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75章 随我回紫云宗可好?【求戳!】

距云芷汐等人向南千余里外,靠近玄天森林可活动的,外围千里警戒线附近,有一支两三百人的队伍正在地毯式的搜寻着什么。其中带头者,是十几名身着黑袍的青年。其余的都是二头肌上,绘着狰狞斧头的鬼斧帮人。

这些人满身的煞气,有不少人身上都染着血,显然都是一路厮杀到此处的。这一大群人的血腥凶气,让附近一带的弱小凶兽,都是吓得撒丫子逃跑了。

一番搜索无果,带头的黑袍人有些不耐烦,其中一人显然是众人的头,已经下令休息并且叫来鬼斧帮一人问道:“金斧不是说,今天鬼斧就能带剩余的鬼斧帮中弟子来汇合么?这太阳都快下山了,人呢?!”

“回陆大人,副帮主已经联系了帮主,让帮主带着我们鬼斧帮所有的弟子往这里汇合了。副帮主现在肯定已经和帮主汇合,说不定马上就到了。”

这时候一名黑袍人也道:“陆师兄别着急,有罗明和罗泰去,肯定没问题。估计是路上遇到什么凶兽,这才耽搁了行程。”

那陆师兄闻言眉头紧皱:“老鬼一直联系不上,到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他身上的那份藏宝图找不到,我这心总悬着。”

“陆师兄不必担心,虽然老鬼找不到,但宗门里还有一份拓本不是。再说就算老鬼那份藏宝图被人拿去了,只有一份也看不出什么。而我们手里,包括这拓本,四份藏宝图可是完整的!”

“这倒是,就等鬼斧再带些人来,加紧找到藏宝的地方,夺了宝藏好回宗门交差。青城县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美人都没有一个像样的。”那陆师兄发牢骚道。

……

同样在玄天森林里,也有一队十几人的佣兵,正在朝着这两三百人的方向而来。只是他们这一行人看起来十分狼狈,有好些个衣服都破完了,重点部位还是裹着杂草编成的草裙……

这其中一名彪形大汉,倒是穿着还算齐整,不过他这身衣服显然很不合身,明显是抢别人的,此时他正骂骂咧咧道:“滚你个狗娘养的,要不是你小子偷跑出来,害得贪狼大人不愿意加入我们赤血佣兵团,咱们现在能这么狼狈?!”

被他骂的,是一名浑身也有些狼狈的,唇红面白的俊俏少年。在他干净的脸上,明显被赏了一个五指印。此时十分委屈,但却倔强的不吭声。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惹急了,我就把你交给鬼斧帮的人,我想他们会很乐意接收你,说不定还会给我点银子花花!”大汉越骂越是愤怒!

若是云芷汐在这里,自然就认得这大汉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念得她想杀人的赤铁。而被他骂的少年,就是洛风无疑了。

“我就是让鬼斧帮的人杀了,也绝对不会去做别人的男宠!”洛风倔强顶嘴道。

赤铁一听,立即是一副恨铁不成的模样接着骂道:“男宠怎么了?!你是没看到,那娘们长得多漂亮!管他男宠不男宠的,反正又不是你吃亏,你个傻逼真是气死我了!”

洛风本是世家出身,很少听得这些秽语,此时脸皮薄的红着脸,忿忿不平道:“反正我是不会当别人男宠,你要去你去!”

“你……”赤铁真是要吐血了,他倒是想啊,问题是人家看不上啊!

“咳咳,不是我说。反正这事也过去了,咱们还是抓紧赶路,万一宝藏被别人得了,咱们又太晚过去,可是连渣渣都捡不到了。”这时候说话的,可不就是驿馆里的猥琐老头?

“不错!快赶路!”赤铁闻言催促道,十几人加快速度的前进。

……

夜色已浓,玄天森林内许多昼伏夜出的凶兽,也是从沉睡中苏醒。一道道咆哮的狰狞兽吼此起彼伏,听得人若是胆小些,只怕都要被吓死了。

此时云芷汐也从打坐中张开了眼,在她身边是还在调息的贪狼。他因为中过毒,丹田受到损害,所以恢复起来,没有云芷汐这单纯的玄劲损耗快。

回想之前的决斗,她此时倒是有些后怕。若不是玉绝大成,能施展出玉绝剑式了,她恐怕要被金冠蛇的濒死反扑给灭了!至于最后那一战,也是仗着隐身诀的诡异莫测,出其不意的杀了那鬼宗的高阶玄士,否则的话他们还真的是要完蛋了。

这连番的两战,让云芷汐清晰意识到。灵兽作为灵兽,真不是那么好杀的,一头虚弱期的金冠蛇,就把她和贪狼弄得几乎死掉。还有就是高阶玄士,也不是那么好杀的。尤其是高阶玄士有了戒备之后,以他们身上通常会有的宝贝,想要做到一次绝杀高阶玄士并不容易。

总结了之后,云芷汐对于跟灵兽作战的经验,以及对高阶玄士的了解,又是增进了一步。

容煌见她调息好了,将身边整理好的蛇皮和蛇胆丢给她。至于那蛇尸,已然是被锈剑吞干了血,成了一条干肉罢了。

“怎不把蛇筋也抽出来?那东西可是弓箭弦的好材料。”云芷汐得了便宜还卖乖。

容煌没有回答她这句话,而是小心的再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肉色小囊道:“这个你小心收好,它就是金冠蛇的毒囊。”

“毒囊?!里面都是剧毒?!”云芷汐眸光一亮,伸手小心的接过这毒囊。

“嗯。”容煌颔首应道。

小喵这时候也趁机偷偷摸摸的出来,趁着云芷汐分散容煌注意力的时间,跑去找它的蛇脑。可是等它找到蛇脑袋,看着那感觉的蛇头,再看看里面干瘪没灵气的蛇脑,顿时就愤怒的“喵喵”叫起来!

云芷汐没等到容煌的回答,反而听到小喵尖锐的“喵喵”声。等她回头看去,只见小白喵那小不点的身子,站在那干瘪的蛇头上泪眼汪汪,像是被公喵蹂躏了一番似的委屈!不过小喵是公还是母?她也不知道……

“怎么了?”云芷汐怔忪。

小喵往地上一跳,指着“吃饱了”在消化的锈剑,又是一顿“喵喵”说着喵星语。

云芷汐虽然听不懂喵星语,但也算是看明白了。小喵这是指控锈剑吞血还吞了它的食物,做得太过分!

“好了,它也不知道你要不干的蛇脑嘛。算了,你将就吃吧。”云芷汐手掌摸着小喵炸毛的身体,安抚着说道。

小喵只有巴掌那么大,被云芷汐这么摸着,就相当于是整个身体都被覆盖了。加上它一身雪白的,摸上去又是软绵绵的,倒是手感挺不错,让她不由多摸了几下。

“喵。”小喵翻了身,伸着爪子抱住云芷汐的手掌。脑袋在她指缝里钻来钻去,倒是让她起了逗玩的心思,指尖轻轻的点着它那湿润的小小猫鼻子。

“喵——”小喵慵懒的发出声音,忽然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了舔云芷汐的指尖。

“哈哈……”云芷汐的手指逗着小喵锋利的牙儿,绝色的脸上也是露出慵懒的笑意,显得很是悠闲惬意。

不过玩着玩着,小喵忽然就不动了,像是躺尸一样巴在云芷汐的手心里。

云芷汐那如黛青眉微微一挑,抬头果然看到某男不善的目光盯着小喵。

“它这么小,你老这样欺负它有意思么?”云芷汐有些无语。

容煌在她身边坐下来,看着她手心里躺尸的小喵道:“据说改变一下属性,兽的毛也能变色。”

闻言,小喵哆嗦了一下,可怜兮兮的看着云芷汐。

云芷汐嘴角抽了抽,无语的看着身边的男人:“小白怎么了?小白多可爱。”

“来。”容煌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伸手拉起她往金冠蛇的洞穴里去。

“干嘛?”云芷汐没抽回自己的手,也没感觉什么异样。

只是容煌握着她柔软的手掌,指尖就轻轻的点了一下,回头见她疑惑的看着自己,他才缓缓道:“虽是金冠蛇的临时蛇窟,但也有好东西。”

“好东西?!”云芷汐眸光一亮,明显就是一副见财起光的模样。

容煌拉着她的手往蛇窟里走,听她的口气不用回头,就知道她现在是一副什么表情。只不过他还是看向了她,见她懒眸闪闪发光的样儿,他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道:“不错,金冠蛇是金属性灵兽,它选择的巢穴就算是临时的,也必然有金属性的宝贝。”

“走走走,快进去看看。”云芷汐没想到取了一头灵兽这么大的便宜,还有附加宝贝送。

不过她才走了几步,就将小喵从怀里翻出来:“你去帮我看着外面那个家伙,万一有人靠近,你就尖叫。”

“喵。”小喵听话的点点头,在容煌的目光下逃也似的朝贪狼身边去。

其实云芷汐就算不这么做,容煌的神识也会重点照顾一下贪狼。不过他也知道她这么做的意思,他的神识覆盖与小喵的守护,对于贪狼来说意义是不同的。

事实也正是如此,当小喵“喵喵”的落在贪狼的身边。后者张开眼看到它时,眼神里多了一份感激。作为一个属下,其主子能在他虚弱的时候,对他进行救治和保护,是非常收买人心的举措。

要让属下卖力,便要让属下有归属感,这一点云芷汐很清楚。再说贪狼此人,她还有大用,所以更需要他的忠心,非常死心塌地的那种。

放出了小喵,云芷汐才跟着容煌往蛇穴深处走。金冠蛇很大,所以它的巢穴也不小。加上需要活动的范围,这个蛇穴准确来说,更是一个蛇窟了。

不过虽然是蛇窟,但走进来并不感觉阴森,反而有干燥清爽的感觉,让人不觉得难受,反而挺舒服的。这与金冠蛇的属性有关,金系的灵兽自然不会显露出阴森的气息。

“成年的金冠蛇,实际的名字叫金冠蛟,拥有蛟龙的一部分神通,是灵兽榜上排名一千零三的种族,是不少宗派之人喜欢的坐骑。”容煌的声音在黑暗的蛇窟里发出,那种飘渺神秘的韵味更浓,好像他本人并不在这里,而是在蛇窟的四面八方,给人以高深莫测之感。

可云芷汐的手被他牵着,所以知道他确实就在身边。听他说完,她倒是有些懊悔道:“那我本来应该将它驯服的?”

闻言,容煌停下脚步看她,他那双墨目在如此黑暗的蛇窟之中,泛着淡淡的青泽,如同幽暗中生长的绿宝石,有一种若隐若现但却惊心的美感。

“你的眼睛好漂亮。”云芷汐脱口而出的称赞。

容煌微怔,手掌微微握紧她的手:“好看?”

“好看。”云芷汐并不违心的说道。

容煌的唇在黑暗中微微弯起,拉着她继续往前走:“就你们三脚猫的功夫,不可能让已经要成年的金冠蛇屈服。再说金冠蛟虽然速度不错,但是样子太丑。”

云芷汐:“……”丑么?金冠蛇貌似长得还挺威武的,哪里丑了?

再往前走了一段,容煌停下了脚步,拉着她蹲下身。

“怎么?”云芷汐的夜视能力也不错,但是并没发现附近有什么东西,可他拉着她蹲下来是怎么回事?

“你刨开看看。”容煌示意着眼前的土道。

云芷汐闻言倒是麻利,从玲珑仙境里将无极剑翻出来,显然要用它来当刨土工具。若是让钱家的人看到她这么做,一定要跑上来跟她理论,大骂她丧心病狂,竟然用他钱家这等祖传宝剑来掘土!

可云芷汐要抽回自己被容煌握住的手时,发觉对方似乎握得紧。她也才反应过来,这一路走进来,他一直拉着她的手。

不过这时候,容煌却自然的松开了她的手掌站起身道:“慢慢挖,我去里面看看。”

“不准!一起挖!”云芷汐不同意道,就她一个人挖,他去玩儿?没门!

容煌黑暗中见她不忿的模样,眸里青泽微潋滟的蹲下身道:“好。”

“这还差不多。”云芷汐说着已经掘开了土面,只是太极剑太细,并不是很好的掘土工具。这让让她不禁想到乱葬岗里的铁铲铁锹,那才是挖土利器啊!只是想到乱葬岗,她便会想到父亲,心情也略有低落。

“怎么?”容煌其实是很敏锐的人,也许因为神识的强大,他若想要捕捉一个人的情绪,确实非常容易。

“这样挖到什么时候?下回出来,还是预备些个掘土工具。最好来个盗墓全套,这样有备无患。”云芷汐颇为嫌弃无极剑道。

“你把剑给我。”容煌伸手道。

云芷汐丢了无极剑给他,只见他也是用剑挖土,可是他这么一剑下去,那刨土的功夫真是比她好太多了!

“你经常干这种事?”云芷汐见他刨得十分有技巧,忍不住就问道。

容煌却是没回答,手掌一探的拍了她脑袋一下:“将土捧出来。”

“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小心我找你切磋!”云芷汐拍了拍脑袋,这家伙手上还有泥沙,居然往她头上拍!

“揍我你就那么高兴?”容煌反问,他自然能看得出来,她喜欢在他修为跌落时,将他打倒在地的感觉。

“当然,让你平时总是那么拽,动不动就自以为是的命令人。”

容煌闻言手顿了一下,抬眸看着正在捧土的云芷汐,轻轻说道:“我命令你了么?”

“很多次!”她的回答得快速而肯定。

容煌沉默了下来,原本比较活跃的聊天氛围,因此沉闷了下来。

“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云芷汐想了想,还是问道。

“觉醒。”

“觉醒?!”云芷汐停下手看着他,等待他的进一步解释。但她并没有意识到,她所问的,其实是他最为不该被人知道的事情。

但是容煌并没有停顿,而是缓缓解释:“属于我的一种修炼方式,青瞳觉醒并与我彻底融合之后,我便能拥有寒冰神通。修为也会在青瞳彻底觉醒后,再次完成一个进阶。”

“就像你,虽然你不说,但你体内也有一种类似的力量。它能一层层觉醒,每一次觉醒之后都会带给你不少好处。我想你的第一次觉醒已经完成,你之前的经脉全废,除了安魂的作用,更多的是觉醒这种力量的代价吧?”

这是容煌对于云芷汐这么长时间的“研究”后,所得出来的结论。

云芷汐听完他的理论,再想想玲珑仙境的情况,那第一层的开启确实给她带来了很多的好处。不过显然跟他说的不太一样,不过他的青瞳觉醒倒是让她很好奇。

“你在觉醒的时候,修为都很弱么?”这一问,直接问道了容煌的痛处。

“不清楚。”容煌第一次给出不确定的回答。

“你也有不清楚的时候,每次看着不都是很有把握,好像什么都在掌控之中的感觉么?”云芷汐调笑道,此时倒是觉得,这个容公子,倒也不是那么讨厌。

“这是我的神通。”容煌有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云芷汐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有能力预测?”

容煌见她反应这么快,抬头赞赏的看着她点头:“嗯。”

“变态!”若是前一世,云芷汐可能不太相信。但是此时想到她自己的医术天赋,她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无奇不有。

“但也不对,你不可能什么都预知到吧?”云芷汐就不相信,他能事无巨细的知道。

容煌低着头回到:“自然不可能,例如你那天翻天窗下来,我就不能预知。”

云芷汐听到他用这个事例来说事,顿时就不爽道:“能不能别老提那事!我不就是看了你洗澡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容煌抬眸凝着她,眸中略有笑意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去看你的。”

“滚!”云芷汐一怒,将手中一大捧土一泼,直接泼在容煌脸上!

若是容煌修为没跌落,那自然能躲闪过去,可是这时候他弱了!而且云芷汐泼得太突然,让他完全是猝不及防!

如此一来,自然是华丽丽的被泼了满头土灰!就是眼睛都被迷了!

黑暗的洞窟里,容煌躲闪不及的被她那一大捧沙土袭中!干净清俊的脸上都是灰尘,那洁白的衣衫也是一片尘土,让云芷汐懒眸一敛,很是不厚道的笑起来:“哈哈哈——”

可却看到容煌伸手覆了眼,想来是眼睛被迷了沙!她这才一面笑才一面道:“哈……那啥,怎么样了?没事吧?哈哈哈……”

容煌自然是没事的,他就算弱了,也不至于被一捧沙“重伤”。不过看云芷汐凑近,他却出其不意的,手掌一挥起一片沙土袭向云芷汐!

云芷汐没想到他报复心这么重,当下是浑身被沙子打中,有不少还从她脖子里钻进了衣服里!

“好啊!我们来切磋!”云芷汐脚尖一跳,玄劲一散的,又是一片沙土袭向容煌!

这回容煌戒备了,袖袍一挡的遮住了自己的头,没让那些沙袭击到自己的脸。不过云芷汐的攻击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来,就在他这一挡的功夫,她一脚又是一个反勾,之前被他们刨出来的一堆沙土,全部华丽丽的飞起,然后落在容煌身上!

容煌自然不甘挨打,一瞬间这蛇窟里就爆发了激烈的沙战!这让外头已经恢复了五六成,正停下来在抽蛇筋的贪狼惊了一下!

“不对啊,金冠蛇已死,怎么小姐和公子进去了,里面还爆发这么强的玄劲波动?莫非里面还有一条金冠蛇不成?可蛇不会同窟的吧?难道是雌雄双蛇?糟了,进去看看!”贪狼想定,连忙握着大刀往蛇穴里进去。

可等他摸进到一半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

“还来不来!”这是云芷汐嚣张的声音。

“不来。”这是容煌无可奈何的声音。

贪狼感觉不对,又听到里头隐约还有对话,不过除了这两句其余的倒是听不太清楚,但是这就让思想不纯洁的贪狼想了很多。

“看起来不像有危险,嘿嘿——那就不去打扰小姐了。”贪狼果然不纯洁的收回大刀,没有再往里面行进,而是退出了蛇穴。

至于里头两人,在一场泥沙大战后,一个是被打得躺在地上,一个是顺势惬意的躺在地上。

抹干净脸上的沙,容煌坐起身将发髻散开,将发丝里的沙尘以玄劲震散,还要收拾他被尘土玷污的衣襟。

但他才弄干净头,就被云芷汐又泼了一把沙!

“别闹了。”容煌回头看她,见她双眸晶亮,带着嬉笑的光泽。他眼里的责备,也是渐渐淡了。身上沙土满身的感觉,让他很是不舒服。可是方才跟她打闹的感觉,却不会让他排斥。

他这一生从来不曾与人亲近,在宗门里也是一人独居,除了紫云宗宗主,他几乎不见任何人。这一次会来青城县,除了因为她这空灵体质,引起他的一些兴趣,更多的是因为他算到,来这青城县里有他需要之物。

只是没想到这一来,就撞见了她这么个奇异的少女。本来青瞳觉醒的时间到了,他感应到不对劲时,就当回到宗门去闭关。可是他却不想离开,他做事随心而动,既不想离开便没有离开。

不过这一住下来,却在青城县住了大半年时间。尤其对她的兴趣,是越来越浓,浓到想要带她回宗门。可是她却是不怎么乐意,若是强迫她去,以她的性子,自然是会想尽各种办法跑的。他想要她去紫云宗,很想……

“此行结束,随我回紫云宗吧。”容煌忽然道。

云芷汐躺在地上,有些疲倦的眯着眼,闻言摇头道:“先治好我爹,参加完族比之后再说了。钱家的事情,可没那么快完。他们不是想杀我给那畜生偿命么?我倒要看看,他们怎么杀。”

“紫云宗三年收一次弟子,下一次在明年三月。”容煌看着她闭着眸眼的脸,伸手拂去她脸上的尘土道。

脸上微痒的轻拂,让云芷汐张开眼,看着他的眸道:“如果顺利,我就和风从一起去。”

听到她第一次没拒绝,而是答应的话语,容煌的手微微握了一下,眼眸里那一层层的青色潋滟:“好,我带你去。”

“好。”云芷汐伸出手掌,握住容煌半空中,刚帮她拂去尘土的手掌,翻身一跃的站起身道。

她想过了,青城县不可能是她的终点,这个世界这么大,她总要四处走走看看。听说过一些宗派的事,倒也让她想去见识见识。

等他们挖到了金冠蛇洞穴里的宝贝,一块合抱大小的金精,却被容煌没收了。说是这东西留在他那里比在她手上有用,倒是让云芷汐郁闷了一下。不过想想这一次他出力也不少,分给他一点好处也是应该,这才作罢不去抢回来。

两人走出蛇穴时,自然都是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贪狼看着什么都没说,只是不纯洁的想到别处去了。

倒是那金冠蛇,从蛇筋到蛇牙,浑身上下有价值的,全部被贪狼收刮干净了。看到那一堆剩下的干瘪蛇肉,云芷汐不得不说,贪狼真不愧是佣兵出身,这手艺真是太赞了。

“小姐,属下方才在附近查看过了。林家兄弟带着剩余的鬼斧帮人,是朝着这个方向走的,我们要不要追?”贪狼回禀道。

“不慌追,他们欺骗了那些人,等最后被发现,估计下场也不会太好。两个人渣罢了,不必要专门去追。”云芷汐没太放在心上。

“那个人呢?在哪个方向?”云芷汐询问看向容煌。

容煌闻言感知了一下,面色微微奇妙道:“他的情况似乎不太好,遇到一头不好对付的凶兽。咦——”

“怎么了?”云芷汐盯着容煌追问,每一次他“咦”的时候,总是发现一些不寻常的宝贝时。

“我们可以过去看看,也许会有不错的收获。”

……

钱三是钱家出了名的修炼疯子,也是钱跃的三叔,钱家主钱狂的第三子,人称钱三爷。修为是高阶玄士巅峰,钱家最有希望成为第二名大玄师的苗子。原本钱家少主的位置是他的,可惜他修炼成狂,不善交际也不喜交际,为人性情过分的古怪,还十分嗜杀。

钱三这样的性格,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是个当家主的料。所以钱狂才选择了隔代的钱跃,成为了钱家的少主。

此时钱三就在玄天森林里,说他是修炼疯子,他也真没白费这个称号。这钱狂的修炼方式简直凶残血腥,对自己也是够狠!他常年的修炼地,就是这玄天森林!他以与凶兽厮杀,来达到提高修为和熟练玄技的目的,这就是钱三的修炼方式——以战养战,以杀磨技!

日前钱三在坊市钱家的铺子里,拿了他需要的一些用品时,接到了钱狂给他的一个交代。

钱狂的交代很简单,那就是杀了云芷汐!为了让钱三便于行动,钱狂将云芷汐的画像,以及她离开青城县,前往这玄天森林的行踪全部告知。更是下令钱家在坊市里的势力,全部配合钱三的行动!还派人买了鬼斧帮来帮忙。

可见为杀云芷汐,钱狂也真是没少废心思!若不是钱家主家里的人,被莫老克制住不能出城,只怕他还会亲自率人来杀云芷汐!

而钱三,正是那日在最后时候朝云芷汐射冷箭的人!若不是他最擅长的,并不是箭技。以他高阶玄士巅峰的能耐,当日贪狼还真不能接下那一箭!

“真是麻烦,杀人就杀人,还不许被人知道。云家有什么了不起,要我说就将他们举族灭了!”钱三也很郁闷,按照他杀人的习惯,他是喜欢虐杀目标的。可是这一次却不得不,选择了最不喜欢的暗杀,想想就郁闷极了。

抱着这样的郁闷,钱狂在杀人未遂后,进了玄天森林。本来是打算重新找机会的,可是他没想到这一回这么倒霉,进来不久就被一头厉害的凶兽盯上了!

这是一头红毛凶狼,比较古怪的是,此狼的头顶长有一堆角。钱三与它战斗了几次,发现它这一对角能凝聚电光,有麻痹的效果!

这种效果不致命,钱三本也是不怕的,可是这红狼的杀戮技巧却不弱!每一次在麻痹了钱三之后,就会用最凶残的方式虐杀他!这让钱三叫苦不迭,可是等他从麻痹中恢复,红狼却又吊着它不攻击了!等到一有机会,就会再次放电,然后继续虐打他!

“他娘的!你这杂种狼,有本事滚出来决斗!”钱三真是被逼疯了,如果不是红狼双眸发着红色的凶光,他都要以为这不是凶兽,而是有智慧的灵兽了!这太他娘懂得战斗计策了!阴险极了!

被红狼逼得四处乱窜的钱三,一步步靠近鬼宗等人搜寻的范围。与此同时,在他前面一二百里外,则是狼狈的赤铁等人。

钱三深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凶兽和人想比,最大的优势就是持久的战斗力。如果人类武者,不能够在最开始先发制兽的绝杀凶兽,那么打消耗战的话,吃亏的一定是武者!

“得想个办法。”钱三警戒的坐在一颗古树下寻思着,这株古树枝叶繁茂,更有一株寄生其上的古藤,藤蔓遒劲的缠着古树,蜿蜒出翠绿密集的枝蔓。如此一来,更显得古树的华盖上,郁郁葱葱十分茂密。若是从空中看下去,这就像是玄天森林里一朵葱翠欲滴的大蘑菇,倒也十分惹眼。

此时在钱三的视野范围内,甚至神识感知里,都没有察觉到红狼的踪迹。但是他却知道,这头狡猾的凶兽,必然在某一个角落,等待着他松懈的时机。到那个时候,它就会毫不犹豫的扑出来,给他一个措手不及的电球,然后将他麻痹,接着就是一番暴虐的扑咬!

若不是钱三的修为高,这几番折腾下来,早已经被红狼分尸了!可饶是他修为到了高阶玄士的巅峰,也受不住这样的消耗!尤其是全天候十二时辰的,不能松懈的神识戒备,已经让钱三疲倦不已。

这一段时间,他试过装死,甚至误食毒草痉挛,可是那红毛狼却不上当!

“艹!这不会真是灵兽吧?!”钱三都想哭了,其实他还有一个杀手锏,一个即便是他父亲钱狂都不知道的杀手锏。只要给他机会,他相信一定能虐杀这红狼,说不定还能收为己用!

钱三坐了一会,受不了那种被某物盯着的,如芒在背的感觉,很快就站起身继续奔逃!毕竟坐以待毙不是办法,动起来也许会有变机。

约莫一个多时辰后,时辰已是月上中空。好死不死的,今日竟还是满月之日。钱三看着天空中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种预感来自与他常年在玄天森林所养成,很多次都救过他的性命。

按照往常来说,只要这种预感一出现,他就会立即离开玄天森林。因为当他第一次有这种预感的时候,差一点死在一头虎头豹嘴里!得侥幸逃命以后,他就再也不怀疑自己的这种感觉。

可是现在他这一路被红狼追得没目标乱窜,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玄天森林哪个方位。若是给他时间来细查,倒也不是不能辨别出来,可问题是红狼一直吊在他附近!

“难道真的是天要你绝我钱三不成?!”钱三感到了绝望。

可就在这时候,一队人出现在他的神识范围内!

“有人!”钱三在察觉到附近大约六七十里开外,有人烟的气息时,顿有一种天不亡我的感觉!

引着红狼,钱三迅速的朝那人烟气息靠拢!而他靠拢过去的方向,正是洛风所在的赤血佣兵团!

……

第二天晌午时分,在此前钱三休息的古树古藤下,云芷汐三人也是抵达。

入目这一株茂密古树,以及上面盘绕的古藤,让容煌眸光微凝的停下脚步。

“发现什么?”云芷汐询问道。

容煌没有回答,而是仔细的打量着古树,紧接着又跃身上了古树的枝干!

“你留在下面看着,我也上去看看。”云芷汐好奇,在吩咐了贪狼一声后,也是跟了上去。

容煌蹲在一处树干上,看到云芷汐跟上来,他开口道:“你那把锈剑借我一下。”

“诺。”云芷汐递出锈剑。

容煌接过之后,直接往树干上一扎!可就在这时候,盘绕在树干上的古藤居然动了起来!一道巨大的藤条,就这么猛烈的抽向容煌!

“小心!”云芷汐也是惊了一跳,她在迅速躲开之后,发现古藤的目标是容煌,下意识就喊道。

容煌手持锈剑,临危不乱的砍向攻击来的古藤!同时迅速的往后撤退!

等两人从古树上下来,连并贪狼三人,已经退出了古树百里范围!

云芷汐眸光微凝的看着不远处的茂密古树,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需要它的树心。”容煌的目光,却是难得的灼亮!

云芷汐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对某种东西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看他的样子,就是势在必得!

“从这个方向,朝北偏南是你要追的人,你们先过去。”容煌却道。

“你这样能取到?”不是云芷汐看扁他,实在是他现在连她都打不过。而那一株古藤,明显很强!方才若不是他们跑得快,现在都被捆起来动不了了吧!她是看清楚了,那藤条根本是砍一条长更多的怪异生物。到时候根本就是斩不过来,最后的结局自然就是被捆死!

“可以。”容煌的回答却极其肯定,并且在云芷汐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他就提剑掠身再度闯入了古藤攻击范围!

“愚蠢!”云芷汐怒骂了一句,该死的家伙真是一点团队意识都没有!

贪狼看着眼前铺天盖地而出的古藤,还有那几乎被古藤淹没的白影,咽了咽唾沫问道:“小姐,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难道还能丢下他不管?真是无语,平时看着挺聪明腹黑的,结果居然是个愣头青!”云芷汐骂了几句,心里还是觉得不忿。

“将我们之前取的金冠蛇的蛇筋拿出来,然后你再去附近砍几株碗口粗的树,将树的一头削尖!要快!”云芷汐吩咐道。

“好。”贪狼将蛇筋拿出来后,即刻去砍树!

云芷汐则查看了一下地形,然后将蛇筋分开绑在两株较为粗大的树木枝干上,再将附近的杂树灌木砍伐清除。

等贪狼将十来根削尖了的碗口粗树干拿来,正看到代表容煌的白影,完全的没入了古藤之中!看起来像是被吞噬了!

“别愣着,再去多砍一些来。”云芷汐说着,已经抱起一根树干,只见她跃上绑好的蛇筋,拉着蛇筋往后退!

金冠蛇的蛇筋韧性极好,被云芷汐往后扯了有四五十里,那弹性依然看起来游刃有余!

就在这时候,古藤繁茂的古树内,忽然响起“砰砰”的几道巨大爆裂声,显然是容煌在里面与古藤发生剧烈搏斗所致!但因为古藤太过繁密,距离又比较远所以看不清楚!

------题外话------

最近都是万更,公共章节的五倍,亲爱滴们爽不爽?!爽了记得给伦家撒多点鸡血,让我们的万更更长久喵~【ps:最好的鸡血,就是天天订阅着,就算养文也订阅着,不然文文就被养死了喵~订阅不好推荐不多,码字就没动力啊!】

不过今天玦玦这边线路整修,几乎全市停电一天→_→还能愉快的码字吗?→_→【ps:空暇的这一天,本来想去愉快的玩耍,结果被征苦力,只能在家大扫除→_→】

首定获奖名单中:22。really0408、88。暴风骤雨、99。jojo3141、三位亲速速来留言领奖啦~

感谢:修罗魅送了52朵鲜花!么么哒(づ ̄3 ̄)づ╭?~至于我自己小号送的月票,就不用感谢了,喵哈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