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61章 套她话儿,追定她!

“之前离开家的时候,有些奇遇所以掌握的神通。有我在,我爹一定会康复的。”云芷汐知道三位老人家很惊讶,而她既然在他们面前表露出来,自然也想好了应答的话。

“好,好……祖上保佑。”云傲城激动得老泪盈眶,他感觉今天他落的泪,比他一辈子都多。

“太神奇了!”四长老云傲雷喃喃道,久久不能从这种震惊中回神。

“孩子……孩子……你……你可还会炼药?”莫老问完,自己却笑了。许是因为眼前这孩子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令他忍不住问出这样荒唐的话来。毕竟炼药师不仅要有天赋,更要有庞大的资源练习,还需要很多的时间和经历去研究。

云芷汐闻言古怪的笑了一笑,她没将自己会成为炼药师的事情说出来,只是回答:“这我可不会,还要莫太爷爷多劳力了。”

“不过你虽得此神通,但切莫太过分心,一切还是以修炼为重。以你的资质,一定可以在武道上走得更远。这是你太爷爷对你的期望,你可别让他失望。”莫老叮嘱道。

“汐儿有分寸。”

“好啊,好——若是你太爷爷没闭死关,定然会很高兴。这老家伙,就是性子太急。”莫老感慨道,明亮的老眼却有些暗淡。

“太爷爷总会出来的,您也别担心。”云芷汐察觉老人家情绪有异,不由安抚道。

“莫老,爹,四叔!我二嫂说饭做好了,你们快来吃饭吧。”此时门外云一墨的嗓音大喊道,他也是高兴的。

闻素心也是松了一口气,知道女儿没事,丈夫有莫老看着。她知道他们有话说,所以善解人意的去做饭。这样大家商量完事,可以一起吃个热饭。

不过云一墨这嗓子一吼,却是把昏睡中的云一鸣也吼醒了。在他惊虑之下,云一墨将事情给他说了一遍,他紧紧拉着闻素心的手,一定与大家一同上桌吃喝。

一家人,可以说四代同堂的,热热闹闹吃了个饭。当晚云傲城、四长老、云一墨三人喝得痛快,就连云芷汐都陪他们喝了不少。莫老因为年纪大了没多喝,云一鸣则因为重伤,闻素心一口都不让他喝。

“小丫头,不要喝了!”云傲城拍开云芷汐倒酒的手,一番数落后,却是哈哈大笑,把自己酒杯里的酒喝尽。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放松,这么高兴了!好像是自从当了家主之后,就不曾这么开怀过……

当夜欢声笑语一直持续到很晚,云一鸣早早被闻素心扶去歇着,余下五人是相谈甚欢,没有半点隔代有代沟的不融洽。

等到众人散去,已是月上中空,时间不早了。

云芷汐想了想,还是主动去了容煌那里一趟。

她过去的时候,容煌所在的客苑,厢房里还亮着等。她扣了扣门,屋里传出他一如既往飘渺的梵音:“进来。”

云芷汐推门进去,容煌凝目看向她,早早就闻到她身上的酒气,有些不喜的微凝了眉。只是看见她粉面桃腮的模样,墨目里的不喜又渐渐散去。

“很高兴?”淡淡的问了一句,他起身给云芷汐倒了一杯热水。

云芷汐大咧咧的接过水杯,“咕噜咕噜”喝尽,又举着被子示意再来一杯。

容煌深深看了她一眼,才接过她的杯子去给她又倒了一杯水。

云芷汐喝完两杯水,这才靠着椅子慵懒道:“我很高兴。”

“为何?”容煌不太懂,她今天遇到这么多事,不是该郁闷的么?他当时虽早已离开了,但事情的一切发展,他都“看”在眼里。在那等内忧外患的情况,能以三寸不烂之舌安内攘外,十五岁的小丫头么?

“感觉不是一个人。”云芷汐幽幽道,她将腿缩上椅子,舒服的窝着,目光有些飘忽的看着屋里摇曳的灯盏。

容煌没说话,而是安静的坐在她旁边。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有听懂。但是他这样,倒是很符合云芷汐想要的环境。

她说话这一句,也没有再开口,而是发呆了好半晌,才转头看着容煌道:“谢谢。”

容煌见她恢复过来了,这才开口:“我记得我今天没杀人。”

“小气,被我污蔑一下又不会死。”云芷汐对容煌的感觉很奇怪,按照他们相近的本质,似乎是很亲近的人。但其实不然,不过有些话,她却可以对他说。

“我要走了。”容煌忽然道。

云芷汐一怔,看着他看了半晌。

“什么时候?”良久之后,云芷汐问道。

“不确定。”

闻言,云芷汐一瞪眼:“你耍我?”

容煌凝着她浅笑:“我会再来找你的。”

“别!本小姐招待不起你,你还是赶紧走。”云芷汐挥挥手,赶瘟神般的催促道。

“真的不打算去紫云宗么?”容煌看着眼前因为喝多了酒,又没有用玄劲逼散酒劲,而显得十分娇艳的少女,眼底多了一分认真。

“不知道。”云芷汐目前没打算去紫云宗,她想去一趟玄天森林。等将他爹的旧疾治好后,应该会去大宗派走走。

等了一阵,没听到容煌说话。她抬眸看去,见他那双深邃的墨目,正幽幽的看着她,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这双眼很深,跟他的人一样深不见底。此时她的目光撞进去,就像入了深潭之中,一瞬间被淹没殆尽。

“我想先去一趟玄天森林历练。”在他的目光下,云芷汐忽然开口道。

容煌的眸光微微动了一下,性感好看的唇微微上扬:“我也会去。”

“嗯?”云芷汐愣了愣,这家伙什么意思?不是说要走了么?

“起来,回去。”此时容煌却赶人道。

云芷汐坐着不动,盯着他道:“你不是要走了么?你还跟着我干嘛?”

“我也要去玄天森林,我感觉我们会同路。”容煌煞有其事道。

“你怎么不去死?!”她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套了她的话后,居然还说他跟她是同路的,太过分了!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与此同时,容煌忽然俯身将她抱起,惊得她一跳间反击:“你干什么?!”

……

------题外话------

感谢:倾19投了2张月票、fengqing520投了2张月票、ws794776投了一张五星!么么(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