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4章 一块肉的暧昧。

他这么一抱,直接将她托入怀里。一只手掌按在她的肩背上,一只手掌正好托在她的臀上!直接将她抱了个满怀!少女柔软的臀,隔着薄薄的单衣,那手感……

云芷汐眸光一敛,一抹危险的光潜伏而出,正要准备殴打某个动手动脚的男人,可同时她却陡然感觉这一片秘境,似乎……

“嗯?”感觉到秘境里出现古怪波动的云芷汐,眸中的危险消散,以为容煌抱着她只是感觉到这股异动所致。

可惜她没看到,此时下颚抵在她头上的容煌,那性感的唇角,扬起的那一抹弧度。他的手掌将她握得更紧,将她抱得更贴合他的亲密:“秘境要崩溃了。”

“那我们怎么办?”云芷汐下意识一楼他,结果这一搂上去,就搂到了他未着寸缕的背。入手那结实温润的触感,让她的手掌忍不住紧了紧。她的目光落在他修健的背上,可见他墨色的发丝散落其间,如墨染金刚玉,就是大师手笔的画卷,大抵也画不出这种美感。

“汐儿。”这时候,耳边传来他微低而飘渺的嗓音。也不知是否是她错觉,竟听出些许沙哑的性感诱意。大概是看着美男裸背,所以生出的错觉吧?

“啥?”云芷汐应得有些漫不经心,如此亲密的拥抱,让她的呼吸里,满满的都是他独有的清雅梵香。她的手忍不住摸了摸他光泽如墨的发,这么一摸却是让她有些艳羡。这家伙的头发,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就是顶级的丝绸面料,也多有不如。

容煌自然能察觉她的小动作,但他的目光,却被她那就在他眼前的,那藏在她青丝里,微有细细而透明绒毛的耳廓上。他看到在她圆润的耳垂上,有着细小的耳洞,但她却没有带任何装饰。

而此时秘境的崩溃,显然到了巅峰的时刻。他们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种地动山摇的震荡。以至于得不到容煌回答的云芷汐,青眉不由拧了起来:“我们就这么不动?不会有事吗?”

“不会。”容煌微松开她,侧目看着她狐疑的脸儿,他忽而将她横抱起来!

“喂!”云芷汐不知道他搞什么鬼,偏偏她对于秘境的了解不多,下意识呢还是相信他的话。可这会被他这么抱起来,她本能的要一个空中打挺,想要自行下来走。

可此时容煌却道:“抱紧我,我带你出去。”

“我不能自己走?”云芷汐纳闷反问,她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

“不能。”容煌的回答干脆肯定,一直到很久以后,云芷汐再去了一个秘境,遇到同样的情况时,才知道这家伙根本是在诓她!

此时秘境的崩溃速度越发快速了,容煌将云芷汐紧紧的抱在怀里,这让后者的身体不得不紧贴着他!同时她的脸,几乎都埋在他的颈窝里,她的手臂也越过他的肩膀,搂在他的颈上。

容煌的手掌,一手托着她的臀儿,一手握在她的后脑上上。知道她的身上,除了穿着他的单衣,就再是什么都没有了,他此时青墨色的眸,隐隐的泛着一些氤氲。他侧目看着她的侧脸,见她正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身后的一切。

知道她是在看秘境崩塌的现象,这对于她来说还比较新奇,因为这事第一次看到。在云芷汐看来,此时她眼中的景象,就像是科幻片描绘的世界末日。原本在她眼中还完整的一片世界,忽然蓝天大地都崩裂了,然后那些白云土地,就这么灰飞烟灭了?!

“秘境其实跟幻境相似,只是构成秘境的本身,就是真实的一个世界。”容煌抱着她,在行走间还一面跟她说。

“那为什么还会崩塌?”云芷汐果然好奇的反问。

“因为这个真实的世界里,由阵法维持着虚无。让往来的人,若非触碰到阵法机关不能进入。所以当维持阵法的平衡被破坏,秘境就会出现这种崩塌一般的景象。但等到我们离开之后,可以看到此方还是如此。”容煌的解释颇为耐心。

云芷汐听他这么一说,就明白这些所谓的秘境,其实就是通过一些障眼大阵构筑而成。当这个阵法被破坏了,秘境就不秘了!

“等你来紫云宗,以后进入试炼古界,那里才是独立于这片空间之外的,一个真实的世界。”容煌有意的,在她耳边种下了一个诱饵。他是知道她的,没有她感兴趣的东西,紫云宗对她的诱惑力就太小,恐怕她将来不一定来。

“?”云芷汐是聪明人,一耳就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她抬头看着他,从他棱角分明的下巴,看到他青墨色的瞳里。看到他眼底那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还有那种飘渺的诱惑,她就更确定心中所想。

“我答应了去就一定会去,你少诱惑我。”

容煌低眸看着她,青墨色的瞳微变了色,那双青如春叶的瞳泛出迷离的青泽。他的手掌从她的后脑手挪到她的侧脸上,轻握着道:“离开这里,我要回宗门闭关。以你现在的修为,回去青城县应无人能伤害你。记得明年三月,一定要来紫云宗。”

“你要走了?!”云芷汐眸光微讶,她这一次听得出,他是真的要走了。

“嗯。”容煌点点头,也就在此时,他们所在的秘境完全崩毁!原本属于秘境里的一切,那些山川河流,一瞬间现世!对于外人来说,它好像是凭空现世,但对于它来说,它一直都在这里。

在秘境消散的同时,容煌也抱着云芷汐,重回到了那一扇铜门之前。迎面而来的,是锯齿蚁尸体腐烂的气息,恶臭得令人作呕。

容煌从洞口跃了上去,两人从坍塌的山坡上出来,入目是一片锯齿蚁的尸体。还有远处“呱呱”惊叫的鬼头猎鹰,显然秘境崩毁的波动,它们也感受到了。

“这就离开?”云芷汐没去顾及四周的一切,倒是有些在意容煌的离开。毕竟这么久以来,他几乎无处不在的“随行”着她。虽然有时行为无耻,但总的来说,此人还是帮了她不少忙。

“先找到出口。”容煌说着,将云芷汐放下来。她落地后光洁的脚丫踩在地上,让容煌看得眸光轻凝,“你没鞋子。”

云芷汐看了看脚,脚趾头还调皮的动了动道:“这有什么关系,倒是你光着身子才不雅观。天色看起来也不早,我们不如先留宿一晚,明早再找出口。”

“好。”容煌点头。

其实以他们的眼力,以他们的体力,根本不需要一定等到明早再说。但是云芷汐这么说了,容煌当然也不会拒绝。

……

入夜的深谷,依然透着诡异的寂静。若不是知道这深谷,真的是坐落在玄天森林里,就以它此时的静谧,还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但容煌知道,这一片深谷的寂静,原本是因为秘境存在的缘故。

毕竟在那秘境里,有着一头火系灵兽,还有着未知的强大气息。而兽类对于危险的感知,总是要比人类强大的。也许它们不能找到秘境,但是它们能感受到这种危险。又或者是一种承袭的习惯,让它们习惯了安静的呆在深谷里。

因为知道这里还有不少锯齿蚁,云芷汐和容煌蜗居在洞穴里,架起来的篝火并不大。而且还用兽皮围了个圈,以免泄光了不好办。

小火堆有细弱的“啪啪”声散出,两人却都很安静。云芷汐拿出了玲珑仙境里藏着的酒,伸手递给容煌:“来吧,算给你的践行酒。”

此时的容煌,身上裹着一匹斑虎兽皮,显得有些野性的花哨。本来云芷汐是要将他的单衣脱还给他的,可是他却不要。结果这么花哨的斑虎兽皮,就披在了他的身上,怎么看……嗯……还是挺不错的!谁让他身材好呢,这么野性的穿法,让他露出来的半边肩膀,充满了性感的诱惑力!

接过云芷汐的酒囊,容煌抬头喝了一口。入嘴的烈酒,让他修长的剑眉微凝,一股灼热感就从他的喉咙烧到了食道。

“怎么样?这可是我们云家最烈的酒,还是从莫老哪儿偷出来的,喝了可以强身健体。”云芷汐介绍着,一面从他手里拿回酒囊,昂头就是畅快的喝上一大口!

那种烈火焚烧般的酒劲,让她微敛的懒眸一亮,她就喜欢莫老酿的这种酒。之前老爷子还不给她喝来着,若不是她经常在老爷子那儿修炼玉绝,还不知道他偷偷藏着这么好的东西!

不过因为酿酒的原材料比较短缺,老爷子那儿也没多少。云芷汐这一酒囊,还是偷偷摸摸顺来的。一般她可舍不得喝,若非今日践行,她是一定不会拿出来分享的。

“少喝酒。”容煌却扫兴的说了一句。

云芷汐撇撇嘴,不听话的继续喝。容煌看她是说不听的,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他自己却不再喝了,只是看着她喝。

“我看你修为还没恢复,你这样回去真的没问题?要不要先跟我回云家,让四叔给你安排一下,一路上也有照应。”云芷汐见他的修为虽然恢复了一些,但看起来也就是玄士高阶,怕他路上有问题。

“你护送我回去?”容煌剑眉微扬,他的眉本就修长,如此轻扬着,有种剑眉将飞入鬓之感。显得他眉眼飘渺,更多了一份神秘的画卷意境。

他的眼形细看下来,是十分秀美的丹凤形,眼角的眼皮精致的重叠在一起。只是通常情况下看着他,总因为他眼底那抹浓墨的色彩,而忽略了他如此精致的眼形。

他的睫毛很长,但并没有卷翘的感觉。而像是一抹墨色的羽扇,他垂下眼脸时,可将他的眼眸都潜藏在这一抹羽扇里。他张开眼时,这一抹羽扇便优雅的展开,显得十分的精神奕奕。

云芷汐看了一阵,发现他也一直看着她,那眼神很深邃,她耳根不知为何,就染了一层微微的热意。但她的眼神没有躲闪开来,而是看着他回答:“那你还是自己回去吧。”

闻言,容煌那性感的薄唇微扬起,勾勒出一抹浅笑:“紫云宗有人来了,你不必担心。”

“我本来就不担心。”云芷汐低头咬着烤好的凶兽肉,因为这是她自己烤的,并不是特别美味,她有些嫌弃。

容煌看见她在吃东西时,青眉微蹙了蹙,他伸手拿起一旁还血淋淋的斑虎兽肉,用树枝穿插好了之后,竟是要动手烤?!

“你会?!”云芷汐颇为神奇的看着他,毕竟他可是真正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以前不会,现在也许会。”容煌回答了一句,青墨色的眸低垂了下去。

“什么意思?”云芷汐听不懂。

容煌没有抬眸看她,而是淡淡道:“青瞳觉醒的同时,我会得到一些记忆。”

“记忆?!”

“嗯。”容煌似乎不欲多言,因此也散出一缕飘渺的,生人勿近的气息。

云芷汐却凑近他追问:“那是你以前失去的记忆?你这种觉醒,是在一步步恢复记忆?”

“是也不是,问这么多作何?”容煌抬起头,看见她凑近的脸,眸光微凝而起。他其实已经嗅到,她靠近过来时,自她身上散出的,含有他和她气息融合的味道。她身上有他的气息,他觉得很满意,这也是他不要她脱下他那件单衣的缘故。

“小气。”云芷汐低下头,总觉得自己的情绪不对劲。本来嘛,他要走就走好了,她不是巴望着他走么?

“你还没将你修炼的玉刹四绝,按照你练的口诀,完整的练一遍给我看。现在就去练,我看看如何。”容煌却指令道。

“不去。”云芷汐一口拒绝,并且有理由的解释,“万一被你偷练了去,那我不是泄露了我云家的秘技吗?”

容煌:“……”

先不说紫云宗要什么样的玄技没有,再说他本人的修炼,根本不需要任何别的功法和玄技。他本身就有着,他自有的一套修炼方式。

“被我说中了吧!”云芷汐见容煌没话说,有些得意的喝了一口酒。她的脸色因为烈酒的缘故,显得十分娇红。她又追求烈酒带来的爽感,所以并没有用玄劲去压制,以至于身上已有淡淡的酒气散出。

“不练不许吃。”容煌翻了手中的烤肉,细细的匀了一层盐上去。这肉此时虽还是半熟的状态,但看起来已经很诱人。

云芷汐盯着他手中那串肉,再看看自己手里的肉,感觉卖相差距实在太大,看起来他的真的比较好吃的样子!

“我要先尝一块!”然后再决定,是否值得为了一块肉,出卖自己的玄技。云芷汐的算盘,自来都是打得很精明的。

容煌忍不住轻笑出声,他的笑声与他的声音一样,都带着那股装逼的飘渺意境。至少在云芷汐看来,他的本性绝对跟飘渺淡泊搭不上边!

“不同意我不吃了。”云芷汐很有骨气道。

容煌拿起匕首,轻轻的将肉的边缘,明显已熟的部分切下来给她:“尝尝。”

云芷汐接过去往嘴里塞,这一口咬下去,满嘴流香的都是嫩嫩的肉汁味!竟比赤铁的烤得好好吃!

“你看着,我这就去练。”云芷汐二话不说,立即往一旁坐下去,当下就调息准备。然后按照《玉刹四绝》里,那被修复过的第一绝口诀,并着玉绝剑式练了一遍!

玉绝一旦凝身,她身上便散出晶莹的玉色,与她艳艳生辉的喝了酒的俏脸映衬,更显得佳人如春花秋月,美艳不可方物。

容煌一心二用,一看她一才看她的玄技,可是但更多的心神,却被她的人吸引了去。没见过她穿白衣,其实她穿起来,也有一种脱俗的清稚绝尘美。只是她素来喜欢大红大紫,总给人烈火骄阳之感。让人有些忘记了,她不过是十五岁的少女。

“十五。”容煌心中默念了一句,目光轻柔的凝着练玉绝中的云芷汐。

这时候云芷汐收了剑回头看他:“怎么样?!”

“再练一次。”容煌立即道,因为他刚才的关注点,根本不在她的玄技上,而是在她的人上。

云芷汐看着他手里的肉,见也还没全烤好,这才点点头:“那你看好了,这可是最后一次!”

“好。”容煌收敛了心神,这一次认认真真的看她练了一遍。等到她停下来时,他目光沉凝,似在思索之中。

云芷汐坐下身,眼看他要将肉烤糊了,当即伸手抓过他手里的树枝:“我来!”

被她抢了肉,容煌才从思量中回神:“你确实没有按照残本在练。修复得很精妙,后面的如何,你写下来我看看。”

“没有。”云芷汐叼起一块比较小的,已经熟了的肉在吃,一面含糊回答。

“嗯?”容煌不信。

“还没修复出来,我暂时也没有。”云芷汐难得解释道。

“第二绝,必须先给我看才能修炼。”容煌不放心道。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修复的,但她身上古怪的事情多了,他也就不去非探个一二三。

“知道了知道了。”云芷汐听他没反对她练《玉刹四绝》,倒也乐意多他一个参谋。毕竟这残技,她虽然有玲珑仙境修复,可是练着还是有些不安心的。她对玄技,尤其是高阶玄技了解又不多,有他帮忙看一下自然更有把握。

她之前没告诉他,不过是不想被他拦着不许练。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了,容煌也没说不许她以后练,她也就没排斥给他先看再练。

但云芷汐并没有意识到,在她的心里,已经不知不觉将容煌列为可信任的人,至少目前是的。

至于容煌,听得她答应了,凝着的眉才散开来,见她吃得满嘴流油,他轻咽了咽唾液,目光停留在她的唇上。云芷汐却以为他也饿了,很大方的分了他一口肉!

“你吃。”容煌摇了摇头,拿起一腿的斑虎兽肉,看起来是要给她接着烤。

等到将云芷汐喂饱了,一头两人多高的斑虎兽,也去了五分之一,可见她的食量真的……

“好吃!”云芷汐吃饱喝足躺在一旁的铺盖上,眼睛都满意的掬了笑意。

容煌看她这模样,眸色很深却没说什么。

当夜云芷汐练功之后睡了一阵,容煌似乎一直在调息,并没有躺下来过。

但等到第二天,云芷汐睁开眼时,却发现干燥的洞穴里,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她找了一下,看到在他打坐的地方,留着两个字:“走了。”

“太不够意思了!居然要走也不说一声!”云芷汐伸手抹去他留下的字,有些不悦的嘀咕着。

洞穴里隐隐还有他留下的气息,那股清雅的梵香并未完全散去,可见他刚走不久。云芷汐揉了揉脸,起身时想到:“不对,这地方的出口在哪儿啊!混蛋啊!知道了出口居然不说一声,我这怎么出去?!”

要知道这个深谷,他们之前在被锯齿蚁追的时候,可是找了不少地方,却是一直没找到出口!现在他说他走了,那她呢?!居然不给她留下出口在哪儿的口信!

“果然黑心的人不可能变善心,这是要让我接着在这里面晃悠的节奏。”云芷汐有些磨牙的判定了容煌的罪。

不过对于被独自一人留在这深谷里,云芷汐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先不说锯齿蚁的风波已完结,再说她如今的修为也比以前强多了。

所以在骂了容煌几句后,云芷汐就本着求人不如求己的本份,还是自己去找出路吧……

而离开的容煌,正如云芷汐所料的,并没有走得太远。大约在距她二百多里的地方,他站在一块巨石之上。此前下来探过深谷的胖瘦王阶老者,这会就站在他跟前。

“拜见公子。”胖瘦老者恭敬的行了礼,眼神却有些抽筋。这是为啥捏?这当然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素来是白衣齐整,缥缈若仙的公子,今儿居然穿上了一块兽皮!而且——

你说兽皮就兽皮吧,偏偏还是如此花哨的,斑虎兽兽皮……这也——也太野性风骚了吧!这太不符合公子的风格了!

不过!

公子穿这一身兽皮,还真是好看啊!最重要的是,他们作为有幸得见者,绝对是宗门里唯二的存在!就是宗主也绝对没见过,这样穿着的公子!

对于两位老者的心绪波动,容煌并没有多加关注,而是询问道:“二位长老可知此方的出口在何处?”

“回公子,这深谷只能从上面走,并没有其余的路径。”胖长老率先回道。

闻言,容煌眉头微凝。但想想那小丫头必然不会甘心被困,只是有些不放心。可同时他的头脑一片眩晕,他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

“公子,您没事吧?”瘦长老的修为较高,似察觉了容煌的不妥,立即关切的询问道。

容煌没有回答,而是在沉吟了一下后,才道:“胖长老暂留在玄天森林,将此间鬼宗的弟子全杀。”

“是,公子。”胖长老也不问缘由,要知道对于容煌的命令,很早以前紫云宗的宗主,就已经通知各峰以及宗门内长老,必当成宗主之令执行。

“一会我若陷入昏迷,无需紧张,只将我送回宗内,宗主自会清楚如何安排。”容煌明显在安排后续之事。

“公子?!”胖瘦二位长老闻言却都震骇的看着他,因为陷入昏迷这可非同小可啊!而且听起来,公子会完全失去知觉,否则他不会安排这些!

“深谷里还有……”容煌原还想交代一下云芷汐的事情,可是他脑中的眩晕之感却骤然猛烈起来!这让他无法再保持清醒!

“公子!”胖瘦二位长老立即上前扶住容煌,而后者那一头墨色的发瞬间染绿!就连眉毛,睫毛都蜕变成了绿色!

“胖子,你即刻将这里头鬼宗的人杀了,我先带公子回宗门。”瘦长老说话间,已经将容煌背了起来。

“好,宗门里来的人应当很快到达这方,届时你们汇合倒也可保公子无忧。倒是鬼宗这些小崽子,竟敢欺负公子,我这就去将他们全宰了!”在胖长老看来,容煌之所以会吩咐他杀了鬼宗的崽子,一定是在容煌虚弱时,被这些不长眼的东西冲撞了!

“分头行事!”瘦老者没有再废话,面对容煌的变故,他是完全不知道怎么搞。虽说公子说了不必紧张,但怎么可能啊!公子可从来没这样说昏迷就昏迷,说不省人事就不省人事……

……

距云芷汐和容煌坠入深谷,已经过去十多天。

早在几天前,与云芷汐失散的,被她误认为也是掉下了深谷的红狼,却出现在了他们落下处的上方。

原来红狼并没有完全跟着掉下去,而是在落下时被一个风旋卷走,掉在了深谷峭壁上的一个崖洞里。它也是废了好大的劲,才从崖洞爬回了深谷上方。

循着主人的气息,红狼在云芷汐掉下去的地方徘徊着。因为血契的关系,只要它还活着,它就相信云芷汐绝对还没死,但深谷太深它下不去,所以它就只能在这里等。

原本以红狼的狡猾,在这玄天森林里,也应该没什么危险。可是如今的玄天森林,却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以古树为中心,裂开的这一道深谷,基本与原来的外围警戒线吻合。这样一来,玄天深林深谷以内的,那些让青城县人害怕的强悍凶兽,几乎就被隔绝了!

如此一来,昔日非常可怕的玄天森林,也就变得没那么可怕了。最重要的是,那些幸存的几个鬼斧帮弟子,还将玄天森林里有宝藏的消息四处奔走相告。

想想他们此前被鬼宗弟子奴役的苦逼,他们就想着就算没能力报仇,也他娘的要让更多人来搅合鬼宗人的好事!那么什么消息最能吸引大势力的人来搅合呢?那当然就是有很多很牛掰的宝藏……

于是不用说啦,坊市里的冒险者,佣兵团全部纠集起来,纷纷向着玄天森林进发!就连青城县里,包括城主府在内的几大势力也都蠢蠢欲动。就连莫老的压制,也是有些压制不住了。

再加上因为深谷里秘境的崩溃,从这一道可怕的,幽森谷内散出的强烈波动,更是让所有前来的人都深刻的坚信,这里面一定有宝藏!

当下很多势力的人,就像当初鬼斧帮被鬼宗弟子驱使来地毯式搜寻一样,在这一带持续地毯式寻宝!

这人一多起来,不肯走远的红狼,总不可能一直不被发现。这一旦两拨冲突,红狼的野性也只对云芷汐埋没,其他人一律吃掉!再说了,它也饿了啊!有肉送上门,它怎么可能不吃!

红狼的凶残,因此很快被传扬!

钱三!

这个在玄天森林里,在深谷裂开时跑得快的钱家三爷,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消息!

“通体红毛的狼,不就是那杂种么!去看看!”拿定主意,钱三就立即朝着消息所说的方向赶去。

“这不是钱三爷么?!”就在钱三赶去找红狼的时候,却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

钱三闻声看去,见到了一名穿着藏青色劲装,年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他想了一下,才眸光一闪道:“原来是张家主。”

“钱三爷。”被对方认出来,张家主非常高兴的上前拜了一礼。在他身后还跟着二三十个手下,一个个看起来都是双目发光,可都是丛林猎杀的好手!

这张家主知道钱三是个没耐心的人,行了礼之后,立即凑近来低声回道:“钱三爷,张某人是得了令尊之命,来着玄天森林主要就是帮助钱三爷。令尊说了,若是那人还没……”

说话间,张家主比出一个“咔擦”的动作,才继续道:“便让张某人协助,务必将此女趁乱弄死在玄天森林!以报其杀少主之仇!”

这张家,在青城县也是一个不弱的世家。说起来,张家的小少爷当初在天香楼,也参与过竞拍闻素心的举动。

和贪狼的选择不同,张家主担心云家因为此事记恨他张家。于是他当机立断的,选择投靠了钱家,与钱家同气连枝。

“好极!”钱三听说了张家主的来意,心中立即有了盘算。因为宝藏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而且和别人不同,他手上还搞到了一份宝藏草图!所以他很清楚,宝藏是绝对有的!

本来他还担心,他去猎那红狼可能会损失战力。但现在有免费的打手来帮忙,他乐得轻松一下,好保存实力抢宝!

当下一行人立即朝着红狼所在过去,红狼没有走开,自然就被找了个正着!

“这头红狼,就是那小贱人的坐骑。别看它是凶兽,却有一点灵智。你们若是能拿下此兽,三爷我回去一定跟老爷子好好说道你们张家。”钱三看到红狼时,双目立刻迸出仇恨的光芒!要知道他之前可是被这畜生弄得非常凄惨!

“三爷放心!”张家主听钱三说话的同时,也查探了红狼的情况。

此时红狼虽然看起来威武,但它毕竟被风旋卷入过崖洞,摔进去时是受了重伤的。这些日子它又在这里等云芷汐,一直都不肯离开太远,所以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养伤。

一番评估之后,张家主下令:“张笑,张千!你们出列!”

“是!家主!”被叫到名字的,是张家一群人里,看起来最为勇猛的,修为一个是初阶玄士,一个是中阶玄士的高手!

“你们两个,将那头伤狼拿下!若有疏漏,扣你们一年的月钱!”

“是!属下定完成任务!”张笑和张千得令,立即就朝着红狼围困过去!

红狼在看到钱三的时候,就知道情况不妙了,此时看到两个人类过来,立即明白他们要干啥!

可惜它若只是重伤,倒也还有把握打到这两人。但它自己清楚,它并不仅仅是重伤,还因为在落下的崖洞里,误吞了一颗不知道什么鬼东西的珠子,现在雷球这个阴人的功能难以发出来!

而张家人的动静,自然引起了附近冒险者、佣兵们的关注。

“看,那头凶残的红狼,果然被厉害的势力盯上了!”

“那是张家的人,在旁边站着的那个是钱家的钱三爷,看来这头诡异的红狼,这下子完蛋了!”

“不错!不过这红狼也奇怪,它明明受伤了,却在这里一直不走。这不是等着人来猎杀么?!”

“它是凶兽啊,凶兽怎么有脑子!”

“这倒是……”

一瞬间,围观者就在热烈议论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红狼驻足的附近,还有一处早已安营扎寨的势力。这方势力为首者,是一名身材颀健中年男子,仔细一看!可不就是云家四爷,云芷汐的四叔云一墨么?!

没错!这方营区,就是云一墨带领的,云家十二精卫所组成的,最强战斗营!这里不仅有云家十二精卫,同时还有云家内堡十多名玄士强者!

此番云一墨受命带着十二精卫,还有云家内堡众高手云集而来,其一是对宝藏的重视!但最重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要保护同样在玄天森林里的云芷汐!

要知道云芷汐收了贪狼的事情,在云家如今已经不是秘密。因为贪狼在回去替她办事的时候,就已经证实了传言里,青城县佣兵第一人——贪狼!如今是云芷汐的手下!

还有!贪狼和云芷汐在坊市驿馆里,大杀四方的战绩,同样在青城县火爆流传!如今关于云芷汐的修为猜测,已经到了一个恐怖的评估!

一个十五岁的玄士,拥有强悍战斗力的少女玄士!让云家的所有中立派,清一色倒戈向着云芷汐!所以在听说云芷汐进了玄天森林,大家伙连忙就恳请家主云傲城,务必一定要!绝壁要将家族里,最精英的力量派出来!

找宝藏什么的是其次,最终要的是他们云家的宝贝,那十五岁的七小姐欸,可千万不能出岔子啊!这可是真的宝贝,一旦成了他们云家的第二位大玄师,他娘的青城县他们云家还不是横着走!

此时看到钱三和张家主的云一墨,眸光不由犀利起来:“钱三这个疯子,恐怕也是冲着汐儿来的。但有我云一墨在,想要动汐儿,没那么容易!只是汐儿如今不知道在哪里,这丫头真是不听话,但也真的很给云家长脸!”

无独有偶的,钱家、云家都来了,身为三大世家之一的赵家,不可能没人来。

而这会在赵家的营区,一身青衣俊朗的赵初,目光同样落在钱三的身上。钱三此人是青城县的名人,但凡世家子弟,尤其是像赵初这样的,被当做未来家主培养的子弟,对于钱三绝不陌生!

“初儿,想什么呢?”这时候在赵初的身边,一名长须斑白的老者慈祥开口。

闻声,赵初连忙收回目光,恭敬的对老者拜道:“大长老。”

“别这么拘谨,你自从当上了少主,就从来没有像以前那样,跟大爷爷聊过天了。”赵大长老拍了拍赵初的肩膀,口气有些感慨道。

“大爷爷。”赵初叫回这个熟悉的称谓,心里也觉得很温暖。

“告诉大爷爷,你是不是其实还是喜欢着云家那个小丫头?”赵大长老询问道。

“大爷爷?!”赵初抬起头来,看到老人家慈祥的目光,他犹豫了很久,缓缓点头,“是,初儿知道不应当,可是自从再见到她,初儿就没办法强装着去面对霜语。”

“所以你就一直逃避。”

“我……”赵初沉默了,他也很痛苦。尤其越是听到关于她的消息,他的心就越无法安稳,他总觉得他错过了什么……

而此时,红狼在张家的张笑和张千两人的强力合击下,已经出现了危态!

这个时候,还在深谷下面的云芷汐,正在捡剩中。那头掉下去摔死的虎头豹王被她遇到了,因为这头虎头豹生前的威势强悍,死后尸体还散着一股王者的气势,导致鬼头猎鹰还没摧残它,于是就便宜了云芷汐!

她这会还不知道,她家的红狼正在被人欺负,等她知道的时候!

------题外话------

话说,码字坐到屁屁痛,还是痛半边的本座,也是醉了……

特别感谢:ws794776投了一张五星和5张月票!teng52123偷了5张月票、aier6014投了1张月票、nvshen0119投了1张月票、qq122149932投了1张月票、zjraddh投了1张月票、老玲书童投了1张月票!么么哒(づ ̄3 ̄)づ╭?~谢谢大家看我辛苦,给撒的鸡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