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53章 山雨欲来,谁怕谁?!

云傲城话语落定,立即拉着云芷汐进了屋里。云一墨和一直没说上话的闻素心,见此也跟回屋。

眼见曾经不可一世的儿子,他最为喜欢最为心疼的儿子,果然被人打得昏迷不醒,云傲城的心就痛得几乎窒息。

对于云一鸣,他给予过厚望。结果却让他痛心,让他自责至极。有时候他多想,他并不是云家的家主,而只是一个寻常的父亲。那样儿子遭受委屈的时候,他也不必为了所谓的秉公主持家族,而让孩子郁郁寡欢。他若能丢下一切,自可陪在儿子身边,让他不受那么多委屈。

“一鸣!”云傲城紧紧握着昏迷中儿子的手,声音嘶哑沉痛。他没想到,这个儿子已经废了,还让人容不得!

闻素心默默垂泪,她没有叫云傲城,她心里有怨。以前她苦苦支撑都不曾有怨,可是今日她有!

当他们在药材店被人欺辱,丈夫被人毒打的时候,云家人在哪里?

当他们被钱家恶徒带走,一个差点没命,一个被公开在青楼拍卖的时候,云家人在哪里?

当他们的女儿,一个人杀入天香楼,面对那么多凶徒,云家的人又在哪里?

闻素心她的性子是温婉,可是再温婉的人,她也有脾性!对于云家,她感到心寒!

“素心,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一家。”云傲城看着儿媳妇,哪里能不知道这素来温婉的儿媳,今日不跟他打一声招呼,实在是在怨他这个云家之主。

闻素心还是没有说话,她垂着泪默默的给云一鸣擦洗泥土。教养让她做不到去质问自己的公公,沉默已是她最大的反抗。

屋里很安静,透着一股古怪的气氛。云芷汐自然是站在母亲一边的,再说她心里也有自己的打算。云家对于她来说,虽然是一个平台。但是若这个平台不能为她所用,那么她弃之也不可惜。

在她杀了钱跃之后,在赵初说钱霜语是他的未婚妻时,她还动了那一刀后,她就知道赵钱两家不会善罢甘休。对于这一点,她并不怕。她既然敢做,就有面对的能力!

至于云家,若是像那云一宵所说的,认为是她惹下大祸,要以她去平息两家怒火,那么这个家她再无留下的意义。所以她要看,她要看云傲城会如何做,会做到哪一步!

良久之后,云傲城打破了这种安静。他忽然站起身,朝着云一鸣一跪!

父跪子!这让闻素心震惊!她连忙代云一鸣扶起云傲城:“爹,您不能让鸣哥折寿啊!您是长辈,怎能跪他。快起来,汐儿快来扶你爷爷。”

云芷汐心中一叹,也有些震惊,她也没想到云傲城会跪下来。

“爷爷,快起来吧。爹若是醒着,一定见不得您这样。”云芷汐扶着老人家道。

“你们不懂,这一辈子我最愧对的人,就是一鸣!他打小就是个天才,我把一切的希望,一切的责任都让他扛着。可是在他废了之后,我却不闻不问,甚至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我不配当一个父亲,不配啊!”云傲城一番心里话埋在心里十几年,今日一说老泪已是纵横。

“爹,鸣哥没怨您,您快起来。”闻素心跟着云一鸣这么多年,她最了解丈夫的心思。

“我知道,一鸣是好孩子,是我不配当他爹。”云傲城一生骄傲,他威严了大半辈子。可没有人知道,他的心有多难。六十多岁的老人,斑白了头发和胡须,像一个孩子一样痛哭流涕。他是自责,自责自己不配当一个父亲,自责自己在今天还让受苦那么多的孩子再受灭顶之灾。

“爹,您快起来。二哥知道您难,您快起来吧。”云一墨七尺汉子,也是忍不住泪流满面。他知道父亲难,更知道二哥苦。他都看在眼里,却爱莫能助。本以为汐儿会改变一切,可是汐儿却也出现变故。

云傲城双掌抹泪,强压下内心的痛,他紧紧握住云芷汐的手掌道:“汐儿,你别怕,爷爷这一次决不让你受委屈。那贼子,该杀!就是你不杀,爷爷也要杀!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云芷汐一直都沉默,闻言看着眼中尚有泪花的老人家。看着他长满皱纹,却有神坚定的眼,她知道她这一刻彻底的,将他当成了自己的爷爷。

“一墨,你立即带你二哥全家去莫老哪儿。”云傲城很快做出了决定,他不仅要挡住钱家和赵家的人,还要确保云芷汐一家的安危。而身份不凡的莫老,是最好的庇护所。

“爹?”云一墨闻言就知道云傲城的决定了。

“云一,你带其余精卫护送,但凡有阻者,杀!”云傲城吞下了眼泪,再现的是一家之主的杀伐果断!

“是,家主!”云家十二精卫,只效忠家主!谁是家主,他们就誓死效忠谁!

可就在这时,院外传来四长老云傲雷的声音:“二哥!”

云傲雷冲进小院,立即推门进屋,看见所有人都在,也不隐瞒道:“钱家和赵家的人来了,大长老在客厅迎接。三长老带着人,要来拿汐儿去问话!”

“走!”云傲城看向云一墨令道,他今天就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不是要造反!

“走?家主,您可是云家的一家之主。按我族规,必须秉公执法,若有徇私,我长老团可罢免你家主之位!”三长老的声音如跗骨之蛆,紧随四长老云傲雷而来!

云傲城面色一变,正要迈步出门。

可云芷汐却先其一步,她堂而皇之的走出屋门,慵懒闲适的嗓音施施然道:“哪里来的混账东西,没事瞎吼吼,吼啥呀?不知道我爹正休息着么?没眼色的东西!”

三长老闻言立即被气得吹胡子瞪眼:“你……你说什么!”

“哦哦哦,原来是三长老啊!不好意思,方才汐儿没听清是您来了。您当然不是东西,不是东西!抱歉啊,口误口误。”云芷汐连忙抱歉道歉。

“你……”三长老一口老血,差点没被气得喷出来!太……太欺负人了!太……太嚣张了!

------题外话------

感谢:单圈儿投了一张五星!么么哒(づ ̄3 ̄)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