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74章 识相的,给我滚!

“两名高阶玄士?!据我所知,青城县最大的佣兵团,赤血家那两个高阶玄士,赤金和赤铜可是在青城县里。至于冒险者里面,也只有一个高阶玄士进了玄天森林。小姐,这恐怕不是青城县的势力。”贪狼对青城县高端武者的掌控显然很透彻,尤其是对他们的行踪很了解。

“先不管,我们立即行动。在他们到来之前,将金冠蛇解决,并且瓜分完毕即可。”云芷汐定断道。

林山和林海闻言不太相信道:“但是那金冠蛇藏在洞穴里,我们要去让它出来,再到猎杀估计没那么快吧。”

贪狼虽然没说什么,但看表情也是赞同林家兄弟的意思。

“那条虎头豹的腿拿来。”云芷汐却道。

贪狼闻言心神一动:“小姐是想要用这虎头豹腿引那金冠蛇?”

“嗯,这家伙既然受伤了,捕食肯定不太方便。大概都是吃附近的东西,我们过来这一带也是很安静。可见要么被它吃光,要么被吓跑了,总之它的食物不会太充足。这时候出现血腥味,定会引起它的注意。”

对于云芷汐的计策,贪狼听着都忍不住赞赏。他本以为云芷汐是世家的小姐,修为再不错终究经验见识少。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全然如此!

但贪狼很快又想到一个问题:“不过金冠蛇毕竟是灵兽,怕是不会那么容易上当,而我们恐怕没多少时间。”

云芷汐闻言青眉也是微拧了一下,不过旋即她就从玲珑仙境里,取出几片仙梅花的树叶道:“你先将豹腿剁碎。”

贪狼不疑有他,容煌却盯着她手里的仙梅花树叶好半晌,随后看着她的目光又是深了深。

等贪狼将豹腿分碎,云芷汐将仙梅树叶分着藏进血肉里,便让林山和林海将血肉分散在金冠蛇洞穴几里外投掷,并且将其中一块彻底的捣烂粉碎,铺开散在金冠蛇洞穴的上风口!而他们则各自吞服了避毒丸,然后占据重要位置埋伏等候。

此时那豹腿散出的浓郁血腥味,随着微风吹拂,已经弥漫了方圆十几二十里。

而容煌还可以嗅到,那不属于豹腿的,一股淡淡的灵气。他知道,那是云芷汐拿出来的神奇梅树的树叶所散。而他更知道一点,那就是神奇梅树的树叶,不可离开神奇梅树单独保存,一旦脱离了树枝,神奇梅树的树叶在半个时辰内,竟会完全枯萎消散!

“一会那金冠蛇出来,我先去缠住它。贪狼,你一定要找准时机给它致命一击!”云芷汐传音给众人道。因为她虽然擅长捕捉刺杀时机,但是她的修为毕竟比贪狼低一阶,在爆发力上不如贪狼。而他们要面对的是灵兽,即便受伤也不容小觑。所以致命一击的话,还是要由贪狼来比较稳妥。

“属下明白。”贪狼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

此后云芷汐不再说话,大家静悄悄的等待金冠蛇的动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约莫半个时辰后,就在他们有些不耐烦之际,他们听到了从洞穴里传出的“窸窸窣窣”声音。

“来了!”云芷汐传音提醒了一句,所有人都进入最高戒备状态。尤其是林山和林海,他们的修为最低,自然要更加小心,不然随时都可能被金冠蛇秒杀!

就在这时候,自那黑黝黝的洞穴里,果然钻出一头蛇冠金灿灿,其下蛇皮洁白如玉的巨大蛇兽!它那一双蛇目虽有些萎靡,但显得十分灵动!就这双眼这股灵活劲,就让人清晰的意识到,它是一头有灵智的灵兽!

“挺漂亮。”云芷汐暗赞了一声,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灵兽。与那双目凶煞呆滞的凶兽不同,眼前这头灵兽金冠蛇浑身充满了灵动的气息。

这个时候的云芷汐,已经拿出了锈剑。这一趟来玄天森林,她就是给锈剑找血的。之前吞了钱跃和云台全身的血后,她感觉到还不如之前吞的一滴容煌的血。

所以虽然容煌说,有玄劲的血都可以,但她决定以后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只吞有灵气的血。就是一种既然要喝,咱就挑最好的感觉。这是她向来的追求,不要就不要,要就要最好的!

“嘶嘶……”那金冠蛇出现后,并没有一股脑儿的扑向豹腿,而是吐着蛇信子,戒备的环视了四周一圈。

约莫半刻钟后,金冠蛇在确定附近没有危险之后,它才小心翼翼的朝着豹腿肉凑近。但是它并没有理会距离它最近的,那血肉模糊的那一块豹腿肉,而是朝着稍微远一点的,藏有一片仙梅树叶的豹腿肉靠近。

只见金冠蛇威武的脑袋一探,机敏的将那一块豹腿肉吞下去,然后它立即戒备的弓起身,一双蛇目机警的打量着四周!

“好是谨慎的灵兽!”云芷汐不得不说,这灵兽真的是成精了!

不过那金冠蛇在吃了两三块豹腿肉之后,因为一直没发现危险,所以还是稍微放松的警惕!

而这个时机,正是云芷汐想等的,她立即在金冠蛇探向又一块豹腿肉时发难!她此时穿着灰衣,在丛林里与那些灰褐色的土壤树干颜色接近,所以并不容易察觉一样。加上她的速度奇快!一下子暴起,倒是让金冠蛇猝不及防!

这个时机被云芷汐一经逮住,她手中的锈剑便毫不客气的,狠狠刺入金冠蛇的蛇身七寸!打蛇打七寸,管你是灵兽还是啥,只要是蛇那打七寸准没错!结果自然是,真的没错!

“吼——”金冠蛇发出一声痛苦的咆哮,它没想到有人会突然袭击它!而且对方那把破破烂烂的剑,居然能穿破它的蛇皮!

云芷汐一击得手,早就发动了锈剑的吞血只能,锈剑一钻入蛇躯内,便如饥渴难耐的水蛭,疯狂的吸食着金冠蛇的血!

“吼——”立即察觉异样的金冠蛇,再度发出一声咆哮,而这一声咆哮里,竟有一丝人性化的恐惧意味!

贪狼瞅准时机,趁着金冠蛇被云芷汐打得猝不及防的时刻,也是从草丛里爆射而出,一柄大刀如寒月当空一斩,朝着金冠蛇的蛇头挥霍而下!、

“吼——”面对围剿,金冠蛇忽然是想也不想的,一头就往土里钻!竟然是一个照面,就要逃跑?!

“别让它跑了!”云芷汐紧握着剑身完全插入蛇躯的锈剑剑柄,任由金冠蛇怎么扭动巨大的蛇躯,就是不下来!这蛇十分巨大,约莫有几十里那么长,蛇身有*个人那么粗!可这还只是未成年的金冠蛇,这要是成年了不就成巨无霸了么?!

那贪狼闻言,大刀改攻击金冠蛇变成封锁它退路!一下子,作为高阶玄士的雄厚玄劲,就将方圆几里的地面罩住!不让金冠蛇可以钻地!

“吼!”那金冠蛇身上被吸血吸得痛,又是逃跑无门的,显然被刺激得发怒了!

倏然!金冠蛇的头颅翻转一探,蛇信子一吐,放弃了逃窜,而是向攻击它最痛的云芷汐扑去!

“小姐小心!”贪狼因要封锁金冠蛇的逃路,对于云芷汐的帮助就少得可怜了。

云芷汐看见朝她扑来的金冠蛇,不得已将锈剑拔出!那锈剑从蛇躯出来,浑身锈色一闪,剑身的血迹消失得干干净净,只是那一块块锈迹,却是依然显示着它的残破!

可就在这时候,那金冠蛇的金冠却忽然膨胀起来,并且颜色越发金灿灿!它这忽然变化的副模样,让云芷汐眼皮一跳,一股致命的危急席上她心头!

就在这个时候,容煌喝道:“躲开,它喷毒!”

云芷汐不疑有他,立即是施展隐身诀这等神通,完完全全消失隐匿!同时迅速从金冠蛇身边逃离!

事实证明,她的果断是正确的!就在她消失逃窜之后,她原本所在的地方,被金冠蛇吐出一口浓郁腥臭的黑气!那黑气团不算大,但如果云芷汐逃离慢一秒,肯定就死无葬身之地!因为附近被沾染了黑气的土地,此时正发出了“嗤嗤”的浓烟,可见这是何等剧毒!

林家兄弟完全被吓傻了,不是说这是未成眠的金冠蛇,不会喷毒的吗?可这是什么?!

此时贪狼和现出身形的云芷汐面色都很难看,显然金冠蛇会喷毒之后,他们猎杀它的难度翻了好几个点!

“嘶嘶——”金冠蛇弓着身,保持最警惕的扑杀状态,戒备的盯着附近几个人类!它的眸光灵动里,带着一抹愤怒!这愤怒明显是针对云芷汐!

而这个时候,他们也清楚的看见,这金冠蛇虽然外表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但是蛇腹的位置却均匀的长了四个鼓包!

“原来是快要成年了。”容煌在看清楚这四个鼓包后,黑眸掠过一抹了然。

“什么意思?”云芷汐问着此时靠近她身边的容煌道,这家伙虽然修为跌在了初阶玄士,但是不得不说依然蛮厉害的。不仅因为他的神识强大,还有他的见识和评估。

“成年金冠蛇,腹有四肢,状如蛟龙。”容煌讲解之后,便说道,“它还差一些才成年,所以纵然能吐息,但吐息一次后,不可能再持续吐息一次。趁现在可将它斩杀,记住不要伤了它的金冠,那样炼器才是好材料。而那四个鼓包,是它目前的弱处。”

云芷汐握着锈剑,目光盯着那仇恨盯着她的金冠蛇,眉头有些蹙着道:“还是不习惯用剑,要是有一把像样的匕首就好了。”

容煌闻言看了她一眼,云芷汐却在发了一句牢骚后再度跃出:“贪狼,照原计划行事!”

“小姐?!”贪狼一惊,方才那金冠蛇的剧毒吐息,可是让他惊魂未定呢。这个时候,云芷汐却还敢扑上去?这是不要命了?!

“吼——”那金冠蛇看见云芷汐扑上来,也是很愤怒!明明它被她打伤,还没有找她算账,她竟然还敢冲上来!看它不咬死这卑贱的人类!

金冠蛇巨大狰狞的蛇口,几乎是云芷汐身体的几十倍大!但云芷汐并没有退,而是敏捷的避开蛇口,身形如箭矢刺向金冠蛇腹上的一个鼓包,同时大喝:“贪狼!刺鼓包!”

贪狼面色一沉,看到云芷汐如此无所畏惧,他也顾不得去想其他,提了大刀就直接扑上去相助!

两人与金冠蛇缠斗,步步是险象环生!云芷汐仗着身法诡异,贪狼仗着修为还可,竟然让处于虚弱期的金冠蛇毫无办法!

“吼!”这时候,金冠蛇的蛇冠忽然又散出崔璨的金光!

贪狼瞳孔一缩:“小姐,退!”

“不,此时不刺,更待何时!”云芷汐想到此前金冠蛇的吐息,明显需要酝酿的时间!这个时候是最佳的刺杀时机,当下她不仅不退,反而一剑刺入金冠蛇腹部上的鼓包!

“吼——”剧烈的痛处,令金冠蛇双目一红!浑身卷起狂暴的旋风!

贪狼本是要退,却见云芷汐如此狠辣的不退反攻!再听到金冠蛇的惨嚎,他眸光一震!心道小姐真是不要命啊!

就在这时候,金冠蛇忽然瞳孔一瞪,金冠上的光芒愈发灿烂!

贪狼脸色一狞,提着大刀空中斩落!就在金冠蛇要再度吐息的瞬间,他以全身玄劲加持大刀,一刀如可破山河般汹涌砍下!

“孽畜!死吧!”贪狼狂吼出声,四方震荡起滚滚尘土!金冠蛇那一口吐息还没完成,就在瞬间被斩得脑袋鲜血横流!

看到金冠蛇鲜血淋漓的脑袋,还有那双酝酿了恐怖愤怒的蛇目,近在蛇口咫尺的贪狼浑身一凉:“完了……”

可就在这时候,云芷汐却抓住时机,锈剑狠狠发力!从第一个鼓包向下一划,竟然狠辣的给金冠蛇来了个剖腹!更是直接剖向它第二个鼓包,一连两个鼓包被毁!云芷汐尚且不停手,狠辣的朝着第三……第四个进发!她的速度快得惊人!

那金冠蛇再也没能吐出那已到喉咙上的毒息,它的金冠颜色迅速萎靡!一道撕心裂肺的嚎叫,从它狰狞的蛇口吐出!但是它却在最后,以极快的速度,蛇口一探的扑向正在切它致命位置的云芷汐!

这个时候的金冠蛇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它只想咬死云芷汐!就算是死,它也要拖上这个罪魁祸首!

与此同时,逃脱升天的贪狼,在濒死的威胁后,看到了这一幕!他当下什么都没想,大刀再度斩落!

“孽畜,不许伤我家小姐!”贪狼狂吼间,大刀破空斩落。

这一次,已经被云芷汐彻底削弱的金冠蛇,被贪狼一招砍入了半个脑袋!可是他自己,也瞬间从空中跌落,只觉得眼冒金星浑身无力!这时候他才发现,体内竟然有一股莫名的毒素在侵蚀他的丹田!显然,那金冠蛇虽然没有吐息成功,但那怒吼却夹杂了部分毒气!

可就是这样,灵兽金冠蛇依然没死!它那鲜血喷涌的头颅,依然攻势不减的,垂死反扑向云芷汐!

这时候,金冠蛇原本灵动的眸,已经遍布成了血红色!显然金冠蛇已经进入爆狂状态,这个时候的它,纵然是受了极重的伤,但是它这濒死反扑,依然是可怕强大!

就在这金冠蛇要撕咬云芷汐的千钧一发时刻!容煌的眸,瞬间变幻成纯粹的青色!但此时,云芷汐浑身却爆发出强势的玉色!

在这致命危险的一刻,她以全身玄劲,施展出玉刹四绝第一绝——玉绝!那一层光芒晶莹的玉色,还有她手中锈剑所发的铁红之芒,在这一刻刺得旁人只觉目眩!

“玉绝剑!死!”这是云芷汐玉绝练至大成后,第一次用来与敌厮杀!玉绝强大的防御之能,以及配套的玉绝剑法攻击,在这危急一刻,被她施展到了她所能施展的最强巅峰!

只听“噗——”的一声,云芷汐的锈剑准确无误的,与贪狼砍下的刀痕遇合!然后以摧枯拉朽之势砍割而进,金冠蛇雄壮的脑袋——断!

喷涌而出的金冠蛇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蛇头断开处“咕噜”涌出!眼看就要喷洒四方,可云芷汐怎么会浪费!

“吞!”云芷汐声音嘶哑,却是玄劲消耗过度所致。不过锈剑不负她所望,此时就如同饿狼吞食,直接将那喷涌出来的蛇血一顿狂吞!

那“咚”的一声脑袋落地巨响,昭告着凶猛的灵兽金冠蛇——陨落!

随着金冠蛇的脑子被砍飞出去,它的蛇躯也疲软的躺倒在地上,发出“唰唰”的压草声……

贪狼目瞪口呆,林家兄弟呆若木鸡,唯有容煌微握着的拳缓缓松开,看着落下身后立即在打坐恢复玄劲的少女,眸光里一层层青色的涟漪漾开。

此时锈剑自行在吞血,云芷汐因为消耗太大,几乎要眩晕过去了,所以战斗一结束,她就立即打坐恢复。

贪狼体内的毒素在乱闯,也不敢再耽搁,连忙是盘腿打坐,试图以玄劲驱逐毒素。但是在方才的战斗力,他也是几乎耗尽所有的玄劲,此时正十分的虚弱,要想以玄劲驱逐那毒素,就是难上加难了。

反倒是林家兄弟,这一战几乎就是旁观,从未出过一手。反而是在战斗一开始,几乎都哆嗦的躲进了草丛里,生怕被那金冠蛇攻击!

见战斗结束了,林家兄弟从呆若木鸡状态回神后,才从草丛里钻出来为云芷汐和贪狼护法。

这时候容煌去收拾那金冠蛇的金冠,但其实他的神识,一直是停留在云芷汐身上。只要她这边一有异样,他会立即知道。

而看到两人都在虚弱中的林家兄弟,再看看那威武躺在地上的金冠蛇,眼中都起了贪婪之色。

那林海在观察到容煌并未看着这边时,悄悄的看向林山,小声的嘀咕:“大哥,我们……”他说着做了抹脖子的动作,显然想趁着云芷汐两人虚弱,来一个杀人越货!

林山见此目光忌惮的看向不远处的容煌,然后脖子缩了缩道:“没看见那边还有个么?脑残!”

林海被骂得撇撇嘴,在他看来容煌虽然好像修为比他们高,但是一路并没有什么作为。而且还吹嘘说,能察觉两百多里外的人。这在林海看来,绝对是吹牛逼,说什么神识能覆盖两百多里,绝对是蒙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却传来了声音:“鬼大人!我们发现的灵兽也在前面!”

“刚才打斗的玄劲波动也是在这附近,莫不是有人捷足先登?”又有一人应和道,紧接着便有几道身影陆续破空而来。

“糟了,有人过来了!”林山面色一变,那林海却是脸色发白,他的目光复杂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容煌!难道说,此人真的能神识覆盖两百多里?!骗人的吧,蒙到的吧……否则怎么方才不提醒人要到了……

“果然是灵兽金冠蛇!”来人中,有人已经惊叹了一声。

“上去看看。”

很快有四个人靠近了金冠蛇的尸体,这时候林家兄弟也看清楚了来人。只见这四人里,有两人赤着的右二头肌上,绘有一柄狰狞的斧头!

“鬼斧帮的人!”林海声音艰难的对身边的林山道。那鬼斧帮毕竟是青城县的大帮派,鬼斧虽然被斩了,但是并不代表整个鬼斧帮都没了。

说来也是冤家路窄,这一支在玄天森林里出行任务的鬼斧帮分支,好死不死就与云芷汐等人碰上了。

这林家兄弟,后来也是知道云芷汐二人在驿馆里,斩杀的那些“马贼”,其实是鬼斧帮的人。毕竟当日那些假扮成“马贼”的鬼斧帮众尸体,在被官府清查之后,胳膊上露出的鬼斧就是身份标志。

“别自乱阵脚!他们也许还不知道外面的传闻,现有贪狼大人在,怕什么!”林山提醒林海道。

这时候对方其中一名鬼斧帮的人指着金冠蛇的尸体,不屑看着林家兄弟道:“这是你们杀的?”

“是的大人,这是我们侥幸猎杀,不知这位鬼斧帮大人怎么称呼?”林山连忙回答道。

另外一名鬼斧帮的人闻言就喝道:“瞎了你的狗眼!这是我们鬼斧帮副帮主,金斧大人!”

“原来是金斧大人,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大人莫怪。”林山连忙拜道,那林海也是忙忙鞠礼。

不过那金斧却是呵斥:“小六!在鬼宗两位大人面前,我金斧怎敢自称大人,你还会不会说话!”

原来另外两名看不出身份的黑袍人,是来自鬼宗的人。

林山和林海一震,虽不知道鬼宗,但是见金斧如此态度,也是连忙拜道:“小的见过两位鬼宗大人。”

“嗯。”那鬼宗其中一人点了点头,很是随意道:“好了,你们都滚吧,这金冠蛇我们看上了。”

“可……”林家兄弟一愣,却是不敢吱声,毕竟这金冠蛇可不是他们猎杀的。

就在这时候,本盘坐在草丛里并不起眼的贪狼,站起身走近了几人道:“呵呵……鬼宗的大人,这话说不过去吧。这金冠蛇,可是我等猎杀的。”

“是你!贪狼!”金斧认得贪狼,见他出来也是惊讶的叫出声。要知道鬼斧帮里,除了最厉害的鬼斧是高阶玄士,与贪狼旗鼓相当。他金斧也不过是中阶玄士巅峰,可是打不过这贪狼的。

“金斧兄弟,咱们都是熟人了,莫不要为了一头兽尸坏了和气。”贪狼语重心长道。

那金斧闻言也是面色沉凝,立即小声的向两名鬼斧帮的人嘀咕:“两位大人,这贪狼在青城县佣兵里挺有影响力的。”

“既然是鬼斧帮的朋友,那这样吧,这金冠蛇的蛇皮、蛇冠和蛇胆归我们,其余的就不拿了。”那鬼宗一人说道。

贪狼闻言面色立即难看起来,谁都知道金冠蛇最贵重的是蛇皮、蛇冠和蛇胆,这都给出去了,他们不是白忙活了一场么?!

“不对,这金冠蛇的金冠呢?”另一名鬼宗的人忽然道。

贪狼见这两人是打算强抢了,面色也不善起来:“金斧,你鬼斧帮可是青城县的势力。”言外之意是提醒金府,若是得罪了他贪狼,以后这鬼宗的人离开,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哈哈哈——贪狼,我也不怕告诉你,这以后我们鬼斧帮就是鬼宗的附属势力。看在以往的情分上,你若是现在想加入我们鬼斧帮,我还是能立即批准你,并且向帮主申请给你也弄个副帮主坐坐。”金斧说着,根本就不怕贪狼。

显然金斧是看出了贪狼此时的虚弱,再加上他身边有鬼宗两名高阶玄士坐镇,他自然是不忌惮贪狼!

贪狼闻言变色变幻不定,可是他身上毒素未清,再看看不远处盘腿打坐的云芷汐,他咬咬牙还是道:“鬼斧帮我是不会加入的,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你们拿了蛇尸走吧。”

金斧闻言满意笑道:“算你识相。”

“把金冠交出来!”此时那名找金冠的鬼宗人,却是目光如炬的盯着贪狼强势道!

贪狼咬了咬牙,知道如今势弱不得不低头,所以回道:“这位鬼宗的大人,这金冠蛇的蛇冠我们不知道在哪儿。我们猎杀它的时候,它就是没有金冠的。”

那鬼宗人闻言显然不信,但是贪狼却再道:“想必你们得到消息,也知道这金冠蛇是受伤的。显然正是金冠被人打掉了,否则也轮不到我们猎杀,所以还请二位大人莫要为难我们。”

“不错,属下的人来报,这金冠蛇确实是负伤在身的。”金斧倒是相信贪狼的话。

这时候,林海的眼神变幻了一下,忽然站出来道:“他撒谎!小的看见,那金冠是被那人收了去!”他说着,手指还指向了站在云芷汐跟前的容煌。

此时容煌不过是初阶玄士,看在两名高阶玄士的鬼宗人,和一名中阶玄士的金斧眼里,那根本就不够看了。

林山听到兄弟的话,犹豫的眼神一定道:“是的,小的兄弟二人作证!而且金斧大人您不知,此前贪狼和他那小姐,并着这个青年,还在坊市驿馆斩杀了鬼斧帮数百名兄弟!其中似乎还有,贵帮帮主鬼斧大人!”

那林海是奸诈小人,这林山更狠!这是想要引金斧,将云芷汐三人都灭杀!如此一来,他们兄弟以后出了玄天森林,也不必担心被报复了!

“什么?!”金斧闻言果然眸光一狞!

贪狼心呼不好,已经默默的保护住云芷汐,并道:“胡说八道,当日在驿馆我等斩杀的是马贼,哪里是什么鬼斧帮的兄弟!鬼斧帮的人,怎么可能跟城主府过不去!且鬼斧那厮的修为与我不相上下,我又怎么能杀得了他?!”

贪狼的话是辩驳,也是在敲打金斧。要知道那日鬼斧等人,都是扮作了马贼去驿馆闹事。如果他金狼承认,那些人真的是鬼斧帮的人,那么无异于是表态,鬼斧帮要和城主府对着干!

金斧闻言却是冷哼一声,自然不太相信自家帮主被杀,但对方杀害鬼斧帮弟兄的事却多半是真,当下他也毫不客气道:“贪狼,你莫要耍小聪明!识相的,将金冠拿出来,我们考虑放你们一马!”

贪狼闻言可不会天真的认为,金斧说的是真的。他相信只要将金冠交出,他们三人就会被格杀!此时,他目光阴毒的看向林家兄弟,若不是这兄弟误事,他们怎么会这么被动!早知道在杀金冠蛇时,就该顺便砍了这两贼子!

林家兄弟被贪狼看得一惊,连忙躲到金斧身边,与贪狼对峙着。

那鬼宗的人,并不理会他们之间的恩怨,而是将目光锁定在容煌身上:“将金冠交出来!”

“交个屁!”云芷汐的声音,忽然从容煌背后钻出。

只见她站起身从容煌身后走出,目光阴冷的扫向眼前四人,和那林家兄弟道:“别说金冠不给,就是那蛇尸也是我的!识相的,给我滚!”从来都是她抢别人的东西,哪里轮到一帮杂毛来抢她的好东西?!

云芷汐方才在打坐时,吞了一枚回玄丹,此时玄劲已经恢复了七八成,基本恢复了战斗力。而她的锈剑,还在蛇尸里面吸血。这会众人都没注意,那巨大的蛇尸,已经缩水了三分之一。

金斧闻言一愣,当看清楚云芷汐不过是个稚嫩的,还非常美丽的少女,不禁猥琐笑道:“哈哈哈哈!倒是没发现还藏着个这么漂亮的小娘皮。还口出狂言很是辣嘛,不错不错!本大爷看上来,这也不会杀你,会带你回去让你爽的!哈哈哈哈——”

金斧的属下闻言也是狂笑:“恭喜副帮主,可得一美人。”

“两位鬼宗大人,若是看得上你们先用,回头再给小的?”那金斧不忘自己的身份,并不理会手下人的奉承,而是向鬼宗那两高阶玄士道。

“小姐,您别冲动啊!”贪狼担心云芷汐忍不住对方的秽语,一下子火爆的冲出去,这回他们可是真没底气啊!

云芷汐根本没回答,而是站在了容煌跟前。她虽然不知道容煌现在身体里是什么情况,但是很清楚他不太适合动手。再说了,这家伙要被欺负,那也只能是被她欺负……

看着不着痕迹将他护住的云芷汐,容煌的唇角不禁莞尔一勾。不过他并没有动,而是看她准备怎么做。

可下一刻,云芷汐的身形忽然消失!

所有人都是一怔!那鬼宗的两名高阶玄士,倒是很快反应过来,正要道小心!

然就在这个时候,其中那个一直叫嚣要容煌交出金冠的家伙,只觉得颈上一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他的死,跟之前他们鬼宗的另外一个小伙伴——老鬼,是出奇的一致!只能说,不愧是同一个宗派的,死况都是一样的,都是被云芷汐割了颈动脉!

一剑秒杀一人,这个形势的急剧变化,让所有人都惊住了!

贪狼看见云芷汐已经动手,最终是一咬牙,不去管体内的毒素,也是忽然发难的暴起,大刀狠狠的砍向距离他最近的金斧!

金斧还有些发怔,他是被云芷汐忽然失踪,再忽然出现即秒杀了一个鬼宗的人!吓得怔住了!贪狼就是瞅准这个时机,一道绝杀向金斧!

但那金斧好歹也是中阶玄士,他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就在贪狼斩杀下来的瞬间,他感觉到对面一股杀气汹涌而来,当下想也不想的,连忙抬手以护臂一挡!可贪狼的暴起,也是发挥了参与的全部玄劲,一刀下去直接把金斧的护臂砍碎,更是切入他的骨肉里!

金斧一声惨嚎,连连后退之间,将身边的属下一抓,推向了贪狼!他那属下一被推出,也是挥刀砍向贪狼,但毕竟修为太弱,反被贪狼一刀劈死!

这时候的贪狼没有半点犹豫,他知道自己的毒素要爆发了,若是想活命就只能以最快的速度将敌人杀死!

贪狼这边快,云芷汐那边也不满!在一剑斩杀了一名高阶玄士后,她的身形再度消失!另外一名鬼宗的人被吓得肝胆俱裂!可任是他怎么神识搜寻,都是找不到云芷汐的存在!这太可怕了!

潜伏中的云芷汐瞅准了时机,身形再度突兀出现在那高阶玄士身后,手中的无极剑又要来一次格杀!只是余下这名高阶玄士显然有了防备,就在她出手的瞬间,他手中的剑立即一挡!然后身形如风般,立即滑开了去!

但就在此时,云芷汐忽然诡异道:“惊凰!起!”

随着她的话音落下,那藏在蛇尸里的锈剑暴起,一剑刺向爆退中的鬼宗人!后者被这连环刺杀吓得魂飞魄散,只想着没命的逃!再不敢想夺什么金冠蛇!但是锈剑被云芷汐灌注了所有的玄劲,那爆发的速度也是不慢!

面对疾飞而来的锈剑,“不——”那鬼宗人绝望尖叫,可锈剑却不会留情的,“锵”的一声刺入他胸口!瞬间,他胸前的衣服被裂碎,旋即他护住心脏的一块护心镜碎裂!

然这一刻濒临死亡的绝望,却是如此真实的侵蚀了这名鬼宗弟子的心!他几乎被吓得尿了一裤子,此时捡回一魂,早已没命的运起独门玄技——鬼踪迹夺命逃亡了!

而当一名高阶玄士,又是一个擅长风属性的高阶玄士,他下定决心拼老命的去逃,还真不是云芷汐能追上的。

“可惜了。”云芷汐收起无极剑,握住那空中的锈剑,无限惋惜的看向鬼宗人离去的方向。按照她的计划,是可以绝杀这个人的。

“不——”此时只听又一声绝望惨叫声起,原来贪狼也是将金斧解决了。不过他自己的情况也很是不妙,已经站不稳的坐下身,更是吐出了一口黑血,唇也瞬间变成了紫黑色,显然蛇毒在他方才与金斧决战的瞬间,完全的爆发了!

云芷汐忙掠过去,手中几根银针快速的落在贪狼的丹田上,帮他稳住毒素!

这时候却听附近又有了不少脚步声,很明显他们这群人,正是之前容煌发现的那十八人团队。只不过前面出现的这四人修为高一些,所以先抵达过来受死罢了。

林家兄弟也听到了声响,又见云芷汐在救治贪狼,他们立即是撒丫子要跑!可是却哪里还跑得了?!

在他们的跟前,站着一身白衣飘渺的容煌。他一双墨目里,泛着不可抵抗的威严:“想走?”

“不——不敢……”林家兄弟浑身一哆嗦,立即是跪地磕头拜下!

“去引开他们。”容煌淡淡的下令。

“是,大人!”林家兄弟二话不说,立即是站起身去照做,一下子就闪得没影了。

云芷汐见此懒眸一眯,十分古怪的盯着容煌:“你这真的不是叫他们引那些人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云芷汐却听到林山的声音:“鬼斧帮的兄弟们,你们可是来了!快,金斧大人他们已经追着金冠蛇杀到那边去了,大家快跟我们来!”

不多时,那边本来靠近的脚步声,在林家兄弟一番解释说明后,果然是跟着慢慢的远去了?!

云芷汐眸光诡异的看着容煌,见他一副飘渺若仙的模样,知道他定然是用了什么邪门歪道,将林家兄弟暂时降服了。看起来倒是挺有效的,但是她就看不惯他这副一切皆在我掌控中的样儿。

“我要帮贪狼解毒,你快将金冠蛇的皮剥了,将蛇胆取了,一会我们马上离开。”云芷汐指着蛇尸道。

容煌修长的剑眉一挑,让他去剥蛇皮?这么脏的活计?

“还不快去!”云芷汐瞪了他一眼道。

容煌看着她不动,显然是不乐意。

“不去你别跟着我。”云芷汐说罢坐下身,不再理会容煌,而是以神圣之手开始为贪狼施救。这一次贪狼的表现,已经更充分的证明了他的价值和忠心。否则他大可学林家兄弟,而不需要冒着蛇毒爆发丧命的危险,来帮助她取胜了。

容煌看着那身上染血的少女,再看看一旁的蛇尸,好半天都在纠结。可是最后,他不得不蹲下身,去做了打下手的收拾烂摊子活计。

在他剥蛇皮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云芷汐朝他偷瞄过去的,笑得眉眼弯弯的贼样儿。此时在她的怀里,知道战斗结束的小喵,在钻出来看到是容煌在收拾蛇尸时,没敢出去吃蛇脑。

大约一刻钟后,贪狼吐出了一口黑血,体内的蛇毒已经被驱逐。而云芷汐也已收手,丢给贪狼几枚回玄丹后,她自己也吞了几颗坐下来调息。毕竟连番的战斗消耗,对于她来说也很是吃不消。

贪狼还十分的虚弱,只是他再看着云芷汐的眼神,已经充满了复杂的敬畏!

那时,拼了老命逃走的鬼宗人,正心有余悸的看着他们所在的这个方向,颇为咬牙切齿道:“等着,待汇合了陆师兄取得宝藏后,定报此仇!”

------题外话------

今日起如无意外,更新时间为早上8:20~

特别感谢

yuanruo19送了50花!caxili和lindapalm投的月票~

首定获奖名单

三甲奖288币~

1、我爱肉肉321~2、yuanruo19~3、跳跳?~

三——十奖188币~

4、墨染浮生~5、菩提苦心mimi~6、倾19~7、105194620~8、eunicetian~9、amenda1980~10、鬼双双~

幸运号奖99币~

11、斗儿1~22、really0408~33、蓝雪情~44、小怪物多多~55、南湖菱宝宝~66、guona817~77、ws794776~88、暴风骤雨~99、jojo3141~111、℡伈洳止氺~

目前除7、105194620~22、really0408~88、暴风骤雨~99、jojo3141~未留言无法发放,其余人都已发放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