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26章 想得美!

俊挺的锁骨,均匀的二头肌,结实精瘦的胸肌,修长健美的腹肌,唔……

云芷汐的神思忍不住飘荡起来,却不知她自己,正盯着人家穿着衣服的身子扫来扫去,尤其在人家的下三路,更是仔仔细细研究了好一番。

“看什么?”容煌被她安静了看了好一阵子,才缓缓的开口道。

云芷汐一怔:“咳咳——没看什么,没看什么。”说话间,她因为脸皮厚也没脸红,直接转身走在前头。

“你不想摸摸看?”容煌的声音,自她背后传入她耳中,让她浑身一顿!当下回过头来,张嘴要说什么时。一堵散着清雅梵香的胸膛,就贴到了她跟前。

两人距离如此近,比刚才更近!她甚至隐隐能听到他起伏有律的心跳,从衣服底下透出来。

容煌静静的看着她,在此前她的比试中,他已经可以确定,她的灵根恢复了,空灵体质完全无损。她真实的修为,也已经稳固在了玄士阶。不得不说,即便是他都觉得很惊讶。因为她这样的情况,他就算有办法,也绝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让她恢复。

还有她身上的杀气,比起她的体质,他对此更为有兴趣。他不明白,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就算是经历了一场命运的波折,也不可能凝聚这样可怕的杀气!而且这股杀气很自然,是从她的灵魂透出来的,并非是外因种入。

此时,云芷汐却突兀的问道:“你身上这种香用的什么香料,给我看看。”

“嗯?”容煌怔了怔,缓了一下才回答:“我没用。”

“不可能!”云芷汐不信,明明这么香,怎么可能没用香料!他还以为他是少女,自带体香啊。

“没骗你。”容煌皱了皱修长的剑眉,不明白她为何不信。

云芷汐不由哼哼了一声:“小气鬼,不就是想问问,然后也弄点放屋里么。闻起来还是很不错的,让人神清气爽。”

“你喜欢。”容煌轻语。

“嗯。”云芷汐倒是坦率,两人说话间慢步到了小厅。

容煌闻言想了想,才开口说道:“你可跟我回去,住在一起可以闻。”

“呸!”云芷汐立即啐了一口,戒备的盯着容煌:“想用一块香料就勾搭我跟着你,想得美!”

容煌浅浅笑了起来,墨目里有轻轻的涟漪:“跟着我,不会被欺负。”

“我看起来像是经常被人欺负的人吗?”云芷汐无语,听他说话好像她之前经常被人欺负似的。

“你会跟着我的。”容煌看了她一眼,却是笃定道。

“我脑子又没进水。”云芷汐忍不住翻白眼,然后想到云傲城的话,青眉皱了起来:“我爷爷想让我们云家有个年轻弟子进紫云宗。”

“你不想去?”容煌反问。

“紫云宗有什么好处?”云芷汐对紫云宗并不了解,虽然听起来好像很神,但是她比较注重实际利益。

容煌沉吟了一下道:“似乎也没什么。”

“咦?”云芷汐闻言倒是有些奇怪,明明他是紫云宗的人,居然说没什么。难道他不应该将自己的宗派吹嘘一下么?而且他不是想忽悠她跟着他么,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不把握住?

“有没有上品玄兵。”云芷汐决定还是刺探一下。

“似乎有吧。”容煌不太确定。

云芷汐有些失望,堂堂一个大宗派,居然不确定有没有上品玄兵。

“那中品玄兵呢?”没办法,云芷汐退而求其次。

“似乎有吧。”容煌还是不太确定。

云芷汐越发失望了,咬咬银牙道:“那下品玄兵总该有吧!没道理青城县这小地方都有,你们紫云宗没有吧!”

“玄兵很好么?”容煌却是反问。

云芷汐一脸无语,一副你很白痴的模样道:“废话!玄兵很锋利,砍石头当切白菜!懂不懂?”她本来以为这货是大地方来的,应该很有见识,结果居然连玄兵也不懂。她现在忍不住怀疑,他真的是紫云宗来的吗?她四叔不会是遇到骗子了吧?

容煌一脸古怪的看着云芷汐,感叹道:“你平时练功,就是为了切石头么?”

“当然不是,这是打比方!”云芷汐再度觉得,她跟此人有代沟!不对,有沟通上的鸿沟!

“如果你这么没志气,只想要玄兵,倒是真不适合去紫云宗。”容煌似笑非笑道。

“什么意思?”云芷汐忽然觉得,她好像被忽悠了一大圈。

“若你跟了我,我送你王兵。”容煌加重诱饵。

云芷汐眉毛一跳,死死盯着容煌:“王兵!”

“嗯。”容煌轻轻颔首,墨目如深邃的星空,一直延续出一股神秘的诱惑力。

云芷汐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一瞬间的激动,反而转移话题道:“让风从进紫云宗。”

原本她是想要求容煌不许碰她的,但是想到云傲城那渴望的眼神,还有据她对云家情况的了解,她最终还是做了这个决定。毕竟这个容公子虽然好像个登徒子,但目前对她并无恶意,她相信将来她能招架得住。

“可以。”对于云芷汐的要求,容煌似乎一点不惊讶,而且还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你早就知道我会这么做?”云芷汐忍不住问道,一直以来她都看不透他,可是他却似乎能看透她?

“不知,但我知道你自己并不是太想去紫云宗,因为紫云宗里有我。”容煌平静的回答。

云芷汐笑了笑:“看不出来啊,你还是蛮有自知之明的。既然你答应了,那我就回去洗洗睡了啊。”

“等一下。”

“什么事?”

“我对你并没有恶意,以后也不会有恶意。”容煌看着云芷汐的双眼,语气平静却透着一股认真。他其实也看不透这个少女,只是他知道拥有那精纯杀气的人,不是她现在表现出来的这样直率尖锐。

云芷汐凝着他那双漆黑的墨目,懒眸里掠过一抹锋芒,只是一瞬间便再度被掩藏,她微微笑道:“可你是个登徒子。”

容煌:“……”

“哈哈哈哈——”云芷汐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大笑着转身走出去:“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黑。”

容煌看着踩夜色而去的少女背影,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