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47章 跪地!钻胯!死!

“你——”钱霜语见兄长在眼皮底子下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废去,气得是花枝乱颤。

“好——好——,你!你速速擒了这小贱人,到时候别说他娘俩是你的,一万两黄金也是你的!”钱霜语清楚,独眼和刚才天香楼的玄士不同,后者毕竟养尊处优久了。而独眼作为冒险者,战斗经验丰富,战斗力可不是一般玄士能比的。

独眼闻言眉头一皱,非常不喜欢这女人的命令口吻。好像他是她的属下,让人听着很不爽。

不过独眼也知道这是世家后辈的习性,心中虽不喜欢,倒也想卖一个人情给钱家这种大家族。过多了刀尖上走得冒险者生活,他也想做做世家的客卿长老。没事喝酒玩女人,没什么事干也能吃香的喝辣的。

云芷汐不认得独眼,但是后者身上散发的杀戮气息,让她知道此人并非草包,她当即勾唇笑探道:“阁下何人?区区钱家废物,也值得你来送死?”

“区区钱家废物?!”众人闻言顿时面色古怪,这钱家少主才二十多岁,就是玄士的修为还叫废物?!那整个青城县的人,不都是废物了么?

“好你个嘴叼的小美人,告诉你本大爷是谁,也好让你知道你今后的男人是谁!听清楚了,本大爷是——”独眼原本目露淫光,正要嚣张得自报家门。哪里想到云芷汐招呼不打,极光剑一提,朝着他的面门就是一个狠辣的砍下!

独眼心中一骇,浑身玄劲不敢怠慢的灌进双腿,身法灵巧的逃开这致命一击。同时大掌一摊,打出一记凶猛的攻击。

云芷汐翻身一跃,垫着独眼的掌风弹跳而起,手中的极光剑当做大刀砍狗一般,直条条朝着独眼劈下去!

“来得好!”独眼大喝一声,不退反进,一柄黑色大刀出鞘,直接挥挡上去!

然而就在这时候,云芷汐的身形忽然变幻。只听“嗤”的一声,独眼退开数十丈,地面上一条新鲜的手臂躺着,那手指还在跳动!可不正是独眼得手臂!

一众人见此呆若木鸡,这怎么可能!独眼可是凶悍的玄士冒险者,竟然在这少女手上也讨不着好?!这少女到底什么来头?难道是城里来的大家族子弟?!否则怎么能这么厉害!

此时的独眼心脏剧烈跳动,他是跟云芷汐直接过招得人,很清楚方才那一招如果他不是躲得快,恐怕已经身首异处!对方,绝对不是个一般的世家少女!他分明嗅到少女身上恐怖的杀戮气息,比之他有过之无不及!太可怕了!

“女侠好功夫!独眼甘拜下风,今日之事是我独眼不对,就此别过!”独眼不愧是果决的冒险者,心中揣测不对当即想退走!也不留恋万金打赏,对于他来说命才是最重要的!没命有钱也没法花!

“你,不许走!你若杀了这小贱人,本小姐让家族聘你为荣誉长老,供奉终生!”钱霜语却猛然喝道。

独眼脚步一顿,钱家的荣誉长老!这可比客卿长老高级多了,当了荣誉长老的待遇不仅很好,而且是绝对不用干任何事。只有对家族有重大贡献的人,才有机会被奉为荣誉长老!

“此话当真?”不得不说,独眼心动了。毕竟荣誉长老就代表着,今后他独眼是钱家的座上宾,钱家的大恩人!

“我保证——”一道虚弱的声音传出,是奄奄一息的钱跃忍痛发出的。

钱跃是钱家的少主,他的话自然有分量。独眼听言果然重回面对云芷汐,虽然知道这个少女不凡,可是为了荣华富贵也只能拼了!

“你果真要寻死?”云芷汐手握着极光剑,一直都没有打断钱家两人对独眼的诱惑。

独眼这回并没有多说废话,只是慎重得盯着云芷汐道:“抱歉了,即便你有天纵之资,今天也只能死!”

话落,独眼浑身卷起剧烈的罡风,黑色的大刀有诡异的黑芒爆射而出!

“独狼噬!”独眼大吼一声,天香楼一阵颤抖!

“什么!独狼噬,独眼的成名必杀技!”有眼力的人见此吓了一跳,没想到独眼会使出这个自损八千伤敌一万的招数!

钱霜语美目掠过一道阴谋得逞的阴毒之光,她相信云芷汐在这一招之下必死无疑!

“死吧!”在燃烧身体全部玄劲爆出最强一招后,独眼朗声自信道。

“谁死?”云芷汐不知何时,站在独眼身前一米出,手中的无极剑滴着血。在那黑芒覆盖下,没有人看到,她的身形曾诡异的消失了一瞬!而这一瞬,足以让她占领最佳杀人位置,完成对独眼的绝杀!

独眼瞳孔一睁,头颅就这么“咚”的一声落在了地上!到死,他都不知道云芷汐是什么时候出手的,明明没有人能躲过独狼噬的攻击……

独眼,青城县一代凶狠自由冒险者,陨落!

天香楼瞬间鸦雀无声,如果之前云芷汐带来的震骇只是让他们难以置信,那么这一刻她让所有人感到害怕!

这时只见少女提着剑走向钱跃,后者直到这时候才知道踢到了铁板,可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你不能杀我——我是钱家少主,你杀了我一定会不得好死的——”钱跃唯一的底气,就是钱家这个后盾了。

“是么?想活命?”云芷汐一脚像踢死狗一样踢着钱跃,口气兴味嚣张。

“是是是,你别杀我!我保证你不死!”钱跃也是害怕了,心底却阴毒的想,等你落在我手里,必然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竟然敢毁我雄风!

云芷汐闻言一脚踩在钱跃的胯下,痛得后者嗷嗷惨嚎,天香楼没人吱声,看着少女没避讳的狠辣作风,只觉得浑身拔凉拔凉的。

“姑奶奶,饶了我吧——”钱跃痛得欲仙欲死,嚎哭着求饶。他那里本来就被断了,疼得厉害,现在还被踩着,简直痛得他想死!偏偏他每次痛得要晕的时候,少女的脚跟就用一下力,痛得他不得不清醒着!

“跪起来,给我娘赔罪,从本小姐胯下钻过!”云芷汐冷喝一声,却是要给钱跃奇耻大辱!她其实也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不要欺人太甚!”钱霜语憋不住了,美颜因为恐惧而泛白,可是她绝不可能让兄长受此大辱!

“你不吱声我还忘了,滚下来一起磕头,钻跨!”云芷汐说话间身形一跃,只听钱霜语一声尖叫,就被拎小鸡一般拎下雅间。

“你休想!放开我,不然让你不得好死!”

“啪啪啪!”云芷汐丢下钱霜语几巴掌下去,冷冷道:“聒噪!”

钱霜语被扇得耳朵“嗡嗡”叫,如花似玉的脸蛋瞬间肿了一圈,她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侮辱!顿时令她心中怨毒丛生,恨不得撕了云芷汐!

看着钱霜语怨毒的眼神,云芷汐嘲讽道:“想杀我?可惜你没这本事,你们兄妹立即跪地,求我娘原谅!再给我乖乖的钻胯,否则——死!”

她从来就不是好人,前世不是,这一世更不会是。想欺负她,就要有被百倍欺负回去的觉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