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1章 畜生,看我不打死你!

与此同时,房门“砰”的一声打开!云一鸣看见眼前这一幕,瞬间火冒三丈:“哪里来的畜生!我跟你拼了!”

见爱女遭辱,云一鸣愤怒至极,竟用全身之力抄起一把椅直砸向容煌的背!

云芷汐见此眼皮一跳,她很清楚以容煌的实力就算不反击,防御的反震之力也能秒杀作为废材的云一鸣!

“容公子!”此时同样赶进来的闻素心,却是认得容煌。但那日云芷汐归来,云一鸣并未出迎,而后来容煌又不曾在人前出现,所以云一鸣并不认得他。但容公子这个称谓,他还是知道的。

即便如此,云一鸣的动作也没有半分收手。在他的心里,不管对方是谁,都不许欺负他闺女!

云芷汐努力要阻止,容煌却快她一步的抱着她躲过这一击。

“砰——”没有玄劲的云一鸣,在这全力一击之下也是扑到在地上,显得分外的狼狈。

但云一鸣并未放弃,他爬起身骂道:“畜生,还不放开汐儿!”

“爹,您误会了。”云芷汐心中一暖,父亲分明知道自己不敌,也招惹不起这人。但他的义无反顾,以及那浓烈的护犊之情,着实让她感动。

“爹的修为虽然废了,但眼睛还没瞎!”云一鸣进来的时候,可是清楚的看见云芷汐是被迫压着的。

“不是这样的,容公子是帮我恢复经脉,对不对?”云芷汐看向容煌,刚才他能躲开那一击倒是让她惊讶。毕竟若打上去,伤的必然是云一鸣而不是他。

容煌这时才松开了云芷汐,闻言微怔后颔首:“不错。”

“果真如此?”云一鸣分明不相信,哪有用那种姿势恢复经脉的?而且之前不是说,这容公子也没办法么?

“爹,你看。”云芷汐伸出手掌,绵而快速的往墙上一拍。瞬间一个纤瘦的手印,落在了墙壁之上。

云一鸣眸光一震,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个手印,他很清楚若是没有玄劲,以女儿一个弱女子的力气,不可能在厚实的墙壁上落下一个手掌印!至此,他大致是信了女儿说的话,可是依旧对容煌压在女儿身上耿耿于怀:“就算是要练功,男女毕竟有别。”

“爹有所不知,方才是女儿身上出了点问题,所以容公子一时情急,才不得已为之。”云芷汐面上解释,心里却不忿极了。若不是要这家伙还有利用价值,真不想为他澄清!

云一鸣和闻素心狐疑的扫了两人几眼,发现他们穿戴整齐。尤其是容煌脸上无半分心虚之意,清俊雍容的站在那里,倒真不像是做了亏心事。

“汐儿,你的经脉真的全恢复了?”云一鸣这才反应过这桩事,一时间激动得浑身有些颤抖!

“不错!”云芷汐走上前握住云一鸣的手掌,再度将体内的玄劲散出让他感受:“而且修为也恢复了不少,爹不必担心,我跟容公子还有话要说,晚些时候再去您屋里说明。”

“这——”云一鸣扫了容煌一眼,依旧不放心。

“爹,放心吧。等我讨教完之后,才可以帮您恢复经脉。”云芷汐再道。

云一鸣闻言心头一热:“真的可以?”

“嗯,但暂时不要说出去,一切等测试后再说。”云芷汐认真道。

“好,爹听你的,但一切小心。爹没关系,只要你没事。”云一鸣握紧女儿的手,有生之年能见到爱女恢复,他已经很知足了。若是这容公子有别的要求,那么即便他永远不能恢复,也不希望爱女受委屈。

闻素心也握住女儿的手,有些忌惮的看着容煌:“汐儿——”

“没事,您二老先出去吧。”云芷汐有些哭笑不得,却也真的很暖心。

待送走二老,云芷汐关上门才坐下来冷眼看着容煌。

容煌倒是一脸没事的坐在她对面:“变脸真快,利用完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要冲玄士关卡,之后需要一门隐匿气息的法诀。还有,无论任何时候都不许伤害我爹娘,这是你乱动欠我的!”云芷汐不客气道,她知道大宗派肯定有这种隐匿气息的法诀。

容煌修长的剑眉微凝,还是第一次有人命令他办事,而且口气这么不和善。但是,他润泽的薄唇微微一勾,墨目里染了几分深不见底的波动:“可以。”

“那你等我一下。”云芷汐说了一句,出门去向二老解释清楚,否则这二位必然食不下咽。而小院自从云芷汐也成了废材后,已经没有下人了,再加上云傲城下令任何人不许踏足这一方地儿,倒是不担心走漏什么风声。

去到父母房前,云芷汐敲了敲门,房门立马被打开,闻素心一脸担忧的拉着她进屋:“汐儿,快进来。”

屋里云一鸣也没坐着,脸上仍有忧色:“汐儿,这里没其他人,你老实告诉爹,他是不是欺负你了?!”

“先让孩子坐下来说。”闻素心拉着云芷汐坐下道。

看两人脸色,云芷汐浅浅笑道:“没有的事,我真没被欺负。”

云一鸣摇摇头,目光很坚决:“爹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对。汐儿啊,虽然爹如今是废了,但只要爹在,就不允许你被人欺负。你别怕,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爹,爹一定给你做主!”

看着云一鸣果决,大有豁出去不要命,也要保护她的模样,她能感觉到那种来自血源的关切和保护。

“你爹说的没错,你告诉娘,是不是受了委屈。听娘的话,咱们可以平平淡淡过日子,娘啊,只盼着一家人平平安安,这就够了。什么大富大贵,娘不稀罕,就希望你好好的,这就够了——”闻素心抱住云芷汐,说着说着泪就下来了。

她这一辈子,跟着云一鸣也风光过,也落魄过。因为云芷汐,也荣耀过,但也都是过去。一般的女子,经历这样的大起大落,心理肯定是受不住。但闻素心挺过来了,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只是本分的照顾好丈夫和女儿。

云芷汐很敬佩这样的母亲,她在丈夫没落的时候,没有任何怨言的将家里操持得井井有条,那时候不仅要照顾幼小的她,还要劝慰心理上承受重大打击的丈夫。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

“娘,爹。”云芷汐从闻素心怀里坐直身,目光清澈的看着两老,然后从“怀里”取出四朵仙梅花,一股淡淡的梅花香散了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