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0章 摸一把,好害羞。

“师兄?!”陆友铭阴翳的双眸一颤,他的神识早就在容煌身上探查了一遍。可是让他感到可怕的是,对方的修为他完全感知不到!再加上此人出现得无声无息,那么就只能说明,他的修为比他高!而且高出很多!

他看容煌的年纪,最多也就二十几岁,与他不相上下。可是这一股深不可测的感觉,竟比他师父还要强!要知道他的师父,可是王阶强者啊!可是王阶……这……这怎么可能?!

“阁下可是紫云宗弟子?”陆友铭问出这句话时,感觉自己的心都有些开裂的感觉。因为在他的想象中,唯有紫云宗那种大宗门,才有可能有此底蕴,能出一个二十多岁的王阶强者。

然而陆友铭后面的这两句问话,容煌根本没有理会,他甚至都不曾看他一眼,他一双墨目从出现时就只停留在云芷汐身上。见她面色苍白无血色,他眼底的墨色就更浓黑了一些:“他打的你?”

听他这么一问,陆友铭浑身一颤,竟有种想要先跪地求饶的感觉。倒也不是陆友铭太不济,而是容煌一身的气势让人油然而生出要臣服于他的感觉!

云芷汐轻抿着唇,状似十分委屈,但面上还没回答,暗地里就先给容煌传音:“你恢复了?”

“没。”容煌一个字的传音回复,让云芷汐差点吐血!这个家伙,没恢复居然敢充胖子!还充得这么淡定泰然,连她都信以为他变回很强了!要不是她机灵的先传音,一会真打起来,他们是要被揍死的节奏么?

“师兄——”云芷汐声音一哽咽,整个人的气质就娇滴滴下来,连带着眼眶也红了,更是扑到容煌怀里嘤嘤哭起来……

这个场景变得太快,别说陆友铭等人没来得及反应,就是容煌这个当事人也有些懵住。一下子就有软香送还,他还真是没想到。不过他倒也配合,立即是双手接住她的投怀送抱,将她护在怀里。手掌亦是轻拍着她的背,修长剑眉拧着却轻声安抚道:“没事了。”

此时此刻,陆友铭阴翳的眼眸一闪,他小心警惕的打量着云芷汐和容煌,脚步慢慢的往后挪……

云芷汐投在容煌怀里假哭的同时,还偷偷的观察陆友铭的动静,见他正在悄然后退,但是退得极慢,看得她真想上去将他踢飞,好帮他走快一点啊!

“师兄——”云芷汐见陆友铭太胆小,不得不再加一把料。只听她哭得越发悲切委屈,更是伸手往上一抱,将容煌的头都抱在她肩膀侧,挡住他能看到陆友铭的角度,声音则惊天动地的哭诉,“你可闭关出来了,我……我……”

容煌为配合她,不得不俯下身,几乎将她的身体全部抱在了怀里,似乎还有些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没事了,莫哭。”

这个时候陆友铭完全能察觉,容煌根本一点心思都没留在他身上,那么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再说他鬼宗的功法和玄技,本就是逃命的上佳功法玄技!

打定主意的陆友铭,一瞬间身形如风后退,他也完全不开口提醒,而是一人狂逃而走!至于他的同门师兄弟会如何,他可不会去管。若是留下的人能阻拦那白衣青年去杀一阵,那就更好了。

不过陆友铭一逃,其余的鬼宗弟子也不傻,反应过来之后一个个飞散逃开!余留下鬼斧帮众人,修为比较低自然反应也比较呆。等到他们真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没人理会他们……

“呜呜……”云芷汐还在痛哭,好像完全没有察觉这些人逃走似的。被她抱住的容煌,伸手抹着她脸上为表逼真,不知什么时候弄上去的水,将她更紧的抱在怀里。他能感觉到她很虚弱,此时为了让哭声扩散得远一些,她还加入了玄劲,这让他双眸轻眯了起来。

“走多远了?”此时云芷汐暗暗传音问道。

“不太远,你可好?”容煌含糊说了一句,反而是语气多了一份沉的问道。

云芷汐暗暗呼了一口气,可她这口气一松下来,一口被强压的心头血就忍不出涌出喉咙,一下子就吐在容煌的白衣上!

容煌眸光一沉,抱着云芷汐坐下身来。他一手抱着她,一手摊开手心,便见一株小树苗模样的绿色植株,从他的手心长出?!

“这是什么?”云芷汐伸手擦了嘴角的血迹,并没感觉到容煌此时抱着她的姿势多亲密,她的注意力全被他手心的这东西吸引了。

“树心。”容煌轻轻开口,显然这东西就是他杀入古藤里,费尽这几天时间取到的好东西。此时他正将小树儿凑近云芷汐,这树儿在他手心里散着一层绿色的光芒,显得十分的娇柔和美丽。

可是当容煌的手放靠近云芷汐的唇,还不等他做出下一步动作,她忽然嘴巴一张,然后他手心的这株小树儿,就瞬间被她吞了进去!

容煌一怔,云芷汐也是一怔!他没想到她会吞,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会吞!一下子两人都有些呆……

“你吞了……”容煌反应过来时,却突的伸手探向她的唇。那修长的手指,像是要探入她嘴中,将被她吞下去的小树儿揪出来!

可是被云芷汐吞下去的东西,哪里有吐出来的道理!所以她本能的,就是闭嘴后退,双手抓住他已经覆到了她唇边的手掌。

“不能吞。”容煌看着她这反应,眉头微微拧了起来。这万年古树心可是木系灵力登峰造极的天材地宝,她本是火属性体质,体内的玄劲也是火属性,根本和万年树心属性不合!再说了,就算她也是木属性,以万年树心的强大木系灵力,也不是她能消化得了的。

“吞都吞了。”云芷汐咬着牙关,含含糊糊的回答。

容煌不理会她,手指探入她唇里,要启开她的牙关,非是要把她吞下去的万年树心弄出来。只是指尖上传来的,微湿而柔软的触感,让他的眸里有些许涟漪波动……

“唔——”云芷汐要别开脸,还从喉咙里嘀嘀咕咕骂着:“小气鬼!不就是一株小树么,就算是树心那有什么,回头我再给你弄一颗不就得了。你还要抠出来,不给!”

本来若是容煌好好跟她说,她肯定会配合。可是他这么强制的要抠出来,她就本能不想给他!

听得清楚她话意的容煌,墨目里染了几分无奈:“不能吃,快吐出来。”

“怎么不能吃?我都吃了,没见我有事!”云芷汐别开了头,开口就反驳道。

这时候她还在他怀里,脑袋背着她,脖子靠在他的臂弯上。整个人像条毛毛虫,扭了身子伏在他腿上。

容煌闻言倒也是怔住,说来也是啊。按说她吞了这树心下去,这时候就该有反应了,至少身体都该冒出绿光了吧,浑身的木系灵力肯定爆棚了。可是她看起来,却是跟没吞过那万年古树心一样,完全就没事啊!

不过也不对,不能说她完全没反应。至少她身体里的伤势,正在快速的恢复,甚至她体内耗尽的玄劲也在迅速的恢复!这……

没听到容煌吱声的云芷汐,悄悄的回头看他。就看见他一双墨目十分深邃的思索着,眼神停留在她身上没有离开。

“你在我家白吃白喝那么久,上次我还算救了你,你跟着我也没出什么力,这颗树心我没收了,吞了就是我的了。”云芷汐看着他严正申明,其实倒也不是她想这么无赖,实在是她刚才看了一下,发现在玲珑仙境里,被她吞了的那株小树,已经自行扎根在仙境的土地上了……

在仙境的微风中,它还柔枝摇曳,显得颇为恣意惬然,那模样就像是本土物种!而且无论她意念怎么召唤,小树苗都不搭理它。可原本玲珑仙境里,只要能带出的东西,或者是她后来拿进来的东西,除了那本《玉刹四绝》残技外,都是可以随她意念出入的。

小树苗这种情况,让云芷汐知道,想要弄它出来,多半是墙上挂门帘——没门!所以她有什么办法,只能赖掉了……

容煌还有些失神的看着云芷汐,再看看自己空空无一物的手心,他缓缓的握起手掌,目光紧紧盯着她的唇。

云芷汐以为他还想来撬她嘴巴,立即双手捂住嘴:“你好歹也是大宗门弟子,不能这么抠门!”

闻言容煌性感的薄唇轻抿上了笑意,见她明显担心他要讨回去的模样,不由墨目一凝道:“这可不是一般的树心,它可是万年古树之心,就是在紫云宗里,也是能被供奉起来的宝物,能造福一峰弟子,为门派培养无数木系天才。”

听他这么一说,云芷汐双眸微动,她就说能被玲珑仙境霸占的东西,肯定是好东西。果然这听起来,真的是非一般的宝贝!

“那你想如何?我反正已经吞了,那是吐不出来的。”云芷汐干脆无赖到底。

容煌见她躺在自己怀里,一副无畏无惧的模样,唇角的笑意就不由的越浓了一些。他喜欢看她这副模样,尤其还是在他怀里这样,像是无法无天却十分可爱。他想着,若是以后在紫云宗里,她都能这样在他身边才好。

他伸手握住她捂着嘴的手,墨目潋着笑意道:“我帮你吐出来。”

“不——”云芷汐本见他一副好说话的样子,还以为他是答应了,哪里想到他居然这么说。她却不知道,其实他是在逗她,正是一扭身要钻开逃走!

不过她还没能得逞,因为容煌抱紧了她,知道再逗下去,她就要软的不行来硬的了。她的修为明显到了玄士高阶,这时候真打起架来,他肯定捞不着好,所以按住她后就正声问道:“真不会不舒服么?”

“啊?”云芷汐自己还没有意识到,在她吞入了小树儿后,她的伤势和损耗都在快速的恢复!

但容煌却察觉得很清楚,而且他还知道,若是寻常人这么吞下万年古树心,必然会承受不住这股庞大的木系灵力,然后爆体而亡!就算她是空灵体质也不行,她身上绝对一定有别的秘密。而这个秘密,不是一般的强悍。

“不会,我很好。咦——”此时云芷汐终于察觉了不对,原本跟陆友铭干了一架后,她虽然表面看起来只是消耗过大,但其实内伤也很严重!都是被黑蛟龙兵魂的强势震伤,若是正常吞服丹药调养,没有个三五天只怕不能恢复。但是现在——居然要好了?!

容煌看着她难得露出的怔忪,唇角轻抿着笑伸手拭去她脸上的尘土:“没事就好。”

他这一句话自然而发,很轻却听得云芷汐一怔,本以为他还会多说些什么,至少也要提什么要求吧。他不是对她怀有什么秘密很感兴趣吗?这一次怎么没有借机索问?这有点奇怪……

只是这个时候,红狼却传讯道:“主人,不好了!虎头豹群来了!”

云芷汐闻言眸光微凝:“还有多远?”

但不用红狼回答,云芷汐就听到了一声高亢的虎啸:“吼——”这一声虎啸惊天动地,摇得纵然是此处的他们都感觉地上一震!

容煌神识散出,他双眸盯着虎啸发出地道:“已有一丝灵智的凶兽,攻击力不弱于人类的王阶!我们快逃!”

“逃!”连容煌都说要逃了,云芷汐怎么可能还停留!竟然是相当于王阶凶兽,就是给她一百个胆也不会去妄想挑战!现在别说王阶了,就是一个大玄师阶的,都能杀她如杀鸡。

红狼得令二话不说,立即撒丫子逃!至于洛风云芷汐倒不担心,因为在很早之前,她就叮嘱了赤铁,在他们完成偷袭后将他带离这一带。

她知那赤铁虽然看起来不靠谱,但作为一名合格的佣兵,他对于危险还是比较敏感的。此时这方动静这么大,赤铁不会傻傻的不带着洛风逃跑。

事实也正如云芷汐所料,就在他们这边分离逃离的前方数百里开外,赤铁拉着不肯走的洛风一边跑一边骂道:“你个傻蛋,就你八阶玄徒的修为,你回去你能帮什么?若是你被抓了,那云小姐还要费心救你,这不是累赘么?”

“我——”洛风知道赤铁说的是事实,可是……

“她不是让你去云家等她么?趁现在——”赤铁正说着,就听到遥远处一声可怕的虎啸!他浑身一哆嗦,拉着洛风更是没命的跑了!这个时候他也不害怕前面有没有凶兽了,因为屁股后面的那头发出虎啸的凶兽,绝对是比前面的凶悍!要想活命只能向前冲!冲出玄天森林!

洛风咬咬牙,想着赤铁说的对,他要听云姐姐的话,回云家等她!想定后他就改被动为主动的,跟着赤铁没命的往玄天森林外跑!

那时候红狼驮着容煌和云芷汐,也是跑得飞快!纵然红狼身上有伤,却也是拼了全力的在跑!

王阶凶兽,在此时就是玄天森林的霸主!无论是人还是凶兽,都纷纷让道不在话下。

可也是这个时候,那被取走了树心的万年古树,枯萎的速度陡然剧烈的增快!原本青葱的巨大绿茧,在瞬间枯萎断裂成碎片飘落。那葱葱如盖的古树,也迅速的凋零衰败。

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息,从枯萎的古树上爆发!天地间一声裂响,如惊雷横空出世,就霹开在所有人的耳边!

“轰隆隆”的巨响,甚至连云芷汐的耳膜都被轰得有些受不住,一道道巨音几乎要毁灭她的意识!

倒是容煌脸色无恙,毕竟他纵然修为跌落,但神识依然强大。这种类似于声音攻击的伤害,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这是怎么回事?跟你取树心有关么?”云芷汐稍稍稳住意识,就传音询问容煌。

“看起来是有关。”容煌自然也看得出,这一方异动是以那万年古树为中心爆发的。可照说万年古树的树心纵然被他掏了,这棵树因为灵力浓郁的关系,也要约莫百年后才会慢慢枯萎。且此地的格局只要不变,以能孕育出万年古树来看,这棵树有半数以上的可能不会死,还会慢慢的重新蕴育出树心。

见容煌似也不太清楚这情况,云芷汐想到身上的藏宝图,于是翻出来拿给他看道:“你看看这个,据说这是一幅藏宝图。”

容煌拿过去扫了一眼,立即就从残图和草图上看出,这所谓的藏宝图之关键,就在他取了树心的万年古树上。

“这羊皮……”容煌摸着那张来自老鬼的羊皮卷,墨目露出了沉凝的神色。

云芷汐没打扰她,而是观察着身后的情况。可是这么一看过去,她看到的这一幕,却让即便心智不凡的她,也忍不住微张开嘴,怔怔的看着这开天辟地般的一幕!

天,被浓墨的黑自边际覆盖,那黑迅速而有条不紊的,蚕食了光明。不过瞬息,无论是边际还是他们这方,浓黑已经占领了全部空间!

在这突兀而来的黑幕下,再好的眼力也无法察觉眼前的景物。

寂,这一刻天地万物,似乎都沉入眠中,让人听不到一丝的动静。

但,天地忽然剧烈颤抖!紧接着一道道凶兽惊恐的咆哮声,以及山崩地裂般的巨响,震天动地的散出!

那一刻群山摇曳,万木颤抖,玄天森林所有出行的,在穴的兽类,全部都无助的嘶嚎着。它们对面这突如其来的巨变,惊恐无法排解,只能以一声声狂吼来发泄。

就在这时候,在原本的万年古树那里,缓缓的散出一团轻灵的,绿意绵绵的光。那光便如深海里的一叶孤灯,摇摇晃晃却点燃了所有生灵的希冀。它就像是在灭世里,冉冉升起的救赎,带来了让人松了一口气的欢欣!

在这一团柔和的绿光下,那一株古树凋零的模样,缓缓的呈现在天地万物的视野中。

此时,一声来自地底的凶唳,却在宁静中爆发!这声凶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带着冰森可怕的气息,降临到了人世——

古树,应声灰飞烟灭!绿芒倾世乍泄,如能量团爆裂!看在云芷汐眼里,就像是核弹爆破!一股强大到完全可以毁天灭地,催灭任何生灵的强大能量,就这样以古树为中心崩散!

来不及躲闪,来不及进入玲珑仙境,什么都来不及,他们已经被这绿色的波光笼罩!那强大到让人窒息的力量,铺天盖地而来!云芷汐只来得及瞳孔一缩,容煌却紧紧抱住她传音:“神识闭,玄劲收!”

此时云芷汐的呼吸几乎要被瞬间压停了,但她毫不犹豫的,按照容煌所言闭合神识,收拢玄劲,如同一个最寻常的普通人。她没有去想这样的她,完全没有防御力,怎么可能在这么强大的压势下存活,她只是本能的信任了容煌,于是就按他说的这么做了。

但很快,她发现她的呼吸正常了!显然容煌所言,真的是最好的自救办法!她正眸光微动,以为可以躲过一劫。

哪里想到,坐下红狼忽然“嗷呜”一吼,他们就陡然急速的往下堕落了!那种堕落,就像是自由落体,迅速的加快着速度!

“继续这样,别轻举妄动。”容煌的声音镇定从容,依然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好像这样可怕的天地变化,在他眼里也就是寻常的,日出日落刮风下雨罢了。

云芷汐没有动,她只是紧紧的抱着他的腰身,避免在下堕的过程中被分散。在她鼻间是他独有的清雅梵香,在她脑海里是他传过来的从容梵音。隐隐的那一丝对未知的疑虑,也在此时烟消云散,让她恢复了往日的冷静和果断。

“我们要掉下去哪里?”她平静的问道。

容煌低下头,看到她此时眼眸十分宁静。这种宁静,让她本来就如柳叶儿的眸,如两剪秋水盈盈。不似她平日里的慵懒,更不似她散开锋芒时的锋锐,而是如寻常,但又不寻常的女子般,秋水剪瞳宁静美好。

“不知。”容煌轻声回答,此时借着那绿光,可以看到他们堕入的,就像是万丈深渊,很深很深的深渊,不然也不会掉这么久还没到底。

这会红狼也不知道哪里去了,也许是因为比较重先掉下面了,反正从他们开始往下堕后不久,就没了红狼的踪迹。

“要到底了。”容煌提醒了一句,便将云芷汐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他一个侧身朝下!紧接着“砰”的一声巨响,他们就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

“哼——”容煌痛苦的闷哼了一声,手臂依然紧紧的搂着云芷汐的腰肢。他直接是当了她的肉垫,而她就妥妥的趴在他身上。只是这股强大的摔力,扩散出来的反震力,依然让收了全部玄劲的她有些气血翻涌。

与此同时,空中一块异物恰巧砸落!直接就砸在了云芷汐的头上,让还没来得及回神的她,直接就被砸晕了!

仔细一看,那其实是一块树干,倒也不是很大,可是带着自由落体的增幅,那重力砸下来可就非同一般了。若非云芷汐修炼了玉绝,身体强度棒棒的,此时就要被砸爆脑子了。

感觉到身上的人儿忽然头一歪的,似乎失去了知觉,容煌没顾得着自己的伤势,就伸手要摸摸看她有事没。可他这一抬手,便可听到一声“咔擦”脆响自他体内发出,而身体里骨断传出的剧痛,也令他的手不由顿了顿。

隔了一阵,他的手掌才摸在云芷汐的头上,第一次轻轻的叫了她的名儿:“汐儿——”

可惜此时云芷汐被砸晕了,根本不可能听到他的声音,所以回答他的只有四下的寂静,还有偶尔的,从高空落下东西来的窸窸窣窣动静……

因为受伤导致他动作不太利索,所以他缓缓摸索了好久,才摸到她后脑勺被砸出的一个包,他帮她轻揉了揉,感觉到并不是很大,想来应该没有大事,这才松了一口气的查看了四周环境。

这是一个幽深的山谷,隐隐可以听到流水声,还有一些隐晦的生物爬走声。除此之外什么都察觉不出,似乎挺安全。

深渊之上的暗,似乎在慢慢的消散,渐渐的又有阳光洒落进深谷里。容煌动不了,此时他体内三股强势的力量,正处于一种濒临崩溃的平衡。这让被摔得重伤的他,不敢有任何的妄动,他担心若是一个不慎,他可能真把自己毁了。

如此一来,他就不能自行疗伤,更不能有玄劲上的使用。只能这样静静的躺着,让身体内的平衡继续保持下去。

但时间过得久了,容煌也觉得有些无聊,他微微动了动身,那浑身的“咔擦”声就让他眉头皱了皱。不过这一挪,令他倒是得以看到怀里的她,看到她安睡的模样。不过这么一看,他才看到她的衣服不知是在堕落时,被刮到了还是怎么的,竟从肩头撕开了一大块来。

他这一目看着,就看到她润泽的肩儿。少女的肌肤本就滑润光泽,加上她修炼了玉刹四绝,这玉绝大成后更是洗筋伐髓了一次,更显得肌肤晶莹清透。这时候看上去,便如天然的晶玉,光润美好得引人入胜,让人很想去——摸一摸!

他原本握着她后脑勺的手,在看到这一片莹润后,指尖微微躁动。容煌闭上眼,感觉到这一次自己的心思不太对劲。

可隔了一阵子,他又张开双眼,目光停留在她肩膀这一片春景上。他凝了好一阵,手指动了动,终还是慢慢的滑下去。

从后脑勺到肩膀,其实也就是那点儿距离,可是容煌这手却挪了半天还没挪到。说起来固然有他受了重伤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情绪上的缘故。

不过纵然再踟蹰,他的手还是落下去了,落在了少女那润泽的肩上!

入他手心的触感,是那样的柔软、滑嫩,说是上好的宝玉,都是不配媲美此时的感觉。只因玉毕竟只是玉,再怎么灵气浓郁,再怎么是天材地宝,也不如她的肌肤有温暖,有那种一触间让他心神一颤的悸动。

这种悸动凭空而来,一下子钻进容煌的心田里,让他修长的剑眉似舒展又凝郁,他沉吟了一阵却不得其解。

渐渐的,手心里原本因谷风微有些凉的肌肤,缓缓散着温暖的滑腻。容煌的眼神微沉,手掌始终是没有再舍得挪开。

他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起起伏伏的十分绵长,更开始感受到她玲珑的身体,在他的身上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他看着她平静的脸儿,凝着她那艳如牡丹的唇,眸色又是深邃了一些。他的手掌轻轻一动,自覆上去之后,第一次缓缓的摸开……

那种滑腻的润泽,让他心田里的悸动更剧烈!他停顿下来,竟觉呼吸有些急促,身体上更有了一层浮躁的热意。那第一次在马车里与她相遇,被她用媚术勾引的躁动,突兀的油然而生!

可是她明明睡着,并没有对他使用媚术,更没有用任何的动作,进行对他有刺激的行为。但是他就是躁动了,而且越来越难以压制,他……

“嗯……”这时候,在他身上的云芷汐却嘤咛了一声,像是要从沉睡中醒来!她这个动静,让对自己的情况有些措手不及的容煌浑身一僵,清俊的脸上,一瞬间布上了一层粉粉的桃色,如他性感薄唇上的惹人之桃色般绯红。

如果云芷汐这时候醒来,这时候看见他的脸色,这时候看见他的反应,一定要大跌眼镜!喵了个咪的,这难道是无耻男害羞了?!这简直比刚才那天地变幻的一幕,都能让她震惊失神!

可是她并没有醒,而是在嘤咛了一声后,动了一下脸,就继续趴在他怀里睡着。这才让容煌稍稍放松下来,他才发觉他的手掌因为下意识的紧张,而紧紧的握着她那露出的香肩。

少女润泽的肌肤,与他修长如玉的手指紧紧贴合着,看在他眼里渐渐的,让他的眸光起了一层潋滟的光。他没有松开手掌,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的睡颜,有时候还会轻轻的一抚。不过他这小动作,总在少女稍微有动静的时候一僵,然后才慢慢的缓解……

眼看阳光退出了山谷,谷风变得越来越冷。容煌不能用玄劲御寒,只能用宽大的袖袍盖住还没苏醒的云芷汐。

不过纵然是如此,到了夜色更深时,云芷汐还是被冷醒了。她微微一动的张开眼,职业的本能让她很快的想清楚眼下的情况!

然后她第一时间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发现并没有异样时,看到自己还趴在某男人的身上。她顿时一愣,又是惊讶的开口:“你怎么还躺着?”

容煌凝着夜色中双眸光亮的她回答:“重伤,动不了。”

“噗——”云芷汐忽然笑了,感情自他们掉下来,他就一动不动的被她压着。看他这副样子倒是没撒谎,而且他说这话时,语气里竟有一丝丝沮丧的味道,这才是让她笑的根源。难得啊,他也会沮丧。

其实她不知道,容煌的沮丧,虽确实是因为动不了,但更多的却是动不了后,不能做的事情让他沮丧。他看了她一天,不知道多想去再亲一下她的唇,但是因为体内的情况太糟糕,他还是没能达成愿望。

云芷汐爬起身,可搭在她肩上的,容煌的手并没有离开,此时她一动就听到从他身体里传出来的“咔擦”脆响。

容煌眉头微拧,云芷汐却不敢动了。此时她也没考虑到,他摸着的是她裸露的肩膀,更不知道他已经偷吃她豆腐好长时间了。因为从他身体里发出的骨裂声,让她知道他受了很重的伤。甚至只是她一动,他的身体就受不了!

“你这么严重?!”云芷汐皱了皱眉问道。

“是,肋骨全断了,颈椎骨也裂了几段,头骨上也有裂缝,双手刚才你这么一动,像是全断开了,那……”

“停,别说了,我看看。”云芷汐难以想象,这人断了这么多骨头,居然还能保持清醒!最令人发指的是,他居然还像是聊天一样,跟她说着这些情况。好像断骨头的人不是他,是别人来着。要说她忍痛的能力已经够变态了,没想到还有比她更妖孽的!

“你起来小心点,我除了骨头断了,体内的平衡也有问题,说不准哪里不对劲,就会爆体而亡。”容煌平静的再提醒一句。

“呃……”云芷汐知道他体内有三股强大的玄劲,若说一旦爆发会让他爆体而亡,她还真是不怀疑。只是……

“那现在怎么办?我总不能一直躺你身上吧?”云芷汐反问道,虽然这么躺着也不觉得不舒服,毕竟这是天然人肉垫。

“你容我想想。”容煌凝神回答。

“我们掉下来多久了?你还没想到办法?”云芷汐虽然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是感觉应该挺久了。

“一天吧。”

“一天你都没想清楚怎么办?你不会是也晕了吧?”

容煌沉默不语,他倒是没晕,只是情况跟晕了也差不多。

“怎么办?阿嚏——”正问着,云芷汐打了个喷嚏,就听到容煌身体里又传出一道“咔擦”声!

“……”云芷汐真是无语了,她不敢再动,但运起了玄劲抵御寒冷,顺便也帮他温暖温暖身体。看起来为了保持这种平衡,他自己也没有用一点玄劲,否则不会浑身冷得跟冰块似的。

深夜的渊谷里,寂静透着一层诡异的安宁。云芷汐的眸光微敛,一种未知的危险感蔓延进她的感知里,这让她知道危险正在靠近!

容煌虽然重伤,但是他的神识依然敏锐,此时显然也察觉到了某种危险。这让他眉头拧得更深了,并且开口道:“你起来。”

“那你……”

“不能拖了,起来后抱着我,往左手边一百三十里的地方,那一处洞穴进去。”容煌却道。

云芷汐不是磨叽的人,她知道容煌这么做是对的。与其他们在这里躺着,不如先找一个安全的山洞躲避起来才是上策。

“那我动了。”云芷汐提醒了一句。

“好。”容煌说完闭上眼,神识绷在最严谨的一刻,显然是为了对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任何身体异变。

云芷汐见此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快速的从容煌身上起身!一片清脆的“咔擦”声顿从他体内传出,但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于容煌来说就算浑身的骨头都碎了,他也不会有太大的生命危险。可他体内忽然狂暴的三股力量,却足以将他毁灭!

云芷汐感受到了他体内浑然散出的狂暴,她赶忙抱起他快速的,朝着他说的洞穴奔去,大约半刻钟的功夫,她找到了洞穴。

抱着容煌进去时,云芷汐非常小心,在确定洞穴里没有危险之后,她才拿出夜明珠又仔细的打量了一圈。

“不可——光……”容煌忽然说话,可他这话还没说完,他就“哇哇”的狂吐了好几口鲜血!紧接着他的耳目等七窍,全部都涌出了鲜血!

云芷汐收起夜明珠后,立即开启心灵之眼查看他的身体!这一看下去,她差点没吓出毛病来!

这时候容煌的体内,就像是一个爆发的宇宙!三股强横的玄劲,已经完全摧毁了他的经脉,此时正在接近他丹田的地方展开一场更为狂暴的冲击!这个冲击一旦控制不住,他的丹田分分钟碎灭!届时他将玩完了,而且看这情况,他丹田完蛋之后,整个身体也会爆裂成碎片!

不过云芷汐也看得出,这时候有一股力量,正在抵挡这三股毁灭之力对他丹田的冲击。但是可惜的是,用这股力量去挡那三股疯狂的玄劲,就有些螳臂挡车的感觉。

“怎么帮你?”云芷汐急声问道,但此时容煌根本没听到。他在说了那一句话后,体内的情况更糟糕,这让他再没有心神与她交流!

眼看容煌能主导的那股力量节节败退,云芷汐也紧张的下意识握紧了手掌,心知再这么下去他肯定是完蛋了!可是她该怎么做?她能怎么做?!

而且看他流这么多血,她就觉得好心疼……

------题外话------

噗~下集肿么发展捏……矮油……好害羞……

感谢:墨十四投了1张月票、eunicetian投了1张月票!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