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2章 少女香。引人醉。

可惜的是他还没得及细尝,就被她尖利的牙齿咬了!紧接着他被无情的推开,云芷汐跳开身怒瞪着他!

容煌的嘴角明显有一丝丝的血迹,嘴里更是痛得很。她这一咬可是半点没留情,若不是他还算警醒,指不定舌头都被她咬断了!真是狠心的……

他抬手拭去嘴角的血迹,青叶般的眸依然盯在她的唇上。

“无耻!”云芷汐怒斥,也是她忘记了,想想这家伙从一开始,分明就是个登徒子!只不过后来老实了好一阵,她竟就没有防范!

容煌站起身来,面对她的愤怒,他那双青色的眸微微漾着一层深意,隔了一阵后道:“对不起。”

“嗯?”云芷汐闻言却有些狐疑的揉了揉耳朵,显然以为自己幻听了。

“轻薄了你,对不起。”容煌说完就背过身,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云芷汐愣了愣,站在原地隔了一会,倒是朝他走了过去……

背对着她的容煌听到她的脚步声,唇角微微的勾起,转身就看到她眼底的怒意已消散:“算了,我也摸了你。”她想着那什么,就当是刚突破还没清醒,不小心意乱情迷了一下。

容煌并不说话,只是他心里想什么,云芷汐是看不透的。不过在她走近时,他却猛然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

“你干嘛!”云芷汐一抽手,戒备的盯着他!她倒不担心他现在能把她如何,毕竟她能知道,他的身体并没有完全恢复。这时候他要是敢干什么,她保证能把他打成残废。

“锯齿蚁快追到这里了。”容煌看她这戒备的神情,修长剑眉微凝,空了的手掌轻握了握,依然伸出去拉住她挡在身前的手腕。

“我自己能走!”云芷汐要抽回手,容煌却捏着不放道,“之前不也这么拉么?”

“你……”云芷汐要是用玄劲,倒也能挣脱他的手劲。

不过这时候在他们的身后,成片的“叽叽”声,还有锯齿蚁行走的“唰唰”声非常明显了!她磨了磨牙,放弃了跟他的争斗,还是逃命要紧!

容煌感觉到她没再反抗,拉着她的手便微松了松,免得拉疼了她……

……

深谷宽不知几千丈,深更是不可测!而这里面生活着数以万计的锯齿蚁,俨然是锯齿蚁的天下。

这些铺天盖地的锯齿蚁,密密麻麻的成群出动,它们并非井然有序,但都朝着一个方向进发!

它们那一双双血红的复眼,看起来十分的狰狞,一个个发出阴森的“叽叽”声,粗壮的蚁腿奋力的推进着!巨大的蚁钳,看起来森森发亮,一片片连起来,让站在不远处山坡上,俯视下来的云芷汐头皮发麻。

饶是一直镇静的容煌,看到这等场面也是眼角抽了抽,他拉着云芷汐的手紧了紧。这几日他们也找过了,这地方真是个与世隔绝的深谷,完全没有出去的路。要说攀爬上这等深谷,不是目前的他,以及目前的云芷汐能办到的。

山坡上有个洞穴,两人钻进去稍作休息。但休息完之后,却都是寂静无言。

“来了。”容煌打破了洞穴里的寂静。

云芷汐眸光闪了闪:“这些该死的东西,到底有完没完!再这样下去,迟早要被耗死!”

容煌看着冷静的云芷汐,青眸微动道:“再找找看出路。”

“只能如此了。”云芷汐站起身拍了拍尘土,她身上的衣服已破了几处,但是这种厮杀难免要破,她这次出来带的衣服都糟蹋完了。这时候她只能在有些破得太厉害的地方打个结,保证春光不外泄便好。

不过她这样野性的改装,让原本就比较合身的劲装,显得愈发贴合她身体的曲线。以至于容煌每次看着,都要费些劲才能挪开眼神。

倒是容煌换掉之前的血衣后,这一身白衣就从未破损过,而且一尘不染的。纵然他再怎么逃亡,似乎都是这样干净飘逸。完全看不出他是个,跟着她被锯齿蚁追得十分狼狈的人。看得云芷汐都有些眼红,不知道他怎么保持的。

两人刚走出洞穴,就看到锯齿蚁已经逼得很近,而且还是四面八方的包围过来!

“我觉得,我们这一次要杀出去,只怕是希望渺茫。”看着成片的锯齿蚁,云芷汐不是打击自己,而是客官的阐明这个真实的道理。

云芷汐能看懂,容煌自然也评估得出。可——

“你若是完全恢复,能有脱困的把握么?”云芷汐忽然问道。

“如果是完全融合了觉醒力量,可以。”这是容煌给出的回答。

云芷汐眼皮跳了跳:“怎么样才能让你完全融合。”

“不知。”容煌确实不清楚这一点,若是知道他也不会在觉醒时这么被动。

云芷汐拧了拧青眉,沉吟着忽然问道:“你之前取的万年树心,是不是对你的觉醒有帮助?”

“是有些。”否则他也不会费那么大力气,在自身的修为不稳定的时候,去挑战万年树妖藤。

“你等等。”云芷汐说罢又钻回洞穴里,然后她直接进了玲珑仙境。说起来她倒是有这么个逃命的办法,那就是躲进玲珑仙境里,等到锯齿蚁群散了再出来,然后找出路离开。

但是问题是,容煌不能进来。而且坐以待毙的被动等候,也不是她的性格。对于玲珑仙境,她会用来作为修炼的辅助,却不会过分依赖。否则她每次遇险,就直接钻进来得了!

可若真是那样,先不说遇险就逃的她修为难以提高。她这能凭空消失的秘密,也迟早被更多的人知道,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她很是清楚!到时候只怕她就该被捉去研究了吧!

云芷汐可从来没有天真的认为,拥有了玲珑仙境这种异宝,她就天下无敌了……

此时进入玲珑仙境的云芷汐,直接来到万年树心旁,她伸手摸了摸这颗柔软的小树苗:“掐一段给他,应该也是同样有效的吧?”

这颗扎根在玲珑仙境的万年树心,似乎能听得懂云芷汐的话,闻言就是颤了颤的缩起来,像是含羞草儿般。

“咦?”云芷汐有些神奇的盯着这颗哆哆嗦嗦的小树儿,难以想象这东西居然能理解她的话意!

“你在我这里住下来,总要上缴房费吧!这样,我掐一段作为报酬,以后就不赶你走了。”云芷汐看似商量,其实动手就要掐!

可这时候的小树却是一哆嗦的缩成一个小球球,这下子云芷汐傻眼了!这——这泥玛叫她从何处下手?!唯有一整颗拔起来?!

“小树!你要是不给我掐一段,我就把你拔出来!”云芷汐威胁道。

可小树不理会她的威胁,缩着小树枝依旧成球状。

“不信我能拔出来是不是?!”云芷汐见它不受威胁,手掌握着它这颗球球,用力一拔!果然——没拔起来!

小树形成的小球动了动,似乎很嘚瑟的在取笑云芷汐。

“好啊!你占着我的地方,居然还跟我这个地主叫嚣!你以为我真动不了你?小玲珑,出来!”云芷汐可不是随便说说,自从《玉刹四绝》这残技入了玲珑仙境,那一团白气出现后,她就知道这玲珑仙境不是没有意识的。

不过她话音落定后,那团白气却很不给面子,根本就没有出现的踪迹。这下子,云芷汐眼前成精般的小树更得意了,球滚滚的小模样居然摇来摇去!

看得云芷汐满头黑线,她这是沦落到被一棵树嘲笑的地步?!不行!她就不信,治不了这小树苗!

“好,你得意是吧,我今天非把你刨出来!”云芷汐说着,拿着锈剑往小树的边上一扎,就要用惊惶锈剑刨出小树!

不想惊惶锈剑一出来,它这么一靠近小树,就是拼命的吸收小树苗附近的灵气!竟然是一下子,就粘到了小树身上,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小媳妇!

这下云芷汐这个主人顿时傻眼了,要说锈剑的媳妇儿是小树,那也不对啊!品种不合啊!一个是兵器,一个是植物啊!

可那小树的反应也十分有意思,竟然是树枝当爪子似的,拼命的在挥开惊惶锈剑的靠近!这就像是在扫狂蜂浪蝶的架势。

但惊惶锈剑不依啊,死命的巴结着啊!弄得小树手忙脚乱,看得云芷汐忍不住“扑哧”大笑。这就叫恶树自有残剑磨!

现在小树太小,锈剑虽然残着,但好歹仗这体型较大,还是占据一定的上风。眼看小树就要招架不住,云芷汐才幽幽道:“怎么滴?还给不给掐一段啊?”

小树的树枝一哆嗦,缓缓的朝着云芷汐伸出了一条,看样子是迫于锈剑的淫威,不得不屈从云芷汐了。

有了小树的配合,云芷汐伸手一掐,便直接取到了一段小树枝。而被她掐了一段的小树,似乎很疼的缩了缩树身,一团绿色的小气团缠绕住它的断枝,看来是在自行修复断口。不过它一面还要抵挡锈剑的靠近,看起来真不是一般的辛苦。

“看在你配合的份上,就不收拾你啦。”云芷汐说着,将锈剑握回手上。不过她并不知道,今天她的作为,让惊惶锈剑在玲珑仙境找到了可欺负的对象。这直接导致以后,小树在成长的好长一段时间,锈剑一进来就去欺负它……

彼时山洞之外的容煌,能察觉到她忽然消失了。他能分得清楚,她的消失一般有两种。一种是类似于障眼法的消失,看不到察觉不出,但依然能感觉到她是存在于附近的;一种却是完全的消失,仿佛她就这么凭空不见了。比如现在,她就是完全的消失。

这时候锯齿蚁已经很靠近他们所在的山坡,个头有四五个容煌这么大的锯齿蚁成群结队,仿佛一只只小型的坦克,漫山遍野的将他包围。

容煌没有退,他也没有进入洞穴里,他依然站在洞穴口上,眼看那一群群的锯齿蚁逼近,他依然是从容不迫的模样!仿佛天下间,没有任何事能让他惊慌失措。

他眼底的青泽渐渐浓郁,一层层的冷意正在凝结。他的目光看向的,不是这一片锯齿蚁,而是在这片锯齿蚁的后面,距离她大概一二十里处的,一头通体黑亮,体型比寻常锯齿蚁庞大的锯齿蚁王!

就在云芷汐掐下了小树的树枝,准备要出来的那会,容煌已经动了!

云芷汐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身着白衣的他,落在成片的黑灰色锯齿蚁群中,如天边一朵纯净的云彩,飘渺却不可采撷。

她看到容煌的手中并非空无一物,而是持着一把薄而透明的剑?!又仿佛那不是剑,因为它通体滚动着白雾,似乎是他的玄劲所凝。自他所过之处,锯齿蚁全部被一击洞穿下腹,惨死不在话下!

与此同时,云芷汐也看到了那个头最大的锯齿蚁,当即明白了容煌的意思,擒贼先擒王!若是杀了锯齿蚁王,就算不能灭杀蚁群,这些群龙无首的凶兽肯定会更好对付。

就在容煌跃身落在锯齿蚁王身前时,云芷汐也随之落在了他的身边:“一起杀!”

看见她的到来,容煌青如春叶的双眸微凝,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见云芷汐的皮肤已经凝起了一层玉色,她手持惊惶锈剑已然展开了玉绝剑式的攻击!

可锯齿蚁王在面对云芷汐的攻击时,却是不知从何处探出一条尾针!竟然突袭般扎向云芷汐!

“咔嚓!”一声脆响,容煌手中的白雾剑,一斩之下将锯齿蚁王的尾针断掉!

“叽叽——”锯齿蚁王爆发出痛苦的叽叽声,竟张开森森大嘴!

容煌眸光一凝,伸手拉住云芷汐,就要将她拉入怀里保护!

可云芷汐却反手拉他一撤,同时玉绝那一层玉色的防御,被她强制破体而出,将两人全部包裹在玉色之中!

也就在同时,锯齿蚁王森森巨口里,喷出了一片腥臭的唾液!黏稠稠的十分恶心,最可怕的是溅在云芷汐这一层玉色的防御光罩上时,还散出“哧哧”的腐蚀声!可见毒素不弱!

但就在这一刻,容煌手中那白雾般的剑,一剑横空飞射而出!直插入刚吐出了毒液的锯齿蚁王下腹!

只听一道清脆的“咔嚓”声响起,容煌的锈剑没入那锯齿蚁王的下腹!并且在其上,凝结出一朵霜花!那霜花带血,绽放出曼珠沙华般艳丽的颜色!看起来十分妖绝!容煌眸中的青泽之色愈浓,那血色的霜花愈艳!

可同时,锯齿蚁王却发出一声巨大的“叽叽”咆哮声!同时那两只巨大的蚁钳不顾一切的,朝着云芷汐和容煌两人钳来!

“死。”容煌冷冷的吐出一字,青眸里有一层血色一闪而逝!同时那血色的妖艳霜花裂碎,伴随着锯齿蚁王痛苦的“叽叽”声,还有它不顾一切的最后反扑!

凶兽绝地反扑,绝不比任何灵兽弱多少!因为它们是凶兽,它们根本不会思考代价,只会拼尽全力,用生命的最后一刻去——杀杀杀!

“噗——”引爆了血色霜花的容煌,自己也吐了一口鲜血。被宫秋茉眼明手快的用锈剑接住!这让容煌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眼看锯齿蚁的大蚁钳就在跟前,云芷汐挟起容煌立即往身后的洞穴退去!奈何那锯齿蚁王体量庞大,在看到他们逃离的瞬间,已经在急剧失去力量的身体,还奋起往前扑去!那巨大的蚁钳,带着执拗的不甘心扑向两人!

而这个时候,所有的锯齿蚁就像是发疯了一般,也是如潮水似的猛扑向两人!

锯齿蚁“叽叽”的疯狂声,让云芷汐面色微变:“该死!它们这是怎么回事?!”

“放下我,走!”容煌握住她抱着他蜂腰的手臂轻轻道,他知道她能消失。

闻言,云芷汐脸色一黑:“走个屁!怎么走?你走给我看看?”

容煌闻言剑眉微凝,见她满脸寒气,进了洞穴就将他推在一边:“这个给你,我们杀了蚁王,等蚁王死绝了它们应该会散!”

听她口气急促的说完,又丢了一段绿色的东西给他,容煌伸手一握,展开时看到手心里那一小段——树心?!

而此时说完话的云芷汐,已经拿着锈剑堵在洞穴口,一剑一个的将扑进来的锯齿蚁灭杀!眼看她是杀得如鱼得水,利索的不得了!不想地面却忽然一阵摇曳,他们所在的洞穴频频掉下了山石土块!

容煌放吞下那小段树心,便察觉这个异变,心道是那锯齿蚁王一扑,虽没扑到他们,怕是扑在了洞穴之上!以它的庞大重量,这个小洞穴看来是支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云芷汐头上,那洞穴的顶上一块巨大山石直直落下!这情况发生得极其突兀,云芷汐甚至来不及劈开山石!

“汐儿!”容煌素来飘渺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份急切!话落间,他已掠在云芷汐身边,他一手将她揽入怀里,同时一手撑天般,将那块巨大恐有好几千斤的山石托住!

数千斤重的山石从上落下,可就不是单纯的数千斤重力了!那种冲势,直接将地面的乱石飞沙溅起一层层!

托住巨石的容煌,脸色也是急剧的发白!在他怀里的云芷汐面色一沉,从他怀里挣开,手掌上一片红色玄劲爆发,与他同撑起头上的巨石!

如此一来,容煌的压力小一些。但他此时的修为不过是初阶玄士,体内还有潜藏的巨大危机,被这么一砸之下,纵然是强忍着,他的身体里也出现了力量紊乱的征兆!

“我来爆开这山石。”云芷汐说着,通天诀急速运转着,体内的玄劲如潮水般涌上她托着巨石的手掌!

然而还没等她碎开山石,他们所在的洞穴地面忽然面像是地震般颤抖!龟裂!坍塌!

只听“轰隆隆”一片巨响炸开,此处山坡上的这处洞穴,已然被瞬间填平埋堵……

……

深谷之外,两名紫衣老者凌空而来。他们白发白须,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他们仿佛从空中来,闲庭信步却快若飞兽般停顿在了深谷的上空。

众所周知,浮空之术是大玄师的本事。但大玄师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浮空而已,像他们这种凌空飞渡根本办不到!

而要想能达到凌空飞渡的层次,则必须是修为达到传说中的王阶!

王阶!青城县自古从未出现过的!甚至许许多多的修炼者,还不知道在大玄师之上,竟然还有王阶这种存在!在他们这些井底之蛙看来,大玄师就是天了。

这两人凌空飞渡而来,虽都是仙风道骨,却一个胖一个瘦,胖的兼高大,瘦的兼矮小。一胖一瘦的老者到了深谷上方,便都停了下来。

“公子的玉简在这里捏碎。”那瘦老者开口道。

“不错,下去看看。”胖老者点点头,率先收了浑身仙风道骨的气势,他的身体陡然一堕,同时不忘道,“看谁先找到公子!”

那瘦老者见此长长的白眉毛一飞:“你个死胖子!老子要去抱块石头!”

胖老者重力大,下堕的速度更快!瘦老者嘴上说说,也不能真的去抱一块大石头,那不是有损他王阶强者的风范么?!

不过两人下堕了一阵,那胖老者却是顿了顿,被一脸胖肉挤得有些看不到的长缝眼一眯,几乎就眯完了。

“公子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这深谷阴气极重,恐怕有不少阴毒的凶兽。”

“最麻烦的是宗主说公子力量觉醒,可能正处于虚弱期。”瘦老者抬头看了眼深谷上的峭壁,再看看依然不见底的深谷,白眉不由皱得紧紧的。

“公子也真是,明知自己的力量要觉醒了,还忽然从紫云峰跑出来,平日里也不是个爱玩的人。”胖老者更郁闷。

“不过公子这种妖孽,多半是没事的吧。否则对我紫云宗可是个大缺失,看宗主的意思,百年后多半想把宗主之位传给公子。”瘦老者继续往下探,觉得这地方虽然诡异,但应该弄不死他们紫云宗的强横妖孽。

“什么叫百年之后,要不是公子不想管宗内事务,就连露个脸都觉得委屈似的,宗主早把紫云宗交给他了。”胖老者却是嘀咕。

两人慢慢的摸索下深谷,很快发现了不少因为地面忽然裂开,而摔死下来的凶兽,其中正有那一头朝圣般赶来的虎头豹王。它断然是没想到,自己这一次带着族群倾巢而出,得到的竟然是这等下场!

“竟是快成灵兽的凶兽,若是被它突破成功,倒也是丛林里霸王。”胖老者看到这头虎头豹王,有些惋惜的说了一句遍离开了。却是对豹皮豹胆等,在贪狼看来价值不菲的珍贵之物视若无睹。那瘦老者更是看都不看,直接与胖老者搜索一番。

“锯齿蚁。”当看到不少锯齿蚁尸体时,胖老者的眉头拧了拧。

“这东西虽然不难杀,但麻烦的是会成群结队。看起来公子是被这些东西缠上了,也不知道结果如何……”瘦老者也显得有些有心。

因为他们都看出来了,在与锯齿蚁搏斗的人,看起来并不是很强。如此便可以肯定,他们要找的公子,确实正处于虚弱期。

“等等!”搜索中,瘦老者忽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胖老者疑惑抬头。

“这深谷不对劲,似乎隐藏着某种邪恶的力量!”瘦老者脸色不太好。

“可……”

“先退出去,给宗里传信请宗主定夺!”瘦老者当机立断,说罢扯起胖老者的衣服,连忙往深谷之上飞去!

那阵势就像是在逃命,可他们两人是王阶啊!王阶的强者啊!到底这深谷里有什么东西,是能让王阶强者闻风而走的存在?!

“可公子……”胖老者记挂着——

“就我俩这能耐,怕是没找到公子便先归西了!说不定遇上了,还要拖累公子,还是尽快通报宗主为上!”瘦老者比较冷静,两人最终离开了深谷。

随着他们的离开,深谷里又恢复了一片宁静。就像是容煌和云芷汐刚掉下那会般,好像没什么危险。

幽幽的深谷里,那些凶兽和锯齿蚁的尸体,经过连日的暴晒已然散发出一阵阵浓烈的尸臭味。深谷里一些飞行凶兽,成群结队的出来分食腐尸,常常可听到“呱呱”的阴森声飘荡。

而在这一片幽森的环境里,那坍塌的山坡形成的山坳边上,一头庞大的锯齿蚁尸,更是被一群鬼头猎鹰围啃。

鬼头猎鹰有着鬼脸般的脑袋,坚硬锋利的喙散着森森的黑光,它们锋利的喙能轻而易举的啄开锯齿蚁的蚁甲,将藏在里面的肉啄出来吞噬!

也就在这锯齿蚁王的附近,山坡坍塌后形成的山坳中间,一块断裂的巨石下,掩埋着容煌和云芷汐。

这时候有几只鬼头猎鹰,落在了那巨石上方,它们红光幽幽的鹰眼盯着巨石裂缝的下方。这几只鬼头猎鹰体型明显比较小,像是被挤出了分尸行列的,它们的目光俨然盯上了巨石裂缝下的,那一男一女!

“咔咔”的声音,从巨石上发出。原本就裂开了一条大缝的巨石,在这道声音下裂得更开!鬼头猎鹰扑了扑翅膀,顺着裂开的缝飞下去,它们闻到了下面的血腥味!

但就在鬼头猎鹰争先恐后下去的空档,从裂缝里忽然爆出强势的红芒!

“咔咔”的裂石声愈发响亮,巨大的山石崩裂成无数块,惊得那几只鬼头猎鹰“呱呱”的惊惶飞起。有些躲闪不及的,直接被巨石碎块砸断了翅膀,让你丫的想捡剩,砸不死你去!

“咳咳——”被压在巨石下面的云芷汐,好不容易喘了口新鲜空气,算是重见光明了。

不过这时候趴在她身上的,某位公子的情况就不太美妙了。原来在山洞坍塌的瞬间,容煌还是快她一步的,将她护在了怀里。

这时候巨石虽然被云芷汐炸开了,但是他却是晕死在她身上。这一上一下的姿势,正好跟他们刚下来那会形成了对比,倒是压来压去的扯平了。

“喂——”云芷汐震散了灰尘,抬手拍了拍压在她身上的容煌的肩膀道。

“容公子?”见身上的人没反应,云芷汐又喊了几句,结果回应她的只有头顶上盘旋飞荡的“呱呱”声。

“喂!你醒醒!”云芷汐知道他的情况,此时却不敢轻举妄动。她现在被压着的姿势比较憋屈,男人高大的身体几乎将她埋得严严实实的,她就露了一小脸在外头,连手臂也只有一条可以动,其余都被他压得死死的。

这会她倒是想用心灵之眼给他查看,可问题是她得能动啊!这个男人抱着还不沉,压着她还死沉。她又不能太妄动,就怕把这个玻璃一样的男人弄碎了。

如果昏过去的容煌知道,他被形容成易碎的玻璃,必然要……

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因为这会他的身体真的不太好,其实跟玻璃确实没啥区别……她说的也是事实……

“容公子——”云芷汐感觉他的情况不太妙,听着呼吸都渐渐在变微弱。她那一只露在外面的手,往他背上摸了摸,这一模就摸到一片黏糊。她本来以为附近的血腥味,都是锯齿蚁散出的,却没想到他受伤了!

“容公子!”云芷汐有些吓到了,尤其是老叫不得回应。

“喂!快醒醒!你别要死了吧?说好的带我去紫云宗呢?”云芷汐的露出的小半边脸,就在容煌的耳朵旁,她嚷得很大声,毕竟还加了玄劲在呼唤!

“咳……”一道微弱的咳声,终于从没动静的容煌嘴里发出。

“醒了?!”云芷汐的声音带上了激动的兴奋,方才那一刻,她还真担心他真的要死了。

“嘘……小点声。”容煌的声音很喑哑,也显得十分的虚弱。

“你——你没事吧?”摸着他的背,云芷汐有些担心的问道。

容煌又沉默了,他倒不是又昏过去了,而是因为感受到她的紧张,还有她那在他背上爬的手,让他有些——高兴!

再说此时此刻,他压在她的身上,鼻尖充斥着的,都是属于她的那种空灵气息。而在这股气息里,还夹杂着少女身体独有的阵阵隐香。这个味道与她唇齿里散出来的味儿一样,对他有种某种难以言喻的吸引。让他很想就这么压着她,不想要挪开。

“喂!”但云芷汐以为他又晕了,直接一声河东狮吼,在他耳边炸开!炸得他受不住的咳了几声,嘴角溢出了血迹。不过他好像担心她会接住,还是强制的把血咽了下去。

嗅到近在尺咫的血腥味,云芷汐不敢动道:“你怎么回事?”

“别叫。”容煌真是无语了,不是让她小点声么?为何还吼这么大声?他就算没被压死,也要被她的声音震死了,倒是十足的中气,看来她半点事儿没有。

“那你能起来吗?”云芷汐被压得呼吸不顺畅,这家伙真的很沉。尤其是胸……不对,胸——胸?!

泥玛!

卧槽!

容煌的一只爪子,就落在她的胸上!而且那爪子,还真的是抓得全方位无遗漏!严严实实的,一个手掌就包裹在上面!

他还喊她“别叫”!这家伙!简直——

云芷汐二话不说,管他是死是活,直接掀飞!

结果“咔嚓咔擦”的骨头断裂声,光荣的从容煌的玻璃体内发出!他痛哼了一声,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掀飞了,他好像没做什么吧?!

所幸这一次他骨头断的不多,比起之前摔下深谷时好太多了,且他此前吞了那一段万年树心,这会青瞳的觉醒之力得到维系,不至于让他控制不住。

不过……

嗯,他的手掌刚才好像是摸在了某个丰软的地方。那是……

“还看!”云芷汐上前一巴掌,打掉他还抬着看的手掌。

容煌抬眸看着凶巴巴的云芷汐,似还没反应过来般无辜。事实上他确实还没来及反应,虽然他的手是放在了她那里,可是他还没感觉到,就被她掀开了啊!

不过他这么一看,眼睛就没能挪开了。这是为啥?

原来不是说云芷汐的衣服是被她改良得很野性么?加上之前山洞坍塌那一闹,她肩膀上这一片衣服破完了,直裂到了胸口这里。这时候上前甩开他的手,她抬手的幅度比较大,衣服下面某些个春光,就不可以免的被看到了……

一片——好白……

顺着他毫不掩饰的眼神,云芷汐也看到了自己的胸口,发现衣服破得比较严重。她眼皮微掀了掀,正要骂某人龌蹉,身上忽然被加了一片梵香。他将他的外袍脱了下来,加在了她的身上:“穿好。”

说罢他盘腿坐下身,开始闭目疗伤了。虽然这一次的伤势没上次那么严重,但是对于目前的他来说,依然有些吃不消。

拢了拢他的白袍,见他穿着单衣已盘坐下来,她将他披上来的衣服调整了一下,撕了下摆一块绑到腰上,免得太长也太宽。两条袖子也被她卷了卷绑好,倒是显得十分合身了。

见容煌自行疗伤,云芷汐闲着便站起身查看了四周。

“咦?”这么一看,倒是让她有些惊讶。原来他们坍塌下来的地方,在巨石被震开后,却是一个半球形的空间,好像并不是天然形成,反而是有人为的痕迹。

将附近的乱石块清理了一下,云芷汐发现这里确实是认为形成的,看起来像是某人洞府的地方!

在这个半圆形的地洞里,石壁上有一个巨大的洞府,洞府之外的是一道青铜大门,但门的一边已经坏掉了,这才让人看得见其内是个很大的洞府。

“这里是?”云芷汐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那份藏宝图。莫不是真正的宝藏,其实是在这里?!

想到宝藏这个问题,云芷汐的脑子就活泛了起来,当下就要跃上洞府准备去搜罗看有啥宝贝。不过却被身后一道飘渺的声音阻止:“等会,我们一起进去。”

闻言,云芷汐青眉微凝,像是不太乐意。

“这地方诡异,行事小心点。”容煌像是知道她的心思,多加了一句解释后,才回归到疗伤状态。

约莫等了半个时辰,云芷汐有些百无聊赖,打算偷偷爬上去不等了。不过就在她想要开溜的时候,容煌却是张开了眼。

“好了?”云芷汐有丝灿灿然的问道。

“走吧。”容煌站起身道,只穿了合身单衣的他,彰显出他修健的身材。从他身体里隐隐散出的清雅梵香,愈是显得浓郁了几分。

他才靠近,她就嗅到了他身上这股淡雅的气息,这令她有些纳闷。这男人之前总是香喷喷的倒是好解释,那是勤洗澡的缘故。可最近他们在这山谷里,好像蛮多天没办法洗澡了吧,他怎么还这么香?!这香料的持久性也忒好了!可惜他不肯透露在哪儿买的,真是小气得无语。

两人上到洞府的大门处,看到断壁残垣下,是一些腐朽的兵器,被时间的尘土掩埋着。云芷汐蹲下身翻了一下,没看到一把好的,有些纳闷的皱了皱眉。

容煌走进去用神识查探了一圈,在没发现危险时才道:“走吧,就是有东西也不会摆在门口。”

“谁说没有!”云芷汐反驳的声音发出时,一片灿烂的金光泻开!

容煌回头一看,见云芷汐的手掌从青铜门上,掏出了一块金光灿灿的——万年金精!比他们在蛇穴挖到的,不知好上多少倍!蛇穴里那金精,最多也就是个千年成。

“小心!”容煌却剑眉一拧的提醒,同时返身过去拉住云芷汐往后撤!

就在这时候,洞府里射出无数箭矢!形成一片密密麻麻的箭雨,直接就扎在云芷汐方才站着的地方!

只听“嚓嚓”的箭矢传石声,就像是切豆腐一样清脆发出!那一根根箭矢,锋利非常的,全部要么穿透青铜大门,要么没入坚硬的石地板几寸!如此犀利!

看得云芷汐眼皮都不自觉跳了跳,想想若是她还在原处,必然被扎成了蚂蜂窝……这可真不是一般的箭矢!

“别鲁莽。”容煌看着那些箭矢也是有些后怕,想着若是她被扎了,那可真是……

这回云芷汐没有反驳,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她这也是第一次探寻所谓的宝藏,还是有些想当然了。以为就算有机关,以她的身手和底牌,应对起来当时绰绰有余。可是现在看来,也并非是如此。至少这些箭矢的快速,还有锋利程度,都远在她考量范围之上!

不过她手里这一块万年金精,却绝对是价值连城的宝贝!纵然是放在云水国皇室,也绝对是镇国宝物!

要知道千年金精就已经是金精中的极品,是锻造玄兵的极品材料,更何况是一块万年金精!

这若是放在东域拍卖,也绝对是值千万两黄金的宝物!恐怕就是上亿黄金,也会有人去买!尤其是对于财大气粗的炼器师来说,他们有的是钱,但万年金精这种宝贝却急缺!

“这是万年金精?”云芷汐握着手中的金光,感觉这块东西比之前刨的那块金精好很多的感觉。

“是。”容煌应了声,将她手中的金精顺走——

“你干什么!”云芷汐怒了!前面那块给他就算了,这块这么好的东西,他居然还抢她的!这下子别说容煌跟她没什么关系,就是亲爹也不能这样!

“这块还你。”容煌说着,将此前在蛇穴挖到的金精放回她手掌。这乍一看倒也是金光灿灿的,好像也是宝贝。可是对于见识过恐龙的人,你跟她说小老鼠很威武,这不是胡扯么?!此时云芷汐就是这种感觉。

“混蛋!你站住,还我!”云芷汐拉住容煌,双眸都要喷出火来了!她明明抓到的是恐龙,居然给她换成小老鼠!搁谁身上都不乐意!

但这时候,容煌却拍了墙上一个机关,伸手拉着不服气的云芷汐,现身出现在一片草木英英,似隐有溪流潺潺的地方?!

“这是?”被眼前换了一片模样的景象惊讶到,云芷汐倒是一下子忘了方才被抢了宝贝的事情。

“秘境。”容煌看着眼前一切,已然能断定出道。

且是一方只是入口的铜门,就有万年金精嵌入的秘境!如此土豪的做派,可见这个秘境里,恐怕真的有了不得的宝贝……

------题外话------

下集:小容容看到了,不该看的……咳咳……不知道能忍住不……

话说,本座果然还是被爆下了鲜花榜。且是在情人节这一天,果然单身dog就是各种惨→_→

特别感谢:caxili投了3张月票、yuanruo19送了5朵鲜花、都是说的好听投了2张月票、1240050685投了1张月票、海在飞童生送了2朵鲜花、慕紫蕊儿投了一张五星、asd443投了1张月票!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