他的老脸上有写着“我是紫云宗长老”的字样么?

在胖长老看来,他们宗里的公子是大妖孽,眼前这个漂亮的小女娃是小妖孽。这个小妖孽虽然看起来比起公子还大有不如,但是这狠辣的作风,这牛掰的揍人技术,啧啧——

胖长老觉得,小妖孽的成长潜力好大!

“猜的。”云芷汐得到了心中的回答,知道眼前此人多半就是他说的,紫云宗来的人之一。他怕鬼宗的人给她留下麻烦,所以让这个胖老者解决鬼宗弟子。

听到云芷汐的回答,胖长老有些无语了。一猜一个准,他的身份就这么好猜?!

“小女娃,你是不是认得我们公子?”胖长老也不是白痴,在看到这场拼杀之后,自然能看得出云芷汐和陆友铭之间,存在着绝对的仇怨。再加上公子临昏迷前的吩咐,他想了一下后,就猜测出了个一二三。

“人都杀完了,你还不走,难道要留下来看我分尸吗?”云芷汐却没回答胖长老的话,而是赶人道。心里还忍不住嘀咕,那家伙这时候这么虚弱,你丫的还不快去保护他,在这里磨叽个什么劲。

“……”胖长老有些无言以对,他好歹也是个堂堂的王阶!这个小丫头居然对他这么不客气!

“你不用去保护你们公子吗?他现在这么弱,你还不走?!”云芷汐见胖长老呆傻的样子,简直不忍直视。她很怀疑,就这样的傻老头,真的能保护他回去吗?!在云芷汐看来,胖长老就代表着紫云宗来接容煌的人,统一的智商。

“走……”胖老者被云芷汐理直气壮的数落,说得也是有些心虚。毕竟公子现在真的很虚弱,他居然还有心思看别的,好像真的是罪大恶极。

“走吧。”云芷汐挥挥手,俯身将地上惨烈的陆友铭抓起来。

胖老者看了看她,回味过她说的话,顿时白眉毛飞了飞。刚才他耳朵没问题吧,这个小妖孽说,公子弱?!

“还不走?!”云芷汐都无语了,这老者看起来也有些仙风道骨的味道,怎么智商就是个二愣子呢?!

“走!这就走!”胖老者被轰了好几次,这回再也挂不住脸了,运起玄劲赶紧就凌空飞渡。想他紫云宗的长老,这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不客气的轰走。就是公子那样不客气的人,最多也就是轰一次,他这回居然被轰了好几次……

这老脸,丢完了……不过公子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是可以回去了。

……

青城县内,云家内库里,原本正在打坐中的莫老忽然惊醒!他双眸一亮的,看向了青城县之外,那玄天森林方向。

“城外怎么忽然有这么磅礴的玄劲波动,好像是大玄师的战斗波?”

这么疑惑的呢喃了一句,莫老忽然意识到什么:“糟了!是汐儿!莫不是钱家老贼,居然不知羞耻的出手去对付汐儿?!”

想到这里,莫老立即是坐不住了,只见他身形一闪的,连忙就朝着青城山外去……

与此同时,在钱家的后山之上,一名瘦巴巴的老者,也是从打坐中惊醒:“青城山口,有大玄师在打斗!过去看看。”

钱家这名瘦巴巴的老者一个掠身闪出,速度却是比莫老快上不少!因为莫老只是半步大玄师,而钱家这个老祖却是实打实的大玄师!就算莫老超常发挥,也还是要弱上一线。

这个时候,云家堡内堡家主院内。

云傲城眼皮剧烈一跳,一阵莫名的心悸,让他从小憩中惊醒!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让他立即站起身推开门窗:“一定是汐儿出事了!”

想到这里,云傲城一个飞身离开云家内堡,朝着青城县之外飞掠而去。

很快的,云家内堡大长老院内,三长老云傲义忽然匆匆而入。

“大哥——”

“趁此时机,你快速去安排那些事。”大长老云傲名声色快速道。

“是!我这就立刻去办。”三长老云傲义闻言,知道距离他们事成又近了一步!当下更是信心满满。

“哼,这一次我就不信这小贱婢还不死!”在三长老离开后,大长老云傲名面色阴沉道。要知道他可是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探知到这一次鬼宗里,来了一个喜好女色的年轻弟子!

但他知道,外界传言着云芷汐身边有个紫云宗强者。他怕对方太谨慎,会因为担心得罪紫云宗而不敢出手,于是他在坊市那里可是下了不少功夫“作消息”,好让对方相信所谓的紫云宗容公子已然离开!

“看来这一次没白费力气,连莫老都出动了,肯定是那边出手了。小贱婢,你这回可以永远消失了。你别怪我心狠,谁叫你碍事。”大长老轻呢喃,目中透出狠辣的决绝!

……

此时云芷汐手中的陆友铭正是奄奄一息,后者看着她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惊惧。他此时丹田被打爆,浑身的玄劲都散了,成了一个毫无反击之力的废人。

“你的性格可是非常谨慎的,你当初那么怕我师兄,怎么还敢对我出手呢?”云芷汐显然也察觉这个不对劲,那时候陆友铭跑得那么快,后来又发现自己同门被惨杀,照理说应该赶紧回宗才对。

“伊……”陆友铭发出尖锐含糊的声音,却是难以说出一个完整的字来。

云芷汐听到他这样,有些烦恼的皱了皱眉:“居然忘了把你打得太厉害,恐怕声带都受损了。这样吧,我问你,你点头或者摇头。若是配合呢,我就让你痛快点死,若是不配合……”

陆友铭立即点头,他不敢不点头啊!这个魔女的摧残人手段,他真的是一点不想再受了!求早死!求早死啊!

“是不是有人透露消息给你,我师兄若是在,就一定会在我身边。就算他不出手,也会在一旁看着?”

陆友铭连忙点头,他也十分相信这个说法。且查探结果都表明,事实就是如此。那个白衣的公子,通常会跟在她身边,在她不能应对的时候,就会及时出手的。

可是这一次,他追查了好久,都没有听说那个白衣公子跟在她身边,所以他才越来越有胆子筹谋动手的!但是他没想到,这么一动手,就把自己玩惨了……

见陆友铭点头,云芷汐青眉微凝,陆友铭却忽然一抽搐!

“想自尽?”云芷汐察觉到陆友铭竟然用体内残余的,最后一点玄劲要碎裂自己的心脏!

可惜云芷汐连让他自尽的机会都不给,在他玄劲暴起的瞬间,手掌按落下他扭曲的胸口!然后她一个用力,掌心的火炙烤而出:“你那么喜欢炉鼎,本小姐就让你尝一尝炉鼎被火炼的滋味。”

“嗷——”原本发不出声音的陆友铭,惨烈的发出比乌鸦声还难听的嚎叫!终于被虐死在云芷汐手里!

这个用云家,不仅一次威胁她要杀她全家的鬼宗弟子,在这一次被她焚烧成灰!她可不会让人知道,是她杀了鬼宗的弟子。

毁尸灭迹完事,云芷汐伸手拍了拍身上的灰烬。这才捡起陆友铭身上落下的一些东西,还有他那柄黑剑,他这把黑剑也是透着阴邪的气息。她比较好奇的是里面的黑蛟龙剑魂,居然能被催发出来缠住红狼一阵。

“玄兵的剑魂都这么厉害么?”云芷汐轻呢喃着,随意将黑剑收入玲珑仙境。与此同时,她抬眸看向青城县方向,她感受到那里有大玄师的波动,朝着她这方而来!

红狼显然也察觉到这股气息,当下立即警惕靠在云芷汐身边,一双火红狼目威风凛凛的盯着青城县方向!

------题外话------

头疼→_→年初二我姐带了两个熊侄子回来,顿时我就脸蛋疼了。加上不知道为毛,年初二放烟火的轰隆声特别多,这对于码字龟速又龟毛的本座,简直是惨无人道的影响!到了晚一些,我赶着审核点奋战到了七千,已经是最大的努力!接下来有一大波亲戚和熊孩子来袭,我也是醉了┭┮﹏┭┮

特别感谢:ztx0926cs送了10颗钻石、shsusan2003投了3张月票、林宁ln13141314投了3张月票、在星空下许愿投了1张月票、13565062625送了1朵鲜花、linlaosong66投了1张月票、纳艾絮投了1张月票、ii8822投了1张月票、看海的人2006

投了1张月票、25550094投了1张月票!么么(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