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73章 不许打脸!可抱。

看见容煌下来应战,云芷汐只觉得浑身的血都沸腾了!尤其看他明明修为要跌落了,还一副隐忍的拽二模样,她就很想将他摁倒,往他脸上狠狠的揍几拳!

“你先照看一下,本小姐暂时没空。”云芷汐朝贪狼说了一句,浑身的玄劲已绷上每一道经脉!紧接着,她如敏捷的豹子,一弹直扑向容煌,同时她的拳头也瞬凝上了炎炎的火系玄劲!

容煌侧身一退,避开她攻击的锋芒,身形忽如飘风落叶,起起伏伏间,绵而快速的化开她的攻击!

云芷汐眸光一闪,见他这身法竟与太极有异曲同工之妙,当下火拳幻化,她最熟悉的太极运起!那柔软的太极手,那扎实的盘下功夫,让云芷汐一身的气势,瞬间由猛虎凶兽变幻成仙风道骨。

如此一来,容煌那飘飞如雪,躲退如落叶悠然的步法,与云芷汐那大凡若简,行拳舞掌如蝶儿翻飞的太极,便像是白雪与红蝶交缠,落叶与红霞共舞!

如此场景,看在贪狼的眼里,就完全变了味儿了!完全就不是切磋,而是在*!

但是贪狼不知道,此时的云芷汐可说是用尽浑身解数,容煌也同样不轻松!尤其是当他的眼眸,无法抑制的变幻成青瞳时,他的修为就彻底的跌落在了初阶玄士。

两人的纠缠速度越来越快,白雪与红蝶的交织,很快就变幻闪烁得,连贪狼都有些看不清楚!可是明明在他眼里,两人的动作都是那么的“慢”!

就在这时候,云芷汐发现了容煌的一个破绽,紧接着她就发动了强大太极鞭手!她浑身玄劲一扫,以全力直接破向容煌露出破绽的胸口!

容煌青眸一凝,强大的神识早已捕捉到了她出拳的路数,当即是躺身一躲!云芷汐借势一扑!直接将他摁在平地上!紧接着一个看似轻飘飘,其实杀伤力强横的太极拳猛轰而下!眼看就要如她所愿的,打在容煌那清俊的脸上!

然!容煌那双青如春叶的瞳忽然绽出一抹寒光,一层冰霜凭空出现!瞬间将云芷汐的拳头冻住了!

那一霎那,云芷汐只觉得手上一阵刺骨的寒!那种寒,仿佛能穿透她的经脉,封锁她的心跳!她眸光一热,体内的玲珑仙境忽然颤动了一下。紧接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股寒意就消失无踪了……

容煌的手掌本已握在她被冻住的拳头上,很显然是要帮她化去那些冰霜,可是等他握上去的时候,她的拳却再度动了,直直的往他脸上招呼!

容煌的头迅速一躲,终是险险的躲过了她打脸的拳。不过他的脸色也变得十分苍白,甚至泛着健康桃色的性感薄唇,也是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云芷汐眉毛一挑,盯着他不对劲的模样问道:“你怎么回事?”

“扶我回屋。”容煌的声音有些僵硬,听起来明显不太好。

云芷汐见他脸色迅速的苍白,倒是有些吓到了。虽然她是想揍他没错,但是并没有打算要他性命。

“你还能走?”收了剑拔弩张的玄劲,云芷汐询问道。

容煌按住云芷汐的肩膀:“你先起来。”

此时,云芷汐因为将他摁倒,几乎是扑在他身上,听他这么一说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他手掌上传出的冰寒之意!

云芷汐眉头一皱,握紧他的手掌在起身的瞬间,顺势将他从地上拉起来:“你有内伤?”在问出这话的同时,她已经开启了心灵之眼查看容煌的身体。

这一查看下来,云芷汐的脸色有些沉:“你怎么回事?浑身的玄劲乱七八糟的?”

原来此时容煌身体里,出现了三股不同的,但势均力敌的玄劲!这种情况很是诡异,但是却又真实如此,这让云芷汐都摸不明白了。若是寻常人,被这三股霸道的玄劲这么冲撞,怕是早爆体而亡了!可他倒好,居然还能跟她切磋?!

“无妨,扶我回房。”容煌起身后,一手依然搭在云芷汐的肩膀上。

云芷汐伸手扶住他,正要把他搀扶回房,结果他却不动的僵在原地,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隐隐似还泛出了青色!此时他双眸紧闭,看起来情况真的是不太妙!

见他这副模样,云芷汐抬头想喊贪狼下来帮忙,结果却没看到贪狼的人影。

原来贪狼在看到云芷汐将容煌摁倒后,就非常识相的避开了,并且非常善解人意的,将这一片地方就警戒起来,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对于贪狼这位资深佣兵来说,他的思想也是很前卫的。在他看来,云芷汐的行为也许在世家、宗派看来,显得过于放浪形骸。但是对于只崇尚武力的佣兵、冒险者等从事高凶行业的人来说,她的做法不仅不会让他们反感,反而让他们佩服!敢做豪爽,喜欢就是喜欢,没那么多废话!一切,只以实力说话!

而没能找到贪狼的云芷汐,还喊了几声。结果外头守着的贪狼,本着非礼勿听的原则,可是没敢偷听里头的声响……所以自然也是听不到的……

“跑哪里去了?”云芷汐叫不到人来,皱了皱眉感觉到身边的男人浑身都冰凉了,照这情况发展下去,她都怀疑他会不会死掉。

“一浴桶水。”此时,情况很不对的容煌,忽然冒出了四个字,接着又没动静了。不过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正在努力平衡体内的三股乱窜力量。

云芷汐一咬牙,直接将他抱起来,然后脚上一跃,直掠入他的房里!她这还是第一次抱个大男人,尤其他的身高还这么高,身材还这么有料。至于重量倒是可以忽略不计,毕竟以她的修为,就是搬个近千斤的石头也是没问题的。

此时她抱着他,感觉就像是抱着一块极好的冷玉,因为他这时候浑身都是冰冷的。因为他太高,为免抱不稳,她几乎是将他整个人裹在怀里,有点类似于扛的将他抱上去。可这样一来,他身上那股清雅的梵香,就全方位无死角的将她包围。

容煌此时并不是没有感觉的,相反他的意识是完全清醒的。本来他说完那句话,是打算自己回房的。可是这一次,他因为刚才贸然动了,觉醒后还没能与他融合的青瞳的力量,导致体内的情况失衡,出现的状况比他预料的还要麻烦。结果说完话,他就没办法再动,本想着再压制一下,许就能动了。

可是他没想到,云芷汐会忽然抱起了他?!

虽然说她的动作更像是扛,但是因为他高,她搂着他的腰后,还要抱着他的背防止他掉下去,所以这个姿势就非常的亲密了!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从她身体传来的温热,还有那属于她的柔软!从前他帮给她摸根骨的时候,摸到就被她甩了一巴掌,但是手感真的很不错的地方……

加上她身上隐隐散出的,那股属于她的幽幽甜香,嗅在此时情况不妙的容煌鼻中,想到她施展媚术时的模样,他体内乱窜的三股力量就更不对劲了!

好在云芷汐的速度够快,将他迅速的带回房之后,就把他丢进了浴桶里。因为她发现里面有水的,而他不是说要一浴桶水么?所以正好……

容煌落了水以后,云芷汐发现他身上忽然冒出了一层层绿色的,丝丝状的光泽!而他那浴桶里的水,很明显也不是寻常的水!

云芷汐没走开,而是站在一旁帮着护法。她这是下意识的行为,知道他的情况不对,她也不可能撒手走人。而且他的状况很诡异,她也有些好奇。

大约半个时辰后,容煌张开了紧闭的双眼,青色的瞳也已经恢复了黑色,只是隐隐泛着青泽,脸色倒是恢复了正常。

“没事了?”云芷汐询问道。

容煌点了点头:“没事。”

“那就好,我先去忙了,你自己慢慢疗伤。”云芷汐看不懂他体内的情况,只能归类为受伤吧。不过她却在琢磨,如果以她的心灵之眼和神圣之手,遇到他这种情况的话,她是否能有对策。

“嗯。”容煌应了一声,又缓缓道:“多谢。”

云芷汐闻言挑眉看了他一眼,见他又闭上了眼,她凑近去在他跟前笑道:“什么好处?”

容煌嗅到她扑近的气息,那紧闭着的眸上,浓密的睫微颤,但他并没有张开眼:“随便提。”

“你说的!”云芷汐眸光一亮,站直身板不再打扰他,说完就直接出门去了。

在她离开之后,容煌才缓缓的张开眼,他那双眼眸明灭着层层青光,看起来非常的漂亮妖异,此时明显是看着云芷汐离开的方向,但是他修长的剑眉却紧紧的拧着……

云芷汐出了容煌的房门,就直接走下了客栈大堂,才下楼梯就看见了贪狼。

“小姐。”贪狼恭敬的行礼,眼神似乎有些惊讶,大约是想着云芷汐下来的速度还是快了些。

“那少年呢?”云芷汐问道。

“在呢,属下这就去带他过来,是要送去您房里?”贪狼问得有些纠结,心说难道容公子还不能让小姐满意?

“不了,找个包房吃早点,顺便带他过来就好。另外容公子那里你看着点,不要让人去打扰他。”

“好的。”贪狼自然遵令去办,却有些狐疑的认定,那容公子果然不太行……就这么半个时辰,就需要歇着不能被人打扰了……

可是等贪狼再度归来的时候,却是面色难看的,向正在吃早点的云芷汐禀报:“小姐,赤铁说那少年逃跑了。”

“嗯?”云芷汐眉头皱起,放下手中的包子看向贪狼。

“刚才还在的,估计跑不远,您看是要去追么?”贪狼也没想到,不过是这么一阵子的功夫,居然就出现了变故。

“算了,我们还要进玄天森林,此事就不管了。跟那赤铁说,人不在本小姐不加入他们佣兵团了,那个什么亲王也撵走。按照约定,与那两人去找灵兽即可。”云芷汐本来想着那少年是洛风,听说他被灭了全族,想着问问看他是否要进云家罢了。

“好的,属下这就去办。”贪狼得知了云芷汐的意思,立即就去做安排。

……

云芷汐吃完早点,因贪狼去办事,容煌显然也需要时间恢复,她闲来无事又不想再去打太极,便回房去打坐了。

她没进玲珑仙境,毕竟一会还有事。将通天诀运转之后,她体内的经脉开始隐隐浮现红泽。重述经脉篇的修炼,重点就是淬炼她的经脉。达到第一篇小成程度的她,此时经脉的强韧度已经不逊色与任何一名巅峰大玄师!

按照通天诀所称,一旦第一篇修炼至大圆满境界,她的经脉强韧度将达到一个可怕的程度。也只有到那时候,她才能开启炼药术中的天火。她猜测这种从她体内开启的天火,应该会持续蕴养淬炼她的经脉。

只是这通天诀的突破,明显并不容易。它并不是单纯的,能依靠玄劲的突破便突破的。不过此时她在按照口诀运转体内玄劲时,却隐隐感觉经脉的强度似乎有些许强化?虽然很是轻微,但她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的通天诀确实有了些许长进!

想到此前在与容煌切磋那会,她的拳头忽然被那股冰寒冻结住时,体内玲珑仙境的异样,她就下意识去查探了玲珑仙境一遍,但是没有发现异常啊?!

思来想去,云芷汐感觉这次轻微的突破,是跟容煌青瞳散出的那抹冰霜有关,但具体什么关联,她又搞不太清楚。最终她只能摇摇头,不去多想的静心修炼。

通天诀运转三十六个周天下来,云芷汐原本疲倦的精神,也是恢复了神采。等她收功起身,准备出去走走的时候,贪狼正好办完事带着那两名冒险者兄弟回来了。

此时容煌大约听到了声响,也是从房里走了出来。

“好了?”云芷汐问了一句。

“嗯。”容煌看着她的眼神,已经恢复了寻常模样。

“那走吧。”云芷汐知道贪狼准备好了,也就没打算再做停留。因为昨晚驿馆一战,她知道现在他们这三人很出名,指不定再等一会,就又有不少人来烦了。再说他们停留此间坊市,本也是打算补充干粮和水而已。

一行五人很快离开了客栈,往玄天森林进发。此时云芷汐也才知道,那冒险者兄弟,一个叫林山,一个叫林海,都是八阶玄徒。

当天下午黄昏时分,他们就抵达玄天森林。

外围的玄天森林,就像是寻常的树林子,就他们目前看来,倒是还很安全。那些绿叶匆匆的树木,层层叠叠的茂盛着,那种绿意安然的青葱味道,嗅到鼻尖也甚是清新。抬头看上去,可见绿叶与蓝天交相辉映,很是静谧美丽。

跃上树端往森林里头看,可见一片浓郁绿,连着天边蔓延不见尽头。这一大片连绵进去,就是东域闻名的玄天森林了。此时在外头看起来,倒是绿如宝石,十分的漂亮。

当然这要忽略那一声声,隐晦悠远的凶兽咆哮声!

云芷汐嗅着这股丛林的味道,听着那一道道远远传来的,很是凶戾的吼叫,一双懒眸潋滟着一抹怀念的光泽。

“原始森林的味道,黑暗血腥的气息,好熟悉的一切。”云芷汐缓缓闭上眼,感受着这一股久违的熟悉。虽然这股熟悉里,带着异世的陌生。可是那相近的气味,还是让她泛起了很多的回忆。

等她再度张开眼,懒眸已敛尽了锋芒,却隐隐闪烁着炙热的战意!她在还没成为合格的杀手前,是一名凶残的丛林猎杀者!丛林训练营,将她的古武技能发挥到了极致,那种舔血的原始生活,在她看来却是最真实的生活世界,而她很喜欢!

从树端下来时,贪狼等人已经支好帐篷,并做了简单的防备措施。这种措施只是驱逐毒虫等,若真有凶兽出没,自然是起不到作用的。

“小姐。”贪狼见云芷汐回来,立即起身招呼。

云芷汐摆摆手:“不用这么客气,随意一点你我都自在些,他们呢?”

“哦,林家兄弟去捡柴火了,容公子在帐篷支起后,就进去歇着了。”

云芷汐点点头,在贪狼面前的火堆坐下来。他们虽说修为都到了玄士阶,但在这玄天森林附近,寒气湿气都很重,若是不起火烘烤,还真是受不住。不过越到森林深处,进入冒险的佣兵、冒险者等,都不敢再轻易的在夜里起篝火,怕的是引来太可怕的凶兽,到时候别说烤火不成,反成了凶兽腹中粮。

过一会林家兄弟带着大把柴火归来,将篝火添得很是旺盛。大家拿了干肉和酒,围着火堆吃起了晚饭。

云芷汐抬头看了容煌的帐一眼,拿了一块肉和酒囊好心送进去。等她快进帐的时候,就隐约听到林家兄弟的声音在议论。

“贪狼大人,您这位小姐到底是什么人?她跟那公子什么关系啊?”

“是啊是啊,贪狼大人,他们看起来关系不一般吧,何必支两个帐这么麻烦。”

“你们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我家小姐也是你们能打听,能嚼舌根的?!”贪狼不客气的训斥道,虽然他也觉得容公子和小姐其实一个帐就够用了。

“小的不敢不敢!来来来,大人试试咱新酿的猴头酒!好东西啊,您尝尝!”林家兄弟邀请云芷汐三人,最主要的还是看重贪狼的强大,这时候自然巴结得紧。至于云芷汐,因为是个女的,又长得太漂亮,他们潜意识还不当她有多厉害,只觉得是她的家族才让贪狼臣服的。

“先放着,等小姐来了先喝。”贪狼此时已是诚心效忠云芷汐,自然是尊着主仆之礼,不会去做僭越的事情。

云芷汐听着,也没去理会他们的议论,走到容煌的帐门口,就掀开了帐子走进去。

一进到里面,她就看到正在盘腿打坐的容煌,方走近他身边,便可嗅到他独有的清雅梵香。有时候她在想,就他这样的,弄得这么香喷喷的,若是当个杀手的话,肯定一出现就暴露了……

在她进来后,隔了好一阵子,容煌才张开眼看向她:“什么事?”

“给你送吃的。”云芷汐说着,在他身边坐下来将酒和肉递给他,又说道:“要不要去烤火,你好像很冷。”

容煌接过了酒肉,听她这么说倒是站起身道:“走吧。”

云芷汐没想到他这么合群,竟然真的要去烤火,倒是有些楞住,不过眼看他已经走出去了,她也大步跟着出去。

五人围着火堆坐下来,原本贪狼三人有说有笑的谈话氛围,倒是因此诡异的静下来。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金冠蛇的?”云芷汐也不勉强他们放开,只是随意的问道。

“是在五天前了,我们兄弟跟另外几名冒险者收获了几只獐兽,从森林里出来准备回坊市。路过一处洞穴时,发现那洞穴是新开辟的,便好奇的去打探了一下。说起来真是惊险,要不是当时跑得快,我们几个都成了蛇粮了。”回话的是林山,说起来还心有余悸的。

云芷汐盯着林山和林海的神态,发现两人都陷入短暂的回忆,并且脸色上泛由严重的后怕,以及后怕之后的贪婪。他俩这些神态表现都很真实,想来是没有撒谎。

“金冠蛇在灵兽榜里,虽然只是末尾的存在。但能称为灵兽的,都是开启了灵智的凶兽,加上它擅毒,可远程攻击,又怎么会让你们逃出来?”云芷汐反问道。

“擅毒?这……这不可能吧……”林山恐惧的看着云芷汐,显然并不知道金冠蛇擅毒。他并不知道,云芷汐这么说是再一次的试探他俩。见他们兄弟二人果然不知道,她才完全肯定两人的情报没有问题。

“也不是都擅毒吧,是成年的金冠蛇才能喷毒。林山他们能活着回来,就说明这头受伤的金冠蛇,应该还是未成年,否则属下也不会让小姐来涉险。”贪狼却是解释道,他并不知云芷汐的用心,还以为她是因为没来玄天森林历练过,所以见识不足。

“对对对!它应该是未成年,不然我们咋没被喷死!”林海连忙应和道。

“不过咱们也不能大意,就算是未成年的金冠蛇,那也是灵兽。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我们轮番攻击,将它的伤势拖得更严重,直接把它耗死才是上策。”贪狼显然早有对策,想法倒是周密稳妥。

“它可是灵兽,打久了肯定能发觉我们是在拖垮它,若是被它察觉了,以金冠蛇能钻地的神通,被它钻到地底下躲起来,咱们人再多也只能干瞪眼。”云芷汐却道。

“那怎么办?”林山和林海顿时干瞪眼了,难道就这么放弃?!可那是灵兽啊,就算分到一块皮,也比一头凶兽值钱!

“小姐好见识。”贪狼附和了一句,却有些违心。毕竟以他的经验来说,一旦他们展开围剿,以灵兽的傲性,是绝对不允许它逃跑的,他们只要往死里打就好了。

“不过倒也不是没办法,但是我们要策划好。”云芷汐转口又道。

“小姐您说!”林山着急接口。

云芷汐点了点头,目光沉吟道:“等找到金冠蛇后,我先去吸引它的攻击。然后贪狼你呢,就瞅准时机补一刀。这样一来,不怕它有机会逃跑。至于林山和林海,你们就分散开守着。万一我和贪狼没能绝杀这金冠蛇,它也必然是受了更重的伤,你们只要能拖延一下它,不要让它能立刻钻地逃跑即可。”

那林山和林海一听,就不说话了,但却是腹诽:“就您一个世家的小姐,就算是个玄士,可是花拳绣腿的,怎么可能吸引那金冠蛇的注意?就算真的吸引了吧,就您这小身板,还不一下子就被吞了……”

不过贪狼闻言却是眸光一亮,他在天香楼可是见过云芷汐的非凡身手!加上驿馆一战,更是显示了她的临阵睿智,所以他并不怀疑云芷汐的能力,当下就赞同道:“小姐这主意倒是不错!不过……会不会太危险了?”

云芷汐笑了笑,目光看向林山和林海道:“这金冠蛇若是没成年,那兽牙倒是不值钱,我们就要蛇皮、蛇冠和蛇胆如何?”

大家都知道,金冠蛇最宝贝的,就是蛇皮、蛇冠、蛇胆和毒牙。现在毒牙没有毒了,最宝贝的三件却都让云芷汐占了,若是换做其他人,肯定是不会答应这么不平等的条约。

但是林山和林海很弱,只是八阶玄徒。这一次的猎杀,主要还是靠云芷汐和贪狼。他们充其量是充人头数而已,不过带出的消息值钱。所以就捡剩来说,蛇筋什么的还是可以卖不少钱的,他们也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了。

但这番商量对策下来,云芷汐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将容煌算上,好像他就是个绣花摆设,专门来彰显俊美而已。

不过容煌却也是没吭声,一个人安静的听他们说话,然后喝酒吃肉,好像是个彻头彻尾的旁观者。

只是到了最后,云芷汐却看向他问道:“你有没有补充?”

这时候另外三人,也才恍然反应到,他们这里还有一个人呢。

“就算它未成年,你们也要当它是成年来斩杀。”容煌缓缓回答。

其余三人不以为然,云芷汐却在一阵沉吟后点头:“不错,在行动前,所有人含上避毒丸。一旦发现金冠蛇吐息,要戒备远遁,避免阴沟里翻船。”

“好的。”贪狼三人随口应了一句,都没太放在心上。

接下来一夜无话,各自回帐休息之后,第二日一早,一行人便往发现金冠蛇的目的地出发。

这玄天森林在一辈又一辈的流传里,是一个非常神秘的森林。据说森林的深处,住着一头光芒万丈的圣兽,能呼风唤雨,移山填海!一旦有人进入它的领地,必然尸骨无存绝无生还。

据说东域最强大的武者,都不曾进入过玄天森林深处。有进去过的,也再没有活着出来的存在!这就是玄天森林的神秘,不可逾越的神话。

云芷汐一行人,在林山和林海的带领下,已经往玄天森林较深入的地方进发。不过他们的活动范围,自然是没有逾越过那千里的外围警戒线。

他们这一路上,倒是遇见不少兽类。不过都是一些连凶兽级别都达不到的,就是云芷涛都能随便猎杀,但看在他们这几人眼里就完全没兴趣了。

大约走了两三个时辰,眼看就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却还没有抵达目的地。这让云芷汐有些不喜,开口就问道:“你们没走错方向吧?就我们的脚程,少说也走了百来里路了,怎么还没到?”

林山闻言连忙解释:“小姐别急,马上就到了,应该还有半个多时辰。我们上次也是慌不择路的,逃到外头才做了标志。所以只知道在这附近,真要找起来却是有些麻烦。要不咱们先吃点东西歇一会,到了之后可以直接猎杀?”

听林山这么说,云芷汐也觉得有道理。若是林山在逃命的时候,还能想着留下记号回来找金冠蛇,那他的心智真是要另外评估了,简直就是强者的临危不乱了。

五人做了简短的吃喝休息后,这才又接着赶路。但越是往里头走,他们越是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这一路下来,少说也走了百余里的路,但是却没遇到一头凶兽?!就是比较凶狠的野兽,都是没看见的,这种情况在玄天森林里就显得诡异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进入了某强大兽类的领地!其余的凶兽等,都已经被驱逐,或者是自行逃亡撤离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咆哮的怒吼,证明了他们心中的猜测!

“虎头豹!”贪狼听到这声音,浑身一震的喝道。

林山和林海一听,顿时脸色都白了!虎头豹,凶兽排行榜靠百的凶兽,擅长攻击!最为凶残的凶兽之一!也是贪狼曾经带着佣兵团,围剿猎杀,并一战扬名青城县的凶兽!

五人除了容煌,此时都是拔出了兵器!在云芷汐手上,拿着的是抢自钱跃的无极剑。这柄剑一出来,那惊艳的白芒,就让林山和林海心头一震!以他们的见识,虽然看不出这柄剑的品级,但是也能确定这是一把不寻常的兵器!

“小姐,虎头豹的弱点在颚下三寸,只要能扎进去必死!”贪狼毕竟猎杀过虎头豹,所以非常有经验。他更是知道云芷汐手里拿着的,就是以前钱家的无极剑!以这把剑的锋利,定可以轻易刺入虎头豹的颚下三寸!

“好!你攻击,我偷袭!”云芷汐听完就道。

贪狼没有任何异议,大刀挥起直逼向那从丛林里,显露出狰狞虎头的虎头豹!

“孽畜,受死!”贪狼大喝声如雷,声势滚滚的朝着虎头豹砍杀下去!

那虎头豹双眸红得狰狞,这是凶兽的特征表现。凶兽嗜血如命,只知道玩命厮杀,直到将猎物扑咬之死,绝对不会退缩,也绝对不会有其他的策略!这就是凶兽,一勇之前除非死不会停的可怕兽种!

但也正是因为他们无脑,只知道厮杀,所以面对狡猾的人类武者,它们多半是要吃亏的。比如此时,当贪狼强势冲杀上去。那虎头豹就再也不看云芷汐等人,而是咧开狰狞腥臭的大嘴,直接吵贪狼扑咬过去!

云芷汐瞅准时机,就在虎头豹扑向贪狼的瞬间,她的身子如离弦之箭,迅速且直接的!朝着虎头豹的下颚三寸杀去!

“吼——”只听一道震耳欲聋的惨嚎声爆开,云芷汐已经浑身是血的落在了地上。至于那虎头豹,从出现到被云芷汐猎杀,竟然不到一盏茶的功夫!

饶是早有心理准备的贪狼,见到那躺在地上抽搐着,颈下淌出滚滚鲜血的虎头豹,也是眼皮直跳起来!

这是多么精准的把握时机眼力!这是多么强大的出击准头!这是多么有分寸的刺杀!就算是成名的刺客,恐怕也难以做到这么快很准的刺杀!可是眼前这名少女,竟然做到了!

贪狼再一次觉得,云芷汐的能力远不是他看到的这样!这是一个,每一次出手,都能带给他震撼的主子!

看着这头奄奄一息的凶兽,林山和林海都有些傻眼。他们是没看清楚云芷汐怎么出击的,本以为是贪狼斩杀的,可是看起来却是云芷汐的剑上染着血。

“走吧。”云芷汐抹了脸上被溅到的凶兽血,一身的血腥味让她的气息变得有些黑暗,那些滚烫的兽血,黏糊糊的染在她身上,她却似乎并不在意。

看到她这样,容煌的眸光微暗。从一靠近这玄天森林,他就感觉到她身体里,似乎有一股能力在复苏。那并不是一种寻常的力量,而是源自她的灵魂,一种本能的之力。令她与这一片天地,很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并且令她越来越如鱼得水。

“小姐,这虎头豹收拾一下,有不少东西可以卖很多钱的。”贪狼毕竟是当佣兵出身,此时见凶兽伏诛,自然是不想放弃到嘴的肥肉。

“喵喵!”此时那跟随了云芷汐一路,却一直都没有存在感的小喵,忽然从她怀里钻出来!

这小喵一出来,不仅林山林海傻眼了,就是贪狼也愣住了。他跟随云芷汐也又不短日子了,却从来不知道她怀里还藏着一只这么小的猫儿?!

说起来这只猫儿他倒是有点印象,像是在天香楼的时候就见过,好像还挺聪明不凡的。可是它实在是太小了,而当时云芷汐的表现太过耀眼,所以猫儿的存在就被忽略不计了。

“嗯?”小喵忽然跳出来,云芷汐倒是也奇怪了一下。这小喵自打跟了她,一直都是很安静的。最大的不凡,就是上次帮她探路。

“喵喵。”小喵从云芷汐身上跳下地,冲向那只奄奄一息的凶兽,小爪子一探的伸进虎头豹的脑子里,然后泛出了一颗鲜血淋漓的白脑!然后它小嘴巴一张,“咔嚓咔嚓”啃了……

吃完了虎头豹的脑子,小喵擦了擦爪子上的血,一蹦一跳的回到云芷汐怀里,脑袋一钻的继续消失不见……

“咕噜”贪狼吞了一口唾沫,看着云芷汐的眼神越发的古怪。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养什么样的兽宠啊!这个主子看起来美丽动人,其实杀人不眨眼。这只小猫儿看起来一巴掌就能捏死的小巧可爱,其实喜吃凶兽的大白脑子……

云芷汐见大家都看着她,自己也有些惊讶道:“那你们分吧,脑子我家小白已经吃了。”

听到她叫小白,容煌修长的剑眉就拧了拧,目光不善的盯着她怀里,某只小喵躲进去的地方。那小喵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他的目光,畏畏缩缩的从云芷汐怀里探出小小的脑袋,碧莹的猫眼儿十分畏惧的看着容煌。

察觉到容煌不善的眼神,云芷汐笑了笑将小喵拍进怀里:“分好之后,记得带上虎头豹的一条腿。”

贪狼三人闻言顿时有些莫名其妙了,这没事扛着一条虎头豹腿,这是要干啥?难道是要烤肉吃?可是真想烤肉,随便猎杀都有兽啦,为甚偏要扛着一条这么这么的虎头豹腿?

搞不懂!不过三人也没有异议,反正云芷汐是贪狼的主子,林家兄弟看贪狼的脸色行事。

等三人去分尸,容煌走近满身是血的云芷汐道:“去换一身衣服。”

“为什么?”云芷汐不明白为什么要换?

“一身是血,难闻。”容煌略嫌弃的看着她。

云芷汐无语的瞪了他一眼,不过眸光一转,倒是听话的去换衣服。因为她想到一会要猎杀那金冠蛇,她身上气味太重,恐怕不利于猎杀的计划。

等她换好衣服出来,却是穿了一身不扎眼的灰衣,看起来与她平日里大红大紫的风格很不一样。

她换好衣服之后,贪狼等人也分尸完毕。五人继续前行,约莫半个多时辰后,那带路的林家兄弟停了下来。

“小姐,贪狼大人,那金冠蛇就在这附近了。再走一二十里路,前面就有一个洞穴,就是那金冠蛇藏身的地方。”林山解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贪狼和云芷汐也戒备起来,目光锐利的捕捉着附近的风吹草动。

“小姐,那金冠蛇据说有夜盲症,要不咱们晚上再行动?”贪狼征询意见道。

“金冠蛇没有夜盲症,相反入夜眼神更好。”此时容煌却开口道。

贪狼被反驳之后,也不敢说什么,只能尴尬的轻咳了一声。

“那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行动好?”云芷汐知道,这个家伙虽然很少吭声,但是见识比他们只高不弱。

“在据此两百里处,有一行十八人的团体朝此方向迅速过来,其中两人是高阶玄士。”容煌没有回答云芷汐的问题,只是说出了一个情况。

云芷汐闻言眸光一闪,他们五人不算修为跌落的容煌,只有贪狼一名高阶玄士!而她自己本身只是个中阶玄士。一旦不能迅速办完事,就会被这一群人感到缠住,那肯定将横生不少枝节!想到这里,云芷汐心中立即有了决断。

而贪狼等人却是傻眼了,两百多里外有人,这也能被察觉?好像大玄师的神识覆盖范围,也就一百多里吧?!那这……这……到底是什么妖孽……

------题外话------

首定获奖名单,将在今天24点前会清算发放完毕~感谢所有支持首定的亲!

特别感谢给力的众位亲爱滴,让我第一次登上了鲜花榜第四的位置!

鲜花

ii8822~888朵、eunicetian~555朵、菩提苦心mimi~254朵、斗儿1~222朵、小怪物多多~100朵、鬼双双~88朵、墨十四~66朵、修罗魅~52朵、云残颜~22朵

1084692418~10朵1五星、℡伈洳止氺~10朵388币1五星、jiaoyang5173~5钻、倾19~5朵3钻、麻辣辣10朵、鱼鱼的柰300币、xuna820903~10朵

月票

单圈儿5票、zjraddh5票、蓝雪情1票、孙小雪1票、448268981~1票、黑夜中的血蔷薇1票、sakurakathy1票、plantoday2票、从容入世1票、跳跳?1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