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1章 双修。

要知道那可是他的血啊!他的血,那可是好东西啊!上次锈剑吸了一滴滴,她后来感觉着,那一滴滴比起她后面吸的效果都棒多了!就算是金冠蛇的血,都比他的不如,要不是仗着量多估计够呛。

可是他现在这样,她让锈剑去接他的血,好像很不厚道……

但是看着这么好的血,就这么红花花的流掉,真的是好心疼!牙疼!肉疼!浑身疼……

“嗯哼——”宫秋茉清了清嗓子,还是拔出了锈剑,却自我辩解道,“容公子,我呢也不是趁人之危,实在是反正你的血这么流掉也是浪费,不如便宜了我吧。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就这样!”

说着,宫秋茉立即把锈剑从上去,将他蹊跷流出来的血,直接给他来了一个干净“大搜刮”!

对于她的作为,容煌不是完全没感觉到,察她如此知利用,又如此没心没肺,他唯有在心底隐隐苦笑。这小丫头,他都这么惨了,她居然“趁火打劫”,还打劫得如此有理有据,还肥水不流外人田……

但不流外人田,这是说他不是外人么?好吧,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且不与她计较,但若是再让身体里的血在这么流下去,怕是他就要真的完蛋了。而他可不想,就这么完蛋,他舍不得就这么完蛋。

也就在这时候,不容许自己处于颓势的容煌有了新的举措!在云芷汐的心灵之眼下,她看到他体内那股由他主导的力量忽然分裂!

这一幕看在她眼里,无异于是在看容煌自杀!要知道他能动的力量本就不够强大,如今不集中力量去对付那股爆狂,竟还将之分散开来,这不是等于放弃抵抗,想要找死么?!

可是容煌是个能轻易找死的人吗?当然不是!

所以就在宫秋茉为他捉急的时候,他浑身散出了一股飘渺若虚的意境!那股意境绵绵若无,但却丝丝不断,带着生生不息之感。

而当他周身散出这股意境之后,云芷汐发现他体内没有了压制的三股玄劲,终于是放肆的发作了!非常狂暴的,在摧毁他所有的生机!

“不会是要死了吧?”云芷汐眼皮跳了跳,因为她看到——

他所有的经脉爆裂!他所有的骨头粉碎!他周身的皮肤都冒出了血水!他的丹田也已经开裂!如此重伤若是寻常人,只怕早已气绝身亡!

但是他没有气绝,他的皮肤也没有开裂,他的心脏还在跳动,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至少在云芷汐看来,这绝对是医学上的奇迹!

怎么有人可以这样,明明所有的血管经脉都碎灭,明明骨头都粉末成渣渣了,他的心脏却能独辟一方的存在,并且还在起伏有律的跳动?!

可是此时此刻的容煌就是这样!他甚至还保持着盘腿而坐的趋势!若非云芷汐有心灵之眼,根本就难以察觉,他是一个骨头都粉碎了,经脉血管完全毁掉的人……

这会的容煌,就像是一副皮囊,包裹着三股狂暴的玄劲!只需要轻轻一戳他的皮肤就会破,他就会泻出强大的玄劲来!

然而云芷汐却知道并非如此,因为他看似可以一戳就破的皮囊,明显竟有封锁三股强大玄劲的能耐!他现在就是以区区血肉,在困住这股爆发的疯狂!

“真是变态!”云芷汐看得是心情忽上忽下,若非亲眼目睹,实在难以想象,他的皮肉强度到了一个多么变态的程度!

其实她不知道,若非体内的胫骨受伤太重,容煌也不会选择这种铤而走险的办法,毕竟这最后一层皮肉,是他最后的一层保护,一旦真的破了,他将陷入万劫不复!

不过纵然他此时勉强将三股力量封在皮肉里,可他终究是力不从心了,否则不会僵持不下。眼看他的皮肤开始轻微的膨胀,云芷汐眼皮一跳,定定的看着他。

她知道若是他真的爆体,那么就真的死了!可是她却发现,她对此完全没有任何插手的能力。她知道若是她贸然一动,只会加速他的危情!

看着他的身体没有一丝恢复的动静,却只有在慢慢恶化的趋势。更重要的是,她很清楚若是他一旦爆体,那么他体内的这股狂暴,绝对能将她一同炸死!

离开?

离开!

云芷汐眸光平静的看着容煌,她冷静的知道,她帮不了他。若是继续留下来,只会被连坐而死。可她还不想死,她不可能为他陪葬。

所以——

想清楚之后,她就收了锈剑站起身朝他一拜,在这一躬身时,她的心情是复杂难受的。眼前这个人,虽然不是她的至亲,但是却算是她来这个世界,第一个信赖的非至亲之人。

对于他的数次出手相助,她也是感念在心的。如果能够帮到她,她绝不会其他不顾。哪怕是有一丝的能力,她也绝不会丢下他。

可是她可悲的发现,她没有能力帮他。说到底,还是她太弱,与他不在一个层面,否则今日她又何须做出这个下策。

云芷汐是果断的人,当她含着复杂与难受站直身时,已经决定撤了。

若是让容煌知道,他在拼生拼死想要活命时,她这个没良心的小丫头,居然想着逃跑,一定会真的吐血身亡……

但就在云芷汐看向他,准备进行最后的目视诀别时,她却看到他的身体有了变化?!

“不对。”云芷汐惊异的仔细观察,然后她发现他的身体虽然在膨胀,但是他的体内,那些原本的经脉位置,似乎有一层飘渺的白芒若隐若现?!

他的身体也冒出了一层层的白气,这股白气的气息并不狂暴,而是他本身的那股飘渺若神秘气息。

大约一个时辰后,云芷汐确定了他的身体确实是在好转,因为他体内的经脉枢纽,正在被那些白气慢慢的恢复!虽然慢,但一直在恢复!

“呼——”紧绷着呼吸观察了一个多时辰的云芷汐,见此忍不住大呼了一口气。

不过她显然松气得太快,就在她这一口气才呼出一半的时候,他看起来好转的身体,泛起了一层层的绿意!那绿的颜色并不是特别的浓郁,看起来还特别的绿莹剔透,令他本来染着血色的皮肤看起来,像是血翡翠般漂亮!

而当这一层绿意泛起,他的身体也瞬息被一层层的冰霜覆盖!一股冰寒穿心之感跃然而生!纵然是云芷汐没有靠得特别近,依然被冷得浑身一哆嗦的!

转眼间,容煌就被冻成了冰雕美男。看起来鲜翠欲滴,血的红与绿的冰,就像是红花与绿叶般相得映彰,显得十分美丽自然。

但是在这美丽自然的冰雕形成后,云芷汐发现他体内那股飘渺的白气,似乎也被凝结住了,以至于没办法去恢复他身体里被毁灭的胫骨!

与此同时,她感觉到体内的玲珑仙境轻轻一颤,一股强烈的渴望从她心底发出,令她很想很想去靠近他!

可是她若是没脑残,就绝对不该凑上去,因为此时他身上传出的这股冰冷太诡异,她光是在一旁看着,就觉得冻得心里凉飕飕的,且就算是用玄劲抵御都没用!

但心底的这股渴望又让她想起,彼时在坊市客栈的时候,她的拳头被他冰冻住时,玲珑仙境也异动过。而且后来这股冰寒,似乎是被她吸收了?因为她的通天诀在那之后,稍微增长了一点点!

盘桓算计了一阵后,云芷汐决定还是靠近去看看。如果发现不对,再迅速撤离好了。她此时倒不是特别担心自己有危险,毕竟她有玲珑仙境在身,她是怕她的靠近,会破坏他在努力的恢复状态!

对于他身体上发生的这些古怪,她是一窍不通,所以也不知道现在她的靠近,到底会不会产生非常不好的后果。

不过在她靠近之后,她的身体里那股渴望,却是非常强烈的驱使她贴近他!她微微疑惑的将手掌落在他的肩膀上,旋即一股刺心的冰冷袭上她的心房,那种感觉好像她瞬间就要被冰冻死去!

这时候玲珑仙境动了,它一动间,这股可怕的冰寒之感便立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深的渴望!似乎玲珑仙境恨不得,多多的去汲取这些冰寒?!

与此同时,容煌那独有的飘渺之音,突兀的传入她脑海中:“抱紧我!”

“啥?”云芷汐闻声却是愣住了,她甚至狐疑的打量着冰雕状态的容煌,似乎在评估方才他是否真的发出了传音。

“冷。”容煌惜字如金,不过他这个字的吐出,倒是让她理解了。他是冷了,所以说要她抱紧他。

不过想明白的云芷汐就有些无语了,话说一般这种狗血的事情,不是应该发生在英雄救美人的时候吗?现在怎么反过来了,变成巾帼救美男了……

不过她虽腹诽,但看起来玲珑仙境喜欢这冰霜,而它的吸收既然对他无害,她就没有计较太多的抱住了他。

这么一抱,她就感觉抱了一块大冰块!冷得她眼皮都僵住了,但玲珑仙境很快帮她缓解了不适,并且似乎十分喜悦。

她能感觉到,在将他抱住以后,他身上的冰寒便以迅猛的速度,转移到了她身体里,然后又诡异的消失,任凭她怎么找都找不到!

眼看容煌似乎因为她的拥抱,身体里的白气恢复了活跃,是一切好的征兆,但老天似乎跟他有点过不去。

因为云芷汐看到,在黑暗的洞穴之口,一道黑黝黝的影子进来了。她见此心头一紧,一股危机蔓延在她的心头。

“我能抱动你吗?”云芷汐暗暗传音问冰雕容煌。

“可以。”容煌的回答倒也干脆。

得到他的回复,云芷汐立即将他裹抱而起,小心而无声的朝着洞穴之内深入,以躲开那道不知名黑影的察觉。

深入到洞穴之内后,她发现那道黑影也停在了洞穴内,此时她也看清楚了,进来的是一头锯齿蚁兽。

那锯齿蚁兽良久没有动静,这让云芷汐以为,它也是进来休息而已。可是——她错了!

这头锯齿蚁忽然朝他们所在的这个方位扑来!那速度和矫健度,竟是出奇的好,好像是蓄势待发已经,此时才爆发而出!

云芷汐连忙放开容煌,拔出锈剑朝着扑来的锯齿蚁一砍!

“咔——”只听清脆的砍到坚硬物声音三开,云芷汐的这一剑,竟是没能伤害到这头锯齿蚁!要知道她这锈剑,她能感觉到在吸了容煌一些血之后,此前因为陆友铭那家伙造成的伤害,可是完全恢复了呢!果然选择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对的!

锯齿蚁,通体披着钢铁般的蚁甲!巨大的蚂蚁头十分丑陋,最令人害怕的是它那一口锋利的森森锯齿!

黑暗中,锯齿蚁那双凶煞的红目,显得特别狰狞。此时受到云芷汐的攻击,它更是疯狂的挥舞着蚁钳,凶横的朝云芷汐狂攻!

“锵锵”的打斗声瞬间猛烈,云芷汐寻了好多个,疑似锯齿蚁弱点的地方攻击。可惜每一次都不对,以至于一番狂攻下来,她已有些力疲,而眼前这头锯齿蚁却越打越兴奋!一双红目明显光芒更胜,更是一步步逼近云芷汐!

“该死!难道就没个弱点么?”云芷汐还就不信,这种钢铁怪般的兽,没有半点弱点!

黑暗中,云芷汐冷静的盯着锯齿蚁,她不再狂攻,而是重点防御的寻找着钢铁怪的弱点。很快她就发现,锯齿蚁在面对她攻击时,大部分时候没有抵挡,但是在她攻击它的下腹时,它会用巨大的钳遮挡!

难以想象,这头怪物的下腹上,明明有一层坚硬的腹甲!不过此前她纵然攻击它的眼睛,它都似乎不太在意,可见这下腹果真是它的弱点了。

“玉绝!”云芷汐的皮肤在黑暗中染上玉色,惊惶锈剑爆出最强一击!一剑刺向锯齿蚁的腹部!

“叽叽——”尖锐的叽叽声,从锯齿蚁的嘴中发出,明显透着痛苦的挣扎!

云芷汐闻声眸光一亮,更是不遗余力的猛攻它下腹!只听一声清脆的“咔擦”声起,她的惊凰剑,就像是切入了空心的钢铁似的,直接洞穿了锯齿蚁的下腹!

“叽叽——”锯齿蚁发出几声参加,这一次终于是——死了!

云芷汐收了剑,上前检查了锯齿蚁,确定是死绝了才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一头凶兽,就废了她这么大的尽。难怪这以兽称霸的玄天森林,那么多人闻风丧胆,纵然是为财所驱,也不敢太进入里头。

“它一进来,你就该这么做。”此时寂静的洞穴里,一道飘渺的男音凉飕飕道。

云芷汐闻言脸色就黑了下来,感情她一直在奋斗时,他已经醒了却在旁观!

果然,她转过头去,就看到夜里他那双青如青叶的瞳正凝着她。这个家伙……

“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想着早点解决好来帮你,我有必要开头就狂轰么?”云芷汐没好气道。

“我没站着。”容煌回了一句,听得云芷汐忍不住头疼。

“你好了?”不想被他噎住,她换了话题问道。

“没。”容煌显然还不能动,不过他现在的情况比起之前确实好了很多。

“但我想我们最好换个地方。”容煌说完这话,云芷汐就听到洞穴外传进来“沙沙”的声音。

“看来是来不及了。”容煌的目光看向了洞穴口,才解释到,“锯齿蚁是群居凶兽,一只的附近一般都有不少只。你杀了一只,又杀得这么大阵仗,它们被惊动了。”

“靠!你怎么不早说!你——”云芷汐握了握拳,费了好大的劲才忍住上去揍人的冲动!若不是他的伤势看起来还很惨,她一定不客气!混蛋啊!她杀完了他才马后炮!

“我看你打得还挺高兴,就没打扰你。”容煌的话,让云芷汐终于忍不住的蹲下身,伸出双手捏住他的脸!只是他的皮肤上,依然是裹着冰霜,她还真不好虐。

“我想弄死你!”云芷汐磨牙道。

容煌看着眼前双眸明显透着愤怒的少女,微微笑了笑:“你下不了手。”

“你——”云芷汐抓了抓手掌,决定不挑战自己的脾气,转口问道,“现在怎么办?”以她的神识自然也发觉了,现在洞穴外面已经陆陆续续有锯齿蚁前来。此时出去,面对的将是一群锯齿蚁的围攻!

“不知。”容煌给出的答案,再度让云芷汐想揍人!不知道他还一副全不在意的模样,难道就不能紧张一下吗?好歹配合下气氛!

平静了一下,云芷汐才问:“你什么时候能动?”早知道她那时候决心要走时,就该一走了之,不管这个混蛋!现在倒好,弄得这个场面。

“再给我半个时辰,我可恢复行动。但玄劲依然不能用,对你的帮助并不大。”容煌很平静的分析了结果。

云芷汐闻言垂眸思索,而此时锯齿蚁已有先锋的一两只爬进了洞穴里,给她做出决定的时间已然不多……

“就半个时辰,你快点!”云芷汐站起身时说了一句,便已出去对抗锯齿蚁。

容煌青眸微凝,目光停留在少女的背影上。他知道她是可以选择离开的,且她之前也确实想过弃他不顾,她那时候的心思和动作瞒不了他,她就是个小没良心的。因此他知道她是个能狠得下心的人,可是他不懂为何她此刻却不走了。

洞穴并不太大,云芷汐在前头与锯齿蚁拼杀,他在后方是可以清楚看到的。他缓缓闭上眼,浑身飘渺的意境更浓,一缕缕白气从他身体里蒸腾而出。

他现在别无他想,只希望自己快一些脱离险境。这样她就能少受一些苦,他们就能离开此处。

洞穴里的战斗很激烈,锯齿蚁杀之不绝,但找到了它们弱处的云芷汐,同样不容它们进一步!她就像是杀神,守在洞穴最窄小的地方,大有一女当关万蚁莫开之势!

可是纵然云芷汐战斗力强悍,但她也不是这种拉锯战的对手。而且最坑的是,她发现回玄丹用完了!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咔嚓”当又一只锯齿蚁被云芷汐刺死,一头明显更为强健的锯齿蚁忽然猛扑,这让云芷汐躲闪不及!

只听“撕拉”一声,她的身上被锯齿蚁的钢铁大钳子撕开了一道口子,衣服明显破开了一片!肌肤上一道血色漾开!

属于她的血腥味,刺激了锯齿蚁!一*更最强健的锯齿蚁,前赴后继的往洞口扑来!眼看这一片,锯齿蚁的尸体已经成山!原本就不算大的洞穴,俨然有被封死的趋势!

就在这个时候,容煌的声音来到了云芷汐身边:“走!”

“好。”云芷汐当然不会恋战,她本来就是为了守着他才与锯齿蚁拼杀的。此时他既然能动了,他们自然要强攻出去。

容煌拉上云芷汐走在前头,迎面一只锯齿蚁铺头就来!

“小心!”云芷汐惊叫一声,正是要出手。

“滚。”容煌却没有躲闪,直接拉着她一往无前,面对迎面而来的锯齿蚁,也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字!

闻言云芷汐只觉满头黑线,真想说:“你以为锯齿蚁是你家养的啊,你说滚它就听话的滚?!真的是……脑残啊——不对——”

云芷汐正腹诽,却见被容煌凝目一喝的锯齿蚁,居然真的——滚了!这……

“快走,锯齿蚁王要来了。”容煌的语气多了丝急促,这倒是比较罕见的。

闻言,云芷汐当然不会跑得慢,两人快速的出了洞穴!可眼前的一幕却让云芷汐头皮发麻!

只见外头密密麻麻,漫山遍野的红眼睛!别以为是红宝石,都是锯齿蚁的眼睛啊!

“这么多!”饶是云芷汐,也有种想要心颤的感觉。这些锯齿蚁虽然不是说特别的强悍,知道了它们的弱点后也不难杀。但是成片成片的锯齿蚁,它们就是不动等她砍,她也砍到手软动不了啊!

“这边。”容煌的神识强大,拉着云芷汐很快朝着锯齿蚁还比较少的一面突围。

这一路所过,云芷汐倒是没有出多少力,反而是那些锯齿蚁,纷纷在容煌的呵声下滚退!好像都能听命于他似的。但他越来越凉的手,让她清楚他并不是简单的将这些锯齿蚁喝退!

眼看他们从锯齿蚁群中脱离,云芷汐暗暗松了一口气。此时天色已灰蒙蒙亮起来,显然是凌晨时分了。

当容煌再度要喝退一只锯齿蚁时,云芷汐将他拉到身后:“剩下的我来。”

方才这一路,她没怎么动手,消耗的玄劲已恢复了不少,她怕容煌支撑不住,这才自告奋勇上前。

容煌也没有逞强,两人配合着很快突围了出去!这时候天已亮开,在他们的眼前是一片山谷。

两人找了个地方先做休息,而才刚坐下来,容煌的身体就开始不对劲!一丝丝的青绿色,从他身体里散开,冰寒的气息让周遭的草木上露珠瞬间成冰!

云芷汐二话不说,一回生二回熟的将他抱住道:“怎么样?”

容煌的眼眸瞳色还是青的,碧绿莹莹的与小喵的眼越发像了。看得云芷汐都觉得,不如叫他“小白”得了。她见他浑身冰霜一层层,忍不住多将他的身体往怀里塞。

被少女如此亲密的抱住,容煌的眼皮动了动,目光凝着她道:“若是我不能醒来,锯齿蚁群到来前,你就立即离开。”

“我会带你走。”云芷汐平静的回答,她不可能放弃并肩作战的伙伴!

“听话。”容煌哪能不知,她这一战的消耗很大,若是被锯齿蚁群追上,她根本不可能带得了他。

“不听!”云芷汐的回答更干脆。她也清楚,他这是为她着想。可是她做不了这样的事情,这种情况和之前的不同。那时候她以为他没救了,所以她才决定要放弃。可是他既然有救,她就不可能放弃他!

容煌修长的剑眉拧了拧,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就知道根本劝不了。他沉默了一阵,伸手抱住她:“我知你能克制我身体这股冰寒,现在用你全力帮我吸收外泄的寒气,我尽量压制它们回去。”

“好。”云芷汐不是磨叽的人,说完她就闭上眼,意识沉入玲珑仙境,试图跟它沟通,让它吸收快点!

此时容煌侧头凝着她,见她已闭上眼。他眸光里含着一丝他没察觉的柔意,他的手掌轻轻的举在她平静的俏脸前,顿了顿越过去抱住她的颈。

她的身体就像是他天然的暖炉,此时绵绵不绝的传递着温暖给他。虽然他身体的冰寒,让他感受不到这股温暖,但是他的心确确实实的漾开了一层暖意。

容煌也不是拘泥的人,在她坚定表示不会走后,他就决定尽快的让自己恢复。此时抱紧云芷汐,他身体里的飘渺意境再度弥漫而出!他能感受到,他们的身体越契合的紧贴,他身体里那三股力量就会愈发的消弱!但并不是消失,而是好像被压制住了。

这种情况很古怪,但他们都没时间去追根究底。因为谁也不知道,锯齿蚁群什么时候会追来。

平静的山谷里,两人紧密相拥。云芷汐在沉静下来后,却发现玲珑仙境在吸收了容煌身上的冰寒之气后,并不是真的消失了!而是反送到了她体内,只是经由它的转化后,这股气息不再冰寒,反而成了精纯的力量!

云芷汐下意识的运起了通天诀,然后她发现当通天诀运起后,玲珑仙境的这种转化越快!而且她的通天诀第一篇!那卡在大成边缘的重塑经脉篇有了松动!

一层层光莹的红泽,自她体内的经脉散出,透过她的皮肤呈现一层光润的红芒!与此时容煌身上散出的绿交相辉映,竟是十分的融洽和谐!

感受到这股好处之后,云芷汐更是心无旁骛的修炼起通天诀!而被她抱着的容煌,同样感受到了她身体里的变化!

眼见他自身的寒气,能助她突破。他当即不再特别的压制,而是将那些寒气全部散出,以助她一臂之力!同时他的神识,分一股戒备四周,其余则完全进入修复他身体的状态。

这时候以两人为中心的此地,一股飘渺神秘的气息与一股灵韵壮阔的气势,不分伯仲势力相当的胶着着!就像两人的身体,此时仅仅的相拥在一起般!

山风微拂,带着微微绵柔的旖旎,飘荡在山谷之中……

约莫一个时辰后,云芷汐双眸陡然睁开,一缕缕红芒自她眼中散开!

此时她的身体里,通天诀急速运转!那一股股通过玲珑仙境转化的冰寒之气,快速的通过通天诀的运转,被她的经脉吸收吞纳,成为了她身体里的力量!

通天诀第一篇大成的那一道坎,此时完全松动!紧接着从她的玲珑仙境里,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木系灵力!那显然是扎根在仙境中的,来自那万年树心的借地回馈!

这个时候,云芷汐自己甚至都能听到,从她的经脉里,发出了那种久旱逢甘霖滋润时,散出的“兹兹”声!

她的经脉在被这股强大的木系灵力滋润后,透出一层青翠的绿意,与她红色的玄劲相融合后,经由通天诀的融合,竟是没有半点的不适!

通天诀形成的玄劲运转轨迹,在这一刻仿佛一顿,然后爆发出滔天的红芒!但这些红芒并不是四散溢开,而是形成一股股力量,将云芷汐体内一些细小的,许多不为人知的经脉扩展!

通天诀重塑经脉篇——大成!

不仅如此,在这股强大的灵力冲刷下,云芷汐发现她的神识范围变得更为宽旷了!而且她不需要用心灵之眼,就能看到自己体内的情况!这边是修炼所说的——内视!

内视,据说是大玄师才能达到的境界,武者一旦神识能够自我内视,将来的修炼将愈发水到渠成!他们将更清楚自己身体的情况,在修炼时不再是主观的修炼,更能客官的“看到”自己身体里的变化,方便他们更清楚的了解自己修炼的动态和轨迹!

就像此时,云芷汐看到她身体里,所有的经脉都变得红泽晶莹,遍布在她的体内十分漂亮!而这些经脉最终的交汇处,便是她的丹田!

这时候看到的丹田,比她用心灵之眼看还要清晰!而且她的丹田上,多了一层氤氲的红气,它们团团围绕着她红色的火属性丹田,就像是伴随着星球而生的星云一般美丽。

“叽叽——”

就在此时,云芷汐却听到了附近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她抬手一挥!一股庞大的玄劲随之而出,直接炸在了那一只靠近的锯齿蚁身上!

只听“叽”的一声惨叫,那锯齿蚁竟被直接轰死?!

“高阶玄士巅峰?!”看到自己的战绩,云芷汐也是有些愕然。要知道此前她可是废了好大劲,就是用惊惶锈剑,都没砍碎这些家伙的蚁甲防御!

此时,云芷汐感觉到体内的玄劲犹如奔腾的河流,正在欢畅的冲刷过她的所有经脉!她稳下心神,将这股澎湃的玄劲引导吞纳进她的身体里。

约莫半个时辰后,云芷汐才完全的将身体梳理好。她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现在她的修为却是就是高阶玄士巅峰!

虽然只是从高阶玄士初阶,突破到了巅峰,并没有跨阶。但是云芷汐能充分的感受到,她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她的玄劲浑厚度,是此前的一倍!也就是说她,她从此前只能跟锯齿蚁持续战斗半个时辰,提升到能战斗一个时辰!而且发出的攻击强度更大!

“重述经脉篇大成!”最让云芷汐动容的,还是她终于达到了通天诀第一篇的大成!她知道自己的突破,跟通天诀的突破是有关的。她发现玄劲的突破虽不一定能让通天诀突破,但是通天诀的每一次突破,都能带给她很好的回馈!每一次,都能让她的修为上一个台阶!

从突破状态缓下来,云芷汐才发现她此时被容煌抱得很紧。她的下颚靠在在他修健的胸骨上,屁屁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他的腿上,双腿正紧密的缠在他的腰间。而她的手也是从他的腋下,往后抱在他的背上的。

这个抱姿非常的亲密!她可以听到耳边他的呼吸,可以感觉到胸口上他的心跳,还有他小腹的起伏……

他的身体不再冰冷,但身体里那股飘渺神秘的白气,依然在绵绵不断的蒸腾着,显然他还在疗伤状态。

她的手没有在清醒时就松开,她听着他的呼吸,感觉着他的心跳,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她的心底慢慢的漾开。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但并不令她排斥,反而让她觉得挺好的。

他身上虽有血腥的味道,但那股无所不在的清雅梵香,依然那么清晰不散,依然能够平静人心。

隔了好一阵,她才动了动侧头看着他。与此同时,容煌也张开了眼低头——

于是那一刻,他们无可避免的四目相对。

他那双青如春叶的眸,散着淡淡的氤氲白气,形成一种飘渺迷离的梦幻感,让人觉得十分的不真实。她下意识就伸出手掌,轻轻的摸上他的脸。

他的皮肤带有金刚玉石般的坚韧,却也有一种温润的清凉,摸起来就是很舒服。她的手指轻轻的,落在他的眼睫上。

她这个动作,让他的睫微微一颤,眼中的氤氲气息越浓。她就像是单纯的,欣赏他眼底的风景,十分赞叹的轻摸着他的眼脸:“好漂亮——”这是由衷的赞赏,她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

要说她前一世,见过多少形形色色的人,更杀过各种各样的人。少不了俊男美女,却从没有谁的眼睛,能比得上他此时这双眼的风情!以至于云芷汐觉得,除了说漂亮,她已经词穷了。

她的双眸因为发出赞叹的光,而显得神采奕奕。刚突破的她,浑身上下都充满着一股灵韵的朝气。她就在他跟前,说出这一句话吐出的气息,也就在他的鼻间。他似乎能嗅到,她唇里传出来的那种引他心神一颤的气息。

他当下伸手抱住她的后脑勺,他的唇也同时,落在她的唇间!他们的距离太近,近得他的突袭,她全然没有反应的时间。

他的气息瞬间浓郁的钻入她的鼻间,她的唇齿被吮了吮!有什么力量,将她的贝齿撬开,他的舌钻了进去……

他吮到了她嘴中的味道!那刚堕谷时,因为重伤而想亲却动不了的沮丧,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他觉得他很喜欢她这样的味道。

------题外话------

哇!亲们情人节快乐~喵~

感谢:倾19送了5朵鲜花、1颗钻钻、3张月票!vs妹妹投了1张月票、海在飞投了1张月票、lindapalm投了1张月票~么(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