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9章 求生不得,求死漫漫

这不阴不阳的声音,一瞬间传遍飘香楼。

紧接着,一名长得跟声音一样不阴不阳的中年男子,跨步进了飘香楼!在其身后,五名面带煞气的彪形大汉跟随!在他们*的二头肌上,均都纹有一把狰狞的斧头!

“鬼斧帮!”飘香楼里,有食客失声惊恐道。

这名不阴不阳的中年男子,人称“白面军师”,鬼斧帮副帮主。修为跟云芷汐一样是初阶玄士,不过他常年在刀尖上行走,一声的阴煞之气十分浓郁,加上晋级初阶玄士多年,已然是初阶玄士里的巅峰。

六人一踏进飘香楼,食肆内原本议论纷纷的噪杂瞬间寂静!一双双恐惧的眼神落在那名中年男子身上,均是被六人身上浓郁的草莽煞气所震。

就在这时候,洛风却怒目看着此人,声泪俱下道:“表姐,就是此人要谋害爹爹!要拿刚才我给你的那东西!”

云芷汐眸光微微一动,似笑非笑的看了那洛风一眼。到了这个时候,她自然是看出了这少年打骗子是假,拉她下水是真。

云七和云八自然也发觉了事情不对,正怒目一睁,却收到云芷汐的传音,让他们不许轻举妄动,一切听她令行事!

云七和云八浑身一震,均是震骇的看向云芷汐!不为其他,就因为传音之能,唯有修为达到玄士阶才可办到!可是七小姐不是才是七阶玄徒么?怎么可以传音!难道……

早在进门时,那白面军师早已将洛风身边忽然多出的三人打量了一遍。除了云七和云八他有点看不透,洛风这个八阶玄徒,还有云芷汐这个七阶玄徒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哟——还真让洛风小少爷找来了几个帮手,不过——”白面军师阴阴一笑,目光阴辣的瞪向云芷汐:“识相的,赶紧把东西交出来!否则——以你这小娘皮的身段,若是到了我们帮里,嘿嘿——”

“嗷嗷——”配合着白面军师的话,其身后五名大喊鬼嚎一通,十分的凶神恶煞。若是寻常人,怕是都被吓破了胆。可云芷汐是谁?那是死人堆里走出来的杀手之魔,她又怎么可能会怕?

“啧啧——哪里来的不阴不阳东西,听这声音,莫非是下面没有的?连下面都保不住,还想要抢姑奶奶的东西,你行吗?”云芷汐闲闲说道,一双美目还毫不遮掩的扫着白面军师的胯下。

闻言,白面军师那白皙的脸顿时狰狞:“小贱人找死!”事实上,他确实是下面没有的!可这本就是他的奇耻大辱,还被一个少女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拿出来说,他怎么可能忍得住!

“哎呀呀,生气了?看来被我猜中了,果然是下面没有的!”云芷汐根本不怕,还一脸惊讶却恍然大悟道。

顿时,食肆了的客人们不知道是谁憋不住笑了一声,于是此起彼伏的多了不少隐晦的“噗嗤”声!

“谁敢笑!给我杀!”白面军师面色铁青,他那阴辣的目光射出去,被他看到的人纷纷地垂下头,憋住心中的笑意不敢表现出来,毕竟小命还是要的。

白面军师震住了其余人,目光阴森的打量着云芷汐:“小贱人,你敢戏弄本军师,好好好!好极!今日你就算拿出东西,本军师也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们几个,把这小贱人给我拿下,给我当街强暴!只要不弄死,随便怎么玩!”白面军师一声令下,却是恶毒无比!

五名大汉闻言,那是目露狼光,一个个嘶嚎着怪叫:“军师放心,哥几个保证玩得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

“咯咯咯——”云芷汐不慌反笑,面见五人扑上来,她往后退了一步。

云七、云八顿时上前,当下是一掌一个,直接将六个鬼斧帮人脊骨拍碎!顿时淫嚎声变惨叫声,场面变幻竟是如此之快!

那白面军师一看情况不对,当场就要逃。可云芷汐怎么可能让她逃,一个箭飞而出,一脚踢在此人脑壳上!

“走?谁让你走了?你不是想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姐姐我现在就帮你!”话落,云芷汐手中一把匕首狠狠的扎进白面军师的肩胛骨!速度之快,根本不让白面军师有任何的反应时间!

“啊——”一道尖利的惨嚎,惊得方圆十里鸡飞狗跳!

云七唯恐云芷汐有失,一个纵身跃来,将要反抗的白面军师囚住!

这一切发生,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原本声势赫赫,仗着人多来欺人的白面军师等人,一个个面色惨白,非常凄惨的摊在地上,形式反差竟是如此之大。看得众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不过等他们揉完眼睁开,就看见那名漂亮的红衣少女,拿着一把匕首一下一下的往白面军师身上扎:“痛不痛?想不想死?”

“啊——”一道道惨叫从白面军师嘴里嘣出,他现在是想求死也没功夫说出话来。因为云芷汐扎的地方很有技巧,都是人体最痛却不致命的地方!

“想死啊?不可以哦,你说的,要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云芷汐俏脸含笑,那笑容看在众人眼里,只觉得冷飕飕的。一个个忍不住想,这是哪家的魔女,简直太可怕了!那个白面军师得罪了这个魔女,简直是——简直是太惨了!

可以说是导演了这一切的洛风,也是没想到局势会变得这么快。他此时看着笑靥如花的云芷汐,只觉得浑身冒冷汗,他居然算计了这么一个魔女,这……还是赶紧跑为上策!

想到这里,洛风就悄悄的,悄悄的想要溜走。

“洛风小表弟,你不来戳两刀?”云芷汐却开口道。

洛风浑身一震,回头看见云芷汐不知何时已经丢下了匕首,正眉眼含笑的看着他,在她的脚下是那出气多进气少的白面军师,已然是浑身染血,惨得不能再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