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4章 风从心初萌,春风拂

但三长老也不简单,此刻虽被气急,却忍下了脾气,他目光阴冷的看着云芷汐道:“云芷汐,你闯下大祸临门。本长老奉长老团之命,带你去问话!”

“此事,本家主为何不知?”云傲城等人云卷而出,纷纷护着云芷汐。

“哼!家主你意图包庇这孽障,你当长老团都是瞎了眼么?!今日你若不识大义,恐怕这家主之位就该换了!”三长老明摆着威胁道。

“哦,我说三长老怎么忽然变成没眼色的东西来我们院里,原来是带我去问话啊。早说嘛,我还以为你是要来蹭饭的,我娘可没功夫给你做饭。”云芷汐恍然大悟般,口气嘲讽道。

三长老面色一红,显然是被气的。他忍啊忍,知道今天就是收拾这个小贱婢的时候,更是逼云傲城的好时机,所以他不生气!对,绝对不生气!就先让她得意,让她逞口舌之快,一会交给钱家,看她怎么死!

“汐儿,跟你四叔去!”云傲城不知道云芷汐的想法,此时听起来感觉不对,立即是拉着孩子的手严厉道。

“汐儿,听爷爷的话,快回屋来。”闻素心也知道云芷汐这回惹下的祸事很大,她不能让孩子去虎口里。

“家主,您莫非要跟长老团对着来?”三长老不急,反而非常乐意看到云傲城包庇云芷汐。因为云傲城越是包庇,他这家主之位就越坐不稳!

此时跟随三长老一块来的,立场向来中立的五长老开口道:“家主,此事到底如何,还是请汐儿小姐去与钱家和赵家说清楚。”

这时候因为这事情闹的阵仗很大,云芷汐一家的院外已经云集很很多云家人。就是一直只知道苦修的风从也来了,听见自己师父的话,他忍不住看向那被云傲城等人护着的红色身影。

听说她杀了钱家的少主,一人独闯天香楼,屠一名六阶玄徒,六名高阶玄徒,一玄士!杀钱家玄士少主,斩冒险者独眼!

这个战绩!即便是他,也不能办到!其余的倒还好说,但那个冒险者独眼,那可是穷凶极恶的,常年在刀尖上行走,与凶兽厮杀的凶徒啊!她居然说杀就杀,她真的是一名七阶玄徒么?!风从不信!

“云芷汐,你的修为可是玄士?”风从忽然插口问道。

他这一问,令所有人寂静。他这一问,是关键的一问!他也是在帮云芷汐,因为如果她是一个十五岁的玄士,那么云家的长老团也不是饭桶!一个云家的天才,未来的妖孽人物,他们要慎重考虑!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武者时代,云芷汐的能力有多大,她就能获得多大的特权。风从明白这一点,所以他问!

但云芷汐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五长老道:“既然是五长老请我去说清楚,那我就勉为其难去解释解释。”

五长老面色微凝,不明白云芷汐是什么意思。而三长老面色铁青,云芷汐方才的话明摆着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反而敬那比他身份低的五长老!

“汐儿!”云傲城皱眉。

云芷汐转头看着这位爷爷,唇角潋着笑意道:“爷爷,我可不希望你不当家主。这么多年都没给我好东西,就连那内库的奖励,我可还没拿到。你要是不当家主了,那些刻薄的老头克扣我的奖励,我找谁评理去?对吧?”

“你——”云傲城一怔,苦笑了一下,慈祥道:“这时候你还惦记你那奖励,你自可放心,你莫太爷爷早给你准备好了。你现在去找你莫太爷爷,他自然会给你奖励,快去。”

云芷汐握住云傲城宽大而粗糙的手掌,定定道:“爷爷,走吧。不就是钱家和赵家来人么?谁怕谁啊!”

这回不仅云傲城怔了怔,所有听到她这话的人都怔住了!这……多狂的话!赵家和钱家,那可是与云家实力不相上下的两大世家!她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居然如此言语?是该说她初生牛犊不怕虎呢?还是说她傻呢?反正就是傻缺!

“哈哈哈哈——”云傲城忽然朗声大笑,他拉紧了小孙女,心中冒起豪情万丈道:“不错,钱家和赵家又如何?咱云家,不怕!”

他这股豪气冲霄而起,令五长老等中立派都是浑身一颤!更别说那些素来亲和云傲城的势力,纷纷只觉心中热血澎湃!

云家的小辈,很多也都激动起来!

对啊!云家,为什么要怕!云家,不怕!三大世家又如何,他们云家不怕!

云傲城这一句话,隐形之中增加了云家的凝聚力!不错,面对外人,他们是一家啊!

隐隐的,三长老觉得有些不妙。

云傲城却已拉着云芷汐走出小院,他的目光赞赏的看着孙女,看着这个才十五岁的孙女!她才这么小,还是一名女子。可是她的胆量,她的担当居然比他还强!面对两大世家的压力,他觉得难,首先想到的是逃,让孩子躲起来!

可是他却忘了,武者最忌避!唯有一颗勇敢的,强者之心,才能让武道修为越走越远!他当家主多年,几乎忘却了这个最根本的,武道勇敢之心!竟还要孙女提醒,真是老糊涂了。

如果云家的将来,交在她身上,一定会走得很远很远!可惜,她注定是留不住的凤凰,总有一天要腾飞而去。云家,留不住她;青城县,困不住她;她应该有更广阔的天空!

这一刻,云傲城看到了云芷汐未来的路,他虽然修为不高,但却有他的睿智。这也是上一代家主,为何不立长而立他为家主的原因!

路过风从的时候,云芷汐抬眸看向这个冷酷的俊少年,浅浅一笑的传音道:“我是玄士。”

她这一笑,眉眼如画舒展,那慵懒的眸,那如黛青眉,那清透的肌肤,那娇唇上的蜿蜒,如春风一拂,虽柔却深深的,无法遮拦的拂进了风从的心底!

他似乎没注意她传音过来的那句话,有些怔怔的看着眼前而过的娇美容颜,隐隐的似乎还能嗅到她身上没来及散去的血腥味。这个味道很特别,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都难以忘怀。

一直到她走出很远,风从才反应过她传音的那句话,一时间那冷俊的脸,不禁泛起了一层胭脂色……

------题外话------

哎哟!骚年的心,躁动了!喵喵~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