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8章 废材父女

云芷汐在梦里经历了一个十五年的人生,那些曾经被遗忘的一切,因为见到至亲血脉而无法压制的被想起来。

原来她附魂的这具叫“云芷汐”的身体,是青城云家三代弟子中的天才。月前,她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开始突破玄徒,冲刺更上一层的玄士阶!一旦成功,她就是青城县第一无二的天才!更是整个东域,不可多得的天才!

不料天不遂人愿,在“云芷汐”突破的那一瞬间,她浑身的经脉寸寸断裂!一身修为尽数毁掉!就算服用了云家太上长老珍藏的“神丹”,也只勉强恢复到能生活自理,却是再也不能修武,成为了一名比普通人还不如的废材!

然而身在一个以武为尊,以武立足的青城大世家——云家里,一个不能修武的废材,就注定要平庸暗淡的过完一生。

可是“云芷汐”却有着骄傲不屈的性格,一夜之间从天才变为废材的落差,又哪里是一个十五岁少女能够承受得住的压力。

所以在半月前,也就是那个云芷绯,在嘲讽践了“云芷汐”后,还辱骂她的父母。于是“云芷汐”怒起对云芷绯出手,可一身修为都废掉的她,哪里是七阶玄徒云芷绯的对手,当场就被打得奄奄一息,更是被践踏了所有的尊严!

之后,重伤的“云芷汐”怀着满腔屈辱离开了云家,不想路与劫杀,逃跑中晕倒在周家寨附近,被周正的手下带回山寨,于是有了后来发生的事……

难怪在她附魂的时候,“云芷汐”就算死了,那股执念依旧不散。真是个骄傲的少女,可惜命比纸薄啊——

“放心吧,我会让‘云芷汐’骄傲的活下去,会为你报仇雪恨!”云芷汐心中叹了一句,完成了这个承诺。

整理好所有的记忆后,云芷汐感受到自己的手掌被一只宽厚粗粝的大手握着。她缓缓张开眼,看见一名邋遢颓废,满身散着难闻酒气的中年男子。模样与云一墨有几分相似,但却沧桑老态很多。但这种忧郁沧桑的大叔气质,在现代绝对是典型的少女杀手,蜀黍控们疯狂的对象!

云芷汐反手握紧那要滑走的手掌,记忆里这个爹十多年前同样是在练功时,忽然经脉全废!而他原本是云家二代弟子第一人,最有望冲破大玄师关卡的天才!惨遭不幸后,一直郁郁买醉。

说起来,父女两的情况如出一辙。现在看来,却都是被人阴毒的动了手脚!

“可还觉得不舒服?”云一鸣看着爱女,沧桑的老眼满是痛心。

看着眼前的便宜父亲,云芷汐摇摇头:“没事,我很好。”

“那就好,那就好啊——”云一鸣紧紧的握住女儿的手,一句话里饱含了太多的情绪。

云芷汐能感觉到在云一鸣身上散出的,那种深沉却无奈的父爱。回想起前世的父亲,那个沉默寡言,却同样深沉爱着她的爸爸,她眸底有淡淡的雾气蔓延,一时间生涩的开口道:“爹。”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一家人平平安安就好。收拾一下,我们一家搬出云家堡,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也没什么不好。”云一鸣看似安慰的话,却夹杂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无奈和落拓。

想当年,他作为青城县第一天才,何等风光,何等意气风发。更是内定好的家主继承人,可惜一朝风云变,他自己变成了一个连玄徒都不如的废材。原本看着女儿天才崛起,大有超越他的趋势,他感觉很安慰,觉得苍天还算待他不薄,然而厄运再度降临,他们父女俩的命运,竟是如此的相似……

一个男人,遭遇两次堪称灭顶的巨变,云一鸣心里的苦与痛,根本无法形容!

“搬出去?”云芷汐眉微挑,瞬间明白了云一鸣的苦心。若是她还是从前天才,那么即便云一鸣是废材,他们一家依旧有骄傲的资本。可是如今一门两个废材,还真的是没理由再居住在云家内堡。离开了云家权利中心的内堡,他们一家还可以安安静静的过平淡的日子。

“三叔让搬的?”云芷汐很平静的问了一句。她才刚回来,按说父亲不会这么着急搬出去,至少应该让她再休养几天。可她才刚醒过来,父亲就这么说,显然是有人逼迫!

云一鸣闻言眼角微抽,却牛头不对马嘴的答道:“汐儿,不要记恨你爷爷,他也难。”

“我知道。”云芷汐清楚云傲城虽是她的亲爷爷,但也是云家的家主。毕竟按照修炼体质,作为负责云家内务的三叔云一宵要驱他们一家出内堡,也是按照家规行事,就算是家主,也不能以权谋私。

“好,汐儿长大了。”云一鸣眸光复杂的看着爱女,原本这是他唯一的希望,可是到头来却是一场空,哎……罢了罢了,就这样一家人平静的过日子也不错。

“但我不想搬,按照云家的规矩,下一次测试之前我还有机会。”云芷汐却道。

云一鸣眉头拧起:“汐儿?!”

“爹,你甘心么?”云芷汐反问。

云一鸣双眸一热,甘心?如何能甘心?他也曾经是天才,他也年少得志过。那些风光,那些意气历历在目。然而一切却在一夜之间,莫名其妙化为乌有,他如何能甘心!可是,不甘心又如何?

他们父女俩的经脉,都绝无恢复的可能!

“爹,我们是被下毒了!”云芷汐本不想说,但是看着云一鸣,这个与她一样经脉被废得莫名其妙的亲爹,她能理解他的心情。知道不明不白,才是最难受。

“你——”云一鸣气血翻涌,他极力的克制着情绪,尽量让自己平静道:“堡内上下查得很明白,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汐儿,爹知道你难以接受,但事实如此。”

“不,这是紫云宗容公子说的。他在查看女儿的身体时,发现了毒素。”云芷汐虽然讨厌那不知无耻为何物的小白脸,但不得不承认以他的身份地位比较有说服力。

“什么?!”云一鸣闻言果然坐不住,但他很快压制下来。这等沉稳心性,倒是令云芷汐微微惊讶。

“此事不可声张,我们快快出堡。”不想云一鸣却非常严肃道。

上一章
下一章